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C_Chat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原文 http://yuba.roheisen.net/returnofbrave/diaryofcleric.html http://imgur.com/QXPyD 左起:僧侶 法師 戰士 勇者
http://imgur.com/I4UAt 左:法師 中:僧侶 右:戰士 前:勇者
稍微修正一些誤字跟內文修飾,為了文意順暢,有些原文沒有直接翻出來 ================================================================ 今天勇者對我說 "走,我們一起去冒險吧!" 我好高興,雖然對未來的冒險之旅有點害怕 但是我自己也知道我沒辦法拒絕,只有害羞跟高興的感覺而已 出發的那天,我去勇者家,已經有兩位客人先到了 是我跟勇者青梅竹馬的戰士跟魔法使 最近我們因為轉職,彼此的關係越來越疏遠了 特別是當我看到勇者對魔法使露出我沒見過的表情時... 我真是個討厭鬼 開始冒險的數日 不論怎麼搞都跟魔法使處不好 那女人一定還喜歡著勇者吧 滿腦子想著這種事情的我真是個討厭的女人 今天魔法使叫我出來說話 她一邊哭一邊槌著我,說以前她看著思念勇者的我,就決定抽身成全我們了 現在看著為了一樣的事情煩惱的我,就覺得以前的自己很蠢 我們抱著同樣的想法決定彼此各讓一步 對不起,魔法使,勇者 因為隊伍中的不和已經解除了,冒險之旅也變的順利多了 但是現在又發生新的問題了,水跟食物的問題 從我們現在的位置要到下一個村莊要花好幾天,可是回到上一個村莊也要好幾天 好像沒有別的選擇了 我們吃了長的像牛的魔物,還有長的像蛇的魔物 用魔物的血滋潤喉嚨,用魔物的肉果腹 可是長的像蛇的魔物好像有毒,從剛剛開始嘔吐感就沒停過 我們打到長的像鳥的魔物,還摘到少數野生的蘋果 把蘋果餵給日漸衰弱的魔法使吃,但是吃不下去,都吐出來了 魔法使的哭泣聲,讓我睡不著 睡不著 終於看到村莊了,我們像是逃難一樣的衝進去 村莊很貧困,食物也不多 我們給了村長錢跟道具,好不容易換來一晚的住宿跟少量的飲食補給 村民應該非常不喜歡我們吧 畢竟勇者一行人常常成為魔物攻擊的目標,讓這樣的人留下來百害無一利 即使是這樣,他們還是供應了我們貴重的水跟食物還有一晚的住宿 他們沒有錯、他們沒有錯、他們沒有錯 神阿,請救救我們 拜久違的床鋪、回復魔法、還有食物所賜,魔法使的氣色終於好多了 我們向村長詢問到下一座城鎮的距離 快的話大概要走十天,這對現在的我們是個絕望的距離 勇者跟戰士討論之後,決定還是先不要告訴魔法使比較好 我們在山路默默的前進,魔法使的氣色相當的不好 每當看到她勉強微笑著說"我還好"的時候,都讓我覺得想哭 我們發現了小小的山泉 大家像是小孩子般的潑水,想喝多少就喝多少 太幸福了,感謝神 有好一段時間我們以山泉為據點行動 讓魔法使好好休息,兩人一組在附近行動 大概是因為心情放鬆了的關係,勇者老是笑容滿面 只要他露出笑容,我也露出笑容 我們收集了某種程度的食物,也補充了水 根據計算,到達下一座城鎮還有六天 等到魔法使完全回復,我們就出發 旅行很順利,最近也比較習慣魔物的味道了 遠遠的就能看到城鎮了,只差一點點了 我們用剩下的食物弄了頓稍為豪華點的大餐 大家都笑容滿面 "他們拒絕我們進城" 勇者一邊哭一邊向我們道歉 這不是他的錯,也不是鎮上的人的錯 沒有錯沒有錯沒有錯沒有錯 我們是要回到山泉那邊呢,還是要繼續前進呢? 這邊如果選錯的話,我們大概全都會死吧 選哪都好,無所謂了 勇者選擇繼續前進 我的身體好像不是自己的 腳好重,肚子好餓,口好渴 這附近的魔物毒性都太強,不適合食用 魔法使倒下了 戰士背起她,我們繼續前進 喉嚨好乾 水 我要水 我們碰到了商隊 對於苦求食物的我們,他們開出了足夠買下一座城的天價 他們其實是魔物吧 是魔物,這些是被魔物搶走的食物 身上沾到的"魔物"的血的味道久久無法消散 神阿,請拯救我們 根據從"魔物"的商隊搶來的地圖,我們選了附近比較豐饒的城鎮前進 現在的我們也有了"魔物"的商隊的馬車了 只能說是神的旨意 我們在城鎮附近停下了馬車 因為馬車沾了"魔物"的血,可能會讓人起疑 今晚還是露宿吧 我們偽裝成行商人,只付了少許過路費就進了城 以後也能這樣進城嗎? 