看板 Anti-Cancer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 引述《wtbr (又來到另一個起點)》之銘言: : 看到前面一些文章 : 心中有感覺得到「常常病人(家屬)所得到的和醫生所想表達的」是完全不一樣的事 : 醫生大部份關心的是 : 1. 存活率 (不管那一種),真的是非常重要 : 2. 嚴重併發症 (不管那一種),不會死人最重要,厲害的叫病人撐一下 : 3. 輕微併發症:嗯在下常常先跳過這一項 : 病人所關心的卻是 1和2和3,當然自費項目的價格也很重要 : 還有就是到底醫生說的懂不懂 : 所以我們若是老用存活率和病人解釋 : 可能大部份人(尤其是年紀稍大的)都不了解 唉,其實病人(家屬A)所得到的和家屬B所想表達的, 也是完全不一樣的事。 我懸了一年多的心,擔心父親不明瞭自己的病情, 結果老人家原來比我了悟生死。 生時努力求生,自知死期將至,迅速離世。 我姊和我對父親離世的反應比較坦然, 大概我們都「偷偷」準備了一年多。 二姊則表示「不能接受」。 (我大姊心中os:妳是要「不能接受」什麼啊?) 我媽也問,不是說還有「八個月」? 我是轉述醫生說,使用健擇對肝癌化療的平均存活時間是八個月。 我記得我有詳細解說什麼叫做「平均存活時間」! 是怎樣從統計數據、中位數來的,僅供參考。 譬如蕾莎瓦是六個月,爸不也早超過六個月了嗎? 「八個月這奇妙的數字」是醫師給我們樂觀的期待。 看著父親身體逐漸敗壞,我們要有自知之明。 我一直覺得父親的主治醫生非常厲害, 給樂觀、給希望,給病人(家屬)準備,也有不讓病人卸責的「逼迫」時刻。 前文有網友說醫生會用「威脅」語氣。 我不在現場,也不知那位醫生是誰,所以沒有任何評論, 希望是誤會一場。 先父的主治醫生對家父最嚴厲的談話是那次跳針事件。 先父說一切交給醫生決定,醫生說「我只有建議,決定權在你(們)」。 雖然他還帶著微笑,但是那場面很緊繃。 我想,是某種「因材施教」吧~ 還有6/10列印CT英文報告給我, 也要到醫病關係有點默契,才可能做到。 他已知道我這家屬懂點英文,也會上網查。 兩次開導家父利用剩餘時間(當然他不是用這詞啦)「出去玩」! 如果不明究理,會覺得醫生怎麼可以把CT英文報告「丟」給家屬,自己看呢? ---------------------------------------------------------------------- 如果說有遺憾的話,就是對媽媽的抱歉。 唉,我媽有點埋怨我, 如果早知道只剩一個月,她也不會晚上趴趴走了。 (趴趴走請見很早以前的文,因為我媽罹患憂鬱症,我們鼓勵她多社交) 而且我媽斬釘截鐵說,我沒跟她說6/10的CT電腦斷層結果。 肝出現瀰漫性腫瘤,還有六公分大的新腫瘤等等...... 家屬之間的溝通都如此說不清了。 別太苛責醫生。 想一想就連我們家屬都在兩難情況下做決定: 譬如我得同時考慮母親的憂鬱症是否能承擔去第一線聽醫囑之責, 以及若是我接下當主要家屬,母親會不會因為承擔不夠, 而對父親之死準備不足? 我母親若這一年多能多聽陳醫生「講話」,也許就明瞭。 我母親很明智地做女兒都不在身邊時,對臨終的父親作了不插管急救的決定。 之後我還夢見父親在急診室剛斷氣。有不識相的護士過來說,這要插管,說不 定能救活。我大罵護士,不插管是我爸也贊同的決定。插管也許可以延長幾天 的生命,但是又如何呢? 問題是妳這樣不明究理亂說一通,我媽會覺得不插管這決定是錯的,她會因 此內疚...... 話說,我媽目前看起來情緒還算平穩。 但是今天去拜訪母親的精神科醫生, 醫生講了一些老人精神醫學, 台灣老人對喪偶的反應會比較遲緩發生,叮囑我要特別注意。 不過人還在,關係就能修補。 我想帶母親去看中醫,「調理」一下體質。 若有人對林口長庚中醫師有比較多的認識, 請寄我信箱。謝謝。 我母是憂鬱症伴隨自律神經失調。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 From: 219.91.108.195
gigigin:推~我的爸爸變得比較退縮...感謝你發很多分享文^^ 08/14 22:24
eltonchung:喪親後的傷痛是一條漫長路,辛苦你了~ 08/15 00:12
vagabondfox:推心得! 08/16 00:56
CGS0:往者已矣 ,多注意您的母親 . 08/18 1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