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C_Chat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承拙作: #1V3iSI4i (C_Chat) [ptt.cc] [綴歌] 綴歌哈利波特落花抄 5 中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594803986.A.12C.html ---- 瓦拉幾亞南北各有一條天然國境線:橫亙北境、妖魔橫行的喀爾巴阡山脈;以及綿延南方 、孕育文化的多瑙河。自國土中央的特爾戈維什泰往南一百公里,便是多瑙河,渡河入境 保加利亞,再往南一百公里,便抵達另一座特爾戈維什泰。 兩座同名都市近乎等距隔著多瑙河對望,自然引來諸多遐想,綴歌也是其中一人。 但他們在此地的調查並不是很順利。 這座特爾戈維什泰儘管起源更早,規模卻小得多,市內已無中世紀的痕跡,留存建物全都 是十八十九世紀建造的。 找了一整天之後,他們隨意選了間酒館吃晚飯,這裡的餐廳幾乎都有三道招牌菜:又酥又 香的油餅;深受馬其頓影響、切碎黃瓜番茄洋蔥並加入菲達起司的沙拉;以及各家材料調 味皆不同的保加利亞胡亂燉,顧名思義是把蔬菜肉類一股腦兒丟進去煮,看起來雜亂無章 卻是出乎意料的美味! 如此佳餚讓他們的心情稍為放鬆了些,正欲討論下一步怎麼走時,侍者隨餐送上了飲料: 據說能使喉嚨三度灼傷的保加利亞白蘭地。 綴歌興味盎然地想要嘗試,卻被哈利翠菊神情慌張地一道制止: 「綴歌、妳是我們的首腦,得保持思路清晰,可不能喝這個!」 「對呀對呀,我們都仰仗學姐的智慧耶,酒還是不要碰吧!啊、金妮跟波特,我們大家也 都別喝,公平、公平嘛……!」 「綠茵妳說的太對,我們把酒拿去請別人喝好了,哈哈哈……」 哈利跟翠菊一人捧著兩只杯子,去吧台找幾個正在觀看麻瓜箱子的大叔,一時餐桌旁只剩 綴歌金妮,頓時安靜下來。 翠菊似乎和大叔們聊起天了,綴歌好整以暇地欣賞自己的指甲等他們回來。 「妳……就沒什麼要對我說嗎?」 金妮頭低低地盯著碗盤。 「像是什麼?」 「抱怨啊,之類的,都沒有的話,這表示妳很從容嗎……」 仍是低著頭。這模樣讓綴歌輕輕歎息,不得不開口: 「……我曾經好幾次,單獨跑去參觀聖顱島女頭鳥隊的公開練習。」 金妮錯愕地抬起頭。 綴歌一手支頤,手指急促地輕點臉頰,眼神飄向遠處: 「我蠻欣賞這隻球隊,因為她們的某位追蹤手還可以,好啦,算小厲害啦,不過跟比賽時 展現的球技相比,練習時的努力程度更讓我印象深刻,她真的、真的非常努力,才得到如 今的成就。」 綴歌仍是望著遠方。 「我想,像她這種人,在達到讓自己滿意的程度前,是不肯停止邁進的吧,我關注著她, 並為她祈禱,希望她時時刻刻能無愧於心。」 紅髮女孩緊抿著唇,半晌才開口: 「綴歌、我──」 「耶咿──!大消息來囉──!」 「翠菊?怎搞的一身酒氣?」綴歌詢問攙扶翠菊回桌的哈利,後者無奈地搖搖頭。 「噫嘿嘿!大叔們誇人家可愛,請人家喝酒呢!」 翠菊撲倒在金妮身上,朝金妮打了個酒嗝。 「他們面前的麻瓜箱子啊,正在報導幾年前發掘的遺跡有了新進展──一個好大的地下墓 穴唷!」 