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C_Chat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各位版上的大大們好! 基於本次文藝復興的哈綴設定太香了。本人也手癢寫了一篇。 沒有帳號的我只好請朋友代發。 文筆不好的部份還請多多包涵啦! 那就話不多說,正文開始。 ──────────────────── 哈利覺得很奇怪。 去年,哈利不時會瞞著榮恩與妙麗,偷偷溜到下課後的魔藥學教室, 享受那段與綴歌單獨相處的時光。 縱使過程中,那個養尊處優、性格傲慢的金髮大小姐口中尖酸刻薄的話語從來沒停過, 但哈利卻能夠隱約感覺出她隱藏在話語背後的那份體貼。 兩人的關係早已不像一年級初次見面時那般緊張,與其說是宿敵、死對頭, 似乎已經更像是…… 朋友。 但是,從那個下著雪的夜晚起,綴歌似乎開始躲著他。 當哈利猶豫著該送什麼禮物給這輩子第一個女朋友(?)─張秋,想去問問綴歌的意見時, 赫然發現原先總是一推就開的魔藥學教室,這次竟然上了鎖, 即使地圖上顯示,綴歌人就在門的另一邊。 而從這一天開始,縱使在走廊上擦肩而過,綴歌那曾經熟悉的尖言酸語也不再飛來, 只是目不斜視的通過,臉上帶著的則是許久未見的冷漠與高傲。 不對勁,真的不對勁。 雖然在火車上發生的那段,現在想起依然會令哈利感到害臊的插曲, 讓他瞬間有種回到過去的感覺,但在開學之後, 她卻再次回到了ㄧ年級時那副冷漠、高傲、難以觸及的大小姐模樣。 這天晚餐後,各自忙碌著的榮恩與妙麗並不在身旁。 得以獨處的哈利又再次,拿出劫盜地圖,搜尋起代表著那位大小姐的符號, 赫然發現綴歌就待在七樓的男廁中,而身旁的人不是克拉也不是高爾, 更不是那群史來哲林的小跟班,而是愛哭鬼麥朵。 連忙衝上樓梯的哈利悄悄推開門,看到的卻是出乎意料的景象。 「嗚…噫…」 混雜在流水聲之中,幾乎被掩蓋的,是哈利從未想過會聽見的嗚咽聲。 沒錯,那個高傲、自大、倔強的金髮大小姐,竟然在哭。 綴歌此時抽搐著的背影,在哈利的眼中竟然顯得如此渺小而脆弱。 ──────────────────── 為什麼…為什麼… 感受著水龍頭濺起的冰冷水花,與臉上溫熱的液體混為一體流下的感覺, 綴歌不禁這麼想。 在下定決心透過自己那偏執的阿姨,烙下黑魔標記之後, 綴歌便持續將自己的不安與脆弱鎖在心底的最深處, 為了讓自己能夠專注於黑魔王所賦予的任務、 免去那次聖誕夜起不斷感受到的痛苦與失落、 更為了讓自己能試著去遺忘… 那個他。 但隨著學期逐漸逼近尾聲,任務沒有進展的壓力,早已壓得綴歌喘不過氣, 不僅那破爛衣櫃的修復沒有進展,幾次暗殺的計畫也統統泡湯。 而前陣子,綴歌不只開始明顯感受到黑魔王的不耐,甚至聽他親口說了─ 「親愛的綴歌,現在的馬份家,已經連這點小事都辦不好了嗎? 看來我得考慮考慮魯休斯與水仙下次的任務了…」 緊閉心房中滲出的不安,總會在深夜, 如幽暗冰冷的湖水,包覆、壓迫著綴歌早已傷痕累累的心,令她感到呼吸困難。 此時的她必須立刻找到一個可以讓自己冷靜下來的地方。 否則,高貴完美的馬份家大小姐,可能會直接在眾人面前難堪的崩潰。 「別…別哭嘛,有什麼事情可以說出來呀,也許我可以幫上妳的忙。」 這段時間逐漸熟悉的女聲從一旁傳來,但如今就連這份體貼也令綴歌感到不快。 明明什麼都不懂…什麼都不知道… 「沒有人能幫的了我!他甚至不耐煩的說,這次會連父親大人和母親大人一起殺了!」 