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C_Chat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警告:此為par2、文長 Part1:https://www.ptt.cc/bbs/C_Chat/M.1592224478.A.2D2.html      榮恩‧衛斯理此刻正面臨人生巨大的關卡。      就連在下那盤要命的,不知道能不能成功抵達魔法石的巫師棋的時候,都沒有感受過 如此巨大的壓力。      「哈利、綴歌……」      榮恩喃喃自語著,一邊握緊拳頭。      「該死,要來就來吧!總不會比阿辣哥那時候更慘……吧?」      為了鼓舞自己,回憶起當初的決心,榮恩再度從腦海中挖出識破好友真相的那個午後 。   「哈利,抱歉,我來晚了……咦?」      在陰沉的地牢前停下腳步,榮恩詫異的望向鎖著的大門。      「我沒記錯的話──葛來分多是今天石內卜的最後一堂課了吧?」      經過一堂一如往常被刁難的魔藥學後,哈利被處罰單獨留下來整理教室,清洗冒著各 種惡臭煙味的大釜。      妙麗不知道哪根神經不對,居然宣稱自己還有符咒學的報告要做,一下課就乾脆的閃 人。      「但是,跟丁還有西莫約好交換『那個』的我,也沒什麼立場指責妙麗就是了……」      榮恩苦笑著,同時想起自己床墊下那幾冊薄薄的違禁品。      是不是該跟哈利分享一下,順便賠罪呢──就在榮恩這樣想的時候,眼前鎖著的地牢 內卻傳來隱隱約約的說話聲。      「綴、綴歌,等一下!那個我來拿就好!」      「閉上嘴巴做事,波特。你想浪費更多的時間嗎?」      「這個聲音是……綴歌‧馬份?」      想起剛才在課堂上公然嘲笑哈利跟自己的金髮少女,榮恩大吃一驚,將眼睛湊到地牢 的門縫上。      地牢內,儘管煙霧已經差不多散去,仍瀰漫著不好聞的刺鼻氣味。滿室狼藉之中,綴 歌‧馬份正使勁抬起一個沉甸甸的大釜,搖搖晃晃的向傾倒魔藥的水槽走去。      「綴歌,那個太重了!還是我來──」      「不用你管,波特……啊!」      明顯超出了少女負荷的大釜傾斜,留在裡面的魔藥順著邊緣流出,染上了綴歌翠綠色 的長袍。      綴歌驚叫了一聲,失去平衡的跌坐在地板上。大釜「框啷」一聲落在少女身旁,魔藥 流得滿地都是。      「綴歌!」   哈利扔下手上的刷子,顧不得自己滿身都是魔藥味,連忙向少女伸出手。      綴歌遲疑了一下,握住哈利遞出的手,勉強站了起來。      哈利輕輕撫摸綴歌的頭頂,溫柔的說道。      「不是跟你說了,我來拿就好嗎?你能來幫我,我已經很很高興了。不用這麼勉強自 己……」      綴歌沉默著,突然間伸手抱住哈利。      「綴、綴歌?」      「……今天,我對你說了很多難聽的話。」      瀏海遮住了臉頰,綴歌低聲說道。      「雖然是在演戲,我還是對哈利說了很多過分的話。那個……真的、很對不起。」      「──為什麼要道歉呢?答應要演戲的是我啊。」      「但是、那個……是因為,我會害羞,所以才……」      哈利看著聲音越來越小,滿臉紅透的綴歌,噗哧一笑。      「……等一下,波特,你剛才笑了對吧?」      「不、抱歉,因為綴歌、明明是自己提出要演戲,卻還是會害羞……好痛!」      感受到脖子上傳來的疼痛,哈利驚呼出聲。      綴歌鬆開哈利,仍然掛著淚痕的臉上露出壞心眼的笑容。      「……這樣子,就扯平了。」      「真是的,你到底是在跟什麼比賽啊。」      哈利無奈的說道,用手撫摸著脖子上綴歌的齒痕。      地牢外,冷汗直冒的榮恩連大氣都不敢喘一口,躡手躡腳的離去。      那天晚上,為了守護好友的幸福,榮恩‧衛斯理下了他這輩子最大的決心。   而現在,那份決心正受到劇烈的考驗。      「克拉跟高爾……看起來還行,但孚立維沒有要回頭的跡象啊。」      克拉跟高爾正並排跪在孚立維的面前,接受符咒學教授憤怒的說教。