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C_Chat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魔法石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37771639.A.935.html 密室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39711449.A.CC0.html 阿茲卡班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1413581.A.12E.html 火盃篇 第一章:家族聚會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1492223.A.C16.html 第二章:西追.迪哥里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1573883.A.401.html 第三章:馬份家女僕的才幹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1667949.A.666.html 第四章:山火不盡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1726475.A.DA5.html -------------------------------   第五章:食死人的家庭問題   在被火燒盡的露營區,站著一個三十歲左右的男子,他的身邊還有一個昏迷的家庭小 精靈,以及一個昏倒的食死人,他從食死人的手中搶下魔杖並擊昏對方,拿到久違的魔杖 讓男子的臉上露出興奮的笑容,他對著天空高舉魔杖:「魔魔斃!」   就像放煙火一樣,魔杖射出綠色的火光,並在天空形成一個吐著蛇的骷髏頭,經歷過 那個時代的人,沒人不知那個圖案的意思。   食死人們一哄而散,他們沒人敢在這裡逗留太久,黑魔標記的存在就像提醒著他們現 在活蹦亂跳的行為,形同背叛當年的誓言,以及手臂上的烙印,這也是男子釋放黑魔標記 的目的。   「巴提?是你吧,小巴提?」有人第一個趕到黑魔標記的發射地,男子原本警戒的看 著來者,準備隨時用索命咒滅口,但當他看到目擊者時,放下了手中的魔杖,臉色難掩內 心的欣喜。   「巴提!」夏菲興奮的跑到對方面前,擁抱男子,並熱情的在男子的唇上吻了一下, 她隨後珍惜的摸著男子的臉,「你還活著!我以為你死在阿茲卡班裡了。」   「我可悲的母親用我的模樣死在裡面了。」小巴提解釋著,並親暱的摸著夏菲的下巴 ,「倒是妳現在過得如何?我被我爸囚禁在家裡,根本不知道外面的情況。」   「我現在可是部長的私人秘書喔。」夏菲說話的時候解開襯衫的釦子,露出傲人的深 溝,並得意的撫摸著溝的邊緣,「不管是公事還是私事,幾乎都被我掌握在手中,說我現 在是英國魔法界最有權力的人也不誇張。」   「好樣的。」小巴提興奮的把夏菲抱起,「那些笨蛋沒發現妳的身分嗎?他們完全沒 對妳起任何疑心?我敢說他們要是知道平常一起睡的小女人是食死人中最殘忍的殺手,肯 定會嚇到性無能。」   「當然沒有,而且我很搶手呢。」夏菲摸著小巴提的臉,神色變得哀傷,「知道還有 同伴保持自由之身,不是在阿茲卡班或成為叛徒的感覺真好。」   小巴提的臉色也變得陰沉,他放下夏菲,用質問的語氣問著對方,「妳有去找我們的 主人嗎?我敢說他一定在某個角落,等待忠誠的我們去迎接他。」   「主人沒看錯人,小巴提果然是我們裡面最忠誠的。」