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C_Chat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魔法石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37771639.A.935.html 密室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39711449.A.CC0.html 阿茲卡班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1413581.A.12E.html 火盃篇 第一章:家族聚會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1492223.A.C16.html 第二章:西追.迪哥里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1573883.A.401.html 第三章:馬份家女僕的才幹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1667949.A.666.html 第四章:山火不盡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1726475.A.DA5.html 第五章:食死人的家庭問題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1835645.A.BE4.html 第六章:抓住幸福的方法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1930186.A.62E.html 第七章:不友善的眼睛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2007973.A.F0D.html 第八章:火盃儀式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2100859.A.D05.html 第九章:可能成為鬥士的人們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2177836.A.165.html 第十章:被火盃選上的人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2259556.A.081.html 第十一章:黑色的龍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2340787.A.182.html 第十二章:阿爾比昂潛空龍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2394497.A.31B.html 第十三章:舞會前置作業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2431726.A.FC6.html 第十四章:聖誕舞會開舞篇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2522681.A.899.html -------------------------------   第十五章:聖誕舞會告白篇   「我喜歡你。」   那句原本在前年就應該說出的話,終於說出來了,金妮期待的看著哈利,哈利卻因為 她的眼神而心絞痛著,強烈的罪惡感讓哈利不敢直視金妮的眼睛,他一直渴望有個妹妹, 一個依賴他,信賴他,願意讓他照顧的女孩,但對方卻不只滿足於這個身分。   「我知道。」   他甚至連拒絕對方的勇氣都沒有,只能模稜兩可的說這種可笑的答案。   「所以是……拒絕嗎?」金妮低著頭,聲音發抖的問。   哈利愧疚的點頭,金妮的身體微微地顫抖,哈利知道對方並不是因為天氣冷,他希望 如此,他開始希望自己要是能沒察覺對方的心意就好了,就是察覺了,又沒辦法果斷的拒 絕對方,才傷害到眼前的女孩。   「為什麼……我有什麼地方比不上她嗎?」金妮不甘心的問,化了妝的臉龐忍耐著不 讓淚水流下,「告訴我,我可以讓我變成你喜歡的樣子……」   「我不知道。」哈利坦承的回答,確實如此,當他意識到的時候,自己的目光就無法 從綴歌身上移開了,當他開始想念綴歌的時候,他才發現自己的腦海滿是綴歌的身影,如 同當他為了對抗催狂魔尋找快樂的記憶時,他才發現只要有綴歌的記憶都是快樂的,「對 不起我真的不知道,就是……愛上她了。」   金妮靠著聖誕樹,她已經不管妝會不會花掉了,她低著頭,不讓哈利看見自己的表情 ,克制自己的情緒,免得被別人發現她正在啜泣。   金妮的模樣讓哈利覺得心疼,但他卻強硬的讓自己漠視這一切,他不能在接近對方了 ,安慰金妮不是他該做,也不是他能做的事情,兩步以上的距離就是他們之間的極限。   奈威不知何時出現在哈利身後,他看了一眼金妮,然後對哈利說:「她在與你立下約 定的地方等你。」   哈利不解地看著奈威,想了一下之後,立刻明白對方的意思,他猶豫的看著金妮,奈 威卻催促著說,「那裡很冷,她穿得很單薄,我想她可能不會等你太久。」   「可以幫我照顧一下她嗎?」哈利不放心金妮一個人。   「去吧,這不是你該管的。」奈威的語氣異常的冷酷,與平時溫柔的模樣判若兩人。   哈利認份的點頭,走回城堡,用最快的速度跑向奈威暗示的地點。   哈利走後,奈威走到金妮面前,她兇惡的瞪著奈威,感覺她手中要是有魔杖,下一秒 就是用索命咒幹掉眼前這個害她失去男人的傢伙了。   奈威無視對方的怒視,在金妮面前彎下腰,伸出右手,「我有這個榮幸,邀請妳和我 共舞一曲嗎?衛斯理小姐。」   「什麼意思?同情我?」金妮不屑的問。   「不是。」奈威搖頭,臉上露出苦笑的看著觀星塔的方向,「妳應該沒什麼需要同情 的地方,我也沒有什麼同情妳的資格,邀請妳跳舞充其量只能算是……同病相憐吧。」   金妮聽懂對方的意思了,她悲哀的苦笑著,連眼前這個邀請自己跳舞的人,眼神都不 是看著自己,她伸出手回應奈威的邀請,「好啊,就跳一支。」   反正對她來說,這就是最後的舞了。 -------------------------------   哈利激動地跑到觀星塔上,要說他和綴歌有什麼立約的地點,就只有這裡了。   他擦掉臉上的汗,整理好因為跑步亂掉的頭髮,然後深呼吸調整自己的心跳,當一切 都準備就緒後,做好心理準備,打開觀星塔的門。   綴歌坐在觀星塔的窗邊,月光灑落在她淡金色的長髮上,照耀出銀金交錯的光輝,三 年前的哈利看到這一幕,曾經覺得對方像是精靈,但現在不是如此了,精靈根本沒有不及 綴歌的美,那哀傷又疲倦,卸下武裝,溫柔而纖細的綴歌,是只屬於他的美。   「你來啦。」綴歌賊笑的看著哈利,妙麗的策略意外的有用,雖然半路殺出金妮讓綴 歌一度非常擔心哈利不會跟上自己,但他還是來了,他記得他們曾經立下的,一生一世的 約定,綴歌就是在這裡,喜歡上率直的哈利。   「綴歌……」哈利緊張的走向對方。   綴歌也期待的看著哈利,她很好奇哈利會說出什麼話來安撫自己,尤其是他找金妮當 舞伴之後,是鬥士的責任?是怪綴歌沒等他?