綴歌抬起頭瞪向麥朵,卻瞥見了意料外的景象─ 曾經朝思暮想的他,竟一臉震驚的呆立門前。 「哈利波特!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綴歌回過身,用衣袖胡亂擦去臉上水珠的同時拔出魔杖指向門前的哈利。 ──────────────────── 哈利眼中映出的,是綴歌那比以往更加蒼白消瘦的臉龐, 紅腫的雙眼下方,更是深深烙印著夜不成眠的痕跡, 縱使她強迫自己掛上了一貫的高傲冷笑,但止不住的淚水與抽搐的嘴角, 卻在在顯示出她此時的痛苦與無助。 如同受了重傷的野貓,明明傷口流著鮮血卻依然豎起全身的毛, 低吼著擺出攻擊姿態的模樣,讓哈利整個胸口都揪了起來。 「綴歌,我只是…」 「倒倒吊!」 話還沒說完,綴歌的魔法便已攻到了眼前,哈利也只得舉起魔杖彈開這次的攻擊。 「綴歌,聽我說…」 「水水攻!」 這次攻向哈利的則是由水所匯聚而成的水球,無法輕易抵消的哈利只得施放『屏障咒』擋 下這次的攻擊。 ──────────────────── 見到突然出現的哈利,帶著一臉痛心的表情直看著自己, 綴歌早已瀕臨極限的情感差點衝破層層封閉的心門。 她只能強逼自己露出笑容,將其封鎖在潰堤前的最後一刻。 什麼嘛…什麼嘛! 為什麼!為什麼要在這時侯突然出現在我的面前,還帶著一副…同情的表情! 「你還有什麼!好說的!」綴歌隨著大喊放出的兩道咒語擦過哈利身旁, 其中一發更是直接將一旁牆上的燈給打得粉碎。 本小姐才不要你的同情! 明明就…明明就沒在乎過我! 你不是選擇了那個黑頭髮的嗎?現在還換了另一個紅頭髮的! 「笨蛋波特!你根本!什麼都!不知道!」 綴歌隨著喊聲放出的咒語,不斷擦過哈利的身旁或被哈利所擋開, 打壞廁所內的燈、門、水槽,其中更有一發彈回的咒語擦過綴歌的耳際, 帶出一道血痕的同時也削落了幾根白金色的髮絲。 但綴歌卻如同沒有感覺般,只是狂亂的揮舞著魔杖, 順從內心的噴湧而出的情緒,射出一道又一道的魔法。 ──────────────────── 白金髮絲與淚水混雜灑落於積水的地板上, 在昏黃燈火的映照之下,反射出一抹橘紅色、既似火光又如鮮血的色彩。 綴歌卻是完全感受不到疼痛似的,依然胡亂施放著咒語, 即使彈回地咒語擦過臉頰,一抹鮮血混雜著淚水一同流下, 綴歌卻是不閃不避,彷彿早以不再在意自己的生死, 這令哈利感到胸口疼痛的同時,更冒起了ㄧ股莫名的怒火。 妳這女人到底在搞什麼! 「咄咄失!」 為了阻止綴歌,哈利終於主動對綴歌施放了咒語。 ──────────────────── 但隨著咒語被輕易彈開,綴歌臉上的笑容卻更加扭曲。 啊啊…果然是這樣… 果然…是這樣… 輕而易舉的彈開咒語後,強迫自己露出從容笑容的綴歌, 並沒有發現臉上的表情早已開始扭曲。 他是來…把我從眼前趕走的… 原先好不容易勉強封起的心門,又再次出現了道道裂痕,似乎隨時,都會潰堤。 「爆爆轟!」 爆破咒掠過哈利身旁,直接在牆上開出了ㄧ個人頭大小的洞, 更把原先的壁燈直接炸了個粉碎。 雖然還能勉強壓抑住,但滲出的情緒已開始干擾起綴歌的控制力, 原先極力壓抑的咒語中,開始混雜著殺傷力更加強大的咒語。 ──────────────────── 「別打了!你們兩個別再打了!」眼見場面逐漸失控,麥朵淚流滿面地在一旁大喊。 但她的聲音卻完全傳不進早已沉浸在情感渦流之中的綴歌與哈利耳中。 隨著咒語在兩人之間不斷飛舞, 原先便已激烈的情緒也逐漸沸騰,導致咒語的殺傷力不斷提升。 而提升殺傷力的咒語,又更加助長沸騰的情緒。 