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C_Chat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前篇連結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21512415.A.7D6.html 感謝lee大 https://i.imgur.com/MOtG8mQ.jpg
https://i.imgur.com/VA85CTZ.jpg
大家晚安,Vinです。 今天,有位教授連露臉都沒有就退場了, 讓我們替她默哀(x 正文開始 丙斯教授已經重複了好幾百遍的課程內容, 一口氣變成了熱門話題。 「所以用奇怪符文留言的人在找……」 「摩根.曼西斯的傳人?」 「問題在於,他們是誰?」 「既然用符文來留言, 表示那個傳人應該也看得懂吧?」 「這樣的話, 難道說能唸出來的崔老妮教授就是……」 「可是她被嚇昏了, 而且她唸出來的內容 感覺像是留言的人對傳人以外的人說的。 也許她是被下咒強迫幫忙傳話?」 「那留言的人為什麼 不直接用英文寫給所有人看就好了?」 「也許普通的文字沒辦法表明他的身分?」 「還是這樣比較帥?」 像這樣的討論不絕於耳, 媒體部自然也不會放過。 頭版標題「七大不可思議有八個很合理」 的校刊一下子就被橫掃一空。 莉亞實在沒辦法把這當成八卦來閒談, 於是第一個週末假期, 她吃完早餐直接離開城堡, 一個人帶著泡芙一起到黑湖旁邊散步。 坐在樹蔭下寫作業,寫日記, 看著泡芙在花叢裡打滾、追逐蝴蝶跟蜜蜂, 這樣像是退休老人一樣愜意的時光 讓莉亞終於可以冷靜下來。 「親愛的日記, 我終於學會對付幻形怪了。 我把牠變成了一個晴天娃娃。 是綠茵學姐給我看的, 好像是她父親的國家祈求風調雨順的習俗, 她說要送給詹姆哥, 希望他的魁地奇可以順利。 我問她是不是喜歡詹姆哥, 她害羞得說不出話來了。」 「嗯?這裡只有妳一個人嗎?」 突然向莉亞搭話的 是一個看起來未滿三十歲的女人, 有一頭亮麗的黑色長髮, 以及一雙午夜藍的眼睛。 從反光的黑色皮鞋、黑色絲襪, 到深藍色的及膝百摺裙、黑色上衣, 神祕的黑色就是這個女人 給人的第一印象, 只有最外面又加了件敞開的米黃色長袍 來象徵她女巫的身份。 她這樣的穿搭方式讓一知半解的莉亞 想到麻瓜科學家穿的實驗袍。 胸前的口袋裡再塞隻筆就很像了。 「這麼大的地方 擅自行動不知道會遇到什麼。 才開學第一週就被悶壞了, 還是被室友討厭了?」 女人問。 「不是啦。 只是最近學校有很熱烈的話題, 熱烈到我有點嚇到。」 莉亞邊說邊收拾東西。 女人抱起跑過來的泡芙, 交給道謝的莉亞把牠裝回籃子裡。 準確來說是泡芙撲向她, 卻被易如反掌地一把抓住。 「是摩根的事嗎?」 「妳也知道?」 莉亞有點意外。 「新聞上有報。 英國唯一的魔法學校 發生怪事不太可能沒人注意到。」 女人說。 「原來如此。 請問妳怎麼稱呼?」 莉亞問。 「杜魯斯, 阿蘇爾.杜魯斯。 我是個作家, 算是為了給新作取材而來的。」 「如果妳想要取材曼西斯的事情的話, 教授們應該會比我還要清楚。」 莉亞說。 「謝謝妳。 不過比起她, 我有其他事想問。」 「什麼事?」 「我有畫畫的習慣, 剛才看到妳坐在樹下看書的樣子 讓我突然有靈感了。 可以請妳當我的模特兒嗎?」 「那個……」 莉亞的警戒一口氣提高了。 剛剛好像才有人說獨處不安全, 馬上就有陌生人要畫她的畫了。 考慮到這是魔法世界, 被畫了一張畫會有什麼後果還真不好說。 「……讓我先跟我的監護人討論一下, 可以嗎?」 「妳特別強調妳們的關係是監護人。 是學校的教授吧? 這附近能夠對沒有血緣關係的人 具有監護權的人。」 阿蘇爾說。 「……嗯。」 莉亞有點吃驚阿蘇爾這麼敏銳。 至少她不會那麼快想到。 「我剛好也有正事要到學校一趟, 一起過去吧?」 「好。」 到了有那麼多人的地方, 應該就比較不會出事了吧? 