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C_Chat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終於可以加入連假夜晚的哈綴趴了! 附上sgdiscover大的總整理:#1Ux2TN6U (C_Chat) 這系列故事的時間線,是延續自己在lee大宇宙的文章們。 前三集分別在: #1Uy9Jdmm (C_Chat) #1UyTucLi (C_Chat) #1UyrophU (C_Chat) 感謝han大的美圖,哈利的眼神整個笑瘋XDD https://i.imgur.com/aJa49c5.jpg
看著劇情設定的大綱,是要寫12集的,終於到1/3了,希望不會增殖 好久沒寫小說了,鋪陳劇情的緣故,上一集應該有些無聊吧 XD 真的非常抱歉,也謝謝給予鼓勵的各位大大。 -------------------------------- 也許是樹林的濕氣浸染。 鳥語蟲鳴,初夏的清晨猶帶最後一縷春寒。 綴歌醒了,卻不急著睜開明媚的雙眼。 她總是喜歡先靜靜躺著,讓自己的感官漸漸接受世界的味道與溫度。 而後,雙手雙腳打直往反方向延展,口中不自禁發出滿足的呻吟。 今天卻有些不同。 在慵懶地伸著懶腰時,身邊似乎有些躁動。 尤其,當自己輕聲低吟時。 略微急忙地睜開眼,發現一雙碧綠的眼睛正盯著自己。 突然想起自己不是睡在家裡的房間內,霎時俏臉緋紅。 這才發現哈利正目不轉睛地,看著自己因為伸懶腰而弓起的上身。 急忙蜷縮起來,將一張紅通的臉埋進抱枕裡。 「早...早安。」 羞怯地問了聲好,想到哈利適才的眼神,略為著惱地補上一句。 「變態哈利。」 看著綴歌精緻面孔上,初醒時的朦朧霎時轉為暈紅,哈利心中不由地一動。 伸出右手,隔著棉麻混織的洋裝,輕撫著綴歌無暇的背脊。 綴歌心底一陣溫馨,偷偷抬頭觀察著哈利的神情,發現他的氣息近在耳際。 營帳裡靜得只聽見自己心跳聲鼓蕩。 好像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似的,緊張又有一絲期盼地顫抖著。 感受到哈利撐起上身,輕臥在自己身上。 感受到他灼熱的呼吸刺激自己的後頸。 而後,自耳根到背頸,被哈利熱情地吻上。 心裡又是一陣酥癢。 哈利只聞到綴歌身上誘人的清香,吻著綴歌的同時,發覺她略為僵硬的身軀發顫。 (是自己壓痛她了嗎?) 略帶驚慌,連忙起身。 在自己離開的瞬間,綴歌轉過身來。 嬌羞無限的神情猶如花神醉酒,玲瓏有致的胸口隨著急促的呼吸起伏。 迷離的眼神,似乎對剛起身的哈利略感失望。 哈利情不自禁地低下頭,沿著綴歌的鎖骨曲線輕吻。 自己的嘴唇碰觸到綴歌胸口的肌膚時,頭頂傳來未婚妻「啊!」的一聲輕嘆。 溫柔地一親芳澤,發現原來人的肌膚可以如此滾燙。 發現綴歌不自主地環抱自己,似乎擔心自己隨時可能離去。 略微抬頭,只看見綴歌雙眸緊閉,秀眉微蹙。 如彎月般上翹的睫毛不住顫動,輕咬下唇,唯恐自己又發出羞人的聲息。 哈利看得出神,發現綴歌也看著自己,雙眸帶著一點茫然的困惑,眼波流動情意。 不由地吻上綴歌晶瑩粉嫩的雙唇,發現綴歌難得地勾著自己後頸。 兩人的熱情交錯,喘息間,聽到綴歌細弱無聞,卻令人酥軟的氣音。 