此時,為了閃避咒語的哈利,ㄧ腳踏進了不斷擴大的水坑之中。 一個踉蹌雖然讓他閃過了襲來的咒語,但結果卻是狼狽的摔向地面。 ──────────────────── 見到哈利狼狽的摔向地面,綴歌的嘴角扭曲的揚起。 這不就是本小姐一年級起一直期待的時候嗎? 看著偉大的哈利波特跪倒在自己的面前… 綴歌緩緩走向倒地的哈利,微張的嘴唇,緩緩念出了那個她雖然知道, 卻從未想過會真的用上的咒語,更別提對象還是眼前的男孩… 「咒咒…」 ──────────────────── 縱使倒在地上,但早已經歷太多生死關頭的哈利, 聽見綴歌緩緩出口的不赦咒,卻依然唱出了那個咒語, 那個來自多次幫助自己的課本上,標記著『敵人專用』的咒語。 「撕淌三步殺。」 眼前的一切突然變得好慢。 預料中的痛苦並沒有降臨到哈利的身上, 綴歌似乎在最後一刻成功壓抑住幾近暴走的情緒,中斷了不赦咒的施放。 但哈利魔杖前端射出的閃光,卻紮實的劃開了綴歌的長袍, 在綴歌纖細的身軀上,刻下了三道深深的血痕。 像是被猛力推了一把,綴歌踉蹌退了兩步。 胸前的傷口隨後才如同剛想起一般,噴出大量的血花。 點點腥紅落在水窪中,暈成了一朵朵嬌豔的紅花,更噴濺在哈利的臉上、身上。 哈利像是中了石化咒般,只能瞪大雙眼,看著這一切發生。 ──────────────────── 啊…結束了… 感受著生命的溫熱從胸前的傷口噴湧而出, 緩緩倒向地面的綴歌卻是看著哈利,嘴角微微翹起。 這樣就好…這樣就好… 至少最後的一刻,眼前的男孩只注視著自己… ──────────────────── …啪噠 異常輕巧的著地聲,卻如同開關般讓哈利瞬時從地面彈起,衝到綴歌的身邊。 「不…不!綴歌…我…我不是要…」 慌亂的哈利,早在起身時便拋下了魔杖,施法的念頭也無法浮現在他的腦中。 他只是忙亂地撕破長袍下襬, 緊緊壓在映著綴歌白皙的胸口,顯得更加腥紅可怖的傷口上。 為什麼!為什麼妳這時候還笑得出來! 哈利瞥見綴歌隨著失血,比以往更加蒼白的臉龐竟然還掛著一抹微笑, 緊壓的雙手又更加使力。 但生命的水滴,依然不斷地從綴歌胸口的傷滾湧而出, 染紅了哈利的雙手、更染紅了綴歌一身破損的長袍。 ──────────────────── 在綴歌迅速昏暗的視野中,眼前的景象就如同一張張有著些許差異的靜態畫。 哈利起身、撲向自己、喃喃唸叨著什麼、猛力撕下長袍、按壓在自己胸前… 感受到哈利如烙鐵般炙熱的手壓在胸前,但自胸口流逝的溫度卻擋都擋不住。 一陣驟寒突然襲來,讓綴歌的意識快速轉淡。 …結束了…終於… 「滾….波…」 完全失去意識之際,綴歌似乎聽見了某個令她感到放心的聲音。 ──────────────────── 隨著朦朦朧朧的漂浮感,綴歌感覺身周被某種溫暖而柔軟的物體包覆著, 還能隱約聽見一男一女的對話聲。 「龐…人…拜託…看…歌…眼…好」 「不…特…需…靜…」 隱約聽見的對話完全無法進入綴歌昏沉的腦海。 眼皮如重力石一般沉重。 而相對起冰冷的身體, 周遭包覆的溫暖更是令精疲力盡的綴歌想也不想的便將身子直接托付出去。 …看來本小姐還是沒死成… 在意識朦朧之間,綴歌腦海中閃過的只有這個念頭。 ──────────────────── 又過了不知多久,綴歌的意識再度浮上水面。 一片寂靜之中,綴歌感覺到一旁有一道細微的呼吸聲, 感覺聲音的主人似乎極力的壓低自己的呼吸。 勉力睜開一絲細縫的眼皮之間,綴歌看到的只有一頭黑髮, 黑髮的主人似乎低著頭壓抑著什麼。 綴歌勉力動了動右手,但卻只夠將指尖探出被窩。 「…!」 