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C_Chat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Part.1: #1UwX3dhu (C_Chat) https://reurl.cc/d0oZYD part.2: #1UwuBeg5 (C_Chat) https://reurl.cc/yZa3KD -----------------------------------以下正文------------------------------------ 過了一個夏天,身高也長高了一呎。 忽然覺得,他真的變了。 變的很怪。 -- 綴歌‧馬份絕對有鬼。 哈利波特這麼確信著。 這要從開學前,在弗雷跟喬治的店裡說起。 當時他正在跟妙麗、榮恩、金妮一起在店裡的時候,眼角餘光看到了綴歌從櫥窗外經過。 她怎麼會在這裡? 自從她帶著恩不理居來(雖然是毛莉‧邊坑告的密)突襲DA後,兩人再也沒有說過一句話。 上學期末,因魔法部事件而導致魯休斯‧馬份被調查,她看到他也只是惡狠狠地瞪著他。 剛剛在摩金夫人的店裡偶遇,她也當作他不存在一樣。 然後現在她又一個人…一個人? 記得她剛剛還跟著水仙‧馬份一起逛摩金夫人的店。 不對,這不尋常。於是哈利拉著兩個死黨一同鑽進隱形斗篷(伴隨著妙麗的白眼), 尾隨她到夜行巷的波金與伯克氏。 知道了她似乎做了甚麼交易,但也僅只如此。 她真的怪怪的。一定有鬼。哈利如此確信著。 『我說哈利,這事情確實有點蹊蹺,但我們也同意有很多種解釋了嗎?』 在火車上,妙麗對著還在疑神疑鬼的哈利說。 是的,但我怎麼就是覺得不對。心裡那股癢癢的感覺,一直告訴他,她很不對勁。 連自己也很不對勁。 自從被張秋吻上去之後,就覺得不對勁。 在被吻之前,他的心跳像是不斷拍翅的金探子般雀躍,亦或吃到夾心糖那要爆炸的感覺。 但是閉上眼的當下,卻跟想像的有些不一樣。 腦袋裡浮現的第一個畫面,不是一直以來仰慕的張秋,卻是那一頭金色長髮的她。 柔軟、溼潤,還帶有淚水的鹹味的一吻過後,原本那股熱情與衝動像是被澆熄了一樣。 再次張開雙眼時,卻看到了金色的綠袍的一角,從走廊的另一端一閃即逝。 不對,真的很奇怪。真的很怪。 後來在火車上找到了機會,穿上隱形斗篷,偷偷跟著剎比走進了史萊哲林的車廂。 在跳上行李架後,看到了綴歌坐在一群史萊哲林的學生的正中間,宛如女王般君儀天下。 她的雙腿交錯,旁邊的潘西乖乖地幫她拿著飲料。如詩歌一般美麗動人的畫面就在眼前。 哈利不禁出神多看了幾眼,才把注意力集中在她所講的話語上。 從破碎的字句裡,哈利只能猜測她可能有甚麼企圖。 如果可以看到她的行李裡裝了甚麼… 『整整--石化。』 大意了,早在那時候她看向行李架時,就該查覺到她已經注意到自己了。 更不用說高爾那個混蛋拿下行李時撞到的那下,絕對被她聽得一清二楚。 接下來哈利還被綴歌用力踹了一腳在臉上,也意外地看到了裙下的風光。 不知道是被踹斷鼻梁的緣故,還是那少女的密境被自己一覽無遺, 哈利可以感覺到鼻腔裡正有股熱熱的液體流出來。 直到最後東施把他救出來,他的心還是有股癢癢的,有點煩躁的感覺。 真的很怪。 進學校後,大家都在問他發生了甚麼事,但他死也不跟別人說他鼻子下那道血痕的由來。 他在魔藥學裡用混血王子的筆記,打敗了妙麗跟綴歌-意外的,綴歌的成品還比妙麗好。 但是在這之後,除了在課堂上看到她以外,哈利都沒有跟綴歌碰到面。 