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C_Chat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嗯哼,這篇終於不是長文了 XD 心滿意足地吸完yoyo大的綴哈鹽, 因為開會太無聊而隨手寫了一個短篇。 一樣是延續同樣的時間線。 前情傳送門 第五集:https://www.ptt.cc/bbs/C_Chat/M.1592151777.A.233.html (文長慎入) 大推lee大的第六集:https://www.ptt.cc/bbs/C_Chat/M.1592146766.A.EAB.html 浴火重生:https://www.ptt.cc/bbs/C_Chat/M.1592261868.A.D61.html (文極長QQ) 儲思盆裡石內卜的回憶:https://www.ptt.cc/bbs/C_Chat/M.1592327142.A.AB9.html 最後決戰:https://www.ptt.cc/bbs/C_Chat/M.1592407959.A.102.html (文長慎入) -------------------- 馬份莊園在月光下顯得靜謐。 喬治亞式左右相稱的的大宅外,站著幾道巡守執勤的人影。 大宅中,魯休斯・馬份不奈煩地來回踱步。 他無法想像,這樣的事情,竟然發生在自己家裡。 妻子倚著走道的牆,一臉莞爾,戒備著。 堂堂馬份家的主人,在用完晚餐後,竟然無法到起居室休憩。 這一切,都因為女兒這陣子總在晚餐前紅著臉暗示, 餐後,想要佔用爐火一段時間。 想也知道,又是那個男孩。 魯休斯心裡明白,自己應該要感謝他讓女兒走過近兩年的憔悴歲月。 但不知怎地,只要想起這個名字,腦中浮現的畫面, 永遠是在尖塔上,那隻橫放在女兒胸前的手。 隨之而來的,是想狠狠折磨手的主人的無名怒火。 本來是想裝作沒聽見女兒的詢問的。 用餐時,綴歌偷偷地觀察著父親。 他今晚用餐的速度快捷異常。 自己與母親仍在談話,父親便已放下刀叉。 迅速地站起,往通往起居室的門廳走去。 若不是母親冷冷地咳了一聲,也許,父親今晚會賴在起居室不願離開吧。 她當然知道這是為了什麼。心底無奈地笑著。 父親焦躁不安地坐回餐桌,等待母女從容地用完晚餐。 一齊起身,往起居室走去。這是馬份家的傳統。 只是今天,母親一反常態地走在最前方。 推開了起居室的門,示意綴歌走入,在身後,將門闔起。 水仙的背抵著門,瞪著丈夫。魯休斯一臉不可置信。 —— 綴歌決定不再多想門外的父母,以及那肯定幽默的場景。 起居室裡,整點的鐘聲響起,她略為急忙地拉過矮凳,在爐火邊坐了下來。 雙頰漸紅,心頭噗噗地跳著。 突然想起,久未出門的自己,現在的面容還算得體嗎? 她沒發現,今天已不自覺地對著鏡子整理了數回, 並且,隨著時間漸晚,站到鏡子前梳理的時刻益趨頻繁。 環顧四周,心底一聲吶喊。 「為什麼起居室裡沒有鏡子呢!」 雙手連忙撫著自己的金髮,想確保沒有一絲不遜的髮絲揚起。 忙亂間,膝前的壁爐閃起一陣綠光, 爐火中,浮現那情思所繫的臉孔。 「晚安,綴歌。」 哈利暢懷地笑著。 「晚...晚...晚安,哈利。」 急忙地端正身影。 「你還是那麼緊張呢。」 彷彿看穿片刻前的忙亂,哈利嘲笑著自己 「你閉嘴啦。」 「都是和衛斯理廝混太久害的,一點也不紳士。」 綴歌微嗔。 臉上到耳間都熱熱的,一定是靠得離爐火太近。 哈利看著紅雲在她粉嫩的臉蛋上暈開, 好不容易克制住想把全身都鑽進壁爐,來到綴歌身邊的衝動。 突然,哈利的身子被往旁邊一擠,有個生物也鑽了進來。 「馬份小姐,怪角很榮幸為您服務。」 綴歌看著眼前詭異的景象,不自覺地笑了出聲。 哈利的下巴頂著家庭小精靈光禿的頭頂。 她放鬆多了。 優雅地和怪角打了招呼。老精靈似乎非常開心,哈利卻急忙地想把他趕出爐火。 一陣忙亂。