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C_Chat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今天的哈綴素不太夠,只好自產了 .本來只是想寫遜炮大小姐和苦勞小精靈日常短篇,結果不知不覺字數越來越多 一定是因為血糖太高(打胰島素) .歡迎意見反饋 ========== 「多比!多比你回來了嗎?快給我過來!」 其他家庭小精靈放下工作,露出憐憫神情看向連水都來不及喝的多比。 多比的雙眼失去光彩,這禮拜的第九次了。 他強打起精神,整理一下自己的表情(家庭小精靈的本能和莊園的規矩都不允許他以不敬 的模樣出現在主人面前),然後現影到綴歌小姐的房間門口。 認真來說,跟其他黑魔法傳統的純種家族相比,馬份家的小精靈生活並不算差。尤其是主 人的獨生女──馬份莊園最璀璨的明鑽綴歌小姐出生後,魯休斯主人和水仙夫人的性格也 彷彿受到氣氛感染般日漸溫和。 綴歌.馬份,馬份家族和布萊克家族共同的驕傲,那些吹捧馬份家的人讚美她天分出眾, 繼承自母親的美貌讓迷拉都相形失色。 誇張的吹捧只包含部分事實,而在服侍她的家庭小精靈眼中看來,她嬌縱、任性,輕視所 有麻瓜血統和非巫師生物,像布萊克一樣傲慢,像馬份一樣狡詐無情──簡單來說,相當 普通的一位大小姐,因此小精靈們也沒什麼不滿的,至少她折磨僕人時大部分都有很好的 理由。 然而這一切只維持到綴歌小姐從第一年霍格華茲學院課程歸來為止。 叩叩叩。 「綴歌小姐,多比奉您的命令前來。」 房內沒有回應,但刻著華麗蛇雕和『父親不准進來!』潦草字跡的黑檀木大門卻像接到指 示一樣無聲無息地滑開。 家庭小精靈跪下,用高亢尖銳的聲調說:「純種貴族,馬份莊園和家族合法繼承人,威爾 特郡的綠寶石,尊貴的綴歌.馬份小姐,您最忠實的僕人……」 「安靜,進來,把門帶上。」清脆的聲音中帶著不容反抗的權威。 多比一進入房內,映入眼簾的是衣服、衣服、衣服! 各式巫師長袍,從色彩明亮的流行夏袍,到乍看樸素但下擺長度設計大膽的款式,還有麻 瓜的襯衫、T恤、洋裝、牛仔褲……數之不盡的衣服掛在牆上,或隨意堆在床上和地上。 多比這輩子從沒見過這麼多衣服集中在一個空間中,不禁感覺有點頭暈目眩。 房間的主人站在一面比成人還高的更衣鏡前,鏡中迷霧翻騰,她搭配不同衣物的倒影反覆 出現又消失,但那張藝術品般精緻的臉孔依舊眉頭深鎖,似乎找不到能讓她滿意的一套。 她突然轉過頭來,順直的金色長髮微微飄動:「如何?」 「呃……」 多比不是人類男性,但也知道隨便回答這個問題可能隱藏的風險,尤其對象是嬌生慣養、 不講道理的貴族大小姐。 「監視波特寄宿的麻瓜家,結果如何?」 「喔,是、是的。」多比暗自鬆了口氣:「這是今天的份,綴歌小姐。」 綴歌.馬份接過多比遞來的兩封信,第一個信封的寄件人寫著斐尼干,綴歌腦中浮現出茶 色頭髮和一張蠢臉,與波特同寢的葛萊芬多,混血;第二封信來自格蘭傑,綴歌冷哼一聲 ,這是暑假以來她寄給波特的第八封信,還真不屈不撓,不是嗎? 「很好,把這兩封也跟其他的放在一起。」 看著什麼什麼.斐尼干(他的名字沒有值得記住的價值)和妙麗.