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C_Chat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魔法石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37771639.A.935.html 密室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39711449.A.CC0.html 阿茲卡班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1413581.A.12E.html 火盃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3115459.A.233.html 鳳凰會篇 第一章:控制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3196124.A.869.html 第二章:暗藏殺機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3279178.A.1D0.html 第三章:追悼會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3370453.A.296.html 第四章:晚餐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3453284.A.821.html 第五章:古里某街十二號的早晨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3538534.A.192.html 第六章:古里某街十二號的午後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3609658.A.073.html 第七章:古里某街十二號的空餘時間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3662405.A.DD8.html 第八章:聖蒙果靈魂科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3728345.A.3D7.html 第九章:魔法部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3811307.A.C7E.html 第十章:說好的級長呢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3902074.A.176.html 第十一章:馬份家的公主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4000054.A.FB8.html 第十二章:霍格華茲暗流洶湧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4165350.A.604.html 第十三章:給夏菲的預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4247243.A.6C9.html 第十四章:第一課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4411454.A.EC8.html 第十五章:魔法能力促進鼓勵協會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4599295.A.361.html 第十六章:嫌隙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4692836.A.E27.html 第十七章:牽絆之鎖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4847417.A.9E2.html 第十八章:不平安夜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5201043.A.578.html -------------------------------   第十九章:聖誕節的殺機   聖誕前夜,這是石內卜給自己的休息時間,聖誕節不工作,但總是會有工作以外的事 情來煩自己,所以石內卜特地把聖誕節前的幾個小時空下來,讓自己可以好好整頓心靈, 確保能在萬全的狀態下,面對所有狀況。   