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C_Chat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自肥一下(`・ω・′) 亂畫的人物草圖 (不定期更新)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00181320.A.D71.html 奈威.隆巴頓的抉擇 本篇 #1VWzeWUv 差點變成遺書的後記 #1VXLa23m 月桂.綠茵的沉默 不負責任預告 #1VXVfR4i 000 #1VXo4Vsb 001 #1VYbaQDq 番外 & 小品 11歲的初衷 #1V9OW-g3 (C_Chat) 漢娜.艾寶的手稿 #1VIemlbg (AC_In) 那年,16歲 #1VJNjY9N (C_Chat) 月夜,月葉 #1VNIkf7A (C_Chat) 娜吉妮 #1VNWO08w (C_Chat) -- 002 少女們的午後 -- 寫到一半,跑去看紫羅蘭 爆哭之下,哭爛一張口罩 值得 就醬 -- 7月31號,馬份莊園依舊處於歡騰的暑假之中。 四位少女,正一同享受著優雅、愉快的下午茶時光。 「哼嗯嗯嗯嗯啊啊啊啊~~……」 豔陽之下,潘西伸展著懶腰,同時發出了嬌嫩的呻吟。 「果然,夏天的馬份莊園也很舒服呢~」 潘西說著,同時不得體的趴在了桌上。 「潘西,很沒有淑女的樣子喔?」 月桂稍稍念了念潘西,卻也沒有太在意,同時優雅的喝著紅茶。 雖然表情也很是放鬆,但是沒潘西那般解放。 而潘西那奔放的態度,少女們也早已司空見慣。 「雖然學校的日子很有趣,但果然回到家還是很輕鬆呢。」 綴歌久違的享受著家園的空氣,同時舒服的閉上眼,感受家鄉的微風吹拂。 一頭白金色的長髮,隨著微風,緩緩飄逸,耀眼而美麗。 綴歌小小的啜飲一口紅茶。 馬份家那高品質的茶葉,配上水仙的嫻熟泡製,讓綴歌倍感舒適的同時,更充滿懷念。 綴歌似乎覺得自己也有些昏昏欲睡的樣子…… 「綴歌姊姊!還要再來一杯嗎?」 此時,旁邊傳來了一聲稚嫩卻又活潑的詢問聲音。 馬份莊園的花園之中,除了史萊哲林知名的三位千金之外,尚有一位少女在場。 月桂.綠茵的親妹妹,剛滿11歲的翠菊.綠茵。 一頭和月桂同樣黝黑的美麗秀髮。 瀏海則是如同綴歌,用一個銀色的髮箍固定著。 和月桂同樣的碧綠雙眸,但卻不同於姊姊的美麗鳳眼,而是水汪汪的可愛大眼。 還有些稚嫩的臉龐,因為開心而有些通紅。 而少女還有酒渦的笑容,在陽光的照射下更顯燦爛。 這位和姊姊同樣有著魅力,卻更為稚嫩的少女,正笑容甜美的拿著茶壺,等待綴歌的回答 。 綴歌微笑的看著這位非常黏人,又很愛撒嬌的少女。 或著該說,翠菊只會黏著綴歌,對綴歌撒嬌。 甚至比自己的親姊姊都還親暱的感覺。 「好的,謝謝。」 雖然紅茶還有不少,但綴歌依然溫柔的讓翠菊開心的倒茶。 翠菊笑咪咪的幫忙倒上紅茶,儘管只倒了不到一秒,卻還是笑得開懷。 「對了綴歌姊姊,需要加些牛奶嗎?」 「嗯~…我還是比較喜歡原味的紅茶呢。」 「不愧是綴歌姊姊,原味真的比較不錯呢!」 雖然不知道翠菊到底是在認同什麼,但可以看出,非常的追捧綴歌。 綴歌雖然覺得翠菊很是可愛,但有時候不太懂這位少女的想法。 「妳說謊!妳平常都喜歡加牛奶!」 「潘、潘西姊,請妳不要打斷我!」 「哼~誰叫小翠菊都不會問我要不要再來一杯~」 「妳根本還沒喝啊!」 「嗚嗚~但是妳都不會問~」 潘西一臉假哭,卻是被翠菊看到那根本沒動過的紅茶。 