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C_Chat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原本想拖幾天,分幾集慢慢寫的,但為了慶祝sg大,努力併入一回發文。 先上總整理:#1Ux2TN6U (C_Chat) 世界還是lee大宇宙 (發現我無恥蹭lee大圖蹭超久QQ) 上一篇:#1V4PM1_u (C_Chat) ------------------------------ HP CS X 凝望盤據在高聳石柱上的石蛇,雕工大開大闔。 百無聊賴地任時光流逝,縱使他一向不喜歡等待。 在黑暗中沈睡許久,發現是那個馬份家的嫡女喚醒自己。 這讓向來以聰慧自豪的自己也感到意外。 難道另一部份的自己,竟然做了這樣的安排嗎? 讓日記的代管人,在不知情地情況下,以女兒的靈魂餵養自己? 真不愧是未來的自己。 記得剛恢復意識時,瑞斗是這麼想的。 一切也都如預期開展。十二歲的少女,能有的盡是無聊心事。 壓抑煩躁已極的心情,一次又一次, 聽少女想拉攏哈利波特、壯大馬份家的心念,也聽少女傾訴事與願違的委屈。 都只為了讓她更加敞開心房。 在第一次成功控制少女時,感受到她純真的靈魂與堅毅的心靈。 那是恢復力量的極佳資源。 但很快地,多疑的少女似乎開始與自己抗衡。 甚至想藉由被自己控制,探索密室的所在。 察覺她還掌握了些鎖心術的訣竅,在這個年紀。 真有意思。不過也十分愚蠢。 竟然以為能和有史以來最偉大的巫師抗衡? 果不其然,幾次交手後,日記易手。 —— 原本的計劃,是想吸收綴歌的生命力,讓自己能具備某種得以自主行動的形體。 當發現日記落到哈利波特手裡,瑞斗決定改變計劃。 他要探詢哈利波特有什麼秘密,能讓未來的自己失勢。 誰知道安排好的佈局,又被倒在自己腳邊的愚蠢女孩打亂。 比起成天擔心哈利波特被蛇精蠱惑,綴歌的抱怨有格調多了。 史萊哲林果然在各方面都遠勝葛來分多,連少女的心事也不例外。 無比煩躁間,慶幸自己不愧是史萊哲林的傳人,馬上想到一石二鳥的替代方案。 現在,只要靜靜等待少女生命流逝,然後,期待哈利波特的到來。 聽聞機關轉動的聲響,不禁讚賞自己算無遺策。 密室的大門開啟,哈利波特隻身走了進來。 訝異他竟然沒有停下腳步觀察周遭環境,就這麼直撲撲地奔向倒地不起的女子。 伴隨急切的呼喚。 「金妮!」 果然是葛來分多的蠢蛋。 見到朋友或親人臥倒在地,只會焦急不已地探望。 連魔杖都丟了。 不得不說,見到這番舉動,頗為失望。 看來,活下來的男孩平庸無奇。 俯身拾起魔杖,入手時有種似曾相似的感覺。 「金妮,拜託你醒醒啊。」 哈利波特還在氣急敗壞地搖晃毫無知覺的少女。 再也看不下去。 「她是不會醒的。」 —— 稍早之前。 兩人不知翱翔了多久。 任哈利擁抱的綴歌,只能細細品嚐心底異樣的感受。酥癢難搔。 在佛克使終於將兩人放下後,才發現自己的心跳紊亂。 一定是突然急速下降的緣故。 定了定神,環顧四週。猜想應該身在通往密室前的石廊。 等等到達密室後,應該無可避免地,必須面對瑞斗。 想起稍早,為了讓格蘭傑逃脫, 隻身面對瑞斗的恐懼,以及恐懼所釀成的失敗。 輕咬下唇,拉住腳步急躁的哈利。 「我們需要擬定一下計劃。」 「沒有人知道,在密室裡等待的,會是什麼。」 —— 密室裡,哈利與瑞斗正在下方交談。 話聲飄渺,只能偶爾透過回音猜到隻言片語。 綴歌披著隱形斗篷,站在可能有數層樓高的史萊哲林像頭頂。 佛克使叼著分類帽,與兩把僅能使用一次的掃帚陪在身旁。 在石像腳邊發現日記的蹤影。 這是她與哈利商量好的對策。 一個人吸引瑞斗的注意,另一個人伺機而動。 