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gallantry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財政發生問題,解決的面向大概三點,一是增加收入,二是節儉支出,三是現有資源的活 用。 看著最近的新聞,雖然都很負面,但也可以知道政府大概也是在朝這幾個方面下手。 增加收入在立法課稅,以及現有稅法的落實。地價稅、資本利得、證所稅等等 節儉支出大概就是在戰軍公教、立委諸公、預算檢核。 現有資源的活用大致上就是蚊子館的活用吧。但這一類的新聞似乎比例不多? 只是,這幾點有沒有確實達到,就考驗著政府的效能了= =" 如果要舉出歷史上的代表人物,看到現在,大概對號入座三位 增加收入的典範是桑弘羊的「民不益賦而天下用饒」(這大概可以是史上對財政部長的最 高評價了) 節儉支出的精神大概就是張承業的「不敢以公物為私禮」(不亂花,不圖利廠商) 現有資源的活用大概就是陶侃的「綜理微密」吧 張承業的事蹟前面已經分享過了,現在就附上其他兩位。 應該還有更恰當的人物可以代表? --- 先是,桑弘羊為治粟都尉,領大農,盡管天下鹽鐵。 弘羊作平準之法,令遠方各以其物如異時商賈所轉販者為賦而相灌輸。 置平準于京師,都受天下委輸。 大農諸官,盡籠天下之貨物,貴即賣之,賤則買之,欲使富商大賈無所牟大利,而萬物不 得騰踴。 至是,天子巡狩郡縣,所過賞賜,用帛百餘萬匹,錢金以巨萬計,皆取足大農。 弘羊又請吏得入粟補官及罪人贖罪。 山東漕粟益歲六百萬石,一歲之中,太倉、甘泉倉滿,邊餘穀,諸物均輸,帛五百萬匹, 民不益賦而天下用饒。 於是弘羊賜爵左庶長,黃金再百斤焉。 (資治通鑑,卷二十,漢紀十二,武帝元封元年(前110),頁690。) ---   當初,桑弘羊以治粟都尉的身分兼任大農令,主持全國的鹽鐵專營事務。 桑弘羊創立平準法,令相距較遠的地方官府以各自的特產作為貢賦,參考商人在不同時期 向不同地區轉販不同商品的作法,相互轉輸。 又在京師設立平準官,負責全國各地的轉輸事務,大農令所屬各官,控制天下全部貨物, 價高時賣出,價低時買進,目的是讓大商人無法牟取暴利,使各種貨物的價格不能高漲。 如今,漢武帝出巡各地,所到之處,賞賜絲織品共一百多萬匹,金錢以萬萬計,都由大農 令充分供應。 桑弘羊又奏請以武帝批准,小吏可以用捐獻糧食的辦法升為官員,犯罪的人也可以用此法 來贖罪。 因此,崤山以東地區一年的漕糧比規定數目多出六百萬石,一年之間,太倉、甘泉倉全部 貯滿,邊塞地區的糧食儲備也有盈餘;各地貨物相互流通,都有餘裕,如絲織品就餘出五 百萬匹。 百姓賦稅沒有增加,而天下財物卻變得富饒有餘。 於是,漢武帝賜給桑弘羊左庶長爵位和黃金二百斤。 == 陶侃性聰敏恭勤,終日斂膝危坐,軍府衆事,檢攝無遺,未嘗少閒。 常語人曰:「大禹聖人,乃惜寸陰,至於衆人,當惜分陰。豈可但逸遊荒醉,生無益於時 ,死無聞於後,是自棄也!」 諸參佐或以談戲廢事者,命取其酒器、蒲博之具,悉投之於江,將吏則加鞭扑,曰:「樗 蒲者,牧豬奴戲耳!老、莊浮華,非先王之法言, 不益實用。君子當正其威儀,何有蓬頭、跣足,自謂宏達耶!」 有奉饋者,必問其所由,若力作所致,雖微必喜,慰賜參倍;若非理得之,則切厲訶辱, 還其所饋。 嘗出遊,見人持一把未熟稻,侃問:「用此何為?」人云:「行道所見,聊取之耳。」侃 大怒曰:「汝旣不佃,而戲賊人稻!」執而鞭之。 是以百姓勤於農作,家給人足。 嘗造船,其木屑竹頭,侃皆令籍而掌之,人咸不解所以。後正會,積雪始晴,聽事前餘雪 猶濕,乃以木屑布地。及桓溫伐蜀,又以侃所貯竹 頭作丁裝船。 其綜理微密,皆此類也。 (《資治通鑑》,卷九十三) --- 五月,朝廷任命陶侃為征西大將軍,都督荊、湘、雍、梁四州軍事,荊州刺史,荊州的男 女百姓交相慶賀。 