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C_Chat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 引述《sai007788 (咚~噠YO!!)》之銘言: : 魔法石篇:#1Uxq77gn : https://i.imgur.com/UU6lHGk.jpg
我用這張圖召喚一個故事PART 4. PART 1.#1UyDYrxL PART 2.#1UyWvpVw PART 3.#1Uysx4O1 ====================== 洞穴屋的生活和水蠟樹街的生活有著天壤之別。 德思理一家人喜歡一切都井井有條,衛斯理家卻充滿神奇和意外。 該說不愧是巫師的家嗎? 有著會強迫你整理服裝儀容,甚至會破口大罵的鏡子;閣樓上住著 食屍鬼,只要覺得家裡太安靜了,就大呼小叫甚至狂敲著管子。 弗雷和喬治臥室中偶而出現的爆炸聲被認為是日常的一部分。 我曾經跟榮恩他們去院子裏面趕走地精,這類會被麻瓜當作瘋狂 的行為卻是巫師的日常。 衛斯理夫人總是怕我吃不飽,幾乎每頓飯都要我吃的比前一餐多; 衛斯理先生喜歡在吃飯時坐在我身邊,然後向我打聽麻瓜的生活, 像是插頭和郵局,或是電話之類的東西。 每當我解釋完畢之後,他就會讚嘆道「真是天才,麻瓜想出了多少 不用魔法生活的辦法啊。」 我對這點真的很訝異,學校內也有麻瓜學生,多少會成為巫師,為什麼 魔法界會跟麻瓜界有如此巨大的差異呢? 到洞穴屋大約一兩周的某個上午,我收到了霍格華茲的來信。 這天早上我跟榮恩下樓吃早飯,看到衛斯理夫婦和金妮已經坐在 餐桌旁了。 金妮一看見我就不小心把她的餐具撞翻在地,弄出了很大的響聲。 當她撿起她掉落的餐具之後,她的臉便紅如晚霞。這孩子對我的 仰慕心大概有如滔滔江水延綿不絕。 「學校來信了」衛斯理先生說完,把信交給我。 太好了,我心想。沒有被開除這點真的是太好了。 接著弗雷與喬治穿著睡衣下樓,也拿到了信。 信上寫著的東西不外乎是「九月一日到王十字車站搭車」之類的提醒 ,還有今年要買的課本或是魔法道具之類的清單。 接著榮恩的哥哥派西走了進來,他從去年就是級長,我也跟他見過面; 甚至當時我昏過去還是他把我抱去醫院的。 跟嚴肅的外表不同,他體內流著衛斯理家的血液。 不過我不知道為什麼他在家裡還要戴著他的級長徽章。 「早安,天氣不錯」他說著,然後露出級長般的微笑。 我覺得那是級長般的微笑,我在這邊的時候會主動寫暑假作業,榮恩 對我的行為嗤之以鼻,但是派西看到榮恩跟著我寫作業露出生氣的表情 ,卻又不敢丟下功課就跑掉的樣子反而覺得很開心。 弗雷與喬治則說他們的作業已經到了不需要別人擔心的時候。 然後他一屁股坐在唯一的椅子上,接著迅速的跳了起來。他從椅子上 撿起一塊掉毛的雞毛撢子,但隨後我發現那東西在呼吸。 直到榮恩慘叫之後我才知道原來那就是愛洛,榮恩家的貓頭鷹。 他從派西的手上接過貓頭鷹,從那身殘破的身軀中抽出一封信。 榮恩試圖將愛洛放到牠應該站著的棲木上,可是牠卻連站也站不住。 我甚至懷疑他是不是下一秒就要翹辮子了。 最後榮恩放棄掙扎,將愛洛放在較為顯眼的地方。「可憐哪」他一 邊這麼說著一邊把信拿了過來。 「是妙麗的回信。」榮恩說,「因為我寄了很多信過去你都沒有回應, 所以我就寄信給她。」 我蠻意外的,榮恩跟妙麗的關係似乎不錯,至少是會寄信的關係。 我把這句話說出口,榮恩只是靦腆的隨口回應著。 似乎為了避免尷尬,榮恩刻意把信念出來。 信中提到她正在寫功課,提到榮恩那隻貓頭鷹,還有提到她預定在 下周三前往倫敦購買新課本。 另外信上也提到我的事情,她覺得這有點反常。 因為信都被多比攔截了啊,我悶著頭繼續吃著早餐,但是對多比的怒氣 又開始燃燒起來。 最後她提醒榮恩不要忘記寫作業,並且要榮恩把後續的消息告訴她, 這封信就結束了。 「喔,謝了」榮恩露出嘴歪臉邪的模樣「我這邊已經有一個哈利整天 在寫作業了。」 