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C_Chat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魔法石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37771639.A.935.html 密室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39711449.A.CC0.html 阿茲卡班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1413581.A.12E.html 火盃篇 第一章:家族聚會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1492223.A.C16.html 第二章:西追.迪哥里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1573883.A.401.html 第三章:馬份家女僕的才幹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1667949.A.666.html 第四章:山火不盡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1726475.A.DA5.html 第五章:食死人的家庭問題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1835645.A.BE4.html ------------------------------- 前言:Ko no Ginny da -------------------------------   第六章:抓住幸福的方法   鄧不利多在他的辦公室內,魔法部和預言家日報的貓頭鷹不斷飛來,將消息傳給鄧不 利多,並從鄧不利多那拿到回復後,急忙的飛走,今天已經好幾批貓頭鷹了,鄧不利多埋 伏在魔法部和預言家日報的眼線,焦急地想把最新的情報告訴鄧不利多,並詢問應對的方 法。   一隻貓頭鷹粗暴的擠開排隊的貓頭鷹們,鄧不利多無奈的將他的信先解開來,那隻貓 頭鷹飛到佛客使的鳥架上,像是要把身上的髒東西抖開似的抖動身體,沒過多久,貓頭鷹 的羽毛開始燃燒,一隻鳳凰卸掉身上的偽裝,恢復原本的模樣。   是天狼星的信,主要是說他的近況,以及每封信都說到的,魁地奇暴動事件,為了掩 人耳目,鄧不利多只讓佛客使和天狼星接應,並且每次都會變成不同的外表,看來牠對這 一連串的污辱非常不滿,牠像在洩憤似的對窗戶外的貓頭鷹揮動翅膀,每次振翅就噴出零 星的火花,那些盡忠職守的貓頭鷹只能閃躲牠的攻擊,並小心翼翼的保護手中的信件。   鄧不利多看著預言家日報的頭條,關於一系列對魔法部這次失職的譴責,他注意到屬 名,麗塔.史譏,鄧不利多對這個名字有印象,在他控制預言家日報之前,史譏原本是一 個政治記者,他還記得最後一面是在食死人的審判庭上,但當鄧不利多將預言家納入掌中 之後,他就把史譏左遷到娛樂線,好滿足她過度旺盛的八卦欲和想像力了。   鄧不利多用咕嚕粉連接預言家日報,他很想裝電話,連魔法部的出入口都改成電話亭 了他不懂為什麼理事會連讓他裝支電話都不肯。   「鄧不利多教授,想不到你親自來找我們了,現在可是一團混亂。」火爐的另外一端 ,預言家日報的總編輯忙得焦頭爛額,不斷有人在處理新的情報,「到處都有消息,收到 的目擊報告就超過一萬條,我們光區分真偽就忙上一整天了。」   