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C_Chat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結果昨天上班都在想著要怎麼寫第七集啊... 晚了一些,已經有dnek 大、laswish大和lee27827272大的最上等貨, 吸一吸就忘記自己要寫什麼,只好重新想起... 希望寫過同主題dnek 大、laswish大和lee27827272大不要介意。(鞠躬 主要的想法是,從第五集之後,第六集應該是虐心大本營。 與此同時,兩人心境相遇的幾個大事件, 該有些交代,第七集的經典轉折才有跡可循。 於是就有了這不成材的東西 XD 是第五集的延續: https://moptt.tw/p/C_Chat.M.1592151777.A.233 中間的第六集廁所對決,用的是lee278272大的版本 寫作時想的是,後續可接ola大的最終決戰 ※ 引述《lee27827272 (嵐空)》之銘言: : 第七集: : https://i.imgur.com/Q2F3Da2.jpg
: 即使犯了這麼多錯 : 在萬應室起火之際哈利依然選擇回頭拯救綴歌 : 讓綴歌心中最後的防壁也瓦解了 : 在這之後兩人能否再次互相面對彼此的心意呢(旁白調 ----- 皇冠就在眼前,哈利疾步滑向前方。 「站住,波特。」 那是曾經每學期都要聽上不下百回的輕喚。 雖然萬應室外的情勢萬分火急,哈利的心思不住飛馳。 有多久,沒有好好的看著彼此了? ———————— 上一次,是在女廁裡吧? 那是五年級的聖誕節後,唯一一次與綴歌說上話。 他都知道的。 那時的綴歌,幾乎每個夜裡,都會在女廁裡無聲哭泣。 他也知道,她養成了對自己施消聲咒的習慣。 畢竟,有著劫盜地圖與隱形斗篷的他, 要尋找綴歌,是再容易不過的事。 原以為那會是個讓自己說清一切,進而和好的契機的。 結果卻是他無助地抱著失血失溫的她的夜晚。 那之後,綴歌更加遙遠了。 尤其,學期結束前的慘案。 綴歌的存在,成了某個遙遠的記憶。 ———— 哈利回想起那個濕冷的夜。 他隨著一聲熟悉的清亮咒語, 在隱形斗篷裡動彈不得。 「去去,武器走。」 他望著鄧不利多的魔杖飛落, 曾經充滿威儀的巫師,正虛弱地倚著圍牆。 從暗處走出的,是消瘦許多,卻不減奪目的俏麗身影。 「晚安,綴歌。」 鄧不利多幾乎帶點愉悅的打了招呼。 「晚安,教授。」 綴歌也沒失了禮數。 「還有誰在這裡?」 她瞥見了塔樓上的第二根掃帚。 「我正想問你同樣的問題呢,綴歌。」 鄧不利多輕鬆的說著, 彷彿這只是另一場面談。 綴歌慢慢地看了看四週, 目光似乎在哈利所在的方位佇足稍久。 她是知道隱形斗篷的。 哈利隱約覺得,綴歌也許發現了自己的存在。 —— 晚風漸起,益發襯托出綴歌清冷的氣質。 但哈利發現,薄霜下似乎掩藏著深深的倦意。 鄧不利多正勉力支持, 有一搭沒一搭的和綴歌聊著。 綴歌也緩緩訴說,語氣淡然。 鉅細靡遺地講述她如何計畫、測試、失敗, 最終成功地將食死人送入霍格華滋。 彷彿在向某個隱形的第三人, 傾訴自己這些時候,都過著什麼樣的日子。 她的魔杖,始終指著鄧不利多。 「很好,很好。」 聽完綴歌的計畫與實踐後, 鄧不利多溫柔的說。 「但,親愛的綴歌,你不是一個殺人的人。」 綴歌的魔杖顫了一下。 —— 是啊,這是哈利一向都知道的。 看似處心積慮又屢屢失敗的奪命計畫, 恍如曾經積極卻毫無效果地, 試圖檢舉自己違規的她。 不知為何,哈利總有種感覺。 似乎唯有讓自己進入這般毫無情感的狀態, 綴歌才能說出這一切。 也許,也只有這樣,才能做出這一切。 是鎖心術嗎? 在那一夜後,她找到了什麼方法, 把自己的情感藏在深處,越鎖越深。 —— 塔樓下的碰撞與吶喊聲越來越近。 「綴歌,你很努力了。」 「我理解你的處境。」 鄧不利多的嗓音衰緩,卻不減溫和。 