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C_Chat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先上sg大總整理:#1Ux2TN6U (C_Chat) 同樣在lee大世界線 上一篇:#1V2TIfVW (C_Chat) ----------------------------- HP CS VI 走廊上喧囂的聲響因為榮恩鬧得更加轟動。 除了派西以外,其他級長也加入主持秩序的行列。 似乎來聽到人群中有人吶喊「快去叫麥教授與石內卜教授來!」。 葛來分多與史萊哲林的學生在走廊上打群架,顯然非同小可。 哈利卻只是按著肚子痛苦的抱怨。 「誰會知道這種事啊!」 顯然渾然不知,馬份家千金的私事在霍格華滋女子社交圈早已傳開。 妙麗翻了翻白眼。哈利只有滿腹委屈。 他當然沒辦法向妙麗直言,他覺得搶回日記是與綴歌的默契。 「不知道也要會觀察吧?都明顯成那樣了。」 「算了。你快追上去安慰金妮吧。」 妙麗皺著眉,無法理解為什麼自己要被扯進這種糾葛之中。 「不知道綴歌離開前跟她說了什麼,她好像真的很難過。」 正要拋下哈利,去拯救正在被派西與其他級長圍剿的榮恩。 卻發現哈利往反方向走去。 「等等!你要去哪裡啊?」 妙麗趕忙拉住哈利。 「金妮是往交誼廳的方向跑去。」 哈利的嘴巴張了又闔,決定直接跟妙麗說清楚。 「我想先去向馬份道歉,再去找金妮。」 道歉當然只是託辭。 他更想找綴歌談談,是否可以開始使用日記。 如果可以,也想順便關心她的身體。 妙麗側過臉,無法理解哈利剛才說了什麼。 「是你自己說無論如何都不應該對她施咒的,不是嗎?」 「但也不用特別去道歉啊!對方可是一直找你碴的馬份耶。」 哈利的回答顯然沒有說服妙麗。她冷冷地指著交誼廳的方向。 「去安慰金妮,馬上。」 —— 哈利趁亂擺脫人潮,往葛來分多交誼廳走去, 交誼廳中沒幾個人影,金妮也不在這裡。 也許是回到寢室了吧? 看著通往女生寢室的階梯。 看來要達成妙麗的命令是無望了。 哈利走回寢室,放下破裂雜亂的背袋。 將日記藏到收納隱形斗篷的儲物箱之後,臨時起意抓起了父親的遺物。 二話不說披上斗篷,急忙往病房走去。 經過符咒學教室外的走道時,發現人潮已經稀散。 心裡想著,等等應該去找榮恩,希望他沒有再被罰什麼勞動服務。 綴歌並不在病房裡。 這讓哈利有些傷神。 總不能脫下斗篷詢問龐芮夫人,綴歌・馬份是否有來過這裡。 煩惱片刻後,決定到圖書館兩人曾經盤據的小角落碰碰運氣。 臨去前到放置藥水的櫥櫃裡,趁著沒人留意時抓了一瓶止痛藥水, 不知為何,總覺得利用身體不舒服請假不用上課的空檔, 逞強到圖書館查找密室的資料,很像綴歌會做的事。 因為換作是哈利,也極可能會做出這樣的事來。 果不其然。 在落地窗前的圓桌上,綴歌全身裹在毛毯裡,蜷曲著背對自己。 桌上攤了一本沈重厚實的陳年古冊。 悄聲靠近,發現綴歌體力不支地趴臥在古籍上。 柔順的金髮在桌上散開,於積雪反射透進窗扉的光束下閃耀。 睫毛微顫,秀眉輕顰,雙手露在毛毯外頭,輕撫著小腹。 哈利解下圍巾,輕輕罩在她手上,細滑的手背觸感冰冷。 因為身體極度不適的緣故,綴歌睡得並不深沉。 在哈利的圍巾與手指觸到自己時已然驚醒。 乍見一雙懸在空中的手迅速消失,自己疊合的十指已然覆上葛來分多的圍巾。 錯愕中夾帶惶恐。 來不及叫出聲,眼前浮現哈利飄走空中的頭顱, 食指壓在唇上,示意綴歌不要出聲。 確認周遭沒有旁人後,哈利拉下斗篷, 得到綴歌允許,在她身旁坐了下來。 從懷裡掏出剛才偷得的藥水,放到綴歌面前。 「剛才去病房裡偷拿的,不知道喝了會不會好一點。」 