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C_Chat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先附上sg大總整理:#1Ux2TN6U (C_Chat) 上一集:#1V1kDwZo (C_Chat) 有好多線想亂入喔,cs大的分靈體線,sd大的次世代,當然還有暴帚宇宙 XD 但貪多嚼不爛,還是先專心把想寫的寫完~ ------------------------------ HP CS V 看著眼前的日記,聽著綴歌一一訴說她與日記交手的經歷。 哈利從側面凝望綴歌,微挺的鼻樑與長長的睫毛被雪白的面容襯得更顯標緻。 一頭金色的長髮從肩膀兩側梳到胸前,隱約可以瞥見她嬌嫩的後頸。 發現連只是想專心聽綴歌講話也充斥困難。 「嘿!波特!你有在聽我說話嗎?」 直到她有些不滿的抱怨,才將哈利的心思從視覺拉回聽覺。 「唔...抱...抱歉...」 綴歌雙眸透出薄怒,哈利忙不迭地道歉。 「可...可能因為變身水吧,有點難專心。」 綴歌狐疑地眨了眨眼,突然笑了出來。 「你發呆的表情太像高爾了。」 對困惑的哈利解釋。 一邊高舉雙手,伸了伸懶腰。 短版毛衣下緣被拉起,哈利不由自主地瞥見綴歌白嫩的腰際。 「對不起。我忘記你喝了變身水。要休息一下嗎?」 乍聞綴歌道歉,哈利有些難以適應。 過去一年多來,哈利早已對綴歌的個性有了定見。 對方是個刁蠻、充滿歧視、有著惡毒心機的大小姐。 但這樣的形象,和眼前氣質高雅、稚氣未脫仍難掩秀麗的少女扯不上邊。 看著哈利又露出高爾的呆滯神情,綴歌不由得輕皺了眉。 「你還好嗎?要不要等藥效消失後去找龐芮夫人?」 心想著變身水畢竟是違規行為,現在去病房豈不是現行犯自首。 「不用不用。我沒事了。」 「你剛才在說關於噩夢的事吧?」 高爾低濁的嗓音伴隨心急的語調,顯得異常難聽。 「等等再說吧。至少先喝點茶,可以放鬆提神呢。」 綴歌起身,往旁邊的五斗櫃走去。 一邊笑問。 「一定很噁心吧?要喝掉高爾的頭髮。」 這真的是過去一整年都在跟自己找碴的女孩嗎? 哈利也急忙站起身,來到綴歌身邊。 她正嫻熟地斟酌茶葉的克數與熱水的溫度。 哈利想了一想,也許自己唯一幫得上忙的,是幫忙擺好珍瓷茶具。 意識到哈利想幫忙的意願,綴歌笑著向哈利道了謝。 哈利也微笑回應,沒留意在綴歌眼中所看到的, 是高爾努力撐開嘴邊肉露出牙齒的猙獰表情。 哈利蹲下身來,小心翼翼地打開櫥門。 一面對世界上竟然有這麼肥短的手指嘖嘖稱奇, 一面注意到綴歌穿著比平常還要厚的白色褲襪。 也許是為了保暖吧? 與葛來分多相比,史萊哲林交誼廳總有幾許濕冷。 哈利略微晃神,勾在食指上的杯耳滑落, 砸到綴歌腳背後落在石板上,碎了一地。 綴歌一聲驚呼,哈利下意識緊緊按住綴歌被擊中的腳, 彷彿白色的褲襪已經染紅,急忙想止住血流一般。 連聲道歉的同時不住咒罵自己。 「沒事吧!真是抱歉...」 哈利抬頭看著綴歌,原以為會見到大發雷霆的蠻橫模樣。 但綴歌再一次讓自己驚奇。 她只是搖了搖頭,做出再正常不過的回應。 「沒事,別擔心。」 說著拿起魔杖指著滿地碎瓷。 「復復修。」 「溫咖癲啦唯啊薩。」 哈利還是蹲著,看著碎片聚匯成形,隨著綴歌魔杖輕擺,飄上五斗櫃檯面。 「波...波特...」 又聽到綴歌的呼喚,再轉頭看向她,發現綴歌的雙頰有些紅暈。 「我的腳也沒事噢。」 