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C_Chat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一樣先上sg大總整理:#1Ux2TN6U (C_Chat) 一樣在lee大世界線(雖然感覺快要飄走了...) 上一篇:#1V37UISU (C_Chat) ------------------------------ HP CS VIII 「妙麗・格蘭傑?」 綴歌驚疑未定地看著眼前展露笑容的少女。 她手上也握著一面隨身梳妝用的鏡子。 顯然妙麗也猜到密室裡的生物是什麼。 「這麼難得?怎麼不叫我麻種了呢?」 妙麗緊張的心情因為綴歌的驚惶失措舒緩許多。 發現自己竟然有心情調侃綴歌。 並滿意的發現,向來伶牙俐齒的大小姐啞口無言。 「那次...是我...」 綴歌心緒混雜,沒意識到自己脫口說出了什麼。 既想知道為什麼妙麗會在這裡, 又擔心手中的鏡像裡可能在下一秒出現異動。 妙麗可沒有放過。 「喔?你剛剛要說什麼?」 尾音揚起,眼神滿是佔盡上風的從容。 「史萊哲林的天之驕女準備向葛來分多的麻瓜後裔道歉嗎?」 「你到底來這裡做什麼?」 自知理虧。雖然極不願意低頭,但眼前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想到這裡,不覺有氣。 全年級第一名果然只是個書呆子。 都知道拿鏡子出來了,還搞不清楚狀況嗎? 妙麗又笑了。 「我以為你知道呢。」 語帶戲謔。 「在這個時間,和你一樣出現在這裡,只可能有相同的理由,不是嗎?」 「還是,其實馬份大小姐比我想得還要駑鈍?」 享受逗弄綴歌的快感。 「格蘭傑,你不要得寸進尺!」 縱然落入此生罕見、毫無回嘴餘地的困境, 綴歌的自傲並不容許自己被一而再再而三的嘲弄。 但兩人心知肚明,這種毫無內容、徒具情緒的回應, 只是進一步證明自己位處弱勢而已。 杏目圓瞪,看著妙麗,唯恐她還想多說什麼。 —— 幸好妙麗似乎已經滿足。 有機會在口角爭鋒中將綴歌逼入牆角,已經夠難能可貴了。 況且,她也知道情況迫在眉睫,不然她不會來到迴廊。 「我猜,你也在找金妮・衛斯理。」 在對綴歌露出勝利的微笑後,終於進入正題。 綴歌點了點頭。記得哈利提到過,那個紅髮女孩的名字。 卻直到現在才突然意會過來。 等等,那個女孩也是衛斯理家的? 這對夫妻平常到底都在做什麼啊? 怎麼有辦法生這麼多小孩? 發覺這些問題讓自己雙頰發燙,趕忙開口試圖掩飾讓自己分神的臆想。 「日記在她手上,對吧?」 可惜綴歌雪白的皮膚讓紅暈無所遁形。 「真不愧是馬份大小姐。」 不等綴歌回應,妙麗快速說起自己的推論。 綴歌細細聆聽。妙麗推論的起點與自己相仿: 日記在哈利的寢室不見,拿走的只有可能是葛來分多的學生。 當然,綴歌是從情人節的僵持出發,猜想金妮是少數可能會在意日記的人選。 妙麗卻掌握更多資訊。 日記不見的那晚,是她帶著金妮踏進哈利與榮恩的寢室。 尤其記得,當哈利提及為了日記想去找綴歌時,金妮驟變的表情。 「當然不可能直接抓著金妮質問,是不是她偷走了日記。」 妙麗繼續說著。 綴歌則開始思索,妙麗肯定想用這些資訊和自己交換什麼。 「一開始只能從旁觀察。」 