畢竟,不知道蛇妖會在什麼時候出現。也不知道蛇妖之外,密室是否還有其他危險。 在哈利的堅持下,綴歌只能接受遠觀的任務。 原以為,是哈利的自信與風度,才讓他如此。 直到不久前才確定,再怎麼愛逞強當英雄的笨蛋,終究只是笨蛋罷了。 竟然因為倒地不起的衛斯理驚慌失措? 還把魔杖都丟了? 這不是在看到最後的留言後,就該有心理準備的事嗎? 心裡一陣陣怒潮襲。 尤其在看到魔杖已被瑞斗拾起,而哈利仍舊毫無反應,只是不斷搖著金妮的肩膀時。 險些按捺不住就要乘上掃帚一衝而下。 為了衛斯理危及本小姐的計劃? 這筆帳非算清楚不可。 —— 幸好哈利一句格外清晰的回音來得即時。 「你不是全世界最偉大的巫師。」 看來哈利與瑞斗開始爭執。逐漸增大的音量,讓綴歌更容易聽聞。 「全世界最偉大的巫師是鄧不利多。」 「因為他,你在全盛時期也不敢動霍格華茲的主意。」 「我知道你直到現在都還非常怕他。」 這番話成功激怒了瑞斗,他的叫囂開始有如蛇的嘶鳴。 「我光憑這麼一點記憶,就把他趕出霍格華茲!」 「你的一點記憶並沒有你自以為的厲害!」 「日記的換手和你的伎倆,都在綴歌的計劃裡。」 「你連綴歌都比不上,更別說鄧不利多了!」 「況且,他才沒有真正離開。」 瑞斗似乎有出言反擊,但綴歌充耳無聞。 心跳突然快了不少。 剛才哈利波特是直接叫自己的名字了? 誰准他這麼自然而然啊? 該不會這傢伙在私底下對衛斯理和格蘭傑也是這樣稱呼自己? 雙頰有些發燙,心底不住罵著。不知羞恥的笨蛋。 似乎因為哈利表露對鄧不利多的忠誠,佛克使在旁雀躍不已, 示意自己牠想現身呼應哈利。 綴歌點了點頭。 比起看到哈利關心則亂時的不快,現在的她心情好上不少。 鳳凰帶著分類帽騰上密室穹頂,飛撲而下。 距離遙遠,但綴歌隱約可以感受瑞斗的驚訝。 沒聽見他的低語,只看到他輕舞魔杖。 腳下的石像劇震,差點把綴歌甩下立足之處。 石像裡有著翻騰滑行的動盪。 一股腥味傳來,綴歌胃裡一陣噁心。 下方哈利抓著分類帽轉身逃離石像,綴歌也知道接下來要面對的是什麼。 扯下斗篷,跨上掃帚,朝哈利的方向俯衝。 —— 掃帚的性能遠勝自己的光輪系列。 俯衝劃開風阻時,猶如熱刀切過奶油的滑順, 瞬間揚起帚頭攀升,不僅毫無掉速,甚至可以感受一股逆流而上的推力。 更厲害的是,在完成這些動作時,平穩的猶如是在草地上滑行。 儘管眼前情況危急,綴歌仍不禁讚嘆掃帚的表現。 眨眼間已經鄰近地面,略過一臉吃驚的瑞斗。 風聲馳聘中,聽見他的嘶嘶怒吼。背後是蛇妖高速爬行的聲響。 看到面對自己的哈利雙眼緊閉,心底不住提醒自己,千萬不能回頭。 直直盯著哈利,瞥見分類帽癱在他的腳邊。 他不知道從哪裡抽出一柄鑲嵌紅寶石的長劍。 這個笨蛋。 他是想跟蛇妖互砍嗎? 將另一隻手緊握著的掃帚往他身前推去。 「抓住掃帚!」 一聲清叱。 哈利背過身,伸出手。掃帚收到召喚似的齊掌貼平。 「謝啦!」 與綴歌平行而飛的哈利露出笑容。 不知道是因為自己的到來,還是因為騎上掃帚的緣故。 哈利看來勇敢而自信,綴歌不由得一呆。 拉抬掃帚,與哈利一齊急速攀升,在應該可以甩開蛇妖的高度停了下來。 哈利眼中滿是如獲至寶的驚喜。 「這也太厲害了吧!」 綴歌知道他在為掃帚的表現興奮。 正要開口,才驚恐地發現,蛇妖挺直蛇身,竄升到他們面前。 —— 來不及閉上雙眼,卻見蛇妖的眼窩凹陷。漆黑的血液不絕流下。 佛克使振翅來到哈利和綴歌身前, 與兩人成犄角之勢,和隨時可能發動攻擊的蛇妖僵持。 電光石火間,蛇妖張開血盆大口,狂暴地咬來。 佛克使一聲高鳴,指爪與雙翅齊發。 或刺或抓連拍帶擊,攻向蛇妖顱首。 不時在蛇妖耳洞旁尖聲啼叫,擾亂對手。 