明明吃著好吃的食物,睡著溫暖的床,不知為何卻淚流滿面 身上魔物的血的味道怎麼洗都洗不掉 魔法使老是在哭 大家都睡不安穩的樣子,黑眼圈很重 數日後,我們決定再多待幾天 只有現在會睡不著吧 血的味道也很快會消散吧 忘掉吧忘掉吧忘掉吧忘掉吧 對不起我好懦弱 勇者抽起了奇怪的煙 只要抽了就能睡的很好 我一跟他說我也想試試看,勇者就面帶悲傷的拒絕我 睡不著雖然很痛苦,但是被勇者討厭更痛苦 勇者很高興的宣布說學會了傳送魔法 這樣不管是食物還是飲水的問題都能解決了 神並沒有放棄我們 雖然還是會做惡夢,但是終於慢慢的能睡著了 時間也許是神賜給我們的免罪符 勇者決定再次出發 說實話我一點都提不起勁,但是他是勇者,是我們的中心 戰士跟魔法使雖然表達出不滿,但是還是決定明天出發 我們整理行李準備出發的時候,發現行李好像少了不少 少掉了行李中,有些是勇者珍惜的紀念品 我問勇者,他只是以困惑的表情說搞丟了 我終於理解了 為什麼不是真正的商人的我們可以在這座城鎮待這麼久的現實 錢不是無限的 到下個城鎮為止旅途都很順暢 但是我的心裡卻很沉重 勇者與戰士之間的氣氛也不像以前那麼安穩 我們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了 到達了城鎮,投宿旅館,可是從勇者與戰士的房間傳來怒吼聲 急忙趕到兩人的房間,看到勇者跟戰士兩人扭打成一團 戰士覺得應該要考慮魔法使停下旅途,但是勇者決定要繼續前進,因此意見不合 我跟魔法使兩人合力,終於阻止了勇者跟戰士 我趁勇者出門吹吹風的時候,跟戰士還有魔法使提到勇者變賣珍藏的紀念品的事情 魔法使似乎也有注意到這件事,戰士聽完則沉默不語 我打從心裡希望他們之間的不和能就此結束 早上醒來我去偷看隔壁房間,結果看到勇者跟戰士兩個人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 旁邊散落著滿地的酒瓶,他們應該是通霄喝到早上吧 下午他們好不容易起床,雖然宿醉的一蹋糊塗但是表情卻很快活 我們之間的情感又更加深厚了 我們在這座城鎮停留之際,也各自找了些工作 勇者跟戰士接受了領主的委託去討伐盜賊團 我跟魔法使則是在教會協助管理書籍 跟冒險的旅途相比,既充實又不可思議 勇者跟戰士回來了 帶著一筆非常豐厚的報酬,讓我們吃了一頓大餐 問他們做了什麼,他們也只是說"沒什麼大不了的事" 心中有股不好的感覺 旅費也足夠了,我們決定明天出發 當我出去買道具的時候,我看了一下廣場的公佈欄 盜賊團似乎已經被剿滅了 在冒險者的協助下所有的盜賊都就地正法,首領也已在今日處死 腦海中浮現了昨天一直在洗手的勇者跟戰士的身影 他們兩人那時做了什麼,還有除此之外他們還能做些什麼 我滿腦子都在想這些事 下一個目標是乾燥地帶的小村落 我們準備了很多的水,裝在馬車裡 在路上我們看到好幾具屍體 都已經變成木乃伊了,但還是看的到被魔物殘酷啃咬的傷痕 沙塵很重,嘴巴總是有沙子跑進去的感覺 頭髮也糾結成一團,好懷念洗澡 但是水的存量沒那麼多 本地的魔物大部分都身強體建,可以放心食用 偶而也能發現富含水分的植物,應該可以撐到村莊 可是村莊已經毀滅了 我們在村莊的遺址調查,判定是因為井水的枯竭導致滅村 每天在絕望之中,互相搶奪僅剩的水資源的村民的心情,光用想的就讓人心痛 半路上的遺體也許是從村莊逃出去的居民吧 神阿,請賜給他們安息 勇者用傳送魔法回到上個城鎮補充食物跟水 不幸中的大幸是作為傳送魔法路標的魔方陣還完好無缺 為了連續使用傳送魔法而重度疲勞的勇者 我們決定今晚在這村莊休息 選了一間比較乾淨的民宅住宿 戰士提出了在這個村莊蒐刮補給的提案 雖然想責怪這跟強盜沒兩樣的行為,但是看到戰士那複雜的表情,話又吞了回去 結果我們四個人分頭進行搜索 我在我負責的房子裡找到了少許的金錢,跟一幅小孩子的塗鴉 我想我已經沒有向神祈禱的資格了 下一座城鎮是沙漠之鎮 雖然小歸小,但也是有國王治理的城鎮,也許可以得到援助 但是還是不要抱持太大的期望比較好 