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C_Chat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魔法石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37771639.A.935.html 密室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39711449.A.CC0.html 阿茲卡班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1413581.A.12E.html 火盃篇 第一章:家族聚會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1492223.A.C16.html 第二章:西追.迪哥里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1573883.A.401.html 第三章:馬份家女僕的才幹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1667949.A.666.html 第四章:山火不盡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1726475.A.DA5.html 第五章:食死人的家庭問題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1835645.A.BE4.html 第六章:抓住幸福的方法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1930186.A.62E.html 第七章:不友善的眼睛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2007973.A.F0D.html 第八章:火盃儀式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2100859.A.D05.html 第九章:可能成為鬥士的人們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2177836.A.165.html 第十章:被火盃選上的人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2259556.A.081.html 第十一章:黑色的龍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2340787.A.182.html 第十二章:阿爾比昂潛空龍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2394497.A.31B.html -------------------------------   第十三章:舞會前置作業   夜空壟罩著英國鄉間的小路,路平提著自己破爛的行李箱,走在路上,他的手中握著 魔杖,魔杖頂端路摸思的光點成為這附近唯一能發光的東西,反正不會有麻瓜,被麻瓜看 到頂多也只是當成很新潮的手電筒吧,路平肆無忌憚的用魔法給自己照明。   他在一個岔路的路牌停下,以麻瓜的角度來說,這就只是一個單調的,指出這附近兩 個村落的路牌,但巫師看到路牌時,上面卻顯示著「巴黎港口鑰→五百公尺」的模樣。   路平看了看錶,時間還早。   他拿出一支老舊的口琴打發時間的吹著它,悠揚輕快的旋律在黑夜中響起,彷彿映襯 了吹奏者漂泊的旅人心聲。   當路平吹完一首曲子後,他等待的女子已經現影在他面前了,東施意猶未盡的鼓掌, 路平臉紅的將口琴收好,東施拉著路平的手,「很好聽啊,再來一首嘛,我還有一個小時 休息時間才結束,我不介意在這裡耗完。」   「我們該辦正事了。」路平拉開東施的手,轉頭看著在他身旁的黑狗,他拍了拍狗頭 ,黑狗懷疑的偏頭看著路平,路平點頭回應,黑狗無奈的甩動身體,一個男人從黑狗變回 人形。   