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C_Chat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這次借用的是lee27827272大的這張圖, 以及lee大最早提出的綴歌砍蛇設定~ ※ 引述《lee27827272 (嵐空)》之銘言: : https://i.imgur.com/kt5lo03.jpg
時間上跟前幾篇是有延續的。 第五集:https://www.ptt.cc/bbs/C_Chat/M.1592151777.A.233.html 第六集則因為lee大把想寫的情感寫得太好了,就直接引用(超懶 XD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592146766.A.EAB.html 第七集的浴火重生: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592261868.A.D61.html 第七集的石內卜的回憶: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592327142.A.AB9.html 以及這篇,最後決戰。 版上已經有拉k大的好文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592054754.A.EA3.html) 這個完全只是給自己一點娛樂之作 XD 決戰中的一個場景設定,被willy大的文章啟發靈感,做了點改編。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592233637.A.7A1.html) ----------------------------------- 哈利的臉貼著墜歌白裡透紅的大腿, 似乎將自己深埋在溫柔中, 能暫時躲避包袱過於沈重的回憶。 他還在試著消化石內卜記憶裡傳遞的訊息。 還在試著接受,原來,根本沒有什麼最後的決戰。 決戰,意味著有倖存的可能。 是這一絲的希望支持著他度過這些年離開學校的日子。 也是這一絲希望,讓他無論如何,也不願意放棄眼前的她。 哈利抬起雙手,自下背緊緊地摟著安撫自己的少女。 臉更深地埋向綴歌懷中。 —— 突如其來的舉措,讓綴歌原本就已微紅的臉蛋噗地通紅。 雖說是生死關頭, 但哈利今天已經有太多超越綴歌經驗的肢體接觸。 她顫抖著,不知該如何是好。 卻又無法推開展現脆弱一面的他。 哈利波特在自己面前示弱。 這是自己從一年級開始就期待不已的場面。 記憶猶新。 那時,年幼的她總覺得, 這一幕上演的瞬間,她會感到前所未有的愉悅。 現實卻與記憶迥異。 沒有絲毫志得意滿的心情,只有無限的不捨與無措。 她還不曉得,該怎麼安慰打從心底在意的人。 母親、父親與石內卜,沒有人教過她這些。 有的只是上層世族必須壓抑自己情感,舉止合度的禮儀。 那是這個國家自古以來的傳統,無論巫界或麻瓜。 令她感到意外的是,明明應該是個急迫的關頭。 大概因為在哈利三人前往尖叫屋時, 留在學校戰鬥的她,深刻的體會, 善變的未來,極可能在下一秒就帶來生離死別的痛苦。 她因此為了這一刻感到幸福。 紅暈滿頰,臉上的微笑綻放。 那一刻,綴歌的面容令迷拉自慚。 —— 哈利的心情卻沈重不少。 他不能告訴綴歌,自己唯一的選擇,是走向死亡的幽谷。 他更不能告訴綴歌,唯有如此,才能徹底根除佛地魔的生機。 「那個留下來的孩子」的名號,與經歷的各種冒險, 讓哈利一直隱約意識到,自己必然是魔法世界的英雄。 