石內卜坐在沙發上,放空心靈,這居然已經成為他的奢望了,以前他的內心只有三個 東西,魔藥、黑魔法和莉莉,那個時候的他不需要放空,因為裡面早就空空如也,時至今 日,腦袋裡面居然多了一堆垃圾,是以前的他難以想像的。   門鎖被打開的聲音干擾了石內卜的放空,他皺起眉頭看著房門,通常綴歌不會在聖誕 夜的時候來找自己才對。   「賽弗勒斯──」開門的是金妮,她臉色慘白的走進門內,手還在不斷的流血,她踉 蹌的倒在石內卜面前,嘴裡喃喃道:「我失敗了……」   石內卜困惑的看著金妮身上的傷,是撕淌三步殺,光看傷口,石內卜就知道發生什麼 事了,「妳把藥用掉了?」   「被抓到了……就只差一點點……」金妮不甘心的看著石內卜。   石內卜先用解咒幫金妮把撕淌三步殺的傷口治好,不過雖然能夠止血,但傷痕還是清 楚的留在身上。   「喝下這個,全部喝光。」石內卜塞給金妮一瓶一品脫的紅色藥水。   金妮將瓶子打開後,血腥味讓她皺起眉頭,她忍著噁心的將藥水喝完,原本因為失血 過多而慘白的臉終於恢復血色。   金妮撐起身體,坐在沙發上,一言不發的看著爐火。   「抱歉。」石內卜心裡難得有股內疚感,他教綴歌撕淌三步殺是為了在將來與食死人 戰鬥的時候可以防身,他沒想到綴歌居然拿去打架。   「何必道歉?」金妮不在乎的摸著手上的傷,「如果立場相反,綴歌現在應該已經被 我殺了,她有手下留情,雖然她用這招是為了讓你知道我做了什麼。」   也提醒石內卜做了什麼,石內卜能想像得到綴歌對自己發火的畫面,無庸置疑,給金 妮愛情靈藥的行為,對綴歌來說是背叛她。   「妳原本的計畫是什麼?」石內卜好奇的問,他壓根不認為一瓶愛情靈藥就能解決問 題,那只是用來安慰金妮的,他也不打算幫金妮修正計畫,他只想表現出還願意站在金妮 這邊,讓對方或多或少信任自己而已,他很希望金妮能打起精神走下去,但如果她的幸福 和綴歌的幸福牴觸了,石內卜也只能放棄前者。   「哈利是很溫柔,很善良,又很有責任感的人。」金妮說話的時候,臉上露出一絲愧 疚感,她居然會因為利用哈利的善良而良心不安,「只要我懷上他的孩子,他就不會離開 我了,我不在乎他真正喜歡的人是誰,我只要他在我身邊,身體屬於我就好了。」   石內卜揚起眉毛看著眼前的少女,他抿著嘴唇,排除掉多餘的情感和觀點,想要公正 客觀的評價金妮的決定和做法。   『雖然激進但可行的道路。』   金妮大概是這個世界上少數幾個比哈利還要了解哈利本人的人,真的成功了,那哈利 這輩子大概都會被金妮綁著了,他不知道該佩服,還是覺得金妮可怕,他竟然給這個危險 分子超級危險的魔藥,去年的他到底在想什麼。   「但失敗了,我想這輩子哈利都不會再吃經手過我的食物了吧,沒有有第二次下藥的 機會了。」金妮的語氣毫無精神的看著石內卜,「慘敗,用武力搶也搶不贏,我該怎麼辦 才好呢,石內卜教授。」   「我不知道。」沒有答案的最佳回答,認清自己的無知,並放棄嘗試。   石內卜拿出一瓶琴酒,倒了兩杯,其中一杯放在金妮的面前,酒精不能解決問題,但 能解決問題帶來的煩惱。   金妮好奇的喝了一口,灼燒的感覺讓她差點把酒吐出來,她不悅的皺起眉頭,「大人 為什麼喜歡喝這種難喝的東西。」   「酒精助眠。」不然石內卜也沒有其他喝酒的原因。   「我寧可喝魔藥。」金妮小心的品嘗著琴酒,喝了幾口之後她放棄的放下酒杯,「可 以給我永眠水嗎?」   「丟了,連配方一起。」當把永眠水倒掉的當下,石內卜的心情放鬆不少,他早該這 麼做了,留著那種東西,自己哪天說不定也受不了誘惑喝下去。   「真可惜,那是好東西的說。」金妮將琴酒一口氣喝完,因為酒精的關係,她的臉紅 了起來,她感覺頭有點暈暈的,她看向石內卜,對方的身影已經模糊的看不清楚,趁著醉 意,金妮開始想聊一些她平常不會對石內卜聊的話題。   「賽弗勒斯,我是不是長得很像你的初戀情人啊?」