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Teacher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 引述《balla (balla)》之銘言: : 我們學校在台北市算是升學的明星學校 : 特教向來不是被重視的一環 : 由於這幾年學校員額控管 : 都會送一些即將退休與不適任教師到特教來 : 今年好不容易可以爭取兩個代課缺 : 結果主任表示學校員額控管 有一名要從校內正式教師轉調 : 經過這兩年 老實說我不應該對學校抱有信心 : 只是今年換了一個新的輔導主任 說得信心滿滿的樣子 沒想到... : 其實絕對沒有認為校內教師不好的意思 : 只是板上若有國中特教老師就知道 : 每年三次的鑑定工作 真的不會就是不會 : 主任們要編排普通班老師進來的時候 都說工作也一定要做的 : 可是最後也是剩下的人分掉... : 來的人都抱著將退休或很快就走的心態 真的很讓人傷心 : 當然也有些老師是抱著『壯士斷腕』的決心來--- : 因為他的犧牲到特教 他們科的老師可以不被超額 : 剛剛我們輔導主任打給我 跟我說教務主任的意思 就是要從校內轉調 : 不然就是很多老師把課分完 : 主任沒有辦法幫我們爭取(雖然他之前絕對不是這樣說) : 而主任打給我並不是要跟我們一起並肩作戰 : 只是『委婉』的提醒我 ----- 爭取時口氣要委婉 不要讓人覺得特教太本位 ^^^^^^^^^^^^^^^^^ 這句可是點中許多人的心理吧 : 我真的無言 : 一邊打字一邊氣得發抖 : 我記得前陣子似乎有文說一定要有合格特教學分才行 現在都嘛配課 沒有歷史科教師科目登記的 還不是照樣來教歷史 在現行以員額配合排課鐘點的方式之下 哪天來個國文老師教數學 我想也不足為奇了 : 有人知道文要到哪裡找嗎? : 不知道要怎麼跟學校反應 才成達到目的又不可以態度強硬呢? : 我目前是想星期一打給教育局 或是投書給市長信箱吧 : 也想順便問問國中普通班的教師(沒別的意思 真的純粹好奇) : 你們都怎麼看待特教班的孩子?特教班的老師?或是資源班的老師? : 是不是真的都覺得我們很輕鬆?學生少、課少、事情少 : 你們會願意被轉調到特教來嗎? : 我一直覺得在我們學校 不管特教老師或學生 都是次等公民啊 我不是正式老師 教學經驗仍算少 但看到這篇我還是想說一些我的感想 或許是我以前待的學校算是特教重點學校吧 在校內多數老師不會瞧不起特教老師 也由於回歸主流的關係 普通班內有許多特教學生(中輕度的學障、聽障、自閉等) 也強迫一般班級的老師與特教老師互動 我自己教學時也有遇過幾個特教生(尤其是那幾個自閉症學生 至今讓我忘不了) 深覺得特教是種專業 沒有這些老師的付出 這些特教生是無法融入一般班級學生的生活的 自己也在大學時代認識了不少特教系的同學 總覺得他們非常的專業 尤其在處理學生問題上 因為回歸主流的關係 特教與普通班老師會互動 表面上看起來是如此 可是不知怎麼著 輔導室的老師總是自成一群(不論輔導還是特教) 普通班的老師與特教打交道 多半只是純粹為了處理安插在班上的特教生問題 不會沒事聊聊班上學生的事務 就總覺得在學校內 輔導室的老師就是與普通班的老師脫節 會有這種現象 起源於何 很難說得清 學校方面 多由校長、教務及學務在主導學校的行政運作 即使應該一起辦活動的輔導室及學務兩單位 卻在同一活動各自為政 簡單說 輔導老師、特教老師可能就由於一到學校就是被送到輔導室去 即使兼任行政 也多是輔導室的職位 本身就自成一套「體系」 與其他老師打交道的機會就更少了 從教務或學務的觀點來看 總認為輔導室只會配合 無法主導整個學校的運作 排課教務處說了算 學生管教、校內活動學務處說了算 至少我看到的都是這樣子 輔導室體系的總是被放在一邊 至於怎麼看特教生 我不敢說全部的老師都不會歧視特教生 但或許由於現在觀念比較成熟了 對特教生會覺得至少他們需要較多的關愛與照顧 導師對於安插在班上的特教生 多半還是會多一點照顧 但畢竟總是一整個班級龍蛇雜處 導師也沒辦法完全顧及他看不到的部分 總覺得在一個班級內 特教生受排擠的情形還是偏多 和學生聊過之後 更覺得這種狀況還不在少數 一般的學生會認為這些特教生真好 考壞了沒人怪 班上活動可以不必全都參加 班級幹部在安排班上事務時 總有意無意就把這些特教生給漏掉了 有的學生還會故意惡整班上的特教生 甚至公然排斥認為他們是怪人 對特教生付出同學關愛者 真的是少數 (但看過之後 更覺難能可貴 尤其全班都愛護著那個自閉症學生 很感動) 特教工作 雖然推行已有一段時日 但是要總覺得進步空間仍然相當相當地大 我見之我思~ -- 車站一站一站過去啦 風景一幕一幕親像電影 公路一里一里過去啦 景色一景一景就像相片 青春一段一段過去啦 回憶一幕一幕就像電影 一陣一陣..一陣一陣..一陣一陣 過去啦 ~人生旅程~熱愛旅行~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 From: 218.166.1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