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C_Chat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前篇連結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19703376.A.202.html 感謝lee大 https://i.imgur.com/MOtG8mQ.jpg
https://i.imgur.com/VA85CTZ.jpg
大家晚安,Vinです。 出事了阿伯! 正文開始 「親愛的日記, 第一堂變形學, 哈利叔叔為我們介紹了化獸法, 並且向我們展示了他發明的對人化獸術。 擔任特別助手的波巴洞轉來的學姊有點眼熟, 可是波特兄弟叫我不要講出來。 他們跟綴歌阿姨好像在計畫什麼?」 第一堂黑魔法防禦術課程, 一進教室就看到桌椅都被搬到一邊去, 空出一大片空間, 只有教授跟一個搖來晃去、 不太安分的衣櫃在。 這個佈置讓莉亞有種等等會出大事的預感。 她的黑魔法防禦術入學測驗寫得不算好, 身體的狀況也不算是功能齊全, 這讓她有點擔心自己 能不能跟被施惡咒的衣櫃摔角。 「各位同學午安, 我是今年的黑魔法防禦術老師, 金利.俠鉤帽。」 教室前方的一位高大、 頭髮花白的黑人巫師說。 雖然在開學典禮上已經見過他一次了, 但是現在這麼近距離的見到他, 還是在學生之間 掀起一陣窸窸窣窣的討論。 狀況外的莉亞只能 從經過她的一些隻字片語 拼湊他們這麼興奮的原因: 過去黑魔法防禦術課的老師 都會因為各式各樣的事故, 而無法待在職位上超過一年, 直到巫師戰爭過後才逐漸好轉。 這種彷彿受到詛咒般的歷史 讓霍格華茲招聘教師一直很困難, 要求降低到幾乎是有意願者就可擔任, 所以長久以來上這門課就像抽獎一樣, 上課品質如何全看抽到的老師素質。 而俠鉤帽教授以前是正氣師, 受過專業訓練對抗黑魔法的巫師警察, 而且在正氣師之中 也算是實力堅強的一個, 所以他才敢在退休後 跑來挑戰已經威脅性大減的職位詛咒。 對於聽過他的名號的學生來說, 今年可說是抽到大獎了。 「今年你們的課程, 是要學習對抗黑魔獸。」 俠鉤帽教授按住搖來晃去的櫃子一邊說明。 「黑魔獸是你們在奇獸飼育學中不會面對的生物, 因為牠們太過危險, 無法被人類馴化。 在接下來的一年間, 我們要一起學習如何應對黑魔獸, 從怎麼利用牠們的習性來迴避牠們, 到不得以必須面對牠們時 要使用什麼魔法來保護自己。 現在有誰可以告訴我, 這個衣櫃裡面是什麼黑魔獸? 麥辛先生?」 「是幻形怪。」 當莉亞的思緒還在從 「有一個相撲魂的衣櫃」 亂猜到 「紅舞鞋修練成精了」 的時候, 艾倫已經舉手回答。 「非常好。 那麼請問牠們的特性是什麼? 怎麼辨識幻形怪?」 「牠們喜歡躲在陰暗處, 當出現在人面前時, 會變成面對的人最害怕的東西。 所以沒有人看過幻型怪真實的樣貌。」 艾倫說。 「麥辛先生回答得很好, 史萊哲林加十分。」 俠鉤帽教授滿意的說。 「就像他說的一樣, 而且據我一個資深的同事所說, 只要對幻型怪進行觀測 就會被牠們發現並觸發牠們變形, 無論是什麼方式的觀測, 所以就算是借助現代的麻瓜科技, 幻型怪私下獨處的模樣至今仍然是個謎。」 「所以, 當要面對幻型怪, 或是要去可能會有幻型怪的地方, 有一個相當簡單但是又很重要的步驟。 你們想得到嗎? 其實你們現在已經在那麼做了。」 所有人面面相覷, 一點都不覺得他們剛才進入教室時 有施展什麼特別的魔法或儀式。 「嗯…… 是因為我們有很多人, 牠要變成我們所有人都怕的東西很困難嗎?」 莉亞說。 「答對了, 貝拉克小姐, 赫夫帕夫加五分。」 俠鉤帽教授稱讚。 