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C_Chat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發現隨手寫一些哈綴段落,好像變成休閒的一部份, 就決定回來慢慢填坑,基本上是寫來自娛的:) 但也許因此能一直慢慢寫下去 也謝謝希洽,多了一個讓自己分享興趣的地方~ 再次感謝ola大, lee大,sai大,R大,han大,jojo大,奇諾與諸多大手 ---------- 古老坑的前情提要 ※ 引述《monica21 (doriangrey)》之銘言: : 「晚安,綴歌。」 : 綴歌輕吸了口氣, : 雋雅的字跡飛騰。 : 「晚安。」 : 「湯姆。」 ---------- HP - CS III (I和II是決鬥社) 水珠滴落的聲響不絕,濺起埋藏在地底深處的腐朽霉意。 腥臭襲人,黏膩光滑的觸感擦身, 不由得打了寒顫。 燭火搖曳中,看著自己一襲白紗,在迴廊留下狹長的黑影。 明明已是嚴冬,赤裸的腳踝踏在石板上,卻不覺一絲冰冷。 消融的蠟順著燭台而下,落在白皙的手背復而凝結。 虛弱的意識有如被逐出體外的幽魂。 掙扎著想做點什麼,軀體卻沒半分回應。 以為已經驚聲尖叫了,長廊中迴響的, 卻只有裙擺擦過石面的細微聲響。 步履輕得嚇人。 靈動的雙眼似乎隔了層薄霧,無神瞪視遠方, 身子沿著著石牆緩步前行,右手不忘伸出雙指輕撫石壁。 時不時側臉貼牆,傾聽著,感受牆後的心跳。 彷彿石牆在孕育什麼似的。 燭光與一頭細柔金髮輝映,向來精緻的臉蛋面無血色。 城堡外的風雪殘暴,透過外牆打入迴廊的風勢席捲白裙, 更顯得自己猶如傳說裡誤遭活埋的少女, 裹屍布纏身尋覓遺棄自己的家人。 聽過呀然而止的貓鳴,也聞過焚燒殆盡的膠卷。 這一次,會是誰呢? 似乎有什麼透明的形體在眼前晃過。 —— 綴歌頭痛欲裂的坐起身來,才發現夜晚依然深沈。 試著回憶起睡前發生的事,記得交誼廳喧擾嘈雜, 依稀聽聞爭論不休的話題。 「哈利波特會爬說語,是史萊哲林的傳人!」 「是他開啟了密室!」 「少來了。那他為什麼會被分到葛來分多?」 「也許他用先祖的黑魔法,命令了分類帽...」 「怎麼可能。」 「不,很有可能。」 「這解釋為什麼他能擊敗黑魔王...」 「也解釋他為什麼能控制綴歌的詛咒!」 「『他是更厲害的黑巫師...』」 白了白眼,不奈煩地關起房門,展開這學期一直伴著自己筆談的日記本。 與日記裡的存在對談的過程, 早已從伊始的談心,變成幾分試探的角力。 「和擊敗黑魔王的男孩決鬥,還順利嗎?」 「一敗塗地。」 「打贏這麼優秀的你?」 「真好奇他是怎麼做到的。」 「據說,他是史萊哲林的傳人。」 「......」 「怎麼了?」 「這種胡鬧的臆測要如何肯定?」 「你生氣了?」 「當然不,親愛的女孩。我是不會對你生氣的。」 「只是好奇而已。」 「你不好奇嗎?對於這樣的謠言?」 「也許吧。我不在意。」 「如果他是史萊哲林的傳人,把他納入麾下」 「只會更有助於馬份家的聲勢。」 「真有野心,不愧是馬份家大小姐。」 「那是當然。」 「想再繼續執行嗎?」 「那個讓哈利波特懾服的計劃?」 「改天吧,我有點累了。」 「那好吧。好好休息,千金大小姐。」 「這是語帶嘲諷嗎?」 「當然不是。