他幾乎沒想過,自己會這麼強烈地恐懼英雄的抉擇。 真的能無悔地做出英雄的抉擇嗎? 那個永遠離開綴歌的抉擇。 這些日子以來,見到的各種死亡的片段在眼前閃過。 此刻的他,是多麽羨慕那些突如其來的死亡。 至少,不用像現在一樣,必須隻身從容赴死。 必須在走向死亡的每一步,都想著被留下的她。 哈利發現,自己抱著綴歌的手微微顫抖。 「我...我在這裡...陪你......」 因害羞而結巴的語氣,將哈利從陰暗的漩渦中拖了出來。 他想起莉莉與詹姆的身影。 是啊,這怎麼是英雄的抉擇? 倒不如說,是為了所愛之人的抉擇。 直接面對死亡,是為了讓所愛的人,能好好的活著。 哈利抬起頭,站了起來。 —— 「有件事,我必須自己去做。」 他看到綴歌羞紅依舊的臉蛋上,如細柳般的眉毛高高揚起。 「我要去找佛地魔。」 嫣紅乍退,綴歌的臉因為明顯的不悅而冷清。 「本小姐說過,最後的決戰,我要跟你去。」 冰寒的語氣令人生畏。如果是平時,哈利也許會因為恐懼而妥協。 但現在並不平常。 「你聽我說,綴歌」 綴歌眯起了雙眼。顯然,她並不打算被接下來的話語說服。 「這是計畫的一部份。你知道佛地魔的蛇吧?那條大蛇,叫做娜吉...」 「我當然知道。」 綴歌打斷了他,隱含怒氣的眼神盯著自己。 哈利突然想到,綴歌是鎖心術的高手, 「必須把它殺死。」 哈利吞了吞口水,快速地說明著。 「佛地魔做了六個分靈體。」 暗暗祈禱她不像石內卜一般... 「不把他們毀掉,就無法徹底擊敗佛地魔。」 「二年級的日記是一個,萬應室裡的皇冠也是。」 「那隻蛇,是最後一個?」 綴歌的語氣趨緩,似乎事情的嚴重性讓她忘了怒火。 哈利點了點頭。暗暗鬆了口氣。 看來,綴歌並不擅長破心術。 「衛斯理和格蘭傑可以殺死它。」 令人生顫的語氣再次襲來。 「我不喜歡重複自己。」 「本小姐,要和你一起...」 「我知道他們可以。」 哈利打岔。 「但萬一他們......」 哈利不敢想像接下來的可能。 看著哈利,綴歌明白他不敢說出口的,是什麼萬一。 「萬一他們...我需要你......」 哈利的話懸著。 綴歌的臉孔漸趨柔和。 「把蛇殺死?」 「把蛇殺死。」 哈利點了點頭。 「我要去逼他們開戰,然後,我會引開佛地魔。」 綴歌閉上雙眼,細長的睫毛不住顫動,胸口起伏明顯。 「這是很魯莽愚蠢的計畫。」 她咬著下唇。 「和你以前的每個計畫一樣。」 不知為何,哈利突然想起不久前深吻著她的觸感。 急忙拉回心神。 「但是,我們別無選擇。」 綴歌長長地嘆了口氣,睜開雙眼,柔和的眼神充滿無奈。 「謝謝你。」 哈利轉身,想打開校長室的大門。 感受到一股細微的力道抓著自己下擺。 一回頭,綴歌看著自己。 雙頰如火,眼神矇矓,透露幾縷憂思。 他轉身,抱住了她。 綴歌緊緊貼著自己,哈利感受到她胸前的一陣柔軟, 抬起綴歌細瓷般精緻的臉蛋,對著微粉的雙唇印下。 這是第二次。 和上次不同,綴歌任他探索著自己, 少了欲拒還迎的掙扎與抵抗。 卻一樣的顫抖,一樣笨拙,一樣害羞地回應著。 直到兩人被窒息的感覺分離。 綴歌的雙眼益發朦朧,哈利打開了校長室的大門。 「站住。」 「答應我。」 「只能去引他們過來。」 「在本小姐殺死那該死的蛇以前,」 「不准和他對決。」 深吻後嬌柔的嗓音故作威嚴。哈利心頭不自主地一陣騷癢。 「我答應你。」 「大小姐。」 這當然不是他第一次對她撒謊。 自相識以來,他不僅一次試圖欺騙她。 但這是第一次發現,撒謊的感覺,痛徹心扉。 哈利走向禁忌森林,心底的疼痛與恐懼輪流侵襲, 翻轉重生石,希望父母能陪伴與安慰自己。 —— 被催狂魔生吞活剝的絕望感襲來。 食死人正在進軍。狂歡著,宛若遊行般的進軍。 相對應的,是身邊此起彼落的,淒厲悲絕的哀嚎。 