她總覺得石內卜每次看她的眼神 都怪怪的,但又說不出是哪裡怪。   「哼。」石內卜冷笑的喝著琴酒,「差太遠了。」   「那就是有嘍?」   金妮的眼神銳利了起來,剛才第一個問題只是套話,她真正想問的是初戀情人的話題 ,「她怎麼了嗎?跟你發明永眠水有關係嗎?」   石內卜的動作像是時間被暫停般停了下來,他兩眼直盯著金妮,換做課堂上的其他學 生,被他這樣瞪著,應該嚇到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了。   金妮採到他的底線了,他很想把對方趕走,但他有預感,今天他不讓她開心地離開, 金妮前腳一走後腳大概就直接從葛來分多塔上跳下去了,金妮的死活跟他沒有關係,但他 的內心卻抗拒這樣的結局。   或許是因為同病相憐。   「說嘛,石內卜教授──」   金妮對石內卜的眼神一點反應都沒有,她早就見過更可怕的石內卜,以及更可怕的男 人,她拉著石內卜的手,將臉埋在石內卜的懷中,在他的底線來回摩擦,「我想知道石內 卜教授失敗的情史,也許這樣我的心情會好轉了。」   石內卜的手因為他的慾望而顫抖著,他感覺自己在不控制他的衝動,就不需要永眠水 或葛來分多塔,他會在這邊直接把金妮了結掉了。   石內卜一把抓起金妮的臉,金妮看著他的怒顏,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顯然不管石內卜會怎麼做,對金妮來說都是好事,放過她,她就知道石內卜的底線在 哪,之後可以更加輕易的突破石內卜的心防,殺了她,那金妮就省掉自殺的麻煩,還能拖 一個倒楣鬼下水。   石內卜居然產生了夏菲還比金妮好對付的錯覺。   「覺得會很有趣嗎?既然妳想知道,我就讓妳看得一清二楚。」石內卜把金妮帶到大 釜室,並將儲思盆放在桌上,然後將一條記憶放入儲思盆內。   這是從來沒讓人知道過的記憶,連綴歌都不知道的事情,他今天卻告訴一個葛來分多 的學生,石內卜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想這麼做,他應該停手,然後把對方趕走,但他沒這 麼做,反而對著金妮擺手,「自己看,看完之後,一句話都不準跟別人說。」   或許只是想讓對方知道,自己和她感同身受。   或許只是覺得寂寞,難得遇到跟自己一樣的人,捨不得對方離開。   也或許,他真的從對方身上看到什麼影子了。   金妮看著儲思盆,原本臉上輕浮的笑容消失,她嚴肅又期待的看著石內卜,也許是那 個男人太多秘密了,她很享受跟石內卜共享秘密的感覺。   金妮將臉埋入儲思盆,進入石內卜的記憶中,只屬於一個人的記憶。   從初遇到相識,從相識到相知,從相知到決裂,從決裂到永別。   金妮離開石內卜的記憶,她渾身顫抖的看著石內卜,身上彷彿有顆巨石壓著自己,秘 密是有重量的,這份秘密的重量對金妮來說太過沉重了,她呼吸急促的對石內卜說:「對 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以為……」   以為他學生時代的戀情,會比自己幸福的多。   「過去的事情沒什麼好道歉的。」石內卜無視金妮,從儲思盆裡撈起她的記憶,珍惜 的將記憶收回瓶子裡。   金妮猶豫的看著石內卜收拾善後,她心中有股疑問,現在不問,之後就沒有機會問了 ,但她也知道這個問題,遠比剛才的底線還要嚴重得多。   「我想問你一個問題。」   石內卜收好儲思盆後,點頭同意金妮發問。   「你看著我……看著我的頭髮的時候,有沒有……」   「沒有。」沒等金妮問完,石內卜就否定對方,他的語氣強硬的否定金妮這個問題往 後延伸的所有可能性,「從今以後別再討論這個問題,妳知道的夠多了。」   石內卜留下金妮,離開大釜室。 -------------------------------   哈利做夢了,他夢到很久之前,被關在碗櫥內的日子,靠著碗櫥的門,聽著德思禮一 家慶祝聖誕節,聖誕節是和家人一起度過的日子,哈利並不是家人水蠟樹街四號的家人, 他透過門的縫隙,看到達力開心的拆著禮物,那是他從來沒有過,也不奢望有過的笑容。   哈利張開眼睛,看到和自己躺在同一條被單裡的綴歌,暖爐的火不知何時熄滅了,兩 人赤裸地擁抱著,透過對方的溫度,對抗冬天的寒冷。   