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C_Chat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魔法石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37771639.A.935.html 密室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39711449.A.CC0.html 阿茲卡班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1413581.A.12E.html 火盃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3115459.A.233.html 鳳凰會篇 第一章:控制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3196124.A.869.html 第二章:暗藏殺機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3279178.A.1D0.html 第三章:追悼會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3370453.A.296.html 第四章:晚餐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3453284.A.821.html 第五章:古里某街十二號的早晨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3538534.A.192.html 第六章:古里某街十二號的午後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3609658.A.073.html 第七章:古里某街十二號的空餘時間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3662405.A.DD8.html 第八章:聖蒙果靈魂科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3728345.A.3D7.html -------------------------------   第九章:魔法部   西伯利亞遠離人煙的森林中坐落這一個破爛的小木屋,在常溫零下五十度的環境中, 這種連風都擋不住的小木屋與其說是房子,不如說是冰箱,不管怎麼看都不像能住人的地 方,這就是屋主的目的,為了更加安全的避人耳目,他甚至用天氣咒,讓這一帶常年保持 風雪。   屋內的空間自然是比外面大得多,但可能是天氣咒的關係,即使燒柴也十分寒冷,卡 卡夫縮在爐火邊喝著伏特加,他的臉因為長期酗酒而滿臉通紅,因為壓力的關係,頭髮白 了大半,原本整齊的山羊鬍現在雜亂不堪,他神經兮兮地看著自家的房子,他用光球照亮 每一個角落,不然他看到任何一塊影子,都會覺得是食死人。   他像喝水般灌著烈酒,用酒精麻痺自己的感官,他躲在這裡已經一個多月了,手臂上 的刺痛時不時的傳來,他用魔法削掉烙印的皮膚,卻除了討皮痛之外,一點用都沒有。   不知道還能撐多久,他不想死,他要活下去,當初佛地魔垮台之後,他覺得自己完蛋 了,壓根沒想到他還能在德姆蘭當校長,那十四年的經驗讓他確信只要活著就有希望,他 要忍耐,忍到鄧不利多再一次解決掉佛地魔的時候,他相信那個時候一定會到來。   手中的酒瓶空了,卡卡夫用召喚咒叫來新的酒,卻因為酒精中毒,手接不到酒瓶,一 瓶完好的伏特加灑落一地,卡卡夫心疼的看著地上的酒水,認份的起身走向酒櫃。   他可能沒考慮過,他再這樣喝下去,他的身體根本撐不到佛地魔第二次垮台那天。   