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C_Chat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先上sg大總整理。 #1Ux2TN6U (C_Chat) 前幾集的連結都在裡面囉。 ----------------------- Post HP 11 「30.JUL.1998」 「在劫難逃!奧古斯特・羅克五與道夫・雷斯壯入獄!」 撇了一眼桌上預言家的頭條,麥教授站起身,繞過辦公桌。 將手上的評估報告交給眼前的少女。 「一致推薦。」 視線略過鏡框,少女略微緊張的面孔露出放鬆的神情。 「歡迎你加入我們,綴歌・馬份教授。」 放下處理公事專用的面孔,難得展現和藹的一面。 「為什麼不申請黑魔法防禦術呢,綴歌?」 指示著綴歌入座,遞給她一個精緻的瓷杯。 「這樣你就可以立刻上任,不用等到明年史拉轟教授退休。」 「我還是比較喜歡魔藥學。」 綴歌向麥教授點頭致謝,接過手,就著杯緣優雅地啜了一口。 「我看是希望哈利以後也能加入,接手黑魔法防禦術吧。」 麥教授笑了,讓綴歌想起布萊漢姆宮的老奶奶。 紅著臉心想,原來,麥教授也會發出這樣的笑聲。 「麥教授...」 躊躇著該如何開口。 「雖然明年才正式開始工作,但是...」 「不知道今年能不能可以借我使用...」 「你想借用魔藥學教室吧?」 「史拉轟教授和我提過了。當然沒問題。」 麥教授鼓勵著。 「聽他說,你在研究一種解毒劑?」 「祝你順利。」 再次致謝,心思早已飄到數週前的夜晚。 ————— 哈利與綴歌驚訝的發現,石內卜帶著他們現影在古裡某街。 才剛現影,綴歌已經撲到石內卜懷裡放聲大哭。 發現石內卜沒死的驚訝,讓兩人在神秘部門裡一時都忘了舉止。 除了六年級在廁所外斷續聽聞幾聲啜泣外,這是哈利第一次聽到她哭泣。 石內卜一邊猶如輕拍著女兒似的安撫綴歌,一邊看著哈利。 眼神異常激動。 有些按耐不住衝動,想上前擁抱這位默默守護自己的男子, 在踏到他跟前時才突然覺得有些彆扭。 石內卜似乎也是如此。 尷尬地沈默了幾秒,兩人伸出手,用力的握著。 「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哈利發覺自己像個傻瓜似的,重複著一樣的話語。 石內卜則露出少見的笑容。 「我們可以進去嗎?哈利。」 心頭一暖,發現綴歌帶淚的眼角笑意盈盈。 這是石內卜第一次這麼叫他。 —— 三人魚貫走入,怪角似乎感覺到綴歌到來似的,一瞬間便來到門口。 「馬份小姐,怪角很榮幸為您服務!」 尖聲怪叫,完全無視了哈利與石內卜。 正要婉謝,發現老精靈的目光中流露期盼, 不忍心掃了他的興致,綴歌看了看週身,輕輕取下頭上的髮箍。 「可以幫忙我去掉上面的污漬嗎?不知道為什麼,用魔法也清理不了。」 「謝謝你,怪角。」 編了個自己都覺得臉紅的謊言,卻發現怪角興奮異常。 「這是怪角的榮幸!怪角會完成任務的!」 說著連忙消影而去。 哈利向綴歌眨了眨眼。 許久沒有看到怪角這麼開心了。 也許時時盼望著綴歌來訪,怪角早已將古里某街整理得乾乾淨淨。 雖然沒有布萊克家族全盛時期的金碧輝煌,但增添了幾分素雅。 —— 來到起居室,石內卜倚著壁爐看著兩人。 「我知道你們有很多問題。」 哈利點頭,綴歌卻似乎有些猜測。 「是因為你在我房間施放過那個咒語,對不對?」 發現石內卜又笑了。這麽愛笑的石內卜倒是有些難以習慣。 「如果在學校,這個答案可以幫史萊哲林加一百五十分。」 「當然,其中一百分是從葛來分多那裡扣來的。」 果然還是要有一些惡毒,才像這個男人。 石內卜閉上眼,似乎光是想起曾經發生的事,就已經痛苦非凡。 「在把回憶給我之後,你就消影了。」 哈利決定幫他起頭。 「是啊。」 深深嘆息。 「我想去探望莉莉,在最後一口氣消失之前。」 綴歌望著石內卜頸邊的傷痕,以及環繞傷痕輻射的黑紋。 「以為現影後會出現在他們墳前的。結果,我到了那裡。」 「迷離幻境(limbo)?」 這次,是哈利心裡有底。 「很好。史萊哲林可以再加一百五十分。」 哈利有些莫名。看來沒有包袱的石內卜,似乎有愛說冷笑話的一面。 「你也見到鄧不利多教授了嗎?」 綴歌問著,好奇他是否也有哈利的經歷。 「沒有。我見到的是莉莉。」 漆黑的目光盯著哈利的眼睛。 再一次嘆息。 「或者應該說,是化成莉莉外型的存在。」 「我們聊了許多,然後,我選擇回來這裡。」 頓了一頓,知道自己還沒解釋綴歌的疑惑。 「我們施展的,是一個和莉莉不太一樣的防護咒。」 「咒語保護的,是施咒的人自己。」 哈利這才明白,為什麼被催狂魔襲擊時,綴歌的身上會冒出紫紅色的光芒。 —— 「你在施法時,想到了什麼?」 突然問著綴歌,彷彿回到六年級的黑魔法防禦術。 綴歌卻只是望向哈利,雙頰微暈。 石內卜輕輕笑了。 「它的原理,似乎是施咒者必須要有無論如何也想要活下來,」 「守護所愛之人的意志。」 「所以它並不是黑魔法?」 哈利有些錯愕,難道鄧不利多竟然錯了? 綴歌微笑著搖頭,似乎讀懂哈利的心思。卻被石內卜的回應打斷。 「它可以是。」 