輕柔地說著。 這才發現自己仍然緊按綴歌玲瓏的腳背。 趕忙紅著臉站起身,又不小心擦上了未闔上的櫃門。 只好忍著腰際一陣刺痛,再向綴歌道歉。 「快回去坐好。身體突然變這麼大,應該也需要適應吧。」 綴歌的雙頰仍舊紅撲撲的,笑著對哈利說道。 哈利只能傻愣愣地點頭,回到雙人椅上坐下。 綴歌計算著時間,斟好兩人的茶水。 瓷杯砸到的腳並不怎麼疼痛,被哈利緊握的部位卻傳來炙熱的感受。 一方面感謝哈利的關心之情,一方面也在意他的魯莽。 誰會這麼突然就抓住淑女的腳啊! 這麼想著,臉頰又暖了起來。 —— 過了不久,綴歌帶著兩人的早餐茶回到座位。 誠摯地表達感謝後,哈利喝了一口熱茶。 但綴歌詫異的神情卻讓哈利停下動作。 「我的臉上有什麼嗎?」 覆誦綴歌在走道的言語。綴歌卻只是指著自己的頭髮。 連忙放下茶杯,摸了摸自己的頭頂。 手指晃過眼前時,發現十指瘦長了許多。 頭髮的觸感與逐漸寬鬆的衣物告訴哈利, 變身水的藥效到了,他正在變回原狀。 綴歌的表情則確認了這件事情。 兩人靜靜等待變身的過程結束。 過程中,哈利可以發現綴歌眼神中時而閃現幽默時而閃現嗔怒的情緒。 衣服鬆垮,顯然哈利的外貌已經完全恢復。 綴歌甜得危險的語調響起。 「一直還沒有機會問。」 「你、格蘭傑和衛斯理認真覺得,變成史萊哲林的學生就可以套出我的話?」 「我承認這個計畫可能有很多漏洞...」 有些慚愧地自承,但這也是因為自己早已決定向綴歌坦承。 「不過,對我來說,」 「我只希望這是一個能和你好好討論密室的機會。」 不知道是因為綴歌的自我懷疑, 還是因為她想自己面對密室的決心。 又或者,只是因為今天的相處, 哈利開始覺得也許綴歌並不是自己想像的壞人。 「為什麼是我呢?」 哈利的回應有些出乎綴歌意外。 一直以為妙麗才是哈利遇到困難時的首選。 「我也不知道。但我看到你發現賈斯丁時的表情。」 「那時候只覺得,也許,你知道什麼秘密,」 「然後,覺得你很掙扎。」 這麼說的同時,綴歌只是靜靜看著哈利。 「雖然從一年級開始,和你的相處總是不太愉快。」 「但要說你是一個會處心積慮想殺人的壞人,好像又有點太誇張了。」 「況且...」 哈利的語氣一頓,決定還是不要說出口比較好。 儘管綴歌鐵定會追問下去。 「況且什麼?」 果不其然。 但哈利無論如何說不出口。 他有時候會懷疑,綴歌經常對自己沒好氣,是因為自己搶了她的光彩。 怎麼可能對一個女孩子說這出這種話呢? 尤其綴歌的自傲可是全校知名的。 只好趕忙編排理由。 「況且...有時候會覺得,如果能有機會聊一聊,」 「也許會發現,自己對你的理解,可能有不少誤會。」 綴歌依舊一言不發的凝望哈利,心裡卻翻騰著。 哈利不知道的是,這其實是她第一此和同輩深刻的談天。 在保守的古老魔法家族社交圈中, 馬份家的聲譽,兼之豪門千金的身份, 讓綴歌自幼就注定不太可能有可以平輩論交的知心好友。 雖然也因此從來沒有交友被拒的經驗。 但如此交往的朋友,如果不是奉父母之命的社交禮儀, 就是對準自己身份而來的投機份子。 一向細膩的心靈早已察覺此事。 卻尚未察覺, 這也是為什麼當哈利波特拒絕自己時,會對哈利波特益發的在意。 也會對哈利、榮恩與妙麗的友情如此憤怒。 儘管心知肚明,自己的個性使然, 當一切回復正常,當哈利回到榮恩與妙麗身邊, 可能還是難免會對他感到不悅。 但至少在現在,眼前的他似乎真的願意把自己當成朋友。 不知為何眼眶有些濕潤。 「謝謝你。」 輕聲說著,趕忙轉移話題。 