綴歌卻早已習慣。 自從兩人開始利用呼嚕粉聯繫後, 怪角總是在此時突然對哈利殷勤起來。 總是堅持親身詢問,馬份家的大小姐是否有需要效勞之處。 「明明就是布萊克家族的人。」哈利經常這麼抱怨著。 怪角心不甘情不願地離開後,兩人笑著看著彼此,分享今天都做了什麼。 「明天,終於要見面了呢。」 哈利期盼的說著。 綴歌發現,灼熱的感覺又襲上臉頰。 一定是父親故意吩咐的。 不然,怎麼總是在這個時間,爐火燒得如此興旺? —— 距離佛地魔敗亡,不過三週而已。 英國魔法界的忙亂,卻彷彿過了三十年。 有太多的秩序需要重整,太多的傷痛需要撫平。 太多的罪行需要裁決。 馬份家該何去何從,自然而然成為戰後審判的焦點。 雖然,綴歌在最後戰役的表現,讓那晚身在霍格華滋的人們,對她不再有所懷疑。 但親臨戰場的,終究只是少數中的少數。 況且,即使在現場的人們,也有不少認為, 至少,綴歌確實必須為鄧不利多的死,負上責任。 遑論多數的巫師們,仍然仰賴輿論來了解發生的一切。 麗塔・史譏的生涯,從來沒有這麼璀璨過。 一篇又一篇, 揭露擊敗黑魔王的男孩,如何與馬份家千金暗地合謀, 借黑魔王之手謀害鄧不利多,再聯手除去黑魔王, 以暗中掌控魔法世界的陰謀論在各處小報上流傳。 刊登在《預言家日報》上的,雖然沒有如此怪奇,但也好不到哪去。 輿論開始相信,最後大戰中現身的綴歌,只是馬份家族投機的結果。 那畢竟是個慣於識別風向,以維持自己家族權勢的大族。 當然,輿論從來不是一面倒的。 《謬論家》以小說的形式,刊載了許多(不曾發生過的)哈利與綴歌的愛情故事。 光明與黑暗的苦戀,幾乎錯過的緣分,攜手退敵的浪漫, 為綴歌爭取到一批為數不少的潛藏支持者。 然而,那終究只是潛流。 儘管以部長金利・俠鉤帽為首,新任魔法部的重要官員, 多數都曾在霍格華茲現場,卻也無法抵免開始浮現,且甚囂塵上, 必須積極審判馬份家的言論。 所幸,魔法部目前也忙得分身乏術。 對馬份家的處置,暫時以派人就近監護,外出管控,與等待發審應付。 —— 綴歌將外出的時間配額留給父母,自己成日待在書房與宅院的溫室裡。 她聽哈利說,石內卜被納吉尼傷得很重。 雖然化為一縷黑煙消失,不見屍體,卻也難希冀他還活著。 那是父親的摯友,也是在綴歌幾乎放棄此生的食死人歲月裡, 不斷支持自己,待她有如親女的男人。 與石內卜在莊園裡散步,是那段時間綴歌少數能解放心思的時光。 她告訴哈利,要盡可能地,將石內卜的魔藥學知識傳遞下去。 那之後,哈利抽空到了石內卜的居所與辦公室, 透過爐火,遞給綴歌不少石內卜的筆記與日記。 —— 但明天,是綴歌久違地要踏出莊園。 這是個不在外出配額內的行程。 當哈利捎來消息時,綴歌甚至不願去想,哈利究竟用了什麼方式, 讓魔法部長點頭,並親自安排了一個讓兩人得以秘密見面的任務。 聽他得意地暗示,似乎,是他去說服許多魔法部新生代的重要成員, (「不就是格蘭傑、衛斯理、和隆巴頓嗎?」綴歌心想) 「噢,還有霍格華滋的新任校長。」 「等等!你的意思是,魔法部和霍格華滋,都知道我們要約...見面...嗎?」 綴歌急切地問著。 「應該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啦!」 「不是所有人的意思是...到底有多少人?」 綴歌絕望地打岔。 「金利說,他會親自帶派西和榮恩他們一起安排。」 「麥教授說,她會找弗立維教授和其他老師,與金利合作。」 哈利莫名興奮的說著。 綴歌只想把自己埋進巴嘴的羽翼裡。 「這個計畫不錯吧?」 得意洋洋,邀功一般的口吻。 「蠢死了啦!」 綴歌的臉蛋深埋在掌心裡,紅如玫瑰的項頸發出哀鳴。 而這令人三分雀躍,七分羞恥的日子,在數個小時後,即將到來。 —— 魯休斯・馬份等得不耐煩了,決定要突破妻子的防守,破門而入。 突然,起居室的門呀的一聲開啟,女兒面帶驚恐地從裡面逃了出來。 「那小子該不會鑽到家裡來對綴歌做了什麼!」 