「你的家人,還有你的性命。」 「我知道你接受了任務,也知道你的盤算。」 「但,我不敢找你。」 「如果,讓佛地魔知道, 我對你起了疑心,你會被暗殺的。」 在鄧不利多溫暖的語音中, 綴歌單薄的身影微微發顫。 是入夜的寒意嗎? 還是聽聞佛地魔的名字? 「你沒有造成任何傷害。」 鄧不利多繼續說著。 他的一字一句似乎潛藏了什麼咒語, 一點點的消蝕綴歌身畔冷冰冰的氣息。 綴歌的魔杖顫抖地更加厲害了。 晚風拂起她的一頭金髮, 哈利發現,她的胸口起伏加劇。 「因為你的計畫,被你傷害的人都還活著。」 「我可以幫助你,綴歌。」 「站到正確的道路來吧,綴歌。」 「讓我們談談你的選擇。」 「我的選擇...」 綴歌握著魔杖的手緩緩下垂。 「我今晚就可以派鳳凰會的成員,去接走你的母親。 你的父親,在阿茲卡班暫時很安全。 之後,我們也會派人保護他的。」 「我們可以把你藏在一個絕對安全的地方。 至少,你可以找回家庭的幸福。」 綴歌秀長的身影一顫,呢喃著 「幸福嗎...?」 她低下了頭,左手撫著胸口, 而後,緩緩地移向腹部。 —— 哈利瞧得一清二楚。 那是自己在她身上留下的, 撕淌三步殺的傷處。 右手的魔杖再次舉起。 「我已經,沒有選擇了。不是嗎?」 淒冷的語氣泫然欲泣。 這是綴歌整晚第一次流露情感。 與兩年前的聖誕前夕、 與數個月前的女廁, 一模一樣的情感。 哈利無聲地喊著她的名字。 —— 接下來發生的一切都太突然。 塔樓上撞進了數名食死人, 叫囂鼓吹著要綴歌下手, 一名狼人更似不懷好意地對綴歌舔了舔唇。 打鬥的嘈雜聲逐漸掩蓋食死人的話語, 綴歌的魔杖仍顫抖著。 而後,石內卜踏上了塔樓。 綴歌望著石內卜,魔杖無力的垂下, 鄧不利多以乍聞似央求的語氣呼喚了他。 哈利看到老者的眼中閃過一絲慧黠。 一陣綠光閃過。 石內卜粗魯地攔腰抱起綴歌,疾馳而退。 哈利腦中一片混亂,嘶吼著。 他要追上石內卜,要報鄧不利多的仇。 更重要的,要追回綴歌。 「綴歌!」「石內卜!」 他交錯吶喊著。 卻只看見,伏在石內卜肩上,失力擺盪的, 綴歌纖細的雙手。 ———————— 回憶帶來一陣酸楚。 哈利停下了打滑的腳步,轉身一看。 一張精緻的面容浮現。綴歌正拿著魔杖對著自己。 在她秀雅的身後,是不變的跟班,克拉和高爾。 「那是我的魔杖,波特。」 綴歌看著哈利,輕聲說著。 哈利握了握手中的魔杖,感受著山楂木的觸感。 他當然知道,這也是他刻意留下這把魔杖的原因。 那是,上一次見到她的事了。 ———————— 「他們說,抓到了波特。」 哈利、榮恩與妙麗被食死人半拖拉著, 穿過掛滿肖像的門廊,來到馬份宅邸的待客廳。 這是他第一次踏入綴歌家。 他沒發現, 門廳某處綴歌的肖像,憂思滿面的目送自己。 「綴歌,你過來。」 透過腫脹的眼簾, 哈利看到水仙與魯修斯憔悴不堪的面孔。 一道優雅的身影自扶手椅中站了起來。 哈利的心跳不自覺的加快。 綴歌會認出他嗎? 綴歌,會指認他嗎? —— 哈利低下頭去,避免接觸綴歌的目光。 儘管,還是忍不住瞄了幾眼。 綴歌似乎更消瘦了。 一反常態地,穿著遮掩體態的寬厚長袍。 耀目的金髮依舊, 淨玉般的臉蛋無瑕也依舊, 卻失去了曾經奪目的光彩。 細長睫毛下的雙眼, 宛如濛上一層晨霧的湖水。 她一直,都過得不好吧... 綴歌正看著眼前臉孔浮腫的自己。 「怎麼樣!女孩!」 灰背粗魯地說。 「我不知道。」 語氣冷澈,卻了無生意。 「也許,他中了什麼詛咒。」 魯修斯似乎想為綴歌解釋般說著。 「我可以,再靠近點看看嗎?」 綴歌的嗓音細微。 「快啊!走近一點! 如果真是波特,別說我們能有獎賞, 黑魔王也會原諒你們!」 灰背催促著。 綴歌的步履輕到幾不可聞,來到哈利身畔。 一陣熟悉的、夢裡百轉千迴難忘的清香傳來。 綴歌彎下身子,看著坐倒在地的哈利。 她的長髮向前傾落,遮住了哈利與她半邊臉旁。 「你,還在戰鬥嗎...?」 —— 比腳步聲更細微, 如輕呼口氣般的柔音入耳。 