「那是羅馬人的要塞,從這往南再七公里左右,我覺得很值得一去。」哈利推了推眼鏡: 「就是遺址剛好在大馬路旁,現場還有考古隊,沒辦法大搖大擺現影過去。」 綴歌沉吟片刻:「嗯……那我跟哈利去就好了,散步過去大概兩小時?還可以接受,金妮 維婭就麻煩妳留在這照顧翠菊。」 「可、可是!」金妮想跟隨,奈何翠菊像黏巴蟲似地纏著。 「喔欸……學姐,妳好像變結實了耶,而且某部位的肉肉變多了唷……我揉我揉……」 「別擔心,有我在呢,金妮就顧好綠茵,好嗎?」 綴歌及哈利在月光下沿著馬路漫步,綴歌大方地像麻瓜觀光客一樣攤開地圖邊看邊走。 「綠茵沒動靜?」 「嗯,還在原處,那種狀態要擺脫她不太容易,可以視作金妮維婭也沒移動。」 「喔。」哈利不置可否,讓綴歌走在外側。 「我有個問題。」 「請說。」 「那張羊皮紙有名字嗎?總不會就叫翠菊筆記?」 「……天秤。」 「什麼?」 「天秤座的天秤!別讓人家說那麼多次。」綴歌的耳根有些紅,但哈利不願放過她: 「為什麼取這名字?」 「以前是我、翠菊、月桂、還有潘西,幾個女生在上面寫男生壞話用的,然後『天……什 麼的』和『星之少女』會下達裁決,就這樣。」 「感覺是場很不公平的審判。」哈利笑道。 「不會唷,翠菊是很公正的,至少比我公正,她明白什麼是重要的事物。」 「好喔。我還有一個問題。」 「你真好奇。」 「以前念書的時候,當妳不想見我,即使我有劫盜地圖也遇不著妳,是憑著它嗎?」 「……不是。」 「可是妳──」 「不是。」 「呃……月色真美。」 「我知道,而且比你早發覺。」綴歌握住哈利的手,兩人無須多語。 抵達遺跡,現場燈火通明,除原本的考古團隊外,有不少好事者是見到報導後來湊熱鬧。 「糊糊迷!」 「去去!麻瓜走!」 清場完畢,一片黑暗死寂。 「我們……好像很高調。」 「讓大人物去傷腦筋。」 兩人上了屏障咒及泡頭咒後,從洞口爬進地下墓穴。 說是墓穴也不對,因為裡面沒有骨骸,只是沒什麼名詞方便形容這般廣袤的地下空間,這 要塞在歷史上多次易主,興許是某任的佔領者擴建了此處。 拜保存良好之賜,走進深處後,藉路摸思的光輝很清楚能看到一大型壁雕。 雕刻的主題十分陰森:木樁如森林般陳列,許多淌著鮮血的人串刺其上,若當初有著色, 肯定使用了大量紅色顏料。 更加詭異的是,一條巨蛇如挑選晚餐般悠然遊走於木樁之間。 除此之外,這墓穴別無他物,當然也沒有龍及魔咒,簡直僅是為了展示壁雕而挖掘。 綴歌重重地呼出一口長氣,終於在這城市找到她想要的證據。 「綴歌!」哈利低聲拍拍她的肩膀,指著筆記,代表翠菊的點閃爍一下,從原本的位置瞬 間與綴歌重疊,兩人見狀馬上熄滅路摸思。 同時,兩個光點從墓穴洞口走入。 「哈利!綴歌!對、對不起,翠菊醒了以後無論如何要跟過來……」 「學姐──!學姐妳跟波特待在這麼暗的地方做什麼!該不會……翠菊來救妳了!」 「啊、是妳們呀!」綴歌放輕腳步悄悄地接近她們: 「不必擔心,就在剛才證據已經收集『完成』了!」 「咦?」「是喔!」 「「疾疾!護法現身!!」」 一雌一雄兩頭銀鹿從綴歌哈利魔杖射出,疾馳的前方是…… 「喔噗!」翠菊被雄鹿頂飛,昏倒在地。 