感覺自己的身體早已消失於冰冷的夜裡, 只剩下雙眸能夠轉動。 但所見之物,早已模糊扭曲。 直到手上傳來一樣冰冷的觸感才發現,原來,自己的身體還在這裡。 眼神朝下望去,一雙與自己相差不遠的手正握著自己。 十指有著一般的寒意。 順著看去,格蘭傑的臉孔掛著褐色的髮絲,淚流不止。 在她眼中倒映著的自己,如鏡像般的掛滿淚痕。 格蘭傑正努力地平衡身體,綴歌發現原來自己冰冷的手被拉扯著。 一切都運作得如此緩慢。 現在才看清,格蘭傑攔抱住早已瘋狂的衛斯理,不讓他朝敵軍衝去。 世界還是一般模糊。 —— 依稀看見,行走的黑潮停下。 依稀看見,在最前方的,是自己向來不喜的巨人混種。 綴歌發現,她從來,沒有這麼憎恨過這個巨人。 不是很自豪,自己抱著初生的哈利波特,逃離半毀的宅邸嗎? 不是很自豪,自己是哈利波特最大的保護者之一嗎? 現在呢? 不懂得遵守自己原則的低下物種。 然後,她看著巨人懷裡,動也不動的他。 為什麼,你也成了一個失信的人呢? 不是說好,要一起面對黑魔王的? 左胸口一陣疼痛。 不知道是什麼樣的怪力,正無情地擠壓著心臟。 黑魔王似乎施了什麼咒語,似乎在說著什麼話。 世界還在運轉嗎? 格蘭傑不再握著自己,與衛斯理相互抱頭跪著。 慣性地想控制住自己的心緒。 鎖心術呢? 早已枯死的心還能被鎖住嗎? 世界已經不再運轉了。 —— 直到一個從來沒有在意過的聲音響起。 「我有話要說。」 咕噥的話語,來自那蹣跚前進的蠢鈍身軀。 出乎意外的衝擊,一點點地將綴歌的感官帶回世界。 食死人在大笑著。 她看見了黑魔王身邊的阿姨,卻沒看見父母。 「哈利死了,又怎樣呢?每天都有人死去。」 不敢置信。這個蠢蛋剛說了什麼? 竟敢將哈利波特,與一般人等並列? 攀升的怒火纏上心頭。 「今晚我們失去了哈利。但是,他還和我們在一起。」 隆巴頓笨拙地指了指胸口。 隨著怒火而來的,是異樣的心緒。 先是譏諷。 「都在胡說些什麼?」 「我觸碰得到,你所謂活在心裡的哈利嗎?」 而後,是一點羞愧。 「是啊。這個蠢蛋還在反抗。」 「而我呢?」 「馬份家族的人,永遠,不能失信。」 她答應過哈利,要殺死娜吉妮。 綴歌發現,儘管靈魂似乎因為缺片而疼痛著,但她的身體回來了。 她悄悄地移動著。 ——— 奈威一個個的說著今晚戰逝的人名,轉身面對黑魔王。 「這些人,都沒有枉死。但你會。」 「很好。」 黑魔王說話了。 他施了咒,不知從何處召喚來分類帽,將它很狠狠地釘在奈威頭上。 「霍格華茲,不需要再分學院了。」 「我高貴祖先的徽章、旗幟、與盾牌,就已足夠。你說是不是?」 「奈威・隆巴頓。」 佛地魔舞動魔杖。 「奈威將要向大家掩飾,愚蠢反抗我的人,會有什麼樣的下場。」 一陣慘呼破天而來。 奈威全身燃起了折磨人的烈火。 隨之而來的,是翻天覆海的動盪。 呱啦呼喚著哥哥的名字,衝入食死人的陣營,與巨人陣奮戰著。 同時湧入校內的,是弓弦彈射聲幾能掩蓋馬蹄的人馬群。 大戰一蹴即發。 食死人自佛地魔身後一湧而上,榮恩妙麗與教授們攜手衝向前方。 綴歌只是靜靜地盯著黑魔王身畔的巨蛇。 黑魔王加入了戰鬥,所到之處,所向披靡。 綴歌閃避著他,見到隆巴頓身上的火焰消失,倒在地上。 然後,她看見分類帽自隆巴頓的頭頂落下, 隆巴頓從中抽出了一柄自己曾在宅邸中見過的寶劍。 隆巴頓的雙眼充斥不解。 綴歌迅步向前,欺到隆巴頓身邊。 「給我!」 她命令般地說著。 隆巴頓眼中閃過驚異的神情。 但這也不是第一次。 在更早一些時候,當綴歌縱身加入混戰, 在他面前施放屏障咒,擋下一道昏擊咒時, 他就已經露出過這個神情。 交付了鑲著碧紅寶石的長劍, 隆巴頓看見綴歌輕盈的身影,在亂軍中穿梭。 