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C_Chat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魔法石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37771639.A.935.html 密室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39711449.A.CC0.html 阿茲卡班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1413581.A.12E.html ------------------------------- 前言:火盃篇開始啦,翠菊初登場,魯休思即將開始成受年輕時犯下的錯誤帶來的後果 -------------------------------   第一章:家族聚會   時間進入七月中旬,英格蘭的郊區開始瀰漫著夏日的熱氣,在馬份莊園內,兩個女孩 正在日照充足的休息間內,研究著彼此的穿著,她們談笑的聲音甜美的令人充滿遐想,時 不時傳來銀鈴般的笑聲讓人羨慕起青春的美好。   總是留著童花頭的潘西,穿著一件白色襯衫,襯衫緊繃的必須解開前兩個扣子,外面 罩著黑色的鉚釘皮衣,漆黑的皮褲,為了配合著她的穿著,她今天還塗上黑色的指甲油和 口紅,露出的左耳上穿了四個孔,長條的耳環讓她的耳朵幾乎被銀色覆蓋,充滿叛逆的氣 質。   「試試這個。」潘西丟給綴歌一件衣服,綴歌皺著眉頭,不解地走進更衣室。   幾分鐘後,綴歌的身上穿著一件白色底的淡色洋裝,指寬的肩帶讓她能露出肩膀,卻 又不會顯得太過曝露,剛好過膝的長度能讓人看見她美麗的小腿,以及在走動中偶爾露出 的膝蓋,配合繡在裙角的藍色小花,給人一種少女般的純潔感。   洋裝的剛好的剪裁貼合著綴歌的身體,加上束起的腰身凸顯出她發育完好的身體曲線 ,跟洋裝本身散發的純潔感有著強烈的反差,給人一種想要據為己有,甚至將其玷污的衝 動。   「啊──」潘西看著自己挑選的洋裝,以及比她想像中更美好的畫面,滿意的舔著嘴 唇,她的動作以及眼中的火花讓綴歌有點害怕的退後,潘西摸著綴歌的金髮,猶豫綁成公 主頭還是三股辮能讓綴歌更吸引人。   「潘西?」綴歌語氣有些顫抖的看著朋友,她的反應簡直像隨時會性騷擾她的大叔。   「真棒,完美。」綁成三股辮吧,再戴上一頂遮陽帽,潘西不相信有人能抵擋綴歌的 魅力,尤其是平常習慣了綴歌女王氣質的人,看到她如小女人般的反差,搞不好會當場獸 性大發。   那就只能讓潘西這個護花使者解決對方了吧,英雄救美,完美的計畫。   潘西將綴歌拉鏡子前,一黑一白,叛逆與溫順的兩個少女站在一起,猶如一張設計精 美的對比畫,「我敢說我們這樣出去,別人會以為我們是一對的。」   「是啊……」看著鏡中的自己,綴歌也開始期待起來了。   「嗯──」潘西不開心的嘟起嘴,綴歌飄到遠方的眼神顯然想的跟她不是同一件事, 「綴歌最近都在想著別的男人呢,越來越無視我了喔。」   「妳這樣很帥啊。」綴歌摸著潘西的耳環說,「耳環也很酷。」   潘西聽到綴歌的誇獎,心裡飄飄然的笑了,但提到耳環,她神情複雜的抿著嘴唇,「 高爾送給我的。」   「順利嗎?」   「還算……順利吧。」