但不喝,他的精神會比身體還快崩潰。   每天每夜,闔上眼睛的時候都會聽到食死人撞門闖入的聲音,驚醒之後才發現是幻覺 ,不靠酒精麻痺自己,他連生活自理都做不到。   碰──   木門被人撞開,外面的風雪吹進小木屋,讓裡面的溫度驟降,卡卡夫捏了捏自己的臉 ,還有痛覺,他不是在作夢,他無奈的笑了,他看著破門的男人,拿起一瓶酒和兩個酒杯 ,坐在爐火前椅子上,「辛苦了,喝一杯吧?進來的時候記得關上門,外面很冷。」   魯休思看著不打算抵抗,甚至連魔杖都沒拿的卡卡夫,面無表情的問:「你最後還有 什麼想說的嗎?」   「先來喝一杯。」卡卡夫堅持的說,「我很久沒和人喝酒了。」   魯休思走進屋內,關上門,坐在卡卡夫的面前,當他看到卡卡夫的時候,一下子沒認 出對方來,卡卡夫和三巫鬥法大賽的時候相比,外表老了至少十歲以上。   「二把手不好做吧,你頭髮都白了。」卡卡夫看著魯休思夾在金髮中的幾根白髮,同 情的說,雖然他自己幾乎是灰色的頭髮根本沒資格說對方。   魯休思沒說話,他冷漠的看著卡卡夫,卡卡夫倒了杯威士忌,順著桌面滑到魯休思面 前,「這是我跑路前唯一帶過來的威士忌,在這只喝得到伏特加、伏特加跟伏特加。」   魯休思喝了口酒,點了點頭,「勉強。」   「這可是我家祖傳的老古董,一百多年前去英格蘭的時候做出來的,原本是想等黑魔 王君臨天下的時候獻給他的禮物。」卡卡夫不甘心的說:「不過我想這種貨色你家的酒窖 應該多到能倒出來游泳吧。」   「泡澡可以,游泳太勉強了,我家游泳池很大的。」魯休思嘴巴上嫌棄,但還是把卡 卡夫的酒喝完了,他蓋上酒杯,問:「還需要什麼嗎?」   「有香菸嗎?」   魯休思拿出一盒菸盒,盒子上畫著香菸和魔杖,他自己叼著一根,給卡卡夫一根,然 後用魔杖點起小火,幫兩人點起香菸。   「啊──」卡卡夫大口吸菸,享受著香菸的味道,「果然還是老家的味道好,這讓我 想起以前在和你共事的事情,早知道只能撐一個月,我就不離開英國了。」   卡卡夫喝下最後一口酒,用眼神暗示魯休思可以開始了,「待會見,魯休思。」   「阿哇呾喀呾啦。」一道綠光閃過,卡卡夫的身體無力的倒下,酒和香菸同時落在地 上,菸頭點燃了威士忌,在小木屋內迅速的燃起大火。   魯休思看著火中的屍體,眼神空洞的說:「待會見,卡卡夫。」 -------------------------------   終於到了聽審會當天,一大清早哈利吃完早餐,鄧不利多就出現在古里某街十二號了 ,他身上穿著他在水蠟樹街時的麻瓜裝束,屋內的純巫師們顯然對鄧不利多的衣服很感興 趣,亞瑟的眼睛一直在鄧不利多身上打轉。   「如果你喜歡的話,我可以把我訂閱的時裝雜誌借你,可以直接郵購。」看亞瑟一臉 快把鄧不利多的西裝扒下來的模樣,鄧不利多無奈的說。   「真的嗎?」亞瑟滿臉的興奮,隨後他注意到自己太輕浮了,他輕咳一聲,故作鎮定 的問:「麻瓜的郵購也用貓頭鷹嗎?」   感覺解釋下去會很花時間,鄧不利多對等他的哈利招手,「走吧,我們坐地鐵去。」   哈利跟著鄧不利多離開古里某街十二號,穿過外面的廣場,他好奇地看著鄧不利多, 穿著麻瓜衣服的鄧不利多看起來就像個普通的老人,可能當過大學教授,有點閒錢,退休 之後陪自己的孫子去倫敦辦公之類的,感覺很奇妙,在旁人看來,他們或許就像普通的祖 孫。   「別擔心,孩子。」鄧不利多對哈利眨了眼。   「我沒事,沒事。」反正對哈利來說大不了就自己出來自立自強,他父母留給他夠多 的遺產,梅林教會他夠多的技能,再不濟,哈利甚至覺得還能去搶古靈閣。   他們走到地鐵站,鄧不利多用自動購票機買了兩張票,看他熟練的模樣,哈利忍不住 問:「鄧不利多教授,我能問一個問題嗎?」   「好奇是孩子最好的天性。」鄧不利多點頭的說:「別擔心提問會冒犯到人,那是你 成年之後才需要煩惱的事情。」   「教授對麻瓜的事情很熟悉?」哈利對此感到非常意外,在他的認知中,除了像他或 妙麗這種在麻瓜家庭長大的孩子,不然巫師們對麻瓜的東西始終都是一知半解的。   「我在麻瓜這邊也算小有成就了,哈利,雖然沒到能登上巧克力蛙的程度。」