「我們繼續討論吧。」 「也是呢,其他人回來就不好了。」 綴歌的靜默,讓突然自顧自抒發心情的哈利有些窘迫,急忙附和著。 「你剛才說,你懷疑是日記控制了你,打開密室?」 「原本是想在假期多利用日記,好好調查噩夢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的。」 「如果真的是我打開的,也許可以藉此知道密室的入口在哪裡。」 「但不知道為什麼,這幾次使用日記,都只是閒談而已。」 「也許因為現在學校裡人太少,打開密室被捉的風險太高了?」 「我也是這樣想。但如果等到假期結束,又太危險了。」 「而且,日記好像開始懷疑我在抵抗和調查它。」 「你剛才說這本日記的主人是誰?」 「日記本上簽名的主人是湯姆・瑞斗。怎麼了?」 「如果你的推論是正確的,能夠透過日記控制人的巫師,應該不常見吧?」 「我間接問過父親,應該很不常見...」 「所以我們在對付的,可能是一個法力高強的黑巫師。」 「我不確定。除了他在五十年前得過特殊貢獻獎,好像沒有什麼資訊。」 「你說五十年前?那不是上一次密室被...」 綴歌微笑讚許地對哈利點頭。 「我也是有做功課的。」 哈利連忙向綴歌解釋,她微笑的臉龐散發讓人心動的危險。 「唔...好吧,妙麗也是有逼我們做功課的...」 似乎說話可以避免自己的遐思,哈利隨口說著。 「所以...特殊貢獻獎有可能是他抓住了打開密室的人,或是...」 兩人相識一笑,綴歌接著哈利說了下去。 「或是他誣賴了另一個人,然後現在在找另外一個替身。」 綴歌俏皮地指了指自己。 「但你覺得他開始對你起疑...」 「在每次噩夢以前他總是會問我,願不願意相信他。」 「但他最近不在問我這個問題了。」 「那現在呢,你想怎麼做?」 哈利吃驚的發現,綴歌竟然只是咬著唇,陷入沈默。 —— 過了許久,才一字一字緩慢地說出口。 「我不確定...」 「所以,在知道是你假扮高爾之後,才上去把日記拿下來。」 「如果,我放棄抵抗,自願被控制,可能會很危險。」 「但是,你聽得到聲音,對不對?」 「有沒有可能...請你幫忙。」 「在我被控制的時候,在你聽到聲音的時候,追出密室在哪...」 「想都別想,馬份。」 哈利皺起了眉,語氣有一些怒火。 「休想把自己置入險地。」 「再說,我雖然聽得到聲音,但也每次都晚了一步,不是嗎?」 綴歌仍舊咬著唇,與哈利的意志角力著。 「如果,我們輪流寫日記呢?」 哈利意料之外的提議,讓綴歌睜大了眼。 「你的意思是?」 「我們每隔一段時間,也許一個半或兩個月,就把日記交給對方。」 「讓湯姆以為日記落到另一個人手裡,也許他會慢慢放下戒心?」 「換句話說,你剛才阻止我自己冒險,」 「然後提出一個有可能兩個人輪流涉險的計畫?」 「這樣才公平,不是嗎?」 「看誰先讓湯姆放下戒心,找到密室的入口。」 哈利以發出挑戰的語氣對綴歌說著,看出她表情中不服輸的氣態。 「本小姐是不會輸的。」 再次交換了笑容。 「問題是,我們要怎麼轉交日記本呢?」 「放心,我已經想到該怎麼做了。」 哈利向綴歌解釋了三人在麥朵的廁所中偷偷調製變身水,卻無人發現的事。 很快地說服她,二樓的女廁確實是藏匿日記的好地點。 至於訊號,在哈利再三保證下,綴歌不情願地接受他的做法。 顯然只要將日記砸過麥朵,惹得她大發雷霆,開始作亂, 兩人就會知道對方已經把日記丟回等待轉手的地方了。 為了避免麻煩,決定由綴歌先繼續保管日記, 等到學生們逐漸返校後再轉移給哈利。 