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C_Chat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趕上了趕上了~ 希望能維持穩定供糧(雖然今天應該無糖就是了...) 附上sg大總整理:#1Ux2TN6U (C_Chat) 時間是lee大宇宙 前六回連結,與sg大下的前五回標題(決定現在開始加上小標) 魔法部任務:#1Uy9Jdmm (C_Chat) 馬份家的帳篷:#1UyTucLi (C_Chat) 盟友:#1UyrophU (C_Chat) Donec rursus impleat orbem:#1UzBI6nI (C_Chat) 無條件的愛:#1UzSbu2s (C_Chat) 不詳的夢:#1UzrrMrL (C_Chat) 第七回了呢,倒數開始 --------------------------------------------- 〈被選中的女孩〉 本應該充斥期末紛擾的霍格華滋靜謐非常。 因為最後大戰的緣故,霍格華滋的學年提早終止。 這也讓新任的教師們能有時間打理一切,整修充滿戰爭遺緒的校園。 四人以現影術來到禮堂門口時,驚喜地發現麥教授已經駐足等待。 「我都聽說了。很歡迎你們回來。」 一掃學生時期記憶裡的嚴厲形象,朝四人露出歡迎的笑容。 「尤其是你,恭喜你,馬份小姐。」 和金利一樣,在哈利三人前往尖叫屋時, 麥教授目睹綴歌在霍格華滋大戰的出色表現, 也因此在巫審期間,不惜到調查團隊前為綴歌辯護,捍衛她的自由。 綴歌優雅地向麥教授回禮。四人隨著她往校長辦公室而去。 「愛丁堡雖然有段距離,但在探望麻瓜首席部長的期間,歡迎常回學校探望。」 麥教授對榮恩與妙麗說完,轉向哈利與綴歌。 「至於你們,波特先生與馬份小姐,我會盡力幫助你們解開銘文的。」 一路上朝麥教授道了謝,一行人很快地來到哈利再熟悉不過的石像鬼雕像前。 聽著麥教授說了密語,踏上曾經頻繁往返的旋轉樓梯。 進入了那個獨樹一格的圓形房間。 直到現在,哈利每次走入,都還是會有看見鄧不利多向自己問好的錯覺。 當然,房間的現狀與過往有著極大的差異。 麥教授似乎忙於重整校務,一直還沒有時間好好整頓這屬於她的辦公室。 一疊又一疊的魔法書與紙捲佔據桌椅,連校長的座位也被埋沒。 顯然,麥教授自己也鮮少坐下休息。 一回神,發現綴歌的手輕柔地握著自己。 與她相識一笑。 上次來到這個房間時,哈利在綴歌的陪伴下,發現自己必須「赴死」的命運。 「你那時候說謊了,對不對?」 利用麥教授轉身揮動魔杖,為四人準備茶水與座位的空檔, 綴歌靠近哈利,用只有他聽得到的耳語輕聲說著。 望見綴歌似怒非怒的眼神,哈利心裡突然一寒,勉強自己點頭。 不知道自己會遭遇什麼樣的對待。 綴歌卻只是眼中閃過慧黠,撒嬌似地說著。 「我知道你是想保護我。但是,以後不准再對我說謊了。」 語氣溫軟,同樣只有哈利聽聞。 按了按綴歌的手。 「我答應你。」 在座席備妥後,四人與麥教授分別述說了最後大戰以來的近況。 「對了,馬份小姐,我可以借用你五分鐘的時間嗎?」 話題告一段落時,麥教授突然對綴歌說著。 綴歌看了看哈利,顯然哈利也不明白麥教授可能想和綴歌說些什麼。 「當然好,教授。」 「太好了。那麼,我們也許可以去辦公室的小書房談談?」 麥教授一邊說著,一邊示意哈利、榮恩與妙麗繼續在辦公室裡休息。 妙麗卻偕著榮恩起身,婉謝了招呼的主人。 「謝謝你,麥教授。但我和榮恩也應該要出發去愛丁堡了。」 思及兩人任務在身,麥教授也不挽留。 向兩人叮囑幾句後,送著榮恩與妙麗來到校長辦公室門外。 哈利與綴歌站了起來,走到鄧不利多與石內卜的畫像前。 畫像裡的鄧不利多正在看書,石內卜則不見蹤影。 「好久不見了,綴歌、哈利。」 半月型的眼鏡從書本裡抬起。 「晚安,教授。石內卜教授他...」 沒見到那待己如父的身影,綴歌似乎略帶失望。 「是的,很遺憾,他不在這裡。」 看著綴歌的神情,鄧不利多的肖像流露一抹悲傷的微笑。 「但我相信,你還會有機會見到他的。」 