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C_Chat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魔法石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37771639.A.935.html 密室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39711449.A.CC0.html 阿茲卡班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1413581.A.12E.html 火盃篇 第一章:家族聚會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1492223.A.C16.html 第二章:西追.迪哥里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1573883.A.401.html 第三章:馬份家女僕的才幹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1667949.A.666.html 第四章:山火不盡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1726475.A.DA5.html 第五章:食死人的家庭問題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1835645.A.BE4.html 第六章:抓住幸福的方法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1930186.A.62E.html 第七章:不友善的眼睛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2007973.A.F0D.html 第八章:火盃儀式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2100859.A.D05.html 第九章:可能成為鬥士的人們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2177836.A.165.html 第十章:被火盃選上的人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2259556.A.081.html 第十一章:黑色的龍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2340787.A.182.html 第十二章:阿爾比昂潛空龍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2394497.A.31B.html 第十三章:舞會前置作業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2431726.A.FC6.html 第十四章:聖誕舞會開舞篇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2522681.A.899.html 第十五章:聖誕舞會告白篇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2599343.A.BB2.html 第十六章:金蛋的秘密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2656308.A.7E6.html 第十七章:大魷魚的真面目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2687734.A.E10.html 第十八章:永別了,八卦記者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2771699.A.49A.html 