「史譏是怎麼回事?」鄧不利多直入主題的問,他的語氣中帶著對線人的不滿。   「這個……是上面的意思。」總編輯面有難色的說,「柯羅奇先生即使被調到國際魔 法交流合作部也依然很有影響力,他說以後預言家日報要發布新聞,只能透過他們指定的 窗口,而窗口就是史譏,他似乎對史譏在大審判的時候的新聞稿很滿意。」   鄧不利多皺起眉頭,他感覺到一絲不對勁,柯羅奇根本不可能接受史譏,他的部長之 位可以說是被史譏搞沒的,把史譏弄回政治線的黑手另有其人,史譏並不具有真正的殺傷 力,她可怕的是真偽混雜的散播謠言,讓情報的流通變得困難。   「有什麼我們需要處理的嗎?」總編輯殷勤地問。   「照你們的步調就好了,預言家日報的員工如果有發生突然出遠門旅行,失蹤,長期 請假,記憶衰退之類的異常狀況,立刻通知我。」鄧不利多神色嚴肅地看著總編輯,讓總 編輯感覺到局勢不太平,「為了你們的人身安全著想,請不要忘了。」   「我明白了。」總編輯也是跟著鄧不利多挺過第一次巫師大戰的人,他明白鄧不利多 的意思,「我會每周匯報一次狀況,若你沒收到……你懂的。」   「對了。」鄧不利多臉上露出笑容,他腦海中閃過一個點子,「你可以幫我問一下史 譏,她對擔任今年霍格華茲那個重大活動專題記者有沒有興趣嗎?」 -------------------------------   哈利正在沉睡,他的感官陷入深沉的意識之海中,海水溫暖的有如羊水,包覆著哈利 ,就像母親保護著孩子。   哈利的意識中,另一個哈利眼神慈愛的看著自己,意識之海就像一個結界,把外面對 哈利不利的東西全都擋下來,醒著的哈利瞇起眼睛,嘴角揚起,使他的臉看上去就像一條 盯著獵物的蛇。   現影術的聲音傳來,鄧不利多處理完預言家日報的事情後,就現影到洞穴屋內,雖然 基於禮貌,用現影術拜訪他人的時候,最好現影在腳程十分鐘左右的位置,讓屋主有機會 拒絕或準備訪客,但現在他沒辦法,他做的事情需要盡可能隱密,對所有人都保密,包括 哈利。   「真沒禮貌。」哈利清醒的坐在床上,手中的魔杖指著鄧不利多,他撥了撥頭髮,露 出額頭的疤痕,不知道是不是錯覺,鄧不利多總覺得那道疤痕正發著綠光。   「你是誰?」鄧不利多困惑的問著哈利,他很確定眼前的哈利不是哈利,說話的方式 ,氣質與動作都截然不同,更加成熟,更加心計。   哈利偏頭想了一下,說出他的名字。   聽到對方的名字,鄧不利多立刻拔出魔杖使用昏擊咒,哈利也立刻用屏障咒將鄧不利 多的攻擊擋下,魔法撞擊產生巨大的聲響。   「哈利,發生什麼事了?」樓下的茉莉擔憂的問。   「沒事,衛斯理太太。」哈利立刻用平常的口吻回應茉莉,變化之快猶如兩個人格, 「我剛剛做了惡夢,從床上摔下來了。」   「好了。」哈利施展消音咒,免得鄧不利多又發出聲音引起其他人的注意,「我以為 老師你會注意到我用的名字和我喜歡的名字不一樣,進而發現我和他也不一樣。」   「很遺憾,對我來說,不管是哪個名字,都是需要提防的存在。」鄧不利多無情的說。   「真讓人難過。」哈利躺回床上並將魔杖收好。   「你有什麼企圖?」鄧不利多瞇起眼睛,他想找出對方的陰謀,他會在自己面前解除 武裝,一定準備了什麼陷阱。   「如果我說沒有,老師會相信嗎?」哈利打了個哈欠,哈利的身體現在在睡覺,他等 於是以夢遊的形式活動著,身體如果消耗太多體力,哈利就等於白睡了。   「你覺得我會信嗎?」鄧不利多嚴肅地反問。   「我想也是,以前那個我,浪費太多老師給我的機會了,每個人都有第二次機會,我 想我應該把額度都用完了吧。」哈利拿起一面鏡子,看著那張不屬於自己的臉,他還記得 上一次跟鄧不利多說話的時候,自己的臉已經扭曲到不成人形了。   「離開哈利的身體。」鄧不利多毫無轉圜餘地的說。   