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C_Chat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先上sg大總整理:#1Ux2TN6U (C_Chat) 上一集:#1V18tnCB (C_Chat) ------------------------------ 「你到底在打什麼主意,鄧不利多?」 「我在想,柏蒂全口味豆子到底有沒有鳳凰灰燼口味。」 「如果沒有的話,也許我該寄一匙樣本給他們。」 「你覺得呢?」 面對石內卜陰惻惻的語氣,鄧不利多依舊自在。 「我不確定這是耍嘴皮子最好的時機。」 冷清的面容沒有絲毫掩飾怒氣的意圖。 「你希望我說什麼呢?賽佛樂斯?」 「你知道我在跟你討論什麼。」 鄧不利多低下頭,隔著鏡片望著眼前的男子。 「我什麼主意也沒有,賽佛勒斯。」 看著石內卜露出懷疑的表情,不禁嘆了口氣。 「五十年前我就試著找過了。」 「我不知道密室在哪裡,也不知道它如何被開啟。」 「但你知道裡面有什麼。」 「確切來說,我不知道。但我想我們都猜得到,不是嗎?」 「至少,你知道是誰打開它?」 「啊,這是個好問題。」 「我知道是誰,但我不知道,這一次,『他』是如何打開密室的。」 「我也許知道一些關於如何的線索...」 聽聞石內卜的話,輪到鄧不利多瞇上了眼。 「你願意告訴我嗎?」 兩人沈默地互望,不約而同想起十二年來的承諾。 「綴歌剛才到辦公室找我。」 石內卜略帶沈吟。 畢竟自幼看著綴歌長大,早已將她視如親女。 要將對綴歌使用破心術得到的訊息告知鄧不利多,還是難免會有家長護短的情緒。 但眼前的事非同小可。 況且,撇除自己與鄧不利多深厚的信任不談,眼前的可是魔法界最強大的巫師。 他對綴歌的計劃了解的越詳細,綴歌可能會遇到生命危險的風險也會越低。 「她不知道從哪裡得到一本有自主意識的日記。」 「她們時常筆談。漸漸地,綴歌開始做起自己在走廊遊蕩的惡夢。」 「讓我猜猜,攻擊往往隨著惡夢發生?」 鄧不利多站起了身,眼神嚴肅。 石內卜示意鄧不利多的猜測無誤,繼續說著。 「但她也因此起了疑心。」 「推測日記、噩夢和密室也許有所關聯。」 「猜想自己可能被日記控制,打開了密室。」 「然後呢?」 「綴歌似乎決定,要利用這個可能。」 「把自己當成誘餌,試探日記的意圖。」 頓了一頓。 「她想自己解決這個問題。」 鄧不利多的鏡片隱隱散發讚許的光彩。 「我們好像招收到很不得了的一屆學生呢,賽佛勒斯。」 「你沒有讓她交出日記,看來是支持她這麼做了?」 「我有些不確定。所以才來找你。」 「你想保護她,但也想看她成長?」 看著石內卜倉促地點頭。鄧不利多又坐了下來,神色輕鬆許多。 「哈利波特剛才也在這裡。」 「是嗎?」 「他也在找尋密室。」 「在你來以前,我的心情也和你一樣。」 「言下之意是,我輕易地改變了阿不思・鄧不利多的情緒?」 「這也許值得記上一筆。」 「是啊,隨著我年紀越大,這可沒有多少人做得到。」 「賽佛勒斯,如果這兩個孩子聯手,不也挺有趣的嗎?」 輕鬆到笑出聲來。石內卜可沒有這份寬裕。 「這麼說,你是不願意介入了?」 「即使可能有其他學生被攻擊,」 「即使哈利和綴歌可能有死亡的風險?」 鄧不利多搖了搖頭。 「有你幫忙,這種事不會發生的。」 「況且...」 鄧不利多欲言又止,看了石內卜一眼,巧妙地轉移了話題。 「需要他們才能掌握進出密室的方法,不是嗎?」 