第十九章:離別與結緣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2840201.A.DCA.html 第二十章:第三場試煉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2892387.A.32A.html 第二十一章:麒麟兒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2947077.A.164.html -------------------------------   第二十二章:戰爭前的硝煙   當哈利聽到耳邊傳來驚呼和尖叫聲時,他知道他成功了,他逃離了那裡並活了下來, 他抱著西追的屍體,兩眼凶光彷彿是吞噬所有靠近自己的野獸,在鄧不利多的催促下,他 才甘願放開西追,去醫院廂房接受龐芮的治療。   結果在中途,他就被穆敵帶走了。   現場一片混亂,部長下落不明,鄧不利多花了不少時間才弄清楚狀況,當他注意到的 時候,哈利已經不見蹤影,聽說穆敵把他帶走之後,他緊張的朝穆敵的辦公室趕去,擔心 他安危的麥教授和石內卜也緊追在後。   結果當他們趕到穆敵辦公室的時候,門內正傳來鈍器敲打的聲音,他們用魔法破門之 後,只見哈利身上帶血的踩著穆敵的身體,穆敵的臉骨碎裂,半張臉血肉模糊,哈利的手 中舉著壞掉的大型測奸器,上面已經沾滿穆敵的血,不斷的捶打穆敵的腦袋。   「哈利……」麥教授緊張的呼喚哈利的名字,哈利停下手,回頭看著麥教授,空洞的 雙眼流下淚水,在他被鮮血染紅的臉上滑過,他放下手中的測奸器,疲倦的坐下。   「他是食死人。」哈利解釋著自己的行為,「這個渾蛋剛才對我坦白是他把獎盃變成 港口鑰,把我的名字丟入火盃,只為了把我帶離霍格華茲,為他的主人重生儀式提供鮮血 ,是他把西追害死的。」   「校長,他回來了,佛地魔復活了。」   聽完哈利說的話後,麥教授驚訝的摀著嘴巴,石內卜倒是神情冷靜,似乎早就知情。   鄧不利多閉上眼睛在腦海中快速的思考該怎麼辦,隨後他對石內卜和麥教授下達指令 ,語氣就像密室事件,甚至比密室事件還要嚴肅,「賽弗勒斯,去拿效果最好的吐真劑過 來。米奈娃,請妳先去海格小屋,把南瓜田的大黑狗帶到我辦公室,然後寫封信讓佛克使 給路平,要他立刻用咕嚕粉趕到我辦公室內。」   石內卜點頭,立刻去執行他的任務。   麥教授則猶豫的看著鄧不利多,「鄧不利多,這麼嚴重的事,我們不用聯絡夫……」   「不用。」鄧不利多語氣堅定地回答。   那個老廢物已經沒用了,鄧不利多沒說出口,但希望麥教授理解的話。   麥教授點頭,也離開辦公室執行鄧不利多交辦的事。   「哈利。」鄧不利多從假穆敵身上拿出一串鑰匙,「我需要你幫我一下。」   他們在穆敵的行李箱的地下室內,找出被囚禁多日,意識不清的穆敵,他們合力將穆 敵搬出地下室,鄧不利多又從行李箱的藥劑櫃裡面,找出穆敵使用的提神藥,一點一點的 餵給穆敵。   真的穆敵清醒後,用他沒斷的那隻腳,踹著冒充他的人跨下,「該死的──這些傢伙 ,我早就跟你說過了阿不思,我不想做這種高調的工作。」   「看到你沒事我就安心了,阿拉特。」鄧不利多今天第一次露出笑容,他拍了拍朋友 的背,並撿起地上沾滿灰塵的魔眼給對方。   「沒事個頭,你那雙藍色的眼睛如果不打算用,可以捐給有需要的人,我很樂意接收 一顆。」穆敵吹了吹魔眼的灰塵,然後將它塞回眼窩中,「這小子扮我好幾個月了,別跟 我說你一點異狀都沒有察覺啊,老友。」   「察覺了一點點,但我不敢妄下斷言,天曉得你會不會突然改變個性了呢,人過中年 通常都會比較溫和一點。」   穆敵撿起他的酒瓶,從裡面倒出濃稠的液體,他看了看哈利,像老師一樣的問,「波 特,知道這是什麼嗎?」   「變身水?」哈利記得他在石內卜的課堂上看過。   「葛來分多加十分。」穆敵說完後,他注意到哈利的表情不太對,鄧不利多更是在忍 笑的看著自己,他困惑的問:「他跟他父母一樣是葛來分多的吧?別跟我說這眼睛和莉莉 一樣的小鬼不是他們的孩子?」   「是他們的孩子,但他史萊哲林的。」鄧不利多解釋道。   「這是什麼世道啊,波特的小孩成為史萊哲林?」穆敵埋怨的說,但他似乎不打算把 哈利應得的分數加回去,「變身水,沒錯,所以平常最好用親朋好友不為人知的祕密當暗 號,我想某人在我到霍格華茲之後,想必是該做的安全措施都沒做就讓我進去了。」   鄧不利多心虛的點頭。   「和平太久,神經都鬆懈了。」