見到佛克使出擊,哈利與綴歌有如得到訊號, 在空中一錯身,分往蛇妖左右身畔夾攻而上。 綴歌懊惱地發現,蛇妖堅硬的鱗片不斷反彈自己的咒語。 現階段也還沒有機會學習殺傷力更強的魔法。 也許哈利選擇持劍是對的。 才剛這麼想,另一側的哈利顯然遇到同樣的問題。 「牠的皮太硬了!」 哈利怒喊的同時,傳來長劍擊打在硬鱗上的悶響。 綴歌的掃帚急轉,佛克使與蛇妖的交手雖佔上風, 卻似乎也沒辦法有效給出致命一擊。 拉住掃帚飛到蛇妖身前,尋思也許牠弓起上身袒露的肚腹,並不如周身鱗甲堅固。 突然一道紅光閃過,佛克使千鈞一髮中避了開來。 綴歌望向地面上光束的來源。 害怕的發現,瑞斗已經強壯到可以施放詛咒。 又是一記詛咒朝鳳凰襲去,佛克使閃避間,被揮擊擺盪的蛇頸強勁橫掃。 一聲哀啼。 「接住!」 聽到哈利的呼喊。 他已經急拉起掃帚,要去接住失速落下的鳳凰。 同時長劍直直墜下,綴歌俯衝間一把抄過。 想也沒想,直接往蛇妖身下刺去。 屏住呼吸希望牠的腹部遠較背身柔軟。 感到手上沾染腥熱,耳聞蛇妖嘶吼與瑞斗的咆哮。 成功了! 綴歌連忙側過身,以膕窩夾住掃帚。 費盡全身重量壓向沒入的劍柄,帶著入體的劍身朝地面急速下降。 在蛇妖身上狠狠劃出一道深邃的劍痕。 蛇妖痛苦地擺動身體,蠻力十足地長尾甩向綴歌。 趕忙抽出長劍,在空中疾馳攀升時斜斜轉出, 轉眼回到哈利附近的高度,躲開足以碎骨的揮擊。 哈利對自己露出佩服的表情,正想以笑容回報,看見他焦急地張開口說了什麼。 背後一陣劇痛,茫然地自掃帚上跌落。 心中不住猜想,也許哈利剛才要說的,是「小心」。 捱著傷疼,緊握手中的長劍不敢放手。 這是他們眼下唯一能傷害蛇妖的武器。 原來自高處墜落時,身邊的一切會變得如此緩慢。 金髮向上飄揚,似乎略帶腥紅。這才感覺背部一片濕熱。 「綴歌!」 看見哈利伸長了手朝自己衝來,明白他想做什麼。 將長劍向上拋出,才發現手上已沒有多少力氣。 還好哈利飛行的技術高超,在劍柄來到最高點即將落下前勾住了護手。 看見蛇妖掙扎的身影在哈利身後緊追不捨。閃過一個問題:佛克使呢? 「綴歌!」 哈利的手仍舊深得老長。這次是想做什麼呢? 「抓住我!綴歌!」 一切都慢得不真實。 看見自己的掃帚在空中突然化成火花,暫時拖延蛇妖追擊的利牙。 原來「使用後將自動銷毀」是這個意思。等它上市後一定要買一把。 看見哈利雙腳站上帚身,努力保持著平衡。 蛇妖又迎頭趕上,張開了嘴正要將哈利連人帶帚一口咬下。 千鈞一髮之際,哈利朝自己的方向一縱。 掃帚在蛇妖口中燃燒起來,蛇妖再一次哀吼。 哈利帶著撲勢環抱自己,撞上一團溫軟的羽翼, 纏抱的兩人被稍稍提起,才滾上滿是積水的地面。 原來不知不覺間已經落到離地面不遠處。 發現自己無力地躺在哈利懷裡。 該不會一開始就想把自己當墊背吧? 這個笨蛋。 —— 「真是動人。」 瑞斗譏諷的笑著,從喉頭深處發出嘶嘶聲響。 傷得不清的蛇妖起身,用盡最後的力氣朝兩人而來。 一聽到瑞斗爬說語的命令,哈利便已扶好綴歌。 站起身,擋在她身前。強自壓抑看到她背後一片血肉模糊的恐慌。 面對朝自己襲來、滿是黑血的大口, 快步奔上前,奮不顧身地將長劍透柄刺入貫額而出。 同時感受蛇妖死前一咬的疼痛。原以為猶如軍刀的刃牙也會貫穿自己。 但蛇妖側身倒地時,只有扯斷一根牙齒前緣,輕輕扎在自己後肩。 看來是剛才掃帚炸燃的威力破壞了牙齒的結構。 哈利疼痛不適地跪倒在地,慢慢爬到綴歌身旁。 「這樣就結束了。」 瑞斗妖氣十足地溫柔呢喃著。 「哈利波特與綴歌馬份自不量力的故事,有著多麼淒美的結局。」 哈利無暇理會瑞斗。 蛇妖彎曲不動的屍身隔開了瑞斗與兩人。 他現在,只想看看綴歌。 心裡不時冒出她身後鮮血淋淋的慘況。 內心發寒的同時,雞皮疙瘩起了全身。 