「直到上個月,發現她偷偷摸摸地在浴室刷洗沾滿雞毛和血跡的衣物。」 「之所以沒有更多攻擊,是因為在忙著先替蛇妖清開障礙。」 輕聲說出晚餐後的猜測,卻沒有說出自己心裡的疑惑。 為什麼自己從噩夢醒來時,沒有任何宰殺雄雞的跡象? 「沒錯。」 妙麗聞言,頑皮地擺了擺手上的鏡子,吐了吐舌。 「好險四年級才教清潔咒,不然我大概不會那麼快猜到是蛇妖。」 暗暗佩服妙麗解謎的功力,開口提問: 「你告訴我這些,是想要交換什麼訊息吧?」 妙麗卻再一次讓自己意外。 「原本確實是想問你,把榮恩石化後,和哈利之間發生了什麼事。」 看著綴歌有些忸怩,妙麗知道自己的推測無須多疑。 「但現在,我希望你能幫我救回金妮。」 飛快地盤算,這也許會創造進一步拉攏哈利波特的契機。 綴歌點了點頭。 突然閃過一絲不祥。 「格蘭傑,如果我沒猜錯,你是跟著衛斯理家的女兒來到這裡的吧?」 害怕地發現,妙麗臉色也黯淡下來。 「她人呢?」 —— 聽到榮恩與奈威的呼聲響起後,哈利也爬下了床,抓起隱形斗篷。 在禮堂與綴歌眼神交會的霎那,他相信兩人應該有相同的想法。 沒有聽到蛇妖的低語,並不代表偷走日記的人沒有被控制。 猜測綴歌今晚應該會有所行動,哈利披上斗篷, 爬出交誼廳,走向城堡二樓。 才剛出門,遠方的石牆裡響起久未聽聞、令哈利血液凍結的肅殺聲。 將雙手遮上眼,透過指縫輕瞄,朝音源拔腿長奔。 —— 妙麗與綴歌在長廊踏著碎步,往妙麗來時的方向折返。 紛紛將鏡子舉在身前,不時用眼角餘光確認身後與轉角。 輕聲卻激烈地交談。 「到底怎麼有辦法跟人跟到不見啊!」 「我要保持安全距離呀!你也知道有蛇妖會跑出來。」 「至少發現跟丟的時候,第一反應應該是要趕快...」 「需要我提醒你是誰在轉角擋住我的嗎?」 「我從反方向過來,路上一個人影也沒有。」 「而且,是你硬拉著我說話的。」 「你自己也聽得很入迷耶!」 「那時候我還不知道你跟丟人好嘛。」 「反正已經跟丟了,趕快再去找不就...」 爭執到一半,同時停下腳步,驚恐的互望了一眼。 不知何時開始,兩人手中的鏡子不約而同顯現一名紅髮女子的身影。 睡袍上沾染些微血污與亂糟糟的雞毛,嘴裡不住發出「嘶嘶」的聲響。 朝兩人緩緩走來。 各自吸了口冷氣,發現彼此都在發抖。眼裡皆帶著恐懼的淚水。 無意識牽起對方的手,死盯著地板往前疾行。 「要分享推理也該去個安全一點的地方吧!為甚麼要留在走廊啊!」 綴歌幾乎帶著哭腔責罵,同時感覺妙麗的手心冰寒,冷汗涔涔。 「你跟我說學校現在哪裡還有安全的地方呀!」 妙麗也語帶哽咽,綴歌手指的溫度並不高於自己。 透過鏡子裡的反射,發現金妮緊閉的雙眼並不妨礙她前行。 這讓妙麗與綴歌益發驚恐。每過一個轉角都以為會與世長辭。 奔走間,綴歌時不時手按石牆,感覺到牆內有什麼生命在翻騰前進。 與兩人的距離越來越近。 「如...如果被追上,拜託你好好發揮葛來分多的勇氣。」 「史萊哲林不是很愛蛇嗎,你...你應該有辦法阻止它吧!」 妙麗這才發現,原來聊天嬉鬧可以增加勇氣。 正要多說幾句,綴歌卻猛地停下腳步。 害得俯首往前急奔的妙麗打了個踉蹌。 兩人仍舊不敢抬頭,凝望雙腳,綴歌顫抖得說著。 「你快...快走,我也...也許可以試試看。」 在一瞬間有了對策,儘管風險十足。 刻不容緩,妙麗使勁拉著綴歌,她卻堅定地站著。 「我是開玩笑的!