定神盯著石內卜,補上一句。 「我會安排好,確保哈利和綴歌沒事的。」 石內卜明白,鄧不利多還隱瞞了一些想法。 但十餘年來的默契告訴自己,這絕對不是他對自己的不信任。 只是時候未到而已。 反正,來訪的目的已經達成。 在得到鄧不利多的保證後,石內卜轉身離去。 確認石內卜離開後,年邁的智者走向初獲新生的鳳凰。 「這也許是讓佛地魔失去馬份家奧援的契機呢。」 「要多麻煩你了,佛克使。」 灰燼中的幼雛發出得意的鳴叫。 —— 儘管有了鄧不利多的保證,石內卜仍然難以全然放心。 在聖誕節前倒數幾堂魔藥學課結束後,將綴歌叫來自己的辦公室。 暗地裡嘲笑自己,也許這就是父母的心態。 不免想起莉莉。 想起如果沒有那一連串的誤會,如果沒有衝動嘲諷。 也許,去年他也會想暗地裡叫哈利來跟自己補課。 如果,哈利是自己和莉莉的... 敲門聲打斷了思緒,回到冰冷的地窖裡。 「進來吧。」 「石內卜教授。」 少女稚嫩的聲音響起。 石內卜朝待客的沙發擺了擺手。 綴歌微蹲了一下,表達謝意後入座。 石內卜也到綴歌前方的椅子上坐下,仔細端詳著她。 看來,這陣子她並沒有被日記侵蝕。 「魯休斯說,今年你不回家過聖誕節。」 想起魯休斯焦躁不安的神情, 以及急忙要自己查清楚,是不是有什麼雜碎奪取女兒心思的樣子, 不由地莞爾。 雜碎確實是有,但魯休斯可惹不起。 至少,在他還是黑魔王得意爪牙時。 「我想趁學校沒人的時候,好好研究...一些事情。」 綴歌小心翼翼地說著,不願意洩漏口風。 她不知道,自己腦裡的思緒, 早在她思考如何遣詞用字時,化成畫面一一展示在石內卜面前。 「既然如此,也許接下來的練習,會對你有一些幫助。」 綴歌的雙眼亮了起來。 「您要教我新的魔法嗎?」 右手伸到腰際,隨時準備抽出魔杖。 「不全然是。你不會需要用到魔杖的。」 露出只有在少女面前才會展現的溫和笑容。 「記住,綴歌,魔杖只是引導。」 「最強大的魔法,其基礎未必會需要用到魔杖。」 綴歌點了點頭,凝神聆聽著。 「我希望你能在生活中慢慢練習,集中自己的心念,拋開情緒。」 綴歌聞言,有些困惑地看著石內卜。 她不全然明白這麼做的意義是什麼。 「這樣...能比較有效地對抗魔法的控制嗎?」 充滿不確切地詢問著。 隱約感覺,這應該和上次問的問題有關。 果然比哈利波特有慧根多了。 石內卜內心一陣得意。 「不能保證。但養成集中心神與不表露情緒的習慣,永遠都會有幫助的。」 他當然不期待這在綴歌身上會有什麼立即的成效。 鎖心術是遠超乎這個年齡的高深魔法。 綴歌的精神世界也還太過天真,不可能真的完全抵禦高深的破心者。 但至少,如果她能學會一點訣竅,她也許可以懂得如何保護自己。 無論現在,亦或未來。 再說,雖然眼前綴歌要應付的,是那個人的日記。 但以日記必須仰賴媒介才能行動看來, 日記裡的那個人,遠沒有黑魔王一般強大。 石內卜還沒開口,綴歌已經閉上雙眼。 似乎在努力集中精神。疊合的睫毛更顯修長。 石內卜在心裡默念了咒文。 突然間,綴歌好像被拉扯進到另一個世界。 看到自己在霍格華滋特快車上,試著向哈利波特遞出橄欖枝,卻被直接拒絕。 看到哈利波特騎上掃帚,以令人吃驚的速度竄升,朝自己衝來。 看到在禁忌森林裡,再一次試著與哈利交談,話題卻總是被冷淡地畫下休止。 看到... 突然意識到一股不平與委屈的情緒,想起石內卜的話,試著屏除雜思。 卻發現這異常地困難。 從入學到現在的記憶,夾帶著情緒,連番襲來。 