「愈多人一起行動, 幻形怪的危險性就愈低。 不過要消滅掉幻型怪, 最好的武器其實是笑聲。 所以你們要用一個咒語來強迫牠 變成一個不恐怖, 反而很好笑的型態。 請大家跟著我一起唸這個咒語, 叱叱,荒唐!」 「叱叱,荒唐!……」 「很好。 現在請大家排成一列, 輪流對著這隻幻型怪練習。 可以趁著排隊時思考你們怕什麼, 怎麼把它們改造成好笑的樣子。」 俠鉤帽教授說。 「對了, 請笑點比較低的同學排後面一點。 我們可不希望在所有同學都練習到前 就把牠笑死了。」 教室裡出現一陣笑聲。 「貝拉克小姐, 請妳排在最後面。 下課之後我要跟妳討論補課的事宜。」 轉學生有這種需求還不算太怪, 但是莉亞不由得臉紅了; 因為她的入學考試只要問題中的 對手是人類都寫: 「用記憶咒消除掉敵人的敵意」, 對魔獸的都寫用護法咒。 不能說沒效, 而且採取的解法都是難度相當高、 相對的也很萬用的咒語, 但是負責改考卷的上一任防禦術教授 似乎認為這樣有混分的嫌疑, 所以給莉亞的成績不是很好。 排在前面的雙胞胎嘀嘀咕咕的討論著什麼, 似乎是關於怎樣才能讓幻型怪 不要變成會讓他們社會性死亡的東西, 例如他們老媽; 莉亞苦笑之間, 也在思考幻型怪遇到她會變成什麼。 她害怕的東西…… 除了現在正在努力克服的人群之外, 她能想到把她嚇得最慘的就是 開學前第一次看到的, 被莉莉馴化之前的奇獸飼育學課本。 不過她還沒有想到要怎麼讓 現在已經比較乖了的《怪獸的怪獸書》 變得更不恐怖, 她的頭突然痛了一下。 彷彿觸電一樣, 剛才她的身體整個抽痛了一下, 還好她手裡抓著拐杖才沒跌倒。 剛才的感覺一閃即逝, 出現跟消失都沒有預兆的幻痛 在莉亞身上留下的只有驚嚇跟困惑。 之前好像也發生過, 而且也是發生在她嘗試回憶過去的時候…… 她以前到底經歷過什麼? 連回想都沒辦法, 莉亞當然沒辦法得到答案, 也沒辦法想像要怎麼讓正體不明的幻痛 變得比較不恐怖…… 這會讓幻型怪等等不得不直接跳出來揍她, 讓所有人一飽眼福牠的真面目嗎? 她只能有點手足無措的在教室的最後面 看著隊伍愈來愈短, 一個又一個的同學們站在衣櫃前面, 跟千奇百怪的東西鬥法。 有人把報喪女妖變成了衣衫襤褸的活人, (她羞答答的躲回衣櫃, 那個同學得到了全班男生的喝采, 卻差點對他喜歡的女孩抬不起頭來) 有人把在地上朝他滾過去的一顆眼珠 變成了一顆溜溜球。 (差點被拿起來玩, 還好俠鉤帽教授提醒不要笑死牠才被放過) 當天蠍站在衣櫃前時, 幻形怪沒有變成綴歌, 但是變成了詹姆的樣子撲上來要強吻他。 他驚恐地尖叫: 「叱叱.荒唐!」 讓假詹姆火燒屁股的逃回衣櫃裡, 然後滿臉驚魂未定的跟還沒上場 就已經同樣臉色死白的阿不思一起 跟俠鉤帽教授請假, 去喝惡閃鴉毒液了。 輪到艾倫面對幻形怪了, 莉亞還以為從衣櫃裡湧出來的是一灘石油, 但是它又如同氣體一樣的浮在空中, 而且還有星光在閃爍。 那是夜空。 「叱叱.荒唐!」 就像沒被夜空嚇到的莉亞想的一樣, 艾倫冷靜的把牠變成了梵谷畫的星空, 以一種莫名喜感的樣子面朝下倒在地上。 莉亞猜測他怕黑, 但是憑幻形怪的能力 要遮蓋住這裡的所有光對牠來說太難了吧。 「下一個,貝拉克小姐。」 俠鉤帽教授說。 莉亞忐忑不安的走到前面。 衣櫃打開了, 但是沒有東西出來。 衣櫃彷彿冰櫃一樣的冒出森森的寒冷霧氣, 教室的燈都熄滅了, 窗外的陽光也變得黯淡, 明明衣櫃門已經大開, 卻怎麼張望都看不到木頭的牆壁, 只有吸食某種氣體似的呼嚕聲 從跟深淵一般深不見底的陰暗彼端 悠悠的傳出來。 不明就理的同學們 也倒抽一口氣後退了好幾步, 俠鉤帽教授的眼神也嚴肅起來。 「你在跟我開玩笑…… 貝拉克小姐, 快退後!」 他抽出魔杖走上前來。 