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Chan_Mou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第三卷 三馬食槽 -司馬府- “你信夢嗎?” 衛瓘搖搖頭表示不信。 “曹操信,”司馬火端起茶杯說道:“當年曹操夢見三馬食槽,以為是西涼馬家會對他不 利。沒想到曹操死後,子元廢了曹芳,子上殺了曹髦,現在我將廢曹奐自立,曹操豈能料 到最後食槽的是司馬家!” 衛瓘聽此話,臉上流下了冷汗:“大人,現在自立的話...恐怕虎豹騎的曹嬰...” 司馬火微微一笑:“當年曹丕廢漢自立之後遷都洛陽,便把虎豹騎設於皇宮旁,為的就是 防著司馬家。虎豹騎都督曹嬰是曹操的孫女,副都督曹飛是曹丕的侄子。曹家還有其他的 謀劃,你知道狼煙嗎?” “願聞其詳。”衛瓘很感興趣。 司馬火正色道:“當年曹操當上魏王後,派出一批高手隱藏于民間,等皇宮燃起狼煙之時 ,這些人就會自發聚集在皇宮門口聽從曹氏後人調遣。據說當年曹丕稱帝就用了這批人。 現在這些人都已經老去,但是他們的後人繼承了狼煙,如果咱們要廢曹奐就要想辦法把狼 煙和虎豹騎一起解決掉。” 衛瓘有些驚訝:“想不到大人遠在西蜀對這邊的事這麼瞭解。” 司馬火得意起來:“父親死後,這邊有人暗中與我書信聯繫。” 衛瓘很好奇:“大人,那人是誰?” 司馬火故作神秘:“你覺得鄧艾為何會知道陰平的守軍被我掉走了?” 衛瓘恍然大悟:“竟然如此!那他是...?” 司馬火答道:“他是父親的唯一弟子。鄧艾之前不過是個負責屯田的小官,一次偶然的機 會見了父親,父親見他雖然口吃,卻有大將之才,便私下收為弟子。但是被你卻和鐘會聯 合陷害而死。我之後又假意與鐘會謀反,借你之手替鄧艾報了仇。” 衛瓘臉上的冷汗不斷地往下流,司馬火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既然投靠了我,以前的事, 職責所在,我就既往不咎了。” 衛瓘松了口氣:“謝大人,可是大人,咱們明著能調動的人手只怕不到倆千,虎豹騎有倆 千人,而那夥神秘的狼煙恐怕人數不少於四千。咱們的兵力差的太多了,我怕...” 司馬火笑道:“怕什麼?有我的八陣圖和你的公子獻頭,天下誰人能敵!三奇的傳人,你 敢立軍狀嗎?” 衛瓘想了一下,自信地說:“五日之內,不廢曹奐,不留人頭!” 【楚雖三戶,亡秦必楚。食槽的,一定是司馬家!】 四日後 大清早,衛瓘急匆匆跑到虎豹騎的營地,告訴曹嬰、曹飛:“司馬火一早就帶兵進皇宮了 ,都督快率虎豹騎前去營救吧,要不曹家的江山恐怕就... ” 曹嬰曹飛立即率領虎豹騎全部人馬奔向皇宮。 路上曹飛問道:“都督,這衛瓘的話可信嗎?” 曹嬰肯定地說:“衛瓘是賈太尉的弟子!不信他信誰?” 衛瓘見曹嬰果然中計,慶倖自己選對了主子,要是自己也像師父和師叔那樣,遲早會是司 馬家的剷除對象。 虎豹騎來到皇宮,只見宮門大開,門口一個守衛也沒有。曹嬰見此立即率兵進入皇宮。 只見皇宮廣場之上有八隊步兵,每隊二百人。 “八陣圖?”曹嬰一見此陣立即喊道:“虎豹騎,列陣!” 賈充位於八陣圖中心,指揮軍士:“只擋虎豹騎,不擋曹嬰!” 曹嬰輕易突破了重圍,來到了大殿之外,殺了幾個守衛,騎著馬就沖進了大殿內。 卻見大殿內魏帝曹奐正在上早朝,司馬火等大臣分列兩旁,一切就如平常一樣。 “都督,你這是?”司馬火走了過去問道:“當年魏文帝立下祖訓,滿朝文武包括曹氏子 孫皆不得持器上殿,違者誅九族!曹嬰你不會是要造反吧?” 曹嬰長劍一指:“司馬火!你血口噴人,賊喊捉賊!今天我就為曹家除此大患!” 說完直襲過來,司馬火竟然不躲不閃:“來人將反賊曹嬰拿下!” 突然一陣連弩從四面八方射向曹嬰,曹嬰倒在血泊之中。 司馬火走過去踢了踢曹嬰的屍首:“諸葛連弩箭陣,怎麼樣啊大都督?” 這時曹飛也突破八陣圖來到大殿之上,見所有連弩皆指向自己 正不知如何應對,只聽司 馬火說:“曹嬰意圖謀反,被我當場誅殺!不過我想副都督和虎豹騎的將士,應該和此事 無關吧?” 曹飛愣了一下:“對,對,我們只是聽從都督,不,聽曹嬰的命令來這的,其他的一概不 知啊!請大人明察。” 司馬火臉上露出了勝利的微笑:一切和計畫一樣,開始下一步.!.. 下一步,皇宮內升起了狼煙。 司馬火對曹飛說:“恭喜大人為虎豹騎的新都督,現在宮門外聚集了一群她的餘黨,大都 督知道應該這麼樣為陛下盡忠吧?” 曹飛擦了擦臉上的冷汗對下面喊道:“虎豹騎!隨我出宮迎敵!” 皇宮大門緩緩打開,狼煙的帶頭人一見是虎豹騎放鬆了警覺,沒想到虎豹騎不由分說上來 就殺,雖然狼煙被殺了個措手不及,好在狼煙人數是虎豹騎的一倍,所以也不落下風。 