莉亞跟阿蘇爾一起回城堡, 路上泡芙一直從籃子裡探出頭來 盯著陌生人。 「妳的貓很寵妳呢。」 阿蘇爾呵呵笑說。 「從第一天認識就這樣了。」 莉亞說。 難怪有人說貓才是主人。 她們走回城堡, 就看到趁著假日出來散步的麥校長。 她們先是看到一隻虎斑貓, 那隻貓一看到她們就變成了麥校長。 「校長早安。」阿蘇爾說。 「妳比預計的還要早到了, 杜魯斯小姐。」 麥校長說。 「把握作家身份的最後時光, 來取材一下。」 阿蘇爾笑著說。 「這幾天的時間我已經安排好了, 不用麻煩校長。」 「校長知道她要來嗎?」 莉亞問一聽到「取材」 就不禁苦笑的老化獸師。 「是我請她來的, 她是今年古代神祕文字學的代課老師。」 麥校長說。 「沒錯, 因為我是畢業後學以致用得最好的學生。」 阿蘇爾對著吃驚的莉亞說。 「所以從下星期一開始, 請叫我杜魯斯老師。 要是搗蛋被我抓到, 勞動服務就是來當我的模特兒了。 到時候穿什麼都是我決定, 有沒有得穿也是我決定。」 「妳還需要什麼嗎?杜魯斯小姐。」 麥校長打斷還沒上任就已經在公然濫用職權, 把莉亞嚇得花容失色的阿蘇爾說。 「不用了,謝謝校長。」 阿蘇爾擺擺手說。 「我可以到處逛逛嗎? 趁我還沒上工?」 「當然可以。 反正就算我阻止, 妳也會到處亂跑吧?」 麥校長走向莉亞, 低下頭對她認真的說: 「要是她闖了什麼禍就告訴我, 雖然我已經扣不了她的分了, 但是我現在是她老闆。 尤其別讓她拖妳下水。」 「知道了。」 新來的教授好像是個問題人物啊。 既然被麥校長交付了盯好新老師的任務, 莉亞就沒辦法丟下她逃走了。 「莉亞?杜魯斯?」 跟校長道別後才走了沒多久, 莉亞就聽到了救星的聲音。 「早上好,兩位波特教授。」 阿蘇爾向一起出來散步的波特夫婦打招呼。 「我來取材, 順便在報到前重新適應一下環境了。」 「……妳的優先順序反了吧。」 十年前的問題學生回來了, 綴歌頭痛的說。 「在還沒上工前, 這才是作家的優先順序喔。 說到作家, 我可以借用妳們的養女一下子嗎? 我想請她當我插畫的模特兒。 可是她一個人好像會害羞, 希望你們可以陪同。 當然, 不會白白佔用你們時間的。」 阿蘇爾掏出素描簿, 雙眼閃閃發光的說。 「妳怎麼……」 不記得自己有說明過自己寄宿在波特家裡 的莉亞驚訝地問。 「能讓波特夫婦獨處的時候 從彼此身上移開視線, 做得到的就算是在他們認識的人當中 也是非常親近的人吧。」 阿蘇爾苦笑說。 「所以說, 我可以請莉亞妹妹當我的模特兒嗎?」 「以防萬一先問一下, 妳畫的圖是哪裡要用的?」 綴歌說。 「沒有用,只是想畫。 畫完隨你們處置。」 阿蘇爾說。 「這樣可以嗎?」 「……好吧,但我要盯著, 放妳離開我的視線不知道會怎樣。」 開始挺不住朝臉上貼上來的 她的氣勢的綴歌嘆氣說。 「只要莉亞同意就好吧。」 哈利也苦笑說, 一手摟住綴歌的腰平撫她的情緒。 「既然綴歌阿姨跟哈利叔叔都這麼說了……」 有他們顧著, 也比較放心了的莉亞說。 「謝謝妳們。 那我們去找個好場景吧。」 阿蘇爾滿臉笑容的說。 她們一行人一起走進城堡, 找著找著 意外的跟幾個相當搶眼的人物巧遇了。 在路口跟一馬當先的阿蘇爾差點撞上的, 是夏曈跟蝶飛, 還有默默地配合她們的步伐 跟在她們旁邊的全身穿著墨綠色長袍, 戴著銀蛇戒指跟項鍊的青年。 而且, 莉亞注意到青年有跟蝶飛一樣的紅色蛇目, 銳利的目光讓他自帶一股氣勢。 如果之前形容蝶飛像是白蛇, 青年大概就是某種更巨大、 更古老的存在, 並且伴隨著他的古老 累積起來大量的力量與智慧。 「「史萊哲林教授。」」 一看到他, 波特夫婦就像學生遇到老師一樣向他行禮, 還緊張的瞥向態度仍然是大剌剌的阿蘇爾。 莉亞趕快跟著他們一起低頭。 「早安,波特教授。」 青年也向他們點頭致意。 然後他看到了莉亞。 「這位是……」 「我叫莉亞.貝拉克, 赫夫帕夫三年級生。 史萊哲林教授好。」 莉亞小心翼翼的自我介紹。 「莉亞.貝拉克。 我是薩拉札.史萊哲林, 霍格華茲的創辦人之一。 歡迎來到霍格華茲, 還習慣嗎?」 他問。 「是的。 受到大家很多幫忙。」 