夏菲摟著小巴提的脖子,兩人 親暱的擁吻著彼此,小巴提對懷中順從的女人沒有任何疑心,也沒有注意到夏菲的眼神中 散發著想要殺死對方的殺意,等到兩人因為呼吸困難而分開對方後,夏菲才接著說:「我 派彼得去找他了。」   「小矮星?那個老鼠?」小巴提皺著眉頭,語氣盡是對彼得的不屑。   「我走不開,我必須在現在的位置上,讓主人回來的時候能最快的奪回以前的勢力, 我有情報,而且彼得不敢違逆我的命令,他現在的命等於是被我抓得死死的,所以我派他 過去,而且很快就有回報了,小巴提……」夏菲賣關子的停頓,直到小巴提不耐煩的摸著 夏菲的身體才接著說:「他已經回來英國了,而且他有一個能重獲肉身,甚至比以前更強 的計畫。」   「我們需要一個勇士……」夏菲挑逗的摸著小巴提的脖子,被愛撫的敏感帶讓小巴提 心跳加速,「他需要偽裝自己,潛入霍格華茲,在沒有任何外援的情況下,將那個孩子送 到主人面前。」   「哈哈哈哈──」夏菲的暗示讓小巴提放聲大笑,久違的感覺,為佛地魔效命,甚至 賭上性命的刺激感,「我的榮幸,清理者,夏菲小姐。」   「是誰?」一個充滿威嚴的聲音朝兩人接近。   聲音的主人是一個和小巴提的長相有幾分神似,灰白色的短髮整齊的梳成油頭,唇上 留著短鬍,整齊的像精心測量過似的男子,他舉著魔杖,多年的戰鬥經驗使他的架式看起 來毫無破綻,他走進兩人,當他看到夏菲的時候,表情驚訝的說不出話來。   「夏菲──」   「噩噩令!」   「去去,武器走。」   兩人沒有放過對方露出破綻的一瞬間,小巴提繳械了對方的武器,夏菲則直接用蠻橫 咒控制對方,當確定對方沒有威脅後,他們才安心的走進男子。   「令人感到不快的父親?」夏菲調笑得看著被控制住的男子。   「我可以殺了他嗎?」小巴提憤怒的看著自己的父親。   「不行。」夏菲像哄小孩似的阻止小巴提,「老巴提的命還有用處,再說現在死一個 高級文官的話,說不定會動搖到主人的計畫,最好在正戲開始前,讓一切都趨於平淡。」   小巴提雙手抱胸,慾求不滿的看著夏菲。   「倒是地上那個,隨你處置吧。」   得到許可後的小巴提,直接一發索命咒把地上的食死人殺了,殺了對方之後,他才拿 下食死人的面具,看到對方的真面目,小巴提不屑的朝他的臉上吐了口水,「拉道夫斯, 那個沒用官二代,和我一起坐牢的兩個兒子比他有骨氣多了,真讓人懷疑是不是他的種。」 -------------------------------   魁地奇世界盃後的暴動登上預言家日報的頭版應該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根據記者事後 的調查,在那場暴動造成露營區內少數的麻瓜受傷,一家三口麻瓜死亡,火勢蔓延到麻瓜 的社區,燒死了上百人,麻瓜們甚至將這場不明之火稱為末日審判。這場暴動沒有巫師死 亡,幾名正氣師在與食死人的交火中受傷,唯一發現的巫師屍體身上穿著食死人的服裝, 他被認為是暴動的參與者或主謀,他的身分是拉道夫斯.雷斯壯。   綴歌拿著預言家日報,走到父親的會客室內,兩個魔法部的公務員正在和魯休思對話 ,艾瑪站在魯休思的身後,水仙則坐在椅子上,表情有些焦慮的看著丈夫。   「是的,我想你應該可以去古靈閣確認,世界盃決賽當天,我和部長談過之後,立刻 就趕到古靈閣我家的金庫裡了,為了找到能讓部長滿意的……禮物,我花了不少時間才離 開,等我走的時候應該已經快天亮了。」   魯休思的準備向來都是萬無一失的,他早就準備好變身水,讓人以自己的長相在古靈 閣耗上一整個晚上的時間,並在事後消除對方的記憶,確保在沒人能抓到他身上。   「我明白了,請馬份先生不要擔心,這只是為了讓媒體閉嘴的例行公事而已,您也知 道,預言家日報有不少記者,對您帶有偏見。」公務員說完後,將魯休思的口供收好,「 部長很快就會登門為這次打擾您道歉,希望您不要計較這件小事。」   