「天狼星.布萊克!」東施看到對方,立刻舉起魔杖,對天狼星發動昏擊咒。   路平趕緊壓下東施的魔杖,免得她誤傷到自己人。   「路平?」東施困惑的看著路平,路平只是面帶微笑的回看她。   「這是怎麼回事啊,老友。」天狼星也緊張的拔出魔杖,對準路平和東施。   「我先來介紹一下吧,天狼星.布萊克,東施妳很熟吧,畢竟他是妳的表舅。」路平 苦笑的介紹天狼星,雖然他覺得東西認出天狼星應該是因為通緝令的關係。   「這是只准別人叫她姓氏小仙女.東施,最年輕的正氣師和鳳凰會成員,天狼星你還 記得她吧?美黛和泰迪的孩子。」   「美黛的孩子啊,已經長得這麼大了?」提到自己的表妹,天狼星的態度親切了不少 ,但還是沒把魔杖放下,「難怪跟她媽一個脾氣,一見面就二話不說的用昏擊咒。」   「路平你知道我們正氣師遇到天狼星有義務將他逮捕,或至少向上級通報行蹤吧?」 東施也不打算放下魔杖,不過她的戒心也放下不少,「你認識我媽?」   「我還抱過妳呢。」提到美黛,天狼星心情看起來很好,「美黛.布萊克,布萊克家 最值得驕傲的女兒,無視什麼純種驕傲和家族使命那些狗屁,為了自己相愛的男人結婚, 甚至不惜和整個布萊克家甚至純種巫師社群為敵。」   「謝了,我媽對這件事也很自豪。」東施開心的對天狼星露出笑容,但兩人手中的魔 杖依然沒有放下,東施看著路平,「該跟我解釋一下到底怎麼回事了吧?」   「聽我說,天狼星是無辜的。」路平隨後將去年尖叫屋發生的事情轉述給東施,東施 懷疑的看著路平和天狼星,路平見她不相信自己,便搬出最有說服力的保證人,「鄧不利 多願意相信他,鄧不利多也願意相信妳的判斷,是他要我介紹你們認識的,如果妳不相信 我說的話,妳可以去霍格華茲問他,他對我承諾過隨時歡迎妳過去。」   東施看著路平雖然疲倦但炯炯有神的眼睛,她點著頭,將魔杖收起,「不用,我願意 相信你,既然你都說他是無辜的了,我就姑且相信他的清白吧。」   天狼星狐疑的看著路平和東施,感覺他的老友好像有點變了,但他決定暫時忽略這件 事,他跟著東施把魔杖收起,並對東施伸出手,「許久不見啦,可愛的外甥女。」   「你也是啊,看起來不怎麼可靠的表舅。」東施調侃的回應,並和天狼星握手。   「鄧不利多為什麼會想把我介紹給正氣師?」衝突化解後,天狼星開始問起正事。   「是鳳凰會的成員。」東施不滿的糾正。   「還有為什麼讓剛畢業的小鬼加入鳳凰會。」天狼星補了一句。   「我畢業很久了,最近才剛接受完正氣師的培訓。」東施瞪著天狼星。   「這就是我說的畢業呀,小妹妹。」天狼星戲弄的拍著東施的頭。   「啊──」東施不滿的抓著天狼星的手,對路平大吼,「氣死我了,路平!他再用這 種瞧不起我的語氣說話,我馬上回正氣局叫幾十個人來把這傢伙帶走。」   「好了好了。」路平拉開天狼星的手,他的表情似乎對天狼星的舉動有些生氣,但隨 後又變回他平和的臉色,「鄧不利多覺得佛地魔可能隨時會回來,要我盡可能聯繫所有鳳 凰會的成員,要他們保持警戒,以及尋找願意加入鳳凰會的新人。」   「所以你就帶著她到處跑,把以前的人都找回來?」天狼星調笑的看著東施,東施鼓 著臉移開視線,他又回看自己的朋友,「真是辛苦你了,不過我看你挺樂在其中的樣子。」   路平害羞地抓著頭髮,過了一會後,路平從行李箱裡拿出一大袋乾燥食物,「這是這 個月份的,下個月開始,由東施跟你接應。」   「我?」東施困惑的指著自己。   「是。」路平似乎對這個命令也很不滿,但他無奈的聳肩,「鄧不利多要我去巴黎找 他的老朋友,巴黎避難所可能需要重新啟動。」   「喔──」天狼星了然的點頭,「我之後會在活米村以尖叫屋當根據地,妳只要留意 來找我的時候別被人看到就好了,妳有隱形斗篷吧?」   「嗯。」東施點頭,「那是我老媽結婚的時候從家裡拿的嫁妝。」   「我想應該沒有得到妳外祖父的許可。」天狼星嘲弄的說。   「那麼……任務交代完畢。」路平看了一下手錶,「東施妳先回去魔法部吧,我想跟 老朋友敘舊一下。」   「好吧。」東施似乎對路平的要求不太滿意,但她還是聽話的消影離開了。   「嗯──可愛的外甥女呢──」天狼星意猶未盡地看著東施消失的地方。   「你不會……」   路平充滿警告意味的問天狼星,但他還沒說完,天狼星就回答:「放心,不會。」   