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C_Chat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 引述《sai007788 (咚~噠YO!!)》之銘言: : https://i.imgur.com/O94CZFu.jpg
這張圖我可以吃很久之PART 7. PART 1.#1U_cbFAy PART 2.#1U_reeAv PART 3.#1V0B8rqR PART 4.#1V0MKNeV PART 5.#1V0Tw_pJ PART 6.#1V0pKdwC ========================== 「大家都進睡袋!」男學生會主席派西大聲叫道,「快,通通安靜! 十分鐘以後準時熄燈!」 他當自己是哪裡來的軍官嗎? 「來這邊」榮恩對我說,然後妙麗也好奇的跟著,於是我們抓過 三個睡袋溜到角落邊。 我發現綴歌被翠菊給纏住,苦惱的瞪著我。 我可沒辦法幫妳喔。 「你們說布萊克還在城堡裡嗎?」妙麗焦急地悄聲問道。 「鄧不利多顯然是這麼想的。」榮恩說。 「可是他為什麼要攻擊胖女士?」妙麗問著,我們三個人直接穿著 衣服鑽進睡袋,然後不約而同的趴著對話。 「應該說,為什麼他要去葛來芬多塔樓?」 「大概是以為哈利一定會被分類帽分去葛來芬多吧,畢竟他是”那個 不能說出名字的人”最在意的人。」 「如果我是天狼星,不知道哈利在哪個學院的話就應該去葛來芬多那, 總不可能他會分在史萊哲林吧,那可是”那個不能說出名字的人” 出身的地方。」 榮恩說的好像很合理,但是跟我所得到的消息不太相同,除非天狼星 對我撒謊。 他要找害死哈利父母的人,他的名字是── 因為奈威慘叫的關係,我沒有聽到名字,但是他的嘴型應該是要發 「P或是B」的音。 我就算不用待過SPK也讀的出來。 四周圍的人都在問著同一個問題:「他怎麼進來的?」 「說不定他知道怎麼潛形,就是從稀薄的空氣中顯現。你們知道的。」 「很可能是化了裝進來的。」「要不然是飛進來的。」 其他人都七嘴八舌的想著各種方法。 「說實在的,難道只有我讀過《霍格華茲,一段校史》嗎?」聽見眾人 各種猜測的妙麗沒好氣地說。 「可能只有妳。」榮恩說,「所以呢?」 「因為這座城堡不只是有著牆壁的保護,城堡還被施了各種魔法,以防 外人偷偷地進來。光潛形是進不來的;而且我倒想看看什麼樣的化裝能夠 騙過那些催狂魔。這些傢伙守著每一處入口。要是他飛進來,它們也會看見 的。而且飛七知道所有秘密通道,他們會把這些通道都封起來──」 「現在熄燈!」派西大叫,「我要每一個人都進睡袋,還要停止說話!」 所以我說你是哪裡來的軍官啊? 所有的蠟燭立刻熄滅了。現在唯一的亮光來自那些幽靈,他們四處遊走, 和級長們嚴肅的對話著。 施過魔法的天花板就像外面的天空一樣,佈滿了星星。 大概是因為興奮感吧,大家幾乎都睡不著,嘰嘰喳喳的聲音像是蟋蟀 一般,我有種像是在野外過夜的感覺。 突然”撲”的一聲,綴歌不知如何做到的,她擺脫了翠菊的糾纏, 溜到我們這裡,是包著睡袋做到的。 我猜翠菊應該被她姊姊處理掉了。 此時榮恩已經開始進入夢鄉,妙麗則是閉上眼睛就昏睡過去。 感覺這兩個人今天去活米村玩得很開心。 「波特──」綴歌靠過來我旁邊,輕聲細語的說著。 「什麼事?」我也輕聲細語的回答她。 「…沒事。」從她的聲音聽出沮喪的味道。 又怎麼了? 她沒有再說什麼,直接躺在我旁邊,然後閉上眼睛開始睡覺。 妳這不是讓我更睡不著了? 我的睡意完全被驅走,綴歌距離我不到半公尺,她身上某股香味傳了 過來。可能是肥皂或洗髮精的味道。 我沒有刻意去聞,她的氣味就這樣散發開來。 可能是發覺我在看她,她緩緩的張開眼睛看著我,然後露出邪魅的笑容。 「快點睡覺──」她低語著,往我的方向側過身。 那妳怎麼不快點睡? 「笨蛋。」她嘻笑著,然後拿掉了頭上的髮箍,側髮不受控的遮住了她的 半邊臉,然後她就這樣閉上眼睛,發出規律的呼吸聲。 