「哈...哈利...別...」 哈利只感覺一股熱流湧上,再也感覺不到什麼。 —— 教區傳來教堂早課的鐘響,將心神只有彼此,緊緊依偎的兩人喚回現實。 不知何時,兩人已從起居室回到臥房。 哈利懷裡的綴歌被單緊裹,香肩微露,如初雪般的肌膚略帶瑰紅。 「我們...是不是該出發了?」 看著似在休息的綴歌,哈利試探性地問了問。 綴歌靜靜地睜開雙眼,點了點頭。 哈利吻了吻綴歌額頭,翻身正要起床, 卻發覺綴歌柔細的手指在哈利將要起身時,輕輕拉住了他。 「我...我想要先洗澡...」 低聲細語,似乎有什麼難言之隱。 「當然好,還沒中午呢,我們有的是時間。」 神色溫和的說著。 「況且,這裡離布萊漢姆宮可不遠。」 不知為何,雖說是在執行任務,哈利總覺得,這更像是與未婚妻的婚前旅行。 綴歌的手指仍拉著自己,暈生雙頰, 櫻唇略開即合,好似在猶豫接下來的話是否該開口。 哈利靠了過去,聽見綴歌輕到不能再輕的輕訴。 「沒有...力氣...」 看著綴歌羞紅的臉蛋,想起不久前的事,自己也害羞了起來。 急忙抱起綴歌緊抱著被單的雙手,往浴池走去。 —— 在餐桌上泡了早餐茶,等著未婚妻出浴。 卻聽見自門廳傳來綴歌輕聲尖叫。 急忙奔出餐廳,發現綴歌紅通著臉,躡手躡腳地走出浴池門口。 身上穿著尺寸極不合身,卻極為眼熟的襯衫。 顯然,那是哈利的衣物。 未全擦乾身子濕透襯衫,貼合著綴歌娉婷的身材,過於寬敞的衣領直透胸口。 襯衫過長的下擺,仿若連身短裙,襯托綴歌猶帶水珠的大腿。 與哈利四目相接的一刻,哈利難得看見綴歌手足無措。 「不!不准看!哈利!」 慌亂地說著,右手緊握領口,左手努力拉長襯衫下緣。 紳士的個性使然,哈利本能地想要側過頭去, 卻發現似乎中了詛咒似的,無論如何挪動不了自己的雙眼。 看著哈利直勾勾的眼神,綴歌心緒紛雜,七分羞赧三分薄嗔。 「大...大變態!」 下定決心要學習妙麗,給心思不正的未婚夫一點教訓。 「整整,石化!」 哈利聽見施咒聲,心神卻不由自主地留在綴歌身上,發現自己沒有絲毫防守的意志。 「馬份家真的沒有迷拉血統嗎?」 原以為這個自問了無數次的問題,會是自己中咒倒下前最後的念頭。 但什麼也沒有發生。 綴歌惱怒哈利仍舊呆愣愣地望著自己。 這才發現,剛出浴的手上沒有魔杖。 所幸哈利即時回神,從邊牆上取下懸掛的斗篷,輕柔地罩在自己身上。 「茶,茶餐的早,裡面,廚房。」 哈利努力裝作什麼也沒發生,卻失去了言語能力。 綴歌紅著臉狠狠地踩了哈利一腳,奔向臥室。 並沒有發現,哈利的意識被帶回到早晨的回憶,紅著臉,出神地站著。 —— 用現影術來到布萊漢姆宮時,已近正午。 兩人如觀光客般,魚貫走入十八世紀落成的堂堂莊園。 這是哈利的計畫,假扮成麻瓜,以免過分吸引旁人注意。 綴歌顯然對聚集在莊園內的大湖畔,享受日光的人群感到困惑。 儘管哈利再三解釋,她仍舊完全無法理解。 為什麼只要願意付出幾張紙條,人人都得以進入這古老家族的莊園? 甚至,有幾分忿忿不平。 哈利只好努力地在觀覽人流中安撫綴歌。 想到這裡曾是女王中咒的地方,不禁有了疑問。 「該不會,邱吉爾家族也是巫師吧?」 話聲低沈,深恐話題的怪誕引發沒必要的關注。 「你說瑪爾伯羅伯爵家族嗎?」 綴歌同樣低聲回應。 「才不是呢。但建寧斯家族是。」 「建寧斯家族?」 哈利似乎沒聽過這個名字。 