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C_Chat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連假來了! 這段小故事的前兩篇: #1Uy9Jdmm (C_Chat) #1UyTucLi (C_Chat) 同樣附上sgdiscover大的總整理: #1Ux2TN6U (C_Chat) 時間是lee大宇宙。 為了哈綴,a.k.a. The Greater Good! —————————————— 綠光閃逝,哈利發覺自己冷汗直流。 「不可以,不可以!梅林啊...拜託不可以...!」 跌跌撞撞地急奔向前。 才跑不出數步,腳底一絆,匍伏倒地。 回頭看到絆倒自己的,是一具死拿錢的屍體。 綴歌呢? 發現身旁的樹幹上沾染血跡。 綴歌呢? 手腳並用地起身,朝著擊鬥聲衝去。 「還有人在對打,一定沒事的,一定沒事的。」 不住地安撫自己。 一陣火光閃現,前方的樹梢爆燃起來, 低頭閃過一道擊偏的咒語,心中慶幸。 終於趕到了。 火光下,躺著一具眼神空洞的屍體。 另外兩個死拿錢倒臥在血泊裡, 身上各自綻開三道自己見過的傷痕。 顯然,適才的局勢危急,綴歌沒有留情的餘地。 綴歌正在和剩下的兩男一女僵持。 與死傷在地的死拿錢不同,這三人身披黑袍,顯然是在逃的食死人。 不捨的看著綴歌秀麗的金髮紊亂,魔杖交付左手,右手似乎受了傷。 鮮豔的血珠低落。 「賤貨!」「叛徒!」 其中一男一女不住叫囂著,暴虐的咒語時不時襲來。 哈利明白,最危險的,是那一言不發,斗篷帽緣遮住臉孔的男子。 綴歌也在戒備著他,眼神冰冷。 哈利回想起來,那是在萬應室裡警告克拉時的神色。 一陣爆炸聲響自頭頂傳來,灼燒的樹梢掉落一大片焚成灰燼的枯枝。 彷彿是開戰的訊號,男女分別對綴歌發出詛咒。 「『咒咒虐!』」 哈利握緊魔杖正要出手相護,卻發現綴歌受傷的右手, 有意無意地,朝自己擺了一擺。 接著一派輕鬆地擋下兩人的咒語。 「『咄咄失』」 綴歌舉著魔杖的左手微顫,兩人的咒語再一次被輕易防下。 彷彿早已知道他們要施什麼詛咒似的。 那畫面似曾相似。 「『咒咒虐!』」 攻擊連番失利,讓兩人氣急敗壞地施咒,防守的站姿再難維持。 就在兩人踏步上前,想加強施咒力道的同時, 綴歌左手的魔杖向前方疾刺。 這是哈利第一次看見綴歌戰鬥。 她的動作迅捷俐落,攻擊時魔杖舞盪的範圍極小,沒有絲毫空間上的浪費。 攻擊後的魔杖馬上回到身前, 警戒著真正棘手的敵手,那沈默的第三人。 一道紅光閃過,敵對的男子連忙施咒抵禦, 才發現第一道咒語只是誘餌。 銀光一閃,哈利看見男子身上綻裂出長長的血痕,鮮血直湧,痛苦地倒地。 女子長聲尖叫,暴雨般的攻勢卻被綴歌冷淡地化解。 接著又是一道紅光劃過,女子突然飛身倒地, 臉上帶著還在猶豫是否要施咒抵禦的神色。 與此同時,火光大作,一道烈焰朝綴歌襲至。 綴歌彷彿等待已久似的,在身前施了個屏護後, 似乎擔心對方咒語的威力,側身閃避, 同時魔杖一旋,向身著斗篷的男子射出一道黑箭。 男子發出讚賞的輕嘆,擋下綴歌的攻擊。 魔杖在空中拉出一條火蛇,朝綴歌襲捲而來。 綴歌的魔杖飛舞,在身邊帶出哈利見過的連道水牆, 似乎要將火蛇困死在水牆內。 