格蘭傑的信被丟到滿滿一 疊信的最上面,綴歌感覺到一股淡淡的愉悅,她也知道這種情緒很幼稚,格蘭傑跟波特是 很好的朋友,會寄信彼此問候也很正常,沒有收到回應,自然會多寄幾封關心那女人到底 整天跟波特混在一起幹嘛他們到底什麼關係人家不給妳回信的意思難道不懂嗎還有餵死鯉 愚蠢的餵死鯉…… 綴歌咬牙切齒的想,這些問題也許只要拆信就能獲得解答,但她還是忍住誘惑沒有動手, 一方面是出於大小姐的教養,一方面是擔心如果拆信不小心被波特發現了,他不知會有多 生氣。 看著小主人的表情在陰沉、狂怒和羞紅間快速變換,多比小心翼翼開口:「綴歌小姐?」 「嗯?」綴歌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漫不經心回答。 「這麼做真的妥當嗎?」 馬份小姐轉頭看著他,變回讓多比熟悉又安心的高傲冷漠神情:「還要我再解釋一遍嗎? 孤立波特,在他最無助時本小姐會是唯一出現在他面前的人,藉此拉攏他。你那愚蠢的腦 袋是有哪個字不明白?」 「如果哈利波特懷疑那些信的下落……」 「你以為我要你準備的食墨鴉是幹嘛用的?」 食墨鴉有著類似一般烏鴉的外表,只是多了條蜥蜴尾巴,還特別喜歡用像是老鼠的門牙撕 下羊皮紙當作繁殖時的築巢材料,問題在於牠們一年到頭都在繁殖,並且會搶奪貓頭鷹送 的信件,是每年都給巫師郵政和書籍保存造成大量損失的有害奇獸。 「……不幸的意外,貓頭鷹郵遞系統的疏失,我會幫波特解決這小小的困難,讓他欠我一 份人情。」 策畫著陰謀的小姐讓多比想起魯休斯主人,每當大主人在餐桌上談論自己對各項產業的安 排或是跟哪位魔法部官員的密會結果時也是同樣兩手抱胸,露出冷冷的淺笑。 「今晚,」她看向魔杖架旁精心包裝的禮物,一揮手鄭重宣布:「在最寂寞的12歲生日當 天,收到我親手送出的禮物,想必波特也會感激到痛哭流涕……」 「呃……綴歌小姐,多比在想,您是否考慮過普通的將蛋糕和禮物送出去就好,只要您真 心誠意祝他生日快樂,想必哈利波特也能感受到小姐的心意。」 綴歌揮出去的手停在半空,嘴巴微張,整個人定在原地,似乎從沒想過這個選項,她大腦 快速飛轉,考量各種可能的結果。 『生、生日快樂!別搞錯了,波特,這才不是專門為你準備的。』 ……好像哪裡不太對勁。她搖搖頭,腦中換了另一個畫面。 『12歲生日快樂!波特,喜歡這個蛋糕嗎?來,閉上眼睛,準備收下禮物囉,啾。』 一股紅潮從她未扣緊的領口向上蔓延,蓋住了整張臉。 「我、我怎麼能做這種事!?我我我、本小姐,尊貴的馬份家一員!怎麼能像那個麻瓜血 統的格蘭傑一樣毫無教養……不知羞恥地跟男性……」 多比忍住嘆氣的衝動,低下頭避免直視漲紅了臉,開始喃喃自語不知講給誰聽的大小姐, 給她保留最後一點面子。 「當、當然,如果波特肯低下頭求我的話我也能用不失體面的方式提供協助那就毫無疑問 是雙贏所以要說是誰……」 綴歌小姐的戀愛,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 當晚,水蠟樹街4號。 哈利波特躡手躡腳走進二樓的臥房,盡力不踩出任何腳步聲,威農姨丈過分熱情的歡迎聲 從樓下傳來,今天是他講了許久的招待客戶夫婦晚餐的日子,他威脅哈利如果膽敢發出一 點聲音,事後肯定讓他吃不完兜著走。 