鄧不利 多的臉上似乎有些自豪,對他來說,在麻瓜世界賺到錢,也許比在巫師世界成為偉人還要 值得驕傲,畢竟在這他是貨真價實的一無所有,白手起家。   他們坐上地鐵的時候,鄧不利多順手買了份報紙,久違的看到不會動的照片,哈利很 懷念,他跟鄧不利多借了副刊來看,副刊忙邊是滿滿的登板廣告,哈利注意到上面有為數 可觀的尋人啟事。   「這些人,是他做的嗎?」哈利指著尋人啟事,失蹤這麼多人對他來說並不尋常。   鄧不利多看著尋人啟事,哈利感覺到在他半月形的眼鏡下,藍色的瞳孔隱藏著怒火, 「很遺憾,我想是的。」   哈利失落的收起報紙,他對麻瓜的事情不再感興趣了,甚至連等一下就要面對的聽審 會也是如此,無力感蔓延他全身,他不知道自己能做什麼,「我們……有辦法阻止他嗎?」   「哈利你下過巫師棋吧?」鄧不利多聽起來漫不經心地說。   「嗯。」雖然下得很爛,不管是榮恩還是綴歌他都只有被慘電的份。   「那你知道下棋最重要的是什麼嗎?當你和榮恩先生或綴歌小姐下棋的時候,有沒有 察覺到他們和你有絕然不同的部分。」鄧不利多收起報紙,哈利困惑的看著鄧不利多,「 耐心和毅力,一手棋的效果不會立竿見影,在終盤之前勝負也不會明朗,不論局勢怎麼絕 望,國王還在就不算輸棋,我相信我的國王。」   哈利點頭,說白了就是要他忍耐的意思,但哈利不懂,「教授不就是國王嗎?」   鄧不利多沒有回答,他微笑的拍了拍哈利的大腿,「到站了,下車吧。」   他們穿梭在人山人海的倫敦鬧區,然後一個拐彎進入巷子,走到巷子內,在住宅區的 中庭有一個突兀的紅色電話亭,還有十幾個穿著長袍的男子排隊等著使用電話。   「我搞不懂為什麼要這麼麻煩,為什麼禁止用現影術進去?」年輕的巫師不耐煩的看 著手錶,「咕嚕粉還要提前申請,我在五分鐘就要錯過會議了。」   「時局不好啊,現在外面都在謠傳,鄧不利多已經發瘋了,他正在聚集人手,準備發 動政變攻打魔法部,雖然我覺得瘋的應該是夫子。」年長的巫師拿出香菸給年輕人,「先 抽一根吧,會議就別想了。」   年輕巫師認命的接過菸,正要點火的時候,他們看到排在他們後面的鄧不利多和哈利。   「鄧──鄧不利多先生!」年長的巫師恭敬的站直,結果火苗燒在年輕巫師的瀏海上 ,「想不到會在這看到您,您要去魔法部辦公嗎?」   「我來陪學生參加聽審會。」鄧不利多拍了拍哈利的肩膀。   年長的巫師激動地看著哈利波特,「是──哈利波特嗎?我可以跟他握個手嗎?三巫 鬥法大賽的時候太精彩了,我第一次聽說巫師跟龍打的有來有回。」   哈利尷尬的和年長巫師握手,一旁的年輕巫師不置可否的看著前輩,嘴裡不屑的喃喃 自語,「對一個山怪腦袋這麼尊敬幹嘛。」   很顯然,年輕巫師是和哈利短暫當過同學的史萊哲林。   「前面的,讓一下好嗎?是鄧不利多!」年長的巫師開始主動幫鄧不利多開路,其他 正在排隊的上班族,看到鄧不利多之後也乖乖地讓開了,有些人驚訝,有些人興奮,也有 人帶著恐懼的眼神看著他們。   進入電話亭後,鄧不利多無奈的對哈利說:「名氣雖然常給人帶來麻煩,但有些時後 確實方便不少,通常我會拒絕,不然會對特權上癮,不過今天趕時間所以算了。」   哈利困惑的看著手錶,距離聽審會應該還早的。   「我打算去拜訪幾個老朋友。」鄧不利多帶著充滿深意的笑容說。   結果他們在經過魔杖安檢和變形安檢之後,鄧不利多真的就帶哈利去拜訪老朋友了, 一層樓一層樓的拜訪,大部分都是年紀不清,準備退休的老巫師,鄧不利多也只是閒話家 常,內容無聊到哈利甚至懷疑根本不用親自跑一趟的程度。   但哈利注意到鄧不利多每次離開一層樓的時候,都會在視線的死角黏上一個東西。   當他們下到最後一層神祕部門時,鄧不利多拿出一個東西,哈利驚訝的張大雙眼,他 也在威農姨父手上看過完全一樣的東西,那是蘋果的PDA。   「麻瓜的新產品。」鄧不利多得意地把PDA秀給哈利看,不過特地關掉螢幕,不讓哈 利知道他在看什麼,「越是高明的巫師越容易輕視麻瓜科技的威力,魔法部應該像霍格華 茲那樣,施加會讓電子產品無效的結界才對。」   