雌鹿則是穿透金妮的身軀,自她體內叼出一團黑色人影,黑影甫一離體,金妮便脫力暈厥 過去,雌鹿將黑影拖至遠處,秀氣地踩踩踏踏跺成碎碎。 「哈利!你在幹嘛啦!」綴歌趕上前去扶起翠菊: 「很明顯被附身的是金妮維婭好不好!」 「她們只有兩個人,這樣做比較有效率而且更安全!」 「我說你啊……算了,其實你講的對。」 就在護法踅回到波特夫婦身邊時,此刻、僅餘頭部和殘破上半身的黑影,響起了年輕男人 的笑聲,緩緩浮起: 「咯咯咯咯……翠菊才高器狹,無余介入餘地,且與她相處漸深,金妮維婭內心空隙日益 填補,余深感頭疼!」 「嘖,還沒消滅嗎!」綴歌哈利當機立斷賞了黑影兩發魔咒擊穿它頭顱與胸口,但這仍不 能阻止它講話: 「且慢且慢,鞭笞余之殘屑無濟於事。」 黑影緩緩浮起,將面容朝向他們。 綴歌倒抽口氣、牢牢抓著自己的丈夫,雌鹿掩護身後保持警戒;哈利也緊張地死盯對方, 雄鹿擋在身前。 黑影生著黑色捲髮、明亮的綠色眼神、清秀而堅毅的臉龐── ──哈利波特的長相。 「……糟了哈利,我在你臉上開了個洞。」 「……不打緊,還是很帥。」哈利確認妻子與自己的屏障咒都還維持著。「你到底是什麼 人!」 「余即是瓦拉幾亞,瓦拉幾亞即是余,如果汝等願意,可喚余『穿心魔』,無須憂慮,女 士,汝之護法已稱職踐履,余頃刻便會逝去。」 穿心魔所言似乎不假,他正慢慢化為粉末溶解。 「嗚哇……現在是要強制我們聽他說話嗎?」綴歌有遇到親戚長輩的既視感,你就是無法 讓他們閉嘴。 「屏障咒還在……就忍忍。」哈利拍拍妻子的手背。 「你附在金妮身上有什麼目的!想吸她的血嗎!」 「吃龍的大便啦!」穿心魔的優雅語調突然斷線,激動得連肩膀以下都加速灰化: 「余乃尊貴天龍,絕非蝙蝠蚊蚋之輩!汝既為術士,豈可同韮菜一般認識!」 「哈利,所有巫師都知道卓九勒不是吸血怪物,那是麻瓜穿鑿附會的。」綴歌挾帶幾分憐 憫。 「呼……失態了,感謝助言,女士,這個國家的每寸土地、每幢建物、甚至每縷空氣,都 留有余之雪泥鴻爪。金妮維婭是個好女孩,勇健聰毅不亞米娜當年,但她心中空隙存焉, 研究余的時候,投注於余之想像悄然成形於斯……以她最憧憬的男人相貌。」 「……」綴歌面無表情地將抓住哈利的手指改為用擰的。 「余不過是她幻想之物,聊以慰藉,然後……稍微引導她去尋找余之遺產罷了,不料與她 政見相左,她逡巡而卻,圖個拖延矣……」 「……」綴歌默默搥打著哈利。 「一言蔽之……只要這塵世仍有人傳頌余的故事,余便永垂不朽,余無非是希冀更多人正 確地研究余之歷史,藉此洗刷可恥的訛謬……呵呵、這次『點到為止』,期待哪天再相逢 ……『擁有貓眼的天龍之女』喲……」 穿心魔最後的頭部化為粉塵飄散,綴歌氣急敗壞地破口大罵: 「喂!給你面子讓你說話你竟然放肆!別幫本小姐亂取綽號!萬一流傳開來怎麼辦!」 綴歌的罵聲兀自迴盪在淒冷的地下墓穴,哈利揉揉疼痛的手臂,對方講話太難懂了他根本 沒在聽。 「這裡已經沒有任何魔法反應了,我們回地面上吧,這兩人怎麼辦?」 「什麼怎麼辦!扛上去啊!」綴歌念了飄浮咒,揹起金妮,可惡!這小妮子身材還是這麼 好!無論如何她都不想讓哈利碰到金妮。 「所以我負責這隻小狂犬嗎……」哈利咕噥著抱起翠菊,悄悄對她施展遺忘咒。 「我準備了兩項解答,但我希望你們只使用其中一個。」 