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妙麗惶恐地感受到綴歌甩開了自己的手。 「我是認真的。我被日記控制過,也許可以阻止它。」 低著頭推了妙麗一把。 「快...快走,別妨礙本小姐。」 說完閉上雙眼,抬起頭,轉身扶著牆,往金妮的方向而去。 妙麗愣了幾秒,頓了頓足,舉著鏡子往前邁進。 這麼緊張的時刻哈利跑哪去了? 背後傳來綴歌與不像金妮的怪奇嗓音低生交談。 接著聽到綴歌發顫的尖叫。 「瑞斗!不!」 忍不住向映照身後的鏡面看了一眼。 —— 燭光搖曳,驚愕間扯下斗篷,只想狠狠捶著自己。 一如既往的遲了幾步,妙麗已是身軀冰冷,倒臥於碎裂的鏡面旁。 但更令自己詫異的,是綴歌緩緩走來的身影。 面無血色,眼角含淚,身體不住發抖。 剛才這裡到底發生什麼事? 「去找...找鄧不利多教授。」 「我會帶格...格蘭...傑去病房。」 牙關不住相碰,綴歌勉強維持鎮靜的說著。 「這已經超出我們能應付的範圍了。」 好不容易平穩地說完一句話,不住嬌喘。 哈利還不知該如何反應,只覺綴歌求助的目光彷彿可以燒痛自己的靈魂。 哈利恨恨地點頭,重捶了地上一拳,聽到手骨受挫的聲響,卻沒半點疼痛。 「千萬小心!我再去病房找你。」 渾然忘了要重新披起斗篷,拔足往鄧不利多辦公室狂奔。 —— 好不容易來到石像鬼前,正要唸出麥教授說過的密語,雕塑已然滑開。 從中走出的巨大身影與哈利撞個正著。 「哈...!」 才剛出聲,海格又趕忙把話吞了回去。 哈利還沒跌坐在地,已被他溫暖的巨掌扶起。 鄧不利多在海格身後走了出來。 哈利感覺半月型眼鏡後的神色銳利地盯著自己。 同時,鄧不利多迅捷地擺了擺魔杖,隱形斗篷飛起罩在哈利身上。 海格也趕忙示意哈利不要作聲。 躲到一旁,看見兩人身後魚貫走出的身影。 最先出現的,是服裝色彩鮮豔、配色極有創意的矮胖男子。 接著,是魯休思・馬份與石內卜。 三人正自交談,石內卜的心情看來奇差無比。 「賽佛勒斯,我知道身為霍格華滋的教授,看到校長被停權一定不好受。」 矮胖男子說著。 「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上一次攻擊事件後,理事會早已給了半年的最後通牒。」 「現在才發出停權通知,已經是寬宥了...」 「放心,部長,我倒不覺得賽佛勒斯是為此不悅。」 「我想他多半是不滿意鄧不利多那...該怎麼說呢,獨特的作風,」 「才因此感到不耐。是吧?」 無暇細想矮胖男子該不會就是魔法部長,哈利的心思被談話的前段內容霸佔。 鄧不利多要被停職?在這種時候? 「竟然讓五十年前的禍首留在校園,放任攻擊事件發生也不處理。」 魯休思繼續數落著,鄧不利多卻出言打斷。 「很抱歉,魯休思。我還是要重申,海格是無辜的。」 「他五十年前養的生物也不是密室裡的怪物。」 「如果你不相信...」 鄧不利多停頓片刻,哈利很明顯看到他的眼光掃向自己。 「牠應該還在禁忌森林裡,等待對五十年前的歷史有興趣的人查訪呢。」 語調一般輕快。 魔法部長卻發出驚聲怪叫。 「你...你說你們把怪物養在校園?」 「是生物,不是怪物,夫子。」 「禁忌森林本來就住了許多我們不熟悉的生物,不是嗎,海格?」 「是...是啊,有鷹馬、獨角獸、人馬、騎士墜鬼馬、毛毛也在那裡寄宿過...」 「你漏掉了蜘蛛,海格。」 