「為什麼我們平常不能這樣呢?」 計議已定,哈利不禁脫口問出心底的疑問。 「不能怎麼樣?」 突如其來的問題讓綴歌有些臉紅。 「像今天這樣呀,就像朋友一樣。」 「你的朋友太多了。」 這是綴歌今天第一次流露平常冰冷的語氣。 「況且,你以為本小姐會和格蘭傑與衛斯理一樣,」 「整天閒著沒事就只在你身邊打轉嗎?」 哈利想像了一下那個畫面,乾笑幾聲,暗暗贊同。 忍不住喃喃自語吐露心聲。 「也是。再說,有獨一無二的專屬勁敵,」 「比多一個一般朋友有趣多了。」 發現自己說出聲音時,哈利有些慌亂, 深恐一不小心就破壞了今天的氛圍。 所幸句話讓綴歌又綻放了略帶瑰紅的動人笑顏。 「本小姐才不是你專屬的,自大狂波特。」 綴歌雙頰如暈,語帶輕嗔,卻沒有半分怒氣。 「是是是。馬份大小姐是屬於史萊哲林的超級偶像,對吧?」 「怎麼比得上那個因為活下來就風靡世界的哈利波特呢?」 「你終於發現我們的差距了。」 「哼,你不會笨到聽不出本小姐在嘲諷吧。」 兩人一邊鬥著嘴,一邊走向交誼廳門口。 「下次魁地奇不准再受傷了。」 「本小姐可不想到時候被說勝之不武。」 哈利知道,嬉鬧中流露的,是綴歌真切的叮嚀。 暗暗感激的同時決定反唇相譏。 「那也要你們先贏下來再說。」 綴歌笑出聲來,享受著成長過程少有的拌嘴時光。 伸出手輕輕拍了拍哈利的肩膀。 哈利剛轉身,就看見她手中的魔杖。 「今天,是我贏了哦。」 「整整・石化。」 哈利四肢一冷,全身僵硬地倒了下去。 仍舊聽得見綴歌的耳語。 「要讓衛斯理以為,你們都被我攻擊了才行呢。」 哈利心中百般無奈的笑了。 感覺自己被綴歌的漂浮咒,輕柔地送出史萊哲林交誼廳。 接著砰的一聲響,榮恩也被甩了出來。 —— 「我還是不敢相信!」 「你們兩個就這樣被識破然後被丟出來?」 妙麗極力壓低聲音的崩潰尖叫從病房布幕後響起。 「是該死的馬份太狡猾了!」 榮恩也輕聲辯解。 「還刻意先擊倒我,好折磨哈利!」 「呃...是...是啊!」 哈利夾雜好笑、感激與愧疚的附和。 心裡深處為榮恩的義氣感動。 榮恩始終相信,綴歌刻意先朝自己施咒, 以便拿自己威脅哈利,讓哈利別無選擇,只能接受綴歌無情的折磨。 他當然沒有跟榮恩與妙麗說明,自己與綴歌的談話。 這段期間,哈利和榮恩就這樣默默承受妙麗的不悅。 情若兄弟的兩人當然也明白,妙麗的情緒有幾分是對她自己的懊惱。 如果她沒有過度自信地以為早已取得頭髮, 如果她成功變身加入調查,也許綴歌不會如此輕易地識破偽裝。 由於人煙稀少的緣故,哈利發現,遇到綴歌的機率似乎提高了不少。 尤其當圖書館重新開放後。 克拉和高爾指派給自己護衛綴歌的職責,顯然只限到圖書館門口, 榮恩則更情願在病房中陪妙麗解悶。 於是幫妙麗查找資料的工作自然落在哈利頭上。 幸好,綴歌似乎也在努力查閱什麼。 兩人很快地形成某種默契。 在晚餐開始前的一個半小時,在人煙稀少的圖書館裡, 窩在圖書室深處書架旁有著落地窗的角落。 時不時交換今天查找到的訊息。 哈利驚喜的發現,自己的直覺與綴歌的推理,似乎有種互補的效果。 例如,他們現在幾乎可以肯定, 密室裡的秘密,應該是透過學校的管線移動, 而且,應該是什麼具備黑魔法能力的怪物。 甚至,有可能具備蛇形。 「在夢裡我總是貼著牆前進」 「而如果不是蛇類的怪物,也無法解釋為什麼只有你會聽到聲音。」 當然兩人也不是只有談論密室而已。 「如果可以,我也只想當個一般學生。」 「誰會想要無時無刻受到關注啊...」 