其實不用他威脅,哈利也沒有吵鬧的力氣了。一整天的家事勞動、微薄的晚餐,更重要的 ──從暑假以來就沒有收到魔法界的任何消息,不論是朋友的信、學校通知,甚至一張便 條也好,什麼都沒有。 尤其今天還是他的十二歲生日,德思禮家過去十年從來沒有記得他的生日,哈利早已學會 不抱希望,只是他以為今年會不一樣。在霍格華茲度過一年,交了不少朋友,妙麗、榮恩 、綴歌.馬份──姑且也算吧,雖然她老是惹哈利生氣──讓他對於有人幫忙慶祝生日又 燃起希望。 哈利望向窗外,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麼,也許是拍打翅膀的聲音或飄落的羽毛,但夜空中 只有黯淡的星辰閃爍……或許只是自己擅自把他們當成了朋友……? 勞累和悲觀讓哈利身心俱疲,他決定停止思考,轉身關上房門,準備撲倒在床上。 也許因為太過疲憊了,到此刻他才突然發現床上不知何時已經坐了一個身影。 「所以,這就是你的房間?」 哈利用盡全力才沒有叫出聲。 「比我想像的還要寒酸,倒是跟你非常匹配。」 「馬……」 「怎麼?很驚訝看到我?」 確實很驚訝,如果床上坐的是妙麗、榮恩,或一頭山怪,哈利還不會那麼驚訝,但偏偏是 她,綴歌.馬份? 綴歌從床上起身,兩手抱胸,緩慢優雅地踱步朝哈利走近,薄薄的嘴唇帶著有點拒人於千 里之外的冷淡笑容,窗外灑入的星光映照在她一頭金髮和白皙的皮膚上,宛如夢中才會出 現的場景。 哈利發現她穿著白襯衫和深灰色百褶裙,樸素而成熟,與她非常相襯。這是哈利第一次看 見綴歌穿麻瓜服裝,仔細想想,這好像是自己第一次看她穿學校長袍以外的衣服。 眼見自己精心挑選的裝扮和出場讓波特完全說不出話來,綴歌在心裡偷偷握拳慶祝勝利, 不枉費她派多比偷偷潛入麻瓜商店,花了好幾天搜刮數間店的女裝。 (有留下金加隆,當然,因為她是自重有教養的貴族小姐,至於換算成麻瓜貨幣是多給或 少給就不是她所在意的了) 那雙遺傳自馬份家族的冰冷灰眼望向哈利說:「自從暑假以來,我給你寄了兩封信。」謊 言,她根本沒有主動先給哈利寫信的勇氣。 「但未收到任何回覆,也始終沒有見到你的貓頭鷹帶信來,這使我……相當不悅。」這倒 是實話,一整個夏天未收到波特的信令綴歌相當不快,讓她覺得抱著棉被打滾期待要怎麼 回覆的自己像個白癡,才搞出後續攔截貓頭鷹的一連串計畫。 「是那些麻瓜!」哈利脫口而出,終於找回了語言能力:「我阿姨他們一家人……我一回 到這裡,他們就把我的東西鎖起來,還有我的貓頭鷹……」 綴歌冷哼一聲,當她進到這間幾乎沒有多餘家具的冷清臥室,發現貓頭鷹籠上的鎖頭時就 猜的八九不離十,近距離看見波特曬黑的皮膚和疲憊神態,再想想多比回報哈利是怎麼被 指使在戶外勞動一整天,一股冰冷的憎惡湧上綴歌心頭,她突然轉身朝臥房門口大步走去 。 哈利嚇了一跳,急忙抓住她:「等等,馬份,妳想做什麼?」 「那些麻瓜將會付出代價。」她冷酷地說:「得讓他們知道這樣對待你是一種錯誤。」 「冷靜點,我們不能在校外使用魔法,記得嗎?」 「我很冷靜,」綴歌試圖甩開哈利的手:「我也知道很多不用魔杖就能施加恐懼的辦法… …放開我!