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C_Chat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盡一點心力希望能讓哈綴風延續。 週末時想了一個可以慢慢寫的劇情大綱, 希望能有sai007788大的毅力完成。 一如既往,時間上和前幾篇拙文是延續的。 屬於lee27827272大世界線。 連結參考總整理:#1Ux2TN6U (C_Chat) 這篇開始的故事,發生在巫審求婚之後。 ————————————— 不是沒有想過會這麼快再與哈利波特碰面, 但當他再一次站在自己面前,還是不免不快。 魯休斯·馬份默不作聲,腦裡飛騰的是上次碰面的場景。 —— 那時,馬份家正處於戰後審判的風暴核心。 魯休斯自己、水仙、與綴歌, 被要求獨立連番面對巫審加碼的團隊偵訊。 這是金利就任魔法部長後, 大刀闊斧改革魔法部的第一步: 徹底重整早已僵固腐化的司法制度。 這為馬份家帶來點幸運。 若是過往,很可能在當庭答辯的程序象徵似地開始前, 巫審加碼便已做了將馬份一家押入阿茲卡班的決定。 但也因此,作為改革中, 極可能成為往後重要判例的第一起關鍵裁決, 馬份家的受審過程受到前所未有的關注。 麗塔·史譏的專長持續發揮著。 輿論的壓力遽升, 家人的生活與家族的過往,被加油添醋地, 揭露在《預言家日報》一篇篇專欄裡。 每一次的外出,都成了有如公審的示眾。 幸好,在魔法部的暫時處置下, 外出的時間本來就已有限。 自那次約會後,綴歌就再也沒出過門了, 當然,前往魔法部接受審訊除外。 也許是審訊過程一二再再二三地, 讓綴歌意識到,身為食死人的日子裡, 曾經做過的事、傷害的人; 更也許,是早已歉疚於心, 綴歌在審訊期間展現十足的配合。 輿論自然沒有寬恕。心機演戲等罵聲層出不窮。 但魯休斯明白,這些, 都不是讓女兒漸漸失去,那大戰後甜蜜笑容的原因。 —— 哈利波特來訪的那天,綴歌又被召進魔法部。 隔天,巫審加碼將會宣布她的裁決。 而後是水仙,最後才是自己。 綴歌的審判結果,將會標示對馬份一族可能的處置。 魯休斯明白,現在, 女兒會無條件接受所有的結果。 儘管哈利波特早已對她細說原委, 她還是認為,鄧不利多的死,是自己的罪孽。 為此,她會甘心受罰。 儘管這樣的認罪,意味著短暫與哈利波特的幸福, 化為烏有。 魯休斯明白,這樣的「甘心」, 很可能會讓女兒終身折磨。 「一群仗著人勢欺凌少女的懦夫。」 魯休斯不只一次如此咒罵。 但也只能在一旁無力的罵著, 看女兒再次憔悴,再次走向孤寂。 那之間,哈利波特再也沒有捎來慰問。 他當然知道為什麼。 在全英國魔法界同時監督的情形下, 哈利波特的一絲示意, 都可能為審訊過程帶來沒必要的變數。 直到這一天,哈利波特,出現在莊園門口。 直言不諱地對護門的咒術說出來意。 在客廳,克制緊張,說著不知從何學來, 憋扭的讓人不自在的辭令: 「馬...馬份先生、女士。 我,哈利波特,詹姆與莉莉波特之子, 以最誠摯與莊重的心意, 懷謙地,在此向您徵求您的許可與祝福, 讓我得以向令嬡表訴衷情,共結連理。」 錯愕間看著眼前的男子, 轉頭才發現妻子露出欣慰與讚許的笑容。 自己還未能發表言論前,水仙已經開口。 「他會答應的。」 (「我什麼?!」魯休斯心中嘶吼) 「但是,你要怎麼做呢?」 「綴歌她...明天的審判...結果可能......」 「我有計畫。」 魯休斯聽著。 終於了解,為什麼女兒在剛入學時, 總是嚷嚷哈利波特是個笨蛋。 女兒是對的。 魯休斯不禁悲從中來。 就算成功,這大概也是馬份與布萊克家族上, 最顏面受損的求婚。 —— 剩下的,都成了歷史。 或者,更精確地說,成了傳奇。 哈利波特在巫審加碼向馬份家大小姐求婚的故事, 在《謬論家》上渲染開來。 那之後整整一週,前所未見的, 《謬論家》的銷量遠遠勝過《預言家日報》。 而後,馬份家的判決結果出爐:終身社會服務。 家產大額比例地捐獻, 用以成立魔法部認證的家庭小精靈權益促進會。 