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C_Chat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 引述《sai007788 (咚~噠YO!!)》之銘言: : 魔法石篇:#1Uxq77gn : 密室篇:#1U-ULAN- : 阿茲卡班篇:#1V2m0YJu : https://i.imgur.com/3srMHyr.jpg
: https://i.imgur.com/U30Rj3w.jpg
: https://i.imgur.com/p4zw3PV.jpg
三張應該夠了,袁紹也才一個烏巢之PART 3. PART 1.#1V3Rt-jq PART 2.#1V3d9uqf 為了寫到綴歌出來我重砍了很多內容。 但是你們都知道那些不重要。 我只會留重要的對話。 ======================== 我抬起頭,看見一個穿的像是古老年代的馬雅人突然跑來二十世紀 似的中年男性。 他向衛斯理先生回收他手上的破鞋子,裝進一個箱子裡面。 我猜那裏面應該通通都是港口鑰。 然後趁著衛斯理先生在與那個馬雅人對話的時候,西追把我拉到一旁。 「抱歉,波特,我爸爸他有點那個,呃,口無遮攔。」 「叫我哈利就可以了,你父親很疼愛自己的孩子,我很羨慕你。」 西追鬆了一口氣,「你明白就好了,哈利。」 接著我們與迪哥里先生往不同的方向前進,這邊看起來像巨大的露營區。 實際上應該也是露營區。 另一名穿的很正常的中年男子靠在露營區中央最高處的石屋旁, 我相信他一定是麻瓜。 衛斯理先生跟那個麻瓜說了幾句話之後,走過來掏出一疊英國紙鈔。 「幫幫我,哈利──」衛斯理先生分辨不出麻瓜錢的幣值,於是我只好 幫忙他分辨,並且把正確的金額遞給衛斯理先生。 那名麻瓜似乎起了疑心,才剛要問什麼問題就被一個穿燈籠褲的巫師從 空中跳下來給放了個遺忘咒。 男巫師帶我們離開,然後開始低聲向衛斯理先生抱怨工作繁重,每天要 餵聽見魔法界消息的麻瓜吃十幾次遺忘咒。 真可憐,我是指倒楣的麻瓜。 男巫師與衛斯理先生抱怨完之後又繼續他的工作,而我們走了一段路之後 就到達了目的地。 「這地方再好也不過了!」衛斯理先生高興地說道,「場地就在森林的 那一邊,近得沒法再近了。」 衛斯理先生把背包從肩上脫下來。 「好啦,」衛斯理先生興奮地開口,「嚴格地說,不許使用魔法,既然我們 這麼多人來到了麻瓜的地盤上。我們要用自己的手把帳篷搭起來!應該不會 太難──麻瓜們都是這樣的──」 「對了,哈利,你認為我們應該從哪兒開始呢?」 等一下,為什麼要問我,我可沒搭過帳篷啊。 我跟妙麗一起協助衛斯理先生,所有的人完全不能理解鉚釘跟支架的功能, 唯一待過麻瓜社會的我與妙麗只能盡可能的試著推敲出帳篷的組成。 「這支是固定架?不對不對,是支撐頂棚的?」 「哈利,你那隻比較細的才是支撐架,衛斯理先生,放下槌子好嗎?」 「喔,真是不好意思,妙麗,我很想試著槌個兩下──」 「衛斯理先生,你可以幫我們把遮雨帳攤開嗎,然後把它捲起來之後再攤開。」 「這有什麼功能呢?這個步驟很重要嗎?」衛斯理先生興奮的問著。 不重要,只是避免你幫倒忙。 終於,我跟妙麗想辦法搭出了兩頂看起來還合格的帳篷,至少不會馬上倒塌。 不過這兩個帳篷看起來塞不下十個人。 這時,衛斯理先生四肢著地,鑽進了第一個帳篷。 「可能會有點兒擠,」他喊道,「但我想大家都能擠進來。快來看看吧。」 我跟著衛斯理先生從帳篷門簾下面鑽了進去,頓時驚訝得下巴都要掉了。 我走進了一套老式的三房一廳式房子內,還有浴室和廚房。 