穆敵看著倒地的食死人,他正因為變身水的效果過去 ,逐漸變回原本的模樣,小巴提。   就在這時,石內卜回來了,他看到活蹦亂跳的穆敵,差點拔出魔杖戰鬥,但看到他的 臉完好無損後,才確定對方不是敵人,他將吐真劑交給鄧不利多。   「這小子還在替你工作嗎?」穆敵看了石內卜,石內卜也不滿的回瞪回來,但出乎他 意料之外的,穆敵的眼神閃過一絲同情,「真可憐,我看魔藥學教授也一年一任好了。」   鄧不利多無視穆敵的嘲諷,他修復小巴提的臉,並讓他的身體能動起來,然後從他的 嘴唇倒入三滴的吐真劑。   在吐真劑效果的作用下,小巴提對佛地魔如何找上門來,以及從老巴提口中得知三巫 鬥法大賽之後,如何安排這一系列的復活計畫全盤托出,並坦承老巴提在試圖逃脫之後, 已經死在彼得手上的事實。   但哈利對這一切都不關心,他只要知道佛地魔回來了和西追死了就夠了。   「賽弗勒斯,請你把哈利帶去醫院廂房,讓他好好休息,如果有必要的話,讓綴歌去 照顧他,然後請你立刻到我辦公室裡。」鄧不利多交代完後,朝哈利看了一眼,他摸著哈 利的頭,哈利感覺到身上有股暖意,緊繃的神經突然放鬆,他摀著臉,想要忍耐心情不哭 出來,但淚水還是不受控制的流出。   「別擔心,哈利。」鄧不利多溫柔的說,「一切都會好轉的。」   在石內卜的帶領下,哈利來到醫院廂房,綴歌擔憂的看著自己,但哈利只是疲倦的躺 在病床上,喝了龐芮給的寧神藥水後,陷入熟睡。 -------------------------------   哈利感覺自己躺下來沒多久,窗外的天色還是一片漆黑,綴歌疲倦的坐在床邊,靠著 哈利的胸口,手與哈利十指相扣,看到哈利清醒,臉上幸福的微笑。   「你醒啦。」綴歌指著床頭櫃上的布袋,「部長給你的獎金,他說現在沒空進行頒獎 ,外面一團混亂。」   哈利點頭,並摸著綴歌的頭髮,他很猶豫,不知道該不該把墓園中的事情跟綴歌說, 但這件事中就是需要解決的,而且時間可能非常緊迫,「綴歌,我在墓園裡遇到魯休斯先 生。」   提到自己的父親,綴歌的臉色變成非常陰沉,「我想也是。」   「聽我說。」哈利緊握著綴歌的手,他不想和綴歌討論她父親的行為合不合乎道德, 他在乎的是別的事情,「他的處境非常艱難,因為……我們的關係。」   「那又怎麼樣?」綴歌想盡可能表現出不在乎的樣子,他是個會殺死麻瓜,甚至是小 孩的食死人,他本來就不值得同情,因為站錯邊而死在佛地魔手上也只是活該而已,綴歌 想這麼說服自己,但她不經意透露出的擔憂根本騙不過哈利。   「他是食死人,他說不定還很開心他的主人回來了,不管他怎麼假裝自己不情願,用 為了保護我當藉口,他都無法否認他比任何人都熱衷食死人的事業。」綴歌每說一句,內 心就感覺到更強烈的刺痛,她不想用這個角度去評價魯休思,但她覺得這才接近事實。   「但是綴歌不希望他出事吧。」哈利平靜的說出綴歌內心的想法。   綴歌埋怨的看著哈利,他總是這樣,不管綴歌的顧慮,隨意的戳破綴歌內心的防備, 讓綴歌在他面前脆弱的像裸體一樣。   「是,我不希望。」綴歌覺得自己很可恥,她陷入和二年級哈利被懷疑是密室兇手的 時候一樣的情緒,甚至比那時還嚴重,那時的哈利頂多算有嫌疑,但魯休思無庸置疑是殺 人無數的罪犯,她想起離家出走的時候對母親說的話,她現在終於明白為什麼母親即使知 道父親做了這麼多錯事,還是留在他身邊,甚至幫他隱瞞,因為現在的綴歌的心情也和母 親一樣。   「可是……」綴歌還想說點什麼,哈利卻伸出手指抵在綴歌的嘴唇上,然後用兩根手 將綴歌的嘴角往上抬。   「綴歌不希望,那就夠了。」至少對哈利來說,就夠了。   他本來就沒有什麼遠大的理想或正義感,就如同他即使知道史萊哲林出了佛地魔,海 格也說絕對不要進史萊哲林,他還是對分類帽說出自己想來史萊哲林的願望一樣,綴歌重 於一切。   「不需要去想袒護他有沒有道理,應不應該,綴歌還愛著魯休思先生吧,那想保護他 的心是很簡單易懂的,因為……」哈利說到這,臉頰變得有些發紅,有些話感覺就算交往 了也說不出來。   因為就像不管綴歌做什麼,哈利也都會支持她一樣。   「我們去找鄧不利多教授吧,他應該有辦法。」哈利站起身,他的身上還穿著醫院廂 房的病人服,他懶得換衣服,隨便將長袍罩在身上,然後他拿起床頭櫃的金幣,「在這之 前,我需要去一個地方。」   「嗯。」綴歌牽著哈利的手,順從的點頭。   他們走出醫院廂房時,艾瑪正在外面等著他們,她換上了女僕裝,看到久違的裝扮, 哈利感覺很新鮮,他都快忘了這套衣服才是艾瑪最一開始的形象。   