翠菊鼓起臉頰,覺得被潘西打擾到了和綴歌的交談時間。 「………翠菊,也能麻煩妳嗎?」 一旁的月桂,看了看手中的一半不到的紅茶,詢問著翠菊。 雖然語氣平靜,但動作卻是有些僵硬? 甚至……還有細微的顫抖的感覺。 「…好的,姊姊。」 翠菊先是楞了一下,但還是乖巧的點頭,並再次使用了茶壺。 畢竟她為了能繼續幫忙綴歌倒茶,一直將茶壺拿在手上。 翠菊流利而優雅的為月桂倒上紅茶,不發一語。 在倒茶的期間,翠菊只是看著茶杯,注意不要過多。 而月桂也沒有說話,努力的不讓茶杯抖動。 「謝謝。」 「不客氣。」 兩姊妹禮貌的、客氣的交談著。 甚至,有些客套。 「綴歌姊姊,還要紅茶嗎?」 翠菊幫忙完月桂,馬上轉頭再次詢問綴歌。 「呃……我還沒喝呢……」 綴歌卻是苦笑,同時示意了手上那才剛倒滿的茶杯。 「那……那綴歌姊姊,我上次還有些不懂的問題……」 翠菊想了想,決定和綴歌討論一些其他的話題,繼續談話。 相較於對待綴歌、潘西,翠菊對於月桂的態度顯然冷漠不少。 聽說是以前,月桂有段時間,必須陪著父親作研究,不經意的冷落了翠菊。 儘管那不是月桂願意的,但翠菊確實過得很寂寞,而綴歌和潘西就決定幫忙照顧翠菊。 逐漸的,美麗又溫柔的綴歌,卻是在翠菊的心中佔了很大一部分的地位,影響力更是大過 月桂。 相反的,等到月桂能好好回歸,和閨蜜以及妹妹們遊樂的時候,卻是已然和翠菊有著隔閡 。 彷彿,綴歌才是翠菊真正的姊姊。 而月桂,只是有著相同姓氏的外人。 「…………」 月桂只是看著一直想和綴歌談話的翠菊,默默的喝著紅茶。 不過,飲用紅茶的速度,似乎有些迅速?似乎想再次讓翠菊幫忙的樣子。 (月桂,這招不行啊……只會被人以為妳在找碴而已……) 潘西則是將一切都看在眼裡,卻是對月桂明顯的計謀搖頭。 她靜靜的伸手,溫柔的按住月桂越喝越快的紅茶,並在月桂的注目下緩緩搖頭。 月桂眨了眨眼,倒是聽話的放下茶杯,不再動作。 相較於綴歌和月桂,潘西因為家庭還有背景的關係,非常懂得察言觀色。 而她,更是知道月桂當時和其父親的實驗真相。 但饒是潘西,也不知道該怎麼好好的修復月桂和翠菊的關係。 她能做的,就只有在月桂的身邊,盡力的支持她、守護她。 「對了,小翠菊,妳應該也是會來史萊哲林吧?」 潘西試著挑起其他的話題,讓翠菊不會都只是和綴歌說話。 「看妳有些方面還挺像月桂的,應該也是會被那個蠢分類帽分到同個學院。」 聽到這話,月桂也是露出期待的笑容。 同時稍稍的,幻想著帶領翠菊介紹校園的畫面。 月桂由衷的希望,能和翠菊的感情更好一些。 然而,翠菊卻沒有感受到兩人的想法。 「真的嗎!和綴歌姊姊同個學院!」 翠菊開心的手舞足蹈,手中的茶壺岌岌可危。 隨後,翠菊卻是看向了旁邊的綴歌。 「那、那到時候可以請綴歌姊姊帶我看看學校嗎!?」 「嗯,可以喔。」 綴歌聽了,也只是下意識的答應,並沒有其他的意思。 然而,月桂的神情卻是僵住,眼神甚至有些失焦。 拿著茶杯的手,稍稍晃動了一下,發出了喀啦的聲響。 最後,月桂略略的嘆息了一下,繼續喝著紅茶。 但潘西依然察覺了,月桂偷偷地看著翠菊和綴歌。 即使隔著眼鏡,也能感受到月桂雙眸中的寂寥。 「………翠菊,妳……!」 看到這樣的月桂,潘西的內心很是不捨,更是對翠菊有些不滿。 此時的她,甚至有股想敲打翠菊的衝動。 「……潘西姊?」 翠菊聞聲,看向潘西,卻是被突然的怨氣嚇到。 但她並不知道做錯了什麼,有些不知所措。 「潘西…︰」 一旁的綴歌也是楞楞地看著突然生氣的閨蜜,充滿不解。 此時,翠菊迅速靠向綴歌,希望得到救援。 