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C_Chat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前篇連結: https://www.pttweb.cc/bbs/C_Chat/M.1615637678.A.A5D 大家好,Vin です。 之前累積了不少稿子,趕快更新一下, 這樣是騾子是馬都可以快一點發現。 用完後就沒辦法像這兩篇這麼頻繁了XD ============================================================ 正文開始 ============================================================ 再次醒來時,眼前已經是不一樣的景色。 她身上穿著整齊乾淨的病人睡衣躺在病床上, 處處可以看到陳舊的時間痕跡的病房裡只有她一個人, 從窗戶照入的陽光讓整個廂房明亮得好像牆壁本身也在發光, 不知道是她睡了超過整整一天還是更久。 往床邊一看,床頭櫃上放著一瓶水、一面鏡子,還有她的樹枝也靠在櫃子邊。 她在床上坐起來,拿起鏡子。睡了一覺後她的體力似乎好一點了, 可是她還是要用上兩隻手才能拿穩鏡子,不讓它摔碎在自己顫抖的手裡。 往鏡子裡看去,鏡中的倒影是個稱得上是美人兒的少女, 五官端正且比例勻稱,頭髮也滑順亮麗, 卻都是彷彿顏色被奪走、幾乎要變成透明的白色,甚至手上跟臉上都看不到血管的線條, 要不是還有一雙湖水般靈動的綠色眼睛轉來轉去, 她大概會以為自己是一座被施咒活過來的大理石像, 或者某種仿造真人做成的自動人偶。 她彎曲膝蓋......正確來說,是她先放下鏡子, 雙手抱著反應遲鈍、一使力就會發痛的大腿把她自己的腿一條一條的抱起來, 再把鏡子放在呈四十五度的大腿上當作支架。 花了這麼多力氣,就為了在看鏡子的同時空出一隻手來撫摸自己的額頭。 小巧的手指撫過額頭中間那個指頭大的鮮紅色橢圓點。 摸起來不像是後天的,就是正常自然的皮膚, 卻像是有毒動物身上的警示色一樣鮮豔得過了頭, 彷彿她身上的所有血色都被濃縮在那個點裡面了。 這讓她有一個不太舒服的幻想,懷疑自己要是受了皮肉傷, 從傷口流出來的會是如同清水般透明的液體。 她把鏡子放回床頭櫃,然後掀起被子,把腳打直好看個清楚。 雖然大部分都隱藏在睡衣底下了,但是裸露的腳丫上果然還是看得到枯樹狀的斑紋。 顏色斑駁得有深有淺,是比身體其他部分的蒼白還要死氣沈沈的灰。 如果她的皮膚是無機如同白石一般的慘白, 腳上的圖樣就像是生命逝去後留下的灰色殘骸, 好像她的下半身曾經被整個粉碎過,之後連著碎裂下來的粉末一起黏回去, 才勉強在輪廓上恢復原樣。 但是,恢復人形的原狀只是假象。只要腿一主動活動, 那種宛如肉跟灰的部分在互相剝離、摩擦的疼痛就讓她忍不住皺眉。 現在躺在床上不需要出力,所以那疼痛還在可以忍受的程度, 但是如果她試圖站起來,甚至只要雙腿開始負擔更多的重量, 到時候肯定會痛得像是地獄的酷刑一樣撕心裂肺。 光是現在這個「像是已經黏回去」的樣子就這麼痛了, 她可以想見當初碎掉的時候跟黏回去的過程一定也是痛得死去活來, 但是她想不起來那個應該很嚴重的過程是什麼時候、怎麼發生的。 少女皺眉苦思。 她想讀取自己的回憶,可是出現在腦海裡的只有沒有頭尾、內容模糊的一些殘破的情景, 不只看不清楚,也聽不清楚, 就像是從慘遭祝融的圖書館中勉強搶救到的幾份殘破不堪的殘頁。 唯一比較具體的內容只有痛。 雖然只有一瞬間,但是在觸動到某個記憶的瞬間,她的頭突然痛了一下, 然後那種痛像是 某種有自己的生命的寄生蟲,或者燎原的野火一樣爬遍她的全身, 而且在每個部位的痛法都不一樣 (雖然只有一瞬間,讓她沒辦法用言語形容,但是她分得出來差別), 讓她整個人縮了一下,連她的腦袋都一起從那個回憶縮了回來, 在她不知道的時候將它丟到潛意識的深處假裝徹底忘了它。 