莉亞點頭說。 「那就好。」 青年微笑, 善意的舉動讓莉亞安心不少。 眼前的半蛇人看起來不太像一千多歲, 但是這麼大的反差反而讓人覺得 他沒必要說這麼扯的謊。 薩拉札端詳了一下莉亞, 最後視線停在她額頭上的紅斑, 稍微瞇起眼睛。 「波特教授早安。」 迎面而來的兩個少女也說。 「這位是誰?」 「妳們好, 我是新來的老師。 請多指教,大前輩。」 阿蘇爾輪番對著面前的三個人說。 「一大早就跑那麼快, 在忙什麼嗎?」 薩拉札問, 眼睛直直盯著阿蘇爾。 「為了藝術!」 阿蘇爾晃晃手裡的素描簿義正辭嚴地說。 如果她沒有用看到新獵物的眼神 盯著新出現的兩個少女的話。 「要不要一起來? 三個可愛的女孩子一起入鏡, 畫出來的一定會更可愛喔。」 「不好意思, 我們有別的事要忙。」 察覺蝶飛拉住自己的手, 似乎對阿蘇爾很有戒心, 夏瞳馬上回絕。 「那至少一起拍個合照……」 阿蘇爾還不放棄。 「好了啦,杜魯斯老師。 以後再說吧。」 莉亞出言勸阻她。 「唔……」 雖然還是很不甘心, 但是阿蘇爾還是乖乖的 把手上的東西都收起來。 夏瞳對出言相助的莉亞投來感謝的眼神。 而只有自己一個人時 卻鼓不起勇氣拒絕別人的莉亞 則是對她抱以苦笑。 「那我們就不打擾了。」薩拉札說。 「哪裏, 是我的問題學生給你見笑了。」 綴歌說。 「晚點見,莉亞。」夏瞳說。 蝶飛也用空著的手對莉亞招招手。 「嗯,晚點見。」莉亞說。 但是在他們即將擦身而過的前一刻, 薩拉札跟綴歌的眼神交會了一下。 一個四目相對, 他們就能心領神會; 這不是誇飾, 他們開始用破心術互相溝通、 讀取對方用鎖心術過濾過後 給自己讀取到的想法, 讓他們可以無聲的溝通。 不是他們在特別提防誰, 至少綴歌不是, 就只是因為他們要討論正事, 不想打擾年輕人。 「准入之書的檢查已經完成了。」 綴歌幻聽到薩拉札的聲音。 「有勞教授了。」 她也用一樣的方式回答。 「請問結果如何?」 「准入之書跟接納之筆狀況一切良好。 那個你們以為是因為失常而出現的符號 是一個名字, 一個用妳們沒有見過的文字寫成的名字。」 「摩根.曼西斯開創的符文。 教授知道那個符文嗎?」 「不知道。 我也是從近日的流言中知道這種事。」 之前沒有艾倫向丙斯教授問出這麼多細節 也是原因, 但是明明上過一樣的課程, 綴歌也是直到昨天才在心裡 留下老黑魔王摩根.曼西斯的印象。 「暑假期間 你們以人力調查了新生的巫師人口, 跟准入之書上更新的名單做比對。 既然不是准入之書的問題…… 名字出現那天, 世界上有沒有多出一個來歷不明的人?」 「……有的。」 綴歌無意間洩漏了一個 像是看了莉亞一眼的念頭。 她就是在未知符文出現後不久 從灰燼裡爬出來的。 而且此前來歷完全成謎。 「我明白了。 我會透過我的方式去做調查。」 「我知道了。 我們會顧好學校的。」 綴歌在心中點頭回答。 她還緊張了一下, 薩拉札會不會接著說莉亞是 某種黑魔法製造的生化武器。 還好劇情好像不是那樣演的, 但要是薩拉札都要去做功課, 情況可能是非常的撲朔迷離。 「那我先去以前的老地方看一下, 這裡交給你們了。」 這句話說完, 薩拉札就停止破心術終止對話。 在他們的心電感應對話結束後, 綴歌卻忍不住回頭看了薩拉札一眼。 但是他已經走遠了。 她不確定自己有沒有真的聽懂了 「這裡交給你們了」的意思。 不過就算面對他時還是會忍不住緊張, 綴歌知道這位祖師爺 只是眼神嚇人了一點, 其實滿關心別人的, (雖然他本人堅稱 只是彌補他的後代惹的麻煩) 所以他沒有跟上來盯著以防出事, 應該表示事情不嚴重吧。 他們最後找到了一間空教室。 阿蘇爾給了莉亞一本書, 然後往窗邊搬了一張椅子, 施法把它變成一張沙發給她坐下, 並且對窗簾施咒讓它變成半透明的。 「我需要做些什麼嗎?」 莉亞有點不安的說。 「什麼都不用。 妳只要用妳最舒服自然的姿勢看書, 看到我畫好為止。 如果陽光太強的話直接說出來, 我幫忙調整。」 阿蘇爾說。 莉亞照做, 第一次當模特兒的她還是有些坐立難安。 阿蘇爾則是搬了另外一張椅子 坐在莉亞前面, 打開已經久候多時了的工具開始動筆。 