這跟某個知名動漫畫的神奇道具一樣厲害啊。 「噢,這只是暫時的。」衛斯理先生用手帕擦著他額頭,探頭望著臥室裡 的床,「我這是從辦公室的薄京那裡借來的。可憐的傢伙,他患了腰痛病, 再也不能露營了。」 衛斯理先生拿起沾滿灰塵的水壺,朝裡面望一下。 「我們需要一些水,榮恩,你和哈利、妙麗去給我們打點水來,然後—— 我們剩下的人去撿點柴薪,準備生火,好嗎?」 「可是我們有爐子啊,」榮恩說,「為什麼不能就——」 「榮恩,別忘了防備麻瓜的安全條例!真正麻瓜露營的時候,都在戶外生火。 我看見過的。」衛斯理先生打斷了榮恩的話,但是我完全沒有忽略他眼中 流露出的興奮感。 衛斯理先生,麻瓜如果有方便的器具,是會二話不說的使用方便的器具的喔。 總之我們還是一夥人拿著水壺前往地圖上畫有水龍頭的地方前進。 四周圍幾乎全都是巫師,他們有的人已經來了好幾天,各種不存在於麻瓜世界 的奇怪帳篷擺設陳列在廣大的露營區。 遠方可以看到一片綠的帳篷,那是愛爾蘭隊球迷的帳篷。 我們在那附近遇到了跟榮恩同學院的的學生,他們就是把帳篷與生活區弄的 一片酢醬草綠的那些人。 跟他們打完招呼之後,我們繼續前進。 另一邊,距離一片綠的帳篷有一段距離的帳篷堆,都掛上了保加利亞國旗色 的裝飾,還有大量的球員照片。 其中最大量也最大張的一個球員,他總是露出嚴肅但狂熱的神情。 「喀浪。」榮恩小聲說。 「什麼?」妙麗問。 「喀浪!」榮恩說,「維克多.喀浪,保加利亞的搜捕手!」 「他的樣子太陰沉了。」妙麗說道,看著周圍無數個喀浪朝他們眨眼、皺眉。 「太陰沉了?」榮恩翻白眼,「誰在乎他的模樣?他厲害極了!而且還特別 年輕,只有十八歲左右。他是個天才,今晚你就會看到的。」 十八歲的天才搜捕手,聽起來蠻厲害的。 我們裝完水回去之後,發現衛斯理先生還在給柴堆生火,地上一根根的廢火柴 代表了他的試驗次數。 但是他仍然一臉悠閒,看起來玩得很開心。 「誰能幫幫他,否則我們大概可以等著吃晚餐了。」弗雷厭煩的開口。 妙麗上前溫柔的給衛斯理先生教學,這才把火生起來了,可是至少又過了 一個小時,火才旺起來,終於可以煮飯了。 不過等待的時候並不枯燥,有許多東西可以看。 因為我們的帳篷似乎就在通向賽場的一條大路旁,部裡的官員們在路上來來 往往地奔走著,每次經過時都向衛斯理先生熱情地打招呼。 衛斯理先生不停地作著介紹,這主要是為了我和妙麗,他自己的孩子對部裡 的人太熟悉了,引不起他們的興趣。 接著早餐弄得差不多的時候,查理,派西跟比爾從樹林裡面走了過來, 他們剛好趕上吃飯。 在我們吃飯的時候來了一個穿著印有蜜蜂圖案黃黑相間衣服的大塊頭, 他不是普通人物,是魔法遊戲與運動部的司長魯多‧貝漫。 他負責處理魁地奇與其他的魔法玩意,衛斯理先生的票也是他弄來的 (聽說要買到票非常的困難)。 他過來就開始四處找人賭錢,連弗雷跟喬治都被他騙過去打賭。 我對他的評價瞬間掉到最低,我不太喜歡賭博的人。 「你能不能幫我一個忙?我一直在尋找巴堤‧柯羅奇。保加利亞來的官員 在提意見刁難我們,可他說的話我一個字也聽不懂。巴堤會解決這個問題。 他會講大約一百五十種語言呢。」 提到柯羅奇先生,派西整個人就精神抖擻了起來。你能不能不要一臉小女人 的表情,很噁。 弗雷馬上幫我洗臉派西,把他給氣的在一旁搗弄火堆。 「還沒有柏莎‧喬金的消息嗎,魯多?」貝漫在他們身邊的草地上坐下後, 衛斯理先生問道。 「連影子都沒有,」貝漫一副無所謂的表情,「不過放心,她會出現的。 可憐的老柏莎──她的記憶力像一隻漏底的大釜,方向感極差。」 「肯定是迷路了,信不信由你。到了十月的某一天,她又會晃晃悠悠地回到 辦公室,以為還是七月份呢。」 「你不想派人去找找她嗎?」