孚立維的咆哮聲 透過風雪,三不五時傳到榮恩的耳裡。      「至於妙麗那邊──糟糕,看起來不太順利。」      榮恩的視野之中,妙麗正努力纏著麥教授講話,但隨著時間過去,一臉不耐煩的麥教 授越來越不領情,正緩緩的向山洞走來。      「可惡,妙麗那傢伙,居然塞給我這種任務……」      再度確認過時間後,榮恩一邊心中喃喃咒罵著,一邊暗暗向哈利跟綴歌道歉。      「再這樣下去就糟糕了──抱歉啦,哈利、綴歌!」      榮恩長長的吐出一口氣,站起身來。      正當榮恩抱著必死的決心,準備踏進山洞的時候。      「……等一下,衛斯理先生。」      背後傳來的和藹可親的聲音,讓榮恩愕然停步。   「所以說、麥教授、那個,關於變形學第五定律跟其例外──」      「格蘭傑小姐,你的熱心向學讓我很欽佩。」      與口中的話語相反,麥教授臉色不豫。      「但是活米村的假期並不是專屬於學生的特權。如果你有其他課業上的問題,我歡迎 你回霍格華茲後來我的辦公室,我會為你挪出時間解答。所以現在,可以請你讓我離開了 嗎?」      「呃、教授──」      本來就找不太到話題繼續聊下去,妙麗碰了個軟釘子,一時間不知所措。      「那麼再見了,格蘭傑小姐。雖然時間所剩不多,祝你有個愉快的假期。」      麥教授見狀,沒有放過妙麗一瞬間的猶豫,立刻邁開腳步。      「糟糕,教授……!」      就在妙麗心急如焚的剎那,一隻五彩斑斕的生物從半空中飛下,不偏不倚的落在麥教 授的肩膀上。      「佛客使……?」      訝異的挑起了眉毛,麥教授注視著停自己肩膀上的鳳凰。      就像在回答似的,佛客使親暱的用嘴啄了啄麥教授的的臉頰。下一秒,一封閃著紅光 的信封平空出現在眼前。      麥教授伸手接住,懷疑的拆開信件。      「鄧不利多的聯絡?在這種時候──你說什麼?西碧堅持要在葛萊分多塔占卜?」      眼睛快速掃過內容,麥教授的臉色逐漸發青。      「……引起了大爆炸,飛七昏迷,胖女士不知道逃到哪裡去了──召回教職員?啊, 真是夠了,偏偏在這時候?」      「教、教授?」      從旁看著臉色陰晴不定的麥教授,妙麗小心翼翼的開口。      「啊,格蘭傑小姐……沒事、沒事。看來我必須盡快趕回去才行。」      麥教授按住額頭,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我一定要向鄧不利多建議開除那個招搖撞騙的──抱歉,我先失陪了,格蘭傑小姐 。」      伸手拿出魔杖,麥教授憑空揮舞了幾下,隨即「啪」的一聲消失在風雪之中。      儘管麥教授甚至沒有開口念咒,眼尖的妙麗卻還是注意到了。      除了現影術之外,麥教授似乎還施展了其他的咒語。   「……教、教授?」      高爾看著渾身僵硬的孚立維,膽戰心驚的問道。      上一秒還在毫不留情的痛罵兩人,下一秒孚立維卻停下話來,像是石像般動也不動的 站著。      「孚立維……教授?」      克拉眨了眨眼,試探性的站起身來。      「取消……你跟我說取消?」      無視於眼前困惑的兩人,孚立維悲傷的低語著。      「我特地換的全新長袍……」      就在克拉跟高爾面面相覷的時候,一道冷峻的聲音從三人身後傳來。      「……孚立維教授,你帶著我們學院的學生在這種地方做什麼?」      「塞、塞佛勒斯!」      孚立維宛如大夢初醒一般,帶著苦瓜臉轉向背後表情陰冷的男人。      「塞佛勒斯,你怎麼會在這裡?」      「我剛才在豬頭酒吧喝酒,想找個安靜一點的地方吹吹風。」      賽佛勒斯‧石內卜面無表情的答道。      「然後就看到在這冰冷的風雪之中,我們學院的兩個學生跪在你面前,孚立維教授。 這也是我開口向你搭話的原因。」      「對、對了,這兩個傢伙!賽佛勒斯,我一定要跟你說清楚,這兩個小渾球──」      「教授,」      石內卜用溫柔到有點可怕的聲音說道。      「我也很有興趣想知道,克拉跟高爾是哪裡得罪了你。