哈利不知道,這是綴歌自幼和水仙學會的, 瞞著眾人傾吐心事的小技巧。 哈利聽得見自己的心跳, 綴歌輕柔的髮絲飄上自己紅腫的頭上。 「我不知道。」 綴歌起身,望著水仙,朝在壁爐旁的母親走去。 沒人察覺得出來,綴歌的聲音中多了點決絕。 霎那間,似乎做了什麼決定。 「我們最好搞清楚,灰背。」 水仙的雙眼腫脹,看著這一兩年來,日漸消瘦的女兒。 只有她,感受到女兒語氣中態度的變化。 那是母親的直覺。 「如果我們搞錯了,把黑魔王白白叫來...... 記得他是怎麼對待羅爾和多洛霍夫的嗎?」 搜捕隊的人將犯人們摔了過來,灰背憤怒地吼著 「如果他不是波特,那麼這個麻種呢?」 「我不知道。」 綴歌微倚在母親身畔。 淡然的語氣引發灰背又一次的怒吼。 —— 「發生什麼事了?」 廳門呀地開啟,貝拉.雷斯壯走了進來。 哈利看著她了解來龍去脈,心理的恐懼增生。 出乎意料地,貝拉轉向了綴歌。 「破破心」 哈利心頭掉了一拍,伴隨著水仙一聲驚叫。 貝拉雙眼狠狠地望著綴歌。 但墜歌只是靜靜地站著。 「哼,鎖心術,練得真好。」 貝拉幾分憤怒、幾分自得的笑著。 哈利確定了。 這些日子裡,綴歌以鎖心術狠狠地, 用讓自己受傷的方式,保護著自己。 —— 貝拉轉身,認出了妙麗與榮恩, 並為了葛來分多的寶劍與搜捕隊的人打鬥起來。 那之後陷入的,是一場混戰。 綴歌和水仙的咒語連發,卻不知怎的始終打不到目標。 吊燈落下,尖叫與煙硝中,哈利看到了綴歌手上的三柄魔杖。 綴歌也看到了哈利。 然後,哈利迅捷地翻身滾向綴歌,奪下了她手中的魔杖。 搶奪魔杖那瞬間,哈利感受到綴歌在抗拒與放手間掙扎。 兩人十指交叉相錯。 ———————— 「也是我的魔杖」哈利說著。 魔杖選擇主人,但如果,魔杖也會傳遞情感呢? 他猜得到,是水仙將魔杖借給女兒防身。 「你們三個,怎麼沒跟佛地魔一起?」 帶著一絲希望,哈利試探著。 綴歌粉嫩的雙唇緊閉。 「我們想得到獎賞」 克拉不耐煩地代言。 「我們留下來了,波特。我們要帶你去見他。」 「想得真妙。」 哈利譏刺。 「你們是怎麼進來的?」 原以為會是克拉繼續開口。 令哈利意外的,卻是綴歌輕軟地聲音。 「去年一年...」 「我幾乎...都住在萬應室裡......」 不知怎的,這句話似乎讓綴歌難以呼吸。 畢竟,鎖心術再怎麼強悍,似乎沒辦法完全隔絕最直覺的情感。 尤其,強迫自己住在被深鎖在回憶最深處的地方。 哈利彷彿從墜歌勉力克制的語氣裡, 看見那晚淚流不止,眼神逐漸冰冷的她。 —— 「哈利?你在跟人說...哎喲!」 榮恩的話傳到一半, 克拉施咒拉扯下的垃圾山開始傾倒而下, 搖擺不定的山勢有著隨時崩塌的可能。 「『止止,魔咒消!』」 不約而同的兩聲咒文,止住了克拉的法術。 「你在做什麼?」 克拉不敢置信地望著綴歌怒吼。 而哈利則不敢置信地望著克拉。 他竟然敢這樣對待馬份家大小姐? 綴歌近乎不帶感情的解釋著 「我們要先找到皇冠。波特來這裡是為了找它,我想,那肯定...」 「誰管你怎麼想!」克拉兇狠地對著綴歌 「我再也不聽你發號施令了,綴歌。你們家全完了。」 哈利注意到,高爾在綴歌背後繃緊了全身, 提防著可能動粗的克拉。 但面對著比自己高大許多的克拉,綴歌淡然優雅地站著。 馬份家的千金,自有馬份家的威嚴。 綴歌只是靜靜看著滿臉橫肉的克拉, 克拉的臉被怒氣股漲,卻似乎少了些底氣。 轉身隨意揮舞魔杖,亂糟糟地將魔咒轟向四方。 然後,指向哈利。 「咒咒虐!」 哈利早已衝向皇冠, 克拉的咒語擊中了石像, 石像炸了開來, 衝擊的力道將皇冠高高拋起,不知去向。 「黑魔王想抓活的。」 傳來綴歌淡得輕盈,卻冰冷澈骨的聲音。 哈利不自禁地打了個寒顫。 回頭看向克拉,克拉也正手足無措的望向四方, 不幸的是,他看到了妙麗。 彷彿想發洩適才的膽怯似的,克拉大喊 「是那個麻種,啊哇呾喀呾啦!」 妙麗巧妙地避了開來,但輪到哈利發怒了。 他迅速地朝克拉發了個昏迷咒,閃避間,克拉撞向綴歌。 綴歌身子微微一轉,宛如舞者似地讓開了克拉。 