「那我會死的。」   鄧不利多看著哈利,慢慢的,像在宣告他的刑罰般的說,「你覺得你有資格逃過一死 嗎?在你犯下這麼多罪行之後。」   「終有這麼一天吧,但我希望能活久一點,而且我敢說,我留在哈利體內,對老師的 安排肯定會比較好。」哈利坐起身,指著自己的大腦,「佛地魔,正在敲著哈利的腦門, 他本人可能沒意識到,靈魂本體不斷的在嘗試連結碎片,而且我曾經阻止過他佔有哈利的 身體一次。」   「筆記本是被你毀滅的?」鄧不利多問。   被這麼問的哈利,痛苦的摀著臉,「別提了好嗎,為什麼那個時候的佛地魔個性這麼 幼稚啊?不忍直視,雖然現在應該也好不到哪裡。」   「你有什麼企圖?」鄧不利多又問了同一個問題,他不相信眼前的學生會基於好心或 善意,幫助哈利抵抗佛地魔入侵他的意識。   「請問老師,愛是什麼?」哈利沒頭沒尾的問鄧不利多,說話的語氣就像當年的他, 充滿好奇心和求知欲的詢問鄧不利多魔法原理的問題。   鄧不利多被對方的提問弄到摸不著頭腦,打死他都不會相信自己能從對方口中聽「愛 」這個字眼。   「我在觀察,我在品味,我在研究過去從未感興趣的力量,也許當我理解『愛』的本 質後,我能比過去都來得強大,甚至強大到能讓我面對死亡,在需要走下去的時候給我力 量,是的,我跟他們最大的不同就在於我對此不感到恐懼。」   鄧不利多狐疑的看著哈利。   「如果你還是堅持要我離開,那就來吧。」哈利認命的對鄧不利多攤開雙手,「一發 索命咒就能解決了,雖然哈利可能也會跟著死,但對老師來說,應該沒什麼差吧?」   面對對方的挑釁,鄧不利多收起魔杖,「我會再觀察。」   說完後,消影離開。   「是的,你哪次不是再觀察。」哈利躺回床上,用昨天的外套罩著自己的臉,上面還 殘留著綴歌的香味,雖然他不相信,也不覺得自己有愛,但此刻的哈利,羨慕著白天的自 己。 -------------------------------   暴動事件第二天的下午,哈利在一間小房間內醒來,他坐在一張木椅上,手被綁在背 後,他困惑的看著四周,魔杖不見了,但他應該還在洞穴屋內,他聞到洞穴屋的味道,那 種讓人安心的氣味,但到底是誰把他綁在這裡的?   答案很快揭曉,一盞亮得誇張的檯燈照著哈利的眼睛,讓哈利幾乎張不開眼。   「咳咳──」妙麗裝模作樣的站在哈利面前,榮恩則在妙麗身後,生無可戀,甚至絕 望的看著哈利,「麻煩請告訴我嫌疑人的相關資料,助手。」   「哈利波特,未婚,男性,十四歲,職業是學生,魔杖是冬青木,鳳凰尾羽,11英寸 ,順手且柔軟靈活。」榮恩乖巧的念著手上的資料,即便那是他們熟到不能在熟的廢話, 他還是假裝自己是個警員似的念完了。   「宣讀他被指控的罪行。」   「呃──我不想念,太過羞恥了,妙麗妳寫這些的時候都不會害羞的嗎?」   「一點用都沒有。」妙麗瞪著榮恩,隨後將光線拿開,讓哈利的眼睛可以喘息,「聽 好了,被告,你現在沒有權利保持沉默,你說的每句話也沒有機會成為呈堂證供,你沒有 資格請律師,更沒有資格要求我提供什麼,你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老實回答我的問題,聽 懂了嗎?」   「榮恩,妙麗是不是吃壞肚子了?」哈利不解的問,結果他的問題換來另一波檯燈照 射,哈利再度痛苦的閉上眼睛。   「回答我的問題。」妙麗將燈移開,臉色嚴肅的看著哈利,「你對綴歌告白了嗎?」   「蛤?」哈利發出困惑的聲音,就為了問這個,有必要搞得好像要拷問自己嗎,「還 ……沒有……」   「為什麼啊!」妙麗在哈利的耳邊大吼,幾乎要把哈利的耳膜震聾,「昨天的氣氛不 是很好嗎?結果你什麼都沒做,就只是這樣過了,別跟我說你看魁地奇看到忘了這件事了 !