「五十年前那可愛又毛茸茸的小東西現在不知道過得怎麼樣。」 鄧不利多好像並不在意自己剛被停權,笑意吟吟地盯著夫子。 「夫子,蜘蛛可不是什麼怪物吧?」 「亂七八糟。」 魯休思冰冷的語氣響起。 「部長,我想光憑這段對話就能顯示,理事會作了正確的決定。」 「我真希望你知道自己做了什麼,魯休思。」 鄧不利多霎時恢復嚴肅。 隨即無視臉色猙獰的馬份家主,繼續和海格閒聊。 「被停職後應該有不少空閒時間呢。」 「海格,如果我想去看看那隻小傢伙,能怎麼找到他呢?」 「跟著蜘蛛走就對了!」 直到現在,海格才明白鄧不利多為什麼突然拉著自己談論奇獸。 「看來你並不清楚法規,鄧不利多。被停職後你是不能回到學校的。」 鄧不利多莫不在意的態度顯然讓魯休思・馬份著惱。 「但我也不會真正離開呢。」 沒等魯休思說完,鄧不利多瞬間回應。 哈利有種錯覺,鄧不利多好像很享受讓魯休思在言語上吃鱉的快感。 「請立刻離開學校。」 「然後記得,你必須在明天早上向理事會報告,」 「為什麼讓密室的元兇留在校園。」 「魯...魯休思,我們還沒有定罪。只是先請海格先生配合我們調查而已。」 名為夫子的部長小聲地糾正,他看來非常畏懼綴歌的父親。 「無論如何,我相信部長的辦事能力,是遠勝這位前校長的。」 魯休思戴上高帽,皮笑肉不笑地朝夫子行了帽禮。 離去前心情愉快地轉向石內卜。 「霍格華滋就交給你了,賽佛勒斯。」 「是啊,霍格華茲就交給你了,賽佛勒斯。」 鄧不利多覆述著,石內卜的眼神似乎瞬間死去。 對於鄧不利多模仿自己的語句,魯休思冷哼一聲,踏步離開。 鄧不利多、海格與夫子則一塊在哈利面前消失。 留下石內卜與隱形斗篷裡的哈利。 不理會仍站在石像鬼前的石內卜,哈利有些麻木地走向病房。 他亂無想法,只能努力自我說服,鄧不利多離校並不是世界末日。 再者,鄧不利多顯然希望自己能做些什麼。 他與海格的談話絕對是刻意留給哈利的線索。 沒注意到石內卜意味深長地盯著自己剛才所站的方位,深深嘆了口氣。 —— 病房靜得嚇人,龐芮夫人並不在裡面。 在病房走了一圈,也不見綴歌的身影。 安置蛇妖受害者的區域多了最新的患者,妙麗動也不動地躺在病床上。 在妙麗的病床邊頹喪地坐了下來,煩躁地揉了揉頭髮。 妙麗的枕頭旁,放著折得整齊的銀白色手帕,仍帶有綴歌淡雅的香氣。 呼吸漸漸急促,對綴歌的怒氣攀升。 「不是說好在病房見嗎?」 亂糟糟的心情無以宣洩,將綴歌的手帕兜在懷中。 「噓!叫這麼大聲不怕被人發現嗎!」 「而且,說要來病房的是你,本小姐可沒有答應。」 欣喜又有些意外的看著綴歌從妙麗的病床底下鑽了出來。 「抱歉...我沒想到你會躲在下面...」 這倒是誠心之語。哈利沒想過馬份家大小姐會願意鑽到床底下。 「還不是為了等你。」 綴歌拍整長袍,沒好氣的回應。 「丟下一句話就跑,也不給人回應的機會。」 「為了不讓龐芮夫人發現,我只好躲起來等啊。」 她的語氣和在長廊相遇時判若兩人。顯然已經利用等待的空擋收拾好情緒。 哈利默默為綴歌對自己情緒的掌握感到驚艷。 同時,聽到綴歌提及龐芮夫人,四處環視。 「不用看了。龐芮夫人不在這裡。」 「我把格蘭傑送來後,她只要我趕快回交誼廳,就說要去找麥教授。」 「那你還躲起來幹麻?」 哈利直覺地接話。驚慌地看著綴歌舉起右手,鼓起了臉頰。 看著哈利閉上眼準備挨打的樣貌,綴歌高舉的右手輕輕放下。 