「哪裡,沒人希望這些事發生。」魯休思不知算不算真心話的說。   公務員走後,水仙鬆了口氣的靠著椅背,綴歌走到魯休思面前,將預言家日報丟在桌 上。   「綴歌,怎麼了嗎?」水仙不明所以的看著預言家日報,她注意到女兒的表情不太自 然,綴歌雙手緊抓著裙擺,雙眼佈滿血絲,臉上還有被水洗過的痕跡,看起來剛剛才哭過。   「請你告訴我,這些事情跟你沒有關係。」不是質問,沒有必要質問,綴歌的語氣絕 望得像已經接受事實的對魯休思說,「拜託,跟我說和你沒有關係。」   魯休思沒有回答,他甚至連看綴歌的臉都不敢,心虛的移開視線。   「綴歌……」查覺到父女倆的互動有問題,水仙原本想幫魯休思辯解,但卻被魯休思 揮手阻止,他自己很清楚,說什麼都沒有用。   「就算是騙我的也好,拜託……跟我說你沒做那些事情……」綴歌的眼眶泛起淚水, 她兩腳無力的發抖,必須集中精神才能清醒的站在魯休思面前,她什麼都不想要,只想要 聽到魯休思的辯解,即使她也清楚魯休思就算真的辯解了,也不過是能一眼拆穿的謊言, 她清楚的看見面具下的魯休思,徹夜未眠,就算用盡手段,哪怕傷害自己也無法減緩心中 刺痛。   看著綴歌難受的模樣,魯休思身後的艾瑪抱胸的雙手握緊拳頭,她心疼的想過去抱住 對方,但綴歌大概會直接甩開自己吧,現在的綴歌不會接受任何人的安慰。   「妳知道了?」水仙埋怨的看著丈夫,不讓綴歌知曉魯休斯工作的細節,這是魯休思 對水仙的承諾。   「我親眼看到了,媽媽──第二次。」綴歌痛苦的慘笑著,她對父母的失望已經沒有 生氣的情緒,反而覺得可笑了,家族的榮耀,上等階層的原則和義務,過去父母教育自己 的東西,現在聽起來都毫無意義。   「為什麼?」綴歌放棄從魯休思那裡聽到安慰的謊話,轉而尋找解釋。   「為了保護妳。」魯休思的語氣空洞得像被催狂魔吸走靈魂,他的雙眼沒有神采,反 而像一無所有的黑洞,他朝綴歌看了一眼,但馬上因為不敢面對女兒難過的表情而逃離。   綴歌難以理解的看著魯休思,這理由荒唐的讓綴歌覺得自己聽錯了,她不相信的重複 魯休思的答案,「為了保護我……需要殺掉三個麻瓜,還是一家人,還有一個小女孩?」   「綴歌,我再不做點什麼,那些我以前的同事會認為妳背叛了純種,他們會……傷害 你或強迫你做你不願意做的事情,我別無選擇。」魯休思的別無選擇,聽起來就像當年他 殺死盧卡斯的時候一樣,與其說是綴歌的辯解,不如說是對自己。   「我的命有這麼重要嗎?需要犧牲這麼多人來換?」綴歌難以置信的看著魯休思。   「有!」魯休思激動地起身,但隨後又心虛的坐回椅子上,「沒有什麼東西比妳還重 要,綴歌,就算把妳和整個世界放在天平上,我也會選擇妳的安全。」   魯休斯對女兒真心的告解,綴歌卻只是冷眼看著對方,「那只是父親殺人的藉口吧? 盧卡斯叔叔那時候也是,我不想再當父親的理由了,如果我在家會讓父親不得不傷害別人 ,那我就離開吧。」   綴歌說完後,轉身離開。   「綴歌……」水仙想要追上女兒,卻被對方拒絕。   「不要過來!」綴歌失望的看著母親,「這麼多年來,妳都在包庇他吧?妳也知道他 做了什麼事情,但妳選擇接受他的行為,我沒辦法像媽媽一樣,抱歉,這次別跟過來──」   綴歌說完後,留下不知所措的水仙,她轉頭乞求的眼神看著丈夫,魯休思無力的對身 後的艾瑪說:「幫我陪著綴歌吧,確保她平安,如果綴歌不想讓我們知道她的狀況,不用 跟我匯報也沒關係,妳陪著她我放心。」   「是的,主人。」艾瑪點頭回覆後,立刻在綴歌身後。   綴歌回到房間後,將幾套換洗衣物和上學會用到的東西塞在行李箱裡,除此之外她什 麼都不想帶,她不想看到任何會讓她想到父母的東西。   叩叩──   艾瑪敲門,她看著坐在床上,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的綴歌,「離開家後,有什麼打 算嗎?