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C_Chat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發現似乎還沒大大認養L大的圖集設定裡, 第五集張秋亂場的場景, (還是其實有了?如果有的話嗚嗚我誠心道歉) 睡前決定亂寫一篇, 可能很傷眼,請多包涵 XD 照慣例,沿用了各大羅琳的設定與劇情, 以及L大的名場景~ ----- 綴歌六神無主的望著眼前, 四肢冰冷,雙耳再也聽不到任何聲音。 只剩心念盤旋。 不過是幾個月前的事, 但夏季已經變得好遙遠了。 ———————— 原本,應該要是個不錯的夏天的。 霍格華滋的生活, 遠超乎自己想像。 而這一切,都是那個活下來的男孩的緣故。 二年級誤開密室的意外 (魯修斯至今仍為自己險些痛失女兒而愧疚, 也因此對拯救女兒的哈利有了複雜的情緒。) 三年級躲避巴嘴前爪時的相擁 (綴歌時不時仍會懷疑哈利是藉故攬住自己, 看他和巴嘴那副親密模樣, 說不定還是串通好的!) 更別提從一年級開始, 永遠以各種變態咒語襲擊自己作收的對決場合 (每每想到這裡,綴歌雖然氣惱, 雙頰總不自覺染上嫣紅) 似乎,有意無意間, 兩人的距離在充滿張力中,越靠越近。 而這一切, 都在今年初的三巫鬥法大賽漸趨明朗。 自己被作為哈利最在意的人—當然,官方說法是勁敵, 再一次和他成為了全校的焦點。 (想到這裡,綴歌總是又會惱怒異常。 還真是容易讓人得手啊,波特, 就那麼愛被親頰嗎?!) 從那時候起,兩人的關係似乎有了什麼變化。 綴歌心裡,除非在氣頭上,早已不再叫他「波特」了。 而哈利,似乎總會選在自己想調配魔藥時, 走入他最討厭的魔藥學教室。 (不知為何,哈利總會有辦法剛好在綴歌獨處時恰巧走入。) ————— (至於綴歌為什麼要獨自去調製魔藥...) 雖然已是亭亭玉立, 但綴歌酒力不繼的事,還是困擾著她。 這也讓哈利某次偷渡兩杯奶油啤酒到魔藥學教室的事,引起了不小的爭執。 「你想灌醉少女嗎!不敢置信!」 「我不知道你連一口都不能喝啊!而且...」 「而且什麼!變態!」 「而且...這是奶油啤酒耶...(小聲)」 (挑眉) (乾笑) 之後自然少不了一陣喧鬧 ————— 當然,兩人在眾人面前還是一樣。 持平而論, 這倒不是哈利的問題。 哈利有幾度想在迴廊中,與綴歌說說話, 但綴歌總是臉一紅,往反方向快步離去。 史萊哲林學院流出的「官方」說法是, 馬份家的大小姐為了霍格華滋的榮辱, 犧牲小我,幫助了死敵哈利波特。 畢竟,三巫鬥法大賽豈能獎落他家? 再者,讓霍夫帕夫的傢伙贏了, 豈不是變向對全球巫界宣告, 歐洲新生代的巫師都不如一個蠢蛋? 史萊哲林因此被加了不少分數, 但今年的重點,始終環繞在鬥法大賽。 這本來應該是久違的,令人滿意的暑假的。 ----- 鬥法大賽的最後迷宮。 隨著時間漸晚,綴歌心情也越沉。 本來,她是想偷偷幫哈利慶祝的 (本小姐支持的人,當然會是冠軍) 就算...他用變形藥水把自己變成白貓,也... 