令哈利訝異的是,綴歌在全心防禦的同時,似乎也嘗試反擊。 層層水牆疊撞時不住地激起利刃般的水花,朝斗篷男子身前射去。 冷酷精細卻又侵略性十足的戰鬥方式,讓哈利忽然明白。 教導綴歌的決鬥的,是石內卜與貝拉·雷斯壯。 緊張的情勢中,不自禁讚嘆綴歌戰鬥的技巧。 雖然,綴歌的反擊,對男子不構成威脅。 炙熱的火蛇在水牆中衝突,高溫讓水氣蒸騰, 霧氣瀰漫中,水牆逐漸消解。 很顯然,兩人咒語的威力有些落差。 無法再忍耐的哈利對著斗篷出手。 「去去·武器走!」 斗篷男子指著綴歌的魔杖急速迴圈,擋下了哈利的繳械咒。 兜帽卻被哈利咒語的殘風掀起, 漏出哈利見過不只一次的面孔。 同時隨著魔杖收手,火蛇頓時消失。 哈利奔上前,緊握綴歌持著魔杖的左手,入手的觸感冰冷。 「姨丈。」 綴歌平淡的聲調維持著禮儀。 「晚安,綴歌。」 「你阿姨會很驕傲的。」 道夫・雷斯壯陰沈的回應。 似乎在讚賞綴歌適才的表現。 —— 深夜的樹林因濕氣而顯得微寒。 道夫.雷斯壯恍若無人地檢討著綴歌的失誤。 「不應該在不清楚對手魔咒威力的情況下,就用咒語僵持的。」 眼神看向綴歌的右手。 綴歌點了點頭。 比起心神不穩,近乎癲狂的阿姨, 她更害怕總是冷靜異常,幾乎沒有人類情感的姨丈。 「用鎖心術和破心術戰鬥,是石內卜教你的吧?」 「對上像我這樣的對手,你的破心術,還要再加強。」 平靜的語氣,彷彿剛才的凶險,只是一場練習。 氣氛詭譎。 「你在這裡做什麼,雷斯壯?」 哈利戒備地問著。 在佛地魔與貝拉身死後,道夫・雷斯壯便下落不明,成為魔法部的頭號通緝犯。 佛地魔最忠誠的支持者之一,在這無關緊要的地點突然現身,本身就是件充滿疑點的事。 「啊,對了,還有你。」 哈利發現,他漆黑的雙眼轉向自己。 「哈利·波特。」 道夫・雷斯壯看見哈利握緊了魔杖,思考著準備出手。 「你在猶豫?你應該要出手逮捕我才是。」 「還是,你擔心和綴歌聯手無法擊敗我?」 他說話的方式,彷彿軀體只是被施了咒的傳聲道具。 「不試試看嗎?」 「你們連黑魔王也殺了。」 哈利驚覺綴歌反其道而行地放下魔杖,若有所思的看著道夫・雷斯壯。 「或是,不放心的話,也可以多找幾位正氣師來當助手。」 「這點,也許我可以幫得上忙。」 說著舉起魔杖。 哈利鬆開綴歌的左手,擋到她身前。 意外地發現雷斯壯並沒有出手攻擊。 他將魔杖指向自己的左手臂。 「如果我是你們,我會去布萊漢姆宮。」 一邊說著,一邊試圖朝天際發出一道咒語。 「咄咄失!」 警覺到道夫的意圖,哈利急忙出手制止。 卻似乎遲了一步。 正預期要在一望無盡的黑夜裡再次見到黑魔標記, 才發現在雷斯壯似乎為了躲避綴歌的攻擊,未能完成施法。 漆黑的長袍上有三道裂痕。 「很好。很好。」 喃喃說著,突然神色一變,感覺到什麼似地,雷斯壯化成一團黑雲消失。 臨走前留下半句話。 「記住,布萊漢姆宮。」 —— 雷斯壯離去的一瞬間,綴歌再也支持不住,雙膝一軟,倒了下去。 哈利急忙扶住剛經歷一番苦戰的未婚妻,緊緊摟著她, 同時小心翼翼地,生怕觸痛綴歌受傷的右手。 在施了治療的咒語之後,轉身檢查受傷倒地的死拿錢,以及兩名食死人。 發現身中撕淌三步殺的死拿錢與食死人身上,傷痕不深,只是失血昏迷。 