我已經不想再從希望被打進絕望了 我們進入了沙漠 到目前為止,都是白天挖洞休息,利用晚上前進 水是生命線,絕對不能用在不該用的地方 即使在陰影處,太陽光也毫不留情的燒烤著我們 為了稍微節約飲水,也為了保持體力,我們都嚼著藥草,用唾液潤喉 一開始會覺得藥草很苦,現在已經沒感覺了 只是機械式的嚼著 體力的消耗很劇烈 沙漠的魔物多半是夜行性的,危險性也很高 手腕上的傷口隱隱作痛 在我們疲勞與大意的時候被魔物襲擊了 雖然很辛苦的擊敗魔物,但是魔法使死了 要為了復活而後退呢,還是要到了下個城鎮再復活呢 勇者選擇前進,戰士選擇後退 而我選擇前進 大嘴巴的戰士變的一言不發 因為僅次於戰士的大嘴巴魔法使死了的關係,隊伍非常的安靜 魔法使的遺體開始腐壞了,撲鼻的惡臭充滿馬車 也許是被腐臭吸引,魔物的數量變多了 我的選擇也許是錯誤的 馬車中魔法使的遺體四周都是蒼蠅 戰士拼命的驅趕,但是畢竟蒼蠅是從魔法使的遺體湧出來的,根本是徒勞無功 魔法使美麗的容顏也變的破破爛爛,從眼睛垂掛著體液 終於看到城鎮了 鼻子已經麻痺了,沒有感覺了 只要沒事別接近馬車就好了 我們到達了城鎮,向守門人報上了勇者的名號,經過很久的通報終於准許進城 魔法使的遺體由戰士陪同,整台馬車就直接開往教會 我跟勇者則尋找旅店 明天要進宮謁見國王 我們謁見了國王 不過我真的蠻討厭他的 一直用色瞇瞇的眼光瞄過來 謁見完畢之後,我們前往教會 但是教會謝絕見客 明天再來一次吧 我們再度前往教會,果然還是被拒絕會客 但是准許從房間的小窗窺看 起初我們還不明白這樣的用意,但是只看了一眼就明白了 死亡瞬間的光景、全身被蛆慢慢爬滿的感觸、身體逐漸腐壞的感覺 這些東西塞滿了魔法使的腦袋跟身體 身上穿著拘束衣,鼻涕眼淚齊流,死命蠕動掙扎想要搔抓身體的樣子 以前優雅的身形連個影子都不剩 我永遠忘不了,在臨走的時候,站在魔法使的房間門口戰士喃喃低語著 "我們都是罪人" 我第一次喝酒 好難喝,可是可以讓人輕飄飄的忘掉很多事 勇者關著房門不出來,我也不想踏出房門 拜託,誰能來幫助我們 魔法使回來了 從探望那天已經不知過了幾天,時間的感覺模糊掉了 魔法使的臉整個瘦了一圈,一言不發 只是用閃爍的眼神看著我 雖然想等魔法使完全恢復,但是全員到齊沒多久就又被國王召見了 國王命令我們前往附近的遺跡討伐魔物 勇者雖然試著提出寬限數日的請求,但是國王以魔法使的復活費用與旅店費用要脅 命令我們明天就出發 離開之時國王叫住了我,問我要不要成為王宮專屬祭司 我很清楚國王想要的根本不是祭司,馬上就拒絕了 一秒也好,好想早點離開這裡 我們朝遺跡出發 國王以士兵要留守為由,連一兵一卒的支援都不給,結果還是只有我們四人 距離只需一天的路程,就旅途而言並沒有什麼困難 但是我們四人之間的空氣很沉重,每個人都不發一語 從城鎮到遺跡的路上,我們就這樣一直保持沉默 我停止思考,把精神集中在打倒魔物跟治療傷勢上面 藉由向神祈禱而治癒他人的回復魔法,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我還能使用 我們到達遺跡 完成國王的委託了 我們回到城鎮,我現在什麼都不想做 終於稍為冷靜點了 在這旅程之中,我究竟是變強了呢,還是變懦弱了呢 那天發生的事情明天再寫進來 如果不寫下來我一定會瘋掉的 以結論而言,遺跡的確是有魔物居住 但是都是幼小的魔物以及他們的母親 如果放著這些魔物不管,等他們長大了一定會襲擊人類 腦袋可以理解,但是身體怎樣都動不了 勇者與戰士流著眼淚揮著劍,魔法使流著眼淚施展火燄 遺跡裡面魔物的哀號聲不絕於耳 [好痛][好燙][不要殺我][饒命阿][饒命阿][救命阿] 因為喝太多酒了頭現在很痛,就紀錄到這吧,睡覺 關於這些說人話的魔物,預定以後作成報告書提交給教會 因為我們殲滅了威脅城鎮的魔物的關係,居民都把我們當成了英雄 甚至還有母親帶著剛出生的小嬰兒請我們抱一抱,但是我們婉拒了 我們才不是什麼英雄 勇者向國王請求往下個城鎮出發,但是被國王拒絕 甚至說抗命的話將把我們關進大牢 看來國王想把我們當成戰犬來養,生殺由他 也許街坊口耳相傳與鄰國戰爭將近的謠言是真的 不管走到哪都有被人監視的感覺 因為累積精神上的疲勞,身體也變得很沉重 勇者提出逃離城鎮的提案 