這一縮,不小心讓少女拉扯到了自己的腳, 舊痛還沒過去就已經新來的疼痛讓她反射性地想逃離疼痛的來源, 但是她當然逃離不了長在自己身上的腳,結果只是讓自己倒在床上。 她想過要穩住自己,但是她的力氣跟她自己搗蛋過後,在她需要的時候反而不聽使喚, 結果她四肢扭曲成奇怪的角度跟被子糾結在一起。 要不是病床旁邊有欄杆,她可能會從床上掉下去, 而以她現在的狀況來看,她可能會摔得半死。 「嗚......」 這樣就氣喘吁吁的少女從被子間窺視自己被奪去顏色般的髮絲, 還有被奪去力氣跟血色般的顫抖手掌,一時間竟然懷疑自己不是真正活著的人類。 剛才提到她像大理石還只是在做比喻,現在她真的覺得自己其實是個殘破的假人, 雖然有個人類形狀的輪廓,但是她跟真正人類的共通點就到此為止了, 她裡裡外外、身體到心靈都是破破爛爛的, 跟壞掉的人偶一樣一點用都沒有。 「等等!妳還不可以下床!」充滿威嚴的女聲橫越醫療廂房飛了過來,回音裊裊。 「我......我沒有要下床,只是看看自己的情況。」少女嚇得差點從床上彈起來 (要不是她被被子纏住的話), 護士長趕快小跑步過來幫狼狽的她脫困。 「老天在上,妳那雙腿的情況已經夠糟糕了,如果妳再虐待它們, 我就砍下它們、把它們在我這裡照料到康復,再幫妳接回去。」護士長威脅。 雖然應該不是認真的,躺在床上無法反抗的少女還是嚇得連連承諾不會那麼做。 「知道就好。妳到底做了什麼把你自己搞成這樣?」護士長說。 「我不知道。上次醒來就變成這樣了。」她說。 「那麼妳怎麼把自己搞到禁忌森林裡去的?」護士長又問。 「禁忌森林?那個森林叫這個名字嗎?」少女反問。 「我也不知道。我記得最清楚的事情就是我在森林裡醒來。 我只是覺得待在森林裡不安全,所以我設法求救。」 「過了這麼多年,總算有一個懂得注意自己安全的年輕人來到這所學校了。」 護士長欣慰的說。 「那妳叫什麼名字?這個還記得嗎?」 「唔......啊,這個我還記得。莉亞。莉亞.貝拉克。」 剛才在四散的記憶裡撈了半天, 就只有這個名字幾乎完全是由別人的口裡出來,所以她推理這個應該就是她的本名。 「莉亞.貝拉克。」護士長在記事板上寫字。 「接下來我會問妳幾個問題,檢查一下妳的認知能力。放輕鬆,不會很難的。」 護士長考了莉亞幾個簡單的題目,從算數到發音,確定她的智能沒有跟記憶一樣受損。 然後她做了一系列的身體檢查, 包括用魔杖像是金屬探測器一樣在她身上掃來掃去 (莉亞不確定有沒有掃描身體的咒語)。 最後她掀起被子,用手指戳她腳上枯藤般的部分。 「會痛嗎?」 「不會。幾乎沒有感覺。」 她又換了幾種方式對她的腿施力, 並且每種方式都會在健康的部分上做同樣的事好做比對。 那些斑紋摸起來似乎不止看起來乾枯,摸起來也是又乾又粗糙, 而且除非是莉亞自己想動腿,不然感官就是跟木頭一樣鈍。 「哼~這個可不好處理。」護士長一邊紀錄一邊說。 「妳昏睡的時候我替妳檢測過了,這不是惡咒造成的,但是我也沒見過這種病。 不過還好,它看起來沒有再惡化,我應該可以給妳開個藥緩解疼痛, 之後看看能不能用什麼咒語逆轉病變。」 「好的。謝謝妳,醫生。」 「我是個護士。叫我龐芮夫人就好。」 就像是安排好的一樣,莉亞的肚子在健康檢查過後咕嚕咕嚕叫了起來。 龐芮夫人一揮魔杖,一塊板子擺在莉亞病床的欄杆上充當桌子, 然後從旁邊飄來一個托盤,載著一頓清淡的早餐送到莉亞面前。 最後她伸出手,讓莉亞靠著枕頭坐在床上,這樣用餐比較方便。 莉亞又道謝了一次,然後拿起一塊白土司研究起來。 她的記憶跟知識都沒有這種麵包,蓬鬆潔白的不像是真正的食物一樣, 湊近鼻子卻有一股能勾引起食慾的香味。 「嗯。對了,妳那根施了咒的樹枝,看它對妳來說好像滿重要的, 我就清洗乾淨後留下來了。之後記得帶走。」 「好的。之後我可以借用一些木工器材嗎?我想把它修一下。」 「不許妳把醫療廂房搞得都是木屑!」龐芮夫人突然逼近她說,眼神咄咄逼人。 「我、我知道!」莉亞被嚇得趕緊答應。 「知道就好。」龐芮夫人終於回到正常的距離。 「去找獵場看守人吧,他家裡應該有做這種事的工具。 當然,是在妳康復之後。」她說最後一句話時的眼神之銳利, 如果莉亞把吐司擋在她們之間,可能會被打穿一個洞。 