嘶吼與詛咒的聲浪撞擊著校園, 在奈威眼中,接下來的一切卻恍如一幅被施了咒的畫。 綴歌的金髮與長袍的下擺齊揚, 精緻的臉蛋兀自有著未乾的淚痕, 雙眸透出堅決的意志。 左手握著魔杖,右手挺著長劍, 如涓流般向巨蛇襲去。 巨蛇盤起上身,張開了血盆大口。 綴歌握著魔杖的左手一挽, 朝巨蛇口中施放了自己未曾見過的咒語。 巨蛇的蛇信倏忽裂開了三道裂痕, 漆黑濃稠的鮮血不絕噴射而出。 牠疼痛又憤怒地將頭擺向一側。 電光石火般,綴歌如畫的身姿旋身躍起, 金髮飄揚中,劍光斬落。 廝殺聲呀然而止。 全場靜靜地看著在緩慢騰向空中,劃下一道弧線後又落下的蛇頭。 奈威看到佛地魔憤怒地嘶吼,舉起魔杖對準綴歌。 「噹」地一聲,長劍脫手。 綴歌秀雅的身姿突然蜷縮在地。 奈威在回憶裡,無數次看過這樣的場景。 貝拉・雷斯壯的魔杖正對著那自己曾經愛惜調教的姪女。 佛地魔露出滿意的神情,回身想找尋馬份夫婦洩恨。 兩人卻早已不知去處。 戰火再起。霍格華滋軍的士氣隨著娜吉妮的死亡大振。 佛地魔回到戰場。 螳臂擋車!要凌虐馬份一家,用不著急於此時。 —— 綴歌聽到黑魔王的一聲怒吼,接著渾身繃緊, 自指甲與髮梢燃起宛如千刀萬剮般的劇痛。 紅光一閃,撕裂的痛楚尚未消散, 綴歌感覺自己飛身騰起,撞向了禮堂的外牆。 「哈利...哈利呢?」 恍惚間聽到海格的呼號。 心神煞地凝聚。怒火揚起。 「巨人,連他的屍身也照顧不好嗎?」 掙扎著想站起身,卻發現中了酷刑咒的四肢不住顫抖。 無以施力。 掙扎間,來到眼前的,是那熟悉的黑影。 那個教會自己許多咒語的阿姨,正拿著魔杖指著自己。 「也好。」 「這樣,很快就能見到哈利了...」 綴歌渙散地想著。 接著,另外一道熟悉的身影來到自己面前。 「離我女兒遠一點。馬上!」 纖瘦高挑的身影來到眼前。 阿姨瘋狂地笑了。 「布萊克家的這一代,到底怎麼了?」 「你是阻止不了我的,水仙。」 「加上我呢?」 曾經總是令綴歌放心,近期卻越常令綴歌心疼的背影步入。 「『不准再傷害我們的女兒!』」 淒厲的笑聲傳來,接著,魔咒交集的爆炸聲閃過。 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愛哭了? 綴歌看著與自己一般,日益憔悴的父母雙雙站在身前。 與令人心生畏懼的阿姨展開戰鬥。 她從來沒見過父母戰鬥的身影。 哪怕是加入食死人以來,魯休斯與水仙都避免在女兒面前動武, 也幾乎沒有再付出全力為黑魔王效力。 雖然從未談過此事,但他們彷彿知道,女兒的掙扎。 此刻的雙親,正全力地揮舞著魔杖。 她驚訝的發現,父母默契絕佳,進退攻防,配合得天衣無縫。 即便阿姨的戰技絕佳,卻似乎難敵兩人的組合。 一道紅光閃現,貝拉在慘呼中化為一道黑影離去。 魯休斯扶起了女兒,水仙愛憐無限地輕撫著綴歌的臉頰。 「哈利波特,他還活著。」 綴歌的眼神告訴水仙,她無法理解這個訊息。 「他還活著。」 水仙溫柔但堅定地反覆說著。 戰場某處響起的,逐漸外擴的喧嘩,似乎呼應了母親的話語。 「哈利!」 「他還活著!」 綴歌微微發顫,看著眼前的父母。 「『快去吧。』」 雙親溫暖地笑了。 「但記住,如果你受傷了,我絕對不會認可他當...啊!」 魯休斯逞狠的話語未完, 水仙一拳擊在他的小腹。 綴歌紅著臉笑了。 她知道父親想說什麼。 隱約意識到,這一次,自己非常靠近曾經不敢奢想的命運。 她吻了吻魯休斯與水仙的臉頰。 往戰局核心走去。 —— 佛地魔與哈利正在爭執著。 「波特,你今天又想把誰當成盾牌了?」 「沒有誰。」哈利冷靜地說著。 「分靈體沒有了,只有你和我。」 「今晚,我們兩人之中,將有一人永遠離開。」 「兩人之中?」佛地魔森冷地笑著。 「你以為那會是你嗎?」 