隱約猜得出來綴歌為何如此精熟這個詛咒, 也隱約明白,為何她在戰鬥時,習慣仰賴這個咒語。 不捨地抱起因為疲憊而顯虛弱的她,走向營帳。 「幸好你沒事。」 有許多疑惑需要解答,說出口的卻是關心。 「對不起。」 為自己讓哈利擔憂而道歉。 「我等等必須要通知奈威。」 哈利嚴肅地說著。 是呢,這是未婚夫的工作。 綴歌心裡想著。突然,有了一個想法。 「哈利,等等別提到姨丈的事。」 看著哈利困惑的表情,要他相信自己, 並請他無論如何必須堅持妙麗也要到場。 月光下,兩人靜靜互望,哈利的步伐平穩。 踏入營帳,在起居室的沙發上放下綴歌後,哈利來到營帳外,通知了魔法部。 不到半分鐘的時間,出現在眼前的,是一個七人小隊, 其中有三張熟悉的面孔。 「『哈利!』」 奈威與榮恩叫喚著自己 「綴歌呢?」 聽見妙麗對綴歌第一時間的關切,哈利湧起一陣感激。 將昏迷與受傷的罪犯綑綁安置後, 由身為正氣師的奈威帶隊, 將死拿錢與食死人帶回魔法部候審。 榮恩與妙麗留了下來。 走進營帳時,綴歌似乎在浴池梳洗,三人組到起居室裡敘舊。 說是敘舊,其實只有妙麗與哈利連珠砲似的閒談著, 榮恩似乎仍震懾於馬份家帳篷的奢侈,張著嘴說不出話。 起居室的門開啟,剛洗完澡的綴歌走入。 穿著一襲米色連身休閒裙,頭髮雖然整理過,卻仍有些水氣。 姣好的肌膚因為泡澡而瑰紅,右手的傷勢在治療咒語的幫助下似已無礙。 發現正和妙麗說笑的哈利,在看到自己後呆了半晌。 臉上一紅,心裡有幾分得意。 「綴歌!你還好嗎?聽哈利說你受了傷。」 對於妙麗能與綴歌如此親近,榮恩還是會感到些許錯愕。 「謝謝你。我沒事了。」 綴歌走入起居室, 在經過哈利時,宣示主權似彎下身,在哈利臉頰上輕輕一吻。 哈利觸電似的地坐挺上身, 綴歌卻刻意繞到妙麗身旁坐了下來。 「你好,衛斯理。」 綴歌刻意秉著臉,與榮恩打了招呼。 「哦嗨,馬份。哎唷!」 榮恩愛理不理的招呼後被妙麗敲了一下後腦。 四人嬉笑了一陣。 「所以,發生什麼事了?怎麼任務的第一晚就出事?」 妙麗抓住閒談的空擋提問。 哈利也想知道。 聽綴歌說,其實一開始,只以為是一群死拿錢想伺機打劫。 在擊暈幾個人後,其他人開始往林裡竄逃竄, 想著如果不將這群人一網打盡, 對往來的人們可能造成不小威脅,便跟了過去。 才發現有三名食死人也在這裡。 其中兩人施咒蠻橫,很快地便與綴歌纏鬥起來。 亂戰中,兩名死拿錢來不及閃避攻擊綴歌的索命咒。 眼見兩人似乎無法解決綴歌,第三名男子當機立斷出手。 原以為只是一名尋常的食死人,綴歌一時大意,右手已受了傷。 聽完極簡的歸納後,妙麗皺了皺眉。 「這個人絕對不是什麼簡單的人物...」 「是道夫・雷斯壯。」 在妙麗聞言錯愕,榮恩更是直接站了起來。 「雷斯壯在這裡你竟然沒有告訴奈威?」 榮恩不敢置信地看著哈利。 「哈利,你該不會被馬份給...唔,沒事。」 被妙麗狠狠一瞪後閉上了嘴。 「綴歌…」 哈利苦笑著。 「不是要我別告訴大家嗎?」 「是不能告訴魔法部的其他人,」 綴歌朝哈利微微一笑。 接著目不轉睛地盯著妙麗。 「但必須要告訴你。」 妙麗起身,拉著榮恩的耳朵,讓他坐了下來。 接著,與綴歌低頭討論著。 哈利隱約感覺,接下來的談話,自己和榮恩也許不用出場。 「榮恩」 悄聲用手肘推了推死黨。 「怎麼啦?」 默契絕佳,在哈利還沒碰到自己時已歪著嘴回應。 