「是,夫人!」如果不是腳動不了,莉亞可能會肅然立正。 龐芮夫人這才滿意的點頭,然後轉身回辦公室,不然她大概會嚇得莉亞吃不下飯。 莉亞小口小口啃著吐司。她不記得自己吃過這麼好的麵包,覺得好吃極了。 甚至有種「人們的飲食在我不知道的時候變得好進步啊」的感想。 怎麼講得好像自己是與世隔絕好久的老頭子一樣?這樣在心裡自嘲, 莉亞又喝了幾口果汁。一樣味道很淡,但是剛好可以潤喉。 吃完後,龐芮夫人又用漂浮咒把東西都收起來,之後定時會來檢查莉亞,順便聊聊天 (像是聽她抱怨魁地奇賽季的時候醫療廂房會有多麽人滿為患, 從往死裡摔的球員罵到在走廊上朝著對立的學院下惡咒的狂熱球迷)。 太陽轉到了醫療廂房的另一邊,也在倒數著它的下班時間的時候,有兩個人走了進來。 莉亞抬頭一看,就認出了他們是救她離開禁忌森林的人。 「兩位好。」雖然奇怪自己當時視線模糊怎麼認得出他們兩個, 但是很確信的莉亞在床上盡量坐正來迎接他們。 還好有剛才吃東西恢復了一點體力,這時候就用上了。 「妳看起來情況不錯,貝拉克小姐。」黑髮男性微笑說。 「我是哈利.波特,而這位,」 他伸手摟住身邊那個渾身散發出貴族般高貴氣質的女子,她的臉紅了起來。 「是內人綴歌.波特。我們兩個都是霍格華茲的教授。」 「謝謝你們救了我,兩位波特教授。」莉亞在床上欠身致意道。 二十年前打倒黑魔王後,這幾載以來聽到他們夫婦名字的人不是對他們崇敬有加 就是想殺了他們,莉亞這麼四平八穩的禮貌反而有點出乎波特教授(男)的意料之外, 一時之間只能繼續掛著微笑點頭回禮。 相較之下,還在懷裡的波特教授(女)接受她道謝的態度就顯得落落大方, 還用伸手吃豆腐的方式無聲的虧了波特教授(男)一下。 「霍格華茲......就是這個地方嗎?」莉亞看著天花板說。 「是,霍格華茲魔法與巫術學院。英國的魔法學院。妳沒聽過嗎?」 「好像有......但是我好像沒有進來過。至少我沒有進來過這個地方。」 「龐芮夫人一定很高興,終於有個注重安全的人出現了。」波特教授(女)笑說。 「她還跟我說了,妳好像有記憶受損的問題?」 「嗯。」莉亞講到這個,臉色又暗淡下來。 「斷斷續續地記得一些東西,但是除了名字以外,我幾乎不知道我是誰。」 「這樣啊。」兩位波特教授都露出同情的神色。 「所以,妳不記得自己怎麼跑到禁忌森林裡去的?」 「不記得。」莉亞搖頭說。 「我連那個地方叫禁忌森林都不知道。我可能是沒有來過霍格華茲吧。」 兩個波特教授交換了一個眼神。 其中一個對著莉亞挑挑眉,另一個微微點頭,但是神情不太確定。 「那麼妳還記得什麼?有沒有一些像是以前去過的地方? 等妳的身體康復後,我們可以送妳回去看看, 在熟悉的地方療養可能對妳的記憶有幫助。」波特教授(女)說。 莉亞才因為終於有了個好點子而開心了一下,然後搖搖頭。 剛才疼痛來襲前好像有什麼東西一閃而過,可是她下意識地將那段記憶封印起來了。 「……我不記得。」她說。 她還依稀記得一個笑容,笑容的主人將她抱在懷裡,跟她一起唱歌、教她讀書, 可是她想不起來那些事情發生在什麼地方,也記不得那個人笑容以外的特徵。 而那就是她現在最鮮明的記憶。 這下教授們都苦惱了。 莉亞的情況看起來像是中了一個打算消除掉她的所有記憶, 而且成功了八九成的記憶咒, 但是剛才龐芮夫人已經無聲的施展過解咒術了, 確認過她身上的情況不是惡咒造成的, 這樣不知道他們所知的心靈魔法能不能幫得上忙。 而且,今天全校的教職人員們除了上課、準備調查准入之書以外, 就是在處理這位不速之客的事情, 他們兩個在來探望她之前也已經被檢閱過歷年來入學名單的校長告知了, 英國幾百年內都沒有出現過莉亞.貝拉克這個女巫。 經過上一場巫師戰爭的洗禮後(其中一個在那之後還當了一段時間的正氣師), 他們馬上就能猜到這之間有惡魔藏在細節裡。 不過看到莉亞看上去比他們更搞不清楚狀況, 而且比他們還要感到困擾的樣子,他們沒辦法狠下心來說她就是那個惡魔。 波特教授(女)在莉亞的病床上坐下。「貝拉克小姐,妳能信任我嗎?」她問。 「怎麼了嗎?」莉亞眨眼問。 「我......