潘西看著鏡中充滿中性美的自己,這套衣服是為了取悅綴歌而 準備的,至於高爾,她根本不知道對方想看到怎樣的自己,試穿的照片寄給他,他總是會 用不知道該說呆板還是隨便的讚美詞來回應。   「綴歌姊姊──」一個活力過度的聲音阻止潘西繼續煩惱。   一個和月桂一樣的金髮,剪成鮑伯頭,同時用髮夾將額頭露出來的少女,興奮的跑進 休息間內,一把抱著綴歌,就像興奮的狗一樣聞著綴歌身上的味道,「綴歌姊姊的身體好 香──」   「翠菊……這樣說很奇怪吧?」綴歌紅著臉的回應少女,她不知道該是把對方推開, 還是任由對方聞著自己的身體。   潘西瞇起眼睛,看著另外一頭野獸,往好處想,至少實驗結果來看效果不錯,往壞處 想,為什麼現在又多了一個搶綴歌的野獸了?   「真是沒有禮貌……」月桂無奈的拉開自己的妹妹,翠菊彷彿像是要把綴歌吃掉似的 ,雙手在空中張牙虎爪的,「有時候我會忍不住懷疑,我們家的教育是不是受到詛咒了, 我記得養出我這個運動狂之後,我媽就很小心地把翠菊養成淑女了才對啊。」   「她不和綴歌獨處的時候確實很淑女啊。」潘西雙手抱胸的看著順從這慾望的翠菊, 某種意義上來說潘西還挺羨慕她的。   「那麼問題就出在妳身上了喔。」月桂指著綴歌,語帶責問的說,「對我們家小妹做 了什麼,妳這個身上帶有魔性的女人。」   「我哪有做什麼啊?」綴歌被朋友氣得滿臉通紅的反駁。   「讓我聞綴歌姊姊的味道啦,該死的波特不在,我要佔據綴歌姊姊一整個暑假!」被 月桂拉著的翠菊拼命的想要掙扎,但淑女教育和打擊手教育的差距就在此刻體現出來,月 桂輕而易舉的將發情的妹妹壓制住了。   「這麼說太過分了,翠菊,妳把綴歌當成什麼了,妳以為綴歌是妳的東西嗎?」潘西 嚴厲的責問翠菊,被罵了之後的翠菊放棄掙扎,難過的低著頭。   綴歌感動的看著潘西,緊要關頭的時候她還是非常可靠的。   然後潘西的下一句話,讓綴歌想把她的感動收回來,「這麼好的綴歌,應該大家一起 共用才對啊。」   就在這時,休息間傳來敲門聲,聽到聲音,翠菊立刻收起自己的慾望,迅速的站好, 整理自己的服裝儀容,不過一秒的時間,原本看上去跟野獸一樣的翠菊馬上變成動作典雅 端莊的淑女,乖巧的做在椅子上。   「進來。」房間的主人對門外的人說。   高爾穿著西裝走進休息間內,恭敬的握著綴歌的手,「暑假快樂,綴歌小姐。」   「你也是,高爾。」   高爾隨後也跟月桂和翠菊打招呼,然後將目光移到穿著十分特殊的潘西身上,他的雙 眼直盯著潘西,一言不發的看著對方。   「幹嘛,有意見就說啊。」潘西不悅的撇開臉。   「很好看。」高爾吞了口口水的說,雖然潘西沒注意到,但旁人都看得出來,高爾的 眼睛根本沒離開過潘西的身上,那並非恭維,只是高爾不善言辭罷了。   潘西聽到高爾的話後,沒有回應,但原本配合服裝故意擺得大辣辣的舉止,不知何時 又變回女孩子的動作,與她中性的裝扮形成強烈的反差。   因為她的動作,高爾的呼吸變得急促,他注意到自己的失態,摀著口鼻,轉移注意力 的問:「你們要玩牌嗎?我去搬張桌子來。」   「去吧。」綴歌熟練的使喚著高爾,潘西則面對著眾人,將頭靠在牆壁上,不這麼做 ,誰都會注意到她紅得誇張的臉頰。   看著兩人的互動,翠菊忽然對身旁的姊姊說:「姊姊,你有男朋友嗎?」   「沒有呢──」月桂抱胸的回應,強烈閃光彈的攻擊下她覺得自己早晚會瞎。   「那妳可以去勾引波特嗎?這樣綴歌姊姊就是我的了。」   月桂看著兩眼發光,眼睛散發著期待的妹妹,此刻她非常確定,她們家的家庭教育一 定出了問題,早知如此還不如教育成打擊手。 -------------------------------   馬份莊園的正廳門口,一個肥胖圓臉,會讓人聯想到企鵝的男子,手中拿著懷錶,等 待著他的友人道來。   一段時間後,一對身材高大的父子走進正廳,父親對著兒子說,「葛果裡,你不用上 樓,去陪大小姐吧。」   兒子聽完後點頭,轉身前往綴歌所在的休息間。   「還是這麼愛護孩子啊。」克拉嘲諷的看著高爾,他收起懷錶,走到朋友面前和對方 握手,「一年不見,看來你們那邊也一切安好。」   「你呢?」高爾反問克拉。   「說實話比我想像的好多了,我以為放逐斯堪地那維亞的時候我家真的完了,不過從 結果來看,我兒子似乎沒有冒犯太多,現在我們家在那裡建立起一些勢力,當然還是靠馬 份大人和他的熟人幫忙,我兒子在德姆蘭過得太愜意了,甚至連回國都懶。」   「也許下次你主辦的時候可以邀請我們過去?」高爾打趣的說,兩人同時爬上二樓。   「開玩笑,那裡冷的我根本不想待。」兩人在二樓的會客室外,拉起自己的袖子,對 看門的年輕人秀出手臂上的烙印,隨後進入會客室,克拉如釋重負的呼氣,「還是在自己 熟悉的場子舉辦集會來得好,上次去雷斯壯家,我連水都不敢喝,誰知道那家瘋子會在食 物裡下什麼毒。」   會議室跟溫暖的休息間不同,大部分都是石製構造,只在左右兩側開了一扇窗戶,戶 外是下著暴雨的陰霾,這是偵查敵人與防禦魔法的效果,會議室內有一個壁爐,二十四小 時的點著綠色的火,但根本沒有提供溫暖的效果,那是為咕嚕網安裝的,在會議室的正中 央,擺著一張能做幾十個人的長桌,十二張椅子,桌巾和酒杯已經放好,還有依據各自的 地位所安排的名牌。   因為高爾和克拉是今年召集人的親信,因此他們能坐在主位的左右兩側。   成員們逐漸感到了,綠茵家的當家,帕金森家的當家因為和馬份家的特殊關係,坐在 除高爾和克拉以外最接近主位的位置上。   雷斯壯家的代表,因為現任當家以及同輩的弟弟都在阿茲卡班,只能派出年邁的前任 當家拉道夫斯二世.雷斯壯出席。   卡羅家族的兄妹,哥哥艾米克坐在椅子上,妹妹愛朵則站在他的身後。   克羅兒家的代表,接替死去的兄長伊凡上位的弟弟、艾佛瑞的現任當家小艾佛瑞、羅 爾家的代表索分.羅爾、賽溫家族、牙克厲家族、據傳是編寫神聖二十八族族譜的諾特家 族。   最後則是這次會議的主辦人,馬份莊園的主人魯休思,他握著權杖,有如國王般坐在 主位上,出席的人有絕大多數都是靠著他的庇蔭才能免於牢獄之災,除了與他有深厚友誼 的客人之外,大多數的人都不敢直視著他。   在魯休思的指揮下,侍酒師將十二杯酒倒滿,魯休思舉起酒杯,對著眼前的十一個客 人說:「感謝各位的支持,讓我魯休思能在今年擔任我們家族聚會的召集人,現在為了我 們純種的未來,巫師的繁榮,以及黑魔王的理想,舉杯。」   魯休司率先將酒一飲而盡,其他人也接著將酒喝完。   「今年,大家過的都還好吧,我想知道是否有人遇到需要幫忙的困難?」   所有的參與者紛紛表示沒有,他們恭維的讚美魯休思幫他們做的安排,除了為所欲為 的權力,一切都如黑魔王所在那時一樣,所有人都非常滿意,只有雷斯壯家的拉道夫斯二 世沉默不語的閉著眼睛。   沒有人敢對他的無禮有怨言,他的父親拉道夫斯一世是魔法部長,他本人又是第一批 加入黑魔王的食死人,算是元老級人物,他的兩個兒子因為執行黑魔王的命令而在阿茲卡 班坐牢,在他眼中看來,這些沒有殉死又逃過牢獄之災的年輕人都是叛徒。   大家都以為拉道夫斯二世只是埋怨魯休思沒救他的兒子,沒人知道今天拉道夫斯二世 是帶著任務過來的。   