「她們再來好像要講些什麼傷腦筋的事。」 「是嗎?」 榮恩看了看綴歌與妙麗漸趨嚴肅的神情。 「恩,看起來好像是這樣沒錯。」 「所以...應該不會需要我們吧?」 「你的意思是...?」 「這裡還有魁地奇練習場,要不要去...?」 「靠真的假的?那趕快走啊!」 發現兩人仍舊交頭接耳。 「他們應該不會發現吧...」 兩人緩緩地起身,深怕驚恐各自的伴侶。 「『你們兩個!』」 背脊一涼,少女們清脆的話語響起。 「『給我們,坐!下!來!』」 「你想去哪裡呢,哈利?」 綴歌甜甜的口氣裡藏著危險,哈利驚恐地吞了吞口水。 看著榮恩幸災樂禍的表情,顯然,他還不知道自己大難臨頭。 「整整,石化!」 妙麗二話不說的施法,榮恩臉上猶帶著對哈利的嘲弄,倒了下去。 哈利不禁感念綴歌對待自己是多麽溫柔,強迫自己聽著兩人交談。 —— 「為什麼不告訴魔法部呢?」 妙麗凝神發問。 「不覺得很可疑嗎?」 綴歌分神地說著,似乎同時在想著什麼事情。 「雷斯壯家族的人,竟然和死拿錢在這種荒郊野外待著。」 「而且,比起殺了我們替黑魔王報仇,」 「姨丈似乎更希望我們對他動手,讓越多人知道他在哪裡越好。」 「甚至,還想發出黑魔標記。」 「也就是說,他想讓魔法部知道他在這裡?」 妙麗對這個消息感到驚奇。 「那為什麼不繼續待著就好?」 「我也不確定...」 綴歌咬了咬唇,思考著。 哈利看著她的側臉出神。 「他提到布萊漢姆宮....」 「那裡是...」 妙麗在腦海裡翻閱著魔法史課本。 「邱吉爾家的莊園!」 哈利試圖幫忙解答。 這可是連麻瓜都知道的觀光景點。 卻發現妙利有些不耐煩地向綴歌抱怨。 「為什麼男孩子都這麼天真?」 綴歌銀鈴般的笑了。 「所以,才會需要你來。」 哈利與榮恩互看了一眼,兩人有著同樣的心情。 「『她們到底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好了?』」 「是了!那裡是將近兩百年前,安女王被蠻橫咒控制的地方!」 妙麗忽然想起答案。 「不只是女王。有很長的一段時間,很多歐洲的君王都被蠻橫咒控制。」 綴歌平靜地說著。 魔法史課本沒說明這些細節,但這樣的傳說,很可能在古老的巫師家族裡流傳。 「控制了君王,就能利用戰爭讓麻瓜自相殘殺,」 「也能利用麻瓜政府的力量,來對付不服從自己的巫師。」 「只要魔法界不願意曝光,巫師永遠沒辦法有組織地抵抗麻瓜政府的審判。」 妙麗很快地跟上綴歌的想法,並提出疑惑。 「但麻瓜對巫師的處置,不是沒什麼效果嗎?」 這是哈利知道的。 麻瓜政府利用巫術審判來處置巫師,結果往往在魔法史課本上成為笑柄。 「通常是沒有效果。但如果,麻瓜的背後是黑巫師呢?」 綴歌反問。 「幾百年前的塞勒姆,就是這樣消失的。」 妙麗沈默了下來。 「我好像可以猜到,黑魔王要羅克五做的秘密計畫是什麼了...」 綴歌推敲著。 顯然,自己和榮恩計畫胡鬧時,綴歌已經把羅克五的事告知妙麗。 「你的意思是,儘管佛地魔敗亡了,羅克五還是想完成這個計畫?」 「也許是。畢竟如果成功了,他可以讓麻瓜政府揭露巫界。」 「甚至,可以聯合其他麻瓜的政府,同時向巫界開戰。」 「這太瘋狂了...」 「我知道,但這是可能的。」 妙麗沈吟了一陣,似乎在難以相信的同時,贊同綴歌的想法。 