自己講可能有點自吹自擂,不過我的心靈魔法還不錯, 算是我認識的人之中除了教我的老師外最厲害的, 所以我想用破心術看看妳的記憶。 換一個視角來審視受損的記憶,或許可以發現其實不是受損, 而是藏到看不見的角落了。」 波特教授(女)露出安撫人的笑容說。 (波特教授(男)偷偷把這份笑容的記憶從腦裡抽出來封存) 「當然了,那是妳的記憶,是只屬於妳的隱私, 所以我必須先徵得妳的同意。」 莉亞當然沒辦法馬上一口答應,甚至差點就冒出了敵意。 她知道破心術是什麼,也知道她一定要保護好自己的記憶不能被破心術偷看, 這些認知清楚到她幾乎可以推理出來她忘了具體時間的過去 一定有人非常嚴厲的訓誡她這些事情。 但是她沒有記憶可以被偷看。也想不到該怎麼憑自己的力量修復這一點。 沒有眼前的這兩個人 (當然還有龐芮夫人,可是她現在不在她眼前), 她甚至沒有力量可以活到現在。 現在她也看得出來救了她的兩人現在也是不帶意圖的想要幫助她幫到底, 她手放在莉亞手掌上傳來的溫暖、臉上的笑容都跟她最鮮明、最美好的記憶重疊在一起。 雖然莉亞想那個人應該不會是她。 「我知道了。那麻煩妳了。」 「好......破破心。」 一些畫面出現在莉亞眼前,好像是她的腦袋正在違反她自己的意願重新回想過去。 她壓下刻在基因裡的教訓不要去抵抗, 不過她還沒有感到不適,就已經結束了。 就這樣?看到波特教授(女)站起來時,莉亞甚至覺得有點不符合她的期望。 我剩下的記憶只有這麼少嗎?她突然有點感到難過。 「感覺怎麼樣?」波特教授(女)問。 「還好,沒......」莉亞本來想說只是沒有改善,她的心情低落不是波特教授的錯, 但是一開口,她也感受到了變化,不由得瞪大眼睛。 她記得的內容還是那麼多,但是沒有之前那樣的彼此之間毫無關聯了。 好像掉落的殘頁被按照順序夾進一本考古用的筆記本裡, 變成了有前因後果的一連串事件。 波特教授(女)面露微笑。 「這種記憶魔法最大的用途,就是我幾乎是透過妳的記憶回到妳體驗過的過去。 所以我能以跟將那些過去記下來的妳不一樣的視角重新審視妳的記憶, 也看得到那時候的妳。 我看得到妳在妳的記憶中逐漸長大,就用那些記憶中的妳的年紀當參考, 按順序去讀取那些記憶。這樣比較好理解。有留下什麼不良影響嗎?」 她關心的說。 「沒有,這樣很好!我好像也能按照順序去回想了!這樣...... 我好像能再記起一些東西了!只是我還需要一點時間......」 聽到她這麼說,波特教授(女)也露出欣慰之情,並回頭跟波特教授(男)點點頭。 後者點頭回應,也拉近跟莉亞之間的距離。 「慢慢想沒關係。在想起來前,要不要在霍格華茲落腳一陣子?」 「可以嗎?」莉亞問。 「霍格華茲本來就有一筆基金,補助未成年巫師度過就學期間的經濟需求。」 波特教授(男)帶著溫和的微笑點頭說。 「學校裡都是跟妳同齡的學生,正好同時也可以認識一些人,幫助妳重新回歸社會。 要是妳想起了什麼,我們就近幫助妳也會比較方便。」 「這樣、這樣不會太麻煩你們嗎?」 這女孩可真客氣。以他們的習慣來說可能客氣過頭了。 兩個波特教授相視而苦笑,就知道他們都有同樣的感想: 這個女孩不太可能會是那個藏在細節裡的惡魔。 「一點都不會。這裡有一個需要幫助的小女巫, 而霍格華茲建立的目的就是幫助巫師跟女巫學會能夠正確的使用魔法保護自己的地方, 就這麼簡單。」波特教授(男)說。 莉亞吁了一口長氣,好像沒有歸屬的浮萍終於找到了可以生根的地方。 「感激不盡!」 「那就多多指教了,貝拉克小姐。 我們會先幫妳準備好東西,之後的等妳康復了再說吧。」 說完,兩個波特教授就離開了,剛好趕在龐芮夫人提醒他們探望時間到之前。 一走出莉亞的聽力範圍後,他們的神情就嚴肅起來。 「她說的是實話。」剛才看過她的記憶的綴歌說。 「撇除掉今天突然出現在禁忌森林,她完全沒有霍格華茲的記憶。」 她把手放在嘴唇上沈思。 「不過這也讓她出現在這裡的原因變得很離奇了。 我想不到什麼魔法可以做到發生在她身上的那種事,也沒看過她使用的那種魔法。 