第二天下午,在布加勒斯特的人形館,同樣六人坐在同張桌旁。 「首先請看瓦拉幾亞地圖。」綴歌攤開大張的羊皮紙鋪滿桌面。 「他一生都在與四方為敵,外西凡尼亞、匈牙利,以及鄂圖曼,為他抵禦這些敵人的,就 是『守護國家的三頭巨龍』。」 敲敲魔杖,顯示《異聞錄》的希臘文故事,和《喀爾巴阡山故事集》的斯拉夫文故事,兩 者的地點於圖上。 「把點連起來可以察知巨龍之姿,也就是北方的喀爾巴阡山脈及南方的多瑙河,兩道天然 堅固的國境,最後是東部黑海沿岸的要塞防線。」 「學姐,那兩座樞紐呢?」 Stars! 「好,進入下一階段,『星之形』!」 桌面正上方出現了天球,熠熠星光浮於空中。 「講到天之樞紐各位會想到什麼?」 查理舉手:「自然是北極星囉!」 綴歌點點頭,撥動天球,把北極星移至特爾戈維什泰﹝瓦﹞上方。 「我們在那找到了頭朝正上方的巨龍壁畫,以及『我們的女士』,她的其中一個稱號,便 是『海洋聖母﹝Stella Maris﹞』,也就是指北極星。」 現在天北極圈籠罩瓦拉幾亞全境,有座非常雄偉的星座盤踞其上…… 「「天龍座!!」」同時也是某人的名字。 綴歌羞赧地要大家小聲一點。 「咳哼!依照恆星命名原則,星座裡最亮的星被編號『阿爾發』,可是天龍阿爾發卻不是 天龍座裡最亮的星,這是因為──」 「──它曾經是北極星!」翠菊驚呼。 由於歲差,天北極點是會移動的,觀測上最接近天北極點的恆星被稱作北極星,現任北極 星是小熊阿爾發,四千八百年前則是天龍阿爾發。 「沒錯,天龍阿爾發,希臘文為『巨蛇』。」 綴歌旋轉縮放天球,把天龍阿爾發轉到特爾戈維什泰﹝保﹞上空,此時天龍座頭朝東尾朝 西,守護著瓦拉幾亞的東方國境。 「所以兩座同名城市就是『新與舊的兩座樞紐』!圍繞其旁的三頭龍,第一條是地龍,第 二條是水龍,第三條正是天龍,對應著地表的要塞連線!」 「那貓眼呢?貓眼在哪裡!」喀浪激動地站了起來。 「對,這就是我準備給你們的兩個解答,記住,我希望你們只帶走其中一項答案。」 綴歌右手握拳並豎起食指: 「在瓦拉幾亞的西南角落,地龍喀爾巴阡山和水龍多瑙河的交會處,有個叫『奧斯特里夫 』的地方,斯拉夫語中是『島』的意思,現在已看不出來了,但在十五世紀那裡應該是個 河中島嶼,從上空俯瞰,無疑是一顆眼睛,若『貓眼』在那,可抵禦來自外西凡尼亞及匈 牙利的敵人。」 綴歌接著伸出右手拇指: 「至於第二顆貓眼,把歲差運動的軌跡,也就是歷任北極星在天球上連成一圓圈,圓心正 好在天龍座的胸口──」 綴歌視線的彼端不是翠菊。 「……『貓眼星雲』。」金妮怯生生地回答。 綴歌綻開燦爛笑靨,熱情地抱住金妮吻了好幾下。 「綴歌!妳幹嘛啦?」 「呼呼……我覺得妳好可愛唷,金妮!」 金妮既驚且羞地推開綴歌,男士們既驚且懼地看著翠菊。 翠菊沒有任何動作。 她雙眼圓睜,瞳孔鬆馳,自脫臼的嘴裡飄出了白色的小光點…… 「嗚啊啊!不要啊!翠菊──!」 還好此時店裡包場,不然五名前搜補手人仰馬翻地捕捉亂飛的白色光點,肯定會引起大騷 動。 最終金妮一招縱身飛撲,將小白點牢牢攫在掌心。 「哈哈,小妹,現在妳已是我們之中最厲害的。」 「對呀,窩跟查理該讓腎啦!」 金妮親了下自己緊握的手,兩頰浮上緋暈,似朵盛開紅牡丹:「這次,我不會放手了!」 