衛斯理先生試探著提出建議,這時派西把一杯茶 遞給了貝漫。 「巴堤‧柯羅奇倒是一直這麼說,可是眼下真是騰不出人手來。」 「正說著他,他就來了!巴提!」 一個巫師突然出現在我們的火堆旁,他穿著一塵不染的西裝,打著領帶;嘴唇 上的小鬍子像是用尺去量之後再修剪過的;他的鞋子也擦得亮晶晶。 我倒是明白派西為什麼崇拜他了,因為巴提‧柯羅奇極其完美的穿了一套 麻瓜的衣服,而且就算說他是銀行經理也不會有任何麻瓜懷疑。 柯羅奇有點不耐煩的對魯多‧貝曼開口:「我一直在到處找你。保加利亞人 堅持要我們在頂層包廂上再加十二個座位。」 「噢,原來他們想要這個!」貝漫說,「我還以為那傢伙要向我借一把鑷子 呢。他口音太重了。」 接著派西拼命的上前向巴堤‧柯羅奇先生獻殷勤,有條狗尾巴的話大概搖的 可以當電風扇。 可惜的是巴提‧柯羅奇先生連派西的姓氏都記不住。 他們幾個就在那邊聊著魔法部的事情,有些似乎還是機密,而且魯多‧貝漫 不只一次的提到學校。 所以今年有什麼事情會發生,除了魁地奇之外? 總之我放棄繼續聽他們的工作會談,跟榮恩躲進帳篷內下起巫師棋。 後來我跟榮恩都睡著了,一大早起來真的太吃力了。 醒來以後夕陽已經西下,整個露營區開始鼓譟起來,賣東西的攤販也跑了 出來。當然賣的都是魔法類的玩意。 榮恩也買了愛爾蘭隊的會跳舞的三葉草加油帽,跟維克多‧喀浪的人偶。 接著來了一個巫師小販,車子上面塞滿了奇怪的望遠鏡。 「全效望遠鏡!」巫師小販喊道。 巫師小販拿起望遠鏡給我看,「你可以倒帶,慢動作播放,如果你想要的話, 它還能迅速閃出賽況的分析!只要十加隆就可以入手!」 「我要是不買這個就好了。」榮恩懊惱的開口,我直接拿出三十枚金幣給巫師小販。 「買三架。」我打算連妙麗的也一起買。 「別這樣,哈利,我沒關係的──」 「你生日跟聖誕節也送過我東西,不然這樣吧,未來十年你都別想拿到我的 禮物了,如何?」 「聽起來很合理,好吧,謝了哈利。」 我們跟妙麗回到營地,衛斯理先生、金妮、比爾與查理也買了一些愛爾蘭隊 的小玩意,像徽章之類的東西,衛斯理先生還拿了一隻愛爾蘭國旗。 這時,樹林遠處的什麼地方傳來低沉渾厚的鑼聲,立刻,千盞萬盞紅紅綠綠的 燈籠在樹上綻放光明,明亮了通往賽場的道路。 「時間到了!」衛斯理先生說道,看上去和大家一樣興奮,「快點兒,我們走吧。」 我們沿著森林的燈籠前進,人潮也越來越多。 最後我看見一個巨大的體育場,我想AT&T體育場應該也只有它一半大。 「很壯觀吧,最多可以容納十萬名巫師。」衛斯理先生對我說。 「一等票。」入口處的那位魔法部的女巫師看了看衛斯理先生手上的票說道, 「頂層包廂!一直往樓上走,亞瑟,走到最上層。」 最後我們走到幾乎是球場的最高處,正對著金色的球門柱,以麻瓜來說的話 就是棒球場的VIP座,或是籃球場最靠近球場的第一排。 連座椅都用紫色鍍金的絨布,大概有二十幾張座位,分成了兩排。 場內的觀眾接連入場,幾乎十萬名觀眾都已經進到會場內,壯觀的不得了。 右側觀眾席頂端有個巨大的黑板,三不五時會跑出廣告,我覺得造出這個建築物 的巫師對麻瓜一定很熟悉,因為我看過很多類似的麻瓜玩意。 包廂內目前還沒有什麼人,我只看到一個家庭小精靈摀住眼睛坐在角落的椅子上。 「多比?」 被我叫喚的家庭小精靈放下了手轉過頭來,他,或者是她,總之不是多比。 她的聲音比多比尖銳許多。 「我──我不是多比,但是我認識多比。」那名家庭小精靈說到一半,看著 我的額頭,吃驚的開口,「我叫眨眨,您一定是哈利‧波特!」 自稱眨眨的家庭小精靈像我低頭,「多比常常提到您,先生。」 「喔?他常常提到我,他有沒有跟你說過我再碰到他一定會掐死他?」 我沒好氣的說著。 