心底一寒,魯休斯毫不猶豫地掏出魔杖。 女兒卻無視自己,緊拉著母親的手往閨房急奔。 「我還不知道明天要穿什麼!」 梯廳裡迴盪著的,是女兒的泣聲與愛妻的笑語。 魯休斯收起魔杖,恨恨地看著回復正常的爐火,隨後,露出釋然的微笑。 他不知道此時綴歌的心裡正埋怨著父親。 「早知道,應該要把讓爸爸外出的時間,拿去逛摩金夫人的...」 那晚,水仙陪著綴歌,忙到凌晨。 —— 哈利在活米村大街上等候著。 胃裡突然感到一股不安。 作為第一次正式約會的場合,會不會太沒有驚喜? 當初選擇這裡,只是基於安全。 畢竟,如果綴歌被發現秘密外出,可能又要掀起一陣媒體風暴。 最早的想法,是乾脆在學校裡見面的。 這個念頭,隨著後腦挨了妙麗狠狠一擊後,消散無蹤。 最後還是選了一個兩人都熟悉的場景,於是開始了拜託麥教授與金利的行程。 原以為會挨罵的,但麥教授只是詭異地笑著,金利則是豪爽地答應。 用了各種方式,讓村裡人煙消散。 (從學校需要村民協助重建,到魔法部必須在活米村尋找可疑蹤跡)。 活米村,今天只留給兩個人。 還有,豬頭酒吧,也還營運著。讓在雪中走得累的兩人,能有個休息的去處。 兀自惴惴不安,萬一綴歌不滿意呢? 細雪緩緩飄落。 雪花飄揚間,暮想朝思的倩影踏著宛若無痕的步伐而來。 哈利愣住了。 綴歌秀長的金髮交錯,在她動人的額上,編織成雅緻的髮圈。 宛若頂著桂冠入塵的天使。 俏臉緋紅,幾週前重逢時的憔悴神色,被嬌羞與喜悅的光澤取代。 披上點綴細羽的罩衫。 罩衫下,是更加凸現綴歌娉婷身材的鵝黃色露肩長洋裝。 哈利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看著綴歌那玲瓏有致的鎖骨,與白裡透紅的肩頸線條。 荷葉邊的裙擺隨著步伐輕擺。 哈利迫不及待地跑上前,聞到了那讓自己難以成眠的清雅香氣。 「好久不見,哈利。」 長長的睫毛下飽含笑意。 哈利伸手摟住綴歌腰際,看著綴歌一樣粉嫩的雙唇,低下頭去。 卻只吻到一隻微冷但不失溫度的手指。 綴歌的食指正按在自己唇上。 紅通著臉,眼神閃著調皮的光芒。 「不可以。」 吐氣如蘭,綴歌輕聲說著。 「這次,輪到我先了。」 綴歌的輕聲幾不可聞。 有如那天被綁進馬份莊園,被要求指認自己時的耳語。 但這次,也許是太過害羞的緣故。 綴歌微微墊起腳,在哈利唇上輕輕地啄了一下。 心癢難耐,將綴歌緊摟入懷裡,綴歌微微顫抖著,接受哈利的深吻。 忘我的兩人渾然不覺,活米村外,負責監控的人們士氣消沈。 —— 幾天後,到魔法部探班奈威的露娜,聽到了關於工作的耳語。 監看馬份莊園,似乎成了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差事。 露娜側著頭想了想,明白什麼似的,一路如脫兔般雀躍地跳回家裡。 魔法界最受歡迎的連載小說,有了新的題材。 --------------------------------- 版上神人與後日談的好文太多, 本來其實很猶豫要不要獻醜 XD 不過就像andrea大說的,希望能讓哈綴風延續下去~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40.109.160.13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592466132.A.302.html
M4Tank: 啊...啊....再一口就好...真的只要再一口..我還要哈綴素06/18 15:45
ryanmulee: 甜多了,推推06/18 15:51
ryanmulee: 不懂產糖的我只能靠著你們,大感謝06/18 15:51
dnek: 其實在座看到的哈綴素都是謬論家的短篇(゚∀。)06/18 15:52
PTTJim: 寫著寫著又變長文啦www06/18 15:52
欸好像是耶,慘哉...