想到這,綴歌只覺從頭頂到胸口都燙了起來, 「大變態!」 心底狠罵了一聲, 但還是悄悄地確認了自己收集的白潤貓毛。 記得哈利在奶油啤酒之夜說過, 在鬥法大賽結束後, 希望能和自己好好說些什麼。 那晚,本來該是開心的。 等待的時間本就漫長, 那夜綴歌感覺時間彷彿被施了凍結的咒語。 在一片混亂中, 他回來了,渾身髒污,帶著一具屍體。 是霍夫帕夫的蠢蛋。 電光石火間,四目交接。 她看到了哈利疲憊、憤怒與恐懼的眼神。 霎時,她什麼都明白。 不知為何,綴歌眼中泛起淚水。 那絕不是為西追流下的。 她遠遠看著哈利,人潮蜂擁, 哈利朝自己點了點頭。 溫柔地、堅定地、點了點頭。 綴歌轉身離去。 黑魔王回來了。 ----- 暑假充斥了混亂與煎熬。 魯修斯與水仙忙碌異常, 往往外出數天不在家。 綴歌則不斷在預言家日報上, 讀到哈利被審判,甚至可能退學的新聞。 逃獄的大阿姨時不時造訪, 更糟的是, 阿姨慣常手不安份地伸進綴歌上衣, 撫按著她的胸口(尚在發育的), 用那甜膩但危險的口音在耳邊說, 想在自己的下腹印上黑魔標記...... 她發現,過去幾年的生活,是多麼平和美好。 但綴歌終究是馬份家族的獨女, 面對這樣的動盪, 自己血液裡隱然有種追尋刺激的因子被點燃。 ----- 那些瘋狂的時刻, 似乎只有在月台上再見到哈利時, 才消失無蹤。 他身邊的人還是一樣, 吵鬧的衛斯理一家,衣著窮酸怪異的人等,與... 一隻大黑狗? 綴歌感受到父親輕輕碰了碰自己的肩。 「天狼星布萊克的名字」 魯修斯輕聲說完, 和水仙一同給愛女一個深深的擁抱。 這次送女兒離家, 似乎與過往有些不同。 大概,因為女兒長大了吧。 綴歌長身玉立、娉婷婀娜的身形, 在一貫合身的長袍中顯得窈窕。 她向雙親吻別,一邊看著哈利,思索著父親的暗示。 「天狼星布萊克的名字,顧名思義,本來就是黑犬星的意思。」 「該不會,哈利身邊的黑狗,就是天狼星?」 「這個笨蛋。還真會做些明顯又危險的事」 「父親,是要我警告哈利嗎?」 從二年級的密室之後, 綴歌察覺父親對哈利的態度有所緩和。 甚至在讓多比自由後,也對家裡的家庭小精靈好上不少。 「但,為什麼呢?」 綴歌決定,在到學校前,要找機會傳遞父親的訊息。 列車上嘈雜依舊,綴歌選了個時機, 從一窩因黑魔王而興奮的孩子們中抽身。 「我要去找波特」 用刻意冰冷的聲線說出這句話, 身邊響起鼓舞與滿足的笑容。 尋釁,總是一個好藉口。 「對了綴歌,別著徽章去吧!」 一個高年級的學生不懷好意的說著。 是啊,險些忘了,自己是新的級長了。 收到徽章時,綴歌倒不是特別意外, 自年幼起,就有著「本小姐早晚會是級長」的念頭。 但有些想法,是年幼的她未曾想過的。 「這樣也好。以後那個變態要違規時,我有理由一起去了。」 「假監控之名。」 綴歌想到這裡,不自禁笑了。 史萊哲林的車廂內跟著爆笑出聲。 他們以為,大小姐是為了教訓波特而笑。 來到哈利的車廂外,綴歌愣住了。 這是些什麼亂七八糟的景致? 桌上攤撒了滿桌零食, 格蘭傑正在和一位...倒著讀雜誌的女孩談天, 隆巴頓與衛斯理口中塞滿巧克力蛙, 還有...