而潘西看到這個舉動,則是惱火了起來。 「翠菊妳真的是…」 「潘西,沒關係的。」 然而,正當潘西想起身的時候,卻是被旁邊的月桂柔聲勸阻。 潘西不解,又有些委屈,但還是縮了回去。 因為,月桂正流露出更讓她無法言語的表情。 明明神色平靜,但眼神卻是像在哭泣。 月桂稍稍整理了情緒,才看向不知所措的翠菊。 「……翠菊,潘西是希望妳不要一直麻煩到綴歌,綴歌也需要有自己的時間。」 月桂想了想,對翠菊說了個藉口。 潘西聽了,雖然有些不滿,但還是同意的點點頭。 翠菊聽到了,一臉恍然,也跟著點頭。 「而且,說不定……也有其他人想帶妳去逛逛啊?」 潘西用力點頭。 「可能有人也很想……和妳一起逛校園……」 潘西奮力的點頭。 「有人………有想和妳……感情可以更好一些……」 月桂越說,表情也越是寂寥。 潘西大幅度的點頭,讓人擔心她的脖子。 在翠菊困惑的神情之下,月桂緩緩抬頭,眼神似乎下了什麼決心。 潘西的點頭速度越發迅速。 「………………………………………………………………沒錯,潘西可能很想和妳一起走 走。」 潘西的脖子差點扭到。 「……月桂,妳……」 潘西稍稍摸了摸脖子,哀怨的看向月桂。 月桂則是撇開頭顱,逃避閨蜜責備的眼神。 潘西看了,迅速靠近月桂,小聲但生氣的交談。 月桂一臉苦悶,想跑卻不敢跑。 「笨蛋月桂,妳怎麼不說妳自己?」 「但…但是…直接說是我自己,這樣太厚臉皮了……」 「把朋友拖下水就的臉皮就不用太厚?」 「那個………………潘…潘西的形象比較不用擔心?」 「………………」 潘西鼓起臉頰,伸出雙手,拉扯著月桂陪笑的臉頰。 「好…好鬨(好痛)……」 「笨蛋月桂!」 「嗚嗚……會戶起(對不起)啦~~」 「哼!」 月桂的臉頰不斷被扯動,卻是讓潘西有點上癮的手感。 被潘西控制的月桂,因為愧疚而不太敢動作,只能任由潘西報復。 一旁的綴歌和翠菊,困惑的看著兩人的鬧劇。 雖然不知道月桂到底想說什麼,但看到潘西這個樣子,兩人倒是沒有在意。 畢竟是潘西嘛~ 兩人都這樣思考著。 潘西,似乎比自己想得更沒形象。 「嗯~……沒關係啦,我們也是由學長姊帶我們看校園啊~」 綴歌不在意的說著。 「……我不會給綴歌姊姊添麻煩的!」 翠菊回神,反駁月桂的說法。 「而且我會保護綴歌姊姊!不讓任何骯髒的男人接近的!」 聽到這話,其他三位千金楞了楞,看了看彼此。 尤其是月桂和潘西,直楞楞地看著綴歌。 綴歌注意到兩人的視線,以及兩人的想法,卻是擺出生氣的面容。 「………該怎麼說?」 「嗯……來不及了?」 「本小姐和那個矮子根本沒什麼!」 「哼嗯~~我們可沒說什麼矮子喔?」 「……!」 「綴歌意外的容易被套話呢?」 「月桂妳則是容易給朋友下套……」 「總、總之,我目前是清白的!」 月桂和潘西笑笑的看著慌亂的綴歌。 綴歌則是努力的想澄清自己,卻感覺越描越黑。 「本、本小姐可是全史萊哲林最清白的女孩子!」 『絕對不是。』 兩人一臉『妳在說什麼鬼話』的看著綴歌。 「拿著鞭子到處跑。」 「還拿項圈到處套。」 「不斷灌輸奇怪的知識。」 「特地贈送誇張的鞭子。」 「這、這些我通通都沒印象啦!」 雖然綴歌完全想不起來,但似乎內心有什麼東西在騷動著。 綴歌感受到這樣的悸動,很是心慌。 但更讓自己訝異的是,居然不討厭這種感覺。 似乎,正想起什麼重要的東西…… 「…………所以………綴歌姊姊的身邊……有一隻骯髒的豬在遊盪?」 突然,三位少女聽到了。 來自地獄的呢喃。 聲調可愛,語句卻異常兇狠。 聞聲看去。 就看到法力似乎有些滿溢出來,亮麗秀髮微微飄逸的翠菊。 