「那個因為鄧不利多的計畫,而偶然倖存的男孩?」 綴歌來到圍繞著兩人的戰圈。 佛地魔的心思完全被哈利佔據, 沒有發現那斬去自己最後一個分靈體的, 馬份家的叛女,已來到身旁不遠處。 兩人維持著距離,繞著彼此緩步行走。 「我的母親救我而死,是偶然嗎?」哈利問著。 「今晚,我沒有抵抗仍然活了下來,也是偶然嗎?」 「沒有抵抗?」 綴歌的心底不敢置信地聽著。 她對自己發誓,會讓哈利波特因為這愚蠢的計畫付出代價。 佛地魔的憤怒燃燒著。 相形之下,哈利顯得從容冷靜。 「你從來不會從你的錯誤裡吸取教訓,是不是,瑞斗?」 「你竟敢...」 「是的,我敢。」哈利笑了。 「我知道你所不知道的事情,湯姆・瑞斗。」 「想不想聽聽,以免你再犯一個大錯?」 佛地魔躊躇了。過了片刻,才譏諷地說著。 「又是愛?鄧不利多那沒用的法寶?」 綴歌似乎瞥見,黑魔王說出愛時, 哈利似乎淡淡地朝自己瞥了一眼,露出微笑。 兩人的對話持續著,哈利將石內卜的秘密公諸於世。 一方面似乎想震懾佛地魔, 一方面,又似乎不想讓石內卜繼續蒙受委屈。 那有如教父般的人影恍若浮現眼前。 綴歌心底閃過憂戚。 她看著與佛地魔僵持的哈利,恐懼在身裡聚集。 至少,接下來無論發生什麼,她都要和他在一起。 下定決心,綴歌隱匿在人群中,悄悄向前。 哈利也有意無意地,往自己的方向而來。 隨著距離變化,圍住戰圈的人們緩緩往綴歌身後退去。 「可是,波特,鄧不利多等於把魔杖給了我。」 佛地魔勝利般的宣告。 「我把魔杖從它最後一任主人的墓裡挖了出來!」 「它的力量屬於我!」 「你還是沒聽明白嗎,瑞斗?」 「拿著魔杖,使用魔杖,並不會讓你成為它的主人?」 「接骨木魔杖,早就認了一位新主人。」 「那位將它從鄧不利多手中擊落的人。」 佛地魔呼吸加劇,哈利知道,奪命的咒語一蹴即發。 「接骨木魔杖的真正主人...」 哈利看著佛地魔右手高舉。 「是我。」 清雅明亮的語音自身後傳來。 禮堂裡的人們驚訝的短呼響起, 佛地魔驚愕的表情看著哈利身後, 那身上綴著血污,卻仍讓人覺得清麗脫俗的少女。 「那有什麼關係呢?」 片刻的驚訝轉瞬即逝,右手一擺,一道疾光馳至。 「『全全破心護!』」 哈利與綴歌一同舉起魔杖。 佛地魔的詛咒太過強悍。 一陣閃光過後,綴歌發現,母親的魔杖已被擊落。 施咒的左手劇痛。所幸哈利即時緊攬著自己左肩,護著自己。 一聲尖笑響起。 「這樣,接骨木魔杖就是我的了。」 「但這樣還是太遲了。」 綴歌感覺哈利摟了摟自己。 「不久前,我從綴歌的手中,奪下了她的魔杖。」 禮堂裡所有的目光,似乎都盯著相依偎的兩人。 哈利將山楂木魔杖靠向綴歌胸前,低頭望著懷中的倩影。 溫暖的眼神觸及心弦,綴歌不顧黑魔王在前的凶險,墊起腳尖。 在哈利的耳畔輕聲說著。 「那是我的魔杖,波特。」 「也是我的魔杖。」 哈利低下了頭,還以顏色。 重述著今日重逢時的話語。 不同的是,語氣中帶了甜意。 她望著哈利眼中自己的倒影,發現要止住微笑,原來這麼困難。 突然,頭頂上的魔法天空爆出一道金紅色的光芒, 魔法天空的陽光,灑落在哈利與綴歌身上。 佛地魔鐵青著臉,高吭的咒音宛若尖叫。 「啊哇呾喀呾啦!」 哈利與綴歌十指緊扣,山楂木魔杖在金色的輝煌中舞動。 「『去去,武器走』。」 魔杖選擇主人。也許,魔杖也會傳遞情感。 魔咒在陽光下相撞,激起的灰煙掩蓋了朝陽。 接骨木魔杖飛向空中,猶如被綴歌斬落的,娜吉妮的頭顱。 哈利牽著綴歌快步向前,一手接過了它。 佛地魔雙臂大張,雙眼上翻,倒落塵土。 禮堂回到一片死寂。 頃刻間,歡聲四起。 食死人們想方設法地逃竄, 人們或則忙著追捕,或則歡呼著朝哈利與綴歌湧去, 哈利掏出了隱形斗篷。 「大小姐,這次,你願意和我共用斗篷了嗎?」 