她是隨身攜帶著那些東西, 等著遇到讓她想要動筆的模特兒嗎? 「妳說妳為了取材特地提早到學校, 就是打算找學生來當妳的模特兒嗎?」 綴歌問。 薩拉札剛才說過的話還是言猶在耳。 敏感起來的綴歌不認為 熟悉的人突然之間的行程更動是小事。 在有變身水這回事存在的巫師社會裡 尤其如此, 誰知道那個皮囊底下到底是什麼人? 而且, 回憶以前阿蘇爾的犯規紀錄…… 是沒有幹過什麼真正傷天害理的大事, 但哪怕眼前這個是本人 依舊讓綴歌在別的方面上大意不得。 「那種事情不差這一兩天。」 已經在計畫就職以後的勞動服務 就罰學生當她的模特兒的阿蘇爾說。 「我的新作主角正處於學生的年紀, 所以回來學校回憶一下當學生的感覺。」 「妳剛剛不是說 妳是來取材曼西斯的事情嗎?」 莉亞問。 「我有嗎? 我說我聽說了摩根的事情, 然後才說我要來取材, 我沒有把兩件事連結在一起吧?」 阿蘇爾卻說。 好像哪裡怪怪的, 但是她這樣解釋之後, 莉亞除了感覺被騙之外也無言以對。 「回來關心學弟妹有沒有被嚇到嗎?」 綴歌笑著說, 但是她盯著阿蘇爾的眼神 跟剛才的薩拉札一樣警戒。 「對啊, 好像滿有必要的, 有個女孩被嚇到逃出學校呢。」 阿蘇爾說。 她沒有指名道姓是誰, 但是莉亞卻臉紅了。 在陽光下她的臉蛋發紅的過程特別顯眼, 哈利看到不禁苦笑。 「謝謝妳的關心, 最近學校大家都很不安。 妳知道曼西斯的事情嗎?」 「稍微查過一點資料, 我以前想過要取材她。 不過查得到的資料不多。」 阿蘇爾說。 「為什麼?」 當年魔法史課上是直接睡著的哈利問。 「大概跟我小的時候一樣吧。 她就是當年的『那個人』。」 阿蘇爾說。 只用八個字, 哈利就理解了。 上一個『那個人』還在世時, 記得他的人 不是死了就是失去說出來的勇氣了。 繃緊神經盯著阿蘇爾的綴歌 表情也不由自主的動搖起來。 哈利伸出一隻手握住她。 「不過,這樣比較好寫。」 「比較好寫嗎?」 這跟沒有在寫書的人的想像有點出入。 「那也是要看我打算寫什麼啦。 但我畢竟不是史學家, 所以我不用完全按照史實寫。 從這點來說, 大家都不知道摩根實際的經過, 我就有比較多空間可以亂掰。」 「這話千萬不能讓丙斯教授聽到。」 哈利苦笑說。 「他聽過了, 而且他差點被我氣得又死一次。」 阿蘇爾遠目說。 綴歌發出一種很奇怪的笑聲, 似乎一點都不意外。 「我能怎麼辦? 我連當時事件當事人的後裔都訪問過了, 可是他們的祖先 似乎也不想回憶那些可怕的經過, 所以那些人知道的都是亂編的。 比方說, 有些人說摩根修習黑魔法時 接觸了不屬此世的邪惡存在, 其他則說她有個女兒, 女兒的結局又可以再分成好幾個版本了。 考據得到的東西比實際的情況還要離奇, 這樣我怎麼寫? 我自己亂掰搞不好還比較貼近史實。」 阿蘇爾苦笑說。 就算找不到真相, 也不用跟著亂編吧? 兩個大人在心裡吐槽, 但是在化為語言前, 嘁的一聲, 她的畫筆戛然而止。 波特夫婦一看, 抬起頭來瞪著阿蘇爾的莉亞 發青的臉上面無表情, 好像她的所有感情都被嚇跑了一樣, 只留下一具人偶一樣的身體。 也許剛才那些話對阿蘇爾來說, 甚至是對她採訪的對象來說, 只是一些天花亂墜的道聽途說, 卻正是讓莉亞不喜歡, 甚至害怕討論曼西斯的理由。 因為假催狂魔的關係, 她才在夢中接觸了一個 被她命名為「夜王」的詭異存在。 她本來想把夜王就當成是一場夢, 一個瘋狂的幻想, 可是崔老妮的先知眼界 偏偏在這種時候發揮作用, 將突然出現的未知符文 用夜王的語言唸了出來。 從那時起, 她才開始懷疑謁見夜王不只是夢; 而剛剛認為未知符文是夜王的文字, 馬上又看到摩根.曼西斯在使用它。 不知道是曼西斯向夜王學來的, 還是她為了書寫夜王的語言而發明了它, 莉亞目前是被說服他們之間有所關聯; 夜王也承認他跟其他人類有所接觸, 而莉亞竟然也牽涉其中。 他稱呼莉亞「巫女的女兒」。 是沒有證據那個巫女媽媽就是曼西斯, 但她就是忍不住感到 這之間有種若有似無的連結。 「莉亞,妳還好嗎?」 