當初你不是在信上信誓旦旦的承諾你會在暑假搞定的嗎?」   「我只是……」哈利痛苦的閉著眼睛,他想到魁地奇決賽當天的綴歌,不管是白天的 洋裝還是晚上的晚禮服,都讓哈利失去理智,他根本沒辦法冷靜的想對綴歌告白的內容, 「還沒準備好而已,再給我一點時間──」   「給你多少時間都不夠啦,你這個史萊哲林的孬種!」   面對妙麗的學院歧視,哈利無辜的看著榮恩,榮恩只是兩手一攤,表示無能為力。   哈利再一次的對朋友這種東西的存在意義感到懷疑。   「有必要這麼做嗎……我是說告白,我覺得……現在這樣挺好的啊。」哈利回想著魁 地奇決賽那天跟綴歌的互動,他很滿意,也很幸福,他不想做任何會破壞現狀的行為。   「是啊,當年查理也是這麼說的。」榮恩一臉經驗豐富的說。   「哈利──」妙麗忍著想把對方掐死的衝動,「給我聽好了,這是一種重要的儀式, 你懂嗎?確認彼此在對方心中的地位,不是什麼現在感覺很好就可以隨便跳過的步驟,你 對這件事有多重視,對綴歌來說就等於你對她的感情有多重視,趕快行動,你們這樣旁人 看了都很難受。」   哈利心虛的低下頭,他確實沒什麼勇氣,他不敢冒險,綴歌可能會拒絕自己,即便可 能性只有萬分之一,也讓哈利擔憂得睡不著覺。   「榮恩,等一下跟我去查學校的行事曆,找一個適合的,容易記得的日子,選一個氣 氛好的地方,幫哈利布置完一切,然後安排好這件事,KPI的目標訂在他們正式交往,而 且務必要在今年達成,懂嗎?」   「我只有一個問題,妙麗。」榮恩困惑的舉手發問,「KPI是什麼?」 -------------------------------   綴歌真的和艾瑪來到洞穴屋了,一進洞穴屋,茉莉就熱情的迎接艾瑪,然後她困惑的 看著綴歌,綴歌難堪的迴避茉莉的視線,做為過去曾經看不起他們家貧窮的人,這次有求 於他們讓綴歌很難開口。   「可以讓這個孩子和我在這住幾天嗎?」艾瑪搭著綴歌的肩膀說,「她……暫時不太 想待在家裡。」   「可以啊,當然歡迎。」茉莉將兩人接進洞穴屋,一進門,查理就幫兩人扛著行李到 二樓,茉莉打開一間房間,裡面只有一張床和一個書桌,「昨天剛整理好,過幾天亞瑟會 弄到衣櫥和鏡子給妳們用,快吃晚餐了,準備一下就到外面吧。」   「好的,有什麼我能幫忙的嗎?」艾瑪問。   「如果妳能幫我做晚餐就太好了,我家那些小鬼很喜歡妳煮的菜。」茉莉的表情顯然 不是很開心的說,「就只會抱怨,從來不知道做飯有多辛苦。」   「我等一下下去。」   茉莉微笑的點頭,然後將房間留給兩人。   綴歌抓著艾瑪的手,生怕對方會突然離開自己,她小聲的對艾瑪說:「謝謝。」   艾瑪苦笑的看著身旁有如妹妹的大小姐,她蹲下來看著綴歌,伸出兩根手指,將綴歌 的嘴角往上抬,「Smile──妳這樣苦著一張臉,幸福會從妳身邊跑走的喔。」   為了讓艾瑪安心,綴歌臉上露出笑容,她挖苦的對艾瑪說:「艾瑪姊還不是一樣,整 天板著一張臉。」   「是啊。」綴歌說完後,艾瑪就收起笑容,她恢復到平常沒有情緒的表情,「就是因 為我讓幸福跑走過一次,所以我知道不能這樣。」   綴歌寂寞的看著艾瑪,她故作堅強的對艾瑪說:「艾瑪姊可以現在去抓住幸福喔,不 用勉強陪在我身邊也沒關係,我已經夠大了,可以自己一個人。」   「笨蛋。」艾瑪溫柔的戳著綴歌的額頭,「陪在妹妹身邊怎麼能說是勉強呢,能夠照 顧著妳對我來說就算是種幸福了。」   「艾瑪姊──」綴歌緊緊的抱住艾瑪,她哽咽的擦著不斷流下的淚水,從發現魯休思 的罪行開始,綴歌就沒有任何安全感,感覺這個世界上每個人都在欺騙自己,背著自己做 著可怕的勾當,直到現在她才想到,即便自己的父母無法依靠,她的身邊還有艾瑪,還有 賽弗勒斯,還有哈利和其他朋友。   