她真的就這樣睡著了,把我給弄得睡不著,自己睡著了。 我盡可能的不去看她,但是她身上的氣味隨著每次的呼吸傳到了我的 鼻腔裡面。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聽見派西的腳步聲,他走到了距離我們沒幾步 的位置,停了下來。 「有他的任何跡象嗎,校長先生?」派西開口,似乎鄧不利多進來了。 「沒有。這裡怎麼樣?」 「一切都在控制之下,校長先生。」 「好…現在就不要讓他們再換地方了。我已經給葛萊芬多院的門口找到了 臨時守衛。明天你就可以叫大家都回去了。」 「那胖夫人呢,先生?」 「躲在三樓安吉爾郡地圖裡面。布萊克答不出口令,所以她不讓布萊克 進去,因此他就動手了。她的情緒還是很激動,一旦她鎮靜下來, 我就叫飛七把她修好。」 然後我聽見大廳的門又開啟的聲音,還聽見了更多的腳步聲。 「校長,」那是石內卜,「整個四樓都查過了,他不在那裡。飛七查了 城堡主樓,那裡也沒有。」 「天文塔呢?崔老妮教授的房間?貓頭鷹棲息出沒的地方?」 「都查過了。」 「很好,賽佛勒斯,我不認為布萊克他會逗留下來。」 「他怎麼進來的,關於這一點,你有什麼見解嗎,校長?」 「有很多種,但賽佛勒斯,每一種都不太可能。」 「記得我們的談話嗎?校長,就在學期開始以前。」石內卜的聲音像是在 隱忍著什麼,然後我聽見派西走過來的聲音。 他的步伐有些顛頗,似乎是被石內卜趕走的。 「記得,賽佛勒斯。」 「布萊克沒有內部的幫助是進不了這所學校的,我應該有向你提醒過, 在你任命——」 「如果是他的話,就不會指引錯誤的學院給布萊克。」鄧不利多斬釘截鐵 的回答,「他一定知道哈利在史萊哲林,為什麼布萊克要去葛來芬多?」 「這…」 我本來想要聽得更清楚一點,但是他們兩個似乎越走越遠,聲音也逐漸 聽不清楚了。 看起來真相開始明瞭了。 天狼星要找的人在葛來芬多,他的目標如果不是我,那就是在葛來芬多的某個人。 但是…這完全說不通,葛來芬多最大的是17或18歲,不可能在十二年前跟 天狼星有什麼交集。 另外就是鄧不利多今年任命的人就兩個,一個是路平教授,一個是海格。 如果是海格的話感覺說不通,加上今天石內卜警戒的神情,肯定是路平教授。 也就是說,天狼星跟路平之間有什麼關係。 也許我該找尋一下真相了。 萬聖節後的第一堂黑魔法防禦課,我打算在這堂課結束後找他問問。 結果來上課的是石內卜。 「教授,路平教授怎麼了?」有位學生開口。 「他說他今天病的不能上課。」石內卜回答,露出詭異的笑容。 「你們的進度嚴重落後,路平教授似乎不懂得分配進度。」 「我們從狼人開始上起。」 石內卜的強硬要求遭到不少人反彈,史萊哲林的人則是一臉痛苦的翻到 超前的進度,希望多少看一些以免被自己的學院長點起來卻讓他失望。 綴歌默默的翻著狼人的篇章,似乎不覺得自己會被叫起來。 不過似乎真的不需要在意會被叫起來,因為他就是來下馬威的。 他無視於妙麗的手,拼命挖苦所有人不知道的內容。 妙麗主動回答,被石內卜給罵到哭出來;榮恩忍不住站起來反駁石內卜, 被他給點名晚上進行罰勤。 「聽好了,上課是為了讓你們學習知識,而不是像在麻瓜遊樂園玩鬧; 對付幻形怪,對付滾帶落?都錯了!」石內卜怒道,「應付最兇惡的怪物 才是你們應該要學會的!」 「波特,告訴大家狼人的特徵,你應該會了吧?」 會是會,因為你幾周前才硬要我學。 「是,與狼不同,狼人動物型態的情況下口鼻稍短、瞳孔稍小,看起來更 接近人類。並且會無意識地攻擊人類。而在未變形的時間裡,他們看起來 就像個普通人,但會顯得更加蒼老,並且隨著滿月的臨近而顯得面色蒼白──」 「大概──是這樣。」 「史萊哲林加五分,波特,你帶的狗扣的分數還有很多,你最好要有心理 準備,我會點你很多次。」 我遭到其他人注視著,這種被人怨恨的感覺一點也不舒服。 這堂課就在石內卜的精神轟炸之下結束了,當然要交厚厚的論文。 