魯休斯與水仙,則被要求成為協會的固定成員。 輿論自是有正有反,但總是昭示魔法部的改革。 綴歌的正式懲處,卻遲遲未至。 直到今天。 —— 哈利波特別著正氣師的徽章, 神色嚴肅卻眼神慧黠的站在身前。 即將遠行的行囊落在腳邊, 同時飄浮在身畔的,是兩柄新型的火閃電。 身後的,是新任魔法部長,金利·俠鉤帽。 看到魯休斯出門相迎,金利踏步上前。 「我們來告知綴歌·馬份的裁決。」 頓了一頓,似乎在克制臉上的肌肉泛出笑容。 「很抱歉。」 「但終身禁錮於名為哈利波特的監牢, 不太可能是正式判決。」 看著哈利波特臉上閃過的困窘神情, 魯休斯強自壓抑一股失笑的衝動。 「顯然不會是。」 「如果你不介意,我去請她出來。」 維持著上層階級的優雅。 「這是她的判決,她有權利在這裡。」 金利點了點頭。 待門扉閉上後,向哈利波特低語。 「我想,你求婚的事應該會被嘲笑好一陣子了。」 「別再說了...不那樣做她可能會被送進阿茲卡班啊!」 哈利辯解著,加上幾分埋怨。 「我還有什麼辦法...」 「對新的魔法部與改革的制度這麼沒有信心嗎?」 金利輕鬆地笑了笑。 「倒也不是。否則,我又怎麼會加入呢?」 「但是,對於巫審加碼,我實在沒什麼太好的情感。」 應該,徹底廢除這樣的恐怖法庭,另起爐灶的。 金利似乎聽見哈利沒說出口的話, 輕拍著哈利左肩,笑著說 「一步一步來。很多事情,會是你們的責任。」 突然凝神。 「但在我任內,會盡力減輕你們的負擔的。」 「他會是很好的魔法部長的。」 看著金利,由衷想著。 談話間,傳來門鎖轉動的輕響。 馬份宅邸的大門緩緩打開。 —— 夕陽下走出的,是化身為人的思慕。 綴歌的金髮在餘暉映照下閃著動人的光澤, 細柳般的眉毛點綴晶瑩的雙眸, 精緻的五官平靜,在看到哈利時卻不經意地染上暈紅。 「晚安,部長。」 優雅的嗓音行禮如儀的問候著。 「晚安,綴歌。很高興再看見你。」 金利紳士地回應。 「晚安,哈...哈利。」 綴歌轉向哈利時,無法掩藏談吐中的甜意。 哈利呆站著,似乎被少女秀麗的身姿攝取心神。 「馬份家,真的沒有迷拉血統嗎?」 兀自傻傻地猜想,直到被一聲清咳喚回現實。 「哈利,你的未婚妻在等你回應呢。」 金利的話語有著不符合魔法部長威儀的戲弄。 「晚晚...晚安,綴歌。」 晚霞在馬份莊園暈染開來, 襯托綴歌穿著連身洋裝的白皙身影。 「你...好美。」 不經意說出心中的想法。 突如其來的直白,讓綴歌的臉更紅了。 —— 在綴歌身後,魯休斯偕同水仙一起踏出家門。 克制著上前擁抱綴歌的衝動。 再次與馬份夫妻行禮,在金利的許可下, 宣讀了綴歌的判決。 「綴歌·馬份,作為食死人的一員, 其刑罰裁決關涉以下情事: 以不赦咒控制他人意志與策劃謀殺等罪行。」 一面朗讀,哈利堅定而溫柔地注視著綴歌, 綴歌也以同樣的眼神凝望自己。 「但被告的行為,可能基於家人性命安全受迫。 再慮及她即時悔悟,於最後戰役居功厥偉。」 「其刑罰」 感受到水仙略為緊張地握緊雙手, 魯休斯伸出左手,輕輕摟住妻子, 右手同時搭到女兒肩上。 「在監控人負責下,實行暫時性社會服務。 內容為協助協助其監控人— 魔法部新任正氣師哈利波特, 追蹤逃逸食死人蹤影。即刻生效。」 發現哈利的語氣幾乎流露笑意, 感受到肩上的父親正強在壓抑激動的心情。 所幸,馬份家還是在一起。 所幸,自己的未來,還會是波特家的女主人。 為了「波特家女主人」的念頭,心裡一陣害羞一陣得意。 綴歌暗暗慶幸,哈利波特的破心術糟得可以。 夕陽的光束落在左手無名指上, 不怎麼名貴的訂婚戒閃耀無價的光芒。 金利來到綴歌面前,微笑著伸出右手, 似乎恭賀她總算走過這些日子的艱辛。 綴歌握住那釋出善意的大手,報以感謝。 哈利發覺,兩人似乎早已相識。 看著哈利略微吃驚的表情,金利笑著提問: 「你還告訴哈利,霍格華茲大戰時發生的事?」 「上層階級的女子,總是有自己的秘密。」 綴歌滿意地看著,哈利似乎露出抗議的表情。 兩人細微的眼神交會,並沒有逃過長輩的法眼。 金利、魯休斯與水仙笑吟吟地望向年輕的戀人。 「你們的任務需要即刻出發,千萬小心。」 在豪爽的笑聲中,金利留下魔法部長的叮囑。 