是發乎真誠的關心,不希望你太過疲憊。」 「晚安。」 「我不累了。」 「你這次想怎麼做?」 「親愛的綴歌,別勉強自己,我們有的是時...」 「本小姐沒那麼脆弱。」 「也是呢,是我唐突佳人了。」 「請原諒我。」 「不用多禮。快說吧。」 「那麼,一如繼往。」 「你相信我嗎?」 在那之後呢?自己做了什麼? 夢裡混陳腐臭的污泥味襲來,突然一陣暈眩噁心。 深深吸了口氣,嗅了嗅自己雙手與周身, 似乎,只是錯覺? 起身來到桌邊,細聲施了解鎖的咒語, 發現日記安然無恙的躺在木盒裡。 輕輕揉了揉眉心,小心翼翼地推理著。 惡夢與日記必然有所關聯,但原理呢? 日記裡自稱湯姆的男孩,親切優雅的語調容易讓人放下戒心。 但也逐漸發覺,更精確來說,是他太過努力地想讓人放下戒心。 總是藉由深談探詢魔法界現在的樣貌。 沒來由的溫柔令人生疑,更別說惡夢與突發的攻擊,總是幾乎在同一天發生。 過多的巧合就不會只是巧合。 湯姆是用了什麼關於夢或控制的魔法嗎? 他這麼做又是為了什麼? 不是沒有懷疑過,夢境、日記與密室也許存在連結。 而自己也許是解開密室之謎的關鍵。 但目前所有的,都僅只是猜疑而已。 去年哈利波特大出風頭,在最後時刻, 讓綴歌馬份加入史萊哲林的第一年就痛失獎杯的畫面還歷歷在目。 因此從第一起攻擊開始,便已暗下決心。 這一次,是本小姐會解決密室的問題。 這一次,會讓哈利波特發現,綴歌・馬份遠勝衛斯理與格蘭傑, 是更適合哈利波特交友的對象。 想到這裡,不免有些懊悔。 也許昨晚應該更沉著一些,打探多一些資訊的。 怎麼會如此心浮氣躁? 莫名又想起哈利波特被衛斯理帶走前,隱約想開口的模樣。 「有話不會直接說嗎!」 「他到底想說什麼?」 「該死的衛斯理。」 啪的一聲,魔杖冒出了火星。 好不容易平息了不快的心情,決定明天去圖書館找找關於夢境的魔法。 —— 走道冷颼颼的。 綴歌將金髮盤在毛帽裡,輕柔卻保暖的披肩裹成圍巾,對著手套呵了呵氣。 努力壓抑著想要打哈欠的衝動。 昨晚夢醒後就再也沒有睡過了。 走廊上窸窣的學生成群的走著, 似乎擔心只要落單就會成為下一個犧牲者。 也許因為這樣,克拉和高爾也更加嚴密的跟在自己身旁。 乍看之下是兩人生怕自己單獨行動遇到什麼危險, 畢竟哈利波特命令蛇攻擊自己的事蹟似乎已經傳遍學校。 但總有種感覺,這兩人會這樣跟著自己, 是以為馬份的名字能提供什麼保護。 尤其是克拉。 於是當踏出交誼廳,決定在變形學開始前去圖書館時, 看見傻愣愣的高爾與不情願的克拉亦步亦趨地跟了出來。 暴風雪後的霜寒帶來寧靜,朝陽下冷冽的空氣讓人神清氣爽。 綴歌的心情不由得舒緩起來。 直到皮皮鬼劃破天際的驚叫自轉角傳來。 「出事啦!出事啦!又出事啦!」 「現在活人和鬼魂都不安全囉!」 長廊上響起木門敞開的聲音,奔馳的腳步伴隨驚恐的呼叫。 綴歌回頭望了克拉和高爾一眼,往前方走去。 一路上人潮推擠,議論與抱怨聲此起彼落。 不小心撞到綴歌的幾個身影,在發現誤觸馬份家大小姐後忙不迭地往兩旁閃去, 這讓場面益發混亂,咒罵聲也加入已然喧囂的亂局。 但這也為綴歌在人群中開闢了細長的狹道。 好不容易來到人群前方,隨著一聲巨響,四周的嘈雜頓時安靜了下來。 瞥見地上一長排的蜘蛛在亂足中逃竄, 看見麥教授高舉著魔杖,要一湧而出的學生們回到教室。 這才見到混亂的核心。 