波特,錯誤必須被糾正,他們,竟然敢,這樣對你!?」 哈利有點感動,一個多月來首次有人對自己的處境表示憤慨,然而綴歌鬧出的動靜越來越 大,幾乎蓋過樓下餐廳傳來的談笑。情急之下哈利一用力,將她拉到自己面前。 「沒關係的,馬份,」他盡量保持平靜的聲音說:「他們不值得妳這麼做。」雖然不知道 她打算幹嘛,但讓暴怒的綴歌衝到威農姨丈和客人面前,肯定會給她自己和哈利帶來大麻 煩。 他們互瞪了幾秒,綴歌凝視那雙綠色眼睛,臉頰一紅,忽然恢復了冷靜:「你弄痛我了, 波特。」 「抱、抱歉。」哈利趕緊鬆開抓住綴歌的手。 兩人陷入沉默,綴歌對自己沒有控制住情緒感到難堪,這是怎麼了?太不像平常的自己, 也讓她首次覺得計畫可能有點失控。 嘿美在鳥籠中咕咕鳴叫,和德思禮一家跟客人的談笑交織成僅有的背景音。 尷尬的寂靜不知持續了多久,直到被一個只有綴歌能聽到的細語打斷。 『綴歌小姐、綴歌小姐?多比很久沒聽到聲音了,妳還好嗎?需要多比幫忙嗎?多比還需 要按照計畫放出食墨鴉嗎?』 尖銳的聲音從夾式耳環中傳來,那是她從父親那裡『暫借』來的魔法道具。 「先安靜,多比。」 紅著臉的綴歌幾乎是咬牙切齒從嘴角擠出聲音,對通話另一端負責把風的家庭小精靈說。 『收到,綴歌小姐,順便提醒妳,多比認為我們不該抓那麼多食墨鴉,牠們很不高興,多 比不知道籠子還能撐多久……』 「妳說什麼了嗎,馬份?」 「不,沒、沒什麼……」 「是嗎……呃,對了,妳剛才說妳今天是來?」 「喔、對。」綴歌深吸一口氣,從口袋掏出預先準備好的小包裹:「這個。」 「咦?」 「恭喜你滿12歲。」她將別著卡片的包裹塞到哈利手中。 「這是……送我的?」 綴歌肯定的點點頭:「生日是一年中最重要的日子之一,即使是你,波特,也該好好慶祝 一下。」 看著手裡的禮物和生平第一次收到的生日卡片,複雜的情緒填滿哈利的胸口,一個月來承 受的孤獨、自我懷疑,飽受德思禮家欺負,感覺此刻都得到了一點補償。 雖然一開始心中也閃過『是馬份啊……如果來的是妙麗或榮恩就更好了』的念頭,但現在 哈利只覺得在面前的是她太好了。 「咳、咳咳,非常謝謝妳,馬份小姐。」哈利必須緊繃住臉才能阻止眼淚流下,如果在馬 份面前哭出來,之後肯定會被她笑上一整年:「我不知該怎麼表達這對我來說意義有多重 大。」 本來眼見波特的慘狀,就讓綴歌對自己策劃的陰謀充滿愧疚,原以為只是無傷大雅的惡作 劇,但對他造成的影響比想像中大多了。而看到現在波特臉上那副壓抑的表情……奇怪? 自己胸口這種好像被重物壓住的感覺是…… 綴歌腦袋還來不及思考清楚,身體幾乎是直覺的對這股陌生感情做出了反應。 她伸手抱住哈利。 「馬、馬份!?」 「…………」綴歌一語不發,不如說她自己也一樣陷入混亂,但兩隻手還是緊緊摟著,不 讓波特掙脫。 陷入慌亂幾秒鐘後,哈利掙扎的動作越來越小,最後終於像是放棄了一樣閉起眼睛,整個 人平靜下來。 上一次像這樣被擁抱是什麼時候了?感受綴歌身上傳來的體溫,他腦中浮現出這個疑問。 綴歌感覺到波特的頭倚靠在自己的肩膀上,新的陌生情感在體內緩緩升起,腦袋昏昏的, 一股暖流以胸口為中心傳遍全身,她生平從沒覺得過自己的臉頰那麼燙,心跳那麼快。這 到底是什麼感覺? 「謝謝妳,綴歌。」 