還是跟綴歌哭訴他自己沒膽子邀請綴歌?綴 歌的腦海裡想像著各種哈利,猜測並期待是他的哪一面跟自己說話,是綴歌最喜歡的娛樂。   「我喜歡妳,請跟我交往吧。」   這個理由還……什麼?   綴歌呆滯的看著哈利,她沒聽清楚。   哈利見綴歌沒反應,走到綴歌面前,牽起對方的手,綴歌因為哈利的舉動而臉紅心跳 ,「我哈利波特,喜歡綴歌馬份,很久了,長達三年半的時間,每天無時無刻都在想著綴 歌,這種單相思的感覺太難受了,所以我決定告白,請問妳願意跟我交往嗎?」   如果要用巫師象棋來說的話,哈利剛才的舉動大概就是棋局到了終盤,兩邊都廝殺的 差不多累了,然後哈利突然來一句小孩才下棋隨後拔出魔杖直接跟對手決鬥吧。   「綴歌?」見對方沒有反應,哈利的眼神開始出現擔憂。   「你給我──等一下──」綴歌推開哈利,但手卻死抓著哈利的手,不讓對方鬆開, 她的臉紅得像被熱水燙過似的,她不敢置信的看著哈利,「為什麼會在這個時候說啊?還 有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如果說告白的話,暑假的時候就在想了,但一直找不到機會,原本是想跳完開場舞 的時候說,但綴歌跑去跟別人跳舞了──」哈利的眼神變得哀怨,綴歌心虛的迴避他的眼 神,「至於喜歡綴歌……不知道,分類儀式的時候就很在意綴歌了。」   那跟一見鍾情好像沒什麼兩樣。綴歌心裡吐槽著。   綴歌尷尬的扶著額頭,到頭來,有問題的其實是自己嗎?哈利比自己還早喜歡上她, 但綴歌卻一點都沒有察覺到,虧她還覺得自己很會猜別人的心思,眼前的男孩隱藏自己的 心意這麼多年,她卻連一點異樣都感覺不到。   「那個……綴歌……」哈利開始擔心綴歌接下來是不是會拒絕他了,不知道答案的哈 利,內心忐忑的觀察著綴歌的表情。   「不要一直盯著我看,把眼睛閉上。」綴歌強硬的態度,讓哈利乖乖的閉上眼睛。   但這招上次用過了,哈利顯然是想像了等一下會發生的事情,臉上露出開心的笑容, 結果被綴歌捏著臉頰,「不要給我胡思亂想,把腦袋放空。」   想著綴歌的時候怎麼可能放空腦袋,哈利在心裡埋怨著。   當他的注意力被綴歌的話引開的時候,他感覺到一股溫熱柔軟的觸感碰到自己的嘴唇 ,哈利驚訝的張開眼睛,他只看到貼緊自己的綴歌,除此之外,什麼都看不到,他閉上眼 睛,繼續享受著綴歌給他的回應。   過了好一會,兩人的嘴唇才滿足的分開,綴歌意猶未盡的舔著嘴唇,她渴望的模樣激 起哈利的衝動,哈利撲上去,再次吻著綴歌。   唇與唇,舌與舌,兩人親密的互相掠奪對方身上的味道,直到情況完全失控之前,綴 歌才將哈利推開,她滿臉潮紅,呼吸急促的看著哈利。   「所以?」哈利不死心的問。   「我也……一直喜歡著你……」綴歌摀著臉,埋怨的對哈利說:「一定要我把話說得 這麼明白才行嗎?」   「嗯。」哈利理所當然的點頭,他將投靠在綴歌的腿上,輕撫著綴歌羞紅的臉頰,「 我很想聽到綴歌說喜歡我的聲音。」   「喜歡你……」綴歌為了滿足哈利,小聲的在哈利細語,這已經是綴歌用盡所有勇氣 ,所能說的最大極限了。   哈利享受的閉著眼,他滋意的聞著綴歌頭髮上的香味,綴歌非但沒有抗拒,還低下頭 ,將她的秀髮放在哈利的臉上。   「綴歌的頭髮好香。」對哈利來說,這是世界最美好的味道。   「只有私底下的時候可以聞喔,別人在場的時候不准亂來。」綴歌義正嚴詞的說,畢 竟哈利的動作以人類的常識來說,非常變態。   「知道了。」   「這個給你,聖誕快樂。」綴歌拿出一個項鍊匣交給哈利。   哈利看著綴歌給他的禮物,跟一年級的禮物很像,哈利好奇的打開,裡面放的是一面 鏡子,哈利不解的看著鏡子,忽然間,鏡子內的影像居然變成綴歌。   哈利驚訝的看著綴歌,綴歌正照著另外一面,造型完全相同的項鍊匣。   