面露不懷好意的微笑。 是害羞嗎?還是艷陽太暖? 綴歌白淨的項頸、臉蛋、直到耳根,一片緋紅。 「你敢亂做什麼,本小姐絕不...」 哈利低頭,用雙唇奪走她未完的詞語,順手披上斗篷。 —— 禮堂的餐桌復位了,但誰也沒按學院入座。 亂糟糟的擠在一起,忽而大笑,忽而低泣。 榮恩在禮堂裡狂躁的奔走著, 妙麗在他身後笑意盈盈的跟著。 他看到枕在露娜膝上的奈威,忙不迭地問著 「哈利呢?你有看到哈利和那個女人嗎?」 「如果是我,我會希望得到一些清淨。」 露娜似笑非笑地說著。 妙麗噗哧一聲笑出聲來,從身後挽住榮恩,坐在他們身旁。 —— 在鄧不利多殞落的塔上,綴歌依偎在哈利的懷裡。 隱形斗篷墊在身下,兩人沉靜的睡著。 渾然沒有發覺,塔尖入口的階梯上,坐著一個男人的身影。 有多久,沒有這樣不受驚擾,好好入睡了呢? —— 魯休斯・馬份看著沈睡的兩人,站起身來。 也許,曾經身為食死人,助紂為虐的馬份一家,還是要面對巫界的審判。 但是,這個曾讓自己厭惡的男孩,是絕對不會讓女兒受傷的吧。 他看著哈利,看著哈利肆意橫在女兒胸前的手。 「喀拉」一聲,魯休斯險些失足摔落階梯。 重心倚著的手杖斷了。 他想了想,果然自己還是很厭惡這個男孩。 輕巧的腳步聲踏來,水仙帶著責備的眼神看著自己。 魯休斯笑了笑,輕輕掩上通往塔頂的木門。 以後,是一個新的世界了。 ---------------------------- 加入了電影版奈威演說的一幕。 發現自己實在很愛寫長文,有夠花時間 XD 謝謝願意花時間看完,忍耐我渣文筆的大家。 如果沒有意外,應該是最後一篇長文了吧 XD (默默望向自己開的,綴歌取得瑞斗日記的坑...) 這週末實在過得很愉快,又有大佛又有綴歌。 舊時佛綴堂前燕,飛入希洽百姓家啊 XDD 希望這種集體創作能持續著~ 大家晚安 :)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62.120.115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592407959.A.102.html
shadowblade: (* ̄▽ ̄)/‧★*"`'*-.,_,.-*'`"*-.,_☆,.-*`'*-.,_,06/17 23:35
s944310: 看完了,今天的哈綴素足夠了,什麼,你說再20分鐘就明天06/17 23:40
ryohgi: 這週末?已經快到下個週末囉06/17 23:41
呃...被發現掉進精神時光屋了... 珍惜時間,遠離哈綴
henry1234562: 已經快週四了 馬上又一個週末了06/17 23:42
okitawawa: 不要啦 大大別封筆啊 我還想吸更多高純度的哈綴素 求你06/17 23:43
okitawawa: 了06/17 23:43
不會封啦XD 這麼香怎麼封得了 只是長篇折壽,改寫短篇XD
Rfaternal: 啊嘶~~ 吸吸06/17 23:43
Rfaternal: 學生時代完美落幕 吸吸吸06/17 23:43
arcanite: 連奈威的靈壓也......06/17 23:44
Rfaternal: 大大第二集的坑也填一下啦 兩人在地下室的劇情超期待阿06/17 23:45
arnus: (* ̄▽ ̄)/‧★*"`'*-.,_,.-*'`"*-.,_☆,.-*`'*-.,_,06/17 23:46
qsx889: 魯休斯:小鬼!手放哪裡!06/17 23:46
Kammy: (* ̄▽ ̄)/‧★*"`'*-.,_,.-*'`"*-.,_☆,.-*`'*-.,_,06/17 23:47