「我不知道她什麼時候會回來。」 儘管認為這不是應該和哈利打鬧的時機,綴歌的語調明顯還有些賭氣。 「鄧不利多教授呢?你找到他了?」 哈利搖了搖頭。眼看綴歌皺起了眉,胃部一沈,決定應該坦言相告。 「他被停職,離開學校了。」 「你父親來過這裡。」 一五一十地說了在校長室外見到的一切。 從綴歌的臉色判斷不出她的心思。 —— 綴歌聆聽哈利的同時,思緒飛騰。 知道父親一向不喜歡鄧不利多,卻不明白這一次父親有什麼盤算。 密室開啟以來,不只一次向父親探詢,但父親一反常態的不置可否。 連母親也只是說自己不夠年長,不用知道這些事情。 關於鄧不利多的失職,她多少有些贊成父親。 攻擊開始後,也沒看見鄧不利多採取什麼有效的防護措施。 更別說任何解除密室危機的嘗試。 但與此同時,她也認為,現在讓鄧不利多離開,未必是最好的時機。 原本希望能讓自己的盤算有更穩固的後盾的。 現在看來,只能繼續走下去。 像梅林祈禱,希望順利完成倉促擬定且漏洞百出的計劃。 —— 回神看向哈利,發現枕頭邊的手帕已不見蹤影。 臉上微紅,但也不好說破。 反正,那本來就是要留給他當訊號,告訴他自己還在的。 「鄧不利多教授要我們進到禁忌森林?」 「然後跟著蜘蛛走。」 兩人同時回想起去年。 綴歌眼中盡是不願,好不容易整理好的情緒又起波瀾。 哈利忍住想伸手安撫她的衝動,披起隱形斗篷。 —— 來到森林邊緣。森林的氣氛與回憶讓綴歌的心情震盪不已。 更糟的是,越接近森林,腳邊急竄入林的蜘蛛漸增,數量多得令人毛骨悚然。 這是她出生以來,經歷過最多恐懼的夜晚。 「波...波特...如果...」 綴歌聲音發顫,輕輕拉了拉哈利的長袍。 「如果...」 哈利回頭,停下了腳步,臉帶困惑。 「沒...沒事...」 綴歌低下了頭,緊抓著長袍不放。 哈利心底天人交戰,不知是否該牽起她的手。 —— 在兩人走入禁忌森林的同時,麥教授心焦地踏出葛來分多交誼廳。 得知妙麗被攻擊後,她馬上趕回葛來分多塔,確認剩下的學生無礙。 哈利波特一如預期地不見人影。 在鄧不利多被迫離開的深夜,這反而讓麥教授有些有些欣慰。 他又去冒險了吧,帶著鄧不利多的默許與期望。 但接下來的事,卻讓她失去鎮靜。 必須要把其他學院的導師也找來才行。 金妮・衛斯理並沒有回到寢室。 —— 在城堡二樓,綴歌與妙麗稍早逃離金妮的迴廊上, 少女空靈的身影帶著魔杖揮灑。 「她的骸骨將會永遠躺在密室裡。」 ------------------------------ 這一回為了要讓誰進禁忌森林,寫了兩個版本。 一個是原作哈利與榮恩,一個是現在這個版本。 到現在都還不確定哪一個比較合適(煩躁 響應jojo大借用hankiwi大的jr圖~ https://i.imgur.com/FYSCZu9.jpg
無恥蹭圖希望han大不介意QQ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36.230.164.199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594822501.A.C0E.html
sai007788: 記住一句話,有綴歌的那邊就對了。07/15 22:18
絕對會記得! 寫沒綴歌出場的線都會想快轉...