隨後補上:「我對充滿活力的女人不感興趣,莉莉一個朋友就夠讓我煩了。」   天狼星的答案讓路平放鬆不少,但他的內心卻又有種罪惡感,他不應該對自己的人生 有多餘的期待,天狼星看出路平的煩惱,拍著朋友的肩膀,「別苦著臉啊,日子總有好轉 的一天,你總不會希望到那時候自己還是孤身一人吧?」   「說得也是,總會有好轉的一天。」路平苦笑的看著路牌。   「那麼,接下來我們兩個都要孤軍奮戰了。」天狼星看著另外一條通往活米村的路, 「祝你好運。」   「也祝你好運。」   天狼星瀟灑的對路平揮手,路平抬起行李箱,兩人朝著不同的路前進。 -------------------------------   第一場試煉結束後,距離第二場試煉還有好幾個月,儘管他對金蛋的秘密一頭霧水, 但哈利決定在緊要關頭來臨之前都無視這個問題,身體好輕,哈利甚至覺得自己能飛,已 經沒有什麼好怕的了。   原本應該是這樣的。   直到他從麥教授那裡聽說鬥士要開舞之後,當然霍格華茲也不是所有學生都會跳舞, 所以麥教授好心的開了舞蹈課,讓沒跳過舞的學生惡補一下,哈利身為開舞的鬥士,連拒 絕的資格都沒有就成為該課程的第一個學生。   哈利無可奈何的去舞蹈教室,舞伴的問題他不擔心,他只擔心會不會踩到對方的腳。   報名的學生不少,榮恩、妙麗、奈威都出現了,史萊哲林的學生不多,但他卻意外地 看到綴歌的身影,潘西、月桂和高爾都沒來,哈利以為綴歌跟他們一樣,早就習慣舞會的 場面了。   「你來啦。」綴歌拍了拍自己身邊,哈利坐在她安排好的位置。   「我以為妳會跳舞。」哈利驚訝的問。   「我會啊。」綴歌的眼睛瞇起,她的表情似乎期待什麼有趣的事情,「只是我聽說了 一些關於這堂課有趣的內容,決定過來看看。」   「好了,各位仔細聽好。」麥教授換上一套綠黑相間的禮袍,看起來跟她平常的長袍 沒有太多差別,只是造型沒有這麼古板,原本一直盤著的長髮放下,這時大家才發現麥教 授的秀髮居然長到腰際,而且保養的十分細心,她的臉上畫上不淡不濃的裝容,看起來至 少年輕二十歲,「正式的舞會需要穿上禮袍,我相信大家都有準備,當初開學必需品的清 單都有列上。」   榮恩的表情顯得很難看,他的禮袍看上去至少有兩百年的歷史。   「舞會當然可以盛裝打扮,但還請各位遵守霍格華茲保守的校風,別做出有誤校譽的 行為,現在讓我們歡迎這次舞蹈課的助理,石內卜教授。」   聽到石內卜的名字,教室內的學生們都驚訝的交頭接耳,綴歌則痛苦的拉著哈利的衣 服,將臉藏在哈利的背後,不笑出來對她來說已經是不可能的任務了,不笑出聲都很勉強。   石內卜鐵著一張臉,彷彿要殺人似的走到麥教授身旁,他沒有換上禮袍,只是脫下他 平常看起來像蝙蝠翅膀的外衣,精練結實的身體在他純黑色的戰鬥服下隱隱若現,他看著 麥教授,用哀求的語氣跟對方說:「我不認為有這個必要。」   「那很遺憾你的認為錯了,石內卜。」麥教授態度強硬的說,她居然能讓石內卜退縮 ,「看著下面的學生,裡面有些是史萊哲林的,更重要的是波特鬥士,他是史萊哲林的, 所以我認為你有必要教導他們學會跳舞,我很樂意當你的助手。」   石內卜的臉色發白,也不知道是生氣還是困窘的白。   「我的年紀都可以當你媽了,不用跟我客氣,對年長者帶著敬意的心邀請我跳舞啊。」   石內卜深呼吸,然後朝發出笑聲的學生們瞪了一眼,教室內鴉雀無聲,石內卜無可奈 何的伸出手,謙卑的彎下腰,「我有這個榮幸與妳共舞嗎?麥女士。」   不能笑,不能笑,綴歌已經在哈利身後笑出聲音來了,哈利用對付潛空龍的意志忍耐 著不讓自己臉上出現笑容。   「我的榮幸,石內卜先生。」麥教授讓石內卜牽起她的手。   音樂響起,石內卜輕摟著麥教授的腰,兩人開始隨著音樂跳起華爾茲,他們的舞步讓 教室內想嘲笑石內卜的人都安靜下來,他們專注的看著起舞的兩個老師,麥教授的步伐穩 健而保守,石內卜的動作標準但優雅,有如兩隻蝴蝶,在音樂的伴隨下飛舞。   音樂結束,兩人停下動作,教室內的人呆滯的看著石內卜,麥教授整理了一下因為跳 舞而有些凌亂的頭髮,「跳得不錯,石內卜,但你應該投入一點感情。」   「跳得標準就好。」妳管這麼多。   石內卜把後半段話硬生生的塞回肚子。   「現在兩人一組,開始練習。」麥教授的指揮下,學生們開始尋找舞伴,哈利原本想 找綴歌,但麥教授卻對哈利揮手,語氣強硬的說:「波特,你跟我練。」   