綴歌感覺一旁的人倒抽了口氣, 接著便小心翼翼,如同對待易碎品一般,輕輕的握住了綴歌露出的少許指尖。 綴歌微微翹起嘴角, 便在指尖傳來的溫暖與淡淡的、草皮與掃帚亮光劑的氣味中, 再次緩緩睡去。 ──────────────────── 感謝各位看到最後啦! 如果反響好也許會再有下一篇?(靈感流動中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4.24.142.16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593067567.A.75B.html ※ 編輯: losermi (114.24.142.16 臺灣), 06/25/2020 14:50:16
dces6107: 魔杖決鬥 06/25 14:50
dnek: 從甜轉苦的過程接的不錯,這段很關鍵 06/25 14:56
laswish: 端午節也有哈綴文,不過這有點鹹(′;ω;`) 06/25 14:57
iamhenyu: 寫得好好!會讓人沉浸在這個情節中 期待下一篇!! 06/25 14:58
ejsizmmy: 石內卜教授如果是女生 06/25 15:00
scotttomlee: 推 這段不管看幾次都超虐 (而且寫這段的大大們都超強 06/25 15:01
jojoshoe: 鹹 哈利這個大木頭 06/25 15:05
kinosband: QQ 06/25 15:09
yoyosea: 有鹹有推 06/25 15:15
sai007788: 拍怕 06/25 15:17
dogberter: (;A;) 06/25 15:17
j27910681: 胃痛,好讚 06/25 15:23
metz1552: 有鹹有推 06/25 15:25
metz1552: 一克鹽需要十克糖才能中和 06/25 15:25
toyamaK52: 腐女:幹 這不就跩哥嗎 06/25 15:45
※ 編輯: losermi (1.170.110.165 臺灣), 06/25/2020 15:56:41
s944310: 才剛鹹轉甜就結束,我需要全糖續篇平衡一下 06/25 15:58
monica21: 真的很喜歡魔杖對決~ 06/25 16:29
hynesyu05: 麥朵:你們別再打了,要打 去萬應室打 06/25 16:44
lee27827272: 萬應室至少有床(想幹嘛 06/25 17:05
oldchicken31: 這段真的是換性別就神了 06/25 17:24
weebeer626: 要打去練舞室打!(不 06/25 18:45
luka921222: 寫得很詳細啊很棒 06/25 19:01
Eloye: u know nothing Harry Potter ! 06/25 19:16
OldTjikko: 要打去練舞室打 06/25 21:05
wayneshih: 歡迎加入這個祭典 06/25 21:21
Rfaternal: 原本沒啥感覺 但是換成這個宇宙真的就讓人靈感迸發 06/25 22:07
y12544: 推 這段真的很虐 但又很好看 06/25 23:48
arcanite: 要打 去萬應室打 wwww 06/26 00:15
okitawawa: 這份哈綴素鹹鹹的(吸 06/26 0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