但這個興趣還沒有大到要冒著 這樣的大風雪,站在這個地方聽你解釋。」      「這、說的也是,那再找個地方──」      「不好意思,教授,我在活米村還有點事情要辦。麻煩你幫我把這兩名不會現影術的 學生帶回霍格華茲吧。我會在我的辦公室恭候大駕。」      不等孚立維答話,石內卜快速的拉起斗篷,邁開腳步。      「賽佛勒斯,等等──該死!」      孚立維踏前一步,但石內卜瘦長的身影早已消失在風雪之中。      「……喂,你們兩個,站起來。跟我回霍格華茲。我會跟你們的學院導師一一細說你 的惡行惡狀。做好退學的心理準備吧。」      在孚立維如刀般尖銳的目光下,克拉與高爾連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賽佛勒斯,你會不會太拼命了一點?」      哈利與綴歌約會的洞穴不遠處,一團溫暖的金光突兀的出現在雪地上。      阿不思‧鄧不利多站在光芒之中,目送壓著克拉跟高爾逐漸遠去的孚立維,溫和的說 道。      「這樣子菲力對你的印象會變壞的。你知道,他本來是少數對你沒什麼偏見的教職員 之一。」      「不需要你擔心,鄧不利多。」      霍格華茲校長的身旁,石內卜冷冷的回應。      「再說,叫我去阻止他的不就是你嗎?」      「那是因為我認為你不會想見到衛斯理先生,並且跟他解釋一切。不過,我本來以為 你會採取更溫和一點的手段……是因為哈利跟綴歌嗎?」      石內卜沒有回答,只是緊握著拳頭。      「因為對於莉莉的死感到愧疚,希望至少能守護好她兒子的戀情。而對象剛好是好友 的女兒──啊,這樣說起來,你的舉動反倒該說是太冷靜了呢,賽佛勒斯。」      鄧不利多開心的呵呵笑了起來,石內卜則凶狠的瞪著對方。      「不過啊,賽佛勒斯。比起這種背後的關心,我更希望你能在課堂上對哈利好一點。 」      「不用你多管閒事,鄧不利多。」      石內卜咬牙切齒的說道。      「我有我的──方式。」      「我知道、我知道,你不願意把你不合時宜但高貴的騎士精神,那怕是一丁半點暴露 在哈利面前──對了,賽佛勒斯,你知道嗎?就像檸檬雪寶吃多了也會想換個新口味一樣 ,我最近很喜歡看來自日本的圖畫書,叫做……『漫、畫』吧?在那裡面,像你這樣的角 色,通常被稱為『傲──」      「鄧不利多,」      打斷滔滔不絕的校長,石內卜簡潔的說道。      「──閉嘴。」   當哈利與綴歌牽著彼此的手,從山洞中走出來的時候,風雪已經停了。      漆黑的夜幕籠罩四周,遠處活米村的燈火在黑暗中星星點點的閃耀著。      「……糟糕,已經這麼晚了?」      哈利想到以為自己正在跟魔藥學報告奮鬥的榮恩跟妙麗,不由得苦笑了起來。      「怎麼了,後悔跟我待到這麼晚了嗎,波特?」      「不、綴歌,怎麼可能呢。」      哈利搖著頭,用力緊握著綴歌嬌小的手掌。      「……只是,要是一天有四十八小時就好了呢。」      綴歌沒有回答,只是微微一笑。      「哈利,你的領口翻起來了哦。」      「綴、綴歌?」      哈利驚訝的看著伸出手,幫自己整理領口的綴歌,感覺到胸口一陣溫暖。      突然間,綴歌附到哈利耳旁,低聲說道      「你看,哈利,那是誰?」      哈利吃了一驚,左右張望之下卻只能看到一片黑暗。      在哈利困惑的瞬間,臉頰上毫無預警的傳來柔軟的觸感。      「……波特,霍格華茲見了。」      轉過頭來的哈利視野裡,綴歌小跑步著向山下跑去,一頭金色的長髮迎風飛舞。      「綴歌……」      望著綴歌的背影,哈利傻笑著,在洞穴前一屁股坐了下來。      「唉,要是能一起回去──可是有在活米村被看到的風險啊。」      哈利嘆了一口氣。      「算了。在等綴歌走遠的這段時間,來考慮該怎麼跟榮恩還有妙麗解釋吧……」      一想到該用什麼表情去面對兩名好友,哈利額頭上的傷疤不由自主的隱隱作痛了起來 。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27.246.224.64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592311978.A.2C6.html