眼見哈利與綴歌不解的表情,石內卜接著說下去。 「畢竟為了愛而想活下來的意願,可以只是自私的慾望。」 「關鍵在於愛的差異。」 「這個咒語會在施咒者和她想保護的人的靈魂之間,建立強大的連結。」 「如果這之間的愛,不是真正的無條件的愛,而是其它,例如占有,」 「咒語會達成施咒者的意願,將施咒者與對象的靈魂困在火圈裡。」 「只有真正的無條件的愛,才會讓咒語具有防護與治療的效果。」 「只要想保護的人還活著,咒語締結成的連結就會彌補傷痕。」 石內卜平靜的說完,看著眼前讓自己選擇活下來的原因。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眼前的兩人在心中的份量,已經如此深刻。 「等一下,所以,如果可以領悟真正的愛,其實不需要加強黑魔法?」 哈利牽起綴歌的手,想起她施咒時流露的神情,盡是不捨。 「沒有必要。」 這是石內卜整晚第一次展現不耐煩的暴躁與憤怒。 令人熟悉的語調與表情,令綴歌與哈利相識一笑。 石內卜想起了自己從「莉莉」口中得知, 除非想讓火圈能夠主動傷敵, 否則單純的防護與治療並不需要惡魔之環的原理時, 有種想要選擇死亡,然後去找鄧不利多發洩怒氣的衝動。 「那個只要看到火圈就只會想起葛林戴華德的老瘋癲。」 —— 「賽佛勒斯。」 因為綴歌的輕喚回過神來。 「這個咒語無法完全阻止毒素,對不對?」 哈利順著綴歌的話看去,石內卜枯槁的側臉與頸部的黑紋對應。 石內卜眯起了眼。無需多言,但哈利與綴歌都知道是什麼意思。 防護的咒語雖然在瞬間消緩了娜吉妮的毒素,讓傷口得以癒合, 卻似乎無法完全盡除剩餘在體內漫延的殘毒。 在找到根除的方法以前,石內卜還是會慢慢死去。 和當初的鄧不利多一樣。 哈利心中一陣酸楚。 失而復得後,必須再一次承受緩慢失去的傷害。 也許這遠比最初以為的天人永隔難受。 感受到手裡綴歌的溫度逐漸冰冷,不捨地看向她。 原以為會再一次見到綴歌的淚水,卻發現她的絕美的五官散發出堅決的光輝。 ————— 離開校長辦公室後,綴歌獨身來到禁忌森林旁,不忘與巴嘴打了招呼。 看著曾經與哈利來過數次的森林,長長吁了口氣, 好似這麼做,能減緩這些日子來壓在心頭上的煩惱。 「會有辦法的。」 想著麥教授在自己臨去前的祝福。 「史拉轟、賽佛勒斯、再加上本小姐,」 「一定會做出解藥的。」 甩了甩頭,決定將愁緒擺在腦後。 現在,可是有別的事要操心呢。 夕陽下,綴歌的金髮飄揚。 朝著餘暉揮了揮手。 下一次再見到太陽時,將是這麼多年來,第一次能光明正大為他慶祝的日子。 輕聲複數著已經練習了無數次,卻還是會讓自己臉上佈滿霞紅的句子。 努力想要若無其事的,卻只能懊惱怎麼連這麼簡單的話,都能讓自己羞澀。 安定心神,再練習一次。 「生日快樂,哈利。」 耳朵又熱了起來。 「都是哈利害的。」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1.241.111.126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593698531.A.694.html
sai007788: 舒服 07/02 22:05
laswish: 吸一口,精神又來了 07/02 22:05
wayneshih: 真正的愛(獸控) 07/02 22:14
Rfaternal: 推 啊斯 就是要這樣吸吸才舒服 07/02 22:17
arcanite: 吐便當不明覺厲 07/02 22:19
hankiwi: (深吸一大口) 07/02 22:37
y12544: 石內卜變得好溫暖XD 07/02 22:50
lee27827272: 之前會這麼G8都是老鄧害的,壓力山大影響到態度 07/02 22:51
laswish: 叫我當雙面間諜還要我照顧那個詹姆的小孩幫他擦屁股 07/02 22:53
laswish: 我要是石內卜我也會臭臉…… 07/02 22:54
jojoshoe: 突然看到綴歌拉著妙麗在討論什麼是真正的愛 07/02 23:05
dnek: 我原本也一直覺得應該要直接接防禦術教授的,這版理由可以 07/02 23:07
LaAc: 都是哈利害的 07/02 23:12
skywould: 推 07/02 23:16
kinosband: 怎麼辦 好甜 07/02 23:53
iamhenyu: 真是超好看的啦 07/03 00:05
zxz56780: Push 07/03 00:21
oldchicken31: 太好看喇! 07/03 00:31
okitawawa: 讚讚 希望這個世界線石內卜能一直活著 07/03 02:30
bh2142: 推 07/03 08:59
clowflyer: 推! 07/03 11:42
summer34796: 話說 在劫難逃應該不是這樣用的吧 07/03 17:21
weebeer626: 好看好看 07/04 2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