綴歌聞言,輕輕含住下唇。哈利明白,那是她隱忍情緒時的反應。 但比起綴歌,哈利更熟識鄧不利多, 也更明白他那謎語式談話背後的弦外之音。 「鄧不利多教授,你的意思是...」 哈利說著,同時輕輕地拍撫綴歌的背脊。 他知道,這的確能撫平綴歌有時略為陰暗的情緒。 看著哈利的體貼,鄧不利多露出滿意的微笑。 「愛,是很強大的魔法,不是嗎?」 哈利心頭一凜,與綴歌交換了眼色,向鄧不利多的肖像說出困擾兩人的銘文。 —— 談話間,麥教授回到了校長辦公室。 看著正在和鄧不利多畫像談天的哈利與綴歌,不禁流露笑容。 想起從金利那裡得知四人將來訪後,鄧不利多雀躍的心情。 「米奈娃,這兩個人可是我的得意之作啊!」 「你說他們合力打倒了湯姆?那個畫面應該要被雋永留存哪。」 「是,是,阿不思。你說過不只一次了。」 這也是她不願意太常待在校長辦公室的原因。 儘管法力越強的巫師,其畫像越有獨立思辨的能力。 但畫像終究不是本人,獨立思辨的能力,也未必等同於經年累月的智慧。 以阿不思・鄧不利多這樣法力強大的巫師來說, 畫像的自主思考能力所帶來的,有時候是令人難以負荷的廢話, 儘管時常會包裝得看似隱含深意。 例如現在。 「以愛為名的主動攻擊魔法?有意思,非常有意思。」 「『愛是一切魔法的源頭』,這表示愛當然可以是攻擊魔法的源頭。」 「親愛的哈利、綴歌,請原諒我,這銘文的意義很深刻,我無法馬上給你們指示。」 「但無論這意味著什麼,要記住...」 「真相,是一種美麗而可怕的東西,需要格外謹慎地對待。」 看著哈利與綴歌懇切認真的聽著畫像, 米奈娃有些莞爾,決定打斷鄧不利多畫像的長篇大論, 也猶豫著是否該提醒兩人,眼前的,只是畫像,不是那個鄧不利多。 「綴歌,我們到小書房吧。如果你不介意,哈利也一起過來。」 稱呼變換了。 也許對麥教授來說,現在開始的對話,不再是以霍格華茲校長的身份進行。 這當然更符合綴歌的心理。如果要得知任何秘密,她會希望與哈利一起。 兩人與向來睿智的校長道別後,跟隨米奈娃來到辦公室的小書房。 在他們身後,看著三人離去而有些落寞的鄧不利多喃喃自語。 「活人並不了解肖像畫的想法和感受。」 「但如果肖像畫忘了自己成為肖像之前是怎樣過的,那他們就錯了。」 「而我最近,好像有點忘了...」 —— 麥教授從書架上拿給哈利與綴歌的,是一個玻璃瓶。 裡面裝著既非液體、也非氣體的銀藍色物質。 哈利一眼就知道這是什麼。 「這是我在整理賽佛勒斯的物品時找到的。」 「原本被施加了某種防護咒語,我和弗利維教授解開後,」 「咒語裡的回音說,必須要交給你。」 麥教授一邊說著,一邊帶著兩人回到辦公室,指著哈利曾經使用過的儲思盆。 綴歌緊緊握住手裡的玻璃瓶,神色篤定。看到哈利眼神的鼓勵後,益發堅決。 將回憶倒入後,儘管明知不會沾濕,綴歌的右手仍習慣地挽起垂落的長髮。 陷入回憶。 ——————— 是自己再熟悉不過的庭園,以及再熟悉不過的兩名男子。 在微暗的月光下,剛離開阿茲卡班的父親神色憔悴,石內卜則依舊莫測高深。 「你沒有必要再立一次不破誓的,賽佛勒斯。」 「為了綴歌,我很樂意。」 「唉...謝謝你。」 「有時候想想,如果我們都加入教會,也許,就能讓你當她的教父...」 「沒必要為了這樣,去信仰飄渺的東西。」 「你一點都沒變...」 凝重的沈默似乎拉低了月色。 儘管夜晚依舊幽暗,綴歌卻能更清楚地看見無語的兩人。 過了許久,父親才又開口。 「這一次黑魔王的復活,卻似乎...」 「如果我是你,我會非常小心接下來要說的話。」 「你明白我的意思。」 父親在身旁施了一圈咒語,壓低了聲音。 「或者應該說,我好像變了。」 「因為綴歌?」 「她一天比一天瘦,好像在阿茲卡班裡受催狂魔折磨的,並不是我。」 「你不會想知道原因的。」 「我隱約知道。是他吧?」 石內卜的無語已經給魯休斯足夠的回覆。 「為什麼偏偏是他?」 看著父親跌坐在一旁的石椅, 雙手無力地搓揉著因爲鬍渣而顯蒼老的臉, 綴歌心底一陣酸楚。 「你會做出選擇嗎,魯休斯?」 頓了一頓。 「你必須做出選擇。」 魯休斯略帶不可置信地抬頭,眼神竟然略帶希望。 