哈利還想追問,但鄧不利多立刻收起PDA繼續往前走,他們從樓梯往下再走一層,終 於到了一個圓形審判廳中,所有巫審加碼成員都已經就做,哈利看到夫子,他看起來有些 憔悴,他的左右兩邊坐著夏菲和派西,看到夏菲的當下哈利的神經緊張了起來,他還記得 她在墓園的所作所為,包括殺了西追。   「那麼,在被告辯護人的要求下,我們重新啟用了舊審判廳。」夫子不耐煩地宣布聽 審會開始,「在這之前,辯護人有打算說明為什麼堅持使用舊廳嗎?」   「那當然,非常樂意。」鄧不利多懷念的看著審判廳,他的視線掃過所有巫審加碼的 成員,有些人對他抱以微笑,有些人嫌惡的看著鄧不利多,還有極少數的人心虛的移開視 線,「魔法部對一個基於正當防衛使用魔法的學生採用嚴厲的判決,這種例子我想對魔法 部來說是前所未聞的,所以我特別想讓這個足以名留青史的審判在過去一樣名留青史的審 判廳進行。」   鄧不利多冷嘲熱諷的說完後,兩眼凝視的夫子,夫子也心虛的移開視線,「再說了, 這個審判廳對我,以及對在座的各位想必都意義非凡,佛地魔上一次消失之後的大審判, 對這個世間的巫師們證明正義確實還在這個世界,我希望她能一直存在下去。」   「辯護人,我們今天不是來聽你講古的。」夫子氣急敗壞的說,「如果其他成員沒有 更多的問題,那我們正式開始聽審會。」   整場聽審會的過程快速且無聊,鄧不利多用根據過往案例在家人面前使用魔法是可以 得到一定容忍,而且會不會被開除應由校方決定來反駁魔法部的最出決議,並舉了莉莉. 波特的例子,聽到母親的名字,哈利意外的看著鄧不利多,然後強烈懷疑為什麼催狂魔會 離開崗位意圖攻擊一個孩子,最後順利把夫子惹火,說出他所期待的關鍵字,「波特根本 瘋了,說不定催狂魔只是他的幻覺」後,華麗的拿出聖蒙果的診斷書打臉夫子。   「根據專業鑑定,哈利波特的精神狀況非常正常,甚至比你還正常,如果沒有任何問 題,我想廳審會可以有結論了?」鄧不利多探問著其他人。   結果不出意料之外,絕大多數的人都同意哈利無罪。   「唉──真懷念我坐在那個位置上的日子。」離開的時候,鄧不利多感慨的說,「如 果是我或巴提,至少能讓你去阿茲卡班過暑假的,也許你開學之後會比較願意遵守校規。」   「拜託不要。」哈利面帶笑容的用手肘頂著鄧不利多。   哈利的身體感覺非常輕鬆,一直壓在他身上的大石終於落下了。   臨走之前,他們在大廳遇到魯休思,他在櫃台填寫表格,魯休思也注意到哈利,他用 一種遺憾的表情看著哈利,然後將注意力移回自己的表格上。   「我可以去一下廁所嗎?」哈利看著魯休思的背影,心中萌生一股念頭。   「去吧,我在外面等你。」鄧不利多說完後,自己走到電話亭電梯。   離開廁所後,哈利看到魯休思還在,他直接走到對方面前,不客氣的對魯休思叫囂: 「食死人的生活過得如何啊?應該比學校的理事還輕鬆吧?」   「我沒空理你,波特。」魯休思表格填完後,準備離開。   但哈利卻挑釁的撞倒他,然後不等魯休思有機會反應,就迅速的朝電梯的方向跑了。      「沒事吧?」離開聽審會的夫子扶起魯休思,並厭惡的看著哈利的影子,「那個沒有 禮貌,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   「沒事。」魯休思摸著被哈利撞到的部位,臉色陰沉下來,但隨後又換上他虛偽的笑 容,「部長能先回辦公室嗎?我的私人業務,等一下再跟部長詳談。」   「當然沒問題。」夫子臉上出現貪婪的微笑,「那我就在辦公室內期待你的到來了。」   等部長走後,魯休思才拿出剛才哈利撞他的時候,塞在他口袋裡東西,那是一張照片 ,綴歌的沙龍照,她坐在一間空盪的房間內,表情害羞地看著拍照的人,身上穿著樸素的 洋裝,看起來應該是最近才拍的。   魯休思將照片翻到背面,上面用潦草的筆跡寫著,「她很好,不用擔心。」   魯休思感激地看著應該是哈利剛才急忙寫下的留言,再度翻過照片,親吻許久沒見的 女兒,然後將照片珍惜的收在自己的皮夾裡。 ------------------------------- 備註: 那張照片是哈利看到穿著衛斯理家的洋裝的綴歌,忍著想要推倒對方的衝動,死纏爛打才 讓綴歌願意讓他拍下來當護身符的,送給魯休思讓哈利非常心疼。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220.129.217.100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3811307.A.C7E.html