但是在他動手處理前, 一隻腐爛的死者之手已經抓在衣櫃邊上, 將一個全身籠罩在破爛黑色斗篷底下的 高大身影拖了出來。 「叱叱.荒唐!」 莉亞唸咒, 可是她所有可以聯想到好笑的想像力 都在離她而去, 她的咒語一點用都沒有。 「叱叱.荒……」 她的眼角看到了一道銀光, 那就是她最後從物質世界接收到的刺激。 從衣櫃湧出的白霧遮蓋她的視野, 混沌她的心智。 霧中似乎隱隱有些聲音, 莉亞聽不清楚, 但是她覺得那是人的聲音, 因為霧的彼端正在浮現無數人的剪影。 到處都是、 咄咄逼人的逼近、 恐怖噁心得扭曲著的人形剪影 發出聽不清楚的聲音朝莉亞走過來, 然後無數的手從霧中穿了出來, 拿著魔杖不斷伸長延展過來, 直到魔杖刺穿莉亞的身體, 刺穿不同部位的魔杖 都在她的體內發出不同的惡咒, 摧殘她的意志。 惡意。 強烈的惡意, 這是眼前這堆不可名狀的恐怖中, 唯一具體的東西。 失憶以來遇到的都是和平時代的善人們, 第一次知道惡意可以這麼龐大的莉亞 戰意全失,再也握不住魔杖。 她想逃走, 可是她感受不到她的拐杖, 而且她的雙腿在惡咒摧毀下分崩離析。 失去支撐的她摔往地面, 地面卻接不住她, 她只能繼續往無邊的黑暗墜落。 感官逐漸失靈, 身體的存在感逐漸淡薄, 意識也逐漸破碎。 莉亞輕易地向黑暗投降, 隨波逐流的放任自己的一切就這樣消失。 然而, 在她再也分不出迎接她的黑暗 跟她自身的差別之前, 一種堅定又柔和的觸感出現。 莉亞的意識在消失前又被重新啟動。 她認得這種感覺, 有誰從她的背後抱住了她, 不讓她繼續下墜。 有另外一個人出現, 將更粗的雙手同樣加在莉亞身上, 讓她的下墜更加減緩。 幾乎感覺不到自己的身體, 莉亞卻還是往上抬頭看到抱住她的那個人。 從觸感來看應該是女人, 雖然因為黑暗而看不清楚細節, 但是她看到了一雙跟她一樣的綠色眼睛。 「……媽媽?」 她輕聲呼喚, 雖然她感受不到自己的喉嚨。 她不知道自己呼喚的根據是哪裡來的, 但她就是覺得這是唯一合理的情況。 那麼, 同樣抱住她的這個一頭紅髮的男人就是…… 「爸爸?」 他們沒有回答。 疑似是莉亞母親的女人舉起魔杖, 向剛才惡意的方向發射火焰。 猩紅色的火焰 不知為何會發出野獸怒吼般的聲音, 消滅了彷彿要吞噬莉亞的黑暗。 「……莉亞?莉亞!」 有誰在拍打莉亞的肩膀跟臉頰, 呼喚她。 眼睛終於能回應莉亞的疑惑 睜開來給她尋找答案, 她已經回到了物質世界, 除了俠鉤帽教授外, 還有一個一看到就讓她感到放心的男人 出現在她眼前。 「波特教授……」 莉亞想爬起來, 但是滿身冷汗又劇烈發抖的她全身乏力。 「謝天謝地。」 看到莉亞回到人間, 哈利也鬆了一大口氣。 他從口袋裡拿出一塊巧克力。 「來,把這個吃下去, 這會讓妳好過一點。」 用嘴接住巧克力的莉亞沒力氣咬下去, 只能銜著巧克力慢慢舔等它融化。 一股暖流隨著巧克力流遍她的全身, 讓她逐漸恢復體力。 她把巧克力放進嘴裡, 這才有辦法挺直上半身。 「剛才那個…… 幻形怪變成的是什麼東西?」 「催狂魔。 吸食人的快樂, 直到只剩下負面回憶的怪物。」 哈利嚴肅的說。 「光是幻形怪變的催狂魔 就能對妳造成這麼大的影響, 應該是妳曾經有過很可怕的過去。 妳看到了什麼?」 「……我不知道。」 如果那真的是她的回憶, 她想像不到自己怎麼只是失憶後 從那應該是必死無疑的處境中生還下來。 死者復活的魔法不存在, 對吧? 「好像是有人……想殺我, 但是有人出面來保護我。 我覺得那是我爸媽。」 她看看四周, 現在教室裡只有他們三個人, 看起來格外空蕩蕩。 「現在幾點?」 「已經下課了, 同學們都回去了。」 俠鉤帽教授嚴肅的說。 「對不起, 那隻催狂魔對妳的影響太強, 我太晚處理了。」 「沒關係。」 莉亞在拐杖跟哈利的扶持下 才搖搖晃晃地爬起來, 坐在椅子上休息, 用雙手按住自己的臉。 