無論是怎麼在劫盜地圖上找(榮恩:哈利,你的表情很恐怖喔。),他都找不到她。 她到底跑去哪了?就連魁地奇賽,自二年級以來他根本沒有缺席過—除了那次延期之外。 看到對手是一個叫做哈普的傢伙,他就有種失落感。 經過詢問得知,馬份家的大小姐正在龐芮夫人那裡躺著。 但以哈利對她的瞭解,她並不會就這樣缺席,而且還找一個看起來很白癡的人來頂。 而且在賽後他也溜過去醫院看了一下,並沒有看到她在那裏。 她絕對哪裡怪怪的。一定有鬼。 在那之後哈利四處的尋找她有可能出現的地方。每次拿起劫盜地圖在找的時候,他總是瞪 大雙眼,尋找地圖上每個角落。(妙麗:哈利你的呼吸很急促喔。) 妳到底在哪裡?哈利煩躁的問,但地圖並不會回答他心裡那股躁動的由來。 ------------------- 『喝下去。』 『大小姐,這…』 『喝。』 綴歌強硬的要求克拉、高爾喝下自己調的變身藥水。 已經不知道幾次了,哈利波特總是會在自己附近出現。 害她都找不到時間點進出萬應室,好進行任務。 到底是怎麼回事?本小姐都已經遠離你了,你還一直像跟蹤狂一樣,出現在我附近? 搞甚麼?學期初的教訓還不夠嗎? 該不會是之前活米村的騷動,讓他懷疑到我身上來了吧? 我的目標是衛斯理家那隻小狐狸,卻不知道為什麼變成了凱娣‧貝爾。 雖說這只是在測試羅梅塔的執行程度…看來自己的法術還沒辦法那麼完整的命令他人。 而且那個項鍊的威力也有點太驚人了,看來要測試的話還是要用別的法子。 綴歌決定一邊按照原定計畫,一邊想想有沒有其他的方式可以完成任務。 還要避開那個比除疣貼布還要黏人的哈利波特,讓綴歌更加的煩躁。 但手上的這個…真的太困難了。 過去這段時間以來,已經試了好幾次,那個櫃子就是修不好。 就算能傳送,也只有成功一下子,過沒多久又斷掉了。 但父親不斷囑咐她一定要成功,她也很清楚如果失敗了,自己的家族會有什麼下場。 『可惡…說甚麼這次都要成功。』綴歌的負面情緒堆疊的越來越高。 後頭剛變身完的克拉跟高爾,都清楚這時候絕對不要出聲。 ----------- 這下可好,甚麼事情都不能做。躺在病床上的哈利心想。 而隔壁的榮恩床上傳來輕微的鼾聲。 前些天榮恩生日,結果喝到了毒蜂蜜酒。 還好毒性不是很強—龐芮夫人說,而且加上哈利在現場直接塞了顆毛糞石進他的嘴裡。 就算是這種惡作劇性質的毒物,龐芮夫人仍然會把他們留在這邊住幾天。 這下可好,榮恩中毒的當天晚上,寇馬‧麥拉在交誼廳等著哈利,要求讓他遞補守門手。 隔天就是跟赫夫帕夫的魁地奇賽,就算千百般不願意,哈利還是讓麥拉上場。 殊不知這根本就是場災難。 且不論他個人技術好不好,他一上來就各種指揮,完全忽略哈利才是隊長的這件事。 當哈利出言叮嚀他顧好自己的本位,這傢伙居然還反過來大聲嗆他。 接著在連續掉了好幾分之後,麥拉竟然去搶了己方打擊手的球棒。 『快把球棒還給皮克斯!回到球門柱的位置!』 哈利高聲道,並且作了另一個錯誤的決定-向著他衝過去。 接著一陣盲目、噁心的劇痛…強光一閃…遠處的尖叫聲…然後跌落漫長隧道的感覺… 等到醒過來的時候,榮恩正在自己的旁邊,對著自己咧嘴微笑。 『有你大駕光臨真好。』 『去你的。』 回到靜謐的醫院裡頭,哈利無言的看著昏暗的天花板。龐芮夫人已經穿著睡袍離開了。 在球賽前又看到綴歌跟著兩個女生離開了球場,又一次,她要跑到一個他不知道的地方。 他實在很想跟上去,但自己又身為隊長,不可能丟下整個球隊,只為了她一個人。 如果他今天是昆爵,他就可以號令一整個魔法部的正氣師來追蹤她。 …找DA的成員呢?