她的心底不自覺燃起怒火。 「連自己安排的最後一刻,也要壞事嗎?」 —— 綴歌沒發現,這是自己近一年來,極少感受到的情緒。 自那痛徹心扉的三天之後, 綴歌踏上了原以為能讓自己不再思及哈利的道路。 她加入了食死人,接下了暗殺鄧不利多的任務, 並努力地向阿姨學習著超越自己年齡的高深咒語。 鎖心術。 她發現,她異常地擅長於此。 也許,是自己無意間學會了,怎麼壓抑與無視自己的情感吧。 當然,這沒有那麼容易,尤其在回到霍格華茲裡。 有些地方,總是會讓她想起一些回憶, 哪怕只是初入學時,朦朧無知的爭執吵鬧。 鎖心術與消音咒,成了那時的她,最常使用的咒語。 直到那晚。 她清楚地感覺到,鄧不利多死時,哈利也在她的身邊。 那晚,聽著鄧不利多說,她也可以擁有一般的快樂。 她確實是猶豫的。 直到她觸到了哈利在她身上留下的,象徵拒絕的傷痕。 但就像鄧不利多說的,她不是一個能殺人的人。 只能任由石內卜代替自己,完成任務。 只能任由自己的家庭在黑魔王的勢力中失勢。 只能任由自己離曾經想像過的世界越來越遠。 接下來的日子裡,她被迫著學習戰鬥, 被迫更加熟練地使用蠻橫咒。 她發現,她的鎖心術益發順手了。 似乎,連黑魔王也難以解讀她的心思。 但是,她始終沒有用過酷刑咒與索命咒。 也許,和她已經習慣深藏情緒有關吧, 這畢竟是一組,需要有強烈情緒才能發出的咒文。 —— 但現在的綴歌惱怒了。 她曾經想過,把自己的情緒深藏, 這一生,也許就在跟隨父母,與對抗黑魔王的人們戰鬥中渡過。 但再一次地,命運似乎總不會任她安排。 她沒想過,哈利會在這樣的情況下來到自己家裡。 (這倒不是說,她不曾想像過哈利衣裝整齊, 來家裡鄭重地拜訪父母的情境。) 她看到哈利、格蘭傑與衛斯理狼狽的模樣, 尤其哈利那顯然是被咒術襲擊而變形的頭顱。 他們,還在戰鬥著。 在靠近哈利身畔的那一刻, 她心底某處熱了起來。 馬份家的大小姐,豈容這般隨波逐流? 至少,在一切結束之前,自己要好好的,再面對哈利一次。 在發現即使擁有情緒,也能抵抗貝拉的破心術時, 這樣的心情,益發篤定。 在黑魔王發出召集令後,她決定留了下來。 用的是曾經為人熟知的理由。 馬份家的大小姐,要親手抓到哈利波特。 她沒想到的是,克拉和高爾會這麼傻傻地跟了過來, 更沒想到,克拉竟然如此失控。 —— 萬應室的激戰持續著。 高爾已被妙麗擊昏,而榮恩與克拉正在僵持。 她看見哈利正望著自己。 在他身旁的另一座垃圾山上, 她看到了他在尋找的皇冠。 兩人正要動作時,身邊突然傳來滾動奔騰的聲音, 以及一股令人暈眩的炙熱感。 「喜歡燙的吧,廢物!」 克拉邊跑邊吼,超越他所能控制的火舌從魔杖中噴射而出。 所到之處,盡為灰燼。 綴歌皺了皺眉,試著拉動高爾,高爾卻一動也不動。 旋即揮舞著魔杖, 用漂浮咒將高爾送上了遠處的堆滿大理石像的山頭。 四周的火舌快速蔓延。 身畔一座根基被燒蝕殆盡的垃圾山頭倒下, 擋住了她望向哈利的視線。 —— 哈利看著綴歌靈動的身影消失在落下的雜物堆後,下意識地想向前狂奔。 卻發現自己被妙麗與榮恩托著往反方向逃竄。 大火追在他們身後,這似乎是一種特殊的詛咒。 火焰兇猛地追隨著他們,彷彿飢餓許久的野獸遇上難得的獵物。 榮恩與妙麗發現,哈利似乎不斷地在往反方向前進, 拖延著他們分秒必爭的生機。 火舌開始變形,化成各種魔法界的奇獸。 「怎麼辦,怎麼辦啊!」 妙麗哭喊著。 哈利茫然間看到了兩把沈重的掃帚,急忙將一把遞給榮恩。 看著榮恩拉過妙麗,飛騰上空後, 自己急忙用力一蹬,直竄到空中, 順勢翻騰閃過一隻撲面而來的噴火巨鳥。 「哈—利—!你—要—去—哪—裡—!」 無視榮恩的咆叫,哈利毅然決然地往綴歌最後立足的地方衝去。 但那裡,只剩下被燒為灰燼的長袍殘片。 哈利的心思紛亂欲狂。 濃煙和熱浪壓得人喘不過氣, 每換一口氣也能感受到肺部正受到強烈的刺激。 哈利瘋狂地奔馳著,忽而竄高,忽而竄低。 