就在這時,一個侍者急忙的跑到魯休思耳邊,魯休斯交代了對方之後,侍者立刻離開 會客室,然後在主位的正對面安排好位置。   大家都對突發的事情感到意外,過沒多久後,一個身穿黑色晚禮服,頭上用黑色頭罩 遮住臉的女子,閒庭信步的坐在剛安排好的位置上,當她把頭罩解開來時,除了拉道夫斯 二世,所有人都倒抽一口涼氣。   「感謝您這次讓我沒有邀請函也能出席,突然來訪,造成大家的困擾真是抱歉了。」 夏菲語氣恭敬的說,但沒人因為她的客氣而放鬆戒心。   「哪裡,沒邀請妳才是我的失禮,夏菲小姐。」魯休思拿出手帕,故作鎮定的擦拭額 頭冒出冷汗,「之前多次邀請都未果,我還以為夏菲小姐對我們的聚會不感興趣呢。」   「如果只是聊一些家族的事情的話,我沒有什麼能發揮作用的餘地,在幾位紳士面前 混入一個什麼都不懂的小女孩,也會害你們無法暢開聊吧,我雖然懂得不多,但不造成別 人的困擾這點家教還是有的。」夏菲眼角下垂,哀傷的看著魯休思,「魯休思,我始終相 信著你,你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讓黑魔王回來的時候能有即戰力而忍辱負重,你討好他們 ,是為了讓我們的手可以安心的在這混亂時代生存下去,但聽到這個消息之後,我……」   夏菲拿出手帕,哽咽的擦著眼淚,一些沒有見過她真本事的年輕人,被她嬌弱的外表 迷住了,「我真的不敢相信,你背叛我們了嗎?還是說這也是你的計劃?」   夏菲的話讓會議室內議論紛紛,拉道夫斯二世對她的表演露出滿意的微笑。   魯休思不解的看著夏菲,「我聽不懂,可以請妳說明白點嗎?」   「魔法部那裡一直在盛傳一個謠言,兩個最古老的純種家族要和解了,馬份和衛斯理 ,你要說你對這一切都一無所知嗎?你家的千金熱情的邀請衛斯理全家在魁地奇決賽的時 候使用你家的包廂,這些你都不知道?那你總該知道衛斯理家他們是多麼令人……作噁的 叛徒吧?」   聽到夏菲的話,魯休思幾乎無法呼吸,他確實把馬份家的包廂交給綴歌處理,他也不 打算過問綴歌會邀請誰,他希望能讓綴歌在霍格華茲內的生活不受到他們外界的影響,但 他沒想到的是綴歌的朋友是衛斯理,還是他們全家。   他要冷靜,他思考著該如何回答才能讓其他人不覺得自己背叛了純種陣營,高爾想幫 自己說話,克拉趕緊使眼色阻止對方,現在不能把高爾也拖下水,若有必要,必須讓他們 與自己切割開來。   「我從來不過問小女的交友圈,在怎麼說那都只是在霍格華茲內的過家家,我不會讓 她繼承馬份家,她終究只是一個成年了就會嫁出去的女兒罷了,拿她的交友關係直問我是 否背叛,是不是太過滑坡了呢,夏菲小姐?」   看著與會者點頭的反應,魯休思知道自己過關了,重點不是夏菲怎麼想的.而是其他 純種家族怎麼想的,他不能讓馬份家在他這一代淪為衛斯理那種叛徒。   「那綴歌小姐的對象呢,有安排了嗎?」夏菲不死心的追問,「或許這裡有人可以提 供優秀的男丁,如果入贅馬份家的話,也能幫馬份家解決繼承人的困擾吧。」   「言之過早了吧。」魯休思隨口回答,他沒注意到這是夏菲準備的第二次攻擊。   「是言之過早,還是另有安排呢?」夏菲挑眉的問,隨後拿出一張女巫周刊的專欄, 撰寫人是麗塔.史譏,最近在預言家日報竄起來的資深記者,「這是這一期的八卦消息, 給大家當作笑話看看就好。」   夏菲將女巫周刊傳閱下去,看過文章的人都用驚訝的眼神看著魯休思,拉道夫斯二世 則跳過不看,他早就知道內容了,當周刊傳到魯休思手上時,他感覺眼前一片漆黑。   