「好了──」艾瑪拍著綴歌的背,安撫著綴歌,直到綴歌的哭聲停止。   「要一起做晚餐嗎?我想他應該很期待妳的料理吧?」艾瑪意有所指,又刻意不提及 對方名字的問著綴歌。   綴歌紅著臉,嘟起嘴巴,埋怨著艾瑪對自己的調笑,「要。」 -------------------------------   因為人很多的關係,衛斯理家在洞穴屋外面吃晚餐,他們用魔法點亮天空,將兩張大 桌子並排在一起,放上白色的桌巾,衛斯理家的孩子們已經就坐,廚房內忙碌的三人正在 做最後的趕工,艾瑪用魔法將煮好的料理放在桌上,雙胞胎和榮恩看著滿桌的美食,流出 口水。   亞瑟、茉莉、比爾、派西、雙胞胎、妙麗、榮恩、哈利、綴歌、艾瑪、查理全都就坐 ,他們開心的吃著食物,聊著近況,綴歌發現艾瑪意外的融入衛斯理家中,反觀自己,是 個完全插不上話的外人。   「心情不好?」身旁的哈利注意到綴歌的異狀,關心的問。   「嗯。」綴歌點頭,但沒說細節,她不想讓哈利知道魯休思的所作所為,她覺得很諷 刺,她因為母親包庇父親的行為而離家出走,但自己卻也做了跟母親一樣的事情。   哈利也沒問,他不想強迫綴歌說她不想說的事情,他感覺到自己的對面,妙麗不斷使 眼色要他把握機會,現在綴歌心情低落,非常適合趁虛而入,但哈利不想這麼做,他覺得 這種行為非常卑鄙,他希望綴歌日後回想告白時的場景,全都會是開心的記憶。   「我們來晚了嗎?」兩個人影出現在洞穴屋門口,當對方走進之後,哈利才發現來的 人是路平教授,他看起來比去年憔悴很多。   在他身旁的一個則是看起來二十出頭的年輕女子,有著一張可愛的心型臉蛋,白裡透 紅的肌膚散發著青春的氣息,頂著一頭有如刺蝟的紫羅蘭色短髮,閃亮的黑色雙眼好奇的 看著參加宴會的人,主要是哈利。   「路平!」亞瑟興奮的起身,為兩人安排好位置,「我沒想到你們會來,還早呢,今 天的主角還沒登場。」   「聽說她沒事我就放心了,金妮是個好孩子。」路平坐下之後,介紹他身邊的人,「 小仙女,東施。」   提到全名,路平的同伴皺起眉頭,路平趕緊補上:「叫她東施就好了,她比較喜歡別 人這麼稱呼她,她是最近剛結訓的正氣師,鄧不利多教授寫信給我,說她想認識以前的戰 友們,託我介紹給其他人。」   「是的,我是東施,請只叫我東施就好,我母親不知道為什麼把我取一個『小仙女』 這種怪名字。」東施好奇的看著哈利,她指著哈利,好奇的向路平確認,得到路平認同的 點頭後,興奮地站起來,對哈利伸出手,「哈利波特!你跟我想像中的簡直一模一樣呢, 你好我是東施,我很期待跟你見面很久了!」   「謝謝……」哈利有些嚇到的握著東施的手,他見過很多慕名而來的人,但像東施這 麼熱情的人還是第一個。   「東施──東施--」茉莉覺得耳熟的呢喃著東施的姓,她突然靈光一閃,看著對方 ,「你是美黛的孩子?都長這麼大了啊。」   東施靦腆的點頭,然後將自己的頭髮變成跟母親一樣的金色秀髮,哈利瞪大雙眼的看 著東施,不只是對她能變換身體感到驚訝,重點是她變成的模樣跟綴歌有幾分神似。   「東施是個變形師,可以自由的變換自己的特徵。」路平解釋著東施的能力,東施面 帶笑容的將自己的外表變回原本的模樣。   「不過我還是比較喜歡這個樣子就是了。」   「你跟你媽一樣漂亮。」茉莉讚嘆的說。   她的話讓東施瞇起眼睛,看著身旁的路平,「路平總是是說我比我媽漂亮多了,看來 這句話是誇大其辭了啊,路平你跟我媽有什麼過節嗎?」   「沒有。」路平困窘的別開臉,哈利注意到他的臉上有一絲紅暈。   宴會繼續進行著,過了好一會,哈利感覺至少有幾個小時過去,才又有兩個人影現影 到餐桌旁邊,看到來者,榮恩激動地站起身,「金妮!」   