衛斯理的...小妹?(衛斯理家有女兒?) 哈利則是... 一聲輕咳, 綴歌霎時判斷, 眼前的哈利顯然是隻幻形怪變成的偽物,毅然決然的轉身。 哐啷一聲,包廂的門猛地打開。 綴歌回眸,看來是哈利想急切追上跌了出來, 連帶也把女孩的雜誌撞到走道。 綴歌彎下腰,翻著攤在地上的雜誌。 「謬論家...?」綴歌略為錯愕。 一抬頭,卻看見更令人錯愕的光景。 哈利波特,那個活下來的變態, 正望眼欲穿地看著自己襯衫領口。 綴歌咻地站起身,姣好的臉蛋漲的通紅, 怒氣中不經意透露一絲甜意的說道 「注意禮貌,波特,不然我就讓你關禁閉。」 「是嘛?」 哈利也站了起來,突然壓低嗓門 「關在魔藥學教室嗎?」 「你...」 不知是羞是氣,綴歌白淨的項頸也都紅了。 解套似的,兩人身邊傳來一聲輕響。 是那讀著雜誌的女孩,振筆疾書發出的聲音。 「哈利波特與綴歌大小姐,多美的一幅畫呀~~~」 女孩的口音彷彿吸了不少危險藥品。 女孩身後,衛斯理、隆巴頓、格蘭傑等人也都站了起來, 對自己怒目而視。 「又以為我來找碴了。」 綴歌心想。 這些人的怒火,都司空見慣了。 危險的,反而是眼前宛如活在夢中的女孩。 如果她真的寫了什麼投稿《謬論家》...... 綴歌梳理了下長髮, 「波特,你可要規矩一點。」 她咬了下唇,努力讓自己不害羞的說出下句話 「因為,我會向隻-獵犬-一樣關注著你。」 說完長髮一揚,低著頭轉身疾走。 那句話,聽來實在太像調情了。 但是,他應該會聽明白吧, 都加重強調了。 ----- 糟糕異常的學期開始了。 魔法部來了個品味奇差的婦人, 監視著學校的一舉一動。 令綴歌開心的事卻不少。 哈利聽進去了自己關於天狼星的示警。 自己身兼級長與恩不里居的糾察隊成員, 也努力地讓哈利從各種違規事務中逃脫。 這賠上了自己一些名聲, 如辦事不力、能力不足等等。 但,那又怎麼樣? 兩人在魔藥學教室的偶遇還持續著呢。 在那裡,綴歌第一次聽到, 哈利要籌組什麼「鄧不利多的軍隊」。 記得她嘲笑了哈利命名的品味, 藉機掩蓋了自己的憂慮。 (「還真是會給本小姐找麻煩哪。」) 綴歌當然是以行職務之名,遊走自如。 至於哈利,給這變態隱形斗篷,他什麼事做不出來。 綴歌紅著臉想到,自己拒絕過幾次哈利共用斗篷的邀約。 天曉得這個變態想做什麼。 讓她困擾的,是每每瞥見哈利手背上未癒新生的傷痕,就益發難掩對那婦女的怒氣。 而自己職務之故,仍要時常面對著她。 但除此之外, 綴歌的學期還是美好的行進著。 ———————— 直到現在。 綴歌算準了「軍隊」練習解散的時間, 想在聖誕前讓自己難得「偶遇」哈利一次。 她躲在牆角,提心吊膽地想著, 萬一有其他級長經過,自己能用什麼理由開脫。 然後,她看見人們一個個竄出萬應室,一個個離去。 除了一個人。 我記得,她是雷文克勞的搜捕手? 她不是赫夫帕夫那蠢蛋的舞伴嗎? 綴歌想著,也看著。 張秋一步步貼近哈利。 他們似乎在說些什麼。 綴歌還記得。 哈利波特乍見張秋時,直勾勾盯著她看的場景。 (為什麼自己會注意到這些呢?) 現在呢?他還會這樣看著張秋嗎? 