他的眼鏡多多少少保護了眼睛, 而他絕不允許自己錯過一絲可能是綴歌的身影。 「我們出去吧!我們出去吧!」 榮恩大吼著 「太—太——危險了———!」 哈利恍若無聞,焦急的心跳讓他漸漸感受不到身邊的熾熱。 終於,他看到了! 不遠處閃爍著一道道微弱的藍光, 甫接觸到鄰近的火焰變化為水氣。 所幸也正因此, 反而在一團火紅的烈焰與漆黑的濃煙裡, 綻放出白皙清澈的霧牆。 哈利疾馳而去。 是綴歌! 她努力地在身邊築起一道道的水牆,卻徒勞無功, 綴歌似乎逐漸筋疲力竭,舞著魔杖的手漸漸趨緩...... —— 看著火舌向自己襲來,綴歌無奈的笑了。 許久沒聽見了吧? 她發現自己銀鈴般的笑聲還是一樣悅耳。 果然,命運總是和自己的計畫,那麼的衝突。 她看見一道幻化成巨狼的火球向自己飛撲而來, 魔杖疾舞,在自己身前設下一道道水簾。 雖然很快地便被吞噬,但也給了自己一些逃難的時間。 她一邊爬向一處較為穩固的山頭, 一邊用招喚咒將身旁的事物帶向火陣中, 拖延著烈火步調。 「馬份家的大小姐,可不能這麼輕易地放棄。」 她對自己說著。 已經答應過自己,要好好戰鬥一次了。 她爬上了山巔,身邊的火焰也慢慢趕上。 拼盡全力在身邊舞出一道接著一道的水牆。 明知道只是延遲著被火舌吞噬的那一刻, 但她已經決定了。 至少,要向自己的命運抗議。 接著,聽到空中傳來衛斯理的呼聲。 「哈利,我們出去吧。我們出去吧。太危險了。」 綴歌一愣,手邊的魔杖不自覺慢了下來。 「哈利他們,逃出去了嗎?」 嘴角不知怎的,揚起一抹溫柔的微笑。 心底卻突如其來閃過一絲痛楚。 更壞的是,痛楚一層層地疊加了起來。 怎麼了呢? 不是說好,不要再有這種感覺了? 是因為久違地動怒,勾起了埋藏的情緒嗎? 還是因為是在萬應室,那個一切錯路的起點? 或是因為突然意識到,自己真的再也無法見到哈利波特了? 即使到了最後,自己一絲微薄的,想再面對哈利波特的願望也無法實現。 鎖心術長期壓抑的情緒潰堤。 「是啊,他當然會離你而去。」 「換作是你,也不會為了這樣的自己留下吧。」 「那個害死鄧不利多、作惡多端的自己......」 胸口的疤痕好似又痛了起來。 明明,早已痊癒的...... 綴歌握著魔杖的手垂下。 ———— 「綴歌—!」 破空而來的一聲吶喊, 喚回了綴歌恍惚的意識。 她略帶不解地看著眼前騎在掃帚上的男子。 哈利伸長了手,朝自己俯衝而來。 身旁的火勢有意識般地匯集,阻斷了哈利。 綴歌看著他俐落地閃開烈焰,盤旋而上, 接著,再一次俯衝而下。 不遠處傳來榮恩的怒吼 「如果我們被你害死,我就殺了你,哈利!」 「還真是毫無邏輯...」 念頭一瞬而過。 她瞥見,衛斯理和格蘭傑似乎多載了個碩大的身軀。 放下了一點懸念, 綴歌看著那自幼便吸引著自己目光的身影。 已經,是個會讓身邊的人放心的男人了。 他又避開了一次火焰的攻勢, 左鑽右閃的朝自己衝來。 「為什麼,要這樣做呢?」 看著哈利逐漸被煙霧染黑的臉,綴歌心底顫抖著。 「我絕不允許,再失去一個我在意的人。」 彷彿看穿自己的心思,哈利堅定的語氣傳來。 「所以,拜託,幫幫我,綴歌。」 火舌又一次竄起,哈利在空中急旋。 他舞動魔杖,擊垮了附近堆得極高的家具, 成功地吸引了烈焰的注意。 「我不會再放開你了!把手給我!」 「真是的!」 綴歌哭了,帶著抽噎與吸鼻的聲音落下淚來。 這樣,不就讓自己更不想離開他了嗎? 可是,自己還可以有這樣的奢望嗎? 意識朦朧間,不自主的伸出左手。 淚眼模糊的看著哈利馳近、探身。 將自己橫胸抱起。 —— 都不過是一瞬間的事。 綴歌發現,自己側伏在哈利身上。 一聲驚呼,她看到了。 不遠處的高處,一個映照著火光的皇冠。 她抬頭,與哈利四目相對。 那一刻,她終於明白。 不管自己過去做了什麼,哈利都不會再讓她離開了。 心湖漾起一波溫暖,伴隨著一點心酸。 不用再多言語,哈利掃帚微傾,朝皇冠奔去。 一路上火龍四竄, 但哈利終究是數一數二的飛行者, 火勢雖猛卻難以近身。 皇冠就在垂手可得之處。 