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C_Chat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撕淌三步殺篇】 在與雷文克勞交手幾天之前,榮恩與妙麗在下課後吵著吵著就不見人影。 於是哈利獨自走去吃晚飯,出於最近跟蹤綴歌馬份養成的習慣,邊走邊看著劫盜地圖。 標著馬份的點就站在樓下男廁所內,旁邊,則是麥朵。 哈利盯著這奇怪的組合,好奇地衝下樓梯。他把耳朵貼到廁所門上,但什麼也聽不見,於 是他推開了門。 綴歌馬份背對著門,一隻手扶著洗手檯邊,金黃的髮絲如今似乎毫無生氣地垂著,遮住少 女的臉龐。 「別這樣…」麥朵溫柔的安慰傳了出來「告訴我怎麼了,我可以幫你…」 「沒有人能幫我」少女雙肩劇烈地發抖「不行,做不到…會殺了我父親…母親…」 哈利無法動彈。 綴歌馬份,那個自傲卻常常出糗的史萊哲林少女在流淚,手還必須緊緊握住胸口衣領的那 種哭泣。 透明無瑕的淚水不斷落下,再從她蒼白的雙手落到陶瓷表面。 馬份抬起頭,從破鏡裡發現哈利在身後。 儘管是想像,但哈利似乎在她臉上看到一絲未曾見過的,真正弱小之處。 馬份的魔咒來得極快但卻失準,擊碎他身後的壁燈,哈利連忙閃開。 「倒倒吊!」,慌亂之中,少年也不確定為何他敢對著一名正在哭泣的少女發出這種符咒 。 馬份急忙擋住了這個咒語,再度舉起了魔杖。 ─────────────────────────────────────── 「哈利?」這是少女第一個在心中的驚呼。 接著,便是超越任何思考,自發反應地射出魔咒。至此,綴歌的心已深陷迷宮。 幫助食死人進入城堡是一回事,受命殺害校長是一回事, 但要對面前這個少年下咒,甚而殺害他,意義就完全不同了。 「被他發現了?要下手嗎?只能這樣了嗎?」 閃躲哈利咒語的途中,綴歌有生以來第一次憎恨史萊哲林的出身。 渴求著能夠割開自己,釋放這個被血統束縛的身體與魔力。 但已經無法回頭了,想起黑魔王的話語,再次提醒了她的下場。 儘管綴歌察覺再也無法對於這個六年來不斷對峙的少年痛下毒手。 然而,情況已經不允許這種軟弱。 少女下定了決心。 如果格蘭傑、衛斯理甚至是張秋,都站在他的身旁。 那麼自己該做的,就是站在這活下來的男孩的對面。 不是裝得高高在上,也不是暗存景仰,更不是互相激勵。 而是真真切切地,平等地與他相殺。 這是她的祈願,也是能和距離男孩最近的所在。 如果能在這最近的距離,被少年最真誠的咒語穿透此身,那麼一定是…… ─────────────────────────────────────── 「別打了!別打了!」麥朵尖叫著,聲音在廁所內迴響。 哈利嘗試射出鎖腿咒,卻被馬份的屏障咒反彈,把他身旁的水龍頭打個粉碎。大量的水花 就這麼噴濺而出,淋濕了兩人,讓他們暫且面對著彼此。 哈利與綴歌,命運的宿敵,即將進行最後的對抗。 在下一個回合的剛開始,哈利就在一步之內滑倒在地。 那瞬間,他看見馬份溢滿淚水的眼眶,還有與平常不同,扭曲的細眉。 「咒咒──!」 「撕裂三步殺!」哈利在地上大吼,瘋狂地朝向綴歌揮舞魔杖。 直到剛才,綴歌所有能造成輕微傷害的咒語,確實對準著哈利的身體。 然而,所有惡毒、嚴重的詛咒,無一例外地全部失準。 彷彿她手中的魔杖突然歪曲了那般。 在這混亂之中,少年並沒有注意到,那樣子的心情。 沿著咒語的飛行軌道,撕裂三步殺完美地落在馬份的胸口。 綴歌放下拿著魔杖的雙手,看著自己的胸口。 先是制服綻裂,接著胸口血如泉湧,如同遭到數把寶劍劈過那樣。 她踉蹌著向後退了幾步,傾倒在滿是積水的磁磚上。 而沾滿少女鮮血的魔杖,自尖端緩緩滴落紅點,與水色交會混合。 就像是魔杖為了主人的命運哭泣一樣 「不!」哈利大驚。 不顧自己的手掌與膝蓋壓過碎裂的玻璃與瓷磚,他搖搖晃晃地爬向綴歌。 綴歌馬份過往自傲的純粹金髮,如今有一半已變得鮮紅。 蒼白的手則抓著浸透鮮血的傷口。 「不!我不是要這樣…」 ─────────────────────────────────────── 「啊啊,不愧是你,願望真的實現了…」 聽見男孩慌亂的聲音,綴歌不合時宜,但卻有點高興地想著這樣的話語。 透過一旁落在地面的鏡子碎片,她瞥見自己的「金髮」有一半被鮮血「染紅」。 「這樣,就跟你是一樣顏色了呢……」 苦痛、卻微甜的感受,是綴歌馬份在意識墜入黑暗之前,最後思考的一件事。 ─────────────────────────────────────── 綴歌馬份在醫護室醒轉。 聽說在石內卜趕到現場,預先處理詛咒與傷口的前提下,還有龐芮夫人的照料下,她的傷 勢並沒有哈利想像得難以回復。 但是,龐芮夫人十分「溫柔敦厚」地要求她至少要在這裡過夜。 在簾幕圍起的病床上,綴歌看著已完全回復並清潔的制服,緩緩解開了鈕扣。 