不是夢,哈利安心的撥弄綴歌的瀏海,親吻綴歌的唇,並將綴歌緊緊的抱在懷中,熟 睡的綴歌不舒服的皺起眉頭,哈利卻露出幸福的笑容,他希望時間能停留在這一刻。   哈利不想睡,他希望連睡覺的時候都能夢到綴歌,但深夜的疲倦讓他的眼皮重得抬不 起來,哈利掙扎了一會,還是無法抵抗睡意的閉上眼睛。   反正張開眼睛就能看見綴歌,這是他不用擔心消失的現實。   他在睡著之前,希望一夜無夢。   然而事與願違,哈利還是做夢了,他張開眼睛,發現自己在一片漆黑的環境中,身體 什麼都感覺不到的時候,就知道自己在夢裡,哈利立刻張望四周,想尋找綴歌的身影。   什麼都沒有,哈利非常失望。   聽說人只要知道自己在夢中,就可以為所欲為,哈利試圖在夢中創造綴歌,但他不管 怎麼努力去想,綴歌就是無法出現在夢裡。   果然傳說都是騙人的,哈利失望的低下頭。   他注意到自己的視線非常低矮,自己似乎是趴在地上。   「OOO大人,怎麼了嗎?」哈利面前有個男人,他轉頭看著停下腳步的哈利,哈利 覺得對方的聲音十分熟悉,卻想不起來是誰。而且哈利也不覺得男人稱呼自己的名字明明 不是哈利,哈利卻清楚的知道他在叫自己這點有什麼奇怪。   「就在前面了。」男人領著哈利往前走,哈利的身體自動的跟著男人前進,但卻不像 是用走的,而是往前爬行。   就像蛇一樣。   「我們到了。」男子在一個門前停下,那是一個沒有任何標誌的黑色大門,「東西就 在裡面,我的魔杖應該讓我能有權限進去……」   男人拿出魔杖,將黑色大門打開,就在這時,第二個熟悉的聲音出現。   「是誰?」哈利認出他來了,這是亞瑟的聲音,他充滿戒心的舉起魔杖,靠著路摸思 的光線走進他們,「我看到你了,不要動,放下魔杖,把手舉起來,那裡是禁止進入的區 域。」   男子認分的舉起手,但這時哈利的身體卻自己動了,他用非常快速的動作滑行到亞瑟 面前,一口咬在亞瑟的手上,將亞瑟的魔杖咬掉。   亞瑟還沒辦法反應過來,哈利第二下就咬住他的脖子,在他脖子上留下兩個大洞。   血的味道讓哈利興奮起來,他殘忍的微笑,並爬到亞瑟身上,吐出蛇信舔著亞瑟不斷 流出的鮮血,亞瑟恐懼的眼神讓哈利非常開心,他想殺了眼前這個男人,哈利明明知道對 方是誰,但還是克制不了內心殺戮的慾望。   「亞瑟!」男子慌張的呼喚同事的名字。   「快進去!」哈利對著男子大吼,但發出來的聲音卻是爬說語,男子應該聽不懂,他 掙扎的看著亞瑟,隨後咬著牙,進入黑門中。   哈利用尾巴破壞通風管道,從通風管道離開,在他最後的畫面,是躺在血泊中的亞瑟。   頭痛,痛得要死,要回去救他,不能讓他死在那裡,哈利掙扎的想要折返回去,但身 體卻不受控制,他對著自己大叫,換來的只是更劇烈的疼痛。   「哈利──哈利──」   哈利的意識回到現實,綴歌披著長袍,神情緊張的看著哈利。   她的手臂上,因為哈利的掙扎而滿是爪痕,但她卻無視自己的傷勢,疼惜的摸著哈利 的額頭,「你剛剛在尖叫,做惡夢了嗎?」   「我夢到……亞瑟被攻擊了……」哈利回憶剛才夢境的內容,感到背脊發涼,他趕緊 起身,穿好衣服,「亞瑟被攻擊了,我攻擊他了,這不是夢,我……」   哈利說到一半停了下來,他不知道該怎麼解釋,那個特別有真實感的夢境,哈利的內 心覺得那是現實,但理智上又排斥這種荒唐的想法,不過是場夢,說不定只是自己想多了 ,他不知道該跟誰說,找誰幫忙。   但綴歌卻穿好衣服,拉起哈利的手,並用衣服丟給哈利,「穿上衣服,我們去找鄧不 利多教授。」   哈利的內心感到一股暖意,夢境也好,荒唐也好,至少綴歌願意相信哈利說的話,他 有預感,不管世界變得如何,綴歌永遠會站在他這邊。 -------------------------------   金妮張開眼睛,看到的是熟悉的天花板。   不是女生宿舍,她閉上眼睛,努力的回想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才想到幾個小時前, 她因為喝太多琴酒而醉倒了,明明一開始喝的時候覺得難喝,但多喝幾口就上癮了,當她 開始意識不清的時候,石內卜把她抱到床上,然後離開。   金妮檢查自己身上的制服,完好無損,看起來也不像是被人解開之後重新穿上的樣子 ,要不是看過他的記憶,金妮說不定會懷疑石內卜的性向。   沒發生什麼會讓兩人日後見面會很尷尬的事情,還是讓金妮鬆了口氣,她披上長袍, 走出臥室,石內卜在辦公桌前,眉頭緊皺的寫著筆記。   