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C_Chat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為了讓哈綴風延續~ (其實是戒斷失敗) 所以擴大加改編了lee27827272的這篇: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592146766.A.EAB.html 圖當然還是lee27827272大的設定集 : 第六集:https://i.imgur.com/aIPTXOX.jpg
同時感謝hankiwi大新繪的美圖~ https://i.imgur.com/CfQbGgu.jpg
因為怎麼寫都會寫成長篇,只好再次感謝有耐心看完的大大們... 時間上是這之後:https://www.ptt.cc/bbs/C_Chat/M.1592151777.A.233.html 這之前:https://www.ptt.cc/bbs/C_Chat/M.1592261868.A.D61.html 啊對了,這篇應該無糖吧? ----------------------------- 許久沒有這麼近的看著她。 自去年的聖誕前夕,瞥見她顫抖地淚流不止,轉身離去之後。 綴歌姿容依舊脫俗。 但哈利發現,綴歌的雙頰更消瘦了。 隱隱浮腫的雙眸下,留有淡淡的,無以成眠的痕跡。 過去幾年,總是充滿情緒看著自己的眼神蕭索,漠然望向前方。 此時的綴哥,正承受著飛七的憤慨,與史拉轟派對上人們譏諷的目光。 儘管暴跳如雷,飛七也只是引領著綴歌走入, 絲毫不敢過於靠近那渾身散發寒意的少女。 「沒有人邀請我,是我自己想闖進來。」 淡淡地,渾然事不關己般的說著。 但哈利知道,她一定有著什麼深沈的秘密。 這個學期開始,雖然仍然常與她同處一個教室, 但總感覺,綴歌的存在異常飄渺。 猶如,在教室裡的,只是一個模仿綴歌姣好外貌惟妙惟肖的人偶。 曾以為,至少在教室,在走道,或在魁地奇賽場, 能夠有說上一句話的機會。 卻發現自己錯得離譜。 除了教室外,她鮮少出現在校園,也自魁地奇的賽事與練習中缺席。 綴歌似乎決定,要徹底讓哈利再也沒有向她開口談話的機會。 他大概猜得出是為了什麼。 這樣的猜測,令自己有如深陷禁忌森林最深處的迷霧裡。 那個自幼總是刁難自己的少女,真的會對自己帶有這種情感嗎? 而自己呢? 那個想到夜裡又能在魔藥學教室裡與她獨處而雀躍的自己, 也懷抱著同樣的感受嗎? 是不是因為這樣,張秋的吻竟然為自己帶來一點罪惡感。 是不是因為這樣,至今仍會在連忙敢去追她的夢裡醒來? 是不是因為這樣,在結束關係的時刻竟然有種解脫? 往日最有可能談心的朋友們,沒有一個幫得上忙。 一個成了成日想著接吻的無賴,一個故作堅強,卻暗暗以淚洗面。 在調節兩人關係的同時,哈利努力地探索著自己的心緒。 是不是因為這樣,當發現派對會場, 有那麼多雙幸災樂禍的眼神嘲弄地看著她時, 心裡竟然難以抑制想要與眾人為敵的衝動? 哈利猶豫著要踏向前,卻聽見懾人的語調自史拉轟身側傳來。 「我有話跟你說,綴歌。」 石內卜站了出來,森冷的目光掃射,現場譏諷的氣氛驟止。 哈利意外的發現,心中突然對石內卜升起一陣好感。 史拉轟似乎想打圓場,石內卜卻視若無睹。 伸出右手,輕輕搭在綴歌的肩上,兩人走了出去。 哈利猶豫著,他想知道,這些日子來,她到底經歷了什麼。 想知道,她有什麼秘密。 