她側臥著,佛克使斗大的淚珠滿佈後背。 哈利錯愕的眨了眨眼。 綴歌破裂的長袍下,是斷裂的黑色背帶,與白皙無瑕的肌膚。 綴歌的傷口呢? —— 哈利忍著痛拔出斷牙,看見佛克使輕柔地飄到自己頭頂。 讓佛克使棲在自己肩上。眼看牠低頭垂泣,神智不清的輕撫鳳凰。 模糊中,彷彿看到綴歌朝自己做了個手勢。 一定是夢吧?她怎麼又能行動了? 接著碰的一響,阻隔在中間的蛇妖屍體飛騰開來。 「滾開!離開他!臭笨鳥!」 瑞斗突然驚怒交加的大吼。 魔杖直指卻不施咒,也無意靠近。就只是遠遠咒罵著。 尖聲叫罵中,哈利意識漸漸清楚起來。 是錯覺嗎?瑞斗今夜惟獨沒有對哈利施法。 佛克使正貼著自己,也許這是為何瑞斗現在不願攻擊牠的原因? 「鳳凰的眼淚,當然可以治病...」 瑞斗輕聲呢喃。 似乎終於下定決心,好好瞄準佛克使後, 魔杖發出砰砰雙響,佛克使隨即化成光影消失。 哈利顫抖著起身。 在發現斷裂的毒牙與綴歌都失去蹤影後, 明白自己一切成敗取決於自己的任務:必須盡可能拖住瑞斗的注意力。 「不過這也沒有什麼差別。」 瑞斗自言自語的笑了。 「你太狂妄自戀了。」 哈利說著,雖然還不太明白,突然消失蹤跡的綴歌有什麼對策。 「不。是我比任何人都了解自己的能耐。」 瑞斗在不以為然的笑顏中舉起魔杖。 「事實上,我還比較喜歡這樣。」 「只有我和你們......」 瑞斗呆愣片刻,終於發現哈利的話是什麼意思。 急忙轉身尋找,卻不見屢屢壞事的馬份家閨女。 體內的痛苦突然迸裂開來,原本幾要成形的胸口破出一個大洞。 日記自身後滑了出來,直直溜向哈利腳邊,上頭插著蛇妖的毒牙。 哈利霎時明白了,聽到自己爽朗的笑聲。 「我說過了,你根本比不上綴歌。」 看著瑞斗驚懼的眼神,蹲下身,拔起毒牙,狠狠地再插入日記。 瑞斗身體破了好幾個孔,消散前努力舉起魔杖,卻再也無能發放咒語。 驚叫聲中傳來哈利魔杖落地時,木頭與石板碰撞的清脆聲響。 瑞斗就這麼消失了。 —— 「綴歌?綴歌?綴歌!」 眼看瑞斗消失後,綴歌並沒有現身,哈利不由自主地擔心了起來。 「夠...夠了吧!」 眼前突然露出綴歌飄在空中的姣好面容,白嫩的雙頰紅霞遍佈。 雖說綴歌五官姣好,但就這樣露出一張臉,還是讓哈利嚇了一跳。 連金髮也消失無蹤,顯然她還帶著斗篷的兜帽,只是將兜緣往後挪了幾寸而已。 「什麼時候准許你這樣一直接叫本小姐的名字了!」 「抱歉,馬份,我太擔心了所以...」 發現自己似乎太過唐突,連忙正色道歉。 哈利暗暗檢討著。 也是呢,畢竟兩人很難說得上是朋友。 幾次的相處雖然歡快,也對心底的騷動有過不少幻想,但在生活裡終究太少交集。 即便如此,聽到綴歌這般提醒兩人之間的距離時, 要說沒有失落的感受絕對是在自欺欺人。 神色黯然間,聽見綴歌小小聲地開口。 「也...也沒有人准你擅自改回去叫姓啦!」 「只是...只是...不要這樣一直叫名字而已...」 突如其來的嬌嗔,讓哈利幾乎要開心得叫出聲來。 看來,密室的危險是真的結束了。 就在哈利伸出手想將隱形斗篷自綴歌身上取下時,綴歌身後傳來一聲呻吟。 接著是另一個少女的嗓音。 哈利趕忙朝金妮身邊奔去,沒有發現綴歌微微一變的臉色。 「哈利!喔!哈利!是我做的!是我攻擊了妙麗...但...但是在那之前的攻擊是...」 「是我。在你之前被控制的是本小姐。」 綴歌冰冷的語氣在哈利頭頂盤繞。 哈利感覺自己似乎被踹了一腳,不由轉頭看了綴歌一眼,心底嘀咕。 (很痛耶!綴歌怎麼這麼不小心?) 綴歌卻對自己投射的目光視若無睹。 「啊!!!!!」 乍見漂浮在哈利身後,只露出一張臉蛋的綴歌,金妮失聲慘叫。 「她她她!她怎麼會在這裡!」 「哈利,她和瑞斗一樣。我記得的最後一件事是瑞斗從日記裡飄了出來!」 