好像也不妥,因為大家的課也是排滿滿的,不好讓大家為了他而缺課。 翻來覆去,實在想不到該怎麼辦才能分身出來跟蹤她,畢竟現在大家都有課業壓力。 如果有一個分身可以在她不知道的狀況下跟著她,對,就像是家庭… …… 『怪角。』 一聲響亮的啪,然後寂靜的室內出現了一陣腳步聲和吱吱叫聲,把榮恩都嚇醒了。 哈利連忙對著龐芮夫人的辦公室施了一個嗡嗡鳴咒,免得她在這時候衝出來。 哈利翻滾到床邊,看到多比跟怪角正扭打在一起。 哈利跟榮恩兩人趕緊把兩個家庭小精靈拉開,但他們仍然互相對著彼此扔東西。 後來改用命令的方式要求怪角住手,而多比也很聽話的停手。 『怪角,我有個任務給你。』 『主人有什麼吩咐?』怪角嘎聲問,但他看著哈利的眼神像是有著血海深仇似的。 『我要你…』哈利停頓了一下,『仔細想想,多比也在,我可以拜託你也來幫忙嗎?』 『多比能為哈利波特效力覺得很榮幸!不管是上刀山下油鍋…』 雖然多比很熱情的回答,但哈利決定暫時忽略他。 『我要你們跟蹤綴歌‧馬份。』 哈利無視了榮恩臉上又驚又恐的表情,繼續說:『我要知道她去了哪裡,跟誰見面, 做了甚麼事,我要你們全天候跟蹤她。』 『主人要我跟蹤馬份家族最年輕的那個?』怪角啞聲說。 『主人要我監視老主人的純種姨孫女?』 『就是她。』哈利說完,就想到一個問題,趕緊加以防範。 『但是你不准告訴她,怪角,不准讓她發現你在幹甚麼,完全不准跟她交談, 或用寫字的方式通知她,或者以任何方式接觸。明白嗎?』 哈利可以看的出來,怪角很努力地想要從剛剛的話語裡找出漏洞,便等候著。 過了一會兒,怪角深深一鞠躬,帶著無比嫌惡的語氣說: 『主人考慮到了每件事,怪角必須服從, 雖然怪角寧可當馬份家那個女孩的僕人,哦,是的…』 『就這麼決定。』哈利說。『我要你們定期報告,但要確定在我四周沒有人的時候, 你們才可以出現,不過榮恩和妙麗沒關係。 不准告訴任何人你們在做甚麼。就像兩片除疣貼布,貼在她的身旁就對了。』 ------------ 『為什麼又會失敗?』綴歌憤恨的跺了跺腳。 明明就是下「讓衛斯理家的那個女孩喝到毒酒」,結果變成了榮恩衛斯理喝到。 就連之前的項鍊也是,明明要她交給「葛來分多的紅髮女」,卻給了不相干的人。 這下倒好,如果真要殺鄧不利多,這棋子就只能執行最簡單的命令,關鍵時刻根本不行。 想到整個計畫只能走向最後這個方式,綴歌的心情又更糟了。 唯一的好處是,哈利因為新替補的那個白癡的寇馬‧麥拉,躺進了龐芮夫人的病房裡。 縱使這樣不用擔心他跑來跟蹤,但綴歌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那個大笨蛋…早就說繼續跟那些人來往只會讓自己更危險而已。 綴歌甩了甩頭,我幹嘛要關心那個大笨蛋,就讓他跟那隻小狐狸一起去你儂我儂好了。 但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總覺得最近有個視線正緊緊地盯著我。 明明周圍都沒有人,卻像是有甚麼東西在監視著我一樣,非常的不舒服。 當我把魔杖掏出來的時候,那股視線又像是消失了一樣。 『路莫思。』 用魔杖照亮了整條通道,還是沒有看見半個人影。 『人人現。』 依然沒有反應。 『你們兩個,跟之前一樣,看好。』 對著後頭的克拉(♀)和高爾(♀)說道,綴歌轉頭面向眼前的牆壁。 萬應室啊…又勾起了不好的回憶。 但現在任務要緊,綴歌。 我要一個哈利波特絕對找不到我的地方。 我要一個哈利波特絕對找不到我的地方。 