所以那就是她對人群的恐懼的來由, 她曾經因為來自一大群人的惡意 而承受過極大的痛苦。 也許是少數人, 也就是她父母跟那群惡人的對比, 才讓她不能接受人群, 卻能接受善待她的少數人。 但是她的問題在回想起那段過去後 反而變得更多, 除了她怎麼可能活過那種折磨, 還有到底是怎麼回事才會讓那些人 對一個人做出這麼令人髮指的事。 也許是過去的印象有點誇張, 但是在她看來那幾乎是 他們一家三口對抗全世界。 「貝拉克小姐, 妳最好去一趟醫療廂房, 催狂魔造成的精神影響不妥善處理的話 會是永久的無形傷害。」 俠鉤帽教授說。 「好的……不過我想再休息一下。」 莉亞說。 「好吧。 我等等沒課, 我來顧著她, 你先去下一堂課吧。」 哈利對他說。 「不了, 我直接去向校方報備 我們要處理掉這隻危險過度的幻形怪。 你把牠鎖起來, 別再讓它出來了。」 俠鉤帽教授點頭說。 等他離開後, 莉亞做了好幾個深呼吸才站起來, 卻不是在哈利的引導下去到醫療廂房, 而是再次面對被留下來的衣櫃。 「莉亞?」 哈利警惕的說。 「我想再試著面對牠一次。」 莉亞說。 「我知道這聽起來很瘋狂, 可是我想我知道該怎麼做 才能對付牠。 我只是剛才還沒準備好。」 她想讓自己聽起來很有自信, 但好像不太成功。 「希望妳不是想再看一次妳父母。」 果然沒有被她說服的哈利說。 「不是的, 我想那有更好的做法。」 比如我好好恢復記憶。 「但是我覺得我得要有辦法面對那段過去。 我覺得剛才我好像看到我的過去的線索, 這對我來說很重要。 拜託讓我試試看, 波特教授。」 她說。 「不行, 這樣太危險了…… 我想這麼說, 可是我偏偏是最沒有資格阻止妳的人。」 一向聽話的莉亞難得這麼堅決, 哈利只能嘆氣說。 「只能一次喔。 這次又昏倒的話, 就到此為止, 我直接把妳抱去找龐芮夫人。」 「謝謝你, 波特教授。 放心, 我不會讓龐芮夫人拆了我的。」 莉亞感激的說。 像是西部牛仔在決鬥一樣 戰戰兢兢地站在她的對手前等待拔槍的時刻, 莉亞回想她等等要跟催狂魔對抗 要用的快樂回憶。 魔法能做到奇妙的事, 也能做出可怕的事。 在妳學習魔法的過程中, 妳面對的威脅不只是想用魔法傷害妳的人, 還有魔法本身的誘惑與恐怖。 所以不能忘記身為人的快樂, 否則它們會逐步的騙走妳生而為人的證明, 最後是妳的生命。 也許是因為她剛剛稍微看到了 教導她魔法的人的長相特徵, 來自那人的教誨內容突然鮮明了起來。 看著莉亞單薄嬌小的身影, 曾經比此時的她更固執的哈利 雖然尊重她的決心, 卻幾乎要不忍心讓這個他在乎的孩子 去面對來自過去的險惡。 當初路平教授也是這樣的心情嗎? 在心裡祈求那位叔父一樣的老師 從天堂上看顧莉亞, 哈利舉起魔杖解開衣櫃上的鎖。 當衣櫃門打開時, 莉亞全心全意回想 她被波特一家歡迎回到人類社會的那一天, 舉起魔杖喊出不一樣的咒語。 「疾疾.護法現身!疾疾……」 她以為她的魔杖末端發出了白光, 但那其實是再次出現的白霧。 她再次墜落進黑暗裡。 「……?……?起床啦!」 有誰在喊人。 「她」從床上爬起來。 剛才好像做了一個噩夢, 有關於跟某種危險魔獸搏鬥之類的, 可是細節想不起來了。 惡夢裡的黑暗都被窗戶灑進來的陽光驅散, 輕鬆自在的用健康的雙腿爬下床, 然後對於自己會對於這點感到稀奇 覺得有點奇怪。 「抱歉,昨天唸書唸到很晚。」 「是嗎? 那為什麼桌上的作業簿都是空的?」 來報晨的看不清臉的女人一眼就戳破謊言。 「先來吃早餐吧,吃完再說。」 出了房間, 小小的木屋幾乎就只剩下廚房的空間了, 已經有一個同樣看不清臉的男人 在那裡一邊看書一邊等她們了。 女人一揮魔杖, 已經料理好的早餐自動分配到三個盤子裡, 飛到就座的三人面前。 