「呃──」哈利困惑的看著麥教授,「為什麼?」   「因為你毛毛躁躁的性格,需要成熟穩健的女性來教你怎麼跳舞。」麥教授說話的同 時,眼睛瞄向他身旁的綴歌,「才不會在跳舞的時候做出失禮的行為。」   「去吧──」綴歌將哈利推到麥教授面前,哈利無奈的模仿石內卜的動作,邀請麥教 授跟自己跳舞。   然後她走到石內卜面前,淘氣的對石內卜行禮,「石內卜教授──」   石內卜無奈的牽起綴歌的手,兩人的跳舞的默契非常的好,好到和麥教授跳舞的哈利 都嫉妒的盯著綴歌,結果被麥教授抓著手指修理了一頓,「跳舞的時候專心的看著你的舞 伴,這是禮貌喔,波特。」   然後她自己也朝兩人的方向看去,石內卜的表情顯然比和麥教授跳舞的時候豐富多了 ,她鄙視的看著自己的同事,「這下你倒是挺投入感情的啊。」 -------------------------------   和綴歌跳舞的感覺美好的讓石內卜即使回到房間,也難以忘懷,他躺在床上,看著牽 住綴歌的手,不知何時,那隻小的只能抓著自己一根手指的小手,顯在已經成長到能和自 己一起共舞了,女兒成長的喜悅和失落交錯在石內卜的心中,使他無法入眠。   叩叩叩──   石內卜看著時鐘,大半夜的,他爬下床,打開辦公室的門,如果沒什麼要緊的事,他 絕對要痛罵這個沒有常識,三更半夜擾人清夢的白痴。   「晚安,賽弗勒斯。」出乎他意料之外的,那個沒有常識的人是鄧不利多,他身邊還 跟著一個帶著斗篷,看不出身分的學生,從身高來看應該是四年級或五年級的人。   鄧不利多找他肯定是有要緊事,他讓兩人進屋,他總覺得鄧不利多帶來的學生,身形 和動作有些眼熟。   「賽弗勒斯,這件事只能拜託你,這非常重要,為了長遠的利益,我們必須合作,而 且你需要絕對的相信我,服從我,你接受我的說法嗎?」鄧不利多嚴肅的讓石內卜也緊張 起來了,他好奇地看著被鄧不利多帶來的人,感覺到石內卜的凝視,對方害怕的退縮了。   「雖然過程不滿意,但我確實相信你並服從你。」石內卜雙手手指交錯,手肘靠在桌 上的回答,「打開天窗說亮話吧,你的要求我向來都是使命必達的。」   「很好,我就知道我能相信你。」鄧不利多摘下學生的斗篷,斗篷底下的學生居然是 妙麗,她全身發抖,緊張又害怕的看著石內卜。   「鄧不利多?」石內卜有種不好的預感。   「在聖誕舞會開始之前,麻煩你把妙麗.格蘭傑改造成全霍格華茲最美的女人。」   「不可能。」   石內卜的語氣彷彿鄧不利多是要他發明永動機似的斬釘截鐵,妙麗現在沒有害怕的情 緒了,她生氣的瞪著石內卜,臉頰因為怒火而通紅,「好歹猶豫一下,假裝有希望給我看 啊!」   「頂撞師長,葛來分多扣二十分。」石內卜抓到機會的說。   「勇氣可嘉,葛來分多加二十分。」像在故意跟他唱反調似的,鄧不利多馬上把石內 卜扣掉的分數加回去,他語重心長的看著石內卜,「賽弗勒斯,我說最美的女人是誇飾法 ,看你重視的女人數量,第二或第三美的也可以。」   「鄧不利多,這不是審美品味的問題,而是客觀上來說做不到,別說第二,用盡心力 花個一年以上的時間,能讓她排進前十的人我覺得他花費的心力都足以得到梅林勳章了。」   妙麗難受的低著頭,石內卜的評價讓她快哭出來了。   「賽弗勒斯,我相信你能做得到。」鄧不利多搭著石內卜的手,但對方不領情的將手 抽開,「治療靈魂這麼困難的事情你都能做到了,現在不過這將帶有書香氣質和知性美的 格蘭傑女士,變得更吸引人而已,對你來說輕而一舉吧?」   「我很好奇你到底在盤算什麼?」石內卜懷疑的看著鄧不利多。   「為了更長遠的利益。」鄧不利多像在說什麼宣言似的重複著,「請相信我,這有其 必要,如果能達成目的,我們的未來……」   鄧不利多小心的看了妙麗一眼,然後湊在石內卜耳邊,用妙麗聽不到的聲音說:「哈 利和綴歌的未來將會更穩固。」   石內卜不敢相信的看著妙麗,但鄧不利多的說詞還是說服他了,他點頭接下任務。   「好了,那我就把格蘭傑交給你了,請務必完成任務。」鬆了口氣的鄧不利多,將妙 麗留在石內卜的辦公室後,準備離開。   「鄧不利多教授。」在他走之前,妙麗叫住他,她的臉上盡是不安,「關於你答應我 的事情,是真的嗎?」   「當然,葛來分多加五十分,如果一切都按計畫進行,剩下的尾款在聖誕舞會後,馬 上追加。」鄧不利多神秘的笑著,然後離開辦公室。   