「不不不、妳還是快放手不然翠菊要往生咧。」 人偶們迅速復原凌亂桌椅,不知它們收不收小費。 綴歌呷了口茶繼續說明: 「如果是貓眼星雲,表示卓九勒刷新了我們認知,是世上最早觀測它的人,把貓眼星雲投 影至地表,那地方是──」 「不會也叫奧斯特里夫吧?」 「棒極了,哈利,你越來越瞭東歐人囉!」 「這是很基本的,我的『天龍之女』。」 「喂!」 喀浪茫然地盯著地圖,查理搖頭苦笑: 「這真是大大超乎我倆的預期,那麼貓眼該怎麼選呢?」 「我可不提供你們建議喔,平常……我會宣告這已經『證明完畢』,但這次……」 綴歌將雙手搭在翠菊肩上。 「『阿絲特萊亞』,我希望由妳裁決哪邊為正確。」 失去先前一小段記憶的翠菊,被綴歌以希臘語叫名略顯驚訝神色,但隨即鄭重地頷首: 「明白了學姐,我以綠茵家之名起誓,絕不負所託。」 「我相信妳可以的。」綴歌湊近翠菊咬起耳朵: 「金妮就拜託妳了。」 於是,波特夫婦為期一週的東歐任務至此畫下句點。 但旅程尚未結束,到家之前都算旅行。 在馬份莊園,領回灌水般臃腫的詹姆,讓綴歌大為光火。 水仙馬上招供魯休思的躲藏處,這位大半生頭角崢嶸、意氣風發的巫師,不愧具有貴族風 範,居然到這關頭還能辯白: 「妳、妳聽我解釋,親愛的綴歌!我沒買給他,我是自己做的!」 「什麼!」 「馬份家的人只要願意,什麼都可以做到!無論是圍巾、手套、巧克力、布偶,冰淇淋也 不在話下……唔唔唔唔……」 「……噤噤言,爸你給我保持這模樣三天,媽你盯著他,不准提前解咒。」施法讓魯休思 舌頭黏在上顎的綴歌,撇過頭去小聲地說: 「你、你沒聽見爸說什麼吧……」 「啊?你們剛剛講了啥?」 哈利爽朗地撥撥頭髮。 過了一陣子,波特夫婦收到跨國信件,揭露了兩樣好消息。 其一讓他們又驚又喜,哈利是驚,綴歌是喜。 翠菊和金妮要回國了! 綴歌樂孜孜地盤算著。 找個地方聚聚唄!破釜酒吧應該不錯,感覺那兩人黃湯下肚後肯定有不少趣事分享。 另一個好消息,羅馬尼亞魔法部在喀爾巴阡山與多瑙河交會的奧斯特里夫一無所獲。 有些東西不該重現天日。綴歌與哈利輕靠著對方額頭,握緊彼此的手。 「妳就這麼相信綠茵啊?」 「當然囉,不過要是翠菊判斷該找出『百頭龍』跟『穿心攻擊』,他們也沒有『吾之名』 用以解除封印。」 「『吾之名』……難道不是『卓九勒』……?」哈利想起地下墓穴裡黑影的話,恍然大悟 :「所以我打昏她妳也不怎麼怪我……這樣他們怎樣都找不到嘛!」 綴歌笑得明豔動人: 「所以我說人家比較不公正呀!」 -- ~Mint Series~ ~Short Story~ ~Serial~ 春:《魔法鼠一家》 《十六夜之花》 《結社橫行幻想鄉》 夏:《第⑨MS小隊》 《霧雨家的早晨》 《豪族夢影》 秋:《科學的超妖怪彈頭》 《守矢晴雨》 冬: ???? 《紅月紀事》 PTT-Touhou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8.165.101.124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594869776.A.D4B.html