金妮臉色蒼白的對自己的兄長揮手,然後走到父母面前,三人看著彼此,金妮率先踏 出步伐,跑到父母的懷中,她流著淚水,在父母的懷裡大哭,這次不是為了迎合別人的需 要做的偽裝,花了一年的時間,她拿回自己真實的情感,「我回來了……」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亞瑟心疼的摸著女兒的頭,他說不出來金妮和去年有什 麼變化,但他很肯定金妮的狀況比去年好太多了。   石內卜面無表情地走到亞瑟面前,打斷感人的重逢,他拿出帶過來的藥箱,裡面放了 八瓶藥水,他先將三瓶放在桌上,「補充體力、提振精神、調整體質,這三瓶三餐飯後服 用,一次服用三滴。」   然後拿出一瓶魔藥,「睡前服用三滴,能讓她不會做惡夢。」   「這四瓶藥需要確實的服用,這樣她術後調養才不至於出錯。」接著又拿出一瓶魔藥 ,「她心情沮喪覺得難受的時候可以服用這個,一次一滴,一天只能服用一次,多了沒有 效果而且傷身。」   交代完後,石內卜收起藥箱,準備離開。   「石內卜──」他走之前,亞瑟叫住了他,他不知道該如何開口,面對這個大多數人 認為曾經是食死人,跟同伴們的感情也不怎麼好的教授,「我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你,你為 金妮做的這些事情──」   「不用感謝我。」石內卜冷淡的回應,「我不是為你們做的,是鄧不利多的命令。」   「可以請你留下來吃完飯再走嗎?」亞瑟問,金妮也用期待的眼神看著石內卜。   「我沒空。」石內卜的語氣依然冷淡的說。   「賽弗勒斯。」綴歌開口了,石內卜的表情有些驚訝,顯然在綴歌發出聲音之前,他 連綴歌在這都沒察覺,「留下來吧,拜託了。」   教女的請求讓石內卜猶豫了,他看著桌上的其他人,他原本以為自己會不怎麼受歡迎 ,但大部分的人,尤其是衛斯理家的孩子都用感激的眼神看著自己,他覺得難以理解。   石內卜還是順從綴歌的意思留了下來,他不等亞瑟幫他搬椅子,就在路平旁邊用變形 咒變出一張椅子。   看到石內卜坐在身邊,路平像做錯事的小孩似的縮了一下,石內卜正如路平所擔心的 ,用他冷淡不帶感情,卻能讓人不寒而慄的語氣問:「縛狼汁有按時喝嗎?」   路平倒抽一口涼氣,渾身上下起雞皮疙瘩似的顫抖,他摀著臉,不敢看石內卜,「熬 煮方面,不太順利……」   石內卜像是早就料到似的,將藥箱裡面最後三瓶藥交給路平,「一個月一瓶,你最好 在這三個月內想辦法學起來。」   宴會在奇妙的氣氛中結束了,石內卜再也沒說一句話,但哈利感覺石內卜的臉色和剛 來時相比充滿氣色多了,他最後跟亞瑟夫婦道別,然後看了一眼金妮後,用現影術離開。 -------------------------------   睡覺之前,綴歌想洗個澡,她這時才知道洞穴屋的地底下居然有溫泉浴池,而且還跟 紡紗街的溫泉不相上下,該有的魔法,例如通風、露天之類的設計應有盡有,衛斯理家窮 歸窮,在日常生活上能用魔法的部分從不吝嗇用魔法。   「哈──」綴歌在熱水中伸展自己的腳,感覺全身的細胞都因為溫泉的關係解放了, 她慵懶地靠著池邊,溫暖的水氣讓她有點想睡。   「我可以進來嗎?」門外一個少女的聲音問,綴歌沒有回答,對方就自己進來了。   看到對方的時候,綴歌嚇了一跳,金妮只裹著浴巾就進來浴室了,十三歲的身體發展 的比綴歌還要成熟,在裸露出來的部分能看到被繩子勒過的痕跡,那是治療的時候為了不 讓金妮掙扎綑綁的結果,在她的脖子處有一個黑色印記,圖案已經燒焦,看不清楚原本的 模樣,綴歌知道那是黑魔標記,湯姆烙印在金妮身上時綴歌就在現場。   金妮稍微清洗身體之後,也泡進浴池中,她朝綴歌看去,視線落在綴歌那相比於同年 齡的女孩子稍嫌貧瘠的胸前,臉上露出冷笑。   