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C_Chat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謝謝s大的總整理:#1Ux2TN6U (C_Chat) 也謝謝lee大和t大的心靈糧食~ https://i.imgur.com/jNrzUh8.jpg
https://i.imgur.com/6VAU2OD.jpg
上一回Ch. XV: #1W1O4b7V (C_Chat) 本回Ch. XVI ------------------------------ 「歡迎您回來,馬份小姐。」 「另外這兩位,想必是綠茵小姐與帕金森小姐了?」 「很榮幸,史萊哲林的三千金。」 櫥櫃裡的黑暗一閃而逝,耳畔傳來幾聲風響, 微弱的光線已自木門的縫隙間透入。 隨著櫥櫃的門朝兩側輕開,黑暗裡飄揚起小店陳舊的潮濕霉味。 以及店舖表面主人,波金先生恭侯多時的迎賓語。 「波金先生。」 「『初次見面,波金先生。』」 綴歌點頭回禮的同時,潘西與月桂也稍稍欠了欠身子。 「恭喜您成功修復櫥櫃,馬份小姐。」 「深夜造訪,想必是想探訪正店吧?」 「遺憾的是,除了您以為,另外兩位女士並沒有資格入內。」 交換了見面的禮儀過後,波金先生直白地開口。 見到潘西微張開嘴,意圖質問的模樣,用著公事公辦的口吻解釋。 「您別誤會,帕金森小姐,這全然沒有不敬的意思。」 「但是,進入正店,需要滿足一些......門檻。」 波金先生說著,語句有些遲疑,也許是在琢磨如何用字。 遲疑了幾秒後,朝著櫃台後方的一面立鏡,舉起歡迎的手勢。 「當然,口說無憑。身為馬份小姐的友人,您可以自行嘗試。」 潘西望向那扇立鏡,看了看身旁的月桂與綴歌。 月桂輕輕牽起潘西的手,顯然兩人毅然決然地, 想試試能否陪綴歌進入那神秘的「正店」。 「別試了。要進去,必須和黑魔法有淵源才可以。」 直到綴歌輕描淡寫地開口。 靜靜地望著兩人,見到潘西的神情一變,月桂的臉上濛上憂思。 「能給我們一些時間嗎,波金先生?」 轉身詢問看守門面的店主。 波金先生挑著眉,緩緩點頭,走向立鏡。 在一陣光影交錯後,將小店的空間留給三名姿容秀麗的少女。 「別擔心,這裡很安全。」 綴歌牽起兩人的手,安撫她們在相伴的勇氣下,略微不安的心情。 同時,也向兩人少少說明了,波金與伯克斯的真面目- 在販售黑魔法走私道具的偽裝下, 實際上,似乎是蘊藏歷來諸多黑魔法知識的神秘殿堂。 「這聽起來一點也不安全。」 潘西聽著,有些狐疑地說著。 綴歌卻淡淡地笑了笑。 「我不覺得,會有人敢在這裡為非作歹。」 「畢竟,連黑魔王也很敬重這個地方。」 「況且,正店裡面,也有複雜的詛咒防護著。」 綴歌說完,看著潘西與月桂陷入短暫沈默, 顯然正在各自思索著適才的話語。 「是穿過那面鏡子進去嗎?」 面對月桂輕聲提問,綴歌只能淺淺地搖頭。 「不太像是穿過鏡子,比較像...」 「站在鏡子前面,等待鏡子的魔法把自己投射到真正的空間。」 嘗試說明,卻還是很難詳述,鏡面魔法實際運作的原理。 只是隱約猜想,與一年級時哈利的經歷,也許有幾分相似。 「等一下!如果我們不能進去,那麼...」 潘西突然急急開口,還沒說完,月桂已經皺著眉接話。 「也許,我們最好還是回萬應室等你。」 「畢竟,這個店面,是可以讓外人自由進出的,對不對?」 在綴歌無奈點頭的同時,潘西恨恨地跺了跺足。 「可惡!這樣不就還是一樣,讓你自己面對這些。」 向來直率的脾氣,毫不掩飾地表露挫敗與失望。 綴歌嘴角柔柔上揚,踏上前,輕輕摟住了她,也牽起月桂。 「不一樣。現在,我知道你們在等我。」 「謝謝你們。」 綴歌說著,語氣卻有些飄忽。 無聲的扶持下,潘西與月桂都已經明白。 