smart0eddie:06/18 15:52
nowandnew: 產糧的露娜是好露娜 讓我們歡迎她06/18 15:54
KotiyaSanae: 羅古德妳過來,這是獎勵妳的胡蘿蔔06/18 16:04
小心,奈威在你後面,他很火
lee27827272: 大家都應該效法露娜(吸06/18 16:07
s944310: 今天的份06/18 16:11
dogberter: 來得及時的哈綴素06/18 16:12
SeijyaKijin: 香噴噴06/18 16:14
arcanite: 繆論家不是挺懂的嗎?06/18 16:16
mosquito181: 糟糕 我停不下來啊06/18 16:20
okitawawa: 老闆再來杯台南無糖 要特大杯的06/18 16:21
henry1234562: 大家都不想去馬份莊園 怕被閃瞎嗎XD06/18 16:32
魔法部還在研議這算不算職災補助的範圍XD
iamhenyu: 這不是很懂嗎!滿意06/18 16:33
jojoshoe: 放閃的哈綴是好文明06/18 16:33
PTTJim: 感謝露娜大大讓我們有糖吸www06/18 16:36
arcanite: 看這麼多篇我還是最喜歡大大的第五集 痛徹心扉啊!06/18 16:38
嗚謝謝A大 其實看過lee大圖集設定後就一直覺得, 第五集萬應室事件結束,應該是一路虐到重生回 從哪裡開始黑化,就從哪裡開始撒糖 只是重生已經很接近尾聲, 要再開虐,好像就只能在回憶裡了 除非... 歡迎來到yoyo 大和hedes大的世界線XDD
Kammy: 好喜歡大大產的哈綴素><06/18 16:59
tuanlin: 謬論家要怎麼訂06/18 17:01
BEDA: 總之...再來一口吧。06/18 17:23
※ 編輯: monica21 (36.228.118.184 臺灣), 06/18/2020 17:50:50
tkg2012: 謝謝糧............ 06/18 18:10
scotttomlee: 推! 超喜歡m大的哈綴糖 (順便有奈露糖) 06/18 18:17
oldchicken31: 吸了之後又有活力加班喇 06/18 18:18
y12544: 讚 06/18 18:27
xkiller1900: 你是謬論家的主編ㄇ 06/18 19:03
wayneshih: 不不不 這也相當長了吧 吸一口挾帶露奈的哈綴素 06/18 19:31
Eloye: 這叫短文?不過,香(°∀°) 06/18 20:51
Eloye: 老實講,學之前老鄧還在的時候一樣全英轉播一次兩人約會, 06/18 20:53
Eloye: 輿論馬上從審判變成ㄍㄟˋㄏㄨㄣ了啦~ 06/18 20:53
okitawawa: 再吸一口 06/18 22:28
ryohgi: 好讚 舒服 06/18 23:17
weebeer626: ㄍㄟˋ婚 06/18 23:41
yoyosea: 你這不是很懂嘛.jpg 06/19 00:00
andrea20029: 哇謝謝產糧!!!! 推推推 06/19 00:28
streakray: 再一口...再... 06/20 04:12
MiaoXin: 推 07/15 2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