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C_Chat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第五集~ 先上sg大總整理:#1Ux2TN6U (C_Chat) 內容發生在lee大宇宙 感謝han大的圖和說明~ https://i.imgur.com/zLKOyGM.jpg
綴歌生77時哈利只想當個簡單的男人XD 能順利完成本日任務的哈利已經很偉大了(誠懇 前四集連結: #1Uy9Jdmm (C_Chat) #1UyTucLi (C_Chat) #1UyrophU (C_Chat) #1UzBI6nI (C_Chat) ———————————————— 隨著英挺的雄鹿現身,洞穴內森寒的氣息消散。 原以為的棘手情境看來只是多心。 哈利沒有見過這麼虛弱的催狂魔。 現身時帶給哈利的,並不是無止盡的絕望,僅只是折人回憶帶來的失落。 卻看見綴歌似乎墮入深淵似的,流露深沈的痛苦與無助。 心中萬分不捨。 哈利也許永遠無法明白,過去幾年食死人的生活與苦戀的折磨, 讓綴歌在催狂魔面前顯得格外脆弱。 彷彿每一次的呼吸,都把自己帶回到那段, 幾乎夜夜在無聲中哭得聲啞的日子。 身體深處,迴響似地發出哈利的咒語撕裂心扉時的疼痛。 感官霎時回到霍格華茲二樓的女廁。 看著綴歌眼角的淚痕滑落,哈利走上前,緊緊抱住了她。 希望自己的心跳能震碎覆上綴歌周身的冰寒。 輕聲在綴歌耳邊覆述著。 「綴歌,我在這裡。」 希望藉此將未婚妻帶離黑暗的回憶。 感受到懷裡的她漸漸恢復生氣。 綴歌放任自己瑟縮在哈利胸前,好像如此才可以確認眼前的現實。 哈利輕托起綴歌的下巴,看著她的眼神仍然透露一絲空洞。 溫柔地低下頭,讓兩人的額頭緊貼在一起,堅定的擁抱伴隨堅定的情意。 「我在這裡。」 「我很愛你。」 愛憐橫溢。 感覺綴歌伸出原本無力下垂的雙手,以同樣的情感回抱自己。 霎時間,黑暗的洞窟裡閃過輕柔的火花聲。 一陣略帶紫紅的火焰畫過, 以相擁的兩人為圓心,燃起一圈柔和的火圈。 火圈外,傳來警戒的腳步聲響。 回音漸近,從步伐判斷,走來的,應該恰好是兩個人。 哈利試探地對著火圈施放咒語,火光乍響,漸趨黯淡。 「做得太好了!」 「哈利·波特、綴歌·馬份。」 「晚安,綴歌、波特。」 —— 圍繞兩人的火圈散發溫暖,哈利與綴歌戒備地看著圈外的兩人。 出乎意料的,沒什麼驚訝之情。 好像早已預期會在這裡相會。 「晚安,姨丈。」 家族的禮儀依舊。 「羅克五。」 哈利試圖效法綴歌,卻發現自己沒有她的悠然氣質。 身邊的火圈逐漸自兩側朝著圓頂消退,猶如兩條逐漸縮回初生點的火蛇。 在火線撤回圓頂交會時,激起一道柔和的光束, 光束凝結具象,留下一座及胸的書檯,書檯上留有一行文字。 「魔法全部的力量存在於愛裡。」 「魔法的展現,來自於人被其他人吸引時所展現的,」 「某種特定且自然親近的拉力。」 這是十五世紀的巫師,馬西利歐・費西諾留下的話語。 綴歌突然明白了什麼似的,對著羅克五與道夫抽出了魔杖。 哈利見狀,也急忙擺出迎敵的姿勢。 卻發現羅克五若無其事地走向書檯,端詳著文字。 「好了好了,可以把魔杖收下來了。」 心不在焉的說著。 「我打不贏你們。所幸,有道夫在這裡,你們也沒把握擊敗我們。」 「何必浪費時間在這種無聊的事情上呢?」 「你要我們來這裡,就是為了這個?」 綴歌的語氣帶著後悔,望向道夫。 「喔不!我們各取所需,不是嗎?」 羅克五仍舊心不在此的說著,右手抽出魔杖,開始查探書檯。 「你們想要知道我們在策劃什麼,」 「我們需要你們來化消古老的咒術。」 「這可是雙贏的合作呢。」 哈利還是有些不明就裡,想著眼前無論如何,應該先擊倒羅克五, 舉起魔杖,驚訝地發現綴歌按下了自己的右手。 「他說的是對的。」 綴歌輕聲說著。 「如果現在出手,我們就可以阻止他。」 