眨眨被我給嚇壞了,連忙摀住自己的嘴,不敢再多開口。 我也不想管她,就找了個位子坐下。 接著進來的幾乎都是魔法部的大官,衛斯理先生和派西幾乎沒多久就要 站起來打招呼一次。連夫子都來了,他身邊跟著一個說著像是俄語的 男人。似乎是保加利亞的魔法部部長。 「哈利波特,你知道的,」夫子指著我,然後大聲告訴保加利亞的魔法部 部長,而那位保加利亞魔法部長看到我的額頭,立刻興奮地用手指著它, 嘴裡大聲地說了一串像俄語的話。 「我就知道總會讓他明白的。」夫子疲勞地對我說道,「我對語言不太 擅長,碰到這類事,就需要巴堤‧柯羅奇了。啊──我看見他的家庭小精靈 給他占了一個座位,想得真周到,保加利亞的這些傢伙總想把最好的座位 都騙到手──啊,魯休斯來了!」 我聽見綴歌父親的名字,馬上瞪大眼睛轉過頭。 魯休斯‧馬份帶著綴歌與一名一樣穿著體面且面貌姣好的女性──我猜那是 她母親。就這點來看,綴歌只有髮色與眼睛顏色像她的父親,雖然她父親 長的不難看,但是表情就是刻薄了點,下巴稍微長了點。 綴歌綁了一頭麻花辮子,她將麻花辮子弄到頭上,像是要參加晚會一般; 身上穿著白色的露肩及膝洋裝,她看起來與魁地奇球場格格不入,就像 是天使或是精靈。 此時她看見了我,不知為什麼的紅著臉低下頭。 我看著綴歌與她的父母來到了我旁邊,她的位子就坐在我的身旁,害我 心跳漏了一拍。 魯休斯‧馬份就坐前看了我一眼,然後開口,「哈利…波特。」 我站了起來,向他問候「您好,馬份先生。」 「哼──雜種出身的居然還有這種態度,不知道是誰教育你的,但是勉強合格了。」 「是您的千金在學校教育我的,我與她同是史萊哲林的學生。」 「我知道,我知道!」魯休斯不悅的揮揮手,「我知道的非常清楚。」 綴歌的母親原本滿臉愁容,看到我之後眉毛翹了起來。 「你就是哈利‧波特,」綴歌的母親充滿興味望著我,「我女兒讚不絕口的 史萊哲林少年,活下來的那個男孩。」 「水仙。」魯休斯喊了綴歌母親的名字,「別說了。」 「有什麼關係,他已經成為史萊哲林的一份子了,還是魯休斯,你認為史萊哲林 的後輩是不能信任的?」 「不要故意那樣叫我名字──好吧,隨你高興。」魯休斯生著悶氣坐到了離我 最遠的位置。 妻管嚴,我在心裡如此評論綴歌的父親。 「恩,長的還過得去,可惜不是純種,不然──」 「母親,快開始了。」 綴歌打斷了她母親的話,接著所有人都坐了下來。 魯多‧貝漫走到VIP席的前面,宣布比賽開始。 接著保加利亞的吉祥物開始表演,衛斯理先生大喊了一聲「迷拉!」 隨著衛斯理先生的聲音,數百個看起來像女性的東西飛了進來。我的思緒 似乎被迷惑了,她們肯定是我看過最美的女人,光是跳起舞來就有種致命 的吸引力。 我覺得我應該要做些什麼,也許我應該從這邊跳下去── 一隻手握住了我的手,我瞬間回過神。 綴歌紅著臉握住了我的手,然後斜眼瞪著我。 一瞬間那種奇怪的感覺都不見了,那些迷拉也不再吸引我。 榮恩幾乎要跳下看台,有人上前去攔住他。 但是我只是看著那個女孩。 「看著我,」她的嘴型這麼說著,「不要看她們。」 我要跟衛斯理先生送的票說聲抱歉,還有我花掉的金加隆。 因為我忘了看這場球賽,在眾人的歡呼聲中,我只能看著那個女孩。 緊握的手也不曾放開。 ======================== 終於寫到綴歌,我圓滿了,今天可以休息了。 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65.97.191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594823483.A.352.html