「一種只要發生,就萬劫不復的可能。」 「可是,他為什麼會想這麼做...?」 似乎是想要藉由提問,來確認自己不真實的推測。 「有時候,有的人,只想看著世界在眼前灼燒。」 綴歌眼神有些恍惚,想起了那癲狂的阿姨。 過了一陣子,妙麗又開口發問。 「不在魔法部其他人面前說明雷斯壯的蹤跡,是擔心雷斯壯自願當分散注意力的誘餌,是嗎 ?」 綴歌點了點頭,思索著。 「也許,羅克五的任務已經快要進入執行階段了。」 「所以,姨丈才會在附近巡邏。」 「在遇到我們時,才希望魔法部將注意力放到他身上,離羅克五越遠越好。」 突然向哈利嫣然一笑,似乎不希望氣氛過於凝結。 「但這也可能都是錯的。畢竟,只是我的猜想。」 妙麗卻專心地想著。 「所以,你不希望魔法部花費太多人力在追捕雷斯壯。」 「卻希望我告訴部長這件事,讓我們暗自警戒羅克五,但不要大動干戈?」 「不愧是第一名!」 綴歌笑了笑,隨後收斂笑容。 「我擔心,如果羅克五已經有什麼安排,」 「大規模地追捕他,可能會讓他倉促行事。」 「確實,魔法界是經不起曝光的。」 妙麗認同的點頭附和。 「那麼,你們要怎麼做呢?」 「維持哈利的任務,追查羅克五的蹤影,然後,摸索出他到底在籌劃什麼。」 綴歌說明著,頓了一頓, 「畢竟剛才說的,都只是推測。」 「所以,你們要去布萊漢姆宮?就像雷斯壯建議的?」 妙麗猜測著。 「應該是吧。你說呢,正氣師先生?」 綴歌俏皮地等著自己開口。 「啊...恩...我想,是吧?」 哈利還在試圖消化未婚妻與摯友提供的資訊。 也許,當金利提議綴歌的刑罰是協助自己的任務時, 已經想到綴歌其實很適合這樣的工作。 看著綴歌,哈利心裡不由地想著。 「那裡可能有什麼線索。」 綴歌躍躍欲試地說著。 「那裡也有可能有什麼陷阱。」 妙麗似乎有些不認同。 「雷斯壯為什麼會這麼直接?」 「也有可能是他想讓我們覺得,那裡有可能有什麼陷阱。」 綴歌推敲著。 「無論如何,是應該要去那裡看看。」 「放心。」 綴歌留心妙麗擔心的眼神。 「有我在,這次只是追查蹤跡而已,哈利不會冒然動手的。」 哈利清咳數聲,猶豫著要不要提醒綴歌,今晚的亂鬥是誰招惹的。 為了今晚的和諧,決定隱忍不語。 「真的有什麼問題,我們會馬上通知你。」 牽起綴歌的手,向妙麗保證。 「好吧...」 「唉,原本以為可以好好處理家庭小精靈權益促進會的事的」 妙麗深嘆口氣。 「接下來,可有得忙了。我會請金利安排人手待命的。」 計劃擬定後,妙麗帶著榮恩,透過營帳裡的爐火回到魔法部。 —— 兩人離去後,綴歌神色疲憊地斜倚在沙發上。 哈利忍不住想過去抱住她,卻被綴歌推了開來。 「你全身髒兮兮的,快點再去洗一次澡啦!」 羞紅的臉說著。 倉促地沖洗完,發現在爐火旁的綴歌已不支睡去。 「哈利...」 熟睡中紅通著臉嚶嚀著。 心裡流過一道暖流,在未婚妻身旁躺下, 輕柔地撫順綴歌的長髮,深深睡去。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1.241.98.68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593007283.A.ADE.html