後來我們還去後山上上面打魁地奇,派西則是只有吃飯時才出現, 也不跟其他兄弟玩樂。 很快地一個禮拜又過去了,週三這天衛斯理夫人一早就把我們叫醒。 我們迅速的吃完早餐,然後穿好外出服。 我本來以為衛斯理先生要開車,因為他家外面的車庫停了一台老爺車。 但是當我講到車子的時候,衛斯理先生就尷尬的搖頭「那個平常沒有在開。」 他的眼神迴避著衛斯理夫人,而衛斯理夫人則是一臉不滿。 「那台車是老爸他自己重新拼裝的」弗雷開口,接著喬治接上 「那台車開出去麻瓜會嚇死」「因為」「因為」「「它會飛──」」 衛斯理先生立刻制止他們倆個繼續唱雙簧。 「開學的時候會載你們去王十字車站的,雖然不會讓它飛起來。」 衛斯理先生咕噥道。 「我們等一下要用這個,要去斜角巷,用這個會比較快」衛斯理夫人似乎 還在氣頭上,她拿起一個花瓶,裡面裝了亮晶晶的粉末。 那是什麼? 「哈利,來,客人優先。」 「不,這個,我沒有用過…」我回答衛斯理夫人,然後所有人都看著我。 「你沒有用過呼嚕粉嗎?」 從來沒有。 在圖書館讀書的時候有看到呼嚕粉的歷史,那是巫師的聯絡網,可以利用 呼嚕粉前往有連結的各個地方。 實際看到使用方式之後,我可是驚訝得睜大了眼睛。 弗雷拿起一把呼嚕粉之後,看著我,然後將粉撒向壁爐,壁爐出現了綠色 的火焰「看好了波特,就像這樣…斜角巷。」 然後就這樣一瞬間,他就消失了。 接著喬治開口「灑進去,然後走進去,講出目的地──斜角巷」 雙胞胎兄弟消失之後,榮恩跟他父母七嘴八舌的說著要怎麼作。 「閉上眼睛」「不要亂動」「不要慌張」 你們越講我越亂了,我決定只記住「灑進去,走進去,喊地名」這三句話。 然後我抓起一把呼嚕粉,灑進火爐,閉上眼睛走進去。 「斜──咳!巷!」 糟糕,我出包了。雖然我不知道出了什麼包,但是我肯定出包了。 一瞬間天旋地轉,我想要張開眼睛,但是只看的到旋轉的綠色火焰;一個個 的暖爐跟爐灶口出現在我的眼前,我越看越覺得頭暈。只好繼續閉上眼睛 ,保持身體正直。 又過了一段時間,我的臉撞到了地板,雖然不知道眼鏡怎樣,但是我覺得 應該是摔碎了。 我抬頭看著到達的地方,這是一家賣東西的店面,但是怎麼看怎麼詭異, 總之這裡賣的東西一點也不正派。 旁邊一個玻璃櫃裝了一隻枯萎的人手、一疊血跡斑斑的紙牌和一隻呆滯 不動的玻璃眼球;猙獰的面具在牆上朝下睨視,櫃檯上擺著各種各樣的 人骨,生鏽的尖齒狀的器械從天花板掛下來。 而佈滿了灰塵的商店櫥窗外那條陰暗狹窄的小巷怎麼看都不像斜角巷。 這下可好,我不知道自己錯過斜角巷多遠,總之我是錯過了。 撞上石頭地板的鼻子仍隱隱作痛,但是我一定要趕快離開這裡。 我輕手輕腳地向門口走去,可是還沒走到一半,門外出現了兩個人。 其中一個是我暑假時總想再見到一面的少女,綴歌‧馬份。 我雖然想跟她打個招呼,但是我滿身煤灰,還戴著破眼鏡,而且她身邊的 人怎麼看都覺得面色不善。 我左顧右盼著,看到左邊有一個黑色的大櫃子,便閃身鑽了進去,掩上門, 只留了一條細縫;幾秒鐘後,鈴聲一響,綴歌和那個男人一起走進了店裡。 她身後那個男人我想應該就是她的父親,蒼白的尖臉,冷漠的灰眼睛。 明明綴歌遺傳了那個男人的外觀,但是綴歌看起來就是惹人憐愛。 男子,應該是馬份爸爸,他消失在我的眼中,然後似乎搖響了櫃檯上的鈴鐺, 然後對綴歌說:「什麼都別碰,寶貝。」 綴歌的聲音很接近我剛剛跌倒的地方。 「父親,我以為您帶我來是要給我買件禮物呢?」 「我是說要給妳買一把比賽用的掃把,寶貝。」她父親用手指叩著櫃檯說。 「我又不是校隊的隊員,為什麼要買掃把?」綴歌懶洋洋地說著。 「不如你幫我買給波特吧,他一年級就代表史萊哲林學院比賽了,他的 掃把應該要好一點,現在學校發的破玩意根本就不適合他。」 門縫中的看見的綴歌彎下腰,仔細查看滿滿一個架子的頭蓋骨,我對她那 大膽的行動感到吃驚。 「所有的人都覺得他優秀到不行,聰明又有天分的哈利波特,是史萊哲林的榮耀…」 「你已經跟我講了至少有十遍了,寶貝。」 