左右看看, 不明白自己怎麼會以為 吃早餐的人應該要更多一點, 但是違和感卻揮之不去。 早餐入口的口感很……奇怪。 不算很好吃, 卻有種令人安心的熟悉感, 好像食物就是天經地義的應該是這種味道, 更好吃的東西只存在於夢中。 可是為什麼會做那個夢呢? 他們三個一邊吃飯一邊閒聊著, 討論今天接下來要做什麼。 明明不用什麼特別的能力就能討論這種事, 卻插不進對話裡, 而另外兩個人似乎都沒有發現。 「我要出去走走。」 違和感愈來愈強烈, 不得不說。 「去哪裡?」 女人問。 「不知道, 但我想出去透透氣。」 「現在時局不好, 如果沒有必要的話就別出去了吧, 外面的世界很危險。」 女人說。 「是這樣嗎?」 明明女人說明得一點都不清楚, 這種論述卻很容易讓人接受, 好像事實就是天經地義的如此。 只好乖乖就座。 可是, 有哪裡不對的感覺還是愈來愈強烈。 好像忘了什麼很重要的事, 可是左思右想就是想不起來是什麼。 再怎麼煩惱都沒有用, 只能呆呆地看向窗外發呆。 從小木屋的窗戶看出去, 只有一些跟他們差不多高, 大大小小矮矮胖胖的平房 零零落落的散落在鄉間的土地上, 還可以聽到小鳥的叫聲。 這樣的氛圍感覺很熟悉, 也很舒適, 就像自己的自然棲地一樣自在。 要是可以一直待在這裡 好像也不錯。 這個想法一下子出現了, 但是好像有哪裡不對。 雖然說不上來哪裡不對, 持有的資訊不足以支持反論, 但是感性裡的某個角落拒絕接受這個想法。 「怎麼了?」 女人的聲音打斷了思緒。 「有什麼煩惱嗎? 我可以幫忙嗎?」 雖然看不清臉, 話語裡透出的關心卻是貨真價實的, 讓回過頭跟她對話時 很自然地就會放下心來。 「該不會是有男朋友了吧?」 男人打趣的說。 不只是說這話的人, 就連聽者也忍不住苦笑出來。 這個地方…… 好像其實真的還滿好的。 順了一下被風吹亂的頭髮, 要跟他們兩個好好談談。 但是這時, 剛剛才被女人的聲音撫平的違和感 又湧了出來。 而且這次「她」 被強烈到再也無法忽視的違和感 給停住了所有動作。 剛才只能蹲在角落玩沙的感性, 現在卻有了正當性可以大聲的喊道 「這樣不對」。 她想起來了, 這裡應該要有東西的。 雖然本來的用途好像有點可疑, 但是接納現代世界裡就是陌生人的 她的好人們送的, 充滿關懷跟心意的東西。 現代世界…… 「……不是男朋友。 但是我有疑問, 這裡是哪裡? 我不記得你們, 但是我知道我一定認識過你們, 可是這就表示…… 你們不是現在的人, 對嗎?」 「「……」」 他們沒有回答, 但是他們也沒有那個餘裕保持沈默。 一陣陣批哩啪拉的聲響從外面傳來, 外面的景象正在起火燃燒, 但不是大規模火災的那種燃燒, 而是房舍、大地、天空 都在用一樣的方式,從視界的邊境開始 像是被邊緣燃起的火焰吞噬消失, 只留下背後的虛空, 好像那一切都是畫在紙上的幻影一樣。 沒有時間了。 「對不起, 可是我不能待在這裡。 外面還有人在等我。 但是我一定會在外面找到真正的你們, 我保證。」 只能用最快的語速, 把怎麼看都太長的話語 傳達給只是幻影的兩人。 話才說完, 火已經燒到了這裡, 眼前除了虛空之外什麼都不剩下。 ======================================= 這裡又是一場很長的戲, 我不想又花上一整晚來弄, 加上下半段我還想再整理一下, 所以我可能過個幾天再放上來了。 之前好像才在酒吧討論過, 護法明明是催狂魔的食物, 憑什麼可以對抗催狂魔? 「催狂魔:『這份快樂他x的有夠生, 生到他想咬我!』」 by某ptt鄉民。 「那是回應快樂意志產生的魔力具現化, 是立於身邊的力量投影! 我將其命名為(以下消音)」 「催狂魔吸食快樂的回憶, 卻不理解快樂的情感, 將快樂變成可以看到的形式去攻擊牠們, 不就像是拿一堆不可名狀之物 砸的牠們滿臉都是嗎?」 by還沒登場的人物 各位覺得呢?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40.112.4.190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20302784.A.323.html