剛剛還在懷疑阿蘇爾 這麼早對曼西斯有興趣的動機, 但是一看到莉亞的臉色, 綴歌也不得不把注意力轉移到她身上, 跟哈利一起走向她。 「我……我沒事……」 莉亞僵硬地說。 剎那之間, 喵的一聲, 一道白色閃電劈向阿蘇爾。 阿蘇爾的動作也很快, 按著素描簿的手一抬就將閃電收入掌中。 連畫筆都沒有放下過。 「泡芙!?」 莉亞直到利爪距離阿蘇爾的皮膚 只有一線之隔才看到發生了什麼事, 臉色因為不一樣的理由而僵硬起來。 「別這樣,我又不是故意的。」 阿蘇爾苦笑對著被她提著, 像是咪咪喵喵的在怒罵她的泡芙說, 然後才站起來把貓還給莉亞, 讓她把不甘不願的牠裝回籃子裡。 「你今天是怎麼了,泡芙?」 平常寵物貓不會這麼有攻擊性的, 莉亞忍不住責問。 「喵~」 「別太責怪牠, 牠以為妳被我欺負了。 我有嗎? 妳剛才聽到摩根的傳言時臉色很差呢。」 阿蘇爾說。 「……不是老師的錯, 只是我最近有點心事。」 這裡除了阿蘇爾還有待觀察外都是好人, 但莉亞還是很遲疑夜王的事情 要怎麼跟他們解釋。 「該不會那些人傳得沸沸揚揚的 摩根的傳人就是妳吧?」 阿蘇爾歪著腦袋笑問。 「不是!」 聽到阿蘇爾的問題, 讓她不假思索地脫口而出。 衝口而出後, 理性才慌慌張張的拉著她的嘴巴說 「太大聲了啦!」; 看到哈利跟綴歌 被莉亞難得這麼大的反應嚇到愣了一下, 她不由得想要找個地洞鑽進去, 或者祈求大魔法師梅林 把手上的書中世界變成可以躲進去的地方。 但是另一種奇妙的感覺也油然而生; 明明沒有獲得任何證據, 光是大聲說出來就讓她的擔心 像是詛咒解除了一樣舒坦了許多。 「是嗎?」 阿蘇爾歪著頭說。 午夜色的眼睛看著莉亞, 感覺卻像是莉亞在看著廣闊的夜空, 廣闊到能夠容納所有情緒, 直到只剩下平靜。 「既然不是的話, 那麼就沒什麼好擔心的了,是吧?」 「……嗯。」 莉亞懷疑阿蘇爾是不是知道她在擔心什麼, 她知道被破心的感覺, 而剛才並沒有發生, 但是望進那雙眼睛, 確實讓莉亞忘了剛才想拿書遮住臉的想法。 「嗯。那我們要繼續嗎?」 阿蘇爾終於扶正腦袋說。 「好啊。」 莉亞回到沙發上, 重新打開書。 莉亞能恢復「人樣」, 波特夫婦也放心不少, 無論是對莉亞的情況, 還是對於阿蘇爾的為人。 可是事情變得更怪了, 不只莉亞似乎因為他們不知情的因素 而被曼西斯的事困擾著, 今天才來的阿蘇爾也好像知道些什麼? 「……妳是不是……」 綴歌說。 話還沒說完, 教室門又被打開, 嚇得莉亞差點把書掉在地上。 「沒事吧?……」 兩個人急急忙忙地擠了進來, 手裡的魔杖 更是比他們的人先一步伸向可能的目標, 儼然就是來打架的, 但是在發現 情況似乎跟他們想的不太一樣後 聲音就愈來愈小。 進來的是艾倫, 還有蜜歐.坎貝爾, 莉亞的室友, 一頭蓬鬆的金色短髮、臉圓圓的女生。 「不是我幹的!」 阿蘇爾舉起雙手自清。 不知道她是不是常常被人破門而入, 才會培養出這麼敏捷的反應。 莉亞不敢想像詳細經過。 「怎麼了嗎?」莉亞問。 「我們剛才遇到了史萊哲林。 她說妳被奇怪的人帶走了。」 艾倫解釋, 然後用眼神向他的學院長確認情況。 「謝謝你們特地來拯救我們。 沒事的, 只是新來的古代神秘文字老師。 她……還沒有那麼怪吧。」 綴歌笑著解除兩位小英雄的警戒狀態, 然後又看了阿蘇爾一眼。 「我哪有怪,波特教授?」 阿蘇爾抗議。 「說這話的人在學校幹了什麼還記得嗎?」 對於帶著謎團加入已經一堆謎團的霍格華茲 的問題學生, 綴歌心裡第一個冒出來的 「妳還敢說」的念頭出口後卻變得有點怪。 「我讓一個有心事的學妹不要擔心, 這樣是怪事嗎?」 「杜魯斯小姐, 妳好像省略了前面的很多事情吧。」 那個動作是在學校進行的沒錯, 但是這樣耍嘴皮還是讓綴歌白了她一眼。 看來綴歌跟阿蘇爾之間發生了不少事情啊。 正當所有人因為兩個女人平靜的針鋒相對 而冒起冷汗時, 蜜歐卻注意到了其他關鍵字。 「杜魯斯?」 她看看阿蘇爾, 然後像是想起什麼的拿出一個伸縮蜥皮袋, 從裡面掏出一本書, 來回看著封面內頁跟面前的人。 「妳是阿蘇爾.杜魯斯?」 「應該是。」