哈利最常抱怨的,是盛名所累帶來的不便。 相比榮恩的不解與妙麗的不耐,綴歌完全明白哈利的感受。 「的確很煩呢。連上課小小的失誤也可能會被指指點點。」 「你也知道對吧!而且無論走到哪裡,好像都會有人在盯著你。」 「更不要說還有那種偷偷摸摸跟在身後,以為逮到機會就能說上話的...」 「沒錯,遇到這種人真的超煩,如果直接揭穿對方,還會被罵自以為是。」 「但是,波特,如果好好利用的話,名聲也會帶來不少方便呢。」 「這樣說也是沒錯,只是還是很煩啊...有時候只是想安靜走個路而已。」 「我有摸索出一些人煙稀少的秘徑,」 「雖然有時候要繞點路,但至少可以躲開人群。」 「下次有機會再一起去走走吧。」 自幼背負馬份家聲譽而始終是社交圈焦點的綴歌, 比哈利更有這方面的經驗,也時常幫助哈利排解名聲帶來的煩悶心情。 兩人也因此有了更多情感交流。 可惜好景不常。 時間在假日總是過得飛快,學生們也逐漸返回校園。 常駐圖書館的人潮也開始回流。 哈利與綴歌在落地窗前看著雪景聊天的時光,只維持短短不到兩週便畫下休止。 —— 一直到開學初的夜裡,哈利才又聽到那怪奇的語調。 「撕裂…殺...」 哈利不理會晚餐長桌上人們的眼光,飛也似地奔出禮堂。 突然想起綴歌今晚並沒有出現在史萊哲林的長桌上。 拐過了幾個轉角,一直擔心映如眼簾的,會是另一個被石化的軀體, 卻什麼也沒看見。 陰森詭異的語氣早已消失,也不見綴歌的蹤影。 這一晚,哈利心裡始終掛記著綴歌,翻來覆去無法入眠。 突然異常希望,自己能有直接聯繫綴歌的方式。 隔天與榮恩正要出發前往魔藥學教室的課堂上, 聽到二樓盡頭的女廁傳來飛濺的水聲與麥朵嘈雜的聲響。 飛七氣急敗壞地奔走,榮恩則緊張兮兮地擔心是不是又有攻擊事件。 哈利心裡卻大概明白,是綴歌要把日記本轉交給自己的訊號。 比預期的日期晚了一週。 是因為她想在轉移前再嘗試一次吧, 而且看來也成功了,所以才有昨天的聲音。 但為什麼沒有攻擊呢? 是綴歌成功奪回被日記控制的自己? 心裡懷抱著一絲能夠和綴歌說上話的希望, 但也清楚在人潮回歸的校園裡,他很難有機會單獨和綴歌交談。 踏入積水飛濺的洗手間,榮恩兀自詢問麥朵,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哈利卻直直走入曾經藏匿變身水的隔間。 打開門,果然看到了躺在地上的日記本。 正要俯身撿起日記,榮恩從身後一把抓住自己。 「你瘋了嗎!那東西可能很危險啊。」 哈利有些意外地看著榮恩,難道他也知道關於日記的事情? 「有些事跟你說你大概會嚇一跳。魔法部沒收了很多很危險的書...」 哈利放下心來,看來榮恩並不知道日記的事。 聽著他細數危險書目, 包含什麼讓人一輩子只能用十四行詩格律說話的書籍, 隨手把日記收到口袋裡。 心裡為榮恩出於常識的關心感到溫暖。 隨後來到魔藥學課堂上,與榮恩哈利同桌的綴歌,神情異常疲憊。 在調配生髮藥時,甚至忘了要放老鼠尾巴。 哈利趕忙將自己多切的份量遞給綴歌, 她示意感謝的目光讓哈利心情好上許多。 這卻讓葛來分多被石內卜扣了十分。 原因是哈利計算失誤,浪費資源。 綴歌則因為觀察同學錯誤入微,節省材料,回收哈利的浪費, 幫史萊哲林爭取到十五分。 整個過程中,榮恩只是在一旁默默發火,卻不敢吭聲。 變身水事件後,榮恩就不太敢和綴歌說話, 似乎深怕綴歌公開他變身克拉時的窘態。 這讓今天的課程靜默非常。 課堂結束後,哈利還在掙扎是否要開口跟綴歌說話, 她早已收拾好東西匆匆離去。 