綴歌似乎還在消化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過了一陣子才做出反應。 「你跑到這裡來做什麼?」 「竟然已經學會隱身術了?」 「等等你會隱身術為什麼不早說啊!」 「這樣不就有更多時間去調查密室了嗎?」 「唔......」 連珠砲似的詢問後又疼得彎下了腰。 哈利舉起手來,想輕拍綴歌的背卻又不敢唐突。 發現綴歌瑟縮著身子,舉起一隻手在桌面上忙亂摸索。 似乎在尋找藥水,趕緊將藥瓶順推過去。 忍無可忍的她想也不想,白淨的脖子一仰, 咕咚一聲就把藥水吞了乾淨。 接著趴在桌上輕輕喘息,雙肩不住顫抖。 哈利再也顧不及肢體接觸的禮儀, 上下輕撫綴歌的背脊,希望能讓她好受一些。 觸碰到綴歌時,明顯感覺到她的震顫。 綴歌沒有閃開自己的碰觸,讓哈利心中有種歡騰的喜悅。 「你為什麼不去病房休息啊?」 一邊提問,一邊向綴歌說明,其實自己只是繼承了父親的隱形斗篷而已。 「誰要去那種地方啊...」 虛弱的抗議著,卻說不出口真正抗拒的理由。 當自己開始因腹疼而翻滾不久,消息以史萊哲林為核心,瞬時向全校擴散。 今天已經收到不少巧克力、熱可可、與某種東方藥茶。 似乎不少人認為,這是個向馬份家大小姐示好的契機。 但誰會想讓這樣的私事公諸於世呢? 如果再去病房,豈不是更加證明此事? 哈利雖然不明白綴歌背後的細膩心思, 但隱約可以猜到,她是在寧願忍受痛楚也不願丟臉。 這並不難共感。 如果可以,哈利也情願用再被瘋博格砸一次,交換今天被告白的窘境。 —— 綴歌原本只是無力抵抗,才任哈利輕撫著自己。 但漸漸發現,這樣溫柔的安撫,多少分散了自己的注意力,減輕了不適。 當然其實更有可能是止痛藥水慢慢生效的緣故。 發覺自己好了許多以後,感激與羞怯的情感交疊升起。 急忙坐挺上身,輕輕向前躲開了哈利的手掌。 「謝謝你,波特。我好多了。」 恢復血色的面容有一層淡薄的紅雲。 雙手同時梳理因為趴睡而些微凌亂的長髮。 「是我的榮幸,馬份。」 兩人笑了笑,哈利湊上前,想看看綴歌在讀什麼。 綴歌默契十足地拉近了書籍,讓哈利看見內頁的文字。 「在我們國土上漫遊的眾多可怕野獸與怪物裡面, 其中最稀罕,同時也是最危險的種類就是蛇妖, 亦稱萬蛇之王。」 繼續看了之下的敘述,包含殺人的凝視與蜘蛛的恐懼, 當然,還有唯一的弱點是雄雞的啼叫。 哈利咽了咽口水。 「我們在面對的,該不會就是這個?」 「我敢肯定是。」 止痛藥水的作用超乎預期,綴歌似乎已經一切如常。 「在把日記給你的前一個晚上,我成功讓湯姆把我帶進噩夢。」 「但這一次,我好像更可以和他的意識抗衡。」 「在夢裡,聽見自己口中說出像蛇一樣的語言。」 綴歌平靜地說著。 「但是被他發現我在作出抵抗後,他很快就放棄了。」 「差一點就能知道密室在哪裡...」 綴歌的語氣表明了她心中的扼腕。 「那之後,日記就再也沒有回應過我。」 「所以你才把日記轉交給我?」 綴歌點了點頭。 「也因為這樣才希望你暫時先不要使用它。」 「要花一些時間,讓他以為我放棄了,被另外一個人撿到。」 「不過我想,也許現在可以開始使用了。」 說完嫣然一笑。 「你在走道上還真的明白了我的想法呢。」 「其實我也有一點不確定,」 哈利誠實地說著。 他當下確實沒有全然的自信,那真的是綴歌的意念。 「但總感覺,你希望我用魔咒搶下日記。」 「總比僵持在那裡,吸引太多人注意好吧。」 綴歌嘆了口氣,無奈地說著。 「想想看,本小姐和大名鼎鼎的哈利波特為了一本破日記僵持,」 「誰都會想知道那本日記是不是有什麼秘密的。」 「確實是有這個可能沒錯。」 「只是我也沒想到金妮竟然會跑出來想幫我搶回日記。」 