「很棒吧,這對鏡子當有人使用的時候,會將影像傳給另外一面鏡子,而且兩面鏡子 同時使用的時候,還可以交談。」說到一半,綴歌害羞地抓著頭髮,「以後我們只要帶這 著面鏡子,任何時候都能看到對方,也能和對方說話。」   哈利興奮的將項鍊匣掛在脖子上,「我死都不會放下來的。」 -------------------------------   聖誕節,石內卜在自己的辦公室內招待客人,他們靠在火爐邊,喝著調酒,石內卜專 注的看著手中透明無色的飲料.聞著它的味道,然後淺嘗一口,「琴酒、伏特加、柳橙、 全味豆……大手筆,龍爪粉都放?」   平斯滿意的笑著看石內卜分析新的調酒。   石內卜又喝了一口,他皺起眉頭,一股十分吸引他卻又十分陌生的味道,聞起來像他 記憶深處最美好的那天,他認識莉莉時當天草皮的香氣,喝起來又像是綴歌受洗當天所喝 的葡萄酒,石內卜一口接著一口,還是找不出源頭,當他注意到的時候,調酒已經被他喝 完了。   「不行,喝不出來,是什麼魔藥嗎?」石內卜放棄的將空酒杯放在小茶几上。   「愛情靈藥,過多的話會讓人失去理智,但只放入一滴,它就能在酒裡面提供喝酒的 人最喜歡的味道,反正酒精跟愛情的效果差不多,我就拿來實驗了,效果不錯吧。」平斯 滿臉得意地問,在魔藥大師面前用魔藥擊敗對方,換做其他人,可以拿去跟孫子炫耀了, 但不為人所知的是平斯的魔藥功力至少能和石內卜並駕齊驅。   「五體投地。」居然沒喝出魔藥的味道,也許是石內卜自己沒喝過愛情靈藥的關係吧 ,他不覺得那種藥對自己有什麼效果。   「那麼,聖誕節的這天,百年一次的舞會開始的時候,我們的魔藥大師和交際舞王, 一個人在沉悶陰暗的魔藥學辦公室內,喝著對自己沒效的愛情靈藥,不覺得很可悲嗎?」 平斯嘲諷的問石內卜,這才是她真正的目的吧,「不會是找不到舞伴吧?」   「我很喜歡在聖誕節的時候悠哉的在房間內休息,比起我,聖誕節的時候跑來沉悶陰 暗的別人房間內,給別人喝沒有效果的愛情靈藥的您,比我可悲的多吧。」石內卜不甘示 弱的回擊,他很享受和平斯唇槍舌戰的感覺,有種似曾相似的熟悉感,「沒人邀請妳跳舞 嗎?」   「飛七有來,被我拒絕了。」   「嫌他太老?妳也不年輕了吧,還是說妳不會跳舞?」   「我只會跳卡拉波耶。」   石內卜困惑的看著平斯,「那算種舞嗎?」   「介於舞和武之間,不過我學它是為了武,女孩子家出來闖盪,需要學一點防身技巧 ,要是我沒學這個,年輕的時候就會因為被山怪襲擊而死了呢。」   「那山怪呢?」石內卜問。   「死了。」平斯平淡的回答。   難怪沒人敢約妳,石內卜內心想著,「飛七先生勇氣可嘉。」   「好了,酒也喝完了,祝你聖誕快樂。」平斯將自己的調酒一飲而盡,然後收起兩個 空的酒杯,起身準備離開。   「要走了?」石內卜意外的問,平常平斯沒把自己灌到醉倒是不會罷休的。   「是啊,免得等一下有暗戀你的女同學跑來約你跳舞,我在場的話不會壞你的好事了 嗎?」平斯壞笑的看著石內卜,石內卜冷笑的回應對方。   煩人的傢伙終於走了,石內卜決定好好享受安靜悠閒的聖誕節,他幾乎跟平斯一樣只 有聖誕節可以稍微放鬆了,但平斯是自願顧圖書館的,他卻是每次都被迫增加工作。   為了讓妙麗長得好看點,他這幾天可是費盡心力,他躺在舒服的辦公椅上,放空大腦 ,閉上眼睛,全身放鬆,好好休息。   叩叩叩──   敲門聲傳來,石內卜揮動魔杖,把門鎖上的同時,放了消音咒,免得門外的人不死心 繼續敲門煩他,他現在不管外面的人是誰,鄧不利多還是綴歌都無所謂,他要休息。   碰!   突然出現的爆炸聲把石內卜嚇醒,門外的人直接用爆破咒把門炸了,門外站著一個臉 上滿是淚痕的女孩,她身上還穿著石內卜幫她準備的晚禮服。   