屢屢想幫助哈利波特更加了解魔法世界, 屢屢想讓哈利波特得到配得上他的朋友的嘗試, 總是被一次又一次,以刺人的方式回絕。 不自覺咬了咬唇。 既然控制不了情緒,那試著改變想法呢? 開始努力編織想像,分散自己的心緒。 集中注意力,全神在腦海裡構築另一個世界。 如果,哈利波特被分配到史萊哲林...... —— 不知過了多久,意識的世界消失,思緒突然回到地窖裡。 自己仍然坐在沙發上,雙手卻冒出不少冷汗。 似乎在石內卜眼裡看到幾分驚奇。 綴歌並沒有看錯。 在使用破心術進入綴歌大腦後,一切皆符合石內卜的預期。 他很輕鬆地便進入並探視自己想得知的思緒與回憶。 接著,出乎意料地,感受到她試圖藉由控制情緒來抵禦自己的力道。 雖然薄弱,但反抗的精神卻是清晰可見。 更讓石內卜意外的,是綴歌在發現抵禦無效後的選擇。 她編織了另一個世界,成功轉移了被探索的情緒與思維, 讓自己所能看到的,只是想像出來的畫面。 例如,在第一年末尾,是綴歌與哈利,一同闖進守護魔法石的關卡。 抵禦破心術的方式雖非正統,卻出奇制勝。 也許,綴歌在心靈與精神的魔法,有不亞於自己的天賦。 思念及此,石內卜的臉上浮現笑容。 「以第一次來說,你做得非常、非常好。」 得到了肯定,綴歌略顯疲憊的臉上綻放光芒。 「可以隨時練習。要記得,重點是精神集中。屏除情緒只是輔助。」 綴歌點了點頭,站起身來,與石內卜道別後走出地窖。 石內卜當然還不知道,幾年後,這次成功的經驗,讓他在教導哈利鎖心術時充滿挫折。 不是所有人都有如此細膩的心靈。 —— 學期結束前的最後幾週,學校裡充斥著不安與躁動。 連鬼魂都能受到攻擊的事實,讓學生們惶惶不可終日。 哈利自然成為眾矢之的。 所到之處猶如佛地魔親臨,再怎麼忙亂的空間也會霎時冷清。 綴歌則是抓緊機會就試著練習掌握自己的心神。 這遠比她想像的還要耗神。 與湯姆・瑞斗的日記對話還在,噩夢也仍舊持續。 但她發現,自己似乎有時候能干涉夢境裡自己的行動。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樣,湯姆有時候失去向來溫柔的語調,顯得有些暴躁。 這讓綴歌有些困擾。 她還是需要與湯姆保持聯繫,才有辦法掌握密室的秘密。 學生們正忙著搶購第一班離校特快車的票。 哈利與綴歌不約而同地盼望著全校淨空的日子快點到來。 綴歌希望在那段不太可能有受害著出現的時間裡,盡可能地進到噩夢裡。 哈利則希望,在人煙稀少的情況下,能和綴歌討論自己聽聞的怪聲。 兩人被各自的心思盤據,也減少了爭鋒相對的閒情逸致。 儘管綴歌在走道上聽聞, 衛斯理雙胞胎幫哈利開道的喧鬧時,總是會直接表露厭惡的神情。 「沒格調的衛斯理家。這並不是可以被拿來玩笑的事情。」 榮恩與妙麗似乎因此更加篤信,綴歌才是一切的始作俑者。 但哈利卻始終不太同意。 在決鬥中發現,綴歌顯然聽不懂爬說語。 既然不是史萊哲林的傳人,顯然也不會是密室的主人。 哈利有的,是另一種直覺。 直覺告訴她,綴歌散發出來的氣息,與自己相仿。 有什麼秘密任務在身。 —— 假期很快就到來。 城堡外白皚皚的景色,讓原本就已經人煙稀少的校園顯得更加靜謐。 哈利與榮恩一早就被妙麗挖醒,得意地公布變身水製作完成的消息, 也宣告她想出可以讓三人潛入史萊哲林的方法: 偷得克拉與高爾的頭髮,以便就近向綴歌套話。 原以為不可能落實的方針,卻順利得嚇人。 克拉和高爾意外地沒有待在綴歌身邊, 但也因此讓哈利和榮恩能將妙麗準備的蛋糕輕易送到兩人面前。 直到計畫出錯。 