綴歌想著,也看著。 張秋貼得更近,哈利雙手僵直。 依稀聽見張秋說了什麼。 是「我喜歡你」嗎? 依稀看見張秋做了什麼。 她的雙手,捧著哈利的臉。 綴歌耳邊突然什麼也聽不見了。 她只是呆呆的望著。 身體裡,似乎有什麼消失了。 怎麼了呢? 是中了什麼詛咒、被誰偷襲了嗎? 綴歌好像再也不能感受到自己的身體。 除了一股死勁把自己的五臟六腑往地下拖去的重力外。 她好像,再也感覺不到什麼。 她一直都知道的。 從三巫鬥法大賽第二關以來, 她一直都知道的。 哈利波特,是一個對女人的親吻無抵抗力的廢物。 但那時候的自己,只是生氣而已。 現在呢?這是什麼感覺? 張秋,終於放手了。 綴歌望向哈利,看到了懸在萬應室門口的槲寄生。 啊,是槲寄生吧。 張秋剛才的吻, 是因為在槲寄生下, 無可避免的社交禮儀吧。 她看到了哈利的目光, 發現自己雙頰冰冷, 長袍的前襟也濕透了。 然後,綴歌茫然地離開, 無意識地循著波特曾帶自己走過的秘徑, 回到史萊哲林的交誼廳。 怎麼了呢? 怎麼在自己踏入交誼廳的一刻, 史萊哲林的學生們陷入一片死寂。 怎麼了呢? 她看到克拉和高爾,怎麼兩人站起身來,又瑟縮地坐了回去。 回到房間,兩個正在嬉笑的室友們急奔而出。 她揮了揮魔杖,鎖上了房門。 怎麼了呢? 這到底是什麼感覺? 她不知道從哪裡生出了這樣的念頭, 將魔杖對著自己曲線雅緻的肩頸, 「默默靜」 這樣,就不會被聽見了。 綴歌緊緊抓著自己,坐倒在床緣。 「好痛啊...真的,好痛啊......」 無聲的嘶喊劃不破寧靜。 綴歌第一次明白, 原來,流完太多淚水的疲憊, 是不需要飲食與休息的。 ----- 那之後的三天, 史萊哲林的交誼廳與餐桌總是靜得嚇人。 在葛來分多的寢室裡, 哈利波特望著劫盜地圖上, 綴歌・馬份的原點, 在同一個房間裡動也不動的三天。 然後,第四天, 在前往恩不里居教室的路上, 哈利看到了綴歌。 細緻的臉蛋消瘦了許多, 襯著一層許久未見的冷淡, 讓綴歌姣好的面孔顯得脫俗。 也顯得不再如過往半年多一般近人。 哈利想上前說些什麼,但墜歌毅然地走過,眼神始終注視著前方。 唯有在擦身而過時,哈利清楚地感受到了。 綴歌苗條的身姿微微顫抖, 片刻打破了她刻意營造的冷酷形象。 但那也只是一瞬間的事。 綴歌,回到了馬份家該有的孤傲,與鄙睨的姿態。 ----- 那天,貝拉・雷斯壯收到了俏麗姪女的來信。 親愛的貝拉阿姨, 如蒙承允,我希望,能盡己所能,為黑魔王效力。 你永遠的 綴歌 信紙薄脆,顯然是沾溼過後被火烤過的結果。 貝拉笑了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62.120.115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592151777.A.233.html
omega000: 綴歌傲嬌悲劇大小姐路線就這樣底定了06/15 00:26
hankiwi: 寫的好棒!但說好的台南無糖呢Q-Q06/15 00:28
等版上更多羅琳們出手!