我在思索自己是不是要再寫一次給石內卜。 接著,我們本學期的第一場魁地奇即將開始。 這次的對手是赫夫帕夫。 他們今年找的球員都是強壯型的,搜捕手叫做西追‧迪哥里,他的身型都比 我高上兩個頭,但是並不是相當壯碩的體態,而是有如獵豹般穠纖合度的體格。 外面刮著狂風暴雨,很遺憾的魁地奇從來沒有因為天候延賽過。 綴歌本來想要讓我們延賽,讓葛來芬多先跟赫夫帕夫對戰,她堅持認為我的 傷勢還不應該上場。 只是我拒絕了。 於是我們在暴雨之中進行比賽。 雨勢大到我根本找不到金探子,只能看著綴歌輕巧的又拿下十分,我們已經 大幅領先赫夫帕夫,即使西追能拿到金探子,他們也輸定了。 綴歌似乎不想讓我跟西追‧迪哥里那種體格的傢伙爭搶金探子,她可能覺得 我的腸子會被西追給撞出來。 所以她又在連續的閃電之中搶下快浮,連續優雅的閃過兩個赫夫帕夫的大塊頭 追蹤手,直接來了個漂亮的助攻。 此時我看到西追瞬間往下直飛。 他看到金探子了,我還是跟著過去會比較好,不然我顧著看戲會被責難的。 然後在這種激烈的情況下,突然整個球場像是開了靜音一般的安靜。 連西追都停了下來,我看著下方。 那裡有至少一百個催狂魔,通通抬頭看著我們。 好幾個球員忍受不住恐懼而往下掉,我看到綴歌也往下滑落。 我連忙衝過去抓住綴歌,她的掃把被風給吹飛,露出痛苦且悲傷的表情。 「哈利…哈利!」她哭嚎著。 「我在這裡。」我說,然後抽出魔杖指向下方。 「滾開!」我怒吼道,催狂魔開始飄了上來,一百多個催狂魔通通看著我。 可是我不知道它們有沒有眼睛。 此時一個催狂魔衝了過來,像是幽靈般的穿過我的身體。 一種椎心刺骨的冰冷帶走了我的熱量。 我被催狂魔攻擊了,我痛苦的慘叫著,這讓綴歌回過神。 「哈利──」 「為什麼…它們是怎麼回事?」 接著另一個催狂魔也衝了過來,我連忙調整掃把的方向,硬是閃過了這次 攻擊,但是馬上又一個催狂魔撲了過來,只對我一個進行襲擊。 Incendio 「吼吼燒!」我一邊降落一邊對催狂魔攻擊,但是魔法對它們似乎無效。 Relashio 「嘶嘶退!」我盡可能的把石內卜教過的咒語拿來使用,但是催狂魔仍然 不斷的衝擊我。 場面上也開始有人對催狂魔進行攻擊,但是只有少數人的魔法起了作用, 他們的共通點是魔杖發出了銀色的光芒,招喚出銀色的光球。 接著我勉強的落地,手裡的掃把也因為狂風而飛出球場。綴歌馬上爬起來 看著虛弱的倒在地上的我,也拿起魔杖打算反擊。 然後我看見全身白袍的鄧不利多像是發光一般的走進魁地奇球場, 然後舉起魔杖── 銀白色的光芒像火山般的從他的魔杖中噴發,一隻銀色的大鳥把催狂魔 給撞飛,並且將它們趕退。 「我沒有允許你們進來!」 鄧不利多的聲音有如洪鐘,他的鬍子像是在發光,雙眼怒視著催狂魔, 銀色的大鳥把催狂魔給逼出球場之後,一切終於平靜下來。 西追走了過來,手上拿著金探子。 鄧不利多來到我的身邊,看著我。 「孩子,你不應該挑釁催狂魔。」剛才那憤怒的表情已經消失,但是他的 眉頭依舊深鎖。 「是它們先…攻擊我。」 「你不應該挑釁催狂魔,」鄧不利多表情變得更加嚴肅,「你沒聽懂我的意思嗎?」 「對不起,校長。」 「還能走嗎?」我看著西追對我伸出的手,他似乎打算扶我起來。 「謝謝。」 西追跟綴歌把我給撐起來,然後西追舉起手上拿著的金探子,比賽就此結束。 ============================ 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4.41.138.144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594132914.A.58D.html
toyamaK52: 等一下 翠菊被姐姐處理 所以她姐是陳__? 07/07 22:45
toyamaK52: 姓菊名翠 那她姐當然是姓菊名 07/07 22:47
jugularnotch: 翠菊是名字吧... 07/07 22:49