dces6107: 看我刷到甚麼 07/15 22:31
leon123811: 一刷新就出現了 07/15 22:39
metz1552: 露肩洋裝的綴歌香爆,我有預感這幕會被畫出來~ 07/15 22:43
我懷疑你在釣魚。
laswish: 老婆吃醋了www 哈利你有什麼資格說人家魯休斯wwww 07/15 22:43
Mark77817: 綴歌登場了 歡呼 07/15 22:43
mercurycgt68: 牽手場景太夢幻 我好了 07/15 22:46
mercurycgt68: 這個哈利真的很會講話 成熟男性就是不一樣 難怪會 07/15 22:47
mercurycgt68: 讓女方從小就暈船 07/15 22:47
Adiakyan: 結果都是妻管嚴嘛 07/15 22:47
lee27827272: 這反應大概護法是被看光光惹(讚 07/15 22:47
恩?
jugularnotch: 我說你們兩個,不能一起看球賽嗎XD難得有VIP席欸 07/15 22:47
lee27827272: 這兩個人的VIP席指的是彼此身邊啊(是在公三小 07/15 22:49
jugularnotch: 話說這是第一次見對方家長!感覺有得到岳母的好評 07/15 22:49
tanchuchan: 讚 趕快再來吸一口 07/15 22:50
dces6107: 聽不見媚娃的聲音 07/15 22:50
dces6107: (輝夜姬標題) 07/15 22:50
dces6107: 聽不見魁地奇的聲音 07/15 22:51
這感覺不錯。
dces6107: 接下來就是魯休斯搞事的部分了 07/15 22:52
dces6107: (原作喀浪跟電影的肌肉男不一樣,反而像陰沉男) 07/15 22:53
dces6107: 水仙媽媽充滿母愛的部位,其實我一直懷疑水仙的布丁髮色 07/15 22:53
dces6107: 是因為染頭髮,故意染成跟魯休斯一樣的金髮 07/15 22:54
dogberter: 宣示主權! 07/15 22:54
Rfaternal: 這裡的哈綴真是太棒了 根本已經是熱戀情侶 07/15 22:55
lee27827272: 是說哈利身高什麼時候要開始追,兩人場景很難畫(躺 07/15 22:55
dces6107: 原作這邊哈利給水仙的評價是長的不錯,但臉色很臭 07/15 22:56
cs2208209: 果然女友的老爸特別難搞,老媽倒是通常比較好應付XDD 07/15 22:56
dces6107: 水仙老家布萊克的種族歧視也是出了名的 07/15 22:58
jojoshoe: 原來當兵要一直把東西搬來搬去 07/15 22:58
jojoshoe: 是為了避免幫倒忙啊 07/15 22:58
並沒有。
kk520you: 大家都在刷首抽嗎? 07/15 22:58
dces6107: 只是相對來說,水仙非常愛自己的孩子,就像獅子阿法父母 07/15 22:58
tanchuchan: 岳父看女婿總是不順眼XD 07/15 22:58
jojoshoe: 不愧是前社畜 現代問題(ry 07/15 22:59
dces6107: 雖然不是食死人,但種族歧視的觀念上跟沒鼻子走到一路 07/15 22:59
acer5738G: 是哈綴素(狂吸 07/15 23:00
acer5738G: 不過女兒讚不絕口的對象 看來雙親還是軟化了些 07/15 23:01
acer5738G: 不過說真的 沒鼻子跟石內卜也都混血 血統齁… 07/15 23:02
acer5738G: 所以我可以期待哈綴在級長浴室共浴了嗎 07/15 23:03