為什麼憑藉隱形斗篷與劫盜地圖的自己, 竟然無法偷得任何一絲與她獨處的時刻? —— 在空無一人的教室,哈利從未聽過石內卜如此憂心的語氣。 「你需要休息,綴歌,要是你...」 「我沒事的。」 綴歌輕輕地說著。 「你的鎖心術,還沒那麼強大。」 是錯覺嗎?石內卜的語氣似乎同時參雜不捨。 「我看得到,你還在為了...」 「我說過,沒事的。」 還是那般輕柔。 「我不希望你自己承受這樣的情緒,與那個計畫。」 「我可以幫你。為什麼不願意告訴我?」 聽著此時宛若慈父的石內卜,哈利心中難免感到一絲彆扭。 「你出生的那天,我對魯休斯與水仙發誓過要保護你。」 「綴歌,我立了不破誓...」 哈利還在思索這句話的意義,但不破誓三個字,似乎讓綴歌開始猶豫。 然後,略帶哽咽的語氣緩慢的,用力的說著。 「就像...你說的......」 「我還在練習,不讓人們讀到自己的心思,以及情緒...」 哈利彷彿可以看見綴歌在自己眼前, 一頭絲綢般的金髮低垂,努力著,不讓自己落下淚來。 「我不希望...成為破綻...」 「讓黑魔王有機會...」 「可以試探你......」 坦承,往往帶來寂靜。 「好好的練習吧。」 石內卜口吻堅定,試圖為顫抖的回音帶來平靜。 「在你有把握之後,我想告訴你,我的故事。」 被好奇的感受盤據,哈利差點忘了閃避走出教室的綴歌與石內卜。 擦肩而過。 他再次聞到綴歌身上的一縷清香,哈利眼裡所及的,是她細緻的睫毛。 睫毛上,閃著淡淡水光。 綴歌黯然的神情,強烈地撞擊著自己的心臟。 決心暗定,他必須好好的,與她確認許多事情。 —— 但這遠比預期的艱難許多。 原以為只要看著劫盜地圖,穿過秘徑連忙趕到綴歌所在之處,便能有攔下她的機會。 綴歌似乎有意識地閃避自己。 他發現,綴歌似乎熟記了不少自己帶她走過的, 那些在魔藥學教室鬥嘴後,兩人於城堡中測膽胡鬧的密道。 為此,他暗暗詛咒自己。而那些日子的回憶,卻又為自己帶來笑容。 他一直不相信綴歌說的,三巫鬥法大賽的第二關,她是作為死敵而被帶走。 同時他也無法確信,綴歌真的是自己最在意的人。 「真的嗎?從什麼時候開始?」 叩問過自己不下千次的提問。 與此同時,劫盜地圖上,哈利・波特與綴歌・馬份兩個圓點, 除了課堂外,再無交會。 直到今天。 地圖上,綴歌的名字,每週總有幾天,會來到二樓麥朵的廁所。 深恐打草驚蛇似地,哈利默默的觀察著。 確定了綴歌行動的規律後,披著斗篷在外守候。 果然,她來了。 映入眼簾的,是哈利未曾想像過的她。 長袍與潔白的襯衫沾染塵埃, 黑色的絲襪破了好幾處,他強迫自己挪開想盯著肌膚的眼神。 綴歌快步走過,但他還是看到了,淚水在她眼中打轉。 廁所的回音傳來綴歌帶著泣音的口吻。 「麥朵,拜託...」 突然麥朵尖聲大叫,廁所中,水聲大作。 在哈利趕忙捂起雙耳前,他聽到綴歌的施咒聲。 「默默靜。」 而後,只餘傾洩濺落的水花聲。 哈利躊躇著,不確定是否現在,會是能與綴歌談話的時間。 只好靜靜站著。 卻因為突如其來的三兩聲哭聲慟心。 他知道,那不是麥朵胡鬧似的尖叫與哭泣。 那是一種更深刻的,宛若要把心掏出體外的哀傷。 但更讓哈利痛心的,是夾雜在哭聲中唸出的,消聲咒的咒文。 咒文過後,廁所又只餘下流水不竭的聲響。 他霎時明白發生了什麼事,掀開斗篷,往廁所走去。 —— 這是二年級的他無比熟悉的地方。也是他第一次擁抱她的地方。 那時,年紀尚幼的兩人相互摟著彼此,在鳳凰的羽翼下逃離密室。 那也是第一次,哈利見到綴歌淚水沾濕衣襟。 廁所裡,所有水龍頭盡皆開啟,水流遍地。 綴歌一身都被水浸濕了。 垂著頭,在一處梳洗鏡前,雙手借著水盆,支撐不住顫抖的身體。 