jerrys0580: [綴歌] 06/16 20:54
wayneshih: 不用擔心如何面對你的好友 因為他們早已瞎了 06/16 20:57
M4Tank: 不是說好全校實況哈綴嗎ww 06/16 20:57
arcanite: 所以麥教授是和孚教授有約嗎? 06/16 21:00
hankiwi: 等…等等,孚立維教授你本來想幹嘛?0.0 06/16 21:00
okitawawa: 有一腿(哈比調 06/16 21:02
vansama: 他們的身高有差ㄅ 06/16 21:06
hitsuchi: 已瞎 06/16 21:07
j88998899: 媽的全校教職員工都要知道你們這對狗男女在這裡幹嘛了 06/16 21:08
j88998899: 真香 多來點 06/16 21:08
PTTJim: 在他們那時候(1990年代)還沒有「傲嬌」這個詞,要2004 06/16 21:08
PTTJim: 左右才有吧,雖然當時像《相聚一刻》、《純情房東俏房客》 06/16 21:08
PTTJim: 已經有這種設定了 06/16 21:08
推個考據,我寫的時候還真沒想到哈哈
M4Tank: 鄧不利多:各位先生小姐們 我覺得有一件事需要召開校務會 06/16 21:10
M4Tank: 議 06/16 21:10
M4Tank: 隨後掏出哈利被綴歌親的照片 06/16 21:10
M4Tank: 石內卜:校長 我支持 06/16 21:10
M4Tank: 麥格:等等石內卜 我們還不曉得實情怎麼能對他們懲處呢? 06/16 21:10
M4Tank: 石內卜:教授你在說什麼? 我說我支持他們交往 06/16 21:10
dces6107: 樓上的說詞跟<異世界舅舅>、<毀滅人類不能重生>一個樣 06/16 21:10
qqqzzz123: 欸不是,所以老鄧要怎麼跟麥解釋?真的把飛七打暈? 06/16 21:13
okitawawa: 推文笑死 06/16 21:14
※ 編輯: ExcaliburEva (27.246.224.64 臺灣), 06/16/2020 21:15:22
scotttomlee: 最佳助攻老鄧和石哥XD 06/16 21:24
sma24934721: https://i.imgur.com/891fcyO.jpg 06/16 21:34
dnek: 老鄧的麻瓜興趣真是廣啊xD 06/16 21:38
ru04j4: 石內卜wwww 06/16 22:04
ryanmulee: 老鄧懂看喔 06/16 22:06
weebeer626: 後續讚 06/16 22:16
ryohgi: 這群教授在幹嘛XDDD 06/16 22:27
windr: 推 這群叫獸實在是XDDDDD 06/16 22:49
Eloye: 哈綴繼續發展下去,沒鼻子應該撐不到同人作的第七集就被收 06/16 22:52
Eloye: 掉了吧…果然印證老鄧愛情是最強大的魔法,哈綴本篇的石內 06/16 22:52
Eloye: 卜戰力大概比同人篇再加兩個零,還沒算天狼星這個超級哈利 06/16 22:53
Eloye: 控,還有一看就是女兒控的岳父…隨便數數這三個男人爆發沒 06/16 22:53
Eloye: 鼻子大概就沒戲唱了xd 06/16 22:53
xkiller1900: 全世界都知道你們在交往,只有你們不知道 06/16 22:56
xkiller1900: 大家都知道了這件事,還自以為藏好好 06/16 22:56
xkiller1900: 麥教授跟孚立維有約上一篇就看出來啦 06/16 22:57
imafsb: https://youtu.be/JTu1R4b1yZQ?t=1m15s 06/17 0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