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C_Chat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同樣因為太香了 跟著手癢寫了些不入眼的東西 lee大的繪圖觸動某些神經, 就順著第二集的決鬥俱樂部做了些腦補... –「為什麼,又站到我的對面了呢?」 「綴歌,到這裡來。讓我們看看你能把大名鼎鼎的波特造就成一個什麼樣的人。」 在聽到石內卜的叫喚後,綴歌輕輕地嘆了口氣。 ————— 乍聞新進的黑魔法防禦教授籌組了什麼決鬥俱樂部, 綴歌除了打從心底不屑一顧外, 還真沒什麼特別的感受。 如果,噁心感除外的話。 「又是那個粗鄙浮誇品味可笑的大叔, 總會在我經過時,以那肥大的手指, 梳整塗了過量髮油而顯得膩的金髮, 露出自以為迷人的微笑......」 畫面浮現,綴歌渾身不適地打了個哆嗦。 「決鬥,才不應該用這種半吊子的形式呢」 看著身邊人們興奮的耳語, 綴歌按著一絲不耐, 微微皺了皺眉。 練習決鬥, 本來就是上流階級成長教育的一環。 決鬥體現的, 是決鬥者重視名譽勝於一切—包括生命—的尊嚴, 而這,本來就需要一定的身世背景才做得到。 以這種社團活動式的嘈雜方式練習決鬥, 不是把決鬥所該有的,那珍視決鬥者尊嚴的莊重儀式, 轉化成街口醉酒人士打鬧的喧嘩嗎? 所以,綴歌是說什麼也不願意踏入這個俱樂部的。 直到那天夜裡。 在交誼廳映著火光,對著波特酒, (不知怎的,綴歌近來愛上了這葡萄牙盛產的餐後酒) 任由酒精與爐溫將自己襯得暖烘烘時。 她聽說了, 那個活下來的男孩, 似乎躍躍欲試。 「還真的是,被衛斯理家給帶壞了呀。」 綴歌秀眉深鎖,微攏的胸口隨著呼吸加速起伏, 她握了握摺扇,努力地壓抑著無名的怒火。 這本該是讓自己放鬆入眠的時刻呀。 手中喀嚓一聲輕響, 伴隨綴歌「啊」的一聲細呼, 摺扇又握斷了。 這已經是第幾把了? 「如果,我也去那不像樣的俱樂部的話, 人們就不會嘲笑波特,怎麼會踏入那不入流的場所了吧?」 綴歌若有所思地咬了咬唇,下了這個決定。 「父親如果聽說了,再想辦法交代吧......」 ————— 隨著自己踏到波特跟前, 綴歌清楚地意識到, 禮堂裡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到自己身上。 燭光閃爍,將綴歌優雅的身姿倒映在牆上, 禮堂彷彿多了一幅少女畫像。 她瞄到了洛哈教授, 旁若無人地死盯著自己, 直到石內卜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才瑟縮地轉開了目光。 綴歌搖了搖一頭細膩流暢的金髮, 想擺脫那讓人不適的一刻。 然後,她看到了。 哈利波特那碧綠的雙眼也正傻傻注視自己。 綴歌雙頰一熱,輕輕說了聲 「不是我自己想來的。」 (「為什麼我要向他解釋呀!」她在心底罵著自己) 哈利波特似乎想說什麼, 但被洛哈那該死的嗓門蓋了過去。 「舉起魔杖,做好準備! 等我數到三,就解除對方的武器。 記住,只是解除武器!」 綴歌看著哈利波特擺好架勢, 把魔杖舉過肩頭。 心裡千頭萬緒正奔馳著。 「一......」 她早就想過了, 來到這裡,隨著大家的鼓譟, 很有可能要與哈利波特交手。 她也明白, 自己有許多方式, 可以嚇嚇哈利波特, 不至於真的要對他施出惡咒。 眼前舉著魔杖對著自己的哈利波特, 是自她決定加入俱樂部後, 便一直預想的場景。 「二......」 但不知怎的, 看著哈利波特毫不猶豫地將魔杖直指著自己, 心中彷彿有個小角落突然空了。 填滿這空缺的, 是過去一年多, 為哈利波特傷神的記憶紛至沓來。 不知怎地,一股怒氣襲來,身體不聽指令地揮舞了魔杖。 「唔!」 一聲悶哼 哈利彷彿被一隻燉鍋集中了腦袋,踉蹌了一下。 他抓緊時機,用魔杖指著綴歌胸口,大喊了聲「哩吐三卜啦!」 