我們都明白,在重重監視之下要完全不被發現的逃跑實在是不可能 我們也明白,逃跑的話會被貼上犯罪者的標記 即使如此也沒有人反對 反正我們早就已經是罪人了 我們整理了必要最小限度的行李,在深夜逃出了旅店 當然還是被監視者發現了,很快的全城都敲響著警鐘 在怒吼跟悲鳴聲中,我們只是拼命的跑著 從逃跑途中民宅的窗戶,我瞥見那天在廣場抱著小孩的母親,正害怕的看著我們 也許她也想讓自己的小孩未來哪一天成為英雄 對不起,拜託請讓這孩子走上平凡人生的道路 雖然只攜帶了很少量的食物跟水,也放棄了馬車 但是不知為何卻有種心情非常愉快的感覺 夜空是如此的美麗 今天睡的比昨天更加香甜 繼續待在這國家很危險,得趕快前往鄰國 下一個目的地離海很近,讓我心情雀躍 終於可以看一看,只在童話故事中聽過的那個"無邊無際的巨大湖泊"了 大海也許也能洗淨我們一身的罪惡 平常要前往鄰國有平坦的大路,旅途非常順暢 但是我們畢竟是逃亡中的人,當然不能走這條路 還是藏身林間,靠著露水為生比較好 如果我們手中的地圖是正確的話,順著山路蜿蜒迂迴就能到達鄰國邊境的村莊 只要能走到那裡,就能利用傳送魔法不經過沙漠之國自由往來家鄉跟鄰國了 我們只有前進一途 為了蒐集食材 我們打倒了數種魔物,挑選其中適合食用的 從早上開始戰士就不停的嘔吐跟下痢 原因是吃了有毒的魔物,我們被那長得像豬的外型給騙了 解毒的魔法沒有什麼效果,今晚大概沒的睡了 戰士終於稍微恢復了點,可以站的起來了 但是我消耗了太多魔力,頭很痛 我恢復意識之後才發現我在勇者的背上 看來我是暈倒了 我只能小小聲、喃喃自語般的對勇者說"對不起" 我好討厭懦弱的自己 在那之後,戰士跟魔法使也相繼倒下了 我們的旅途就這樣結束了嗎 勇者單獨一人向村莊前進 無法動彈的我們在山邊一座小山洞等著他 夜晚好可怕 手指在發抖,寫字好辛苦 魔物的聲音越來越近了 我希望這幾天的紀錄可以流傳給後人 我只想說一件事 就是我們現在還活著 在魔物的叫聲之後,大概是聞到了我們的味道吧,出現了好幾隻狼一般的魔物 雖然最後還是擊退了,戰士卻受了極重的傷 我把魔力全部拿來施展治療魔法,即使昏倒了也努力爬起來繼續補 因為出血太過劇烈,戰士囁嚅著說感覺好冷 夜深了,一整群的魔物包圍了我們 戰士已經只剩最後一口氣了 我跟魔法使全身都掛彩了,戰士則是什麼時候會死都不奇怪 我記得的事情只到這邊 勇者回來已經是三天後的事了 我們的屍體雖然損毀的很嚴重,但是至少保留了復活所必須的1/2 算是受了有保存獵物的魔物習性所救,說來真是諷刺 死亡是怎樣一回事,復活又是怎樣一回事 我原本以為看過魔法使的樣子之後就瞭解了 事實證明我的想法還是太天真了 我不想去回憶復活的過程 勇者所到達的村莊雖然有傳送的魔方陣,但是卻沒有足夠的設施 結果我們現在回到了家鄉靜養 家人們看著我哭了一整天 我卻覺得家人離我好遠、好遠 身體可以稍微活動的數日後,教會的孤兒院的孩子們來探病了 孩子們眼中,現在的我會是什麼樣子呢 第二天我們不約而同的在勇者家集合了 我們決定明天再次踏上旅途 絕對不是因為什麼使命感作祟 只是繼續待在這個熟人太多的地方,真的很痛苦 我沒有直接告訴家人這件事 只留下了一封信 一封只寫著"對不起"的信 我們回到了小村莊,好久沒四個人談心了 我們聊了很多,到今天為止的事,以後該怎麼作的事 自己的事,大家的事 我第一次覺得酒其實很好喝 我們向村民買了一輛馬車 很不便宜,但是有了它就輕鬆多了 我好想早點看到海 風的味道開始混著奇怪的鹹味 空氣也變的濕濕黏黏的 但是一點都不會讓人不舒服 我看到海了 這個感動實在無法用筆墨形容 我們來到了這個國家的港都 入國手續很快就辦好了,快的讓人無所適從 我們剛進旅館,馬上就有士兵來通知我們明日國王召見 大家明亮的表情馬上蒙上一層陰影 我們開始收拾一些必要的行李,以便隨時都能離開 第二天一早,士兵帶我們來到了一座小城堡 真的很小,比我們家鄉的城堡還有沙漠之國的城堡還要小兩圈 更加驚人的是,國王是個跟我們年紀相去不遠的女王 謁見很快就結束了,我們獲得了好幾天的居留許可 順利到會覺得有什麼陰謀也是沒辦法的事 我們在城鎮中補充食物、飲水還有裝備 碰到了各式各樣的人們,活力充沛,商品也盡是些珍奇貨品 買東西的時候也打聽到不少傳言 