而且,記憶中那個應該是她的人比現在的她還要年長, 她在那個記憶跟現在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我們好像來了一個很神秘的小客人啊。」哈利苦笑說。 「你聽起來很有興趣啊。」綴歌斜眼看向前正氣師,說。 「會嗎?」哈利意外的說。 「不要讓自己惹上麻煩,好嗎?」綴歌摟著他的手臂說。 「我就是為了這個辭去正氣師,來跟妳一起工作的。這樣妳就可以盯好我了。」 哈利回摟她說。 「嗯。我會像獵狗一樣緊盯著你。」 當年聽到這番話時哈利還記得自己嚇得半死, 但是現在他只是哈哈笑著撫摸綴歌的臉,還在她的下巴搔癢。 路過的學生們主動迴避,假裝沒聽到綴歌舒服的呼嚕聲。 ===================================================================== 這一段是我目前為止寫得最辛苦的一段。(之後會不會破紀錄還不知道XD) 為了把莉亞的狀況講清楚,我寫完後又反覆讀了好幾次, 用我自己當讀者來看我能不能看懂我的文字, 而且草稿打到後面發現有些情感早點開始鋪陳比較好, 所以又要回到這裡鋪陳, (放上ptt時還在改,第三、四版了) 但是我畢竟還是設法把腦裡的主意化為文字的人, 所以,要是有人看不懂 (或者想看得比「女主角失憶」更懂一點) 可以盡量發問, 你們的指教是我改進的方向。 最後,我的龐芮是不是「酒館裡」化了, 還是這只是她原形畢露?XD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40.112.211.144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15988228.A.2CE.html
lee27827272: 龐芮沒有多少人寫阿,用酒哈標準我覺得可以XD 03/17 22:35
lee27827272: 兩個波特教授叫起來真的超繞口的啦orz 03/17 22:35
======================================================================== 我是想用這樣強調他們的身份,強調他們現在對莉亞來說還是「波特教授」, 之後要劇情進行到一定進度才會改 ========================================================================
Rfaternal: 推推 兩個波特教授真的好甜阿 阿斯~~ 03/17 23:00
======================================================================== 之前跟lee大私信討論,他說不希望哈綴只是背景人物 所以我想強化他們的劇情 ......結果草稿打到現在,都是他們在跑主線?XD ========================================================================
sd53321: 以霍格華茲的業務量來說龐芮強勢一點也是好的,不然怎麼 03/17 23:05
sd53321: 壓得住一堆問題病患www原作裡其實就有一些類似的描寫了 03/17 23:06
======================================================================== 好的^^ ========================================================================
Kagami3421: 推 看來也是位很重第三人稱敘述的拉K寫手 03/17 23:49
Kagami3421: 敘述和對話也是抓大概差不多7:3的比例 03/17 23:50
======================================================================== 我沒有特別控制比例啦 只是我不太會講話,對話要很仔細去控制才能符合情境 丟敘述比較簡單XD ========================================================================