綴歌看著哈利魔杖的方向,聽到咒文,臉上一紅, 「你想做什...啊!」 綴歌一聲驚叫,一道銀光閃過。 她只覺得波特彷彿霎時伸出千萬隻手, 搔癢著自己的胸口與腋下。 更糟的是,搔癢感更向下瀰漫到腰際與下腹...... 「這個...變態!」 綴歌渾身癱軟,臥倒在地,又氣又羞, 噙著淚望著波特,發出了反擊。 「塔朗泰拉跳」 哈利中了綴歌的咒語,雙腿不受控制地跳起舞來。 不妙的是, 哈利的舞步, 似乎朝著綴歌的方向而去。 「你...別..過來...」 綴歌嬌喘著。 「那你就快把魔法解除掉啊!」 哈利回應。 這個簡單的道理,綴歌也明白, 但哈利的魔法並沒有消失。 哈利踉蹌地踩著快速異常的舞步, 在他眼裡, 綴歌正癱軟無力地躺在地上, 雙頰泛紅,渾身發顫,笑中帶淚。 噗地一聲, 一股淡雅的幽香襲來, 跳著舞步的哈利腳底絆了一下, 攤倒在綴歌身上。 「好痛」 綴歌抗議著。 「誰叫你...」 哈利正試圖辯解, 卻見到綴歌精緻的臉蛋佈滿淚痕, 心底不禁愧疚。 就在哈利不知如何是好時,頭頂傳來一聲呼喊。 「止止,魔咒消!」 哈利的雙腳停止舞動,綴歌的身子也不再顫抖。 「波特先生,決鬥,並不是讓你藉故襲擊女同學的場合。」 石內卜冷冷地說。 哈利宛如驚弓之鳥,連忙跳起, 俯身想扶綴歌起身。 綴歌好不容易脫離了胳肢魔法, 渾身乏力,下意識地伸出了手...... ※ 引述《lee27827272 (嵐空)》之銘言: : 因為太香了就來跟風獻醜 : 不過只有人設好像不夠過癮 : 就腦洞大開每集挑一個場面來改變一下世界線 : 結果就是沒時間上線只能拍照丟草稿(掃描機?沒那種東西 : 另外因為手邊沒書,場景參考資料為電影版 : 先上人設 : https://i.imgur.com/DSD7Dsv.jpg
: 高額頭惡役千金的印象怎麼樣都會往某山猴那邊跑 : 非常努力地想辦法不要讓綴歌變山猴... : 第一集: : https://i.imgur.com/ooml1fm.jpg
: 車廂初見面,基本上除了性轉沒有改變 : 但同個場景只是換成綴歌感覺都就不一樣了w : 紅毛基友?懶得再多想人設就放置了(ry : 第二集: : https://i.imgur.com/wm8ti5k.jpg
: 雖然大家都只記得廁所裡的魔杖對決 : 但是比較少人提第二集兩人就在課堂上決鬥過了 : 電影版的魔杖敬禮動作滿帥的 : 第三集: : https://i.imgur.com/GZ2Vk7b.jpg
: 開始腦洞扭曲世界線 : 為了讓綴歌意識到對哈利的心意(?) : 讓哈利出手拯救綴哥免於被鷹馬攻擊 : 這集另一個備案是在尖叫屋被哈利嚇到逃跑的怕鬼萌綴歌 : 第四集: : https://i.imgur.com/ElUMYTV.jpg
: 在這個世界線的火盃第二試煉 : 被奪走的重要的東西從紅毛基友換成了綴歌 : 也是哈利第一次意識到綴歌在自己心中的分量 : 這集原作馬份的重要出場就不太多,滿難找場景的 : 第五集: : https://i.imgur.com/1navbzu.jpg
: 在兩人都還沒整理好思緒時 : 綴歌目擊了張秋親吻哈利事件而怒火中燒 : 也成了綴歌後來同意協助黑魔王入侵學校的契機 : 因為世界線不同所以把場景從萬應室裡移到門口 : 第六集: : https://i.imgur.com/pXJ5ban.jpg
: 被黑魔王的任務和感情壓到崩潰的綴歌 : 在廁所和追上來的哈利展開了魔杖對決 : 已分不清沾濕全身的水是來自破裂的水管還是雙眼 : 我決定不去想黑魔標記在哪的問題 : 第七集: : https://i.imgur.com/Q2F3Da2.jpg
: 即使犯了這麼多錯 : 在萬應室起火之際哈利依然選擇回頭拯救綴歌 : 讓綴歌心中最後的防壁也瓦解了 : 在這之後兩人能否再次互相面對彼此的心意呢(旁白調 : 附錄: : 因為感覺斷在這裡怪怪的就追加了一張after : https://i.imgur.com/rfMYX9c.jpg