在麥朵的廁所裡,強忍噁心飲下變身水, 變成高爾與克拉的哈利與榮恩,發現妙麗拒絕走出廁門。 帶著克拉面容的榮恩有些慌張,哈利卻暗暗認為這也許不失為一個好機會。 互相提醒彼此克拉與高爾的行為舉止習慣後,與榮恩一齊踏出洗手間大門。 兩人馬上遇到另一個困難。 他們並不知道史萊哲林的交誼廳在哪裡。 隨機問了兩個從地窖中出現的女孩,才發現都是雷文克勞的學生。 只好漫無目標的往地下通道更深處走去。 更糟的是,迎面而來在地底閒晃的,是派西。 「派西?你跑到這裡來做什麼?」 榮恩用克拉駑鈍的嗓音提問。 只顯得更像克拉無禮地質問。 這顯然觸怒了派西。 「在這段時間在黑漆漆的走道遊蕩是很不安全的。」 以級長的權威喝令兩人回到自己的寢室。 就在哈利與榮恩不知如何是好時,派西身後響起了輕柔回音。 綴歌細緻的金髮與優雅的身姿緩緩從長廊深處浮現。 「你自己不也是嗎?」 略帶嘲諷的語氣讓派西不由得轉身,鐵青著臉。 「我可是一位級長。沒有任何東西會攻擊我的。」 「是嗎?也許你應該趕快去向鄧不利多教授報告。」 發現派西因為自己的話感到困惑,綴歌輕聲解釋。 「你想到了解決密室危機的方法了,不是嗎?」 「沒有東西會攻擊級長,所以,只要把所有學生都變成級長。」 「就不會有任何攻擊事件發生了。」 哈利忍不住大笑出聲。 派西惱怒地紅了脖子,在綴歌與哈利、榮恩間轉頭看著。 榮恩張大了嘴,似乎在吃驚與憋笑中努力掙扎。 衛斯理家幾乎沒有人敢當面嘲笑派西一些詭異的想法。 這讓他看來更像克拉了。 「快去吧。我相信鄧不利多教授會給葛萊芬多加至少五百分的。」 哈利幾乎可以聽見綴歌語氣裡的笑意。 「你必須學會尊重級長。」 派西咬牙切齒地呆站在原地,留下空洞的抗議後憤憤拔足離去。 「我以為讓葛來分多有機會加五百分,是十足的尊重呢。」 看著派西離開後,綴歌走向哈利與榮恩,嫣然一笑。 冰冷的空氣讓綴歌白淨的臉頰凍得微紅, 談吐中呵出的霧氣與笑顏相應,讓哈利不禁看得呆了。 他沒發現,榮恩也目瞪口呆地望著史萊哲林的天之驕女。 「怎麼了?我的臉上有什麼嗎?」 看著呆呆望著自己的兩個跟班,綴歌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的臉頰。 「你...好美啊...」 綴歌臉上露出詫異的神情,哈利也驚訝萬分地轉頭看著榮恩。 「唔...我是說,你臉上有煤灰...」 綴歌皺起了細柳般的雙眉。 哈利開始懷疑,變身水是不是也會改變一個人的智商。 「不要跟我說你也開始變得和其他男生一樣,克拉。」 「來吧,我想給你們看一件東西。」 綴歌轉身朝地道走去。 哈利趁著綴歌不注意,狠狠地踢了榮恩一腳。 榮恩漲紅著臉,用唇語哀求哈利,千萬別把剛才的事告訴妙麗。 —— 隨著綴歌唸出密語,石牆滑開,露出通往史萊哲林的石門。 石門往外輕彈,哈利直覺反應伸出了手,為綴歌打開大門。 綴歌似乎有些驚喜,凝神細看了哈利一眼。 哈利這才發現綴歌的睫毛自然地上翹。 三人來到史萊哲林空無一人的交誼廳。 綴歌領著哈利與榮恩到爐火邊坐下,同時望著榮恩,指了指爐火。 「你願意告訴我,為什麼總是燒木柴的壁爐會有煤灰嗎?」 靈動的雙眼散發揶揄的笑意。 火光明媚,讓綴歌顯得更加動人。 哈利突然非常慶幸榮恩適才說出自己的心聲。 「在這裡等我一下好嗎?」 「我去拿個東西下來。」 綴歌離去後,榮恩與哈利都有些坐立難安。 哈利聽得到自己的心跳。 想起這是第一次有機會坐下來,好好和綴歌談話。 綴歌下樓時,哈利與榮恩都急忙站了起來。 聽到她銀鈴般的笑聲。 