殺意強烈到,似乎眼神就能殺人。 「……說起來,我有聽過呢……綴歌姊姊的身邊似乎有一個很有名的人……」 翠菊語氣冰冷的分析,手中的茶壺咖啦咖啦的作響著。 「……活下來的……男孩什麼的……男人什麼的………」 翠菊的臉色陰沈非常,卻是怒極反笑,露出可怕的笑容。 「果然,綴歌姊姊……要由我來守護……!」 「……月桂,妳妹妹,好像壞掉了。」 「……綴歌,這都是妳害的。」 「……欸?我的錯?」 潘西納悶的歪頭,一臉困惑。 月桂迅速的甩鍋,一臉哀怨。 綴歌困惑的發楞,一臉恍惚。 「綴歌姊姊……翠菊會好好保護妳的…!」 翠菊說著,同時死命的挽住綴歌的手。 綴歌一臉不解,卻又覺得直接甩開太過失禮。 月桂的神情越來越難看,臉頰也生氣的鼓起。 潘西則是覺得月桂有點自作自受,一臉受不了。 「綴歌姊姊的貞操由我來管理!」 「那不是妳需要管理的東西?!月桂,快去勸勸妳妹妹!」 「綴歌……真好……我也想被管理……」 「月桂?!妳在說什麼鬼話?!」 「啊啊啊!我不想管了!笨蛋月桂妳就自己去煩惱吧!」 「咳咳…!」 * 就在馬份莊園準備充斥著不太適合位成年少女的話題的時候,魯休思和水仙出現在眾少女 的旁邊。 尷尬的魯休思刻意咳嗽提醒著她們。 一旁的水仙則是苦笑搖頭。 少女們立刻回神,迅速的正坐回去。 同時,也對於各自的失態而感到尷尬又羞恥。 「伯、伯父伯母,抱歉。」 極度注重優雅的月桂,率先低頭致歉。 「失、失禮了……」 翠菊也趕緊跟著姊姊道歉。 「對不起,我們家月桂真的太吵了。」 「…?!」 潘西替月桂又道歉了一次。 聽到的月桂更是一臉錯愕。 「父親大人、母親大人……非常抱歉。」 綴歌稍稍冷卻了情緒,趕緊行禮。 「雖然我們因為不想要太多外人,所以沒有僱傭僕人……不過,還是希望妳們奔放的同時 ,也注意一下自身的措詞還有形象。」 水仙笑著的同時,也提醒著少女們。 少女們也緩緩點頭,表示理解。 「………綠茵,可以稍微佔用一下時間嗎?」 魯休思看了看月桂,先是猶豫了一會兒,最後神色有些嚴肅的開口。 一旁水仙,笑容也逐漸的消逝。 月桂聽了,先是楞了一下,接著臉色略略失去了些溫度。 她知道的,那樣的表情什麼意思。 她明白的,魯休思和水仙的意思。 但她還是禮貌的點頭,隨後緩緩起身。 看著月桂走向這邊,魯休思也是變得面無表情,而水仙則是略略的憂愁起來。 而一旁的潘西,注意到了兩人的臉色,也觀察到了月桂的雙手,有些用力的緊抓著私服的 裙擺。 「………等等!」 潘西突然跟著起身,在略略訝異的眾人注目之下,來到了月桂身旁。 「我也一起去!」 潘西強烈的請求著魯休思。 「……帕金森,抱歉,這件事可能只有綠茵能幫上忙。」 「沒關係!但是我要陪著月桂!」 「可是……」 「我大概知道………伯父伯母妳們找月桂的原因。」 「……………」 魯休思沉默了一會兒,最後看向水仙。 「……讓她在吧?」 水仙笑著點頭。 只是,笑容似乎有些淒涼。 魯休思轉頭,表示同意了。 臉色,也似乎更沒有情感了。 潘西走過去,牽起月桂的有些顫抖的手,一起跟上邁步離開的魯休思。 「…………對不起……」 「……不要道歉啦……」 「……嗯………謝謝……」 感受的彼此的手心溫度,兩位少女一同前行。 * 「他們找姊姊做什麼呢?」 翠菊納悶的看著走遠的三人。 「嗯……我們剛好有些事情需要幫忙,所以要先借一下的月桂了,抱歉喔。」 一旁的水仙雖然試著用輕鬆的語氣解釋,但臉色卻還有些怪異。 而綴歌,卻是察覺到了父母還有閨蜜的神情。 雖然不像是潘西那般敏銳,但基於家人的和睦,還有長時間在學校的交流,綴歌依然發覺 了什麼。 