經過自己身邊時,綴歌動作極其細微地握住了自己的手。 不到三秒便即放開。哈利感覺到手中被塞了張紙片。 忍耐著奔回寢室,才在榮恩不注意時鬆開手掌。 一路上不時緊握掌心,回憶著綴歌手指輕柔的觸感。 「過一陣子再用日記。」 「謝謝你。」 紙片上似乎有不少塗抹的痕跡。 哈利將紙面就到燭光上細看,依稀可以辨認「謝謝你」之後, 筆尖壓折出「Har...」的字痕。 她是想以名字稱呼自己嗎? 決定這一次克制自己的衝動,遵循綴歌的指示。 —— 在妙麗終於出院的第一個晚上, 哈利發現自己還是按捺不住將日記拿了出來。 「你收著這本日記到現在才跟我說!?」 榮恩帶著受傷的表情看向哈利。 「不要吵。哈利應該只是覺得我更可以揭開日記的秘密而已。」 妙麗興趣盎然的說著,榮恩的表情像是胃挨了一記上勾拳。 但這並不是沒有道理。 幾分鐘前,妙麗很快就推測出瑞斗與密室可能有關。 榮恩只好看著妙麗拿起魔杖對日記施放咒語。 扉頁依舊空白。 妙麗急忙奔回寢室。 哈利趕忙用了空檔向榮恩道歉。 「抱歉兄弟,但你幾乎都待在病房啊。」 「也...也是啦...」 還來不及多說什麼,妙麗已經暴風似的奔了回來。 拿著一個橡皮擦使勁擦著。 仍然什麼也沒發生。就像這學期開始的平靜一樣。 近兩三個月沒再發生攻擊事件,學生很快地恢復生氣。 耳語開始蔓延,也許攻擊的週期已經結束,也許史萊哲林的傳人已經滿足。 當然,皮皮鬼與赫夫帕夫仍有不少學生認為,只是哈利選擇暫時潛伏而已。 吉德羅・洛哈顯然相信,現在是藉由歡慶鼓舞士氣的好時機。 他在變形課前宣告他為大家準備了驚喜。 後果是哈利榮恩與妙麗以為,這堂課的麥教授是石內卜喝了變身水假扮的。 榮恩當然是抱怨不斷,連妙麗也對麥教授的壞脾氣略有微言。 但哈利這陣子上課時的心情總是不錯。 自從哈利接手保管日記後,綴歌的氣色好多了。 兩人在課堂上偶一為之交換眼神時, 綴歌甚至會俏皮地朝自己眨一眨眼。 —— 但再怎麼好的心情,也很難不被眼前的景緻影響。 哈利帶著惺忪睡眼踏入禮堂,霎時有了此生不想再吃早餐的絕望。 牆上掛滿俗艷刺眼的粉紫花飾,天花板上也不斷落下心型剪紙。 每個學院的長桌邊,三人一組分立的,是相貌奇醜無比,裝扮滑稽的矮人。 禮堂裡的學生嘈雜低語,哈利看見榮恩興奮地朝自己揮手。 「這是怎麼回事?」 百般厭惡的看著餐盤裡被吸滿豬油的碎紙裝飾。 榮恩指了指教授們就座的高桌,幸災樂禍的說: 「洛哈搞的,說什麼情人節特典,然後說那些矮人是他的傳愛小愛神。」 哈利看見餐桌上石內卜瞪視鄧不利多的神情。 擔心未來也許有一天,石內卜會為了任用洛哈的事,對鄧不利多狠下殺手。 榮恩用手肘肘擊了一下哈利,示意他看向史萊哲林餐桌。 這才發現綴歌臉色異常蒼白,緊咬著下唇, 似乎在忍耐什麼非比尋常的痛苦。 「我猜是在擔心收不到告白。」 榮恩有些得意地說著。 「據說,石內卜還下令,如果有人敢向史萊哲林的人傳愛,」 「他會逼那個人接下來幾週都只能喝生骨水。」 接著得意地宣稱。 「一定是覺得馬份什麼都收不到太丟臉,才用這個障眼法。」 哈利有些擔心,榮恩的大腦是否還沒有完全從變身水回復。 想從妙麗那裡得到一些支援,卻發現妙麗只是帶著崇拜的神情凝望洛哈。 發現綴歌連早餐都沒吃就彎著腰走了出去。 臉色依舊蒼白。 哈利更加肯定綴歌一定遇到什麼困難,卻無法想出脫身跟上去的理由。 —— 在符咒學的課上也沒見到綴歌的身影。 這讓哈利決定,必須去病房碰碰運氣。