因為跟大海對岸的國家貿易的關係,這個國家相當富庶 女王既年輕又深謀遠慮,很得民心 這邊的物價比沙漠之國還要高,從那邊穿來的舊裝備賣不了幾個錢 我們下一個目的地就是海洋對岸的國家 可是我們想渡海就只能搭船 問題在於旅費 盤纏吃緊的我們決定跟女王商量這個問題 至少讓我們能多待幾天,到賺夠船票為止 雖然沒有得到長期居留的許可,但是事態急轉直下 大家都滿頭問號 不知道女王葫蘆裡賣的什麼藥 女王決定直接支援我們的旅費,而不是讓我們長期居留 但是條件是每天都要去謁見 女王想在皇殿之上聽我們至今冒險的故事 即使是回到旅店寫下這些話的現在,我還是搞不清楚女王的意圖 女王對我們提出了各種各樣的問題 我們的冒險之旅,絕對不是什麼充滿希望的英雄傳說 每天受食物跟飲水所苦,被各種各樣如山高的問題包圍的故事 女王一邊認真的聽,一邊作筆記 雖然不知道她意圖為何,但是總讓人覺得不太舒服 次日的謁見,女王只約見了我跟魔法使 即使對方是女性,畢竟也是一國之主,我們還是提高了警覺 但是不知為何女王聽著我們的話,突然哭了出來 看著一直向我們道歉的女王,我跟魔法使都一頭霧水 但是並沒有討厭或奇怪的感覺 那天晚上我跟魔法使兩人在房間裡聊著這件事 我不知道有多久沒看到魔法使的笑容了 真該好好感謝奇妙的女王 第二天一早,就有士兵來叫我們起床,立刻出國 即使我們詢問理由,也只得到"你們沒資格知道"的回答 我們對女王的信任換來的是這種結果,真是可笑 我們就像是被押解的犯人般送上了船,在旁人的眼中我們大概像人偶般毫無表情吧 船長說,到大海的對岸需時兩天 對船員來講我們實在是很礙手礙腳,我們也沒什麼打算跟他們攀談 暈船好難過,我想回陸地 我夢到了在哭泣的女王 總有一天,我會明白她流淚的原因跟真正的目的吧 我們來到了六大國中的第四個,海對岸的國家 我們被趕下船之後,連一句道別都沒有,船就開走了 光是寫下這件事就讓人不舒服,今天還是早點睡吧 雖然我們心情很低落,但是時間不會等人 我們得快點收拾行李準備出發才行 下一個目的地是這個國家的王都 為什麼女王什麼都沒告訴我們呢? 為什麼她只留下了悔恨的感覺給我們呢? 我們整理行李的時候發現了一封沒看過的信 那是女王偷塞給我們,關於她的真正心意的信 原來她只是個比誰都嚮往勇者,滿心期待著英雄的少女 看了我們的現實,感到自己的無知也好 她是如何的重視國家,重視子民也好 與鄰國沙漠之國的摩擦宣戰也好 她們可能會打輸戰爭的事情也好 即使如此她跟人民仍然選擇面對這場戰爭 信中盡是寫著這些事情 而最後寫著這樣的話 "即使如此,我希望能給予你們勇於面對的勇氣" "祝你們的旅程幸福美滿" 我們開始了往下一座城鎮的旅程 下一位國王會是怎樣的人物呢 如果是那位女王誠心推薦的人,應該是位可以信任的人吧 女王的信封裡還有另外一紙介紹信,希望能有所幫助 魔物更加強悍了 而且還出現了人型的魔物 在食物還充足的現在還好,但是誰知道以後該怎麼辦? 光是想像就覺得害怕 道路的兩旁發現了毀壞的馬車 從損壞的狀況來看,並不是受到了魔物的攻擊,而是強盜 敵人不只有魔物 為了警戒,我們兩人一組輪班夜哨 當輪到我跟戰士守夜時,戰士喃喃自語的說著 "我們到底是為何而戰" 我答不上來 輪到勇者跟魔法使守夜時,強盜出現了 可能強盜餓過頭了吧,我跟戰士還來不及爬起來戰鬥就結束了 但是魔法使受到了不小的精神打擊 耳朵裡不斷聽到盜賊們被火焰魔法焚燒的哀嚎 我們讓魔法使吃下安眠藥好好休息 能讓她冷靜下來的已經不是神的話語或祈禱,而是時間與人手所製的藥品 我都搞不清楚我這個僧侶還有什麼存在的價值了 第二次的強盜襲擊 從他們拿著鋤頭跟鐮刀來看,應該是流亡的農民吧 手腕現在還殘留著用權杖毆打他們的觸感 看得到城鎮了 今天之內應該就會到了 我們到達了城鎮,把女王的介紹信交給了衛兵,然後就被關進了大牢 因為這本筆記本也被沒收的關係,那段時候發生的事情我想在現在補寫 關押之後沒多久,就開始了對勇者的審問 在勇者的慘叫聲中,我聽到了隔壁牢房魔法使害怕的啜泣聲 換我被審問了 就算不知道挨了幾拳 我還是很堅持的說我們沒有欺騙女王 魔法使發出了悲鳴聲 我只聽見勇者跟戰士的牢房傳來了低聲的咒罵 大概我也是一樣吧 數日後我們被判死刑 罪名是欺騙王族與煽動戰爭 我對國王氣的滿臉通紅雙手亂揮大聲痛罵的臉很有印象 