綴歌與哈利相視一笑, 左手與哈利十指緊扣。 待哈利穩住掃帚,輕靈地一躍而下, 修長的腿輕巧地勾起皇冠, 腳尖一揚,皇冠拋出一個美麗的弧度, 落在自己右手上。 哈利向上爬升,左手死命地握著綴歌, 彷彿深怕不這麼緊握,隨時會再失去她似的。 綴歌順著速度,將自己擺回掃帚上。 仍然,是側坐在哈利身前。 「做得漂亮!」 哈利忍不住稱讚。 「那是當然。」 綴歌笑出聲來,那是哈利許久未聞的天籟。 「本小姐可是史萊哲林的搜捕手。」 哈利也笑了。 曾經稀鬆平常的對白, 在近兩年的距離裡,顯得可貴。 哈利忍不住低下頭, 輕輕吻了吻綴歌一頭柔順的金髮。 綴歌臉紅了。倚著他結實的肩膀, 「對不起......」 同樣的細不可聞。 但他聽到了。 在他心裡,不知何時,也許, 是在高塔上看著她掙扎糾結的那夜過後, 他早已經原諒她了。 綴歌發現,哈利的左手仍占盡便宜地橫放在自己胸前。 她低下頭,任由他擺著。 哈利感受到左手上沾滿一滴滴淚珠。 有些情感,超越言語所能負荷。 只有身在其中的人們自己明白。 在與榮恩會和後,五人兩帚,一同跌出萬應室。 —— 榮恩回過神來。 他們已經在霍格華茲的某處梯廳。 顯然,成功逃離了可怕的夢魘。 心裡忍不住咒罵哈利, 那傢伙腦袋裡到底在想什麼? 他看向一旁。 高爾仍昏迷不醒, 妙麗則是眼帶驚訝地望著某處。 順著妙麗的目光望去, 首先進入眼前的, 是一雙黑絲襪幾乎破盡,白皙姣好的長腿。 榮恩咽了咽口水,再往上看去,差點沒吞下自己的舌頭。 綴歌臥倒在哈利懷裡。 而哈利正彎著上身,似乎在親吻著她。 綴歌的雙腿抗議似地輕輕踢蹬著 (當然,旁觀的人都清楚,這構不成什麼反擊的力道) 漸而平復,漸而害羞似的蜷曲了起來。 —— 「這算什麼!」 是綴歌的第一個念頭。 甫逃出萬應室, 哈利便即緊抱著自己,躍下掃帚,擋住了衝擊。 然後,話也不說的便把自己平擺在他坐直身軀的懷裡。 掙扎著想起身,還來不及開口抗議,哈利的臉便欺了過來。 綴歌只感覺雙頰一陣火紅, 還不確定是否是萬應室煉獄的後果, 就感受到乾涸的雙唇印上自己。 她一時震驚,動也不敢動。 那該死的侵略者卻好似誤以為這是能得寸進尺的訊號。 「啊–––!這到底算什麼啊!!!」 驚懼地發現,對方連舌頭也探了進來。 綴歌全身緊繃,雙腿不迭地抗議。 掙扎著上身,但雙臂卻被哈利蠻橫地圈住。 她放棄掙扎。 然後,笨拙且害羞地,試圖做出點回應。 感覺過了許久,直到衛斯理崩潰的聲音傳來。 「你在做什麼啊!哈利!」 感覺到哈利在離開自己前,玩弄似地輕咬了自己下唇。 不知怎的,心裡升起了殺意。 也許,鄧不利多錯了。自己是有辦法殺人的。 「到底為什麼,自己的初吻會是這樣子被奪走...」 —— 綴歌與哈利都站了起來。 衛斯理目瞪口呆的表情令她覺得好笑, 格蘭傑不懷好意的笑容則讓她感到一絲困窘。 然後,她瞥見地上的高爾。 「克…克拉呢?」 「他死了。」 榮恩靈魂出竅般的說著。 四人一陣靜默。 片刻之後,綴歌想說些什麼, 卻看見格蘭傑的雙眸湛出異光,哈利在一旁不住傻笑。 綴歌又升起了殺意。 不是應該是十萬火急的時刻嗎?! 她想著,看到了手腕上掛著的皇冠。 皇冠還是有些發燙,她褪下皇冠,在發灰的冠身中見到一行小字 「過人的聰明才智是人類最大的財寶。」 四人相望。 「肯定是地獄之火...」妙麗說著。 綴歌認同地點了點頭。 榮恩又嚇到了,她沒有衝著她喊出「麻種」。 突然間,吶喊聲、驚叫聲與魔咒擊到石牆的聲音四起。 食死人攻進霍格華茲了。 妙麗正要開口之際,哈利突然撫著前額,彎下了身。 —— 他的頭痛欲裂,發現自己站在一個破敗而又詭異的房間中央。 「主人…」 魯休斯・馬份的聲音傳來 「主人...求求您,我女兒......」 「魯休斯,如果你女兒死了,可不能怪我。」 佛地魔嘶啞的嗓音嘲弄地說著 「她一直有些秘密。我讀不透。」 「也沒有像其他史萊哲林一樣,過來投靠我。」 「也許她決定去幫助哈利波特了?」 (哈利嚇了一跳,隨即醒悟。 佛地魔只是隨意言之,譏刺哆嗦的下屬。) 「佛地魔永遠無法理解,綴歌如何經歷這一切。」 哈利心想 這樣的念頭,似乎暴露了什麼佛地魔的弱點。 藉著佛地魔與魯休斯的談話,哈利歹住了機會看了看眼熟的環境。 魯休斯離開了,佛地魔要召見石內卜。 然後,向身邊的巨蛇呢喃著 「只有這個辦法了,娜吉妮」 —— 哈利倒抽一口涼氣,拉回了意識。 「佛地魔在尖叫屋!那隻大蛇也在。」 他望向綴歌,告訴她他的父親還安好。 綴歌別過頭去,旁聽著討論。 榮恩一開始還笨拙地想發明些什麼暗語, 深怕綴歌仍是佛地魔的爪牙,卻徒勞無功。 商議已定,哈利、榮恩、妙麗決定要往尖叫屋而去。 哈利掏出了隱形斗篷。 「她呢?」 榮恩粗魯地問道 哈利躊躇著是否要開口。 從出萬應室後,榮恩就顯得有些暴躁。 綴歌則是恍若無聞的靜靜站著。 「她的父母還在佛地魔身邊,也許,綴歌不好直接在佛地魔前露面。」 哈利感激地望著妙麗。 「謝謝你。」 這下連哈利也嚇著了。 綴歌溫雅地對妙麗致謝。 「好好地對付那條蛇。千萬小心。」 兩個女人交換了眼神,那是哈利無法涉足的世界。 他神色擔憂地走向綴歌。 「放心。我可是馬份家的大小姐呢。」 「我會留在這裡。守護我們的學校。」 綴歌堅定地說著。 他想緊抱住她,但綴歌稍稍退了一步。 輕輕地將頭抵在他胸口。 「不準輸,哈利。你拿的,可是本小姐的魔杖。」 哈利微笑,再次親了親她的一頭金髮,轉身要披上斗篷。 「對了!最後的決戰,本小姐要和你一起去。」 綴歌的目光堅決。哈利心底嘆了口氣。 如果,成功熬過這一切,自己會有什麼樣的未來呢? —— 綴歌看著哈利三人消失在隱形斗篷裡。 梯廳外,混戰的聲音逼近。 綴歌舒了一口長氣, 撕下長袍的一角,挽起了秀髮。 好了。 也是時候,該給學校那些暗地奚落自己的傢伙們看看, 不用分神在意哈利波特的綴歌・馬份, 是多麽優秀的一名巫師。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62.120.115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592261868.A.D61.html ※ 編輯: monica21 (1.162.120.115 臺灣), 06/16/2020 07:00:21 ※ 編輯: monica21 (1.162.120.115 臺灣), 06/16/2020 07:11:22
M4Tank: 哇靠 太長了吧 這個早餐份量哈綴素能撐到下午了06/16 07:12
哎呀因為貪心嘛...
laswish: 不不,上等什麼的在下愧不敢當啊,有人改寫在下也是非常06/16 07:15
laswish: 樂見的,何況這篇也是非常高水準的哈綴文,吸都來不及了06/16 07:15
嗚謝謝L大
rainbowcrash: 一大早就吸這麼多,等等怎麼上班阿06/16 07:17
williamtseng: 我的記憶和時空線真的快錯亂了wwwww06/16 07:20
sai007788: 幹,這篇好舒服06/16 07:24
jojoshoe: 很可以 綴歌的無助與嬌羞都超棒的06/16 07:24
謝謝你們 ※ 編輯: monica21 (1.162.120.115 臺灣), 06/16/2020 07:24:52
kevin3422: 謝大哥,早八有動力上了06/16 07:31
Kammy: 這篇真棒 謝謝06/16 07:34
scotttomlee: 先推~等等補完06/16 07:41
zoechen2008: 香06/16 07:42
lee27827272: 早起吃藥06/16 07:44
謝謝Lee大給的精神食糧~
roy047: 推 不過克拉死了哈利在傻笑聽起來有點怪怪@@06/16 07:45
謝謝提醒,我改一下。 錯字好多啊,令人崩潰......