一個冰冷僵硬的軀體橫臥在地, 在他身旁,是化成一團黑霧,只留下懸掛肩頸的頭顱可供辨識的幽靈。 記得那是霍夫帕夫的男孩,似乎也有出現在昨天的決鬥社。 想起昨晚的夢,不由得感到一陣寒意。 耳邊響起克拉得意的冷哼:「又少了一個麻種。」 有些不悅地掃了他一眼。 自從克拉在大庭廣眾下,威脅妙麗「下一個就輪到你了,麻種!」後, 綴歌對克拉在人前的言行就有些不滿。 這當然不是因為她在意麻種這個稱呼。 麻種與沒有天賦的混血玷污了魔法界,是她自幼而來的認知。 讓綴歌不喜的,是克拉那有失古老家族顏面的談吐。 尤其一臉得意忘形的樣貌。 察覺綴歌的懊惱,克拉有些不情願的沈默。 在綴歌身前不遠處,哈利正站在兩具詭異形體的另一側, 臉色難看至極。 發現綴歌與克拉高爾的蹤影後,哈利意外地發現綴歌神色蒼白,若有所思。 兩人眼神交會時,在彼此身上停駐了片刻。哈利有股詭異的直覺, 也許,圍觀的人裡,只有眼前的死敵真心相信自己是無辜的。 走廊又傳來急促的腳步,是赫夫帕夫的學生。 「當場被捕!」 阿尼原本戲劇化地指著哈利,被綴歌冷冷一瞪後畏縮了回去。 皮皮鬼從人群聚集開始就興奮不已的嬉鬧著,直到麥教授出言制止。 安撫重返教室的學生之後,孚利維和辛尼曲教授也回到了現場, 協助安頓受害的賈斯丁。 哈利看著綴歌轉身,快速地消失在轉角。 想起調製中的變身水,益發期待調配成功的日子。 對於榮恩認定綴歌才是開啟密室的人,哈利總有些懷疑。 在適才的對視過後,他總感覺綴歌似乎知道些什麼。 暗暗希望能盡快和她談上幾句話。 這樣的想法被麥教授的呼喚打斷。 「跟我來,哈利。」 在麥教授指揮阿尼處理好差點沒頭的尼克後, 忐忑不安地跟著麥教授穿過石屍鬼守護的暗門, 進到應該是鄧不利多辦公室的地方,看到分類帽與一隻殘弱的怪鳥。 約莫同個時間,綴歌握住門環,敲響地窖的大門。 —— 「進來吧。」 慵懶的嗓音自深處傳來。 推開沈重的門,孤身走進佈滿藥瓶的幽暗房間。 「石內卜教授,我可以請教您幾個問題嗎?」 儘管眼前的男子自出生後便看著自己長大, 但嚴格的家教使然,要綴歌在校園裡直呼賽佛勒斯,她還是有些不自在。 「當然可以,綴歌。」 「但是你不應該單獨行動。」 石內卜的嗓音溫和,略帶一點責備。 「我很小心...」 「我知道。你一向如此。」 「然而現在並不安全。」 沈默了片刻,綴歌點了點頭,答允石內卜的要求。 「很好。」 自己的讓步,似乎讓石內卜放下幾許憂心。 「說吧,你想問什麼?」 「關於黑魔法...」 石內卜聞言瞇上了眼。綴歌開始有些緊張。 「我...我想知道,有沒有魔法能把夢境化成現實...」 「這是像哈利波特那種不了解魔法的人才會問的問題。」 「確...確實呢...」 石內卜對這個天真的問題似乎有些失望。 綴歌困窘的紅了臉,卻也暗暗鬆了口氣。 「那如果,控制無意識的人,做出超越她能力的事呢?」 梳理了情緒,問出真正在意的問題。 問題讓石內卜皺了皺眉。 儘管動作細微,卻逃不過綴歌的視線。 這足以作為間接肯定的答覆。 他漆黑的雙眼緊盯著綴歌,莫測高深的表情彷彿在探索她內心的想法。 「你還有什麼事想跟我說嗎?」 過了良久才開口。沒有正面回答,只有反問。 綴歌腦海裡閃過神秘的日記與噩夢, 閃過日記、噩夢與密室的連結,以及自己的推測。 當然,還有要靠自己解開密室之謎的心念。 她需要的只是確認資訊而已。 接下來,是自己要完成的工作。 