「我打算回去。」艾瑪直白的說。   「我不想回去。」綴歌簡單的回答,她還是很抗拒面對父母。   艾瑪平靜的點頭,綴歌的答覆她顯然早就料到了,「鄧不利多會幫妳安排暑假的住處 ,要好好照顧自己喔,偶爾寫信給我,讓我知道妳沒事。」   綴歌抱著艾瑪,艾瑪摸著綴歌的頭,然後用恐嚇的眼神看著哈利,「照顧好她。」   哈利苦笑的點頭,「我會的。」   「查理呢?他怎麼說。」綴歌擔憂的問,他們這一年來相處的非常愉快,綴歌甚至覺 得他們距離復合只差一步之遙。   艾瑪沉默地看著綴歌,接著有些憋扭的移開視線,「我不可能在這種時候離開馬份家 ,即便可能會成為敵人,他會明白我為什麼這麼決定的。」   這是他們這對若即若離的戀人多年來的默契。 -------------------------------   他們走在城堡的走廊上,霍格華茲的夜晚可能從來沒這麼亮過,當他們走過一間教室 的時候,聽到裡面傳來爭吵的聲音。   「妳居然把那種東西帶到城堡裡,鄧不利多是不會允許的!」麥教授正用他們從來沒 聽過的分貝對著一個人怒吼。   哈利跟綴歌好奇地靠在門邊窺探教室內的情況。   「我很……抱歉……我只是……有點怕他……」夏菲站在麥教授面前低著頭,感覺是 因為麥教授的指責,自責的掩面啜泣。   「小聲點,麥女士,妳嚇到她了。」夫子走到麥教授和夏菲之間,袒護著他身後的私 人秘書,「身為她的主管,我不認為她的作法有任何問題,妳要我們去接收一個犯下諸多 罪行的食死人,我們當然要做好保全機制,夏菲是為了保護我才叫催狂魔過來的。」   「但你的保鑣把唯一的人證弄得比死還慘,現在你打算怎麼善後?把那個空殼拿去巫 審加碼審判嗎?」麥教授嘲諷的話讓夫子的臉氣的發紫。   「我警告妳,米奈娃.麥。」夫子走到麥教授面前,麥教授也不甘示弱的瞪著對方, 「不准質疑部長的權威,妳沒有那個資格,我身為魔法部長,有權在緊急時刻對任何食死 人下達催狂魔之吻的行刑,我現在跟妳講對巴提二世的催狂魔之吻是我批准的,有意見就 衝著我來!」   「部長……」夏菲感激地看著夫子。   夫子一把抓著夏菲的手離開教室,留下一臉錯愕的麥教授。   「我們的部長,現在被一個食死人耍得團團轉,她甚至不用蠻橫咒就能控制他了。」 確定夏菲走後,哈利才走進教室內和麥教授打招呼,語氣遺憾的說。   「哈利,你沒事了嗎?」麥教授問,然後皺起眉頭,「你說夏菲是食死人?」   「我在佛地魔復活的現場見過她,她可能還是動手殺死西追的人,佛地魔說她是清理 者,可以不經過佛地魔的允許,動手殺死他們敵人的人。」提到西追的死,哈利的臉上痛 苦的抽動了一下。   麥教授摸著下巴,深思哈利給她的情報,「我需要跟鄧不利多商量這件事,如果是真 的,那我們的敵人就不只食死人而已了。」   「那些事就交給你們大人了,麥教授知道張秋在哪嗎?」提到張秋的時候,綴歌牽著 哈利的手用力的握了一下,感覺是在對哈利抱怨。   「她……」麥教授欲言又止的看著哈利,「你很急著見她嗎?她現在不適合會客。」   「我得把西追的遺言告訴她。」說到這,哈利的眼眶開始泛淚,但他成功地將淚水忍 下來,「他說他原本應該陪張秋走下去的,佛地魔不打算殺他,他原本應該是佛地魔復活 的見證人,他才是會活著回來的人,是他犧牲生命保護我的,我想把這個真相告訴張秋。」   「跟我過來。」麥教授將哈利和綴歌又帶回醫院廂房,但這次她走到最裡面的牆壁, 在牆壁上敲了一下,打開醫院廂房的密室,這間密室綴歌也來過,專門用來照料一些不能 被人知道的傷患。   張秋就躺在裡面的一張床上,她的床邊堆了很多日用品,比起病房,更像是為她安排 的房間,當密室的門開的時候,她驚訝的看著麥教授,以及她身邊的哈利、綴歌。   「波特有些事想跟妳談談。」麥教授說完後看向哈利,「需要獨處嗎?」   哈利想了一下,點了點頭,綴歌不滿的瞪著哈利,哈利只好陪笑的請她也跟麥教授一 起離開,當密室的門關上後,哈利的臉上收起笑容,他走到張秋的面前,這時他才注意到 張秋的肚子上不正常的隆起,看起來懷孕好幾個月了。   哈利坐在床邊的椅子,張秋的表情很掙扎,她痛恨又遺憾的看著哈利,但又覺得自己 的想法很可恥的移開視線,「對不起,我現在沒辦法跟你說話,我……」   「西追是因為我而死的。」哈利坦承的說,他坦白的讓張秋吃驚的看著他,「在迷宮 裡,他原本想讓我去拿獎盃,我不想平白從他手中得到勝利,所以提議一起奪冠,害他跟 我一起落入食死人的陷阱。