哈利有些不認同。 過去一年多來,與妙麗榮恩的冒險, 向來是計劃趕不上變化,仰賴一次又一次的當機立斷。 現在看著敵人近在眼前,明顯有什麼陰謀策劃, 卻被要求必須隱忍,哈利心裡難免有所不快。 聽到綴歌的低語。 「如果他們現在沒有敵意,我們也許可以趁機確認他們的計畫。」 不願意在敵人面前爭執,哈利決定先按照綴歌的計畫行事。 不禁無奈地想,身邊的人,如果換成妙麗或榮恩, 也許自己不會那麼快的妥協? 羅克五仍舊不解地檢視著書檯,雷斯壯冷淡地站在他身旁。 並不怎麼在意小倆口隱然的意見不合。 「馬份家大小姐,」 面對羅克五突然的呼喚,哈利與綴歌有些驚訝。 「要不要做個交易?」 「這是向馬份家求援的口吻嗎?」 綴歌不以為然地揚起眉毛,似乎不怎麼滿意羅克五的態度。 冷哼一聲,羅克五別無選擇,畢恭畢敬地請綴歌幫他解開書檯的秘密。 代價是必須向哈利與綴歌全盤托出他的計算。 —— 羅克五的任務,確實與綴歌推測的不遠。 佛地魔捲土重來後,明白魔法界有太多能令他深陷危險的可能。 鄧不利多還活著,還有那該死的哈利波特。 除了搶奪接骨木魔杖外,佛地魔接受了羅克五的建議,朝麻瓜的政府出手。 在控制麻瓜政府後,由麻瓜發起對反抗巫師的迫害。 與此同時,自己麾下的食死人當然也不會放過這些人。 藉由兩方夾擊,確保反抗的巫師沒有生存逃竄的空間。 羅克五的任務,是分別滲透與控制聯合王國的四個麻瓜政府。 當然,在佛地魔敗亡後,隨著食死人分崩離析,這樣的計畫落入空轉。 直到羅克五與道夫・雷斯壯會合。 他們之所以加入食死人,並不是畏懼恐怖、思慕榮譽、或單純嗜殺。 而是理念。 魔法界不應該接納混種、自甘墮落,巫師不應躲避,而是應該宰制麻瓜的信念。 在道夫看來,加入黑魔王,只是完成家族理念的方便媒介而已。 羅克五當然沒有道夫・雷斯壯的家世包袱,但他有著不同的想法。 一個這個世界根本不需要秩序的想法。 佛地魔敗亡了,但兩人都認為,佛地魔破壞現狀的計畫仍能持續著。 一拍即合。 於是,在雷斯壯家族的名聲下,逃竄的食死人又開始秘密聚集。 羅克五與道夫,都沒有佛地魔的法力與自信, 也因此,在一切就緒前,禁止聚集的食死人造成任何騷亂。 安靜,就能保命。這是這個秘密團體的宗領。 在魔法部嘗試恢復秩序與改革的時刻,這樣的行動格外順利的進行著。 直到眼前的瓶頸。 —— 「這裡向來是巫師避難的場所。」 道夫・雷斯壯接續羅克五說道。 「在黑魔王第一次崛起時,這裡成了不願意加入的史萊哲林們躲避的地方。」 「然後你們就把這些人都殺了?」 哈利看向洞穴裡散了滿地破亂器具與屍骸,憤怒地說著。 久違地看著發怒的哈利,綴歌緊緊牽著他,希望能稍稍撫平哈利的怒火。 「當然不是。那太麻煩了。」 雷斯壯語氣平靜。 「我們帶了幾隻催狂魔到湖畔,牠們自己會找到食物的。」 「長年躲在湖底避難所帶來的絕望,遠超乎我的想像。」 「我從沒看過這麼興奮的催狂魔。」 毫無起伏的語調帶著一些讚嘆,綴歌打了寒顫。 哈利突然明白為何自己擊退的催狂魔如此衰弱,肯定是困在湖底絕糧許久。 接著想到,催狂魔進入密門後,洞穴裡的人們所面對的最後掙扎。 滿腔怒火。 「咄咄失!」 在綴歌驚呼間,朝道夫・雷斯壯發出昏擊咒。 雷斯壯若無其事地擋了下來。 哈利暗自懊悔沒有將接骨木魔杖帶在身上。 「你真的該向綴歌學學。」 冷淡地譏刺。 「別讓人一眼久看穿你的意圖,哈利波特。」 「不是所有人都像黑魔王,和你有著足以讓咒語反彈的聯繫。」 說著從魔杖尖端射出一道利刃似的光芒, 哈利正要抵禦,綴歌卻拉著他急忙閃避。 「不可以!」 在哈利耳邊說著 「昨天就是那樣才受傷的。」 看見道夫・雷斯壯讚許的眼光望著侄女。 「綴歌,你會是一個很好的黑巫師的。太可惜了。」 道夫發自肺腑地惋惜,只是更添哈利的怒氣。 正要提著魔杖再上前戰鬥,綴歌的手撫上哈利的面頰, 柔情似水卻不失英氣的看著他。 「我只想當一個很好的...妻子。」 對著哈利低語,雙頰生火。 