馬份家公主與活下來的男孩的祕密戀情?   眾所周知,馬份家的千金綴歌.馬份在巫師家族內頗具知名度,她的婚配對象也是眾 多八卦消息的熱門話題,根據祕密來源表示,綴歌馬份在霍格華茲內,正與活下來的男孩 ,哈利波特祕密交往,英雄與公主的配對令不少人心馳神往,但也有人對馬份家的家底感 到質疑,不少人認為馬份家是那個人肆虐時期最得力的助手,黑暗家族與英雄之子的戀情 也讓這則消息增色不少傳奇色彩……   「無稽之談。」魯休思隨手將周刊往桌上一丟。   「魯休思,很顯然你女兒的行為有辱你馬份家的家門,這不是一句無稽之談可以打發 的。」拉道夫斯二世猶如大老班的靠著椅背,沙啞的嗓音充滿威脅的對魯休思說,「是不 是無稽之談,叫你女兒上來對質就能明白了,又或者……你願意用行動表示你的忠誠?」   魯休思困惑的看著拉道夫斯二世。   拉道夫斯二世朝魯休思丟出一個東西,東西準確的落在魯休斯的面前,那是一張人骨 造型的面具,是食死人執行任務時會帶著的東西,「在魁地奇決賽當天,殺幾個麻瓜,放 火燒了他們的社區,提醒那些日子過太安逸的人我們的存在!」   拉道夫斯二世有如王者般的聲音響徹整個會議室內,他做好位置,看著魯休思,「帶 領我們的任務就交給你了,沒問題吧魯休思?」   魯休思將面具戴在臉上,他的心情變得無比平靜,面具之上,沒人知道他是誰,彷彿 連最後審判的神都能騙過,「沒有問題,前輩。」   他打從一開始,就別無選擇。 -------------------------------   會議結束,與客的人紛紛離開會議室,夏菲卻留了下來,她走到魯休思的身旁,摘下 對方的面具,親暱的撫摸著對方的胸膛,「這麼多年你的身體還是一樣見狀呢,魯休思… …果然是為了黑魔王,努力鍛鍊讓自己保持戰力吧,我就知道你是最忠誠的那個人。」   「好久沒有婚外情了呢,今天要來嗎?」   魯休思瞪著那個害他不得不執行食死人任務的女人,對方卻無視他的怒言,吻在魯休 思的臉上,還深入對方的口腔,熱情的挑弄著對方的舌頭。   魯休思將夏菲推開,嫌惡的用手帕擦拭自己的嘴唇。   「真無情……」夏菲泫然欲泣的蹲坐在魯休思面前的地上,兩腳張開的角度剛好能隱 約看見她兩腿之間的祕密,夏菲拿出魔杖,用變形咒調整自己的長相,這不是特殊血統的 變形師的能力,而是夏菲以自身變形學的造詣做出來的短暫變化,「以前你那麼熱情,我 努力的取悅著你,現在卻這樣對我……」   魯休思的眼神從嫌惡變成了恐懼,他不小心讓夏菲知道太多自己的祕密了。   夏菲變成的樣子是美黛.東施,水仙的二姊。   「我用這張臉跟你睡的時候,你不是很熱情嗎?那時候的你還對我說你渴望我很久了 ,可惜她最後嫁給麻種了,你才退而求其次的選擇跟她很像的妹妹不是嗎?」夏菲趴在魯 休思的身上,再度親吻著魯休思,這次魯休思沒有退開,而是任由對方品嘗自己的舌頭。   「水仙要是知道自己只是姊姊的替代品,一定會很傷心吧。」夏菲的低語有如惡魔般 ,刺激著魯休思的內心。   夏菲的外表變了,變成水仙,但更年輕,只有十五歲左右,那是魯休思剛認識時的水 仙,他們在家族的聯誼中認識彼此,約會,交往,最後結婚,他知道這個時候的水仙,但 從來沒有品嘗過這時的水仙,除了夏菲偽裝的那次。   久違的感覺,自從黑魔王消失,綴歌出生,魯休思把食死人的過去當成不再重演的歷 史之後,他就刻意的想要遺忘掉當年沉迷於夏菲的過往。   