M4Tank: 吸! 再吸! 喔啊.....我還要!06/17 23:47
oiixooi: (* ̄▽ ̄)/‧★*"`'*-.,_,.-*'`"*-.,_☆,.-*`'*-.,_,06/17 23:47
※ 編輯: monica21 (1.162.120.115 臺灣), 06/17/2020 23:50:47
scotttomlee: 看完推!! 連奈威唯一神威的橋段也XD06/17 23:48
scotttomlee: 不過看到枕露娜大腿後算了 (我奈露派的啦!!XD06/17 23:49
我也奈露派的XD 加電影橋段因為電影的奈威帥啊! 可是為了讓綴歌有戲份,只好忍痛魔改了 讓奈威變成喚起綴歌奮戰精神的導師XD
d8456aaa: 哈綴文應該是要暫時成為西洽主力了XDDD06/17 23:49
gibbs1286: 這篇好完整喔,真的只差第二集跟第七級的馬份莊園了06/17 23:50
willytp97121: RRRR我的眼睛06/17 23:51
monica21: gibbs大,馬份莊園的片段有在浴火重生篇喔06/17 23:52
KotiyaSanae: 那個魯休思就是遜啦 06/17 23:54
lee27827272: 睡前吸個哈綴,夢裡都會笑06/17 23:55
是Lee大!QQ
gibbs1286: 感謝,太多篇了,有時候會漏掉QQ06/17 23:55
※ 編輯: monica21 (1.162.120.115 臺灣), 06/18/2020 00:00:40
dnek: 這個份量,滿足,不過這裡哈利真色xD 06/17 23:59
ryohgi: 再推一次,長文好過癮 06/18 00:00
metz1552: 那個魯休思就是遜啦06/18 00:01
scotttomlee: 原來元PO也是奈露派XD(握) 不過電影奈威劇情雖然增加 06/18 00:02
monica21: dnek 大,18歲的屁孩有女友在旁,應該難免XDD06/18 00:02
scotttomlee: 但沒小說那種威就是(畢竟小說拿到劍就直接劈死蛇06/18 00:03
ice7890: 推推,寫得很好看06/18 00:04
scotttomlee: 有這種顏值頂級的女友 哈利會從一年級開始就騷擾她06/18 00:05
monica21: 贊成!所以小說直接砍的戲份被大小姐搶劫了...06/18 00:05
scotttomlee: 這也是很正常的?06/18 00:05
reader2714: 你居然搶了耐威的閃光時刻06/18 00:05
嗚我是真的很萌奈露的
gibbs1286: 補完了,m大真的太神啦。果然20周年就要發表真正原作06/18 00:06
scotttomlee: 不過這是哈綴世界線 戲份給綴歌直接換到一個露娜划算06/18 00:06
okitawawa: 大大描寫的綴歌雖然少了點遜炮萌 不過卻充滿英氣(我超06/18 00:09
okitawawa: 愛在馬份莊園的那段) 很讚06/18 00:09
謝謝o大, 馬份莊園那段花了不少時間在想, 怎麼改編會比較符合那種受傷後的心態 沒有遜炮萌其實主要是筆弱寫不出來啦XDD 不然看版上各大的綴歌都看到不自覺的微笑啊~
ryanmulee: 讀完了,我還不推爆06/18 00:18
ryanmulee: 這篇完整度真高 06/18 00:19
monica21: 就是因為萌奈露才無論如何魔改也要放他們(堅持06/18 00:19
ff760725: "哈利波特綴歌宇宙整理篇"最新整理至此,做個標記 XD06/18 00:20
是ff大!