習慣就好,亂發音就當作沒看見就好了。
jojoshoe: 雖然沒有睡袋play 但是得到了更棒的糖!! 07/07 22:49
jojoshoe: 翠菊的姐姐,月桂跟哈利綴歌同年 07/07 22:50
jojoshoe: 附帶一提她們姓綠茵 07/07 22:50
jugularnotch: 綴歌香到哈利睡不著(物理) 07/07 22:54
arcanite: 推 話說月桂原作超影薄 07/07 22:55
laswish: 真香,作弊仔快接近謎底了,加油點啊 07/07 22:57
dogberter: 相處起來真甜 請原地結婚 07/07 22:57
laswish: 月桂就出現在考試旁邊坐在妙麗旁邊…還有哪裡? 07/07 22:57
jugularnotch: 哈利什麼時候要學護法啊?感覺一定不會跑出雄鹿XD 07/07 22:57
powertoolman: 覺得這裡加戲加的很棒啊 最近幾天晚上都在刷ptt就為 07/07 22:58
powertoolman: 了這個系列 07/07 22:58
jojoshoe: 翠菊被綴歌纏住的場景 07/07 22:58
jojoshoe: 是翠菊要跟綴歌擠同一個睡袋嗎www 07/07 22:58
jojoshoe: 一年級分類有提到月桂這個名字 07/07 22:59
jojoshoe: 真的影薄到我也是最近才知道有這個人 07/07 22:59
fakinsky: 真香! 07/07 23:03
lee27827272: 翠菊原作也是極度影薄啊ww是拉k們把她拉起來的XD 07/07 23:05
laswish: 月桂是我為了找翠菊才知道(想起?)有這人,而翠菊是因 07/07 23:07
laswish: 為我沒看詛咒之子才去找她是誰 07/07 23:07
laswish: 然後我真心覺得照這速度詹姆可能在決戰前就出生了…… 07/07 23:11
acer5738G: 護法要等路平教吧 石內卜教了不太好 07/07 23:12
acer5738G: 翠菊在原作1~7根本沒出現過名字啊 07/07 23:13
沒有去查的話根本不會出現的角色。
monica21: 推推~ 07/07 23:14
Rfaternal: 香 真的太香了 這裡的哈綴香到受不了 07/07 23:24
dces6107: 年拋型黑魔法防禦教授。 07/07 23:27
a33356: 不知道這世界線哈利的護法會是什麼?蛇?酷樂?綴歌(誤 07/07 23:31
fishcrazy: 我沒有允許你們進來!←"You shall not pass"? 07/07 23:32
很懂。
dces6107: 護法大多是動物,但也有巫師有巨人形狀的護法,不過護法 07/07 23:32
dces6107: 的形狀不影響戰力就是了。 07/07 23:32
dces6107: 我至今還是不懂為什麼榮恩的護法是狗,金妮護法是馬。妙 07/07 23:33
dces6107: 麗是水獺我到是能夠理解。 07/07 23:33
kinosband: 睡袋毛毛蟲移動的綴歌 可愛<3 腸子被西追撞出來蠻有喜 07/07 23:34
kinosband: 感的w 07/07 23:34
dces6107: 我們的奶油小帥哥西追迪格里 07/07 23:37
dces6107: JKR:護法經常會變成生命中真愛的的形象。 07/07 23:38
dces6107: JKR:因為他們總會成為產生護法的愉快回憶。 07/07 23:39
dces6107: 也就是說護法的形象會是你所愛的人的形象(不一定) 07/07 23:40
dces6107: 假設這個邏輯可以通。 07/07 23:41
dces6107: 石內卜(母鹿)因為愛著莉莉。 07/07 23:42
laswish: 我覺得有點像是個人的形象,或者愛人的形象 07/07 23:43