夏菲再度用魔杖改變自己的外表,一樣是十五歲,和水仙十分類似的少女,魯休斯看 著夏菲變成的模樣,恐懼感、罪惡感和興奮感混雜在一起,幾乎要把他逼瘋。   夏菲靠在魯休思的胸前,熟練的撫摸著對方的敏感帶,她親吻著魯休思的身體,在魯 休思的耳邊,有如愛人般呢喃著:「喜歡我嗎?爸爸。」   「請妳……住手……」魯休斯握著夏菲的手,慢慢的,盡可能不冒犯到對方的,將夏 菲推離自己身邊。   夏菲變回自己原本的模樣,從魯休思身上起來,「今天我會洗好澡,在我房間等你到 午夜,你不會讓我一個人寂寞的度過晚上吧,學長?」   魯休思疲倦的點頭,得到答覆後,夏菲滿意的離開了。   魯休思拿出懷錶,錶蓋之上放著的是水仙和綴歌的合照,她們幸福又信賴的看著為她 們拍照的人,也就是魯休斯自已。   他蓋上懷錶,強烈的罪惡感讓他深陷其中,幾乎溺死。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220.129.193.144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1492223.A.C16.html
JOJOw991052: 身體曲線,錯字 01/07 04:04
感謝 已修正
sai007788: 推 01/07 06:44
感謝推
iamcrazyforu: 高爾爸的形象也太可愛 01/07 09:21
說一下兩人的借用形象的形象 高爾爸:諾蘭蝙蝠俠的阿福 克拉爸:蝙蝠俠的企鵝人
bhenry1990: 連魯休斯都有修羅場 01/07 10:08
與其說是修羅場 不如說是年輕的時候跟魔鬼交易 然後現在魔鬼來要債了
ikuken: 立刻再開,苦楝大太猛了吧! 01/07 10:15
我會盡量日更的
Vinygli: 不只女兒,老爸也有修羅場,而且只有更亂 01/07 13:20
Vinygli: 果然修羅場不但會互相吸引,還會遺傳 01/07 13:21
老爸的修羅場是真的會死人的那種 年輕的時候被夏菲誘惑被抓住一堆把柄 然後又因為這些把柄被迫跟夏菲睡 睡了之後又多了更多把柄 這就是無法退出黑社會的老爸
jugularnotch: 這版的魯休斯好多秘密XD 01/07 19:52
都是年輕時犯下的錯誤
z101924512: 魯休斯...慘..這真的會完蛋... 01/07 22:30
時刻都在危的邊緣
Rfaternal: 推推 這版的魯休斯比原作的難度還要地獄阿 01/07 23:20
大概就是一不小心就會家破人亡或妻離女散的等級吧 ※ 編輯: winter0923 (61.231.196.223 臺灣), 01/08/2022 00:37:19
alanalg: 潘西的實驗是啥XD 01/09 10:12
綴歌的洋裝會不會讓喜歡她的人獸性大發 翠菊獸性大發 所以效果拔群
alanalg: 突然發覺這棚女角都有點問題XD 01/09 10:14
綴歌很正常啊 應該算正常吧?
alanalg: 魯修斯慘兮兮 在女兒心中的形象要黑到底了 01/09 10:21
還不夠黑
alanalg: 好像是第一次看到掙扎的魯修斯跟他的過去 好新鮮 01/09 10:24
感謝 我很喜歡這邊想退出但退不了的感覺 ※ 編輯: winter0923 (61.231.196.223 臺灣), 01/09/2022 18:56: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