哈利的腸胃一陣糾結,看著對自己施了消聲咒的綴歌, 在一片水聲中聲嘶力竭的哭泣。 原本,是想利用水聲掩蓋自己的哭聲的吧。 誰知道,竟然痛到無法遮掩。 抬起頭,麥朵正滿臉怒容的看著自己。 「你不知道,她有多麽辛苦。」 —— 沒有人(與幽靈)知道,在四年前, 見到佛克史拉著相擁的哈利與綴歌,自密道中竄出的畫面後, 想像兩人可能如何相處,成為麥朵的快樂之一。 也因此,在(不知從何)得知, 綴歌將會是哈利在三巫鬥法大賽必須營救的對象之時, 她不只一次地協助哈利。 看著因此而關係漸近的兩人,麥朵總是歡欣不已。 而這一切,在幾週前綴歌無聲的走入, 並在自己面前泣不成聲後,化為烏有。 綴歌總是暗示一切都是某個任務的實驗失敗, 但麥朵隱隱約約覺得,那只是最後的稻草。 「歸根究底,一定是哈利波特有負芳心!」 這樣的想法,隨著哈利未曾依著幻想,前來安慰綴歌後,益發深植。 哈利不解麥朵的怒火,也全然不在意。 此刻他的眼中,只有倒映在鏡裡,那低頭垂泣的綴歌。 他好像突然明白了今晚想確認的事,看著自己的右腳抬起,往綴歌的背影奔去。 —— 挑高的廁所裡迴盪著積水上飛馳的腳步, 水花飛濺中,綴歌抬起頭。 在鏡子裡,看見不可置信,也最不願相見的人影。 柔腸百轉。 心頭才剛升起一陣暖意,霎時被一陣又一陣的悽楚澆熄。 為什麼,要來這裡? 為什麼,要一臉愛憐難捨,看著自己? 從來,都不曾在乎過我的,不是嗎? 縱然心中曾經盼望,三巫關卡時的在意,不僅只是他一時的意亂神迷。 但自從那個聖誕前夕,就已經明白。 一切,都只是自己的誤會而已。 還能怎麼辦呢? 在催心斷腸的三個日夜裡,不曾聽聞他捎來的半點音訊。 想必,是忙著和雷文克勞的女孩互訴衷情吧? 還能怎麼辦呢? 未曾體驗過這種情感的自己,所能想到的,只有拉遠兩人的距離。 然後,讓自己在忙亂與無法回頭的路上, 慢慢忘記。 所以,為什麼,要來這裡? 還是,自己又誤會了? 你的到來,其實只是出於同情? 我還沒有,淪落到必須接受你的同情。 是這樣嗎? 快說啊,為什麼,現在,要來這裡? 在自己最狼狽的時候? —— 綴歌在鏡像中,看著思緒紛亂不已的自己,轉身面對哈利。 一個咒語早已脫手而去。 哈利錯愕地看著綴歌突然發起攻擊。 來不及反應,咒語已擊中身後的石牆,發出砰然巨響。 反射地抽出魔杖,但說什麼也無法出擊。 綴歌的眼神透露出複雜的情緒與透骨的傷心。 哈利沒見過她這樣的神情,猶豫間,如潮般的咒語再度襲來。 本能地想要防禦。 才發現每一發咒語都不偏不倚地偏離,打中身後的石牆。 綴歌的咒語似乎擊破某處水管,廁所撒起水來。 看著她淚痕與水跡遍佈的臉蛋,心裡確定了自己的情感。 「綴歌…綴歌...」 柔聲開口。久違地,在她面前,呼喚著她的名字。 卻意外地看著眼前的少女,露出痛苦至極的神情。 —— 原本以為,最痛,不過就那三天。 現在才明白,原來,那種感覺,可以痛到讓人如此心智模糊。 綴歌恍惚地看著正柔情呼喚自己的哈利,腦子裡卻只不斷重複著剛才的問題。 為什麼,要來這裡? 為什麼,要這麼溫柔地喚著自己? 為什麼,要在這裡? 彷彿眼前又見到萬應室前,槲寄生下,任人輕吻的他。 以及那對著自己施咒,緊緊抓傷自己,也不願哭出聲來的回憶。 心亂欲狂。 看著一步步走向自己的哈利,聽見自己的口中,發出未曾聽過的聲音。 —— 哈利看著搖搖欲墜的綴歌,魔杖不住地晃動,說出不應出現的咒語。 「咒咒...」 也許是這一年多來面對太多危險的直覺。哈利的意識飛馳著。 自己所會的,每個能對抗它的魔咒,幾乎都會傷到眼前那由衷在意的人。 他也知道,不能用最安全,也是自己最擅長的繳械咒。 