綴歌也知道她在笑什麼,她生氣的鼓著臉,雙手抱胸,將自己的身體都藏在水之下。   「妳沒事了嗎?」綴歌擔心的問,她對石內卜的治療技術還是有信心的,雖然原本自 己應該要參與的治療在中途就被當事人趕走了,讓她很不能理解,她偶爾會想像時內卜抱 著赤裸的金妮到床上的畫面,至於之後的事情她就連想都不敢想了。   「沒事了,雖然無法回到十一歲時的純潔,但我現在是個完整的人。」金妮說話的同 時,將紅色的長髮盤起,看著她的動作,綴歌吞了口口水,金妮現在的模樣充滿女性的魅 力,連綴歌都覺得誘人,她知道這代表眼前的對手充滿威脅。   「可以問妳一個問題嗎?」金妮整理好頭髮後,在綴歌身旁問。   「嗯,可以。」綴歌不安的回應,她感覺金妮問的事情,肯定不怎麼舒服。   「妳對賽弗勒斯,到底是什麼情感呢?」   綴歌訝異的看著金妮,對方的臉上帶的冷笑,綴歌知道,金妮一定又趁她不注意的時 候,用破心術讀取自己的內心了。   「如果妳對他的情感不是親情的話,可以請妳好好跟他交往,然後把哈利讓給我嗎? 」綴歌瞪著金妮,金妮則游刃有餘的回看著綴歌,金妮肯定知道綴歌的想法和答案,她是 故意戲弄綴歌,明知故問。   她決定要反擊,她知道金妮肯定也知道自己反擊的手段,但只要她問得夠快,金妮就 沒辦法先想好答案,「那妳呢?妳是怎麼看待賽弗勒斯的?」   綴歌的奇襲發動效果,換金妮露出困惑的表情,金妮思索著剛才自己說的話,應該沒 有洩漏任何口風才對。   綴歌笑了,金妮的反應讓她知道她的攻擊是有用的,「別裝了,妳是除了被他從小帶 到大的我之外,唯一會用溫柔的口吻稱呼他的名字的女人。」   金妮瞇起眼睛,她感覺到綴歌的心靈變強了,跟去年暑假任由她欺負的小女孩截然不 同,既然如此,那她決定破罐破摔的跟對方拚了,「如果我說我對他有意思,妳會怎麼樣 ?幫我追求他?」   綴歌緊張的看著金妮,這個答案本來應該會讓她鬆一口氣的才對,但想到賽弗勒斯會 被對方搶走,她的內心閃過一絲空洞感,空洞留下巨大的痕跡,讓綴歌難以撫平。   「真是條貪心的龍。」金妮趁綴歌發呆的時候走到綴歌面前,用手挑起對方的下巴, 「不用擔心,我跟妳說過了吧,我是不會放棄哈利的,不過看妳這麼害怕的樣子,首鼠兩 端小心兩邊都落空喔,綴歌。」   然後,趁綴歌還沒緩過神來,吻在綴歌的唇上。   綴歌感覺到金妮嘴唇的觸感,想要推開金妮,但金妮的力氣卻大得誇張,她強硬的將 綴歌壓在浴室的地板上,舌頭頂開綴歌的嘴唇,挑弄著綴歌的舌頭,吸允著綴歌的唾液的 同時,也將自己的唾液分享給綴歌。   綴歌的嘴巴被侵犯好一段時間,金妮才滿意地放開對方,一條銀絲聯繫著兩人。   綴歌滿臉通紅,眼眶泛淚的摸著嘴唇。   「那是初吻對吧,妳原本想過很多浪漫的假設對吧,現在妳記得了吧,妳的初吻是被 我奪走的,這樣我們就扯平了,放下妳可笑的罪惡感吧,之後我不會手下留情的。」   金妮說完後,離開浴室,留下綴歌一人。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220.129.194.131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1930186.A.62E.html
JOJOw991052: 貼心,安心,放心,你的石內卜萬能屋隨時在線 01/12 03:53
老石心累 但老鄧不放過他
JOJOw991052: 讓我們快進到金妮綴歌路線 01/12 03:55
太快了 翠菊還來不及喊明明是我先的
iamcrazyforu: 沒想到金妮這麼快就回來了 01/12 05:44
四年級是重點廝殺區 指修羅場
xxxu: ko no Ginny Da! 01/12 08:19
金妮:我不做人啦,綴歌!