波特夢囈般的低語,成為最後的導火線。 綴歌!他叫我綴歌! 綴歌.馬份滿腦子只剩下這個念頭,她感覺心臟要爆炸了。 啪! 有東西爆炸了,但不是綴歌小姐的心臟。 哈利房間的燈泡化成碎片灑落,以此為起點,混亂向四面八方擴散。 啪!啪!轟!碰碰碰! 門外走廊和鄰近房間紛紛傳來巨響,易碎物品爆裂,沒有被釘牢的擺飾傾倒在地。 哈利和綴歌目瞪口呆。 「那個死小鬼!!!」威農姨丈的怒吼伴隨著咚咚咚的沉重腳步聲急速逼近。 哈利首先反應過來,撲上去頂住臥室房門。 「快走啊,馬份!」 「綴……等等,那你怎麼辦!?」 「別擔心我,德思禮家對我不會比現在更糟了!」門板傳來碰!碰!的敲擊和低聲吼叫, 好像有一頭混血山怪正試圖闖進房間。 綴歌還想不出該如何應對,她耳邊又響起一個高亢尖銳的聲音。 『怎麼回事?綴歌小姐?多比聽到騷動!多比要衝過去了,綴歌小姐!!!』 一直守在屋外的多比急忙施展飛行咒衝向哈利臥房的窗戶,他的忠誠無可指責,卻忘了自 己還守著一籠火冒三丈的有害奇獸──原本按照計畫,綴歌會在附近『意外發現』食墨鴉 巢,幫波特找回他的信──失去家庭小精靈的魔法,原本就搖搖欲墜的籠子終於支撐不住 。 六七隻悶了整天的食墨鴉衝破鳥籠,在水蠟樹街上空撲翅亂飛,牠們慌不擇路在樹籬、郵 筒和路燈間撞來撞去,嘎嘎亂叫讓騷動進一步擴大。但鳥群很快就取得共識,集體撲向附 近散發出最濃厚的、讓牠們魂牽夢縈的羊皮紙氣味所在──哈利被鎖在水蠟樹街4號樓梯 下櫥櫃的咒語書。 「啊──!!!」 「該死的畜生!掃把給我!」 啪啪啪啪啪啪…… 「眼睛!我的眼睛!」 哈利聽到門外傳來密集的翅膀拍擊聲和女性尖叫,還有威農姨丈衝下樓英勇拯救家人和客 戶的腳步聲,雖然知道自己之後肯定大禍臨頭,他還是忍不住想要放聲大笑。 「快走吧。」趁威農姨丈暫時離去,哈利趕緊將綴歌推到窗邊,一個矮小的人形生物懸浮 在窗外,滿臉焦急的表情,手裡還握著綴歌的飛天掃帚。雖然哈利有滿肚子疑問,但也明 白現在不是發問的時候。 扶著綴歌騎上掃帚,哈利又將她送給自己的禮物塞回她手中。 「你這是幹嘛?」 「先當作寄放在妳那邊吧,可不能讓德思禮家找到這個。」 綴歌知道也只能如此,只好將包裹放回口袋:「……很抱歉把你的生日搞成這樣,波特。 」 哈利咧嘴一笑,這是他整個暑假最開心的笑容:「別說笑了,妳另外送了我一份超棒的禮 物不是嗎?」他用大拇指指著身後的房門,「霍格華茲見,綴歌.馬份,到時別忘了把禮 物還給我。」 綴歌默默點頭,拉起掃帚,和多比一起升向高空。她戀戀不捨地看著波特的臉越縮越小, 在鑽入雲層前最後撇見的景象是幾名麻瓜被食墨鴉群追出房子,還有翅膀上印著魔法部標 記的貓頭鷹朝水蠟樹街4號俯衝而下。 「這些金加隆蛀蟲,只有這種時候手腳特別快。」綴歌憤恨地想。 夜空中,騎著飛天掃帚的倩影朝馬份莊園的方向飛去,另一個矮小的身影伴隨在一旁。 「……搞砸了呢,綴歌小姐。」 綴歌使盡十二年來受的所有貴族教育,才能阻止自己用魔杖去戳多比的眼睛。 「是的,我知道搞砸了,謝謝你的提醒,多比。」她盡量保持優雅地說。 今晚她終於知道為什麼父親總是在強調控制情緒的重要。諷刺的是,正如別人稱讚,綴歌 的天分出眾才導致損壞如此嚴重。 