lee27827272: 贊成樓上07/15 22:22
mercurycgt68: 怎麼有牽手跟沒牽手的兩個場景都那麼香07/15 22:25
Rfaternal: 同樓上 綴歌才是最重要的07/15 22:26
Rfaternal: 然後老石又被老鄧捅刀了07/15 22:26
jojoshoe: 綑綁play!07/15 22:29
※ 編輯: monica21 (36.230.164.199 臺灣), 07/15/2020 22:30:49
dces6107: 很簡單,寫兩個平行線的故事07/15 22:31
這個我真的能力有限做不到XD
jojoshoe: 鬥嘴部分也好香 請附上hankiwi大的阿辣歌附圖!07/15 22:31
沒問題!
dces6107: (就可以觀察不同時間線的綴歌反應了)07/15 22:31
cs2208209: 金可憐:阿怎麼又是我送頭QQQ07/15 22:34
laswish: 金可憐:我去你的世界線收束…07/15 22:37
cs2208209: 所以這邊原本是妙麗要帶金妮去找綴哥嗎?07/15 22:37
lee27827272: 金可憐:诶不是,我感情線都被搶了還要送頭是三小07/15 22:40
是女子校生潛入男子校舍偷竊被逮的懲罰(咦
jojoshoe: 是妙麗推理金妮有問題後尾行07/15 22:42
sai007788: 我沒有在開玩笑,不然掛[綴歌]幹嘛(挺)07/15 22:45
謝sai大正論!
kinosband: 躲在床底下 窸窸窣窣 盯 哈喔 哈利來惹 姆茲姆茲 鑽出07/15 23:00
kinosband: 噗哈!07/15 23:00
※ 編輯: monica21 (36.230.164.199 臺灣), 07/15/2020 23:04:43
hankiwi: 小阿辣哥被拿來放在這篇優文太不好意思惹>\\\< 儘管用 07/15 23:17
hankiwi: 儘管用 07/15 23:17
toyamaK52: 胖子跟著蜘蛛走 哈獸跟著綴歌走 07/15 23:29
arcanite: 怎麼還是要去救金妮 07/15 23:33
sd53321: 該進去的還是得進去,只是這次救人的從一個變成兩個 07/15 23:49
sd53321: 金妮:欸幹!!我已經送頭了來救人的還要閃我是怎樣QAQ 07/15 23:50
yoyosea: 支持一樓~ 07/16 00:45
tiaushiwan: 幫榮恩QQ 至少去陪妙麗吧XD 07/16 00:49
iamhenyu: 金可憐 07/16 01:09
lelo7410: 怎麼有辦法生那麼多? 這問題要那去問未來的妳啊,大小 07/16 03:56
lelo7410: 姐。 07/16 03:56
wayneshih: 手簽手跑步好尊 這樣應該會一起跌倒然後裙子翻起來吧XD 07/16 06:50
FeiYue: 誰叫金妮要強行收束世界線,下場就是吃閃光彈 07/17 12:25
weebeer626: 綴歌綴歌讚讚讚 07/18 09:31
okitawawa: 推推推 07/24 0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