Vinygli: 綴歌:姊姊大人……要被搶走了…… 01/12 08:22
自己還推了一把
Vinygli: 翠菊:我的台詞……被姊姊大人搶走了(興奮) 01/12 08:23
月桂:(家庭教育)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呢
Vinygli: 老鄧:你是誰? 01/12 08:43
Vinygli: 哈利(?):我是老佛的良心。我們好久沒聊天了,老師好嗎? 01/12 08:44
老鄧:那我就是鄧不利多的黑心,死內,阿哇呾喀呾啦(並沒有這個發展
bhenry1990: 這邊的感情線有夠亂 01/12 09:36
應該還可以 吧?
ikuken: 最後那段可以左轉一下?:p 01/12 11:58
可以 但沒油車開不起來
z101924512: 佛客使好可憐,一直被老鄧當廉價勞工XD 01/12 18:11
佛客使:這麼喜歡讓我當貓頭鷹你不會直接養貓頭鷹嗎?
jugularnotch: 突如其來的百合XD 話說如果分靈體愛著哈利,最後為 01/12 20:01
jugularnotch: 愛犧牲,那不是太浪漫了嗎XD 01/12 20:01
是沒錯呢 但他能不能學會也是個問題 等於從零開始學
Rfaternal: 推推 這邊的感情線超混亂ww 每個人都牽好幾條ww 01/12 20:49
蜘蛛網般的感情線 量子糾纏
xxxu: 看來要把金綴綁在一起了 (*w*)_/* 01/12 20:55
哈利:????
xxxu: 忙的→得,散波→播,慈愛得→的,堤防→提,任命→認,身 01/12 22:28
xxxu: 無可戀→生,鎮→震,等著→頂,不乏→步伐,股著臉→鼓 01/12 22:28
感謝 已修正 ※ 編輯: winter0923 (220.129.194.131 臺灣), 01/13/2022 01:02:53
alanalg: 佛客使太好用了吧還能偽裝 01/15 10:05
超好用寵物 用過的都說讚 還能拔尾羽去賣錢
alanalg: 預言家日報是黨媒! 01/15 10:10
是 完全被鄧不利多控制了
alanalg: 分靈體叛變了?越來越有趣了 01/15 10:14
哈利體內的分靈體:我不當佛地魔了!
alanalg: 瑞斗要被綴歌感化了嗎XD 01/15 10:15
湯姆:這就是愛情的力量嗎(吸
alanalg: 妙麗偵探小說看很多喔XD 01/15 10:16
妙麗:能拿來用的書都是好書
alanalg: 竟然在這裡看到KPI哈哈哈 01/15 10:19
巫師表示聽不懂
alanalg: 綴歌有姐姐了 好棒 01/15 10:23
但姊姊感覺快嫁人了
alanalg: 老石有夠坦 跟龐芮夫人一樣 01/15 10:28
霍格華茲過勞二人組
alanalg: 金妮對綴歌露出嘲諷的微笑XD 01/15 10:29
畢竟綴歌的特色之一就是貧XD
alanalg: 哇這棚的金妮超級火車頭耶 該不會連綴歌都要 成為擁有三 01/15 10:32
alanalg: 個翅膀的女人 01/15 10:32
她的目標還是很堅定的哈利的 至少目前是這樣
alanalg: 原來只是看不下去綴歌慢吞吞決定把她踢下懸崖XD 01/15 10:33
金妮:我的初吻不是哈利,妳也別想 大概是這個企圖 ※ 編輯: winter0923 (220.129.192.161 臺灣), 01/15/2022 23:1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