石內卜還記得對方成為哈利的舞伴了,他還以為找自己哭訴的會是綴歌,看來有些事 情不是打扮得漂亮點,和對方跳支舞就能有結果的。   金妮走到石內卜的桌前,毫無生氣的對時內卜說:「給我藍色的藥。」   開什麼玩笑!妳以為我這裡是商店嗎?我的魔藥很神聖的只能用在醫療用途!把門還 我!滾開!今天可是聖誕節老子不工作!   短短幾秒鐘內,石內卜的大腦冒出了幾十句罵人的話,但看金妮了無生趣的臉龐,他 一句話都說不出來,那個在靈魂治療時都能忍受劇痛的女孩,現在卻痛苦的看著自己,希 望能從他這得到輕鬆的解脫。   「衛斯理……」石內卜的大腦迅速的轉動,他想盡快想出能安撫對方的說詞。   「我叫金妮。」金妮強硬的駁斥,在最後的時間,她不希望自己只是一個大家庭的小 孩子,她希望有人能叫她的名字。   「吉妮芙拉……」   「叫我金妮!」金妮忍不住大吼,隨後她垂下頭,感覺氣若游絲的說:「拜託了,根 本沒人用那個奇怪的名字稱呼我過,連我父母都沒有。」   「金妮……衛斯理。」石內卜還是把她的姓補上了,單純稱呼她的名字實在太奇怪了 ,金妮對此折衷的選項並不滿意,但勉強接受,「我不可能給妳永眠水,那是避免妳無法 承受靈魂修補時的痛苦所安排的備案,療程已經結束了,妳沒有必要再喝藥。」   「有必要──」金妮抓著石內卜的手,她低著頭,紅色的長髮遮住她的臉,看不到她 的表情,但淚水一滴又一滴的落在石內卜的手背上,「我之前能撐下來是因為我還想得到 哈利,但我已經輸了,什麼都不剩了……」   「要我做什麼都可以,反正我很快就會消失了,拜託──給我藍色的藥──」   石內卜安慰的拍著金妮的背,抽出手,轉身看著自己的藥櫃,他假裝幫金妮拿藥,然 後冷不防地轉身,用昏擊咒將金妮擊昏。   金妮的臉出現短暫的困惑,她還沒理解發生了什麼就失去意識倒在地上。   石內卜將金妮抱到床上,坐在床邊,看金妮昏睡的臉,即便在睡夢中,她的眼睛也在 流淚,石內卜的思緒陷入一片混亂,這麼做根本沒有辦法解決問題,金妮醒來後還是會提 出相同的要求,在確定石內卜不會幫她後,她說不定會自己想辦法做出來,她本來就是個 很聰明的孩子,就算不靠永眠水,要結束生命的管道多得是。   她需要一個活下去的希望……或理由,石內卜回想自己當初到底是怎麼克服永眠水的 誘惑的,他的目光落在自己手臂上,逐漸清晰的黑魔標記,他苦笑的摸著烙印,這條路不 行,說到底,他本來就是一個人生路走得歪七扭八的失敗者,根本無法給人什麼建議。   石內卜看著金妮的脖子,上面的烙印也越來越清晰了,他的障眼法撐不了多久,他需 要跟鄧不利多談談黑魔標記的事情,還有金妮的事情,這本來就是他丟給自己的責任。   出發前,他將一瓶愛情靈藥放在床頭櫃,並留了一張「希望妳審慎考慮」的字條給金 妮。   這應該能讓她堅持一段時間。   石內卜的思緒再度陷入混亂,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他希望綴歌能得到幸福,他現 在卻做了一個與她的幸福背道而馳的事情,只為了讓一個想死的小女孩有點動力活下去。   他將門修好,也許該給金妮一把鑰匙,他不想再看到門被炸掉的畫面了。 -------------------------------   校長室內,鄧不利多不在,石內卜這才注意到舞會還沒有結束,那些傢伙大概打算瘋 到半夜吧,石內卜無法理解那種樂趣,他自己從酒櫃拿了瓶酒,杯子都懶得拿的開始灌酒 ,只需一口,他就將那瓶名酒喝掉大半,囫圇吞棗的,讓人搞不懂是在喝水還是喝酒。   石內卜將酒瓶放在桌上,因為酒精的關係,他的臉上充滿血色,他憤怒的瞪著校長室 空蕩的椅子,金妮的事情關他屁事啊,妙麗的事情又關他屁事啊,打從哈利入學以來,他 就沒一天能好好睡覺過,他的朋友和單戀他的女人又來找他麻煩,二年級的時候還因為他 的感情問題差點害死綴歌。   