「該怎麼辦,小姐?」 如果趁這機會把波特接回自己家……不行,父母那關過不去。 她搖搖頭把腦中父親嘮叨的臉甩開:「回到家就派出最快的貓頭鷹送匿名信給餵死鯉,他 們最小的兒子,那個什麼什麼.餵死鯉是波特的好友,他們會想辦法幫助他。」 「多比不清楚巫師的做法,但哈利波特如果被指控做錯事,他會被怎麼處罰?」 綴歌皺起眉頭想了想:「魔法濫用局的慣例是第一次違反未成年魔法使用合理限制,只要 情況不是太嚴重,應該都只會收到警告,但我不確定今晚的情況算不算『太嚴重』。以防 萬一,如果魔法部想懲罰波特,我會準備幾封有馬份印記的信給家族友人,提醒他們這是 償還欠馬份家人情的機會。」 綴歌嘆了口氣,為什麼最後會動用到家族人情啊? 明明只是想幫波特慶祝生日而已。 ========== 隔天早晨,馬份莊園,主樓。 「早安,綴歌。」 「早安,母親,早安,父親。」綴歌打著哈欠,在家庭小精靈為她拉開的椅子上坐下,跟 父母一起等待早餐送上桌。 「昨晚休息的是否妥當?」 「謝謝您的關心,母親,昨晚我休息的很好。」 水仙.馬份看到綴歌紅通通的雙眼,知道那並非實情,但她不打算多加追究,女兒已經到 了有自己秘密的年齡,她可不像丈夫一樣拒絕接受這項事實。 魯休思放下羊皮紙,微笑著看向綴歌。這些一早送來的信件大多蓋有魔法部或其他純種家 族的印記,閱讀公務或生意往來信件是他開始一天的方法,不過比起令他驕傲的獨生女, 任何生意和公務都顯得微不足道。 事實上,魯休思準備了一項他認為女兒會感興趣的趣事,也許這能緩和最近有點僵的父女 關係。 「聽聽這個,綴歌,哈利波特昨晚因為未成年使用魔法,接獲了一個正式警告。」 「哦?」 果然有效,綴歌似乎有點好奇的轉過頭來。 「看來他在麻瓜住宅中施展了非常強力的『消除咒』,還搗毀了一個食墨鴉鳥巢,造成不 小的損壞。真是有趣,第一次聽說食墨鴉會在泰晤士河以南的地方築巢,奇獸管控部的人 已經出動了……」 「消除咒?嗯?」水仙也望向丈夫,正好沒看見女兒微微發紅的臉頰:「他跟綴歌同年級 吧,這麼年輕,真是令人欽佩。」 「是啊是啊,很令人欽佩,但正是如此才糟糕。」 魯休思有點不耐煩地說,自從暑假回家以來,綴歌一直吱吱喳喳講著波特的事情。雖然女 兒嘴上整天掛著另一個男孩子的名字讓魯休思有點不快,但他還是努力想扮演一個好父親 ,根據女兒談話的內容,顯然他們倆應該處的很不好,所以…… 「因為他並沒有真正將法術展現在麻瓜面前,魔法不當使用局只給了他一個警告,我打算 寫幾封信提醒他們,這種歪風應該扼殺在萌芽階段,最好重新考慮一下判決,妳認為呢? 綴歌。」魯休思笑瞇瞇地對女兒說。 咳!咳咳! 綴歌突然大力咳了幾下,然後站起身,向魯休思和水仙微微鞠躬:「非常抱歉,父親,母 親,我感覺身體有些不適,早餐想在房間裡吃。」完美的優雅微笑中讀不出任何情緒。 「嗯?咦?怎麼?等等,咦──?」 滿臉困惑的魯休思目送女兒一甩金色長髮,頭也不回離開。 水仙對無藥可救的丈夫翻了個白眼。 綴歌.馬份的戀愛,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完) -- https://goo.gl/EWg59v <= 台角官網提供試閱 在下的輕小說作品<<活死騎士>>已由台灣角川出版發售, 還請諸君多多支持了 <(_ _)>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218.173.235.118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593688725.A.D54.html