陶侃性情聰明敏銳、恭敬勤奮,整日盤膝正襟危坐,對軍府中眾多事務檢視督察,無所遺 漏,沒有一刻閒暇。 他常常對人說:“大禹這樣的聖人,尚且珍惜每寸光陰,至於一般人,應當珍惜每分光陰 。怎能只求逸遊沉醉,活著對時世毫無貢獻,死後默默無聞,這是自暴自棄!” 眾多參佐幕僚中有的因談笑博戲荒廢正務,陶侃命人收取他們的酒具和博用器,全都投棄 江中,將吏們則加以鞭責,說:“樗這種遊戲不過是放豬的奴僕們玩的!老子、莊子崇尚 浮華,並非先王可以作典則的言論,不利於實用。君子應當威儀整肅,怎能蓬頭、光足, 卻自以為宏達呢!” 有人奉獻饋贈,陶侃一定要詢問來路,如果是靠自己的勞作所得,即使價值微薄也一定喜 歡,慰勉還賜的物品超出三倍。 如果不是正道所得,則嚴辭厲色呵斥羞辱,拒絕不受。 有一次陶侃出遊,看見有人手持一把未成熟的稻子,陶侃問:“你拿來幹什麼?” 那人說:“走路時看到的,隨便摘下來而已。” 陶侃大怒,說:“你既然不親自勞作,卻隨便毀壞他人的稻子拿來玩!” 隨即抓住此人鞭打。 因此百姓辛勤耕作,家資不缺,人人豐足。 陶侃曾經造船,剩下的木屑和竹頭,都令人登錄並且掌管,大家都不明白有何用。後來元 旦群臣朝會,正逢積雪後開始放晴,廳堂前面殘留的積雪仍然潮濕,於是用木屑鋪灑在地 上。 等到桓溫攻伐蜀地時,又用陶侃所貯存的竹頭作隼釘裝配船隻。 陶侃治理事務的仔細和縝密,一向如此。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 From: 180.176.189.125 ※ 編輯: yibing 來自: 180.176.189.125 (11/17 06:13)
saltlake:現代官員若學陶侃 觀光和遊戲產業等就完蛋了 11/17 07:02
KevinR:這是政府與民爭利 11/17 08:20
ibise:同意二樓 第一篇的事在現在的自由經濟中是做不來的 11/17 08:55
s9341097:我一直覺得第二點才是現在政府應該要做的… 11/17 10:52
happyner:木屑及竹頭的倉儲管理費用 跟直接買新的 哪個划算呢 11/17 12:22
eastpopo:唐朝劉晏吧,桑弘羊畢竟是把已經有的變成更多,劉晏則是 11/17 13:05
eastpopo:把根本已經完蛋的唐朝經濟起死回生~~ 11/17 13:05
Geigemachen:桑弘羊策立罪人花錢贖罪,司法不公,對良民不公平 11/17 13:40
Geigemachen:相較之下秦始皇,不讓罪人花錢贖罪還比較公平 11/17 13:41
shena30335:政治版本的贖罪券XD 11/17 14:38
gtfour:不能這樣說吧...易科罰金的觀念在現代也有啊 11/17 15:40
jackjack0040:現代是沒錢易科就坐牢…如果拿得出和解刑事也會輕點 11/17 17:39
jackjack0040:讓犯罪的人付出身體或金錢的代價償還損失也不失公平 11/17 17:40
Geigemachen:漢武帝讓死刑犯也可以易科罰金贖死, 11/17 18:18
Geigemachen:如果大家看到希特勒與陳進興之流被同夥贖死再出獄殺人 11/17 18:19
Geigemachen:殺人以後再贖死..又作何感想? 現代易科罰金不能贖死 11/17 18:20
Geigemachen:西周對判刑確定但可疑者易科罰金,就合理多了 11/17 18:30
Geigemachen:漢武帝有先前良法可參考,還是把法律制度亂搞,很惡劣 11/17 18:31
oldbear:現代已經很進步了,有錢人基本上都有法律顧問,這套沒搞頭 11/18 03:57
oldbear:要有搞頭就得像美國那樣對大企業動輒重罰幾千萬幾億這樣 11/18 03: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