三年級的時候他甚至用木棍打破自己的頭,只因為他相信一個狼人和逃犯的鬼話,去 他莉莉的兒子,去他跟莉莉一樣的眼睛,這個小鬼跟他老爸一樣討厭,甚至比他爸還討厭 ,他爸至少沒因為感情問題造成他的麻煩。   還有鄧不利多,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就用為了更長遠的利益,為了綴歌的幸福這 種鬼話要他無償加班,他以為二年級熬製石化解藥已經是極限了,沒想到三年級他居然還 要幫路平做縛狼汁,沒哪個本事就不要找狼人當老師啊,還有那個路平,虧他以前還是級 長,綴歌會做的藥他過了半年還是學不起來,搞得現在路平不在霍格華茲石內卜還要幫他 敖藥,要是按照市價來收,把路平全部家當賣了都付不起。   也許是因為酒精的關係,石內卜壓抑在心底的怨氣一口氣爆發出來,他看著鄧不利多 收藏名酒的酒櫃,心裡萌生個報復對方的主意。   當鄧不利多回來的時候,他注意到歷代校長們都專注的看著校長室前方,石內卜自己 發明的小遊戲,姑且能稱為「酒瓶保齡球」吧。   「喔──小子技術不錯喔。」一個校長驚嘆的看著石內卜用雪球咒丟出的這球。   「我敢說這次全倒有五百加隆。」另一個校長興奮的鼓掌。   「出了口怨氣啊,那個整天酗酒的校長之恥。」   酒瓶保齡球,顧名思義,就是把酒瓶當成球瓶,排成三角形後,用雪球咒之類的咒語 當保齡球,看一次能擊倒多少酒瓶,由於鄧不利多都收藏都是十加隆以上的名酒,看著一 堆加隆變成碎玻璃的模樣,不得不說非常紓壓,如果酒不是自己的話。   鄧不利多沒有出聲,他用幻滅咒隱藏自己,兩眼冷漠的看著石內卜的娛樂。   是時候,該給對方一點教訓了。 ------------------------------- 備註: 聖誕節後,半月不死鳥出續作了,魔藥學教授與他的金髮嬌妻和紅髮女學生的三角戀情, 這次依然非常受歡迎的全部賣完,甚至加印。 石內卜去找鄧不利多理論,鄧不利多將他變成一隻雪貂。 鄧不利多非常不爽,所以這次他不打算手下留情。 不爽是因為沒有酒喝,而且他需要錢把酒櫃補齊。 變成雪貂後的石內卜被綴歌撿去當寵物,被綴歌照顧了一個星期的時間。 那一個星期內,綴歌形影不離的抱著雪貂,她覺得那隻雪貂有莫名的親切感,所以不管是 上課、吃飯、睡覺、甚至洗澡的時候都帶著他。 石內卜對天發誓他(的良心)掙扎過了。 優秀的老師能準確掌握糖果和皮鞭的比例。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220.129.217.35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2599343.A.BB2.html
Vinygli: 老石你XDDDD 賺翻了,下次再砸(x 01/19 21:51
多當幾天雪貂 老石:這在我們業界是種獎勵(X
Vinygli: 我知道這在哈綴宇宙基本是必然,可是金妮也太慘了QQ 01/19 22:03
金可憐不能避
Vinygli: 中間還覺得老石母子的聖誕小酒會很溫馨的 01/19 22:04
石內卜每年一次的溫馨時光
Vinygli: 看來要不是喝藥維持熱戀,就是加入食死人 01/19 22:05
Vinygli: 跟老佛一起追著哈利跑了(x 01/19 22:05
可是這樣佛地魔跟金妮魔會吵架吧 佛地魔:我要殺了波特! 金妮魔:我要波特!
Vinygli: 終於發現老石根本過勞的問題了 01/19 22:09
Vinygli: 這樣可以算是今年迫害老石的quota已經用掉了嗎? 01/19 22:10
老鄧:迫害老石不是無限額度的嗎?