說到金妮,想起妙麗的叮囑。 想著也許等等找完榮恩後,再看看有沒有機會和她說上幾句話好了。 「你說那個紅髮女孩嗎?」 綴歌眼神流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微啟櫻唇。 「你的眼睛就像新鮮的醃蛤蟆...」 純淨清亮的嗓音輕哼著毫無美感的歌詞。 很明顯是在嘲諷哈利。哈利理所當然的反擊。 「至少我有收到卡片好嘛!」 「說說看哪,馬份家大小姐,史萊哲林的公主,」 「該不會淪落到情人節沒人告白,才一個人躲在圖書館吧。」 綴歌臉上一紅,顯然哈利的反擊擊中要害,得到了不少分數。 「本...本小姐是為了躲掉像你那種丟臉的告白才躲在這裡好嘛!」 害羞的面容與輕嗔薄怒的神色, 讓綴歌姣好卻仍稚嫩的臉蛋勾人心弦。 哈利心底流過一陣酥癢的溫暖。 但也馬上想到,自己和綴歌這樣開著榮恩妹妹的玩笑,似乎有些不好。 罪惡感襲身,趕忙正色向綴歌說道。 「你最後到底跟金妮說了什麼?」 「她畢竟也是鼓起勇氣才送那樣的卡片...」 霎那之間,綴歌臉色驟變。 哈利突然嚴肅的表情似乎讓觸怒了綴歌。 「你覺得我說了什麼欺負人的話嗎?」 語氣明顯表露不悅。 「當然不是!」 連忙辯解。 「我單純好奇你說了什麼而已...」 「我只是好意提醒她,」 綴歌突然開始收拾桌面,冷淡地說著。 「應該選一種讓對方不會出糗的告白方式而已。」 「冒犯哈利波特的朋友,本小姐萬分抱歉。」 闔上書本,站起身,轉身離去。 哈利一臉困惑看著綴歌離開。 完全不明白,為什麼綴歌突然發了這麼大的脾氣。 綴歌自己其實也不太清楚為什麼沒來由的怒火翻騰。 她根本不認識那個擋在自己面前的紅髮少女。 單純猜想那一頭紅髮多半和衛斯理家有點關係。 回過神時已經留下那句氣話。 —— 看著綴歌旋風般地離去,哈利躊躇著是否要追上, 卻在猶豫中浪費了大把的時間。 這當然有幾分刻意為之。 哈利也不是沒有脾氣,對於綴歌突然的態度轉變感到莫名。 「原本還想問問她三年級要選修什麼課表的呢。」 想起下週必須繳交的選課志願,不由得焦躁起來。 罩上隱形斗篷,繞了幾圈後,在獎盃陳列室找到榮恩。 果然因為打架又被罰了勞動服務。 「該死的馬份,有種來找我啊!只會欺負年紀小的算什麼。」 聽著榮恩咒罵著。 顯然當時有不少人以為綴歌臨走前對金妮撂了狠話。 默默幫榮恩一起從頭到尾整理完獎盃。 所幸榮恩上次做得挺徹底,這一次並沒有耗費兩人太多的時間。 回到寢室,聽從綴歌的指示,打開了日記本。 「我的名字叫哈利波特。」 字跡露出一點光芒後消失。 哈利緊張地等待著,希望日記已經放下對綴歌的不信任。 腦裡飛快閃過開學前,在圖書館裡與綴歌有過的對話。 ————— 「如果我說,有人想丟掉日記,我剛好撿到呢?」 哈利一面玩弄手上的銀綠色圍巾,上面有著綴歌的香氣。 那天自己忘了戴手套就出門,手指凍得發紅, 綴歌脫下披在肩上的第二條圍巾給自己裹手。 「可以。如果他急著要找到我以外的對象控制,」 「也許會想誘惑你進行密室相關的談話。」 「例如,日記其實暗藏許多秘密,才會被丟掉之類的。」 兩人選上的角落離圖書館的壁爐太遠。 僅管不若戶外冰冷,卻也足以讓綴歌不住對著自己帶著手套的雙手呵氣。 「然後我就順著他的話,問他是否知道密室的秘密。」 「如果運氣好,也許他會第一次就跟你分享記憶呢。」 「如果運氣不好,就慢慢地追問,直到他願意讓我看見密室相關的訊息為止?」 「是的。但要有耐心。而且,他有太多秘密了。」 「未必會選擇密室相關的內容給你看。」 「但我們只需要與密室有關的部分。」 綴歌點了點頭。哈利接續問著。 「我一直很想問,他讓你看到的是什麼?」 