馬份爸爸開口回答她「我要提醒妳,寶貝。我只是說要妳盡量與那個少年交流, 但是不是不明智的去一昧誇獎他——啊,波金先生。」 一個油腔滑調的聲音從我後面的櫃台傳了過來「馬份先生,再次見到您 真讓人愉快。」被稱作波金先生的聲音說道。 「非常榮幸——還有馬份小姐,越來越像母親的馬份小姐,美麗的馬份 小姐,歡迎光臨。」 「我能為您做些什麼?您需要今天剛進的貨物嗎?價錢非常公道——」 「我今天不買東西,波金先生,我是來賣東西的。」馬份爸爸冷冷地開口。 「賣東西?」波金先生的油膩語氣變的輕淡了些。 「你想必聽說了,魔法部加緊了搜查。」 馬份爸爸說道:「我家裡有一些…可能給我造成不便的東西,如果部裡來…」 「我想部裡不會去打攪您吧,先生?」 「目前還沒有來過。馬份的名字還有一點威望,可是部裡越來越好管閒事 了。據說要出一部新的《麻瓜保護法》。一定是那個邋里邋遢的蠢貨 亞瑟‧衛斯理在背後搞鬼,他最喜歡那些低等的麻瓜了。」 「你知道,這上面的有些毒藥可以讓它看上去—」 「我明白,先生,這是當然的。」波金先生說「讓我看看…」 「能把那個給我看看嗎?」綴歌的聲音距離我不到半步的距離,我從 門縫中看著她的髮絲在空中飄盪。 「啊,光榮之手!」波金先生叫道,奔到綴歌身邊,我發誓我絕對看到 他露出了噁心的微笑在偷吸著綴歌的體香。 「插上一支蠟燭,只有拿著它的人才能看見亮光!這是小偷和強盜最好的 朋友!您的女兒很有眼光,先生。」 「你是拐著彎說我的女兒很適合當小偷或強盜嗎,波金?」馬份爸爸的 語氣異常的冰冷。 波金畜生馬上低頭道歉「對不起,先生,我沒有那個意思。」 「我的女兒自然應該是完美的,什麼都會的偉大的純種後代。」 「父親!」綴歌又羞又惱的樣子出現在我的眼前,害我露出笑容。 「到處都是這樣,」波金垃圾用他那油滑的腔調說「巫師血統越來越不值錢了。」 「我不這樣認為。」馬份爸爸回答,似乎對「巫師血統不值錢」這句話 感到嗤之以鼻。 「我也不,先生。」波金醜怪對著馬份爸爸的方向鞠躬,我確定他趁那個 時候偷偷用自己的禿頭碰了綴歌的裙子! 「那麼,也許我們可以接著看我的單子了吧。」馬份爸爸對波金禿驢 不耐煩地說:「我時間不多,波金,今天我還有重要的事情要辦。」 他們接著開始討價還價。 我聽見綴歌唸著商品上寫著的字,她邊唸邊偷笑著「當心:切勿觸摸,已被 施咒,已經奪走了十九位麻瓜的生命。」 雖然我不太懂她的笑點在哪裡。 然後冷不防的,櫃子的門打開了。 綴歌瞪大著眼睛看著我。 我也瞪著大眼看著綴歌,然後露出笑容向她揮手。 綴歌隨手拿了自己的手帕直接罩住我的臉,然後嘴巴貼近我的耳朵。 「笨蛋波特,你為什麼在這裡?」她輕聲細語著,但是聲音聽起來很不開心。 「我迷路了,用呼嚕粉的時候。」 「你剛剛都聽見了?」綴歌的聲音在發抖。 我默默的點了點頭,然後感覺到綴歌放在我身上的手抖了一下。 「成了」馬份先生在櫃檯那邊說「過來,綴歌。」 「好的,父親。」綴歌說完話後,不知道什麼東西碰到我的臉頰,然後 她在我耳邊說了一句「學校見」後就轉身走開了。 「再見,波金先生,明天我在家中等你來拿貨。」 門一關,波金山怪立刻收起了他那諂媚的腔調。 「再見吧,馬份先生,如果那些傳說是真的,你賣給我的東西還不如你女兒 一半漂亮。」波金草履蟲憤憤地嘀咕著,走到後頭去了。 我等了一會兒,怕他還會出來。 然後,等我發現綴歌觸碰我臉頰的東西是什麼的時候,我已經傻傻地走出了店門。 後來的事情我只記得海格拉住我把我帶出被稱為夜行巷的地方,與衛斯理一家會合。 因為我的表情似乎很奇怪,連榮恩都看不過去。 後來我回神之後,他說我的臉看起來像「魁地奇隊伍拿下金探子,獲得 世界冠軍」的表情。 綴歌的嘴唇的觸感大概就是那種感覺沒錯。 ===================================== 新犧牲者,波金。 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36.234.33.230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593098495.A.775.html