「什麼時候這麼有禮貌了?快坐下來吧。」 發現她手裡拿著一個木盒。 哈利與榮恩互看了一眼,猜測著綴歌手中的事物。 「這是哈利波特寄給我的信。」 綴歌臉帶嬌羞地低下頭,躲避兩人的目光。 榮恩與哈利不約而同目瞪口呆。 「他大概每一週都會寄一封信來。」 「我應該...打開來讀嗎?」 嗓音細弱無文,卻清晰的傳入哈利與榮恩雙耳。 榮恩不可置信地看著哈利,張大了嘴。 哈利也一樣。 兩人四目呆滯,雙口大開。 哈利只能用唇型無聲覆述「我沒有!」,不住輕輕搖頭。 接著,發現低著頭的綴歌在幾聲暗笑後起身,魔杖指著榮恩。 「整整・石化。」 看著身邊的榮恩帶著克拉傻不隆咚震驚的表情,僵硬地倒臥在扶手椅上。 哈利惶恐地自椅子上跳起,被綴歌的魔杖指著,來到離爐火最遠的角落。 那裡有著一張雙人座的雕花木椅與圓桌。 「現在,告訴我你是誰吧,『高爾』。」 被逼至絕境反而讓哈利生出了勇氣。 「哈利波特。」 一邊調整急促的呼吸,一邊鎮定的說。 「我猜也是。」 胸有成足的外表下,綴歌放下心裡的大石。 從聽聞克拉竟然以名字稱呼衛斯理家的級長開始就起了疑心, 發現兩人言行反常後,決定做個小測試。 只是沒想到,自己惡作劇般的實驗竟然會給兩人帶來這麼大的反應。 雖說眼角瞥到哈利唇語直說「我沒有」, 綴歌還是有些擔心不小心擊倒的是哈利。 「你想怎麼樣,把我們舉報給石內卜教授嗎?」 哈利逞強的說著,心裡惴惴不安。 「我還沒決定。但我想先知道你們來這裡做什麼。」 綴歌當然不會承認,自己其實還沒有篤定的想法,只是試著隨機應變。 「我們想...你是不是知道關於密室的秘密。」 哈利吞了吞口水,決定從實招來。 反正他本來就想找機會與綴歌討論這件事。 「你也在調查密室嗎?」 哈利點了點頭。 「每次有攻擊發生時,我都會聽見牆壁裡有聲音。」 「好像只有我聽得到。」 綴歌有些驚訝,哈利波特竟然真誠地想和自己討論。 腦袋飛快地轉著。 一直以來都是想自己解決問題的,但... 這或許是一個讓哈利波特正視自己,遠離衛斯理一家的機會。 霎時做了決斷。 「在這裡等我。」 開心地發現,哈利竟然聽話的在雕花木椅上坐了下來。 轉身奔回自己房間,拿出另一只木盒,回到交誼廳。 不做他想的在哈利身邊坐下。 哈利聞到綴歌身上淡雅的香氣。 綴歌將木盒放到身前的木桌時,手肘不經意地碰到了自己。 綴歌舉起魔杖,轉身看著哈利。 不知為何,她覺得這次哈利不會再拒斥自己的請求。 「你願意發誓,會和我一起解決密室的問題嗎?」 看著哈利點了點頭。 「只會和我。不要把衛斯理和格蘭傑扯進來。」 發現哈利也看著自己,碧綠的眼睛映照自己微微發紅的臉蛋。 「如果,你也發誓不再叫妙麗麻種。」 她本來就不喜歡說出有損家族格調的話語。 只是不知為何對妙麗在哈利波特身邊閒晃總是有些不悅。 綴歌咬了咬下唇,伸出右手。 哈利也伸出手,緊緊握住了她。 感受到綴歌細嫩滑順的皮膚。 「握得太久了啦!」 綴歌的內心吶喊,輕輕轉動手心,哈利驚覺什麼似的,連忙放開了她。 兩人有些不好意思地看著彼此。 決定晚一點再問哈利,在走道上為什麼目不轉睛地看著自己。 舉起魔杖。 「阿咯哈呣啦!」 木盒彈開,露出裡面陳舊的日記本。 「我覺得,這是密室的關鍵。」 ------------------------------ 週四好難熬啊...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1.240.27.42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594286970.A.8F2.html