「布萊漢姆宮的女主人,第一任瑪爾伯羅女爵的原生家族。」 綴歌平靜地解釋,然後指著展間中的肖相畫。 「就是她。」 畫像裡的,是一名眼神睥睨的雍容女子。 在哈利與綴歌看著她時,似乎暗示地對兩人眨了眨眼。 「等等!所以控制安女王的其實是...」 「是啊。傳說,她被安女王的美色吸引,於是對女王施了蠻橫咒。」 哈利不禁咋舌。 展間裡,擔任志工的老奶奶正在說故事, 內容是安女王與沙拉・邱吉爾,瑪爾伯羅女爵那段「不尋常的漫長而傾心」的友誼。 哈利彷彿回到11歲那年,心裡充斥了剛知道魔法世界存在時的不真實感。 「這麼說來,建寧斯家族也是黑巫師了?」 發現老奶奶似乎朝兩人走來,趕緊拉著綴歌轉到另一個房間。 「是很非比尋常的巫師。」 綴歌似乎在猶豫要如何精確地形容這個家族。 「他們相信,如果能和麻瓜貴族交好,掌握麻瓜的政治」 「就能同時掌握魔法與麻瓜的權勢。」 發現自己對建寧斯家族的了解似乎讓哈利感到驚奇, 綴歌輕輕一笑,攬住哈利的臂彎。 「馬份家族,曾經也是這樣。」 輕輕地將頭倚在哈利身上。 「只是在國際巫師保密法通過後,馬份家族就與麻瓜貴族斷了聯繫。」 「但建寧斯家族並沒有?」 哈利輕柔的撫著綴歌的長髮。 「不只沒有,他們更加變本加厲。」 「保密法通過後,這樣的家族自然成為眾矢之的。」 「建寧斯家族為了保持權勢,後來不惜與麻瓜貴族聯姻。」 「漸漸地,便失去了巫師血統...」 綴歌的話聲越說越細微,眼神示意哈利留神背後走來的身影。 是那個擔任志工的老太太。 綴歌有些警覺地將手探入懷裡,似乎已握住魔杖。 哈利連忙安撫她,暗示綴歌靜觀其變。 「午安!你們真是一對可愛的情侶!」 老太太熱情地打著招呼。 「我剛才有注意到,你們似乎對安女王和女爵的故事非常有興趣?」 綴歌正要答話,老太太注意到綴歌左手無名指上的戒指,發出高頻的噪音。 「啊!我誤會了!你們是未婚夫妻嗎!太可愛了!」 「你們知道,邱吉爾,二次世界大戰的首相,可是在這個莊園裡求婚的呢!」 「我可以告訴你們他求婚的長亭在哪裡,那附近有個美麗的玫瑰花園,現在正盛開呢...」 「說到玫瑰,離這裡不遠有幾個薰衣草園,可惜你們來晚了,不然也非常浪漫...」 「我的孫女,大概和你一樣大呢。真是多麽美麗的小姑娘!啊我真的好喜歡你的長裙...」 「你真是個幸運的男人啊,小伙子!」 看著綴歌帶著開心卻又徬徨無措的表情,哈利笑著摟緊了她,與老太太應對著。 (這恐怕是她這輩子第一次,見識到鄉間麻瓜老奶奶的威力吧。) (不過,這也是兩人第一次以未婚夫妻的身份,與外人搭訕閒聊呢。) 哈利想著。 發現綴歌的盈盈笑臉。 顯然,這位老奶奶憑一己之力,扭轉了馬份家大小姐對麻瓜的印象。 她甚至在老奶奶炫耀地分享孫女照片時,發出由衷的讚美。 這當然引發了老奶奶盛讚綴歌家教,同時不忘提醒哈利是多麽幸運的長篇大論。 —— 好不容易維持禮儀地打發了老奶奶後,綴歌拉著哈利往莊園的家族禮拜堂走去。 「你連這種事都不知道嗎?古老家族的秘密,往往藏在先人墓碑的銘文裡。」 「誰會知道這種事情啊?又不是每個人都...」 「喔~?每個人都怎麼樣?」 「每個人都...嗯哼...那個,這個,綴歌你今天的香水真好聞。」 「你以為這麼粗劣的轉移話題,對本小姐有用...啊!你...你做什麼啦!」 「真的很好聞嘛,不自覺的會想要靠近。」 「離...