willytp97121: 哈利你很主動嘛(姨母笑)06/16 07:49
ray48: 太讚了吧06/16 07:51
※ 編輯: monica21 (1.162.120.115 臺灣), 06/16/2020 07:54:06
SinPerson: 綴歌世界線的哈利變得好man06/16 07:54
mashiru474: 哈綴 !哈綴!06/16 07:55
SinPerson: 榮恩莫名的怒火是因為妹妹的靈壓消失了嗎06/16 07:57
妹妹? ※ 編輯: monica21 (1.162.120.115 臺灣), 06/16/2020 08:02:28
KotiyaSanae: 哈利為什麼這麼熟練啊06/16 08:00
問張秋
scotttomlee: 看完推,最虐橋段集合…不過後面糖好甜 06/16 08:04
scotttomlee: 哈綴世界線的哈利比jk版還帥千倍 06/16 08:05
dnek: 這洋蔥的份量真滿足TT 06/16 08:05
john0601: 我快忘記原著長怎樣惹06/16 08:10
galilei503: 這就是原著啊,樓上是還有舊世界線的記憶嗎?06/16 08:12
galilei503: 這邊有人加點一碗孟婆湯哦06/16 08:13
hankiwi: \哈綴/\哈綴/\哈綴/06/16 08:13
mp2267: 早餐06/16 08:17
ilycw: 補充能量完成 06/16 08:18
galilei503: 我已經好了。 06/16 08:19
j022015: 嗯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306/16 08:32
oldchicken31: 我已經吃飽了06/16 08:40
ryanmulee: 甜爆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06/16 08:41
aa1052026: 好讚的世界線 金妮?那是誰?能吃嗎?綴歌才是我們的女王!06/16 08:41
roy047: 金妮根本沒鋪陳就直接配哈利了 要配當然是綴歌啊!06/16 08:47
arcanite: 不要金妮了06/16 08:48
OdinTsai: 有香有推06/16 08:49
TUMUASHUN: 一大早你到底嗑了什麼06/16 08:51
其實是嗑熬夜的
auclie: 這世界線的哈利怎麼帥成這樣06/16 08:54
Ttei: 奇怪,明明是喝無糖綠的阿,怎麼這麼甜阿 06/16 08:56
galilei503: 靠,最帥的明明就是綴歌06/16 09:07
其實我也默默這樣覺得XD 哈利有基友陪著闖天涯,綴歌卻只有自己耶
ghostlywolf: 欸 靠你害我把原本劇情忘了 你要怎麼負責阿 06/16 09:08
Ttei: 什麼叫原本劇本,那叫同人作,雖然是那邊先出 06/16 09:10
※ 編輯: monica21 (223.137.33.152 臺灣), 06/16/2020 09:11:28
gm3252: 好帥06/16 09:29
wayneshih: 吮舌咬下唇 這少年不簡單 是在演儂本多情嗎XDD06/16 09:31
好的大姐姐帶你上天堂(咦
SeijyaKijin: 香噴噴 06/16 09:33
ryohgi: 讚爆! 06/16 09:39
okitawawa: 早上就這麼甜受不了啊 06/16 09:42
嗚對不起,提神果然還是無糖的好
windr: 寫得很好推 06/16 09:42
windr: 綴歌很香,哈利很會XD06/16 09:42
PTTJim: 一天的元氣源自於此呢www06/16 09:53
PTTJim: 看來今天撐到中午沒問題了06/16 09:54
iamhenyu: 太帥了吧 每天都能吸 太幸福了06/16 09:56
iundertaker: 一大早就吃這麼甜06/16 10:08
qpp222208: 太香了吧 敲碗下集!06/16 10:10
gjlcky098875: 吸飽了 今天毒癮應該不會發作了06/16 10:17
henry1234562: 結果就是 綴歌沒辦法抵抗哈利強硬的行為06/16 10:18
※ 編輯: monica21 (1.162.120.115 臺灣), 06/16/2020 10:27:28
narihira2000: 好甜啊啊啊 文筆好細膩 看得很舒服06/16 10:26
henry1234562: 這也是為什麼後來小孩都得自己學煮飯 06/16 10:34
henry1234562: 因為孩子的媽常常中午才出得了房 06/16 10:35
okitawawa: 這篇也是跟雙獅地球牌同級的上等貨06/16 10:36
smart0eddie: 嗝06/16 10:41
hankiwi: 今天為什麼一大早就這麼多糖…要糖尿病了呼呼呼06/16 10:45
j88998899: 我整個人都好了06/16 10:45
jaspergood: (吸吸吸吸吸吸吸吸06/16 11:18
※ 編輯: monica21 (1.162.120.115 臺灣), 06/16/2020 11:43:15
Eric30523: 好看! 06/16 11:49
nelly123: 我怎麼看到在傻笑... 06/16 11:49
WK7er: 真是的!怎麼這麼香啊~真希望可以集結出本啊~ 06/16 12:07
sakaya00: 我好多了 06/16 12:16
Eloye: 吸飽啦~有動力上班了(茶 06/16 12:56
auclie: 下午再來吸一次 開頭那邊應該是 施 消聲咒? 06/16 13:10
謝謝大大!希望不會再有錯字了...
supersd: 這種傲嬌的女主角似乎都會有類似這種似曾相識的劇情?有06/16 13:51
supersd: 時也會有這種一邊一國的…但不管看過幾次,就是會替他們 06/16 13:51
supersd: 捏把冷汗,希望他們最終和好在一起(那部作品給我拆散收 06/16 13:51
supersd: 場,我一定會暴怒整套拿去燒) 06/16 13:51
xkiller1900: \綴歌是我們的神/ 06/16 14:06
wei40809: 喔好讚,最愛看這種含糖量極高的文章了 06/16 14:18
windr: 有的無良作者就真的給你拆CP,這就是為什麼先做功課很重要06/16 14:20
brian1219: 這文筆太強了06/16 14:32
s944310: 好大量的糧,真棒 06/16 15:04
調整了一些語序和內容。還有抓錯字QQ ※ 編輯: monica21 (1.162.120.115 臺灣), 06/16/2020 16:16:43
az22954892: 我的黑糖奶茶都不甜啦 06/16 16:22
PTTJim: 邊收東西邊吸一口 06/16 17:26
tkg2012: 吸飽了有動力寫論文了 06/16 17:42
weebeer626: 滿滿的糧 06/16 19:28
KhePri: 香爆 06/17 11:26
okitawawa: 再回來吸一下 06/17 12:38
MiaoXin: 推 07/15 11:59
holocon11212: 寫得超好欸 07/30 0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