儘管情誼猶在,但摯友已經走得太深太遠, 這之後,哪怕有心相伴,恐怕也只能在遠處心意作陪。 「你也別擔心太多。我們會回萬應室等你。」 潘西嘆了口氣,緩緩說著。 她與月桂都明瞭,最重要的,是兩人必須確保自己安然無恙。 此刻的綴歌,最不堪承受的,是彼此因為她而身歷險境。 但不知為何,潘西的語氣甚是不甘。 「你們是什麼時候決定要喝變身水的?」 在兩人離去前,綴歌終於開口問到,看著月桂與潘西眼裡閃過得意。 「那兩個笨蛋來找我們時,我們就想到了。」 「是我逼他們,如果情況不對,一定要來告訴我們。」 「換我們來陪你。」 —— 目送潘西與月桂踏進櫥櫃後,綴歌暗暗嘆了口氣。 三人心底多少都有了覺悟。 雖然彼此相伴的意願猶在,自己也為兩人驚喜的現身感到溫暖, 但自己經歷的種種,以及越趨迫切的形勢,讓自己終究必須與兩人踏上歧途。 轉過身,低著頭整理了心緒,來到櫃檯後方的立鏡前。 過不多時,便發現自己又回到了氣勢恢弘的正店裡。 見到講究衣著的柏克斯先生一貫優雅地開口。 「馬份小姐,很高興再見到您。」 「柏克斯先生,晚安。」 問安的同時,波金先生向自己點頭告別,走回了正店的長鏡前。 「那麼,我能怎麼為您服務呢?」 「還是,您希望我們能為您成功建立了往來通道慶祝?」 柏克斯先生難得地幽了一默,令綴歌稍稍揚起笑容。 心情卻在見到正店裡,聳立的黑巫師塑像後,回復了沈重。 「我想請問您幾件事情,關於那個貓眼石項鍊,還有...一個東西。」 柏克斯先生的眼神閃出滿意的笑容,默默不語地暗示著自己繼續開口。 「那個項鍊...似乎會說著「赫波」這個名字。」 發現柏克斯先生的神情,隨著自己的話越趨警惕。 「您的意思是,您聽懂了項鍊發出的聲音?」 「是爬說語,對吧?」 面對柏克斯先生嚴肅地提問,綴歌警慎地反詰。 在他低沈的面容中,確定了自己的猜想。 「冒昧請問您,一直都聽得懂嗎?」 「爬說語,應該不存在在馬份家與布萊克家的血統。」 「有可能有什麼魔法,會讓人突然能夠理解爬說語嗎?」 收藏著黑魔法知識的大殿中, 年齡難辨的老紳士,與身形嬌弱憔悴的少女互換著問題。 都未曾明確答覆彼此的提問,卻隨著一次又一次的問題推演, 一老一少,面色越發凝重。 「請隨我來,馬份小姐。」 「您第一次拜訪時,想必對這個石像有所印象吧?」 終於,柏克斯先生在追問裡謙讓,領著綴歌來到第一座石像前。 石像上,是個面色猙獰,有著長髯的光頭男巫,枯老的右手緊緊握著一柄蛇杖。 石像的底座,斑駁字跡刻成的銘文依稀可辨。 罪惡的赫波(Herpo the Foul) 分靈體的發明者、蛇妖的配生者、最古老的爬說嘴 「這位是......?」 綴歌困惑地抬頭,柏克斯先生意味深長地看著自己。 「赫波。他是古希臘時期的黑巫師,也是第一個突破了黑魔法知識的人。」 「您剛才說,那個項鍊,會以爬說語訴說赫波的名字,是嗎?」 綴歌看著柏克斯先生,點頭的同時,輕聲補充。 「如果,那個項鍊,還會試圖控制接近它的人的心智呢?」 見到柏克斯先生從容優雅的面容,因為恐懼而閃瞬蒼白。 「您知道,什麼是分靈體嗎?」 —— —— —— 「是他要你們來的?」 萬應室裡,剛踏出櫥櫃的綴歌,不可置信地瞪著眼前兩個矮小的身影。 費盡了心力,才在小精靈面前,壓抑著才剛得知,已然令自己不住顫抖的消息。 「主子差遣怪角,監督尊貴的馬份小姐,唯恐馬份小姐圖謀不軌。」 「主子居心不良,擅自揣度高貴的小姐,在盤算什麼陰謀。」 怪角畢恭畢敬地鞠躬,提及主子時,語氣嫌惡。 隨即迎來身旁小精靈驚聲怒斥的反擊。 「怪角不准說謊!」 「哈利波特是擔心小主人,才請怪角與多比一同關注小主人的計畫!」 看著小精靈如此,綴歌搖了搖頭。 心緒還被柏克斯先生的話語糾纏,一時難以消化小精靈們的言談。 距離與潘西和月桂,一同造訪波金與柏克斯,又已經過了幾週。 