「賽佛特斯,難道你?該不會...是鄧不利多...?」 「別傻了。你必須做出選擇,忠於黑魔王。」 語音冰冷。綴歌再清楚不過,這是鎖心咒的作用。 「否則,他會殺死綴歌。」 魯休斯霎時頹首,深深嘆了口氣。 「我會保護她的。」 石內卜簡潔明確的說著。 寂靜又一次來襲。 魯休斯站起身,腳步踉蹌地往宅邸走去。 「賽佛勒斯,你知道,這次去阿茲卡班,我發現我並不害怕催狂魔。」 在踏出咒語圈前,魯休斯停下腳步整頓了自己。 安靜了許久,肩頸動也不動,恍如被石化似的。 接著,他回頭,昂首看著石內卜,回覆了馬份家主人的氣質。 「我很愛她,我的女兒。」 「無論代價如何,我已經做好選擇了。」 「很好。」 看著魯休斯走回宅邸,石內卜在魯休斯坐過的石椅上坐了下來。 「我也是。」 接著,他靜靜地在庭院裡,使用了消影術。 再次出現時,在綴歌的房間裡。 石內卜繞了綴歌的房間一週,長長的袍袖掩蓋了一枝魔杖,始終低垂指著地板。 綴歌發現,那並不是石內卜的魔杖。 漫步時,他似乎在低聲吟唱著什麼符文。 回到原點後,沿著石內卜走過的蹤跡,隱微地燃起了微溫的火焰。 石內卜透過窗子望向月空。 心聲昭然。 「咒語太弱了。但是,這樣就可以了吧,鄧不利多?」 ——————— 回憶消散,接著是另一段回憶。 石內卜與鄧不利多,就在自己身處的房間裡。 他將魔杖還給了他。 「為什麼你不能自己去施放這個咒語?我的施法太過虛弱。」 「親愛的賽佛勒斯,我並非萬能。我不願意使用黑魔法。」 鄧不利多輕鬆的笑聲讓石內卜挑起了眉毛。 「而這是某種黑魔法的變形。我很熟悉最擅長那個魔法的施咒者。」 「你可以直接說是葛林戴華德。」 石內卜顯然對鄧不利多好打啞謎的說話方式感到不奈。 「是啊。葛林戴華德。」 「你知道嗎,賽佛勒斯,我一直感到困惑。」 「為什麼黑魔法與愛,似乎是兩種對立的魔法?」 「你困惑的事情真多。」 「所以我才滿頭白髮,賽佛勒斯。」 「你應該不能體會我看到你那光亮的黑髮時,是什麼心情。」 鄧不利多看來很享受用言語調侃石內卜的時光。 「你想要我幫你把頭髮拔光嗎?」 顯然,石內卜並不怎麼同感。 「這倒也不用麻煩。」 「總之,我有時候會想,如果它們能結合呢?」 「我做了點研究,發現曾經有人使用過類似的咒語,」 「在巫師被麻瓜與黑巫師聯手大幅迫害時,建造了保護的機制。」 鄧不利多開始嚴肅的談話,石內卜也不再有情緒表現。 「可惜的是,那是久遠以前的事了。」 「我一度以為,這樣的咒語將永遠失傳。」 「要成為精通黑魔法,又要能掌握無條件的愛,不是容易的事。」 鄧不利多說著,語調又略帶調侃。 「我原本想,我們這個時代,不會有這麼傑出的黑巫師。」 「直到詹姆與莉莉過世之後,我看到你的無助。」 「這樣說話很有趣嗎?」 「喔,非常有趣,賽佛勒斯。」 「你知道,看著原以為只是個普通黑巫師的你,有著那麼深沉的愛...」 「我可以現在就改變你的想法。」 「放輕鬆一點,賽佛勒斯。」 「這取決於你。」 「是嗎?我很放鬆啊。」 石內卜的殺意強盛到綴歌以為他隨時會動手殺了鄧不利多, 也許因為這樣,鄧不利多輕咳幾聲,回到正題。 「然後,我看到了馬份家的女孩。」 「我們必須保護她。」 「我是這麼打算的。」 「但是,也必須讓她學會足夠的黑魔法。」 石內卜的表情生冷僵硬。 「你希望她...」 「是的。我希望她能使用這個咒語。賽佛勒斯。」 「哈利的情操與善良,讓他的魔法能在愛的基礎上發揮出不可想像的效力。」 「但是,我們都知道,黑魔法的變化總是那麼出乎意料。」 看著震驚的石內卜,鄧不利多繼續說著。 「魔法的原理,是愛與力量的平衡。」 「偏向力量的過度失衡,是黑魔法的基礎。」 「在這樣的力量面前,愛雖然威力強大,卻也難免承受極大的損失。」 「我。知。道。這。些。」 咬牙切齒,綴歌感受得到,對於鄧不利多的盤算,石內卜的怒火難抑。 「黑魔王如果失勢,將不會再捲土重來。」 「但不代表魔法界從此沒有危險。」 「如果可以,我們需要重新掌握能結合黑魔法的力量,與愛的基礎的魔法。」 「所以你安排波特當光明的一方,任由綴歌承受痛苦的黑暗?」 石內卜似乎快要壓抑不住。 