: 畫完之後回頭看的感想是:我都畫了些什麼?(失智 : 不過把一個角色從小畫到大還滿好玩的 : 上線上色?等我XBDE玩完再考慮 : ------------------ : 補個眠起來竟然快爆了,性轉果然香 : 為了感謝大家,來回點推文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36.228.114.118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592029622.A.96D.html
streakray: 推06/13 14:32
Eric30523: 推推推06/13 14:36
PTTJim: 第二集他們才12歲,讓她喝波特酒不太好吧… 這樣下去到7年06/13 14:42
PTTJim: 級就要灌生命之水了吧www06/13 14:42
PTTJim: 波特酒通常在20%左右欸06/13 14:43
有道理XD 其實要這樣寫時還是猶豫了一下 改成這樣好了: 啜飲著色澤與氣味都調整成波特酒的熱可可。 這本來是魯修斯與水仙的習慣, 在餐後回到爐火邊用著葡萄牙特產的佳釀。 綴歌對此原是毫無興趣的, 直到一年級的暑假。 魯修斯聽聞,學期尾聲時, 綴歌似乎與哈利波特起了衝突, 隨後被那該死的男孩, 捲入了什麼與鳳凰有關的冒險。 一次晚餐後, 綴歌意外地向父親探詢, 能否小嚐即止。 魯修斯意外地望著女兒,幾經猶豫,點了點頭。 綴歌雀躍地舉起酒杯, 欣賞著碧璽般的色澤, 優雅地將杯緣靠上自己雖略顯單薄, 卻晶瑩粉紅的下唇。 帶點果熟的香氣撲鼻而來, 酒味卻比想像中濃郁許多。 綴歌皺了皺眉, 想著「這澀澀的口感是怎麼回事?」 咕咚一口入喉,只覺得體中一股熱意升起, 綴歌腳步微晃了一下,總算端住姿態, 雙眼朦朧地將酒杯還給魯修斯。 「我...我還是喝熱可可就好了。」 魯修斯聞言溫柔的笑了。 綴歌一口微醺的事, 身為父親的他都看在眼裡。 「看來是我擔心了。」 魯修斯心裡想著。 在「女兒長大了,開始有自己的品味。」 與「該不會遇上什麼野種,把她灌醉過!」 中煎熬的心情霎時化外烏有。 「綴歌還是不諳酒意的小女孩呀!」 那晚不知為何,父親的心情特別愉快。 那之後的幾週, 綴歌總是沈浸在魔藥學的課本與實驗中。 魯修斯看著欣慰, 暗地給老朋友石內卜傳了許多女兒埋首的照片。 雖然石內卜總是沒有回音。 他卻沒發現, 不知從何時起, 綴歌的熱可可, 總呈現碧紅的光澤,有著波特的香氣。
Kammy: 是因為*波特*酒才讓她喝的吧(我自己腦補06/13 14:46
確實是XDD 雖然英文是不同字, 但中文就隨便湊合著用了
sai007788: 其實前幾篇就有十歲喝酒了,只是我沒有講w06/13 14:46
scotttomlee: 推~06/13 14:48
PTTJim: 那就變成喝波特酒風味無酒精飲料吧www06/13 14:51
PTTJim: 樓上說的拉K羅琳那11歲喝香檳也不太好06/13 14:52
owo0204: 推06/13 14:56
sakaya00: 魔咒有性騷擾功能也是摸雞籠的事情對吧06/13 15:11
ryanmulee: 酒K蘿琳06/13 15:18
dnek: 台下的同學:幹莫名被閃06/13 15:34
※ 編輯: monica21 (36.228.114.118 臺灣), 06/13/2020 21:26:04 ※ 編輯: monica21 (36.228.114.118 臺灣), 06/13/2020 21:29:08
PTTJim: 這波特酒(熱可可)有戀愛的甜味啊www 06/13 23:22
JoJoSonic: 香爆 06/24 2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