阿蘇爾點頭說。 蜜歐嘴巴一開一闔了好幾次 就是沒辦法說話,好像金魚一樣。 「老……老師好! 我……我是妳的書迷!」 她花了半天才組織好語言, 僵硬的伸出手。 「真的?幸會。」 阿蘇爾跟她握手。 她看起來很習慣了, 而蜜歐則一臉美夢成真。 原來她是個迷妹嗎? 艾倫對她室友投來疑問的眼神, 也是現在才知道自己的室友 有這樣一面的莉亞搖搖頭。 「老師怎麼會來代課?」蜜歐又問。 「聽說是巴布林教授上了年紀, 舊疾復發了。 然後校長說我還欠一次勞動服務之類的?」 阿蘇爾乖乖搬出她答應就職前 被校長直接交代過的官方說詞。 除了最後一句。 「總之,我現在是趁著還沒上工想動動筆, 剛好遇到了莉亞妹妹, 就請她當我的模特兒了。」 「這樣啊。那為什麼是她?」艾倫問。 「剛好遇到。 你們亂傳別人的閒話, 被她討厭了。」 「什麼?沒有啊!」 莉亞趕快澄清。 「那麼是妳不跟著閒話別人, 所以被討厭了?」 「不、不是誰討厭誰的問題啦……」 莉亞辯解得面紅耳赤。 「沒有人會討厭莉亞的啦!」 蜜歐也幫莉亞緩頰。 「好,好。 再一下子就好了, 你們要救到人再一起走嗎?」 玩夠了的阿蘇爾嘻嘻笑著說。 「好啊。」 艾倫收起魔杖, 也找了一張椅子坐下。 「對了……!」 蜜歐舉起剛才拿來認出阿蘇爾的小說。 「可以幫我簽名嗎?」 「我一個來當老師的給人簽名, 會不會被人以為 我是為了賣書才答應來教書的?」 阿蘇爾苦笑說。 「不過我今天還不是老師, 應該還好吧?」 遇過這種老師(笑), 而且還是個徹頭徹尾的騙子的哈利跟綴歌 也忍不住苦笑看著 把握到最後機會的蜜歐欣喜的樣子。 「這是妳最喜歡的一本嗎?」 簽好名後, 阿蘇爾看看被蜜歐隨身攜帶的小說,說。 「也是我知道老師的第一本。」 蜜歐說。 「是我哥哥推薦給我的, 說『有時間看一堆亂七八糟的故事書, 還不如看一些能長知識的』 就送我這本書當生日禮物了。」 「這樣的哥哥對妳還不錯呢。」 阿蘇爾笑著說, 交還書後又回到繪畫上。 「還好啦。 這本書裡面用到的符文聽他們說很用心呢, 照著上面寫的做真的施展得出魔法, 我就是因為看了這本書 才會選修古代神秘文字的。 老師為了寫它一定下了很多工夫吧?」 「唔…… 這樣講好了, 我下的工夫就是我被找來代課的理由。 麥校長是這樣說的。」 「好厲害……」 「不認真寫, 我的超勞巫測唯一的O會哭的。 而且, 我隨便寫的話 炎上的可不只有太認真的學院派而已, 下禮拜妳們就知道為什麼了。」 阿蘇爾說。 反正她繪畫用的是手不是嘴, 就跟興奮的蜜歐聊了起來, 從霍格華茲七大不可思議歷經的變化, 到新的衛氏巫師法寶 被怎麼拿來氣死飛七之類的。 熱烈成那樣完全插不上話呢, 就算也發現阿蘇爾不太對勁, 哈利也只能看著她們苦笑。 「妳看她這個樣子, 像是本人嗎?」 他低聲問最用心檢查來者何人的綴歌。 「看不太出來。 不過目前看來不像壞人。」 希望繼續保持就是了。 「她當年真的那麼皮嗎?」 他也忍不住問了。 「也不是皮啦…… 她腦筋明明很好卻都不用在正途上, 常常做出一些讓人捏一把冷汗的事。」 「那聽起來不壞啊, 像是某個活下來的男孩。」 哈利笑說。 「你還敢說, 也不想想當初你給我添了多少麻煩, 那個活下來的變態。」 所以一直奇怪阿蘇爾為什麼 不是分到葛萊芬多的綴歌沒好氣的說。 「叫我怎麼忘得掉嘛, 『那個改邪歸正的女孩』。」 哈利笑著一邊說, 手一邊繞過綴歌的背抱住她。 聽到那個稱呼, 綴歌忍不住苦笑, 用左手握住他, 然後整個人往他身上擠了過去。 佛地魔失勢後, 支持他的馬份一家 也躲不了受到重建的魔法社會審判, 多虧了哈利作為證人, 強調佛地魔能被打倒她功不可沒, 還直接在聽證會上求婚 才幫她免於牢獄之災。 『那個改邪歸正的女孩』 的稱呼就是那時候開始跟著她的。 「會太亮嗎? 需不需要我幫忙調整?」 阿蘇爾努力無視他們, 但是眼前還是被閃光彈攻勢 無情地打成一片花白。 「嗯?不會,這樣就好。」 沒有聽過放閃這種說法的莉亞 聽不懂阿蘇爾的意思,說。 「喜歡那本書嗎?看得這麼專心。」 