summer34796: 剛剛綴歌是不是不小心連上隔壁的平行宇宙了07/09 17:39
lee27827272: 平行宇宙好多個耶,如果連到爆帚族宇宙不就慘了(x07/09 17:48
不知道爆帚宇宙會不會發展成哈綴版人中之龍XD
sai007788: 哈哈07/09 17:50
sai大抱歉,偷偷cue了一下史萊哲林線
dogberter: 補充能量ˊVˋ07/09 17:55
cs2208209: 87榮恩也是世界線的收束XDD07/09 18:03
laswish: 這下密室要靠這對小夫妻解決啦,金可憐戲份完全沒啦XD07/09 18:13
dnek: 這版的日記瑞斗感覺會被閃死07/09 18:20
應該不會啦XDD 這時候兩個人應該才開始互相認識彼此而已~
wayneshih: 日記都被拿走了 金沒法度07/09 18:22
sd53321: 打從日記不在她手上的那時候起就注定沒有戲份了,金價慘07/09 19:02
其實是真的有排金妮戲份的QQ 只是一直延下去就一直演不出來XD
jojoshoe: 超強的!感覺就所有線都接上了07/09 19:06
jojoshoe: 綴歌又帥氣又可愛!07/09 19:06
jojoshoe: 啊,那個口語改成唇語會不會比較順?07/09 19:06
對耶,謝謝jojo大提醒!
hankiwi: 哪裡可以報名摸摸綴歌可愛的小手手呢 ?0’_’0/07/09 19:07
oldchicken31: 剛下班,補充能量!07/09 19:07
laswish: 我一直在想哪邊可以帶出綴歌不太講麻種的設定(感覺是眾07/09 19:10
laswish: 羅琳的共識?),m大這下就補齊了(′∀‵)07/09 19:10
jojoshoe: 都是討厭的格蘭傑一直巴著哈利07/09 19:16
jojoshoe: 所以綴歌才會森77罵髒話!07/09 19:16
jojoshoe: 之後怕哈利真的不理她就不敢了07/09 19:16
iamhenyu: 每個人物都活靈活現 讚07/09 19:20
※ 編輯: monica21 (111.240.27.42 臺灣), 07/09/2020 19:30:53
kinosband: 榮恩又被欺負啦w 07/09 19:52
toyamaK52: 老闆:幹你娘敲三小 就跟你說榮妙素不存在 07/09 20:20
arcanite: 這真的太香了 07/09 20:31
Rfaternal: 這版的老鄧真的超級G8的啦wwww 什麼都是先看戲再說 07/09 21:38
y12544: 看到榮恩稱呼派西的名字就覺得不對勁 果然被抓包了XD 07/09 22:28
holocon11212: 寫得好好啊 謝謝你 超讚的 07/09 22:51
okitawawa: 綴歌可愛~ 07/10 03:37
FeiYue: 終於有變身水這段了,不得不說這改編太神了 07/10 12:20
scotttomlee: 這邊強制讓綴歌不叫妙麗麻種了 07/11 10:29
weebeer626: 貝果貝果貝果,腦中只有貝果也算是鎖心術嗎 07/11 1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