他不願意承受,魔杖脫手,對綴歌那高傲的自尊可能造成的傷害。 不知如何,腦中響起魔藥學筆記中,未曾使用過的咒語。 將希望交付給那個曾經幫助過自己走出許多難關的男子, 希望他的魔咒,能再幫自己一次。 在不傷害綴歌的情況下。 「撕淌三步殺。」 —— 接下來的一切,慢得出奇。 哈利看到,綴歌並沒有念完不赦咒的咒文。 似乎在最後的一刻,克制了失控的情緒。 但太遲了。 自己的咒語已經朝綴歌身上射去。 他突然想到,今晚,綴歌所有的攻擊,都未曾真的瞄準自己。 後悔的情感還來不及出現, 綴歌濕得透出膚色的襯衫,在眼前緩緩撕開三道裂痕。 露出綴著蕾絲邊的內裡。 旋即,隨著咒語前進,應聲而斷。 一瞬間,從襯衫的裂縫中,瞥見綴歌如玉般的皮膚。 他看到咒語打入綴歌體內,綴歌嬌柔的身軀一晃,向後坐倒。 近乎透明的襯衫湧上無盡血紅。 —— 綴歌眼中的世界,也同樣的緩慢。 她看見哈利毫不猶豫地掏出魔杖, 看著他全無挽留地出手, 看著他的魔杖冰冷地指著自己。 然後,看著自己胸口鮮血直湧。 她突然明白了。 為什麼,要來這裡? 是來告訴自己,盡快地,從他的世界消失,對吧? 渾身發寒。不知道是流血過多,還是念頭太冷。 「很快的,你就會如願了。」 綴歌意識渙散,看著哈利走向她。 「謝謝你,最後,還願意來看我。」 —— 哈利手足無措地衝向前,緊緊抱住倒臥在血水中的她,絕望地大喊著。 「不!不!誰來幫幫我!」 雙手不住地按在綴歌胸前的三道傷口,好似這樣就能止住流出的血水。 不應該這樣,不應該是這樣的... 麥朵在旁無止盡地尖叫。她一直都在這裡嗎? 看見石內卜的身影,看見他眼神中的恐懼,看見他狂奔而來。 背部一陣疼痛,發現自己被狠狠甩開,砸到一旁的牆上。 石內卜跪在綴歌身畔,輕輕詠唱著。 看見綴歌不再流血,看見石內卜反覆施咒。 看見綴歌無力的手指輕動,看見她虛弱地睜開雙眼。 看見她掙扎著想起身,卻無能為力。 看見石內卜輕柔地抱起她,頭也不會地往廁所外走去。 只留下一句命令。 「你,波特。留在這裡等我。」 —— 不知道是被胸口的疼痛,或是被刺人的光線喚醒。 綴歌發現石內卜正站在一旁,臉上突然顯得蒼老。 看見他眼裡的憂心。 「我沒事。」 語氣冰冷得令自己陌生。 輕輕撫著身上多出的,自胸口漫到腹部的疤痕。 尤如閃電。 「我沒事的。」 對著石內卜再次肯認。 明明,詛咒彷彿還在撕裂心臟。 石內卜莫測高深地望著自己。綴歌知道,他想讀懂自己的情緒。 她動也不動,靜靜地看著待己如父的身影。 「離開病房後,到我的辦公室來。」 石內卜似乎嘆了口氣。 「我想給你看一段往事。」 —— 那之後,綴歌來到石內卜的辦公室。 見到了他年輕時的故事,與他的護法。 她知道,石內卜想告訴他些什麼。她也曾不只一次因為心底的戚苦而悸動。 然而,身上的疤痕,無時無刻地提醒自己, 一切,都已經結束了。 她繼續著她應該要完成的計畫。 就算自己的幸福與人生不再可能如願, 她還是不能讓父母因為自己的失敗,而蒙受黑魔王的毒手。 她也聽過一些耳語。 哈利波特,似乎與鄧不利多在進行什麼秘密任務。 發現在那一夜後,自己的鎖心術似乎全所未有的強勢。 心底仍舊抽痛著,但外人再也看不出來。 —— 計畫中的日子突然到來。 在確認鄧不利多離校後,綴歌安排了一切,而後,孤身往天文塔而去。 塔頂似乎已經有人。 伏在門後,依稀聽著鄧不利多與誰交談的低語。 他一定也在吧? 那就好了。 這樣一來,就真的結束了。 —— 其實,早就知道結束了,不是嗎? 再多的,都只是一層層的自我說服而已。 告訴那個始終無法真正忘記他的自己,別再有絲毫幻想。 以為早已經整理好心情的。 