vansama: 哦哦哦 有種綴歌宇宙終於要連起來的感覺了06/15 00:30
M4Tank: 這個是鹽巴啦 我要的是哈綴素..嗚嗚 哪邊還有新的哈綴素可06/15 00:31
M4Tank: 以吸06/15 00:31
dnek: 這就是我要的洋蔥,推QQ06/15 00:31
嗚謝謝,覺得洋蔥其實不好寫QQ
waxillium666: 推!寫的好棒06/15 00:32
Eric30523: 真的有感覺宇宙接起來的感覺了!好厲害06/15 00:33
highwayshih: 欸不是 說好的糖呢 怎麼是鹽漬檸檬又酸又鹹啊06/15 00:34
henry1234562: 那天晚上 綴歌回來時交誼廳的視角肯定很精彩06/15 00:35
我也覺得
omega000: 甜終究會膩 唯有嘗過酸楚苦澀後 才是真正的甜06/15 00:36
willytp97121: 貝拉超適合當那個戀愛作品必備的惡役長輩XD06/15 00:38
lee27827272: 我就是想要這種感覺,請受我一拜06/15 00:38
嗚嗚嗚謝謝L大
okitawawa: 讚讚讚06/15 00:39
PTTJim: 這就是要引出後面甜死人不要命情節的鹽巴啊,就像是西瓜06/15 00:39
PTTJim: 時灑一點鹽一樣06/15 00:39
SeijyaKijin: 香噴噴06/15 00:40
y12544: 推 期待虐完後的甜文06/15 00:43
SeijyaKijin: 這虐得恰到好處06/15 00:44
vansama: 突然很想要看貝拉對綴歌的百合調教文ㄟ 我是不是病了06/15 00:45
不是病了,只是醒了(喂
f36929: 喔! 寫得真好,配上甜的篇章整個舒服06/15 00:50
icou: QQ06/15 00:52
arcanite: 黑化惡墮啦~~~~~~06/15 00:56
efkfkp: 贊!jk羅琳我們不要了06/15 00:59
scotttomlee: 推 在經過這番虐心過程 才更能凸顯之後的台南無糖06/15 00:59
j88998899: 前面越苦...後面...越...甜...06/15 01:01
Alonhuang: 讚讚 就是要這樣06/15 01:01
jaspergood: 讚讚讚06/15 01:02
airdana: 板上這麼多拉K羅琳 什麼糖都寫得出來的06/15 01:02
airdana: 要等待 期待著拉K羅琳們發更多糖讓所有人都糖尿病06/15 01:03
沒錯沒錯,會有更多羅琳更多糖的!
mashiroro: 所以說大小姐,水裡四個人分別是馬子馬子妹妹和(ry 你06/15 01:05
mashiroro: 怎麼會覺得自己是勁敵呢XD(偷笑06/15 01:05
大小姐的迴路和常人不一樣!?
zxz56780: 這就是我要的06/15 01:09
EEEEEEEnd14: CCCCCCCCCCCCCCCCCCCCCCCC06/15 01:11
ryohgi: 這篇好棒,很真摯的情感06/15 01:11
scotttomlee: 話說這時間點感覺哈綴兩人早已經是半戀人關係只是都06/15 01:15
kids23: 寫的真好06/15 01:16
scotttomlee: 沒講白 畢竟彼此身分而很有默契都扮演表顯關係極差給06/15 01:16
scotttomlee: 大家看的感覺 然後私下兩人躲起來偷偷幽會這樣06/15 01:17
所以說,感情還是要說清楚講明白 曖昧的泡泡再甜,還是隨時會破啊(煙
kids23: 不過變形藥水記得好像不能變動物by妙麗06/15 01:18
這真的是bug XD 本來猶豫想寫變形咒, 但這時間點他們應該還不會, 又貪心不想錯過貓化綴歌,所以就...
otter0116: 這篇…也太讚……06/15 01:18
is789789: 敲碗續集!06/15 01:21
narihira2000: 寫得超好 但需要後面的部分來補充糖分啊啊啊06/15 01:25
j022015: 這系列真的超毒的啦 誰開啟這個玩梗的06/15 01:31
utadahikaru: 真的跟前面都有很好的連結欸06/15 01:32
augstu603: 哎唷哎唷(著急)06/15 01:41
fd90312: 老虛你放下筆QQ06/15 01:43
QB?