我要一個哈利波特絕對找不到我的地方。 走過三次之後,牆上出現一道華麗的大門。 綴歌推開了大門,走了進去。 任務繼續。 ----------------------------------------------------------------------------- 不知不覺地打了這麼長,有點被嚇到。 這算是part.3,試著把哈利跟蹤狂的感覺打出來。 不知道這樣有沒有好好的表現出那種跟蹤狂的感覺呢?(゚∀。) 我是希望點到為止啦,畢竟這個應該算是剛萌芽的戀心…吧? 至於金妮的靈壓……我試著不去想那種比小狂犬還難解的問題。 大概就這樣吧。 至於後面銜接到廁所大戰的部分…有機會跟靈感的話在下再來補上吧 畢竟故事中間像斷掉了一樣也不好。 當然有其他任何羅琳想要來補這邊的話,在下也非常樂意。 畢竟共襄盛舉的人越多,也就越多哈綴素可以吸。 -- 6/21更新:排版更動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22.121.180.158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592571616.A.FCA.html
M4Tank: 吸!!!! 啊.....再吸!!! 明天補班需要更多哈綴素啊. 06/19 21:01
M4Tank: . 06/19 21:01
okitawawa: 先推再看 06/19 21:05
iamhenyu: 推 期待後續! 06/19 21:13
metz1552: 推 期待後續 06/19 21:19
metz1552: 哈利真是一位「紳士」啊XD 06/19 21:19
dces6107: 你可以考慮跟我一起迫害金妮啊,金可憐 06/19 21:20
一時迫害一時爽,一直迫害一直爽(゚∀。)
Eric30523: 到底是誰在追蹤誰呢XDD 06/19 21:20
基本上就是一個變態跟蹤狂在追求另一個快要病了的傲嬌大小姐的故事(大霧
s944310: 期待續集 06/19 21:36
xkiller1900: 好香 06/19 21:45
fkukg52155: 感覺甜的還沒出來 但有綴歌就是香 06/19 22:03
Rfaternal: 金妮一直中槍 但就是打不中XD 06/19 22:30
設定上是綴歌在找實驗體的時候"恰巧"條件都符合金妮‧衛斯理
jojoshoe: 寫這種劇情真的很吃力 L大超強的 06/19 22:55
ilycw: 希望能更詳細描述綴歌踩哈利那段,啊嘶~~ 06/19 23:10
啊嘶
weebeer626: 五告變態 06/19 23:13
scotttomlee: 推 這哈利真的夠變態(? 06/19 23:29
ryanmulee: 胖次圖呢? 06/20 00:24
只能看看哪位文藝復興大師願意出手了 6/21追記:已經有Lee大的圖了,詳見 #1UxZhkzi (C_Chat)
streakray: 推 感謝大大 06/20 03:37
PTTJim: 補班日唯一的慰藉啊,吸起來!! 06/20 12:28
monica21: 變態追蹤狂v.待發病傲嬌大小姐,很可以XDD 06/20 17:19
※ 編輯: laswish (122.121.180.158 臺灣), 06/21/2020 12:2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