離本小姐遠一點!變態哈利。」 就這麼拌嘴間,兩人踏入位於莊園西側的禮拜堂。 哈利毫無頭緒,綴歌卻已開始仔細閱讀牆上與地上,各式墓碑的刻文。 「哈利!快來幫忙。」 綴歌輕聲呼喚著,想起哈利並不知道自己在找什麼,連忙叮嚀。 「如果有不屬於瑪爾伯羅家徽與家訓的墓碑,就要特別留意。」 「如果妙麗在這裡就好了...」 按奈著心中的想法,陪著綴歌一一檢視起來。 「綴歌!」 才蹲下身不久,便發現了異狀。 綴歌聞言趕來,看到禮壇下,壓著一片看來斑駁的石板。 與其他石板相較,這似乎不是一塊墓碑。 上頭沒有雕刻主人的名字,只有一塊圖騰與一行銘文。 最上頭刻了一個圖騰,是一隻浮出水面,緊握半月的手, 水面下方有幾枚星辰符號,與反射的星光。 破損的字跡仍可辨別:Donec rursus impleat orbem。 綴歌陷入沈默,動也不動地望著銘文。 —— 「哈利。」 不知過了多久,綴歌忽然回神,叫喚自己。 「我們,也許要潛進莊園的天文塔看看。」 「當然好。我記得,那是在大湖的另一側?」 二話不說,馬上應允。 綴歌點頭,兩人往湖畔走去,綴歌開始向哈利說明她的推測。 「那是一句意味不明的拉丁文。字面上的意思是:『直到_再次充盈世界。』」 「沒有主詞...」 「有可能主詞是那些圖騰?」 哈利不確定自己的想法,是否和綴歌相似。 「我也是這麼想的。但你覺得那個圖騰是什麼意思呢?」 不等哈利開口,綴歌推測著。 「水面下的星光與星辰,也許是指晚上的湖面。」 「湖里伸出的手,也許代表了湖下方有什麼秘密。」 「而這個秘密在湖底的位置,也許只有夜晚時才能從湖面上探知?」 哈利回應的同時,有些慚愧地想著,這個任務的執行者,幾乎已經變成綴歌。 兩人很快地來到湖畔,享受豔陽的人們並沒有留意兩人的討論。 「而且,那個秘密也許與天象有關。」 聽著綴歌推敲,哈利意外發現自己的想法竟然沒有離綴歌太遙遠。 「那隻手握著月亮,記得嗎?」 「所以,你才想去天文塔看看?」 「不覺得在莊園裡特別堆了一座假山,搭建一座天文塔,很神秘嗎?」 綴歌朝著哈利嫣然一笑,正午的陽光灑下,綴歌的金髮猶如罩上一層光澤。 身邊傳來附近兒童玩樂的耳語,「媽媽!媽媽!那位姊姊是電影明星嗎?」 眼前有太多的難以置信。 那個曾經百般刁難自己的女孩竟然成為自己終身摯愛, 自己竟然正和未婚妻在麻瓜群聚的地點調查魔法事件, 最難相信的,是佛地魔竟然還可能留有什麼,將危害如此幸福的計畫。 而自己,正在與馬份家的大小姐聯手,試圖阻止它。 綴歌發現哈利正微笑地看著自己,略微害羞地,跑過去拉住了他的手,朝天文塔走去。 入目的,是令人錯愕的場面。 天文塔裡殘破不堪,空無一物。 不高的矮塔內,只有一處窗口,正對湖心。 綴歌與哈利商量一陣,決定到附近安紮營帳,待夜晚再來造訪。 —— 月色漸熟,哈利與綴歌回到了早已荒廢的塔樓。 這才發現,窗口不僅正對湖心,也正對湖底倒映的弦月。 綴歌還在低頭思索下一步該如何是好,哈利卻突然有股詭異的直覺。 類似的直覺,在過去的冒險經驗裡,似乎總是能帶來點突破。 舉起魔杖,朝著湖上波褶的月光射出一道咒語,咒語打散了倒影,直入湖底。 隨即,湖面泛起了濃厚的水霧,伴隨著綴歌驚喜的輕呼。 水霧高築如牆,隱約顯示了大湖深處的景色, 隨後,帶到一處隱藏在湖壁的門扉,門扉上刻著在禮拜堂見過的銘文。 