哈利呆愣片刻,似乎突然發現, 此後已經不可以再冒然任怒火將自己置於險境。 —— 「夠了吧?全部都停手。」 羅克五不耐煩地說著。 「一言不合就動手,和醉酒的麻瓜沒兩樣。」 「巫師的格調都被玷污了。」 不停地抱怨著。 「打不贏的人當然會這樣想。」 哈利忍不住反唇相譏。 羅克五翻了翻白眼,轉向綴歌。 「算了。馬份家的大小姐,有這種頭腦簡單的伴侶,我向你致哀。」 哈利發現,綴歌似乎因為羅克五對自己的污衊,惱火起來。 「現在,輪到你幫我們了。」 羅克五正經地說著。 「很不幸的,就像本小姐的伴侶一樣,本小姐也是頭腦簡單的人,」 「沒能力解決你的難題。本小姐向你致哀。」 綴歌冰冷冷地回覆,哈利卻幾乎笑出聲來。 羅克五似乎正在努力壓抑努氣,道夫・雷斯壯則精明的選擇無視眼前。 「你希望我怎麼做呢?馬份家大小姐?」 咬牙切齒,帶有幾分無奈。 「不知道。本小姐累了。祝你好運吧。」 說著拉起哈利,似乎想離開湖穴。 這下連道夫・雷斯壯也難再持冷靜,握了握魔杖,思考要如何阻止兩人。 雷克五卻明白應該怎麼做。 百般無奈地走向哈利,向哈利誠摯地道了歉,同時數落自己的智商。 「你們的第一道瓶頸,是這裡被施了古老的防護咒。」 「無法掌握無條件的愛的人,無法破解,是吧?」 綴歌走向書檯,一邊說著。 「就是剛才在你們身邊燃起的火圈,」 羅克五點頭同意。 「一種和惡魔護環(protego diabolica)相似的魔法。」 「只是被攻擊的,是貿然跨進卻無法理解愛的巫師?」 乍聞這個傳說中的黑魔法,綴歌被引起好奇。 哈利恍然大悟地看著羅克五與雷斯壯, 明白雷斯壯的「太麻煩」是什麼意思,明白為什麼他們只能派出催狂魔。 「所以姨丈才會需要我們在這裡?」 看著羅克五點頭,似乎得意自己的計策成功。 「然後呢?在我們來到以後,你最大的希望我們不小心解除咒術?」 綴歌略帶譏刺。 「但你們還是將它解除了,不是嗎?」 羅克五不在意的笑了,笑聲古怪難聞。 —— 「第二個難題就在這裡。」 綴歌帶著哈利看著書檯,沈吟著。 過了不久,用魔杖在書檯的銘文下寫了一句話。 「直到無條件的愛再次充盈世界。」 不知所云的拉丁謎語解開了。 字跡被吸收似的消散,哈利與綴歌相識一笑, 兩人不約而同想起了二年級的日記。 浮現的是回應。 「靈魂的一半位處永恆,剩餘的一半,留置時間。」 同樣,是費西諾的字句。 綴歌拉著哈利退了開來,思考著。 羅克五臉上露出狂喜,道夫・雷斯壯沈默的表情也起了波動。 「真不愧是馬份家大小姐!」 讚嘆著。 「哼,這些秘密是哈利波特發現的,你應該向他道謝。」 綴歌似乎還在在意羅克五對哈利的批評。 拿著少年情侶沒輒,羅克五也向哈利道了謝。 而後,出乎意料地,與雷斯壯往石洞口走去。 哈利不解地朝著兩人大喊: 「就這樣?你們不想殺了我們,替佛地魔報仇?」 「你們的生死,有那麼重要嗎?」 雷斯壯的反問令哈利一時無語。 「放心,真的要決定生死的時候快來了。」 羅克五附和著。 回音撞擊石牆,留下略為錯愕的哈利,與深陷沈思的綴歌。 悄聲喚回未婚妻的意識,兩人一同朝營帳回去。 (這次綴歌也幫哈利施了氣泡頭咒。) —— 回到營帳的路上,微暖的晚風熨開花香, 心猿意馬,哈利不由地又想起早晨的事。 「怎麼了哈利?」 發現未婚夫眼神渙散,雙唇微開,綴歌擔心地湊到哈利面前。 清香襲捲,哈利回神,克制自己千萬不能告訴綴歌, 今天一整天總是想著未婚妻早晨的玉體。 卻還是忍不住衝口一問, 「今天,可以一起洗澡嗎?」 綴歌擔憂的神情猶在,臉上卻有如晚霞, 轉身低頭朝著營帳疾馳,被哈利快步追上,從背後攔腰抱住。 「放!放開本小姐!大變態!」 扭動掙扎的身姿溫熱,哈利得意地加緊了懷抱的力道。 卿卿我我,直到突如其來的問候打斷。 「呃...那個...晚安啊...哈利」 榮恩正詫異尷尬的站在營帳前,妙麗則在旁努力憋笑。 平靜的夜裡,綴歌嗔怒的話語驚起本應安歇的鳥群。 「變!態!哈!利!我!討!厭!你!」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36.228.90.222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593166200.A.0B6.html