Vinygli: 告白這麼順利,反而懷疑之後下黑湖的不是綴歌 01/19 22:12
鄧不利多不會去惡搞哈綴啦 他還需要哈利的戀愛狀態去滿足另一個湯姆
Vinygli: 就看搞出修羅場的是老鄧還是其他「公正」的裁判了 01/19 22:12
火盃:該我出場了嗎?諸君,我愛戰爭(X
Vinygli: 話說,奈威什麼時候也被甩了? 01/19 22:13
他其實一直暗戀著某人 不過藏得很好所以當事人沒發現到
JOJOw991052: 哈利聞頭髮的習慣在這裡也適用 01/19 23:02
非常變態 但綴歌喜歡
JOJOw991052: 石內卜你在期待什麼,哭哭啼啼的綴歌嗎 01/19 23:02
原本以為可以看到哭哭啼啼的綴歌跑到自己懷裡叫自己小賽賽之類的(X
JOJOw991052: 話說石內卜聖誕節還要忙,真的過勞 01/19 23:02
龐芮:哈哈哈哈UCCU 不對 龐芮自己聖誕節也無法休息
Rfaternal: 推推 金妮阿QQ 然後這裡的老鄧會不會被制裁阿 總覺得他 01/19 23:03
Rfaternal: 欠揍的程度快要追上老佛了XDD 01/19 23:03
老鄧:崔老妮都認證我沒幾年好活了我還怕什麼
Rexia: 漢娜吧 01/19 23:04
Rexia: 漢娜被別人約走了 01/19 23:06
這個時候漢娜還沒進入主線 她只是對奈威有好感而已 奈威暗戀的對象令有其人
z101924512: 老鄧真的好欠扁XD把人當廉價勞工無償加班還不給人娛樂 01/19 23:32
老鄧喜歡聽話、順從、乖巧、能幹、吃苦耐勞、最好不用領薪水的員工 相比之下感覺老佛好像變成佛新老闆了?
z101924512: 但是又把人變成雪貂送給綴歌,真的很想打他XDD 01/19 23:32
但石內卜那一個星期過得很開心 他看到很多哈利還沒辦法看到的綴歌 放假一星期和員工福利一次滿足
z101924512: 金妮希望有人叫她名字那邊有撒鹽啊... 01/19 23:33
生命的最後 她希望有人能在意自己 但那個人希望的是今天不是她的最後
alanalg: 喔喔喔直球對決 幹得好啊年輕人 01/19 23:43
妙麗:這球丟太慢了阿
alanalg: 先猜綴歌傲嬌 01/19 23:44
微傲嬌
alanalg: 兩個人都直球耶 讚喔 01/19 23:48
綴歌也等很久了
alanalg: 飛七應該不知道平斯有多強吧XD 01/19 23:51
他以為對方只是普通的圖書管理員 孰不知她黑魔王候補的身分
alanalg: 金妮QQ 01/19 23:55
可憐吶
alanalg: 慘了 惹到老鄧 幫老石QQ 01/19 23:56
他那一星期過得很爽阿
tomsonchiou: 想到這裡平斯和老石的關係 兩人的對話就多了一層含意 01/20 00:12
石內卜不知道平斯就是他媽,卻能很習慣的用母子的態度對待對方
Rexia: 我以為這邊告白後會直接上本壘 01/20 04:32
他們還只是孩子啊 其實可以直接上 左轉那篇換個場地就好
iamcrazyforu: 最後一段XDDDDDD 01/20 06:41
老鄧:你要休假?你要員工福利,一次滿足你
iamcrazyforu: 對酒鬼來說真的沒有什麼比沒有酒更嚴重的事 01/20 06:43
形同酷刑,老石做得太殘忍了
xxxu: 「我的東西是太多了...不包括那些酒(#°w°) 」 01/20 07:35
上次也是被石內卜喝完一半 不過鄧不利多有一起喝所以比較沒差 這次就火大了
xxxu: 老石被「獎勵」了呢 01/20 08:19
大滿足
xxxu: 傲嬌石果然還是幫路平熬藥(°w°) 01/20 10:26
石內卜心累,但石內卜不說 石內卜拿鄧不利多的藏品來玩 然後石內卜就變變成雪貂讓綴歌抱在懷裡了 老鄧還是很懂學生想要什麼的 ※ 編輯: winter0923 (220.129.217.35 臺灣), 01/20/2022 13:22:28
Feckham: 良牙:真好,還能被帶進去洗澡(? 01/20 18:39
羨慕嗎? 我其實也很羨慕 ※ 編輯: winter0923 (220.129.217.35 臺灣), 01/20/2022 20:16:56
ikuken: 遲到了,推一個! 01/24 2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