「記得,只是追查蹤跡而已。」 「別像個英雄似的涉入戰鬥。」 有意無意的看了哈利一眼。 「我才不...」 哈利意圖辯解的話被綴歌截斷。 「我會確保他不會的,部長先生。」 哈利咋舌地看著綴歌,清麗的面孔得意洋洋。 也許是長官與未來的岳父母在場, 哈利難得在與綴歌的言語爭鋒上不戰而降。 在和馬份夫婦道別後,金利施法回到魔法部。 「好了,快去整理行李吧。」 猶如在11歲那年,開學前一晚吩咐女兒一般的口吻。 「要進來休息一下嗎?」 完全無視丈夫的無奈,水仙招呼著即將成為女婿的哈利。 「謝謝你,馬份夫人。我在外面就...」 一言未必,一股清香襲來,手上感到一陣溫暖。 「走...走啦,本小姐可是有很多東西要整理的。」 綴歌紅著臉握著哈利,拉著他走向宅邸。 魯休斯五味雜陳,硬是逼著自己出聲。 「進來喝個茶吧,波...嗯哼,哈...嗯哼,波特先生。」 —— 綴歌在房內整理時,哈利與魯休斯和水仙坐在客廳裡等待著。 時間猶如被施了冰凍咒般凝滯。 不知怎的,水仙似乎異常享受這個時刻。 莞爾地看著兩個男人乾瞪著眼, 辛苦異常地彼此攀談。 也許,是想起丈夫當年,到布萊克家族求婚時的景況。 決定把握機會,捉弄兩個對女兒情之所鍾的男子。 「等等綴歌的行李,可能會需要幫手。」 心滿意足地看著哈利與魯休斯不約而同地急忙站起, 發現對方都起身後,又尷尬微笑地坐下, 互相謙讓著,強調對方才是應該幫女兒提行李的對象。 更令自己開心的是,兩個巫師顯然都忘了, 女兒可以施法讓自己的行李輕如鵝毛。 「別玩弄爸爸和哈利了,媽媽。」 綴歌有如救星般走入。 她換上了一襲碧綠色的斗篷, 斗篷下方,是剪裁大方的襯衫與短裙, 以及標誌性的褲襪。 「走吧,哈利。」 看著父母送至門口,和父母吻別(哈利與魯休斯握手告別時,又是一陣慌亂)。 與哈利並肩走向飛天掃帚, 抬頭望著哈利,發現他也正好低頭看著自己。 雙頰微微一燙,瞥見他胸口正氣師的徽章,突然起了頑皮的想法。 在確定父母返回家門後,綴歌突地跳到哈利跟前, 右手輕輕撫上哈利結實的胸膛,雙眼朦朧地輕聲叫喚。 「哈利...」 哈利咽了咽口水,綴歌柔情似水的雙眸與嬌鮮欲滴的雙唇近在眼前。 正要低頭吻下,卻發現綴歌帶著頑皮的笑容,快速地轉身朝掃帚奔去, 帶著陰謀得逞的笑語。 急忙檢查週身,才發現自己的徽章已被綴歌奪走。 「還給我,綴歌!」 霎時明白未婚妻在玩什麼遊戲似的,哈利追上前去。 「想要就過來拿呀,波特!」 優雅的身姿笑盈盈地側身跳上掃帚,瞬間便盤旋到肉眼難見的高度。 哈利也笑了。 如果妙麗和榮恩也在,不知道會是多麽有趣的畫面。 跨上新型的火閃電,雙腳一蹬,快速地來到懸浮的綴歌面前。 「拿過來。」 「不然,我就把你從掃帚上撞下去。」 他知道,這次的威脅毫無效果。 綴歌瞇起眼,嘴角似笑非笑地微揚。 「你捨得嗎?」 夕陽下,兩柄飛天掃帚在馬份莊園的領空上追逐。 宅邸內,魯休斯與水仙無奈地對笑。 也許是被哈利與綴歌的青春感染,兩人同時想起年輕時的回憶。 嬉鬧過後,哈利與綴歌的掃帚在附近的樹林上停了下來。 綴歌輕靈的身影保持著完美的平衡,在掃帚上幫哈利別上他的徽章。 「你成了正氣師了呢。」 恭賀的語氣誇耀著為哈利而感受的驕傲。 「是啊。」 哈利輕輕撫摸綴歌手背,感受到細膩的觸感。 「還是有點不真實。」 「會慢慢習慣的。」 「而且,本小姐可是會幫著你呢!」 綴歌紅著臉說著。 「你有沒有發現...」 欲言又止。 還是決定,把綴歌試圖遮掩害羞時的口癖藏在心裡 看著綴歌略微困惑的表情,歉意不自覺地脫口。 「對不起...把你捲進我的工作。」 「哈利,這可是我們兩個的冒險呢。」 綴歌露出絕美的微笑。 「而且,我很感謝這樣的判決。」 哈利腦海突然閃過一個問題。 「最後決戰,我們去尖叫屋時,學校裡到底發生什麼事?」 綴歌面帶神秘的笑容,傾身在哈利耳邊低語。 「不,告,訴,你!」 呵氣若蘭。 哈利忍不住抱住綴歌,不管綴歌一聲驚呼, 順勢將她拉到自己的掃帚上。 「這樣,不就和萬應室那時一樣了...」 依偎在自己懷裡的未婚妻滿臉通紅的說著。 哈利情不自禁吻了吻綴歌的額頭。 