z101924512: 女主角看起來是使用盧恩符文,古代神秘文字那門課說不 03/17 23:54
z101924512: 定會有用? 03/17 23:54
======================================================================== 窩不知道 ========================================================================
alanalg: 抽絲剝繭的過程超棒的 順便放閃XD 謝謝V大 03/18 00:21
lelo7410: 推推 03/18 03:47
jojoshoe: 龐芮夫人的上班模式給我的感覺是人狠話不多的那種就是了 03/18 04:56
jojoshoe: 以劇情來看,不是哈利的私生子(x)感覺像是時光旅行者? 03/18 04:57
======================================================================== 窩不知道 ========================================================================
jojoshoe: v大之前說自己是第一次寫文? 03/18 04:58
jojoshoe: 覺得有些段落的排版可以再拉開一點, 03/18 04:59
jojoshoe: PTT的排版不是很友善,字太多閱讀起來會有點擠 03/18 05:00
======================================================================== 好的,以後我會注意 ========================================================================
monica21: 推推~真的有抽絲剝繭的感覺呢! 03/18 07:49
monica21: V大加油:) 03/18 07:49
monica21: 強勢的龐芮夫人很棒,原作也很強勢喔~ 03/18 07:49
======================================================================== 謝謝,很高興mo大跟alan大喜歡:) 我個人喜歡這樣有一點點偵探元素的冒險, 主角的成長是累積解決謎題所需的知識跟能力, 最後帶著抽絲剝繭的過程中積累的成長打敗幕後黑手的故事XD ======================================================================== ※ 編輯: Vinygli (140.112.211.144 臺灣), 03/18/2021 09:11:26
ATHEM7: 哈利的XDD 私生子XDDDD 03/18 11:12
ATHEM7: 哈哈哈哈哈哈XDDDDDDDDDDDDDDDD 03/18 11:12
wayneshih: 描述挺帶感的 很期待梵..莉亞發生過什麼事 03/19 14:04
Mouthless: 感覺是個野心勃勃的大長篇呀(期待 03/22 00:09
Mouthless: 不過畫面感的描述稍嫌不足的說,像是波特(男)(女) 03/22 00:09
Mouthless: 就會有點出戲(爆笑) 03/22 00:09
Mouthless: 之後要不要試試看用兩人的外表特徵(金髮黑髮)(綠眼 03/22 00:09
Mouthless: 銀眼)或語感做出差別呢? 03/22 0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