dces6107: 今天學姊口考,我先推再看。 07/16 11:26
dnek: 這裡的綴歌護法是雌鹿啊…嗯 07/16 11:35
cs2208209: 太強了 這篇的國文、地理還有天文造詣..... 07/16 11:49
cs2208209: 真的太精彩 07/16 12:02
cs2208209: 翠菊是直接靈魂出竅嗎XDD 07/16 12:04
wayneshih: 原地升天(誤 07/16 12:06
sd53321: 等等,這福利跟我原本想像中的有點不一樣www 07/16 12:12
sd53321: 不論哪邊都有人受到傷害啊XDDD 07/16 12:12
laswish: 今天又是充實的一天(′∀‵) 07/16 12:32
dogberter: 綴歌又撩妹子又撩漢子XDD 07/16 12:43
monica21: 翠菊XDDDD 07/16 13:16
ELV420: 這篇也太專業 07/16 13:23
sai007788: 這才叫專業啊 07/16 13:32
cs2208209: 要是翠菊撞見波特夫婦在玩親親會怎麼樣呢...? 07/16 13:37
iamhenyu: 綴歌真的又正又強男女通殺 07/16 13:48
arcanite: 綴歌事件簿XD 07/16 13:48
metz1552: 請問結尾的意思是,翠菊最後故意選擇了錯誤的選項, 07/16 15:04
metz1552: 讓羅馬尼亞魔法部一無所獲嗎? 07/16 15:04
wayneshih: 是的,因爲翠菊是Ruler(誤 07/16 15:15
jojoshoe: w大的知識量太驚人了 07/16 16:17
jojoshoe: 讓綴歌開後宮吧!把哈金翠都收了 07/16 16:17
kinosband: 這個綴歌大剌剌的 通吃 07/16 16:57
metz1552: 這年頭,一夫一妻正夯XD 07/16 17:10
metz1552: 魯休思最後被禁言是因為給詹姆塞太多東西? 07/16 17:11
metz1552: 還是因為手比綴歌巧,會做巧克力跟冰淇淋?XDD 07/16 17:11
wayneshih: 他爆了綴歌的料 那些圍巾布偶巧克力蛋糕都是手製的 07/16 17:28
metz1552: 原來如此XDDDDD 07/16 18:00
lelo7410: 吃龍大便…是有那麼嫌棄喔XD 07/16 19:20
Rfaternal: 翠菊真的是wwww 07/16 22:46
weebeer626: 這個知識量 請收下我的膝蓋 07/18 19:26
scotttomlee: 魯休思好強 難怪女兒全能 07/19 09:07
bh2142: 推 07/20 01:19
MiaoXin: 推,太厲害了 07/20 13:41
※ 編輯: wayneshih (118.165.104.17 臺灣), 07/21/2020 10:23:12
riceboll: 膝蓋已經沒有存貨了... 07/25 1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