也許綴歌就在那裡。 好不容易用探望柯洛維為由,擺開榮恩的糾纏後,朝著病房走去。 誰知道才剛踏出教室,就被其中一個醜惡的矮人纏上。 哈利強壓著怒火。 他現在才沒有該死的時間被什麼愚蠢的愛神糾纏。 小矮人卻使出渾身怪力與哈利揪扯。 拉扯間,矮人撕裂開哈利的背袋,其中的書本、魔杖、墨水全都落在地上。 想當然耳,圍觀的人潮匯聚。 哈利更著急地想脫離人叢,反而被矮人橫腿抱著,重重疊在地上。 嘻笑吵鬧聲中,矮人也不在意地唱起歌來。 「他的眼睛綠得像是新鮮的醃蛤蟆, 他的頭髮黑得像地上的爛泥巴, 我希望他變成我的人......」 哈利的大腦一片空白,再也聽不進剩餘的歌詞。 該死的到底哪個白癡會送這種情人節賀卡? 腦裡飛快想過可能是榮恩的惡作劇, 或者,再更進一步認識綴歌以前,可能會懷疑是她刻意安排讓自己出糗。 念頭迴轉間,仰視著看見讓自己最恐懼的畫面。 綴歌・馬份出現在面前。 臉上依舊毫無血色,依舊緊咬下唇, 似乎咬得太過用力,讓蒼白的唇上都顯出血痕。 嬌弱的身子搖搖欲墜,顫抖的左手緊緊按住自己小腹。 哈利非常確信,她一定再忍受什麼痛苦。 還來不及出聲,看見她強抑痛楚的蹲下了身,拾起灑落在地上的日記。 哈利眼神中投出感謝,發現綴歌也回望著自己。 她的眼神竟然沒有絲毫嘲弄,只是壓抑著自己的不適。 聽到派西急切想維持秩序的聲響匆匆趕至。 再一次與綴歌眼神交會,知道她做了決定。 必須趕快把日記收進懷裡。 心懷感激,也帶著一絲歉疚。 感覺她痛到幾乎要哭了出來。 接著,意料之外地,一道人影擋住她與綴歌交合的視線。 「把它交出來,馬份!」 是一個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的女聲。緊張中帶著保護慾。 哈利急忙踢開纏住自己的矮人,站起身來。 擋在他與綴歌中間的女孩有著一頭紅髮。 是金妮。 這讓哈利感到吃驚。 沒想過那個害羞到不行的女孩會有這麼強悍的一面。 「這...這是我...我和波...波特之間的...」 綴歌勉強著回應,卻連完整說出一句話都有些難以忍受。 「那是哈利的!他跟你之間才沒有關係!把它交出來!」 紅髮少女怒氣沖沖地打斷了綴歌。 哈利正想要踏上前安撫金妮,卻看到綴歌濕潤的眼神凝視自己。 他也定神望著她。 兩人依稀感覺,彼此好像可以用眼神交換想法。 「把日記搶回去,就好像是我在找你麻煩。」 「你確定嗎?你看起來很不舒服。」 「拜託你。這樣至少能守住日記的秘密。」 無視派西「身為一名級長」的命令, 哈利深吸了一口氣,撿起地上的魔杖。 「去去,武器走!」 看著日記從綴歌手中飛出,衝上前去一把抓下。 同時看到綴歌終於支撐不住倒下的身影,與她讚賞的眼神。 接下日記後,急忙想上前扶住綴歌,卻被兩股推力撞了開來。 「『不准傷害馬份小姐!』」 克拉與高爾如山一般地攔住去路。 「沒...沒事的。」 綴歌虛弱的聲音傳來,在潘西・帕金森的攙扶下從哈利身邊經過。 與金妮錯身時,綴歌回頭,幾乎有些溫柔的叮嚀。 「下...下次,別...」 緊皺著眉,壓抑不舒適的身體。 「別再用...讓喜...歡的人出糗的方式......告白...」 金妮原本怒氣沖沖的臉蛋刷得死白,無力地看向哈利。 益發無力的發現,哈利的目光始終鎖在綴歌身上。 榮恩似乎以為綴歌對金妮做出什麼威脅,怒吼著從人叢中衝了出來。 與克拉和高爾扭打在一塊。 派西高聲尖叫嚷嚷著「違規!」與「舉報!」之類的話語。 