未成年描述不行吧。
jojoshoe: 綴歌的嘴型 ”等 著 跪 算 盤 ” 07/15 23:04
dces6107: 所以食死人的血統主張一直很愚蠢阿 07/15 23:06
zshepherd: 吸起來!! 07/15 23:08
toyamaK52: 那你要問主張這點的抖內姆湯有多腦殘了 07/15 23:14
kk520you: 這時候褲襠應該要萎萎起,整整石化 07/15 23:14
toyamaK52: 端啦幹 07/15 23:14
monica21: 這集好甜啊啊啊!可以安心睡了 07/15 23:15
holocon11212: 好讚 07/15 23:21
arcanite: 等等 所以整場比賽都沒看? 07/15 23:24
窩不知道。
kinosband: 哇 整場球賽只注視妳 07/15 23:39
Adiakyan: 混血的都比較強的感覺 07/15 23:41
jupto: 沒鼻子跟石內卜混血這點只有少數人知道啊 07/15 23:43
rotusea: 加班後看到這一篇,就像中川老爸喝了精力劑,可以再拚7 07/15 23:46
rotusea: 2小時 07/15 23:46
hankiwi: 台南無糖真棒啊! 07/16 00:14
BEDA: 我也圓滿了 可以睡了 07/16 00:25
tiaushiwan: 還是比較習慣迷拉XD 07/16 00:36
sai007788: 迷拉嗎,OK明天修改 07/16 00:45
tiaushiwan: 麻煩sai大了m(_ _)m 07/16 01:06
修正名詞:媚娃=>迷拉
fakinsky: 推 07/16 01:17
ELV420: 香 07/16 01:33
potter1529: 幹X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 07/16 01:56
pinomatsu: 推 07/16 02:12
toyamaK52: 馬雅人:我忙著遺跡考察 不要再叫我串場 07/16 02:18
steve2512: 啊啊啊 甜到傻笑 07/16 05:22
ponponbear: 好香 噫 我好了!! 07/16 06:00
Hential: 哈利:還不用望遠鏡錄下來,每天看 07/16 06:35
※ 編輯: sai007788 (1.165.97.191 臺灣), 07/16/2020 07:06:44
kk032576: 香 07/16 07:09
a33356: 最後一段又甜又香,太有畫面感了,腦袋完全能想像那構圖 07/16 09:01
y12544: 不知道在學校裡拿全效望遠鏡偷窺綴歌效果如何 07/16 11:08
iamhenyu: 喔喔喔喔好香啊啊啊 看著老婆就對了 07/16 11:13
skob: 這結尾厲害了 07/16 11:33
yumeconeco: 見家長啦!這個哈利太外掛了XDD 07/16 12:40
rainbowcrash: 要看岳父黑化虐麻瓜了 07/16 13:08
acer5738G: 那就不要描述 說他們相約半夜去浴室就好 07/16 14:14
acer5738G: 你沒描述的部分 我相信會有人幫你補的 07/16 14:14
rotusea: 樓上 這樣不如直接左轉裡洽好了XD 07/16 16:16
weebeer626: 牽小手一整場,VIP無誤 07/18 1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