為什麼,心底還抽蓄著? 為什麼,簡單的呼吸會如此疼痛? 眼眶感受到微潤的濕氣。 有時候,她真的深深地恨著自己。 以為早已深鎖的心情,總是如此時不時的流露。 緊握魔杖的指節業已泛白,默默記誦鎖上心頭的咒文。 微紅的雙眼漸復白淨,隨後,覆上霜寒。 這一夜過後,也許,他將永遠不會再出現在自己的生命裡。 這樣,會更容易忘了他嗎? 幽暗的意識中,自己黯淡無光的面容上,一串珠淚滑落。 深自明瞭,這之後的每個日子裡,總是會有因思念而煎熬的時刻。 但,這也是早就在經歷的了,不是嗎? 從來自雷文克勞的她吻了他開始,從自己寫下給阿姨的那封信開始。 從他的符咒無情地撕裂自己內心開始... 傷痕又痛了起來。 是時候,與曾經想一直和他在校園裡拌嘴的夢訣別了。 萬念俱灰間,綴歌突然發現,今夜,徹骨生寒。 原來,生無可戀會帶來平靜。 她舉起手,推開了門扉。 —— 鄧不利多一面叮囑哈利去召來石內卜,一面分神看著通往天文塔頂的門後。 他知道誰在那裡,知道這是刻不容緩的時節。 絕對,不能讓少女的靈魂,墜入萬劫不復的深淵。 想著隱形斗篷下的哈利。也許,今晚接下來的發展,會影響魔法界的未來。 為此,他迫切地需要石內卜。 欣慰地看著哈利正要疾步而出,腦中卻滑過不祥的念頭。 太遲了。 沈重的木門緩緩打開,鄧不利多內心難得地湧起一絲絕望。 因憔悴而顯得消瘦單薄的身影走入,過去曾明亮自信的雙眸灰暗無神。 鄧不利多略帶心疼地看著,少女周身散發出這個年齡不應有的寒意。 所幸。 「去去,武器走。」 隨著輕柔的咒語聲消散,年老的智者寬心了。 若不是自己身體實在太過衰弱,半月型眼鏡背後,也許會露出慧黠的笑容。 「綴歌啊綴歌,你有沒有發現,自己選擇了哈利最擅長的咒語?」 鄧不利多內心幾乎失笑的想著。 「還有機會。還可以挽回她。」 一搏的心情,彷彿回到年少時爭勝的自己。 銳利的眼神看穿冰冷外表下,孤寂落寞、傷痕累累的少女, 眼角瞥見落在地上,已然易主的接骨木魔杖。 想起記憶中那桀驁不遜,英挺猖狂的少年。 兩人的身影逐漸重疊。 如果當時,他也有回頭的機會...... 「果然,還是老了哪。」 不住調侃自己,思緒閃入紐蒙嘉德某處牢穴。 「你會感覺到嗎?這是我最後的一場決鬥了。」 「我會說服她的。」 在心底對著牢穴裡的人影默訴。 而後,溫暖睿智的音調揚起。 「晚安,綴歌。」 「晚安,教授。」 —— 紐蒙嘉德。 葛林戴華德站了起來。 透過天井,望著淒風苦雨中,隨時可能被雲霧吞噬的殘月, 久久不能自己。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36.228.118.184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592579164.A.D62.html
rainbowcrash: 感謝發糖讓我暫時忘了那隻母猩猩06/19 23:14
我其實還沒跟上母猩猩梗,讓我爬個文~
okitawawa: 推推推 超喜歡大大對哈利跟綴歌的心境描寫06/19 23:15
dnek: 果然五,六集還是要有點鹽才對味06/19 23:16
hankiwi: 文字好細膩 推推06/19 23:18
s944310: 這種鹽我吃,為了後面的甜06/19 23:18
ryohgi: 這篇文筆太動人 我太幸福了QQ06/19 23:22
jojoshoe: 好虐 可是又好棒06/19 23:23
jojoshoe: 完美的表達了綴歌的痛苦與掙扎06/19 23:23
謝謝各位大大願意花時間看完