henry1234562: 這個魯休斯感覺就是要找個方法不拖累妻女的死去 02/02 22:27
他還沒有偉大到自我犧牲的程度 但他卻實在想辦法不拖累妻女
iamcrazyforu: 原來蘋果也出過PDA...小時候完全沒印象有見過~"~ 02/02 22:41
我也是寫這篇去查的時候才知道有
Rfaternal: 推推 夫子的表現很正常啊 中了噩噩令嗎 02/02 22:54
沒有 他就是把柄被握在夏菲手上 只能任由夏菲予取予求 這就是他非常過分的地方 他是有自我意志的 但因為對權位的渴望而無視問題
JOJOw991052: 搶古靈閣是基本,我們的目標是征服宇宙啊 02/02 22:59
梅林:身為我的學生夢想只是搶銀行太小家子氣了,給我把世界搶下來啊
JOJOw991052: 聽證會?是大家嗆夫子會吧 02/02 22:59
老鄧:任何人有三百英鎊都可以參加慈善嗆夫子大賽
Vinygli: 還以為哈利的山怪腦袋已經是全國皆知了XD 02/03 07:47
史萊哲林的畢業生:我們需要死守這個秘密,史萊哲林沒有出過笨蛋! (哈利是第一個
Vinygli: 卡卡夫竟然有種「還好最後來的人是你,魯休思」的感覺 02/03 07:47
來的是魯休思真的比較好 他至少會給人有尊嚴地離開
Vinygli: 看著他能夠無痛、無憾地離去,羨慕嗎,魯休思? 02/03 07:48
Vinygli: (雖然也是多虧了你) 02/03 07:48
魯休思也會希望有這麼一天的時候 送他走的人讓他沒有遺憾的離開
Vinygli: 老鄧超嗆XDD 然後哈利竟然這麼暖! 02/03 07:52
畢竟是岳父 岳父難過>綴歌難過>哈利也難過 所以他感同身受
Feckham: 魯休斯應該會得到「我會奏明聖上讓你風光大葬」的待遇 02/03 10:04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命運 和需要付出的代價
Feckham: 當哈利接觸了PDA,智慧型手機在巫師界就提早問世了(? 02/03 10:08
巫師界:不需要(丟 希望能過舒服日子的鄧不利多:不識貨!
z101924512: 那個"待會見"挺有後勁的,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 02/03 19:14
我很喜歡那種跑江湖的人,很清楚自己不得好死的宿命感 ※ 編輯: winter0923 (220.129.217.100 臺灣), 02/03/2022 23:26:08
alanalg: 搶古靈閣XD 看看梅林幹的好事 哈利已經不把龍放在眼裡了 02/04 16:44
哈利:安啦只不過是會噴火的蜥蜴
alanalg: 這棚老鄧很潮耶XD 02/04 16:51
喜歡追麻瓜流行的老鄧
alanalg: 老鄧釣魚 夫子上鉤 輕輕鬆鬆 02/04 16:55
老鄧:強者的孤獨,沒有對手,但求一敗 哈利:別拿我的前途來完好嗎
alanalg: 哈利人太好了吧 把寶貝送出去 02/04 16:56
綴歌就在身邊他相信他能讓綴歌再拍一次的 重點是要安慰岳父 岳父搞定了 很多事情都能搞定 ※ 編輯: winter0923 (220.129.217.100 臺灣), 02/04/2022 17:19:50
iamhenyu: 哈利情商高太多了 08/15 17: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