「格蘭傑,把嘴巴張開。」石內卜疲憊的對妙麗說。   「蛤?」妙麗不解的看著石內卜。   「張開嘴。」石內卜沒什麼耐性的說。   妙麗一頭霧水的張開嘴巴,接著石內卜又要她把牙齒並攏,當妙麗在石內卜面前露出 白牙的時候,石內卜突然拿出魔杖,在妙麗的牙齒上點了一下。   「嗚──」妙麗緊張的摀著嘴巴,在那一瞬間,她感覺有東西從她的牙齦被抽掉。   石內卜拿鏡子給妙麗,原本妙麗特別突出,看起來像兔牙的牙齒被修正了,石內卜沒 好氣的埋怨:「妳居然容忍那對暴牙在妳臉上這麼多年,妳到底是不是女巫啊。」   「我不知道可以縮小啊。」妙麗無辜的說。   石內卜無視她的說詞,拔了一根頭髮下來檢查,妙麗還沒來得及抗議,就聽到石內卜 的嘆息聲,「難以置信,妳過去是用牙膏洗頭髮的嗎?」   他顯然是知道妙麗的父母是牙醫才這樣說的,家庭被羞辱的感覺讓妙麗心中有火。     石內卜接著拿出四、五瓶的魔藥,每個魔藥都沒有名字,只有簡單的效果標籤,妙麗 很懷疑他到底怎麼分辨出來的,他將魔藥一一塞在妙麗的手中,並交代每瓶魔藥的效果, 以及洗頭時的使用順序和劑量,複雜的就像在上魔藥學,妙麗有點想抄筆記了,但石內卜 卻一點停下來的意思都沒有。   「妳現在開始最好每天洗頭。」說完後,拿出一加倫大小的魔藥瓶,「洗完之後,將 頭髮浸泡在裡面一個小時,可以碰到頭皮,但泡完後需要清洗乾淨,這瓶藥水應該夠用到 聖誕舞會,但不要太過浪費,很貴的。」   妙麗吃力的點頭,她竭盡所能地記住每個細節。   石內卜交代完頭髮後,摸著妙麗的臉,他把妙麗當成實驗室內的白老鼠般檢查妙麗的 膚質,「還算可以,這瓶魔藥三餐飯後服用三滴,能讓妳的皮膚看起來更健康點。」   「最後,不准熬夜!」這項命令對妙麗來說就像要她的命似的,但石內卜卻強硬的要 她遵守,「我不管妳有什麼作業來不及寫還是考前惡補,鄧不利多的命令優於一切,每天 十一點之前給我就寢,睡前喝一杯熱牛奶,做二十分鐘柔軟操,不准調鬧鐘,給我睡足八 小時,睡到自然醒,懂了嗎?」   「是。」妙麗認份的點頭,這一切都是為了達成鄧不利多交代的任務。   「妳可以走了。」妙麗得到許可後,飛也似的離開辦公室,在她走之前,她看到石內 卜疲倦在辦公椅上闔上眼睛,嘴裡喃喃自語的說:「為了更長遠的利益,你到底在幹嘛啊 ,鄧不利多。」 ------------------------------- 備註一: 石內卜的舞蹈是水仙教的,為了讓綴歌的教父能融入馬份家的交際圈,對他進行非常殘酷 的魔鬼訓練,這使石內卜對跳舞的印象很差,如果可以他這輩子都不想跳舞。 綴歌的舞蹈也是水仙教的,因為老師同一個人,所以兩人跳舞的風格和習慣非常搭配。 ------------------------------- 備註二: 麥教授在這個時候只有五十幾歲,化完妝之後年輕二十歲,也就是說麥教授和石內卜跳舞 的時候,外表年齡看起來跟石內卜差不多大。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220.129.192.161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2431726.A.FC6.html
henry1234562: 那 石內卜是怎麼對女孩子要怎麼保養這麼了解呢 01/17 23:17
henry1234562: 因為是綴歌教父的關係嗎XD 01/17 23:17
好歹也是美少女夢工廠的玩家(X 主要是保養品幾乎都是魔藥 那他身為魔藥大師就一定會 然後就是,對,為了照顧綴歌 他連生理期的調養藥都會做 跟女孩子有關的魔藥類型他都很擅長
JOJOw991052: 過勞的石內卜啊啊啊啊啊啊啊XDD 01/17 23:26
老石的肝應該跟石頭一樣了
JOJOw991052: 妙麗:你們禮貌嗎? 01/17 23:26
石內卜的審美品味:莉莉>綴歌>無法突破的鴻溝>其他女人
JOJOw991052: 繼操盤賭盤後,老鄧的黑手伸向了學院盃 01/17 23:26
學院盃他一直在操弄 葛來分多從來沒有吝嗇的再給分
alanalg: 哇出現新地圖巴黎 01/17 23:31
雖然應該是不會出現相關場景
alanalg: 天天石又登板了 辛苦了 01/17 23:33
天天石?