他聖誕節是不工作的,但只要沒睡,聖誕夜就不算結束。   「這麼晚了還不睡?」金妮走到石內卜身旁,很自然地靠在石內卜的肩膀上,看著石 內卜做的筆記,他似乎在研究某種新的魔藥。   「還有三個小時才天亮,時間很充裕。」石內卜說完後,看著靠在自己身上的金妮, 原本已經深鎖的眉頭又皺的更緊了,「妳的禮節呢?金妮衛斯理。」   「別那麼小氣,我只是覺得寂寞想找個大人靠一下而已。」金妮嘴上雖然抱怨,但還 是從石內卜身上離開,坐在沙發上,「把女學生灌醉的老師說什麼禮節。」   「在妳要第二杯之前我警告過妳了。」石內卜沒好氣地回應。   金妮寂寞的看著石內卜,他忙著低頭研究配方,所以金妮只能看見他那顆保養的還算 漂亮的黑色頭髮的頭頂,她的行為並沒有什麼確切的意圖,她小時候也很喜歡靠在父親或 大哥比爾的身上,但當她上霍格華茲之後,他們對自己的動作就開始抗拒了。   女孩變成女人的過程中,家人態度的轉變讓她很孤單。   「在忙什麼,聖誕節都捨不得睡?」金妮好奇的問。   石內卜把頭抬起來,在那一瞬間,金妮感覺到石內卜缺乏睡眠而出現血絲的眼中浮現 一思不滿,但隨後他無奈地嘆氣,認分的繼續研究配方,「治癒撕淌三步殺的魔藥。」   金妮摸著手上撕淌三步殺留下的傷痕,她感覺自己的臉在發燙,「如果是為了我,不 用這麼辛苦,我會受傷也是自作自受……」   不過看石內卜這麼為自己著想,金妮心裡還是開心的,直到她聽到石內卜的回答,在 她雀躍的心情上淋下一盆冷水。   「是自作自受沒錯,但我無法容忍自己發明的咒語有缺陷。」   金妮想罵髒話,她想用破心術看石內卜到底腦子在想什麼,就算是事實也不用說的這 麼坦白吧?難怪他會失戀,但石內卜鎖心術的造詣金妮完全無法破解,只能乾瞪眼的看著 對方。   就在破心術天才和鎖心術高手對峙的時候,有人敲門。   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   「石內卜,你醒著嗎?睡著了就立刻起來,鄧不利多要你過去!」敲門的人是麥教授 ,石內卜沒有回答,而是看著辦公桌前的金妮,她似乎沒有迴避的意思。   「快開門!亞瑟出事了,你必須立刻過去,非你不可。」   聽到父親的名字,金妮緊張的打開辦公室的門,看到應門的是金妮,麥教授驚訝的張 大眼睛,隨後責難的看著她的學生,「衛斯理,妳為什麼會在這裡?」   金妮無視麥教授的眼神,抓著麥教授的手,「我爸怎麼了?」   麥教授這時才想起自己來這的目的似的,對辦公室內大吼,「石內卜你人在嗎?」   「我人在,醒著。」石內卜不耐煩的收起筆記,披上長袍,走出辦公室,一出辦公室 他就看到麥教授不悅的瞪著自己。   「為什麼這個時候,本來應該在女生宿舍睡覺的衛斯理,會在你辦公室裡?」   「亞瑟的傷勢如何?」石內卜無視麥教授的問題,直入重點,「會來找我一定是身受 重傷,跟黑魔法有關嗎?」   「被蛇咬了,鄧不利多懷疑是有毒的黑暗生物,聖蒙果那邊還能維持他的性命,但解 藥做不出來,鄧不利多認為只有你有辦法,他跟聖蒙果要了一點毒血回來研究。」提到亞 瑟的傷勢,金妮倒抽了口氣,麥教授才注意到金妮也跟了上來,她不死心的再問一次石內 卜,「你可以在路上跟我說明一下,為什麼我的學生,女學生,會在你的辦公室裡嗎?」   「是執行鳳凰會的任務時被攻擊了嗎?那我大概知道是什麼東西的毒了。」石內卜還 是希望重點能在亞瑟的傷勢上面,但顯然麥教授是不打算放過自己了,「心有定見的情況 下,我的任何答案都會像辯解,妳可以直接問本人。」   「吉內芙拉?」麥教授轉頭詢問跟著他們的金妮。   「金妮。」金妮不悅的糾正麥教授。   麥教授驚訝的看著金妮,那個課堂上文靜乖巧的學生,居然因為她用了金妮登記學籍 的時後的正式名稱和自己頂嘴。   「好──金妮。」麥教授不敢置信的轉過頭,「為什麼妳會在石內卜教授的辦公室裡 ?這個時候妳應該在宿舍睡覺才對。」   「我失戀了,所以找石內卜教授安慰我。」金妮在沒有說謊的前提下,回答不太接近 事實的答案。   「安慰妳?」麥教授懷疑的看著金妮,並細讀她的話,想確認這其中有沒有別得含意 ,「他怎麼安慰妳的?」   「陪我聊天。」喝幾杯琴酒,然後把自己抱到床上,除此之外,沒有任何事情發生, 但說到喝琴酒那裡之後的內容,大概跟誰說對方都不會信,所以金妮語帶保留。   