戰況異常激烈,狼煙的帶頭人至死也不知道,忠於曹家的虎豹騎為什麼來攻擊他們,曹飛 到死也不知道,這些人究竟是什麼人。雙方直殺至不足百人。 這時皇宮大門再度打開,又是一陣諸葛連弩,狼煙和虎豹騎這倆股對司馬家最有威脅的勢 力從此消失。 -曹奐 寢宮- 司馬火大搖大擺地走了進去,嚇得曹奐連忙出來迎接,司馬火笑著扶起魏帝:“陛下,現 在所以阻礙已除,咱們該談談咱們的事了...” 曹奐接過司馬火遞過來的詔書,哆哆嗦嗦地在上面寫道:“...讓位于司馬火...” 【此刻 殘陽如火 落向西方】 是夜,皇宮內歌舞昇平,司馬火身著龍袍 大宴群臣。 賈充率先敬過一杯酒:“陛下,智不下八奇,武不輸呂布,稱帝實乃眾望所歸啊!” 司馬火哈哈大笑 接過酒杯一飲而盡:“這都是父親的功勞啊,當年父親為了謀天下,共 定下了九百九十九條計策,我現在只是貫徹他的最後一步而已。” 幾杯酒下肚,司馬火微微有了些醉意,開始講起了當年的“輝煌戰績”:“你們真以為諸 葛亮是因為被魏延撞倒了七星燈而死嗎?不是!是因為我...” -那年 五丈原- 自上方谷以來,孔明的身子越來越差,吃了姜維送來的藥,不但沒好,反而更加嚴重,於 是便依姜維所言引甲士四十九人,各執皂旗,穿皂衣,環繞帳外;自於帳中祈禳北斗。 第六夜,孔明見主燈明亮,心中甚喜。 姜維入帳,正見孔明披髮仗劍,踏罡步鬥,壓鎮將星。 忽聽得寨外呐喊,方欲令人出問,魏延飛步入告曰:“魏兵至矣!” 魏延腳步急,正撞上迎過來的姜維,姜維順勢帶倒了七星燈,主燈即滅,孔明棄劍而嘆曰 “死生有命,不可得而禳也!” 孔明歸天後,姜維把楊儀馬岱叫了一旁,說丞相生前就查明魏延有反意,已定下計策對付 魏延。又對魏延說,丞相生前就指定魏延繼承兵權,但卻被楊儀占了先機,楊儀就是司馬 家在西蜀的內應! 之後的事所有人都知道了: 【“反賊”魏延始終也沒有向北逃;楊儀因誹謗罪被廢為庶民;而姜維獨攬西蜀大權!】 “為什麼馬謖會失街亭?為什麼上方谷燒不死父親?”司馬火喝得腳步有點踉蹌,話卻越 來越多。 他突然看見司馬昭走了過來,嚇得他腳步一亂,跌倒在地上。 司馬火揉揉眼睛才發現過來的是司馬炎。 司馬炎質問道“大伯,我父親是怎麼死的?” 司馬火隨便答道:“中風死的。怎麼?” 司馬炎怒目而視:“他是被你殺死的吧?” 司馬火一愣,又恢復了以往的霸氣:“是又怎樣?當年子上派殘兵暗殺子元,我只是替二 弟報仇而已,天經地義!” 司馬炎冷冷的說:“既然這樣,那我殺你為父親報仇,也是天經地義的事了?” 司馬火不屑道:“殺我?就憑你!” 司馬炎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就憑你喝了賈充的那杯酒!現在該毒發了!” 司馬火大驚,突然感覺腹中一陣絞痛:“賈充!你家三代皆盡忠我司馬家,我也待你不薄 ,現在為何如此?” 賈充哼了一聲:“我賈充自然是效忠司馬家,不過不是效忠於你,而是效忠老主公的指定 接班人—少主司馬炎!而且,我乃水鏡二傑,三師弟鐘會的仇自然也是要報的!” 司馬火心裡暗罵:“臭蟲的兒子果然還是臭蟲!”表面上卻不解地問:“父親的最後一條 計不就是讓我食曹自立嗎?” 司馬炎驕傲地說:“你走後爺爺又定下一條-----第一千條計----我取你而代之!” 司馬火瞪大了眼睛吼道:“不可能!我才是父親選中的繼承人!而且曹奐讓位詔書已寫, 你能如何?” 說完把詔書拋給了司馬炎,賈充拿出一支筆遞給了司馬炎。 司馬炎微微一笑,在詔書上加了一個火字,原來的“讓位於司馬火”變成了“讓位於司馬 炎”!!! 司馬火再也堅持不住,口吐鮮血倒了下去:“父親啊,為什麼不是我?父親,父親...” 仲達真的定下了一千條計?真的選了司馬炎為繼承人?這些賈充也只是聽說而已,司馬炎 登基後,無人敢再提此事。 這時傳來一陣疼哭之聲,眾人望去乃是仲達的三弟 長樂公-司馬孚。 這位八十多歲白髮蒼蒼的老人失聲喊道:“二哥啊,你看看你都做了些什麼?你的兒子為 了權位手足相殘!你的孫子為了報仇殺了他的大伯!司馬家早就不是家了!這樣的江山能 坐得安穩嗎?” 司馬孚說完,握著曹奐的手,淚流滿面,不能自製,說:“臣死的那天,也是純粹的魏國 之臣。” 說完在下人的攙扶下離開了大殿,看也沒看司馬炎一眼。 【何為忠?何為孝?何為禮?何為義?何為信?為了坐上那個龍椅,什麼都不重要了!】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 From: 114.41.102.114
sfHong:這篇最後真有fu XD 10/05 0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