在佛地魔的復活儀式前,佛地魔原本想留他一命,當作他復活 的見證人,西追為了幫我爭取逃走的空檔才被殺的。真正該死在那裡的是我,不是西追, 我很抱歉。」   哈利的話讓張秋釋懷了點,她摸著自己的肚子,思緒飄到回憶中。   「不知道為什麼,我一直有這種預感,他好像知道沒辦法陪我走很久的路。」張秋回 想起聖誕舞會結束之後,當張秋告訴西追她懷孕的時候,西追很認真地說服她把孩子拿掉 時的表情,西追的話很有道理,但張秋還是決定把孩子生下來,她內心有股預感,西追是 因為知道自己命不久矣才希望張秋不要被他拖累,而張秋則是感覺西追會死而想把自己對 西追的愛留下來。   「我現在知道了,他當時一定看到今天的事情,所以這幾個月才這麼奇怪,當西追告 訴我你和他結緣的時候,我從來沒有看到他的臉上這麼開心過,他說以後發生任何事情, 我都可以信任你。」張秋後悔的看著哈利,「我那個時候笨到沒察覺,西追的意思是他可 以安心的走了。」   哈利慚愧的低著頭,他也注意到西追在鬥法大賽的時候,幾乎是用盡一切的想讓哈利 獲勝,他想把榮耀留給能活下去的哈利,即便獎盃就在他的眼前。   「哈利,西追跟我說過,你同意讓我們用你的名字幫孩子命名,並當孩子的教父,這 件事……你還願意嗎?」張秋黑如水的眼眸期盼的看著哈利。   哈利不安的問:「我還有資格嗎?」   張秋閉上眼睛,她現在對西追的思念強烈到只要這麼做就能看到西追的身影,「西追 的眼光一直很好,他選擇了你,除了你,沒人有這個資格。」   哈利感激的點頭,「謝謝。」   隨後他拿出那一袋金幣,交給張秋。   張秋將金幣推了回來,「我們不能收,這是你的獎金。」   「收下吧。」哈利懇求的對張秋說,「這是他應得的,也是你們應得的,就算是為了 讓我心裡好過一點,拜託妳們收下。」   張秋敏著嘴唇,她點了點頭,接過金幣。   「告辭了,如果有其他的需要,隨時來找我,我還沒有謀生的能力,但我父母還留了 一點東西,至少還能照顧點人。」哈利說完後,起身準備離開。   「哈利。」在他走之前,張秋叫住了他,「謝謝。」   哈利揮手道別,走出醫院廂房,牽起綴歌的手,朝校長室的方向前進。   他必須堅強。   他沒有時間傷心。   受到佛地魔所苦的人多得是,不少人比哈利還要痛苦,他需要為了他們堅強。   他想起了和西追結緣的時候,他們所立下的誓約,他在心裡再度與那個世界的西追重 新立下約定。   我發誓將友愛我的結義兄弟,如同我的親生兄弟。   我發誓與結義兄弟共享榮辱喜悲,共同克服苦難。   我發誓用盡一切力量,保護結義兄弟以及他後代的安全,直到生命盡頭。 ------------------------------- 備註一: 第一次巫師大戰期間,擔任鳳凰會指揮官的穆敵沒少受過總召集人鄧不利多的慣老闆行為 之苦,所以當他看到石內卜臉上的疲態,馬上就知道對方也是長期過勞的人,並與對方建 立了難以形容的夥伴情誼。 備註二: 當鄧不利多對哈利說別擔心的時候,他下一句原本是:「這一切才剛剛開始。」但看哈利 已經無法承受更多壓力了,他心中的憐憫讓他說出違心之言。 備註三: 夏菲是故意派催狂魔去把小巴提的靈魂吸走的,她對佛地魔有絕對的忠誠,但對食死人陣 營就不是這麼回事了,任何可能威脅到她地位的人都得死。 備註四: 學期末的時候,女巫週刊刊登了綴歌的專訪,表達了她對哈利的厭惡,說哈利是一個總是 糾纏自己的變態,還有嚴重的自我中心,精神容易崩潰,無視校規,時常做出人類無法理 解的行為,並否認他們交往的新聞。 這是鄧不利多、綴歌、哈利和史譏聯手做的一場戲,為了魯休思的安全著想,綴歌和哈利 的戀情最好暫時地下化。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220.129.211.126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3031315.A.26E.html
Rfaternal: 推推 能不能讓夫子也吃點苦啊 他在原作的結局讓我有夠 01/24 21:49
Rfaternal: 遺憾的 這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一點事情都沒有= = 01/24 21:50
可以確定夫子的結局會跟原作不一樣
bhenry1990: 哈利迪哥里,成為這棚的第一個孩子 01/24 21:50
說不定是女孩子 哈莉.迪哥里!