但,也只是察覺到了而已,卻依舊沒有頭緒。 雖然很是擔心月桂和潘西,也很在意父親、母親的樣子,但綴歌目前也只能選擇靜觀其變 。 同時,由衷的希望,她的閨蜜能夠在有困難的時候,尋求她的幫助。 縱使不知道她們的情況,綴歌也絕對不會袖手旁觀的。 因為,綴歌不想再次的在一旁看著。 看著他挺身而出。 看著他被傷害。 看著他倒下。 她無法忘記,那為了自己,矮小但卻挺拔的背影。 她無法忘懷,那幫助自己,奮勇抵抗惡魔的身影。 她無法忘卻,那因為自己,黏稠且又冰冷的身軀。 他。 是誰呢? 「………綴歌姊姊?」 翠菊憂心的看著發楞的綴歌。 自從綴歌回到馬份莊園之後,不時的出現這般狀態。 發楞的同時,又充滿哀傷。 似乎還會下意識的用手緊抓著胸口。 甚至………不自覺的落淚…… 翠菊雖然常因為在意著綴歌的胸脯而失去焦點,但依然會注意到綴歌的不對勁。 她曾詢問過月桂和潘西,但兩人卻都只是搖頭,沒有告訴她什麼原因。 但看兩人的神情,一定知道些實情。 但卻沒有選擇告訴自己。 對。 就像是以前,月桂那個樣子。 每當翠菊試著詢問月桂從前的事情,月桂卻都只是一臉哀傷,卻又保持沉默。 不然就是苦笑的摸著自己的頭,說事情已經過去了。 但翠菊需要的不是安慰,而是答案。 而這個期望,逐漸的變成了失望。 寂寞的翠菊,最終在綴歌的身上尋求著溫暖。 尋求著,姊姊的身影。 希冀著,妹妹的身分。 雖然最後有點變質就是了。 「……綴歌姊姊!」 「……………嗯?」 看到綴歌願意回應自己,翠菊鬆了一口氣。 「……綴歌姊姊,之後似乎要去買課本了,請問可以我可以陪綴歌姊姊同行嗎?」 「課本啊………好啊,到時候我請父親大人帶我們一起過去吧?」 綴歌聽了翠菊的提議,笑著點頭,同時看向水仙。 水仙也笑著表示沒問題。 看著女兒的狀況,水仙其實也是有些擔憂。 略略知曉情況的這位母親,雖然想過要不要請求治療師的幫助。 但最後,她還是希望綴歌就這樣順其自然一段時間。 比起讓她更加不安,水仙還是希望能陪伴綴歌,面對困難。 同時,水仙想起在霍格華茲的護理室,那個緊抓著髮箍的小男孩。 和綴歌一同失憶的哈利.波特。 如果,這個男孩真的這麼重視、珍惜自己的女兒,那就相信他吧? 不然的話,就算只有綴歌單方面想起,也只會陷入更糟糕的境地吧? 現在,就讓自己默默的守護在一旁吧。 這是水仙.馬份,身為一個母親的選擇。 * 「說起來,最近斜角巷有些活動呢?不知道其他東西有沒有打折?」 「我的大釜好像也要換一個了呢,杓子也是。」 「對了!聽說綴歌姊姊的魔藥學很厲害!」 「沒、沒有啦……只是剛好父親大人的朋友也是我們的老師,有多教我一些…」 「才一年級就懂得動用關係!不愧是綴歌姊姊!」 「………翠菊,妳剛剛那話不要隨便亂說……尤其是在學校……」 「咕~……」 就在綴歌和翠菊討論著購買行程的時候,突然聽到了某種叫聲。 綴歌、翠菊、水仙抬頭看去。 只見一隻美麗的白色雪鴞,從湛藍的天空飛來。 白色雪鴞先是在馬份莊園盤旋了一會兒,最後緩緩的飛落到茶桌上。 雪鴞先是可愛的看了所有人一眼,最後視線停留在綴歌身上。 「哇~好可愛喔~」 尚未擁有自己的使魔寵物的翠菊,兩眼發光的看著雪鴞。 水仙則是有些納悶,是誰會這個時候寄信過來呢? 綴歌看見這隻雪鴞,內心卻是一陣悸動。 想不起名字。 但綴歌卻認得這隻雪鴞。 想不起主人。 但綴歌卻感覺一陣懷念。 綴歌緩緩伸手,雪鴞也慢慢的靠近。 她輕柔的撫摸著那雪白的身軀,感受著滑順而柔軟的觸感。 雪鴞更是閉上眼睛,甚至用頭頂著綴歌的手指,似乎非常舒適。 