gibbs1286: 這樣一切都合理了,哈利你這個混帳!!!!!!!!!!!06/19 23:23
gibbs1286: 還有葛林戴華德是關在紐蒙嘉德,不是阿茲卡班06/19 23:25
對吼,昏頭了。謝謝gibbs大
OlaOlaOlaOla: 我們只需要深吸這文字06/19 23:25
嗚ola大的文是長久以來的精神糧食啊 ※ 編輯: monica21 (36.228.118.184 臺灣), 06/19/2020 23:32:25
TRosenthal: 太棒了06/19 23:34
oldchicken31: 經歷那麼多最後在一起 難怪可以閃瞎全魔法界XD06/19 23:37
arcanite: Q_____________________Q06/19 23:41
weebeer626: 我吸,我大口地吸,我貪婪地吸,啊啊啊啊啊啊啊06/19 23:41
arcanite: 本該命中相愛的兩人 卻因為錯失緣份而漸行漸遠...06/19 23:42
修個錯字~ ※ 編輯: monica21 (36.228.118.184 臺灣), 06/19/2020 23:44:10
PTTJim: 不只閃瞎魔法界,連我們這些身處遠東的麻瓜也都快被閃瞎了 06/19 23:44
PTTJim: www06/19 23:44
lee27827272: 相信眾羅琳終究會給兩人好結局,沒有就...我自己寫(X06/19 23:45
是lee大! 這只是補完啦,想說自己寫的還差一篇, 就借lee大文靈感啟發了 今晚大家開糧倉,白天餓的都補回來了~
M4Tank: 哈綴素.....????這是鹽巴嗎?06/19 23:53
y12544: 推06/19 23:57
scotttomlee: 推 雖然這段很虐 不過我很喜歡m大的文字細膩度06/19 23:57
wayneshih: m大腦海中有個泉眼 會湧出哈綴素06/19 23:59
※ 編輯: monica21 (36.228.118.184 臺灣), 06/20/2020 00:00:29
skywould: 推 06/20 00:22
laswish: 我一直覺得mo大的文筆真的是一絕,猶如文藝復興的拉斐爾06/20 00:33
哇嗚莫大讚賞,但真的沒有啦。就是話多而已XD
ryanmulee: 嗚嗚嗚嗚嗚嗚好虐嗚嗚嗚嗚嗚嗚嗚06/20 00:45
ryanmulee: 還是先來點鹽啊嗚嗚嗚嗚嗚嗚(哭06/20 00:45
tkg2012: 哭哭,失戀的細膩感情寫得太動人了06/20 00:51
Eloye: 原po如果沒有ge會被眾綴粉寄刀片吧xd06/20 01:35
誤會啊!我是先寫完GE才回來補上這段的QQ
xkiller1900: 喔喔喔喔喔喔嗚嗚嗚嗚嗚嗚嗚嗚06/20 01:36
az22954892: 哭了06/20 01:43
iamhenyu: 寫的真的很讓人投入那個情緒 06/20 08:27
iamhenyu: 不小心按到紅色了 可惡! 06/20 08:27
iamhenyu: 趕快推回來 寫的真的很好 06/20 08:29
iamhenyu: 推推推 app害我誤按噓 趕快再吸一口06/20 08:38
※ 編輯: monica21 (36.228.118.184 臺灣), 06/20/2020 13:21:59
MiaoXin: 推 07/16 1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