iamcrazyforu: 夏菲真的厲害! 01/24 21:55
善用自己優勢的女人
henry1234562: 認真說 這個西追帥的不行 哈利也很有擔當 01/24 22:22
希望西追有達到他角色歌的標準
JOJOw991052: 抓到,葛萊芬多躺分 01/24 22:26
葛來分多自從哈利入學後每年都躺分 什麼都不用做對手都會自爆
JOJOw991052: 哈利的肉體武力值才是比愛更厲害的武器 01/24 22:26
最強的咒語:繳械咒 最強的魔法:愛 最強的攻擊:歐啦歐啦歐啦歐啦
JOJOw991052: 何止像裸體,建議你看一下身邊有沒有不知名的幻形怪 01/24 22:26
把幻形怪變成綴歌 加上原本的綴歌就……
xxxu: 我們可以阿拉花瓜夫子,或是阿拉花瓜夫子(/°w°)/ 01/24 22:39
夫子,爆炸就是藝術!
z101924512: 是哈利X西追的孩子啊...看來會是個大人物XD 01/24 22:58
好像哪裡怪怪的
z101924512: 讓夏菲帶入催狂魔的理由很合理,也更加讓人恐懼她的心 01/24 22:59
z101924512: 機了。然後最後的報導...哈利是變態無誤,不是作戲XDD 01/24 22:59
除了沒有交往 剩下的內容都是實話
z101924512: 開始懷疑是梅林劇透西追了,為了打造英雄的基石 01/24 23:01
梅林:為了成為我徒弟的養分,你就安心上路吧,流星一條!
Rexia: 要不是劇情需要,佛地魔早死了wwww,不是殺不了你,是你被 01/25 04:03
Rexia: 劇本選中了wwww 01/25 04:03
被劇本拯救的魔王wwww
Vinygli: 穆敵x老石嗎?果然過勞者會互相吸引(x 01/25 08:11
穆敵:看來是跟我同樣類型的過勞者呢 老石:接下來就是我的過勞時間了
Vinygli: 明年:「可是她們說我變態!」「哈利你是變態沒錯啊。」 01/25 09:29
哈利是變態 綴歌喜歡變態
xxxu: 變態(蓋章) 01/25 12:54
哈利變態不可避
xxxu: 裡杰→理,複合→復,多得事→是 01/25 13:29
xxxu: 解啦(つд⊂) 01/25 13:32
感謝 修正完畢 ※ 編輯: winter0923 (220.129.211.126 臺灣), 01/25/2022 21:06:30
alanalg: 結果小柯羅奇被拿來出氣@@ 應該死了吧? 01/25 22:56
alanalg: 竟然沒死 血條真長 01/25 22:59
哈利還是會留一手的 雖然他很生氣
alanalg: 看到張秋那一段真的有點想哭QQ 01/25 23:04
第一個受害者家屬
alanalg: 備註二顯示這裡的老鄧比較不G8一點點 01/25 23:05
偶爾為之的良心發現 ※ 編輯: winter0923 (220.129.205.166 臺灣), 01/26/2022 19:2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