綴歌看著雪鴞享受的模樣,不禁莞爾。 同時,注意到了雪鴞腳上的小信筒。 那瞬間,綴歌感覺自己的心跳加快。 同時,也意識到一股衝動。 等到回神的時候,綴歌打開信件…… 我好想妳。 一張明顯被揉爛過的信紙。 上面只有短短的一句話。 沒有寫說收件人的姓名。 也找不到寄件人的署名。 但綴歌知道,這封信件確實是寄給自己的。 即便完全沒有任何依據。 「………這個爛爛的信紙是誰寄過來的啊?」 翠菊看了這封幾乎像是垃圾的信件,不禁皺眉。 她對於寄給親愛的綴歌姊姊,用這件的信紙感到不以為然。 接著,翠菊拿起來信封的部份。 信封倒是好看了一些,至少沒有搓揉過。 但卻是一片空白,什麼也沒有。 「雖然貓頭鷹看起來是要把信給綴歌姊姊……但怎麼連要給誰都沒寫呢?」 翠菊納悶的看了看信封,滿是困惑。 而聽到翠菊的說詞的水仙,卻是心中有了答案。 她想起了,那多愁善感的、個性獨特的家庭小精靈。 若是其他的同學的話,信件應該不會這個樣子。 若那家庭小精靈,依然執行著任務的話,綴歌也不會收到某個人的信件才對。 那麼,這應該是一封鑽了漏洞寄過來的信件吧? 而寄件人是誰,水仙似乎有心裡有數了。 翠菊過去看了看上面的內容。 「………綴歌姊姊,這個是惡作劇嗎?」 「……………」 「爛爛的信紙,還沒有寫是誰寄來的。」 「……………」 「難不成是放錯了?放到寫失敗的信件?」 「……………」 「可是……看起來都揉爛了,為什麼還要特地打開呢?」 「……………」 「…………綴歌姊姊?」 「……………」 儘管翠菊不斷的發問,綴歌完全沒有反應。 翠菊疑惑的看了過去…… 「……?!」 「…………綴歌……」 翠菊被奪去了心神,楞楞地看著,無法言語。 水仙很是懷念的微笑,想起了以往的校園時光。 一手握著信件。 一手櫻唇咬指。 眼神充斥憐愛。 眼角泛起淚珠。 臉頰沾染緋紅。 笑容滿是柔情。 白金的長髮,隨著微風,緩緩飄動。 灰白的雙眸,略略朦朧,流露光輝。 內心。 滿溢著信件所傳達的悸動。 綴歌。 綻放著暑假至今,最美艷的微笑。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80.218.0.241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03045541.A.186.html
Kagami3421: 翠菊....這個性果然是從小養成來的 10/19 08:22
laswish: 推,這個綴歌也很可愛w 10/19 08:53
cangming: 推推 10/19 09:10
FeiYue: 感覺這翠菊也是病得很嚴重呢(點頭 10/19 10:44
bhenry1990: 只差稱呼改成姐姐大人了 10/19 11:36
dces6107: 大略看完! 10/19 12:47
dces6107: 跟001的哈利信紙接上了。 10/19 12:47
dces6107: 002著重在月桂翠菊的背景關係,還有綴歌失憶的描寫呢。 10/19 12:49
lelo7410: 月桂也被綴歌傳染了,什麼時候潘西會淪陷呢? 10/19 18:34
xz059450: 推一下~ 10/19 20:20
Rfaternal: 推推 雖然很病 但是這樣的哈綴果然也很甜www 10/19 21:42
z101924512: 好甜!看起來又有點揪心感 10/20 2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