「聊到剛才?」   「剛才還在聊。」金妮果斷的回答,雖然中間省略了她在石內卜床上睡了幾個小時的 過程,但確實算聊到剛才。   「金妮……」麥教授知道金妮過去受到的傷害,雖然鄧不利多沒有告訴她細節,但交 代過自己要留意這個孩子,她不捨的搭在金妮的肩膀上,「如果妳有什麼困難,可以來找 我商量,我是妳的導師,我不是說石內卜教授不好,但……妳應該和成年男子保持適當的 距離。」   走在做前面的石內卜點頭,說得太好了,要不是場合不對,他真想為麥教授鼓掌。   「我知道了,麥教授,謝謝您的關心。」金妮不太領情的從麥教授的手下掙脫,走到 石內卜身旁,與他並肩而行。   鄧不利多的眼光很少會看錯人,麥教授可以保護金妮,但只有石內卜能治癒她。 ------------------------------- 備註一: 哈利童年的那次聖誕節,他因為嫉妒而放出一把小火,把聖誕樹燒了,也差點把水蠟樹街 四號燒了,從那天之後,儘管微薄,哈利每年還是從佩妮那邊得到一點小禮物。 備註二: 為了確保哈利跟綴歌感情不會因為在學校的保持距離出問題,鄧不利多告訴綴歌今年校長 室的密碼,並承諾任何問題都可以來找他商量,至於不給哈利的原因在於他相信綴歌是不 會讓哈利產生任何問題的。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220.129.212.29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5292563.A.A4F.html ※ 編輯: winter0923 (220.129.212.29 臺灣), 02/20/2022 01:42:59
xxxu: 取暖推(>w<)/ 02/20 10:06
寒冷的冬天最適合取暖了
Vinygli: 這個金妮愈來愈病了,酒哈那樣搞笑還可以, 02/20 10:13
Vinygli: 這麼認真的有病實在很恐怖了 02/20 10:14
情勢所逼 她有在好轉了 應該
Vinygli: 不過哈利原來也半斤八兩,想為聖誕節增添溫暖(物理) 02/20 10:14
小孩的嫉妒是很可怕的
Vinygli: 反正金妮也只要身體,之後讓老石複製一個給老佛良心附身 02/20 10:15
Vinygli: 這樣子介紹他們兩個也可以了是吧? 02/20 10:15
按照綴歌和金妮的個性 如果有兩個哈利 當然都是選全要的阿 戰爭無法平息
Vinygli: 然後被給了一堆道具跟權限的都是綴歌,誰才是預言之子XD 02/20 10:16
機體和機師的任務不同
bhenry1990: 看石內卜記憶的戲份居然給金妮了 02/20 14:05
連綴歌都沒有的待遇
Rfaternal: 推推 金妮真的越來越不可小覷了 就連老石都拿他沒辦法w 02/20 22:00
逐漸變成最可怕的女人
z101924512: 金妮看到了老石的記憶後,會不會有所成長呢? 02/20 22:08
z101924512: 她應該知道自己少女愛其實比不上人家的沉重與悔恨了。 02/20 22:09
如果沒有成長的話 老石就白給記憶了 但按照老石過往的倒楣 說不定沒有
z101924512: 然後小時後的哈利放火XD巫師小時候總是會有怪事發生XD 02/20 22:10
小孩子忍耐太久是會出事的
alanalg: 金妮果然壞了 老石要負責 02/20 22:21
老石:我很努力再修了
alanalg: 會縱火的小孩有禮物 好耶 02/20 22:29
哈利只是想要一點家庭的溫暖(物理)
JOJOw991052: 綴歌拿這個咒語是拿去捍衛哈利主權的 02/21 00:20
是的 所以某種意義上來說也算保護自己(的權益)
JOJOw991052: 石內卜:我知道我還會孤身一人嗎 02/21 00:20
憑實力單身
JOJOw991052: 金妮不管出現在哪裡都不奇怪了呢 02/21 00:20
無所不在的金妮魔
JOJOw991052: 戀愛的傷勢只能用戀愛安慰啊www 02/21 00:20
但她的對象 難了 ※ 編輯: winter0923 (61.231.206.134 臺灣), 02/21/2022 03:53: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