monica21: 好甜,但想到真實年齡差又想笑XDD 06/25 23:24
laswish: 今天的西洽,依然是台南無糖;今天的我,依然要打胰島素 06/25 23:30
KotiyaSanae: 幼妻太可愛了 06/25 23:34
jojoshoe: https://i.imgur.com/tDlgYgH.jpg 06/25 23:35
jojoshoe: 詹姆會不會在哈利四五年級的時候就生出來呢 06/25 23:36
我去查一下女性平均初潮年齡再回答你。
laswish: 樓上太早了啦wwww 06/25 23:37
ilycw: 血糖補充完畢 06/25 23:44
pinomatsu: 有夠甜 06/25 23:47
khahacc: 對波金的怨恨真深XD 06/26 00:03
dces6107: 先知難怪被賜死了。 06/26 00:06
scotttomlee: 幼妻綴歌讚! 這線的岳父不知道會不會提早認同? 06/26 00:06
dces6107: 這邊魯修斯在賣黑魔法物品還有等下書店簽名會,魯休斯偷 06/26 00:07
dces6107: 放日記都是重要的地方欸。 06/26 00:07
dces6107: 究竟這裡的金妮有沒有辦法拿到日記本呢,應該要拿到吧! 06/26 00:08
什麼日記?
hankiwi: 等等...我覺得這個吻很可以! 06/26 00:12
kinosband: 我發誓 如果我是波金先生 我也會偷吸綴歌的體不 沒事 06/26 00:34
fakinsky: 推 06/26 00:36
dces6107: 奇諾斯辦德又要吸毒了嗎?XD 06/26 00:39
dogberter: 偷吸XD 阿斯 我他嗎吸爆 06/26 00:49
powertoolman: 喔!!!!!!!!!!!!! 06/26 00:51
arcanite: 居然被11歲的蘿莉親 過太爽 06/26 01:05
bc007004: 這個世界線的綴歌一年級就直接攻略完畢,後面是要怎麼演 06/26 01:09
hankiwi: "這是封口費” 綴歌紅著臉這麼解釋著 06/26 01:10
這句加進去很可以耶,但是不行,兩年後再說。
silver00: 推文笑死 06/26 03:05
holocon11212: 真香 謝謝你 06/26 06:35
MnWolf: 吸 06/26 07:10
wayneshih: 我要是轉生成波金 我就一頭撞死在綴歌的裙子上 06/26 08:23
scotttomlee: 這世界線後續發展應該不太一樣了,應該沒必要對她下 06/26 09:03
scotttomlee: 毒手了 06/26 09:03
wayneshih: 我覺得魯休思應該很憂鬱 女兒才讀一年書就滿嘴都是別的 06/26 09:51
wayneshih: 男生的名字... 06/26 09:51
Hential: 魯修斯:女兒已經到了不愛爸爸的年紀了嗎? 06/26 10:42
weebeer626: 可憐的爸爸,聽女兒講別的男生一整個暑假 06/26 12:17
scotttomlee: 快洗腦老爸 這樣黑魔王可能就沒機會復活了(誤 06/26 13:29
sd53321: 才12歲就偷親,太甜了吧 06/26 13:37
※ 編輯: sai007788 (36.234.33.230 臺灣), 06/26/2020 16:12:56
jugularnotch: 可憐哪,魯休思 06/26 19:12
iamhenyu: 有夠可愛的小綴歌 06/27 0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