基於義憤,哈利正要加入戰局,肚子卻狠狠挨了妙麗一拳。 「你怎麼可以對她施咒!」 痛苦地蹲下身,稍微放心地看見克拉和高爾已經被喬治與弗雷制伏。 妙麗也蹲了下來,用力擰著自己耳朵憤怒地說著。 「今天是她第一次月事的第一天啊!」 「都痛成這樣了,再怎麼樣你都不可以動手吧!」 ------------------------------ 原本安排就是讓金妮在這裡上戲的, 但寫完後發現,和金妮出現在sai大宇宙的時間太近了, 一直很猶豫要不要晚幾天再po。 希望沒有冒犯sai大。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1.240.27.42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594479785.A.7E0.html
cs2208209: 哇噻今天是週六的精彩大長篇xDD07/11 23:12
cs2208209: 哈利真的鋼鐵直男,連生理期都要人提醒lol07/11 23:14
laswish: 趕緊吸一口,啊~(′∀‵)07/11 23:20
arcanite: 這兩人也太早連線了lol 金妮亂入XD07/11 23:24
kinosband: 吸一口 唉嘿嘿~幸福07/11 23:25
dogberter: 超長的啊 吸的好飽 @[email protected]07/11 23:34
hankiwi: 週末的長篇優文>< 大口吸起來~07/11 23:38
看到錯字隨手改一下。 然後啊,電影一到三年級的潘西演員超正的, 大家都沒發現齁 ※ 編輯: monica21 (111.240.27.42 臺灣), 07/11/2020 23:48:59
jojoshoe: 一口氣看完超暢快的 07/11 23:55
jojoshoe: 哈利不知道有沒有上性教育課 07/11 23:55
jojoshoe: 說不定妙麗提醒完還搞不清楚 07/11 23:55
monica21: 就...80-90年代英格蘭小學程度吧我猜(? 07/12 00:03
sd53321: 辣個女人出現了!! 07/12 00:12
BEDA: 超長文!今晚可以好好睡了 07/12 00:17
iamhenyu: 摸摸綴歌 哈利快上去呵護下 07/12 00:23
Rfaternal: 這兩個超早就有連繫了 甜甜的 07/12 00:43
scotttomlee: 推 妙麗真細心 (不然那幾個男生真的打好玩的 07/12 01:03
y12544: 三年級的潘西真D正 跟書中描述的大母牛完全不一樣 07/12 02:01
toyamaK52: 金妮:這裡初登板 一定能擄獲哈利的心 07/12 03:13
toyamaK52: (榮恩:我承認我笨 但妳是我妹 還計畫通咧 07/12 03:14
toyamaK52: (真當我看不出來妳搞砸了嗎? 07/12 03:14
okitawawa: 超級大長篇 好舒服~ 07/12 04:09
weebeer626: 金可憐回來了! 07/12 11:12
sai007788: 出現的時間很接近就純屬巧合啊,我都這樣講的。 07/12 22:18
MiaoXin: 推 07/14 07: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