說穿了,只是熱戀女王的國王對我們的報復 雖然實際上國王怒吼的內容是與女王之國的貿易逆差 總之這樣就能結束被審問的日子了吧,與其說感到恐怖,不如說反而有種鬆一口氣的感覺 再度收押進大牢的第三天深夜 我們聽見外面傳來吵鬧聲,慌張的士兵衝了進來 看來是受到魔物的攻擊,士兵不足 我們取回了行李裝備,在外面先施展回復魔法跟使用藥品恢復體力 魔物數量很多,城鎮遭受嚴重的破壞 這場戰鬥中我們打倒了許多魔物,從死囚一躍而成救國的大英雄 同時這一天,國王逃跑了,傳言已在半路上死於魔物之手 於是現在我們朝著第五個國家前進 途中我們向行商人打探情報 那個國家的國王已死,可能會有好一段時間的內戰吧 不過反正一開始就跟我們沒有瓜葛 據說下一個國家很盛行魔法 魔法使好像稍微雀躍了些 預定中途停留的村莊被魔物給滅村了 腐臭味沖天 值錢的東西似乎也被盜賊搜括一空,什麼也沒留下 只好變更預定行程,向下一座城鎮前進 魔物常常組成集團來侵擾 智能很高,難以對付 也出現了類似以前在沙漠出現過的,說人話的魔物 揮舞武器的手有那麼一分遲疑 被自己的尖叫聲嚇醒了 正在守夜的勇者以悲憫的眼神看著我 我的表情應該很恐怖吧 食物逐漸減少,只能吃那個了嗎 可是這跟吃人有什麼不同 看起來像是肉乾,但是一放到嘴裡腦中就出現了那魔物的樣貌 只能配著水硬吞下去 下雨了 寒冷的雨無情的剝奪我們的體溫 勇者也好戰士也好魔法使也好,大家都一臉蒼白發著抖 我想我也是一樣 雨下個沒完 勇者開始常常咳嗽 勇者開始發高燒了,慢慢的連路都沒辦法走了 雖然讓他躺在馬車上休息,但是沒有對症的藥,也沒辦法安穩長時的休養 病情越來越惡化 雨還是下個不停 勇者的痰開始出現血絲 雖然提議用傳送魔法回去,但是現在的狀態使用會有生命危險 不,會就這樣直接死去吧 如果不是因魔物而死的話,是不可能復活的,而到下個城鎮至少還要三天 只能出此下策了 當我們把魔物身上榨取的體液端到馬車旁時,勇者馬上就明白了其中的意涵 拜託你,不要用這麼溫柔的眼神看著我 勇者喝下了帶毒的魔物體液,吐出幾口鮮血後就動也不動了,我們繼續趕路 雨聲好像在責罵我們似的 還是看不到城鎮 雨裡面摻雜著幾粒碎冰 開始下起了白色的雨 這大概就是童話故事裡面提到的雪吧 因為劇寒,魔物的數量減少了,動作也變的遲鈍 考慮到我們現在隊伍的狀況,我們盡可能避免戰鬥,加緊趕路 遠遠的看的到城鎮了 因為積雪的關係,比預定的行程晚了好幾天 馬車的車輪總是沒辦法順利前進 手腳不斷傳來好像被繩索綑綁般的刺痛跟刺癢 手腳沒有感覺了 雪越下越大,不要說城鎮,連眼前沒多遠的東西都看不清了 死亡近在咫尺 只能這麼做了嗎? 真的只能這麼做了嗎? 敬啟者: 我們是勇者一行人 受暴風雪阻擋無法前進,只好在此避風等待放晴,但是我們的體力都已經到達極限了 我們全部都是喝了魔物的毒液而死,所以應該是可以復活的 如果您能將我們帶去復活,事後必定會準備豐厚的報酬給您 就這樣,萬事拜託了 那之後的三天,我們在魔法之國復活了 雖然已經有過一次經驗了,復活瞬間的感覺還是令人難受 即使眼前暖爐是多麼的溫暖,身體深處卻總是湧出惡寒 好像那個晚上永遠不會結束一樣 發現我們的是城鎮的一名衛兵 向他詢問,原來我們的馬車被雪埋在離城鎮沒幾步路的位置 我們向衛兵道謝,卻被婉拒了 為了不給他添麻煩 我們將謝禮裝在信封裡寄出,今天就先睡吧 好不容易全員能稍微走動的那天,國王卻緊急的召見 拖著身體來到皇宮,國王卻向我們催討巨額的復活費 我們商量的結果,決定向本國請求援助,勇者獨自回國 而我們就成了避免勇者逃跑的人質 只給了我們三人一間小房間,像是犯人般的監禁 在連照明都沒有的昏暗房間裡,只有魔法使的啜泣聲 經過了好幾天,勇者還是沒回來 魔法使的眼神四處飄移,不發一語,只是流著淚 不管戰士如何跟魔法使搭話,魔法使總是垂著頭 我只能用空洞的眼神注視著兩人 用手在頭頂上揮了揮,驅趕不知道第幾次出現的,被勇者捨棄的念頭 戰士跟魔法使已經像人偶般,毫無表情的發著呆 很焦躁,簡直快瘋了,不如說根本已經瘋了 我不知該如何是好 不知過了幾天,房間外面傳來聲響,我們被衛兵拖去宮殿 我看到勇者,眼淚流了下來 但是他顯的非常憔悴,而沒有正視著我們 國王釋放我們之後,安排了跟之前完全不同的豪華房間 雖然在意憔悴的勇者,但還是明天再問他吧 我們還能原諒所謂的人類嗎? 