willytp97121: 貝拉的名義老公居然還在喔?!06/24 22:08
還在哦,JK給他的戲詭異的重 (看向被詛咒的舞台劇 然後我恨自動選字... 加入改分類的行列~
iamhenyu: 哇哇 好長的故事 先推再慢慢欣賞!06/24 22:13
gibbs1286: 果然是正史啊,同人那個垃圾劇情是不能比的06/24 22:14
dces6107: 道夫結局沒死喔。06/24 22:15
dces6107: 是嗎?06/24 22:15
monica21: 沒死喔,被詛咒的孩子還有出場06/24 22:23
PTTJim: 居然是各自去洗…06/24 22:24
PTTJim: 哈利,你未婚妻受傷欸,你還放她自己一個去洗!?06/24 22:25
哈利莫著急,總是有機會的XD
s944310: 倒數第三行是不是有打錯,在綴歌旁的綴歌06/24 22:29
慘案謝謝大大抓蟲QQ ※ 編輯: monica21 (111.241.98.68 臺灣), 06/24/2020 22:35:52
jojoshoe: 怎麼感覺道夫的boss格比小湯姆還強啊? 06/24 22:41
dnek: 這坑太大了 06/24 22:42
Rfaternal: 是大長篇诶 超期待的 這篇應該收錄在波特夫婦事件錄中 06/24 22:48
Rfaternal: 做為主線劇情 06/24 22:48
metz1552: 期待後續 06/24 22:51
laswish: 褲子都脫了你們兩個怎麼沒滾床單(重點誤 06/24 22:52
laswish: 這個系列很有意思,在下沒看過詛咒之子也覺得一定很精彩 06/24 22:53
metz1552: 其實麻瓜歷史真的可以摻進很多巫師世界觀。 06/24 22:54
metz1552: 比方說,馬份家的魯休思一世曾經向伊莉莎白一世求婚失敗 06/24 22:54
metz1552: 誰知道他求婚失敗以後會不會下蠻橫咒之類的。 06/24 22:54
arcanite: 道夫.....是誰....... 影薄到炸的傢伙 06/24 23:02
sai007788: 這個戰鬥很精彩 06/24 23:28
scotttomlee: 推 這真的是新續作系列了 06/24 23:28
ryanmulee: 推推,期待這條主線 06/24 23:44
dces6107: 馬份家就靠跟麻瓜貴族打好關係崛起的,真的很諷刺。 06/24 23:54
streakray: 推推 06/25 00:00
oldchicken31: 期待期待 06/25 02:36
okitawawa: 原來是波特事件簿~這劇情真讚 期待後續 06/25 03:24
westjatht: 有打戲有推理,還有糖! 06/25 04:50
y12544: 推 06/25 05:22
kinosband: 是硬派劇情 06/25 11:42
weebeer626: 推一個、精彩 06/25 12:02
wayneshih: 這是什麼 好精采 06/25 19:27
MiaoXin: 推 07/17 1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