alanalg: 老石A夢還懂整形 果然厲害 01/17 23:37
沒有什麼事他不會的 所以什麼事都交給他做了
alanalg: 尾款是三小啦XD 還有"為了更遠大的利益" 老鄧果然是黑的 01/17 23:39
尾款就……追加分數
alanalg: 三十幾歲的麥教授! 之前lee大的人設可以直接沿用 01/17 23:41
真香
z101924512: 真.第一試煉,面對跳舞的老石不准笑,否則比龍還可怕 01/17 23:50
z101924512: 魔藥學教授會讓人寧願再去與龍單挑 01/17 23:51
他能讓人體會到什麼叫比龍還可怕
z101924512: 路平還會偷偷藉公事約會,很會嘛! 01/17 23:52
扮豬吃老虎 神不知鬼不覺的展開攻略
z101924512: 巴黎與老朋友,看來是尼樂要出場了,怪產線即將突入XD 01/17 23:52
雖然應該不會有巴黎的場景 看篇幅有沒有辦法放
z101924512: "看你重視的女人數量,第二或第三美的也可以" 01/17 23:53
z101924512: 老鄧你根本故意講這種話的吧XD 老石的第一當然永遠都 01/17 23:54
z101924512: 只會那位有著碧綠雙眼的... 01/17 23:54
沒錯就是……哈莉波特(X 真想寫兩個都性轉的百合篇
henry1234562: 這個世界線的老石跟馬份家交情不錯 所以會有二三 01/18 00:01
多了綴歌呢
bhenry1990: 老鄧想刻意導正劇本的樣子 01/18 01:05
老鄧會盡量讓劇本按照原作發揮展開 至於後續就不這麼肯定了
ikuken: 讚喔! 01/18 01:18
感謝
iamcrazyforu: 本來還以為麥教授要給石內卜帶著哈利跳舞… 01/18 08:26
這樣對教室內的女同學太刺激了
Vinygli: 真.第二試練--舞會來啦(真.第一是不能對老石笑出來) 01/18 08:30
對哈利說 真.第二試練的難度不亞於再打一條龍
Vinygli: 不可能XDD 老石你有夠壞 01/18 08:31
老石:有史以來最美的就莉莉,現任最美的就綴歌,沒有名額了
Vinygli: 各色火焰是巫師的浪漫,那麼魔藥大釜就是巫師的百寶袋 01/18 08:31
只要能用液體呈現 什麼都能做出來
xxxu: 石哈跳舞(°w°)?? 01/18 09:32
太刺激了
Feckham: 石哈跳舞,發酵美少女們會開小花的 01/18 16:31
謬論家蠢蠢欲動
Feckham: 倒是為什麼老石突然變成了IKKO的形象呢….. 01/18 16:33
因為巫師的保養品都是魔藥 所以他應該都略懂吧 然後要照顧綴歌 所以變成很懂
jugularnotch: 老石A夢又上來救援了 01/18 19:17
老鄧:老石A夢~~~ 老石:你等會,我拿個魔杖(手槍)
Rfaternal: 推推 老石你怎麼會這麼懂阿XDD 老石在這條世界線真的 01/18 21:22
Rfaternal: 忙得要死欸ww 01/18 21:22
知道太多的男人(指專業知識 ※ 編輯: winter0923 (220.129.217.35 臺灣), 01/19/2022 00:14:20
alanalg: 天天石是參考天天P哈哈 洋基中繼投手 幾乎每天上場 01/19 07:52
原來一樣過勞 ※ 編輯: winter0923 (220.129.217.35 臺灣), 01/19/2022 21:26: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