「直到_再次充盈世界。」 旋即,霧氣褪去,湖面如常。 「看起來,那個密室就是秘密了。太厲害了,哈利!」 綴歌的讚美,讓哈利臉頰不由一紅。 「總不能每次都讓你出風頭啊,馬份大小姐。」 調侃著,看見綴歌俏皮地朝自己吐了吐舌, 心裡暗暗希望,今晚的任務不會有什麼波瀾。 與從前與榮恩、妙麗的冒險不同, 這一次與綴歌的任務,哈利總是想盡快回到營帳裡。 兩人回到湖畔。 哈利從正氣師出任務的背囊裡,拿出原本備而不用的魚鰓草... 「我不要!本小姐絕對不吃那個。」 綴歌堅決地拒絕。 「這可是幫助我救過你的好東西耶!」 哈利對綴歌突如其來的反對感到意外。 「總之本小姐絕對不吃就對了!」 綴歌沒說出口的話是,她怎麼能忍受自己姣好的臉蛋,在哈利面前變出魚鰓。 「那...你要怎麼辦呢?」 哈利咽下了魚鰓草,臉部起了變化,開始感覺難以呼吸。 看著哈利滑稽的臉孔,綴歌噗哧一笑,對自己施了氣泡頭咒,兩人朝湖心而去。 兩人的雙手緊握魔杖,原以為會多少遭遇阻困的旅程,意外地順遂。 來到密室門前,推開了暗門,循著門後的密道走去,很快地,便脫離湖水。 密道的底端,是一個諾大的洞穴,留下不少遺跡與骨骸。 顯然,這裡曾經藏匿了為數甚多的人。 氣氛漸趨森冷。 洞穴深處,窸窸窣窣的聲響傳來,哈利直覺地擋到綴歌的身前。 接著,一股如墜冰室的侵骨之寒,哈利腦中突然閃過過去幾年來悲痛的回憶。 發現綴歌瑟瑟顫抖著,幾乎難以站立,精靈的眼神只餘下恐懼。 哈利知道,自己接下來要面對的,是交手過不只一次,令自己深感厭惡的對手。 魔杖高舉,讓漆黑的洞穴爆出銀白色的光芒。 「疾疾,護法現身!」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36.228.90.222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593095302.A.C52.html
lee27827272: 滾床單啦(灑花06/25 22:38
寫這個要一直注意車速很難為XD
laswish: 哦哦哦ohhhhhhhhキターーーーーー\(゚∀゚)/06/25 22:39
jojoshoe: 我知道 直到哈綴素充盈整個世界06/25 22:40
KotiyaSanae: 魚鰓草在長鰓狀態無法呼吸空氣的樣子,不過也沒關係06/25 22:41
KotiyaSanae: 啦,趕緊回帳篷要緊06/25 22:41
是這樣沒錯喔,所以吃完馬上下水。 到湖底離開水面是有消掉的, 只是偷懶沒多描述XD
laswish: 這是這個宇宙的綴歌的第一回嗎?(¯///∀///¯)06/25 22:44
好問題XD 我不知道XD 傾向可能是...吧!? 雖然第一次爆痛隔天可能會心情很不爽XD
laswish: 詹姆要出現了嗎?(*゚∀゚*)06/25 22:44
ilycw: 我需要詳細的過程,作為研究用途06/25 22:45
hankiwi: 設定好細膩!06/25 22:58
hankiwi: 是說那個詳細過程呢(伸手06/25 22:58
※ 編輯: monica21 (36.228.90.222 臺灣), 06/25/2020 23:05:38
laswish: 篇幅應該不會增殖,但波特家的小鬼頭可能會增殖(?06/25 23:10