在那之後,儘管櫥櫃的修復已然功成, 綴歌依舊維持著一整年的作息,始終躲藏在萬應室裡。 不願意乍然改變行徑,以免可能向黑魔王通風報信的克拉生疑。 與潘西和月桂的接觸,也停留在櫥櫃修復初成,重返波金與柏克斯的夜晚。 深知自己與兩人的交誼,已是魔法界令人熟知的軼聞。 也因此,更不願流露絲毫三人重修舊好的線索。 儘管兩人能熨暖心懷,卻著實經不起黑魔王利用情誼的可能。 當然,留守著萬應室,還有更重要的理由— 柏克斯先生的話,始終留在心底。 也漸漸地,開始在確保櫥櫃通道穩定無誤的同時,在深夜裡往返校園與正店。 在柏克斯先生的引領下,緩緩接觸, 那在學校圖書館的禁忌書區也遍尋不著的知識。 才慢慢熟悉與明白,分靈體,是禁忌一般的黑魔法。 藉由殺戮撕裂靈魂,將一部份的碎片,儲藏在某個容器裡。 如此一來,肉身殞滅,也不至於身死。 只因為靈魂的一部份,仍舊被保存於現世。 這並不是太困難的魔法原理,卻總令人思之恐極。 但真正令綴歌畏懼的,是今晚才習得的資訊。 「你們先回去吧。」 淡淡地說著,想打發兀自為哈利波特爭執起來的小精靈。 今晚有太多的事情需要梳理,不堪再多雜事上心。 卻在小精靈準備告退時,霎那閃過了柏克斯先生,那開啟新的忙碌的問句— 「您知道,什麼是分靈體嗎?」 也想起了小表舅的遺言,也是第一次得知這個詞彙的瞬間— 「是我發現了你的秘密。我偷了真正的分靈體。」 「怪角!」 多比已經先行消影離去。 綴歌趕在年邁的小精靈消影前焦急地呼喚,看著怪角轉過了身。 「是的,尊貴的小姐。」 「小表舅...他離開前,是不是有想要摧毀什麼屬於黑魔王的東西?」 怪角冷不防地仰天痛嚎,顫抖地看著自己,豆大的淚水流下鼻尖。 「怪角辜負了小主子。怪角沒能摧毀它。」 同時,一面自責萬分地折扭他那蒼老瘦長的手指,直到綴歌出言喝止。 「停下來,怪角。」 怪角停下了自我懲罰,淚水卻不曾停止。 「可以把它交給我嗎?我會接替小表舅的。」 「別擔心。那之後,我會把小表舅的遺物還給你。」 「那永遠會是屬於你的。」 綴歌說著,銀灰色的雙瞳閃現決絕。 怪角如釋重負地點頭,同時也不盡感激,用身上髒污的枕頭布擦拭淚眼淚。 而後,帶著金黃的盒面上,刻畫了一只精細小蛇的小金閘,出現在萬應室裡。 在怪角也離去後,綴歌看著小金閘,站起了身,嘶聲開口。 —— 「分靈體,除了做為容器以外,更重要的,是要保護存放其中的靈魂碎片。」 「保護的方式有幾種可能,最常見的,」 「往往是在分靈體上附上詛咒,或試圖蠱惑接近者的心靈。」 「這麼說來,項鍊的原理,是結合了兩種被動防護,來完成主動防護了?」 「不愧是馬份小姐。蠱惑著接近它的人,去觸發項鍊上的詛咒。」 「但理論上,強大的分靈體,可以有更為主動的攻擊方式。」 「例如,主動吸取來人的靈魂,奪去性命。」 萬應室裡,小金閘被遠遠地甩了開來,躑上石牆後,在幾聲輕響中摔落。 曾經開啟的面閘又一次緊閉。 綴歌低垂著頭,靜靜地站在原地。 在腦海裡翻找著今晚與柏克斯先生的談話, 嘗試著藉此沖淡小金閘開啟時, 黑魔王的靈魂碎片在自己腦海裡注入的嘶語呢喃。 看起來,小金閘確實是分靈體。 但只屬於柏克斯先生所說,較為常見的分靈體。 心念難以逃離的,卻是更深層的惶恐。 那麼,二年級的日記呢? 那個憑藉探索記憶,掌握心智,進而攝取靈魂, 甚至,有可能藉由奪魂取魄,主動恢復肉身的分靈體又是什麼? 黑魔王,真的做出了這麼強大的分靈體嗎? 黑魔王,究竟做了幾個分靈體? 這麼思索著,心智漸漸地被小金閘開啟時,試圖洗劫自己心神的嗓音衝擊。 「綴歌・馬份。」 「不要逃避你的疑惑,你知道的,你一直知道。」 「為什麼,你突然學會了爬說語?」 「在你殺了漢娜・艾寶的母親之後?」 小金閘已經遠離自己。 黑魔王留下的話語卻像極了咒詛,攀爬上身,遮去了眼前的視線。 