據說,哈利波特去年也沒有向教授們求助。 「沒有,教授。」 「我只是在想這種魔法的可能而已。」 石內卜的雙眼變得更漆黑明亮,也許,他已經知道自己在盤算什麼。 綴歌並沒有察覺,石內卜眼神最深處隱藏了一絲對綴歌的滿意。 當然,更深的是復歸的憂慮。 向石內卜致謝後,綴歌還沒退出石內卜的辦公室,身後的叮嚀意有所指。 「量力而為,有勇無謀並不是史萊哲林的專長。」 嘴角揚起自信的笑容。 看來石內卜允許自己去面對謎題了。 —— 哈利離去後,充滿稀奇器具的房間裡, 老人一面逗玩著新生的鳳凰,一面玩味哈利內心的想法。 直到闖入的黑影打斷了玩興。 「啊賽佛勒斯。」 「背對著你都能感受到情緒呢,真是稀奇。」 「你到底在打什麼主意,鄧不利多?」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1.241.96.96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594134001.A.30B.html
cs2208209: 今天好多哈綴啊啊啊啊,m大辛苦了~07/07 23:05
jojoshoe: 這批純!07/07 23:17
jojoshoe: 其實一二三集後段也還多地方可以幫綴歌加戲的07/07 23:17
Rfaternal: 這裡的老鄧也要變成G8人了嗎www07/07 23:21
laswish: 來啦,金妮的靈壓跟密室一樣消失啦(゚∀゚)07/07 23:24
kinosband: 耶 吸幾口 真棒07/07 23:27
hankiwi: m大辛苦了! 感覺老鄧一如既往的腹黑07/07 23:29
sai007788: 克拉直接黑化,看來沒人想救他07/07 23:29
arcanite: 金妮哈哈金妮07/07 23:31
lee27827272: 太好了金妮,你不用冒生命危險出場了呢:)07/07 23:35
sai007788: 金妮:讓我出場啊!07/07 23:41
會啦會啦!都請到棚內了一定會出場的
dnek: 這個師生對話寫的真有味道,老石又多了一句名言07/07 23:47
oldchicken31: 吸吸吸 是新的哈綴素!07/07 23:51
cs2208209: 希望這集綴歌可以不要遜砲~07/07 23:58
sd53321: 石內卜真的超寵綴歌XDDD07/08 00:38
iamhenyu: 黑化二人組07/08 01:11
weebeer626: 綴歌加油~~07/08 04:38
wayneshih: 克拉高爾這兩隻一起上市的股票 從第二年股價就出現落差07/08 07:35
rainbowcrash: 克拉好可憐,原作死旗受害者07/08 09:50
沒辦法,看看人家高爾, 自從有貝果以後就有了記憶點 ※ 編輯: monica21 (140.109.160.13 臺灣), 07/08/2020 10:12:10
toyamaK52: 高爾:我就靜靜的吃貝果 石教授教的 07/08 11:04
scotttomlee: 克拉沒救 原作最後就直接反馬份想自己上位了 07/11 08: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