willytp97121: 閃死我了06/25 23:13
Rfaternal: 這台車的車速有點快 我需要知道他的詳細結構 為了研究06/25 23:24
minlunnn: 敲碗求詳細( ? ▽ ` )ノ 06/25 23:27
魯休斯馬份表示生氣XD
scotttomlee: 推06/25 23:28
sai007788: 要生了要生了06/25 23:43
prismwu: 我需要詳細的過程 為了作圖需要06/25 23:43
s944310: 我需要詳細06/25 23:45
kinosband: 居然穿哈利的襯衫 嗅嗅 哈利的味道06/25 23:47
oldchicken31: 來喇!!!06/25 23:53
arcanite: 越來越原創惹06/26 00:35
這系列確實是原創哦
OldTjikko: 哈利只想快點回帳篷跟綴歌翻雲覆雨是吧 06/26 00:41
sd53321: 男友襯衫,這橋段太香惹06/26 00:54
Monetelliz: 太香啦06/26 00:58
iamhenyu: 開車跟解謎一起 太棒了06/26 01:13
iamhenyu: 幫忙抓個文字bug 眼神"睥"睨 按"捺"不住06/26 02:25
嗚謝謝大大
ELV420: 詳細希望06/26 02:29
okitawawa: 感覺越來越刺激了(各種方面上06/26 03:11
westjatht: 要劇情有劇情,要車有車,斯八拉系!06/26 03:40
streakray: 推推06/26 04:03
toyamaK52: 綴歌:我石化是要點胯下的 怎麼打歪了06/26 05:18
沒魔杖怎麼打啦XD
wayneshih: 真期待綴歌的護法長怎麼樣子(姨母笑 06/26 08:19
※ 編輯: monica21 (36.228.90.222 臺灣), 06/26/2020 11:22:24
weebeer626: 這車很刺激06/26 12:01
PTTJim: 綴歌大小姐事件簿 案件一06/26 21:05
PTTJim: 不過邱吉爾家族應該是馬爾伯羅公爵吧?伯爵只是他們家族06/26 22:01
PTTJim: 次要頭銜06/26 22:01
大大看得真細,是想呈現綴歌假掰, 硬要追人家的第一個title, 也是邱吉爾家崛起的前幾步 另外,Blenheim 在十八世紀中後期蓋了observatory,拿來魔改XD
PTTJim: 然後布倫海姆宮有天文塔??06/26 22:01
※ 編輯: monica21 (36.228.90.222 臺灣), 06/26/2020 23:06:15
bh2142: 這是達文西密碼嗎XD06/26 23:10
ryanmulee: 波特夫妻事件簿06/27 00:49
※ 編輯: monica21 (36.228.90.222 臺灣), 06/27/2020 08:21:03
PTTJim: ok,那我就把那根勝利紀念碑腦補成一座塔吧www 06/27 15:44
monica21: 就是這樣沒錯XD 06/27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