oldchicken31: 太神喇!06/18 00:20
ewqxz: 讚06/18 00:21
jojoshoe: 本來還覺得今天攝取的哈綴素不夠 現在 我好了06/18 00:25
MatsuokaTgtg: 讚讚 明天有動力考試了 06/18 00:28
holocon11212: 寫得好好 謝謝你 我看得超爽 06/18 00:30
PTTJim: 看完這篇我可以安心入睡了06/18 00:44
iamhenyu: 睡前一吸哈綴文 夢裡都會笑出聲 我好了 06/18 00:45
sses60802: 拉k羅琳4ni?06/18 00:48
okitawawa: 再吸一口06/18 00:48
Ttei: 吸吸更好睡06/18 01:16
Alonhuang: 讚讚06/18 01:43
l604120401: 好香啊06/18 01:55
smart0eddie:06/18 02:01
az22954892: 可以安心的睡了06/18 02:20
jokerjuju: 再...再吸一口06/18 02:20
utadahikaru: 長文就是舒服06/18 02:58
xkiller1900: 爽,20年出現時空悖論哈綴寫手,彌補讀者的遺憾06/18 03:22
streakray: 推06/18 04:17
Eloye: []~( ̄▽ ̄)~ 06/18 04:59
一併謝謝各位大大(鞠躬 ※ 編輯: monica21 (36.228.118.184 臺灣), 06/18/2020 05:56:16
wayneshih: 綴歌心境描寫之好..酸苦甜 又醇又香 回味無窮 06/18 06:48
wayneshih: 綴歌似乎使用撕淌三步殺打娜吉妮? 圍決鬥圈的人群很看06/18 07:04
wayneshih: 空氣的自動後退把綴歌圈起來超好像 太懂了吧 06/18 07:05
wayneshih: 笑 06/18 07:05
wayneshih: 魯休思難得帥一波 不過就是遜啦! 06/18 07:06
monica21: W大看得好細啊,謝謝你 06/18 08:30
M4Tank: 早上上班 我再來吸一口..啊~~我還要... 06/18 08:49
Zeroyeu: 綴歌和哈利真的莫名的好組合.... 06/18 09:05
weebeer626: 一早醒來先吸一口再說06/18 09:44
qpp222208: 超讚06/18 10:58
narihira2000: 推個 雖然奈威完全影薄了w 但綴歌衝去砍蛇超有畫面06/18 12:14
goodgodgd: 玉女素心杖 06/18 14:28
goodgodgd: 欸不對啊,為什麼馬份夫婦也會玉女素心杖?06/18 14:39
※ 編輯: monica21 (36.228.118.184 臺灣), 06/18/2020 20:16:56
tim860628: m大這篇寫的太神啦!又虐又甜又虐又甜又虐又甜,原作 06/18 22:15
tim860628: 的場景也都有交代到 06/18 22:15
jaspergood: 猛猛猛讚讚 06/19 0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