「不。」 意外地,鄧不利多神色痛苦地糾結。石內卜的臉也漸漸緩和了下來。 「我不想這樣。」 「但是,她選擇了那條路,不是嗎?」 「這是救她的方式。」 鄧不利多深深地閉上眼,臉上的皺紋明顯。 「我聽說,是貝拉在訓練她。」 「賽佛勒斯,我希望你取代貝拉。喚回她心中的愛。」 「賽佛勒斯,你知道為什麼你施的防護太過脆弱嗎?」 石內卜緩緩搖了搖頭。 「你心中的愛,少於你的悔恨。」 「別讓她...」 「...成為下一個我。」 石內卜說出了鄧不利多的想法,接著,離開了房間。 ——————— 綴歌浮出了儲思盆,淚流滿面地站在校長室裡。 哈利不顧麥教授就在一旁,緊緊地抱住了她。 沈默了片刻,麥教授與哈利因為綴歌的話語震懾。 「我必須再加強使用黑魔法。」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36.228.90.222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593355146.A.EF9.html
sai007788: 沒關係,今天最後的糖我發了(倒06/28 22:41
Sai大真的辛苦了(遞毛巾+水
Rfaternal: 真好 石內卜跟鄧不利多寫得真的很好06/28 22:49
laswish: 好厲害,我都可以聽到兩位前校長在對話了06/28 22:52
dces6107: 石內卜和老鄧的對話寫的很好,尤其是老鄧幹畫時。06/28 22:56
嗚dc大前線需要支援
isu0911:06/28 22:56
jojoshoe: 魯修斯的部分也很棒 期待後續06/28 22:58
gibbs1286: 這部的設定與情節真的精采,果然是正史啊06/28 23:02
謝謝喜歡~但遠輸原作啦XDD JK世界觀太強,加上綴歌人設太香, 才能一直給同人創作空間
ted010573: 今早上廁所前隨手抽了一本哈利波特當馬桶書,卻發現我06/28 23:04
ted010573: 的記憶已經被哈綴給弄混亂了XDDDDD06/28 23:05
dogberter: 這個設定太猛啦 果然這才是聖人遺骨存在的世界06/28 23:05
kinosband: 石內卜嗚嗚06/28 23:07
石內卜QQ
iamhenyu: 這系列真的寫得超棒 每個細節都拿捏得很好06/28 23:12
oocooc: 葛萊分多加10分06/28 23:15
※ 編輯: monica21 (36.228.90.222 臺灣), 06/28/2020 23:17:51
dces6107: 等我假滿回學校,被教授操的要死時,就會有很棒的想法可06/28 23:25
dces6107: 以動筆寫出來了。06/28 23:25
dnek: 感覺沒什麼必要啊 06/28 23:33
希望不是這樣XD
qqqzzz123: 老石QQ 感謝藥頭 06/28 23:40
a904472000: 設定好讚,然後老鄧肖像根本幹話王 06/29 00:36
hankiwi: 寫的真好>< 腦中自動配上了艾倫瑞克曼的嗓音~06/29 00:53
超愛他和蓋瑞歐德曼的...
oldchicken31: 設定真讚06/29 02:17
westjatht: 真的,看著都聽的到教授在說話06/29 02:18
y12544: 石內卜QQ06/29 05:05
weebeer626: 黑魔法與愛的設定好cool06/29 07:57
scotttomlee: 推 06/29 08:09
※ 編輯: monica21 (1.162.124.71 臺灣), 06/29/2020 08:55:20
OldTjikko: 幹話老鄧肖像 06/29 12:46
tkg2012: 真的 鄧不利多和石內卜有聲音 06/29 18:48
okitawawa: 奇怪ptt什麼時候有有聲書功能了 06/30 0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