在重新跌落的黑暗裡不由自己,耳畔聽著木頭墜地的輕響,手底空了魔杖。 沒有血緣的人,要怎麼學會爬說語? 尤其,在謀殺之後? 不敢細思的恐懼漸漸竄入骨髓,倉皇間,只想逃離小金閘所在的空間。 記不得自己如何逃出了萬應室,只依稀記得,在走道上,見到了某個身影。 耳畔又響起了男人的哭嚎。 「綴歌,怪角說...」 「再見了,波特。」 記不得自己如何走入交誼廳,只依稀記得, 潘西與月桂聚了上來,卻被自己的魔杖逼退了數步。 記不得接下來的幾天,究竟做了什麼。 只依稀記得,似乎又回到波金與柏克斯的正店。 似乎道出了心裡的疑慮,似乎聽聞柏克斯先生的嘆息。 「我很遺憾,馬份小姐......」 記不得自己經歷了什麼,卻異常清晰地知曉,自己最後的任務。 回到萬應室裡,將小金閘繫上肩頸,來到了二年級的造訪過的女廁。 如果,那個東西能毀掉日記,也應該,能毀掉其他兩個分靈體。 記不得女廁居住了某個擾人的幽靈。 依稀記得,上次見到她時,自己與哈利,還在...... 耳畔,又響起了男人的哭嚎。 —— —— —— 「答應我們,如果,你真的喜歡她。」 「如果有一天,連我們都來求你,可能表示只有你能保護她。」 霍格華茲籠罩在月色裡,葛萊芬多塔下樓的螺旋梯聽上,傳來一陣陣飛奔的步伐。 哈利氣喘吁吁地狂奔著。 幾個月前,現影術課程結束後,潘西與月桂的耳語在耳邊迴盪。 三步併作兩步地瞪跳下樓,卻因為過於急忙踩了個空,摔跌得一陣踉蹌。 悶哼一聲,忍著疼痛跳起身來,還沒站穩腳步又急忙向前奔去。 腦海裡又隱隱浮現,幾天前的晚餐過後, 潘西與月桂再一次在禮堂前堵上自己的情景。 「看著她,好嗎?拜託你。」 「也許,只有你能救他......」 那晚的月桂眼眶泛紅,連潘西也紅腫了眼,儘管神情還是倔將。 想起兩人的模樣,哈利恨恨地捶了邊牆。 手骨砰地一響,卻也忘了疼痛。 只是深怕自己這麼一跌,稍有延宕,趕不上可能的危急場景。 幾分鐘前,在劫盜地圖上,看到綴歌的原點出現在七樓迴廊。 原以為她會一如過往地前往級長浴池, 卻沒想到,原點一反常態地,直直往二樓走去,鑽進了麥朵佔據的女廁。 不解之餘,遲疑了片刻,才驚恐地想起,麥朵的廁所裡有著什麼。 若在平時,自己也不至於如此驚惶。 但想起幾天前的另一件事,讓哈利嚇得飛快地衝出寢室。 七樓的迴廊上,錯身而過之餘,綴歌心魂俱喪地走著,隨時可能暈厥倒地。 嘴裡,卻清楚地說著爬說語。 「再見了,波特。」 如果,這意味著,她能打開密室呢? 她想在二樓女廁做什麼? 第一次體會,連面對佛地魔也不曾感受過的毛骨悚然。 步伐奔得越快,終於聽見女廁裡,流水不絕的水花濺灑。 匆匆撞開了女廁大門,聽著麥朵空靈的叫喚不止。 「不要這樣嘛...不要這樣......」 「有什麼事可以說出來呀!不要打開那個......」 「綴歌!!!」 再也忍不住厲聲高喊。 終於在水聲漫漫的浪濺聲裡,見到那已被淋濕了周身的背影。 萬幸之餘,止不住的淚水已然奪眶,模糊了視線。 https://i.imgur.com/UaupINS.jpg
萬縷千絲相繫的倩影,有著說不上的孤寂消瘦。 任難以想像的絕望簇擁。 「你來做什麼呢?」 水聲潺潺,虛弱的泣音揚起。 而後,重複著幾天前,夜晚的訣別。 「再見了。波特。」 ------------------------------- 希望這樣,能寫出一點點,失魂落魄的感覺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1.240.25.8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11330552.A.91C.html
z101924512: 綴歌真的放棄了,居然想自殺!配圖更有殺傷力了01/23 00:11