j022015: 吸吸吸吸吸吸吸 07/02 19:21
melzard: 啊啊啊啊啊斯斯斯斯斯 07/02 19:22
改幾個錯字,審了三遍還是有蟲沒抓到 ※ 編輯: a33356 (218.173.235.118 臺灣), 07/02/2020 19:26:47
okitawawa: 啊是今天的哈綴素(吸吸吸吸吸吸 07/02 19:25
dnek: 才二年級開始就兩邊沉船了啊 07/02 19:28
laswish: 看這個樣子詹姆要提早出生了(茶 07/02 19:29
sai007788: 另一個提早生孩子的世界線預感 07/02 19:33
monica21: 這個世界線看起來會有不只一隻魁地奇隊 07/02 19:37
我推想了一下,這個世界線大概魯休思會自己拔出葛萊芬多之劍提前砍死佛地魔 然後哈綴休學待產這樣(誤) ※ 編輯: a33356 (218.173.235.118 臺灣), 07/02/2020 19:39:06
jojoshoe: 看來暑假時綴歌每天晚上都會往水蠟樹街跑 07/02 19:41
summer34796: 你各位給我吸起來 吸好吸滿 07/02 19:43
kinosband: 主動出擊 生日快樂 吸吸吸吸 07/02 19:45
Rfaternal: 阿阿阿斯斯斯斯 真棒的哈綴素 07/02 19:48
bh2142: 吸~阿斯 07/02 19:53
dces6107: (魁地奇一隊七人,生12個波特家就能湊兩隊了) 07/02 20:13
cs2208209: 推推,哈綴素不能停啊啊啊啊 07/02 20:19
arcanite: 這世界線進度衝太快了! 07/02 21:27
y12544: 推 這個世界線沉船進度有點快XS 07/02 22:41
y12544: *XD 07/02 22:41
BEDA: 吸完這管哈綴素 可以睡了 07/02 23:58
iamhenyu: 好可愛的生日哈哈哈 07/03 00:00
sd53321: 發完自己的藥也來吸吸別人的藥~~~可以睡了~~~ 07/03 01:28
toyamaK52: 我 還 要 快 讓 我 吸 07/03 01:37
toyamaK52: (嚴重戒斷 07/03 01:38
okitawawa: 原來是綴歌大小姐想讓人告白XD 07/03 02:38
weebeer626: 隔了好多天,回來吸吸吸 07/04 13:28
chioyuan: 新銳作家先推 07/04 20:01
scotttomlee: 這世界線好有趣XD 07/04 2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