sai007788: 一起洗澡,真香06/26 18:15
summer34796: 催狂魔是被閃瞎的吧06/26 18:20
willytp97121: 兩個格調比老佛高不少的食死人...06/26 18:31
就...嗯...我其實不確定原作老佛復生後想幹麻 決定假裝他有其他計劃這樣...
laswish: +10墨鏡粉碎了…我的血糖又上升了_(-ω-`_)⌒)_06/26 18:31
toyamaK52: 榮恩:幹 石教授你怎麼不教我們堅果這麼香06/26 18:35
toyamaK52: https://i.imgur.com/qNyFAHL.jpg06/26 18:36
sd53321: 可以不要寫電燈泡出來嗎www我想看糖車www06/26 18:42
okitawawa: 替那隻被閃瞎的催狂魔rip06/26 18:45
oldchicken31: 閃瞎06/26 19:08
OldTjikko: 催狂魔:食物來了?幹是閃光彈!06/26 19:24
從此演化成催生魔
kinosband: 前面很硬派為捨摸看完記憶只剩變態哈利我討厭你(自動翻06/26 19:27
kinosband: 譯變態哈利我愛你06/26 19:27
lee27827272: 啊你們不是很喜歡快樂的回憶,讓你們吃到撐死(閃06/26 19:31
沒錯就是這樣XD
jojoshoe: 不只閃死了催狂魔 還把黑幕閃到不耐煩we06/26 19:49
Luos: 老實說 說話不算話 拿了好處就跑 還真是個G8人06/26 19:59
是說綴歌嗎XD 對敵人G8是普世原則
metz1552: 不願加入佛地魔的史萊哲林是在宮殿躲了三十年嗎?06/26 20:54
metz1552: 還是道夫跟羅克五是在十多年前把催狂魔帶去的?06/26 20:54
都發生在第一次巫師戰爭喔 發現逃難所後食死人進不去所以放催狂魔禮包 那隻催狂魔已經餓很久了QQ 同伴也都消失了,是個很可憐的小朋友
iamhenyu: 我好像看到烏骨木魔杖XD?06/26 21:23
你沒看錯XD 午餐露餡XD
wayneshih: 我覺得這集我是贊同哈利,在前線交戰沒什麼時間猶豫...06/26 21:26
wayneshih: 讓敵人 尤其是巫師說話可能有機會對你下暗示..06/26 21:26
是的。的確是想表達綴歌偏安樂椅的一面 但話說回來,哈利有時候真的太衝了 ※ 編輯: monica21 (36.228.90.222 臺灣), 06/26/2020 21:36:26
weebeer626: 一起洗 一起洗 一起洗06/26 23:16
arcanite: 所以那2人留在洞裡繼續解謎??06/26 23:22
monica21: 比哈綴還早離開了啦XD 趕場策劃的Boss也是很忙的06/26 23:37
Rfaternal: 推 有劇情又有糖 寫得真好06/27 00:29
scotttomlee: 那兩個想幹啥我不在意 重點是哈綴一起洗啦!!06/27 00:41
y12544: 推06/27 06:43
※ 編輯: monica21 (36.228.90.222 臺灣), 06/27/2020 08:24:46
hankiwi: 推推 再看一遍覺得羅克五應該是德川家康那種類型? 怕.j 06/27 09:01
hankiwi: pg 06/27 0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