「不覺得這樣,才像未婚夫妻出任務嗎?」 哈利笑了,在綴歌紅透的耳畔補上一句, 「放心,這不會是蜜月的。」 感受到自己胸口受到粉拳一擊,風光旖旎。 「所以,這次要追蹤的,是哪個食死人?」 好不容易羞紅漸退,綴歌端正神情提問。 「奧古斯特·羅克五。」 哈利一派輕鬆的說著。 在魔法部看過羅克五戰鬥,哈利知道他並不是一個強大的巫師。 卻驚訝地發現,在聽到這個名字時, 綴歌臉色一黯,露出憂心不已的神情。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1.241.98.68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592825063.A.C30.html
M4Tank: 吸 香 我醒 拜託 再多06/22 19:25
Beyond27: 開機首推06/22 19:28
laswish: 哦哦哦!是新貨,我吸—06/22 19:28
laswish: 我好像知道哈利怎麼追捕食死人了,原來是用閃的06/22 19:29
sai007788: 每麥喔06/22 19:32
metz1552: 香,再吸一點06/22 19:33
Kammy: 用閃的追捕XDDD06/22 19:34
dnek: 接的不錯,後面居然有伏筆?!06/22 19:34
eowynknight: 這系列超讚的www06/22 19:36
dnek: 你捨得嗎這句改的真好,掃帚調情真香06/22 19:44
okitawawa: 大大出產必屬優文 先推再看06/22 19:45
scotttomlee: 推~ 今天哈綴素補滿!!06/22 19:48
arcanite: 推 但羅克五做啥的我忘惹06/22 19:53
none049: 反正也不需要記得他做過什麼,只要知道他會被閃瞎掉就好06/22 20:04
s944310: 香06/22 20:05
dogberter: 這個猛了 份量十足 阿斯06/22 20:09
ehentai: 香~06/22 20:11
okitawawa: 啊好甜啊 又閃又甜06/22 20:18
oldchicken31: 吸吸吸06/22 20:22
weebeer626: 調情真香06/22 20:36
gibbs1286: 閃光彈連發06/22 21:06
jojoshoe: 這個接軌更完美了 而且好甜好閃!06/22 21:11
竟然有亂碼!偷改一下 ※ 編輯: monica21 (111.241.98.68 臺灣), 06/22/2020 21:16:27
BEDA: 吸起來 06/22 21:22
ilycw: 到處放閃的波特夫婦 06/22 21:29
PTTJim: 在經歷一整天沒PTT可用的時光後,這篇讓我舒服了www 06/22 21:31
PTTJim: 綴歌個性真像爸爸啊,一個被老婆吃的死死的,一個被老公 06/22 21:32
iamhenyu: 閃死我 太棒了 06/22 21:55
Rfaternal: 斯巴拉西~~ 就是要這樣閃才舒服 06/22 22:46
ryanmulee: 哈利和魯修斯的岳父關係很棒,把甜襯托出來 06/22 23:32
ryanmulee: 回頭才看到家庭小精靈權益促進會XD 06/22 23:42
y12544: 閃爆 06/23 00:09
a904472000: 食死人:我投降就是了,拜託別再放閃了 06/23 00:39
streakray: 推 吸起來吸起來 06/23 04:42
tim860628: 掃帚調情要把我閃瞎啦RRRRR 06/23 06:48
bh2142: 吸 06/23 10:46
※ 編輯: monica21 (111.241.98.68 臺灣), 06/24/2020 13:43:38
MiaoXin: 推 07/16 2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