iamhenyu: 越虐後面越甜06/15 02:00
xkiller1900: 哦哦哦哦哦哦完美完美啊啊啊啊啊哦06/15 02:03
westjatht: 無法停止刷新啊啊啊啊啊06/15 02:36
s944310: 第七集那張呢,需要甜食啊06/15 02:48
第七集那張記得拉K羅琳大有認養喔! - 以上是錯誤資訊嗚嗚
tobbaco: 這篇猛06/15 03:04
streakray: 我需要甜食06/15 03:49
Eloye: 又酸又鹹後面才會甜到發膩啊(戒斷症候群發作06/15 06:08
※ 編輯: monica21 (1.162.120.115 臺灣), 06/15/2020 07:08:41
wayneshih: 看到哭QQ06/15 06:59
lee27827272: 萬應室起火那段沒印象有看過說XD是哪篇啊? 06/15 07:21
慘哉我記錯了(捂臉 不知為何一直把第七集想成最後一張... ※ 編輯: monica21 (1.162.120.115 臺灣), 06/15/2020 07:31:48
lee27827272: 我還正在妄想著自己的爛文筆會怎麼寫第七集那張w 06/15 07:35
monica21: 寫!求快寫!我也很想看第七集那張XD06/15 07:39
srewq: 覺得這集追加太多原本沒有的劇情,帶入感沒有之前那麼好。06/15 08:29
srewq: 但是……但是怎麼會像台南的拔絲地瓜一樣又香又甜,讓人一06/15 08:29
srewq: 口接一口呢? 06/15 08:29
qsx889: 也差不多該要有隱形斗篷引發的色狼事件(喂 06/15 08:50
KotiyaSanae: (衛斯理家有女兒?) 這句笑死 06/15 09:01
dces6107: 哈利的命名品味簡直糟糕 06/15 09:37
hcmeowmeow: 哇靠,停不下想再看更多的興奮啊!06/15 09:44
weebeer626: 這個真的很棒06/15 09:51
tuanlin: 黑魔標記印在下腹部幹嘛06/15 10:28
windr: 推 寫得很好,綴歌第一次心碎的體驗06/15 10:47
windr: 必須要轉這樣的轉折,後面把糖倒下來的時候才夠甜XD 06/15 10:48
windr: 推 mashiroro 校方認證歡喜冤家,只有她自己不知道XD 06/15 10:49
PTTJim: 黑魔標記在下腹部的話不就等於是佛的魔的○○○了… 06/15 11:13
矮額,姨媽調戲小甥女很正常的, 不要想歪XD
ricky840622: 其實我覺得沒寫到火盃開場的四鬥士開舞有點可惜,那06/15 11:17
ricky840622: 邊硬是把綴歌往哈利臉上塞完全不是問題,鋪個約不到06/15 11:17
ricky840622: 人的哈利被綴歌調戲,結果被哈利反邀就成真的劇本。06/15 11:17
ricky840622: 真的香(求求各種羅琳寫)06/15 11:17
※ 編輯: monica21 (1.162.120.115 臺灣), 06/15/2020 11:23:57
oidkk: 有趣06/15 11:53
brian1219: 太會寫了吧QQ06/15 14:00
xkiller1900: 又吸一口,看了三遍呵呵呵...好香...呵呵..呵06/15 22:36
arcanite: 再推 全部就最喜歡這篇Q________Q 06/18 20:17
揪個錯字,加認真回應 這次自己寫的文裡面,最喜歡的也是這篇。 人生第一次受傷的情感,也許不是最痛, 但總會是前幾刻骨銘心的吧。 因為,會伴隨著不知道怎麼處理這種沒經驗過的情緒的恐慌。 那時候是用這樣的設定去寫的。 在學會壓抑與隱藏之後, 對傷痛的感觸好像也會有所改變。 尤其對設定上學會用咒語壓抑自己的綴歌, 應該更是如此。 但也因為這樣,傷痛的情緒就變得更難揣摩了。 這也是為什麼一直拖著沒想廁所決鬥篇。 本來是想在那裡拉個長篇(對我真的很愛長篇XD 串起鄧不利多之死的。 除了lee大的文已經很好了之外, 有個原因是沒把握把想描繪的情緒寫好。 (其實有一堆草稿XD 也許再努力看看吧 自說自話了一段,謝謝Arcanite大喜歡這篇 希望能再寫出類似品質的作品 (雖說是閒暇娛樂,但還是會有所要求囉 ※ 編輯: monica21 (36.228.118.184 臺灣), 06/18/2020 23:35:53 ※ 編輯: monica21 (36.228.118.184 臺灣), 06/18/2020 23:37:10 ※ 編輯: monica21 (36.228.118.184 臺灣), 06/18/2020 23:37:59
MiaoXin: 推 07/14 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