z101924512: 老佛大概也沒猜到綴歌會想自殺01/23 00:13
窩不知道
cs2208209: 居然斷在這裡!這樣太犯規了QQQ01/23 00:17
cs2208209: 從來沒有這麼想敲碗續集過01/23 00:17
Rfaternal: 推推 是自殺嗎 感覺比較像是被分靈體影響成行屍走肉01/23 00:21
Rfaternal: 還是說綴歌覺得自己就是分靈體之一01/23 00:22
vm06wl: 綴歌應該是理解了為什麼她會變爬說嘴,為什麼佛地魔這幾01/23 00:27
vm06wl: 次的殺戮都要帶著她同行,一次是金杯,一次是???,殺艾寶01/23 00:27
vm06wl: 母親那次是讓她也成為分靈體之一01/23 00:27
syc0924: QQ 感覺也不是放棄 她想把包含自己在內的兩個分靈體毀掉01/23 03:11
喜歡這個想法:) 謝謝你
westjatht: 差點以為要直接廁所戰了嚇壞了,但絕望程度遠超原作01/23 04:12
alanalg: 先推 警慎→謹慎01/23 09:07
alanalg: 愛寶 => 艾寶?01/23 09:20
alanalg: 看完推 綴歌QQ01/23 09:28
alanalg: m大的這種插圖方式真的超棒 感覺就像真的書01/23 09:29
alanalg: 我猜金杯就是綴歌的分靈體@@ 被沒鼻子拿來當作威脅馬份01/23 09:31
alanalg: 家的把柄01/23 09:31
嗚又謝謝alan大QQ 檢查了還是會錯...對不起每次都這樣
acer5738G: 下回就是廁所戰了吧 看m大能不能寫出經典了01/23 12:06
這樣壓力好大T^T
sd53321: 終於要到廁所大戰了嗎……01/23 13:34
tkg2012: 終於接到廁所戰了01/23 14:36
lelo7410: 感覺會比廁所戰更痛的展開啊。01/23 15:05
DMWei: 感覺超痛的QQ01/23 15:20
yuusnow: 又痛的亂七八糟拉QAQ!! 咦 我為什麼要說又呢01/23 17:51
yuusnow: 所以綴哥到底是變成沒鼻子的分靈體之一呢,還是她自己也01/23 17:51
yuusnow: 在不知情的狀況下製作出了綴歌自己的分靈體?01/23 17:52
yuusnow: 這個絕望程度感覺上是目前所有路線中最絕望的....01/23 17:53
yuusnow: 不過在這個情況下的廁所大戰總覺得會往其他方向偏走耶(?01/23 17:56
窩不知道 ※ 編輯: monica21 (36.228.105.178 臺灣), 01/23/2021 21:42:27
vm06wl: 綴歌、廁所、掏出魔杖……(ˊ///艸///ˋ) 01/23 23:34
Kagami3421: 看完推 廁所決戰來了 01/24 21:30
ken40220a: QQ 01/24 22:16
jojoshoe: 感覺綴歌像效法小獅子...把希望傳給後面的人啊... 01/25 03:22
jojoshoe: 但是在壓力這麼大的情況下還能抵擋住金匣,綴歌的心靈 01/25 03:24
jojoshoe: 真的很強大啊! 金匣提早到這邊的話,下一年看來也會出現 01/25 03:26
jojoshoe: 不少變化 01/25 03:26
jojoshoe: 貓眼石項鍊...感覺就是能再衍生出赫波分靈體之類的外傳 01/25 03:27
jojoshoe: 感謝m大把這段敘述得如此緊張刺激,壓迫感好重 01/25 0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