綴歌沈吟了片刻,抿了抿唇。 「他好像在找和長生不老有關的事。」 ————— 隨著日記發出變化,哈利從瞬間的記憶回到眼前。 頁面緩緩滲出墨跡,哈利開心的發現日記給了回應。 現在,只希望一切會照著兩人的劇本展開。 「哈囉,哈利波特。我的名字叫湯姆・瑞斗。」 「你是怎麼找到我的日記的?」 急忙寫下與綴歌串通好的故事。 「有人想把它沖到馬桶下。」 不負兩人所望,湯姆・瑞斗給出明顯想引人與日記深交的回應。 「幸好我是用筆墨水更持久的方式記錄我的回憶。」 「有人不想讓任何人讀到這本日記。」 他說,日記藏有許多黑暗的秘密。 尤其,與密室相關。 「我現在就在霍格華滋!恐怖的事情正在發生。」 「你知道任何關於密室的事情嗎?」 事情出乎想像的順利。 哈利循著密室的秘密追問,不出綴歌所料, 湯姆・瑞斗果然提議要讓哈利看看當年的回憶。 「五十年前的事,我可以顯示給你看。」 「你願意相信我嗎?」 顯然,湯姆・瑞斗對在綴歌身上耗費太多時間感到不耐, 顯然,他急切需要另外一個能打開密室的代表。 帶著興奮的戰慄與緊張,哈利給出了回覆。 「好吧。」 ------------------------------ 有點開心能趕在週一上班前再寫一篇。 恭喜sai大第三部完結,敲碗第四~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1.240.27.42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594570310.A.B7D.html
cs2208209: 上班加油xdd,寫連載真的蠻累的07/13 00:20
謝謝,就當排遣囉~
laswish: 只能趁老闆沒注意的時候放空想劇情(好孩子不要學07/13 00:25
整個就是這樣沒錯XD
gibbs1286: 愈看愈覺得哈利在五年級真的很渣07/13 00:28
sai007788: 這種感覺也很棒07/13 00:31
dogberter: 多吸多健康XD07/13 00:32
oldchicken31: 讚讚讚07/13 00:33
dnek: 啊啊好想快轉到密室裡07/13 00:39
hankiwi: 香香香 這種曖昧期的感覺真棒>w<07/13 00:39
j022015: 哼哼哼哼 好害羞07/13 00:51
scotttomlee: 推~07/13 01:11
jojoshoe: 綴歌與哈利的互動超棒的07/13 01:20
jojoshoe: 看來哈利是沒這麼木頭了07/13 01:20
jojoshoe: 前面的鋪陳也很重要07/13 01:20
jojoshoe: 固定連載的大手們也不用太趕07/13 01:20
慢慢鋪慢慢寫是種美德(自己說
arcanite: 推推 金妮被斷法QQ07/13 01:26
iamhenyu: 推 小倆口這樣感覺很甜07/13 07:08
kinosband: 飄在空中的哈利頭顱 剛睡醒的綴歌沒有嚇暈蠻厲害的w07/13 08:57
可能被嚇傻了,覺得自己看了什麼 ※ 編輯: monica21 (140.109.160.13 臺灣), 07/13/2020 09:47:23
Rfaternal: 這種曖昧期的彼此摸索試探真是棒 07/13 21:02
tkg2012: 曖昧期香香香香香 07/14 18:29
weebeer626: 哈綴風吹滿整個西洽 07/15 10:34
MiaoXin: 推 07/19 1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