本國的國王拒絕支援我們 物價便宜的我國跟物價高漲的魔法之國,錢包的重量天差地遠 即使如此勇者仍然死命的申請支援,被拒絕,溫情的申請支援,被拒絕 好幾次好幾次的來回兩國之間 於是有了妥協案 把僧侶跟魔法使兩個人賣給魔法之國 似乎是因為在重視魔法的這個國家,我跟魔法使是很貴重的存在 以後定期的提供魔法與魔物的資料,以及冒險結束後我們必須留在這裡 本國的國王接受了這樣的條件 我瞭解,他們只不過把我們當成物品而已 該憎恨誰好,該憎恨些什麼才好 總之物品哪有什麼憎恨的權利 魔法之國準備了豐沛的物資,以及盛大的送行會 從出發以來我們應該是第一次接受這樣的待遇 大家僵著一張笑臉向民眾揮手 等到一出城門,本來堆滿笑臉的國王與士兵們馬上就回頭,連正眼也不看一眼 我們也懶的目送他們,直接往下個國家出發 下一個國家是英雄之國 聚集了眾多城鎮歷代冒險的英雄所組成的國家 屢次擊退魔王軍的最後大國 他們是抱持著什麼樣的想法,為了什麼而戰的呢 在旅行途中,我盯著勇者從以前就開始在抽的煙捲發呆,勇者不發一語的遞給我一根 一開始只有嗆人的濃煙,但是現在卻覺得非常舒爽 世界好像在搖晃般的漂亮 搖搖晃晃,搖搖晃晃 黃色的奇妙道具在天上飛舞,魔物跟勇者在跳舞 轉著圈圈唱著歌 好快樂阿 勇者你為什麼要哭呢? 最近記憶很模糊 好像自己已經消失了一樣 算了,今天還是別寫了 這幾天以來,我們每天晚上都在馬車裡面喝酒抽煙 大家的表情都很開心 勇者一直說著什麼戰爭阿滅亡阿什麼的,記不太清楚了 管他是六還是五,有差嗎? 旁邊冒出一個不認識的女孩答腔,還是說其實我認識她只是忘記了? 仔細想想,昨天發生了什麼事情也想不太起來呢,這真是件好事 不想想起痛苦的事情 頭好重,身體好慵懶 到了城鎮之後還是早點睡吧 把討厭的事情全都忘掉 明天一定是個好日子 我忘不了這個萬里無雲的晴朗日子 在戰士跟魔法使的祝福聲中,我們在小小的教會裡,他幫我戴上了戒指 我淚流不止 我應該是很高興的,應該是很幸福的,可是卻是因為悲傷與心痛而淚流不止 對不起,我沒辦法高興 對不起,我無法獲得幸福 對不起,我想不起你那祈求我們幸福的臉孔 請你原諒不想忘記這個日子的我 我們在城鎮中休息時,城外出現了一團來自英雄之國的使者 雖然我們怎麼看都像是山賊或盜匪的集團而嚴加戒備,但是從城鎮人們的反應來看 似乎是相當相信對方的樣子 但是我們還是反射性的開始考量對方的人數跟位置 做好隨時都能逃跑的準備 很意外的是他們非常的有禮貌 而且經驗極為老道,對付魔物的動作非常迅速,動作也完美而洗鍊 勇者跟戰士已經跟他們打成一片了,一起喝著酒唱著歌,魔法使看著他們,也開心的笑著 只在童話故事裡面聽過的冒險者圖繪,現在就在我的眼前 在前往王都的路上,他們教導了我們很多事情 如何用少數人對抗魔物、如何有效的活用魔法、適合食用的魔物有哪些、甚至該怎麼料理 然後對著充滿欽佩眼光的我們,他們只說了 "我們才不是什麼英雄" 我們沒有什麼差別,都是一群悲哀的人 高聳的城壁所包圍的城鎮,英雄之國的王都 受到魔王軍數次攻打而傷痕累累的城牆,仍然頑固的保護著城鎮 我們進入城鎮,看到了男女老幼各式各樣的人們 不論是誰都真心歡迎著我們 一邊詢問我們累不累一邊推薦旅店,川流不息的來慰問我們旅途的辛勞 心情好好,好想睡,算了,睡吧 國王沒有興建皇宮,而是住在一間比較大的民房裡 國王豪爽的笑著說這個國家的國王是沒有皇宮的 然後國王又問我們,想不想加入成為這個國家的一員 別幹什麼勇者了,一起過日子吧 我們都是過來人阿 我們要了一天來考慮答案,回到了旅店 大家商量了一整晚,決定了答案 明天,就去答覆國王 一大早,我們做好出發的準備去見國王 看到我們的衣著跟行囊,國王馬上就理解了,露出了短暫的哀傷表情之後 又開始豪爽的笑了起來 離開的時候,他只對我們說了一句話 "你們可別輸了阿!" 