dces6107: 小仙女東施(野兔->狼)愛著路平 07/07 23:44
dces6107: (個人形象也是說得通的) 07/07 23:44
dces6107: 例如路平教授(狼)但是路平對狼感到厭惡 07/07 23:44
laswish: 或者那個他嚮往的人(哈利的雄鹿 07/07 23:45
dces6107: (哈利很嚮往他爸爸詹姆沒錯) 07/07 23:45
dces6107: 老鄧的護法(鳳凰)也是符合家族形象 07/07 23:46
BEDA: 老鄧出場那幕我只聯想到白袍甘道夫那畫面XD 07/07 23:46
對的。
dces6107: 同理亞瑟的護法(鼬)也是衛斯理的家族形象 07/07 23:46
laswish: 榮恩可能代表著忠實的朋友,金妮的話…自主奔放的個性? 07/07 23:48
dces6107: 妙麗的護法水獺是鼬科的,這很合理,因為她喜歡榮恩 07/07 23:50
dces6107: 另外記得張秋的護法電影中是一隻天鵝 07/07 23:50
dces6107: (喔喔,越來越期待sai了,護法可是第三卷的一大看點) 07/07 23:51
dces6107: (當然一樣設定哈利的護法是馴鹿也沒什麼問題感覺) 07/07 23:52
pinomatsu: 推 太香了 07/07 23:57
hankiwi: 太香了 小惡魔系綴歌 07/08 00:01
cs2208209: 哈利:綴歌,真香(物理 07/08 00:04
notneme159: 香 07/08 00:13
holocon11212: 睡覺那段太魅太甜了吧 好讚 07/08 00:17
dces6107: 原作以為天狼星是要殺哈利,這邊sai把這個問題處理掉了 07/08 00:18
dces6107: 如果石內卜聰明點,就會注意到天狼星的目標另有他人了 07/08 00:21
希望能。
StBernand: 可能狼對路平來說代表與詹姆、天狼星、彼得在一起的時 07/08 00:21
StBernand: 光吧 07/08 00:21
holocon11212: 真的好喜歡大哥筆下的綴歌 太可愛了 再推一次 07/08 00:26
rotusea: 四年級應該就生了吧 07/08 00:42
我查一下英國法律再回答你。
iamhenyu: 哈綴真的棒 這對感情升溫好快 喜歡 07/08 01:07
zshepherd: 感恩sai大 07/08 01:38
y12544: 推 07/08 01:46
weebeer626: 綴歌香香 07/08 04:26
※ 編輯: sai007788 (114.41.138.144 臺灣), 07/08/2020 06:11:33
thereunder: 英國沒fbi 07/08 06:32
wayneshih: 等等 晚上睡覺竟然只是聞聞啥都沒做?! 07/08 07:20
keyt99130: 看到校長那句臺詞,為什麼我腦袋浮現一個拿劍砍人的白袍 07/08 09:58
keyt99130: 巫師 07/08 09:58
skob: 甘不利多笑噴 07/08 11:50
sai007788: 你想一想葛萊分多寶劍就不會覺得意外了 07/08 16:00
ioylye: 平常的校長 沒事吃糖果 整天看不到人 但是你會覺得很姬芭 07/08 17:16
ioylye: 發怒的校長 拿出一把劍開始無雙 但是你還是覺得他很積八 07/08 17:17
scotttomlee: 推 老鄧根本是故意誤導老石讓他搞錯天狼星的目標 07/11 08:45
cs2208209: 抱歉不小心噓到,補回來 07/14 14:16
dogiJ: 喔喔喔喔喔喔喔 07/23 17: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