「呃,金妮,綴歌只是躲在隱形斗篷裡...」 「你...你竟然和她發展到以名字相稱的地步了嗎?」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說著說著,竟然哭了出來。 哈利完全無法理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只能猜想,也許金妮剛從死裡逃生,情緒起伏難免較大。 一臉茫然望向綴歌,她還是打死不看自己一眼。 「她!瑞斗說她想控制你,藉由你來壯大馬份家。」 金妮有些歇斯底里,指著綴歌喊著。 「哈利,你要相信我,她很危險...」 這番話終於讓綴歌莫不在意的臉色起了轉變。 發現綴歌俏臉漲得通紅,哈利不知她是氣是羞,連忙替綴歌解釋。 「不是這樣的。是綴歌出手,才能順利擊敗瑞斗和蛇妖。」 卻發現只要自己直呼綴歌芳名,金妮就不住啜泣。 夾在綴歌與金妮中間不知所措時,哈利身邊想起熟悉的啪嚓聲。 「小主人召喚多比!」 哈利還沒反應過來,又是啪嚓一聲,多比帶著金妮消失不見。 金妮不甘願的哀嚎隱約還在密室裡迴盪。 —— 「多...比?」 「我請多比把衛斯理送回葛來分多,讓她哥哥們照顧。」 綴歌說著,語氣還是有些生冷,同時閃避自己的目光。 「對不起...」 不知所以,但總覺得也許現在道歉會讓氣氛好上許多。 「幹麻沒來由的道歉?」 綴歌淡淡地回應。 「我不應該讓她那樣指控你的。」 想來想去,哈利確實因為金妮對綴歌的敵意有些愧疚。 「至少,我應該早點阻止她,或早點幫你澄清。」 「沒事了。這又不是你能控制的。況且,她也不在這裡了。」 欣喜的發現,綴歌的語氣舒緩了不少。 「這麼說來,我們也應該想辦法離開。」 還不待綴歌開口,密室傳來悅耳的音樂,佛克使再一次出現在兩人面前。 「『…………』」 「看起來,好像只有一個辦法了。」 「是...是呢。」 「對了,綴歌。」 「幹麻,波特?」 看來綴歌還不願意直接以名字稱呼自己。 「那個,可以把隱形斗篷還給我了嗎?」 綴歌聞言,臉上又是一紅。 心不甘情不願地取下斗篷,交還給哈利,雙手交叉抱在胸前。 「不准看我!」 語帶威脅,哈利這才知道她霸佔隱形斗篷是為了什麼。 側頭看向自己肩後。傷口雖然早已被佛克史治癒,被扎破的斗篷卻讓人直視後肩。 這才想起剛見過的,綴歌長袍下光滑的背脊, 以及依稀可見,從中斷裂難再扣上的帶狀衣物。 趕忙舉手,向梅林胡亂發誓。然後,靠向綴歌,準備效法來時的姿勢。 「變!變!態!波!特!」 綴歌的驚罵不亞於魔蘋果,哈利感覺魂魄幾乎被吸納而去。 但他只能責怪自己。 在要從背後抱緊綴歌時,不小心將手伸入她長袍背後的裂口,碰到少女吹彈可破的肌膚。 佛克使又發出不耐煩的怪叫。 好不容易等到臉泛紅潮的兩人抱緊彼此,振翅朝出口飛去。 依偎在哈利懷裡的綴歌並沒發現,史萊哲林像腳下閃閃發亮的文字。 「I AM LORD VOLDEMORT」 ----------------------------- 總是會不小心寫超長,紀律超有問題... 話雖如此,如果沒意外應該會寫下去吧(自己說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36.228.92.236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595167581.A.5D9.html
laswish: 佛克使:你們兩個比我還亮,這樣我怎麼看路?07/19 22:10
佛克使應該也很不爽老鄧XD
lee27827272: 第二本終於也被補完啦!感謝m大! 07/19 22:11