yoyosea: 恐懼源於過去的經驗,面對現在的恐懼,也是在面對自己的 05/06 20:52
yoyosea: 過去,很棒的一篇文=) 05/06 20:52
謝謝yo大:)
wayneshih: 感覺要開始尋找自我了 艾倫也挺謎的 星之彩? 05/06 21:57
下回待續:)
monica21: 想到哈利面對催狂魔時見到的回憶,這回一樣很棒呢 05/06 23:19
謝謝mo大:)
Rfaternal: 推推 這段寫的真棒 充滿傷痛的回憶如灰燼一樣的散去很 05/06 23:32
Rfaternal: 有畫面 05/06 23:32
謝謝R大:)
z101924512: 天蠍..你居然對大哥... 05/07 00:08
記得很久以前有一篇 莉莉是家裡最老司姬的, 詹姆想矯正她結果反而被洗腦了, 之後他就想用親親歡迎兩個弟弟回家 才會變成他們兩個的恐懼XD
z101924512: 說到催狂魔,它們能把忘掉的記憶拉出來也蠻神奇的 05/07 00:09
z101924512: 哈利想起的甚至是一歲多一點點的記憶 05/07 00:10
JKR: 別問 問就是魔法
lee27827272: 覺得催狂魔吸快樂的樣子有點像儲思盆的白色氣(?)體 05/07 00:15
lee27827272: 搞不好真的是同一種原理? 05/07 00:15
咖啡廳可以討論一下:)
jojoshoe: 有著恐怖回憶的人遇到幻形怪就會變成催狂魔的意思嗎? 05/07 00:38
jojoshoe: X因為這邊不知道莉亞有沒有遇過催狂魔,如果他根本不知 05/07 00:39
jojoshoe: 道有催狂魔這種生物,那幻形怪還能變出他嗎? 05/07 00:39
jojoshoe: 雖然也有可能失憶前有遇過,不過這還真的讓我有點困惑 05/07 00:40
這點我也猶豫過, 因為我之後會明確設定 莉亞失憶前不可能見過催狂魔。 不過她其實跟催狂魔 在不知道的情況下近距離接觸過, 所以…… 要嘛她只是在夢中見過催狂魔, 就像她母親召喚的猩紅火焰一樣, 不然就是那隻幻形怪特別危險, 怕的是不具體的東西都變催狂魔吧。
jojoshoe: 然後幻形怪好量子力學 05/07 00:40
畢竟穆敵也沒打破幻形怪的不露真面目紀錄 大概真的有兩把刷子
jojoshoe: 本來想猜莉亞來自魔女審判時代,可是下手的人感覺都是 05/07 00:41
jojoshoe: 巫師? 期待v大的續篇 05/07 00:42
謝謝老闆,敬請期待:) ※ 編輯: Vinygli (140.112.211.144 臺灣), 05/07/2021 06:44:56
lelo7410: 推推 05/08 04:27
謝謝:)
alanalg: 喔喔喔開始走主線了 謝謝V大 05/10 19:21
謝謝alan大:)
Kagami3421: 推 05/16 20:51
Kagami3421: 看完推 05/16 20:51
Kagami3421: 這段描寫的很有畫面 05/16 20:52
謝謝鏡大:) ※ 編輯: Vinygli (1.173.250.65 臺灣), 06/15/2021 19:25: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