開學之前的住所?」   綴歌煩惱的扶著額頭,她有想過潘西或月桂家,但這樣只是把自己從家裡轉移到父親 庇蔭的另一個家裡而已,她有想過哈利的家,但她不確定她有辦法跟那家麻瓜相處,拿點 錢住在破釜酒吧是比較理想的做法,但她不想用家裡的錢。   「去洞穴屋吧,他們幫我安排了一個房間。」艾瑪說的話時候,綴歌感覺到她臉上有 一絲紅暈,原本只有一號表情的她,臉上難得有害羞的表情,「他們說隨時歡迎我去那裡 過夜,機會難得,要不要一起去那住幾天?」   看著春心浮動的艾瑪,綴歌心中有種寂寞感,她開始意識到艾瑪不可能永遠陪著自己。 ------------------------------- 與本篇無關的備註: 崔老妮其實是有心靈之眼的,但她無法解讀那些訊息,所以只能用猜的去解釋她看到的東 西,因為看到的訊息又多又雜又看不懂,看了心情很煩,她因此戴上度數不合的眼鏡,好 讓自己只能看見鼻尖前十公分的東西。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61.231.196.223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1835645.A.BE4.html
JOJOw991052: 我以為又會直接去教父家 01/11 04:45
教父家就跟閨蜜家一樣會被父母掌握行蹤
xxxu: 欲求不滿的小巴提 01/11 07:56
嗨到不行
Vinygli: 拉道夫斯是那個教唆魯休思殺人的食死人吧?活該 01/11 09:52
是的 基本上是個只靠地位的老害
Vinygli: 苦楝樹大的文有夠雲霄飛車的 01/11 09:52
刺激嗎
Vinygli: 艾瑪看來要慢慢跟查理重修舊好了 01/11 09:53
在綴歌的牽線下重啟感情線 不過姊姊要被搶走讓綴歌有點後悔了
Vinygli: 看來再過幾年墜歌只能跳過交往直接嫁進哈利家了(x 01/11 09:53
速戰速決 速戰速決 旁邊受不了的親友團:你們倒是快點
Vinygli: 啊,綴打錯了QQ 01/11 09:54
Vinygli: 那麼妮米羯怎麼辦?查理開雙翼嗎?(x 01/11 09:55
應該不會有了吧 我已經無法再開修羅場了
Feckham: 可以迷宮飯(住手 01/11 17:33
是那個迷宮飯嗎?
iamcrazyforu: 妮米羯在這一線出場的話應該就變化獸師了吧 01/11 19:35
應該是不會出現了啦 應該
Rfaternal: 推推 還好是洞穴屋 如果是老石那裏大概又會發生三角戀w 01/11 21:25
但洞穴屋有哈利啊 這樣一樣三角戀
xxxu: 好,到金妮魔的家裡宣示主權(?) 01/11 22:09
天龍與蛇的戰爭目前為止是全敗耶
z101924512: 看來綴歌要提前與衛斯理太太交好了 01/11 22:12
馬份家的兩個女兒都被衛斯理拐走了
xxxu: 燒進→盡,向→像 01/11 22:26
感謝 已修正 ※ 編輯: winter0923 (220.129.194.131 臺灣), 01/12/2022 03:39:41
alanalg: 哇綴歌離家出走耶 01/14 21:02
alanalg: 不只魯休斯連水仙都被討厭了 好像是第一次 01/14 21:05
畢竟上次只是有人被石化然後金妮受創 這次當著她的面把人殺了 完全不能接受 而水仙知情卻不譴責的行為也讓她很不能接受 ※ 編輯: winter0923 (220.129.192.161 臺灣), 01/15/2022 23:14: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