是要感謝lee大圖集呀,吃超久的,根本精靈餅乾
holocon11212: 讚07/19 22:14
ehentai: 推 不只放閃 打鬥也寫得很精采07/19 22:18
cs2208209: 推推,這篇的打鬥真讚,然後金可憐又被偷偷小虐一下也07/19 22:28
cs2208209: 很讚XDD,看來密室裡面三個人太擠了呢07/19 22:29
sai007788: 密室篇補完!07/19 22:30
Rfaternal: 人家閃整集 金可憐連話都沒機會說完 這就是主角光環啊07/19 22:34
綴歌:本小姐只是很認真打王,放閃這種事都是意外
dces6107: 感覺自己還能繼續寫短篇的動力就是不讓長篇連載感到寂寞07/19 22:34
dces6107: 啊!07/19 22:34
真的感謝dc大的暴帚宇宙和短篇 發現漏掉兩句覺得很重要的話,趕快偷補上QAQ ※ 編輯: monica21 (36.228.92.236 臺灣), 07/19/2020 22:41:57
dces6107: 原po斷法金妮真的好可憐XD07/19 22:34
kinosband: 被閃兩次路程的佛可使07/19 22:36
cs2208209: 佛客使的大燈開很亮喔XDD07/19 22:39
sd53321: 這應該不只是小虐的等級了www金妮應該恨不得回密室趴好07/19 22:40
sd53321: 也不想看哈綴閃她07/19 22:40
lee27827272: 金妮:KILL ME07/19 22:42
dnek: 金可憐:不如把我的戲份砍光給個痛快吧!!;是說關係進展好像07/19 22:45
dnek: 太快了,大概也沒什麼辦法吧07/19 22:45
綴歌無辜,她真的只是很專心打蛇妖而已
hankiwi: 恭喜m大把密室線補完~打鬥的部分寫的真好><07/19 22:50
dces6107: 金妮:我還沒對哈利死心呢。哈利怎麼可能喜歡金髮妖女。07/19 22:50
tomsonchiou: 真的讚07/19 22:50
dces6107: 金妮:哈利....哈利最後一定會....回到我身邊的QQQQ07/19 22:50
※ 編輯: monica21 (36.228.92.236 臺灣), 07/19/2020 23:00:26
okitawawa: 推推推 07/19 23:00
kramasdia: 這兩根哪是掃帚 分明是兩管飛彈XD 07/19 23:28
jojoshoe: 太閃啦 哈利是不是故意不替綴歌披上衣服的啊 07/19 23:38
jojoshoe: 等摸個夠回到女廁之後才把斗篷交給她 07/19 23:38
iamhenyu: 多比真好用XDD排除金可憐 07/20 00:11
bh2142: 好讚讚 07/20 00:20
scotttomlee: 推~XD 07/20 00:53
y12544: 多比也太好用 07/20 01:34
dogberter: 精彩! 07/20 01:46
wayneshih: 金妮秀秀 妳老婆暑假過後就登入了 07/20 07:29
weebeer626: 金可憐88~ 07/20 11:48
alanalg: 越長越好 怒吸 07/20 22:34
MiaoXin: 推 07/21 07:15
FeiYue: 金妮真可憐,強行收束世界線失敗然後直接吃閃光彈 07/21 14:51
okitawawa: 金可憐QQ 這篇文又甜又舒服 07/24 0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