以為莉亞是讀書入迷到 完全無視外界的阿蘇爾問。 「嗯。寫得很棒。」 雖然有點小誤會, 但對話還是成立了。 「謝謝妳。」 作品被肯定, 阿蘇爾難掩臉上的滿足。 「可以再借我幾天嗎?」 「就送給妳吧。 我說過不會白白佔用妳的時間吧?」 「謝謝妳,杜魯斯老師。」 「剛好這邊也差不多了。」 阿蘇爾說, 舉起素描簿審視一番後遞給莉亞。 莉亞一看, 不由得發出驚嘆聲。 這一聲驚嘆吸引兩個同學也過來一探究竟, 也是差不多的反應。 明明整個畫面都只有用到鉛筆, 也沒有用魔法, 卻給人活靈活現的感覺, 好像可以跳進畫裡陪畫中女孩一起看書。 可能是畫家的風格, 畫中的白天被刻意畫得沒那麼亮, 這樣一來白頭髮的莉亞就會變得非常顯眼, 好像在夜空底下點亮的唯一一盞明燈一樣, 畫面中的光源也無法搶走她的光彩。 「好厲害……」 不懂畫畫的莉亞想不到什麼適合的措辭, 也不知道她的表情 表達得比任何華麗的辭藻還要真摯直接。 「喜歡的話就給妳吧。」 阿蘇爾將那一頁撕下, 在上面簽名後交給莉亞。 「謝謝妳,杜魯斯老師。」 莉亞笑逐顏開說。 「好棒喔~」蜜歐說。 她本來也想自告奮勇模特兒的, 可是她今天沒有準備, 只好算了。 「謝謝你們這麼捧場一個作家的畫作。」 阿蘇爾說。 這時,報時的鐘聲響起了。 「好,去吃午餐吧。」 阿蘇爾伸個懶腰說。 「妳們年輕人先走, 我跟兩位教授討教一下 新手教師會需要知道的事情。」 「那……晚點見囉, 波特教授?」 「「嗯,晚點見。」」 他們異口同聲說。 「自己走到餐廳去可以吧?」 哈利關心的問。 「波特教授, 我跟坎貝爾還在這裡。」 艾倫揮揮手, 彰顯不會讓莉亞一個人的自己的存在說。 「沒問題的。」莉亞苦笑說。 「交給我們。」 已經不是第一次幫莉亞找拐杖的蜜歐也說。 「路上小心喔。 不要太在意別人的閒話了, 那些人就是什麼都不知道, 才要用力的發言以免被發現。」 綴歌也說。 雖然不清楚詳情, 但看來莉亞困擾的是現在沸沸揚揚的曼西斯的傳言, 綴歌就搬出以前聽父親教她忽視外人閒言閒語的話。 「我知道了。 謝謝妳,綴歌阿姨。」 就算剛才已經下定決心, 還不明朗的事就不杞人憂天了, 有人關心自己還是讓莉亞感到很窩心。 只要有這些人在, 她就知道自己是莉亞.貝拉克, 不是魔王的傳人吧。 目送年輕人們離開後, 大人們才嚴肅起來。 「有事要找我們嗎, 杜魯斯?」 綴歌說。 「不是妳有事要問我嗎, 波特教授? 剛才我跟學妹聊天, 妳一副等不及的樣子。」 阿蘇爾歪頭笑說。 「學校好像發生了很多事, 讓妳們兩位很緊張啊。 有我幫得上忙的嗎?」 「妳特地留下來, 給我們問問題?」 剛才所有試探都被意外事件打斷, 成功迴避後的阿蘇爾現在的舉動 反而讓綴歌難以摸透她在動什麼腦筋。 「不然我好像被懷疑成壞人了, 這樣很過分欸。」 阿蘇爾苦笑說。 波特夫婦意味深長的交換一個眼神。 「我承諾過, 不會白白浪費你們的時間。」 綴歌握緊摺扇, 這個自幼養成的習慣動作讓她思考起來。 使用言語的對弈開始了。 ======================================= 最近看文的人好像比較少, 看來只好下猛藥, 加個黑絲女教師登場了(x 今天就是個介紹新角色的篇章, 之後我在想要控制一下這個角色的戲份, 至少上完第一堂古代神秘文字課後 讓她不要搶走哈綴的光彩。 除了魔王關卡讓她扮演助拳人, 主要還是哈綴跟莉亞在打外, 還有什麼好點子嗎?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223.138.60.93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22120550.A.510.html
wayneshih: 看完了 所以綴歌已經有學生回來當老師了 05/27 21:33
wayneshih: 而且推理能力很強! 05/27 21:33
記得哈綴宇宙中設定是打完佛地魔後幾年 綴歌就在當老師了, 有學生變成後輩很正常吧?