傷痕似乎處理得幾近完美,唯一能夠證明這場決鬥存在過的, 是在她胸口正中央,小小的三道傷疤,奇妙地連成了一種線段。 並不明顯,但對她而言就如同閃電般耀眼。 綴歌馬份稍稍想起決鬥的過程,以及過程中她心思的流轉。 原本蒼白的美貌,如今回想起來,則淺淺地揚起任何人都不會注意到的笑容。 就連黑魔王,也不會讓他察覺到。 這樣子的傷痕,是他給予的,是屬於她的。 絕不存在於這個世界任何第三個人身上。 「如果未來有機會,就拿這個來威脅他好了。」 明明處於極度高壓的情況下,綴歌卻產生了那麼僅此一點的、淘氣的少女心。 哈利波特,那個活下來的男孩,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再次幫助了一個身陷迷宮的少女。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61.230.79.13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592142374.A.520.html
rxsmalllove: 我網路用太多了 06/14 21:47
dnek: 怎麼說呢,關鍵的廁所決死篇感覺不夠洋蔥 06/14 21:48
s1310306: 完了 我無法停止一直刷新 06/14 21:49
wayneshih: 夜深了拉K們大量出沒時段 06/14 21:49
EEEEEEEnd14: 到底幾篇了 拉k停不下來耶 06/14 21:50
yssbz6776: 胸口的閃電萌死我了 06/14 21:51
spw050693: 修旦幾列,為什麼綴歌會在男廁? 06/14 21:51
OlaOlaOlaOla: 扣掉第一篇發問的已經40篇了,比上次妙麗純友誼還 06/14 21:53
OlaOlaOlaOla: 誇張,看來綴歌真的是香爆又婆爆 06/14 21:53
henry1234562: 不過說真的 對女孩子用這種咒語不行阿 06/14 21:56
icou: 傲嬌大小姐怎麼添加了點M屬性 06/14 21:57
iam60805: 男廁是中譯原文,至於倒倒吊真的是男人之恥 06/14 21:57
icou: 好像真的想洗掉自己血液的是綴歌 06/14 21:57
utadahikaru: 越來越完整了,太神啦 06/14 22:00
qsx889: 感覺就是甚麼開關被按下去了 06/14 22:01
highwayshih: 綴歌真的太婆 現在不停在刷這系列有沒有新文 06/14 22:01
arcanite: 再給我多吸一點 06/14 22:04
sai007788: 麥朵的話應該是在女廁啦...不過她有偷窺哈利洗澡的前科 06/14 22:05
scotttomlee: 不過我喜歡 推 06/14 22:05
hankiwi: 吸吸吸! 06/14 22:06
banana1: 那個,有沒有能人可以畫插圖… 06/14 22:08
henry1234562: 是說 對女孩子用撕淌三步殺 留下傷痕不就要負責了 06/14 22:08
windr: 推 06/14 22:09
s1310306: 所以波特整個人賠給她了 06/14 22:10
gintamancf: 真的太香了 06/14 22:10
s1310306: 剛好留下閃電的傷痕 和波特一對也太閃啦 再給我多一點 06/14 22:14
scotttomlee: 所以哈利負責了阿 前面有篇連哈利付出的代價都有了 06/14 22:20
Eric30523: 怎麼能夠打女森 06/14 22:26
willytp97121: 甜哪 06/14 22:29
icou: 真的是甜炸了 而且感覺這樣鋪陳下來綴歌的個性越來越討喜 06/14 22:35
nalaculan: 我宣布大綴歌時代已經來臨,大家衝啊! 06/14 22:37
okitawawa: 老闆再來一杯台南無糖 06/14 22:57
iundertaker: 好香……太香了…停不下來 06/14 23:00
oidkk: 香 06/14 23:09
sd53321: 身為台南人表示這糖度可以再高,再給我來10篇 06/14 23:10
Eloye: 感覺快把原作兩人篇章補完了,真的該出書啦~ 06/14 23:25
ru04j4: 怎麼沒有綴歌被倒倒吊起來的劇情 06/14 23:25
PTTJim: 哈利在綴歌的白皙肚皮上留下了專屬於他的烙印 06/15 00:00
SeijyaKijin: 蒸蚌 06/15 00:48
westjatht: 閃電疤,閃爆 06/15 02:17
kkk2126: 麥朵:別打了 別打了 要打去萬應室打 06/16 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