背負起人們的希望、羨幕、忌妒、哀傷,還有輸給心中巨大絕望的英雄所說的話語 我們離開了英雄之國 (以下頁數因為沾滿了血,除了最後一頁之外都無法判讀) 親愛的: 也許我只能這麼做了,也許你會恨我 但是你拼命留下來的這根小指頭,一定就是為了讓我能這麼做吧 對不起,最後只留下你一個人 對不起,剩下的事情都只能讓你扛著 對不起,我最喜歡你了 如果在某處,有一個不認識我們的人,對你伸出一隻手也好,一隻手的五根手指頭也好 那就請你務必要原諒他們 這表示世界和人類,並沒有愚蠢跟傲慢到那種程度 雖然我已經沒有這樣的資格了,但是最後最後,我還是想向神祈禱 希望我們可以永遠在一起 掰掰 =======================================================END====== 心得感想後補 -- 三太那次 ▃▃▃▃ ¥ ¥ \\\ ◤﹍ ﹍◥ 我一直在外面Stand by... * ▊ ⊙ ⊙ ▂▃▂ ◢█◣ ◤__/ ▊_bd ◥██◤ ◤凸 ╲ ◥ ◤ mroscar製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 From: 114.45.238.242
syr0603:大推,另外問一下,圖是從哪來的? 03/24 21:46
npc776:作者網站找Gallery 03/24 21:47
finaltrial:推翻譯,辛苦了 03/24 21:47
bear546:推~辛苦了!! 03/24 21:47
sdfsonic:辛苦了 03/24 21:48
arararare:辛苦了!!! 03/24 21:49
Jackalxx:辛苦了! 不討論bug,純粹享受這篇的氛圍是很棒的 03/24 21:51
outsmart33:辛苦了 03/24 21:51
sarraya:辛苦了! 03/24 21:52
bowcar:辛苦了!! 03/24 21:52
OceanAdin:好文 雖然他們是為了被婊才誕生的 03/24 21:54
oidkk:推,這故事很棒\@@/ 03/24 22:02
tamado9519:辛苦了 推 (>///<)-o因囡囝囚 03/24 22:08
gh466350:辛苦了~ 03/24 22:12
belmontc:總覺得僧侶日記比本傳還要好看的我是怎了... 03/24 22:12
kid725:第二張圖很棒 03/24 22:13
goolooloo:辛苦了! 03/24 22:14
tassadar1:推! 03/24 22:14
veloci85:辛苦了<(_ _)> 03/24 22:14
SNLee:辛苦了!!這兩天最期待的文章!! 03/24 22:19
bug001:其實別去想bug,也不是為黑而黑。這是個諷刺作品啦 03/24 22:21
layzer:辛苦了<(_ _)> 03/24 22:25
scotttomlee:辛苦了 03/24 22:26
mikeneko:翻譯乙,辛苦了! 03/24 22:30
qoo50732:翻譯乙 03/24 22:44
talbot:感謝辛苦了 這兩天就一直在電腦前等翻譯 請問一下本傳是? 03/24 23:12
npc776:#1FQNiycp 這邊是本傳 勇者打倒魔王歸來的口述 03/24 23:17
wopicoun:感謝翻譯 03/24 23:18
winger:辛苦了 03/24 23:20
ellisnieh:翻譯乙 <(_ _)> 03/24 23:24
suleyman:辛苦了~ 03/24 23:31
shadowblade:推... 03/24 23:39
tioson:推!! 03/24 23:47
mjonask:推 03/24 23:49
talbot:感謝NPC776大 03/25 00:11
fsforbidden:翻譯辛苦! 03/25 00:52
quen6788:翻譯乙 03/25 00:57
turbomons:感謝翻譯 好看~ 03/25 02:30
agra:感謝翻譯! 03/25 13:55
Sechslee:推翻譯 感謝 03/25 16:52
Flunklover:翻譯感謝! 03/25 17:33
cnoscnos:感謝翻譯!!! 03/26 15:52
offstage:.... <(_ _)> 04/19 11:44
lindviorair:感恩 05/28 06: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