alanalg: 瞬間看成摩根費里曼 囧 05/27 21:44
alanalg: 大規模殺傷性武器! 莉亞: 我本來不想用這招的 05/27 21:50
alanalg: 泡芙太棒了吧 莉亞記得進貢罐罐 05/27 21:54
一定要的
alanalg: 阿蘇爾感覺滿討喜的 看完推 謝謝V大 05/27 22:02
謝謝alan大:)
z101924512: 看到泡芙一直攻擊,會忍不住猜想牠嗅到對方有問題... 05/27 22:46
只是看她很不爽而已(x
Rfaternal: 推推 畫重點(黑絲女老師X 05/27 22:51
重點,會考(x
Rfaternal: 哈綴都很謹慎喔 都在試探是不是本人 但是狀況有這麼不 05/27 22:52
Rfaternal: 妙嗎 連見到面的都先懷疑是不是本人 05/27 22:52
算是小巴提的PTSD吧
Rfaternal: 搶走哈綴的戲份也沒關係吧 他們當那麼久的主角了 05/27 22:55
Rfaternal: 偶爾也該退居二線啦ww 05/27 22:55
好ww
jojoshoe: 很鮮明的角色,然後我只記得貓貓(x 05/28 00:21
jojoshoe: 所以莉亞疑似是摩根的女兒...或是其血脈這樣? 05/28 00:22
jojoshoe: 然後不知道跟幻夢境有沒有關係,來到了現代? 05/28 00:23
窩不知道
jojoshoe: 看到薩拉扎也覺得好棒! 很有立於巫師頂點的氣勢! 05/28 00:25
謝謝:)
jojoshoe: 然後想跟v大說一下,一些我們很早期討論過的問題 05/28 00:25
jojoshoe: 那就是,PTT是個相對不友善的閱讀環境, 05/28 00:27
jojoshoe: 排版跟篇幅很難拿捏得剛好... 05/28 00:28
jojoshoe: 一篇文章大概在4000~6000字會比較剛好一點... 05/28 00:30
jojoshoe: 字數太多的話...可能會讓人想等比較有時間再來慢慢閱讀 05/28 00:31
jojoshoe: 沒有書籤功能是真的很麻煩啊~ 這是PTT的缺點... 05/28 00:32
謝謝老闆的指正 那我下次還是像之前那樣分上下篇好了
lelo7410: 推推 05/28 02:59
謝謝:)
monica21: 新角色~!而且是學生!越來越期待故事了! 05/28 07:14
monica21: 贊成R大,覺得哈綴被搶戲份沒關係XD 05/28 07:14
monica21: 除非是他們不出手會很怪的大威脅, 05/28 07:14
monica21: 不然覺得可以讓莉亞和阿蘇爾多發揮:) 05/28 07:14
好的,謝謝mo大:) ※ 編輯: Vinygli (223.139.70.76 臺灣), 05/28/2021 09:40:40
yoyosea: 覺得新角色的設定很不錯啊,她跟哈利綴歌的對話應該可以 05/28 19:33
yoyosea: 帶出不少,本傳之後,次世代之前的故事~ 05/28 19:33
yoyosea: 哈綴不是第一主角的故事,戲份比較少是正常的,反而安排 05/28 19:33
yoyosea: 在恰當的時機出場會更有「啊,哈綴真的長大成熟了呢」的 05/28 19:33
yoyosea: 感覺=) 05/28 19:33
謝謝, yo大的提議不錯:) ※ 編輯: Vinygli (1.173.217.191 臺灣), 05/29/2021 07:42:53
Kagami3421: 看完推 06/03 20:24
Kagami3421: 哦原來有魔王關啊 06/03 20:25
Kagami3421: 這篇花了很多心力去建構新角色呢 06/03 20:25
讓阿蘇爾講幹話很愉悅啊XD ※ 編輯: Vinygli (1.173.250.65 臺灣), 06/15/2021 19:1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