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C_Chat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魔法石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37771639.A.935.html 密室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39711449.A.CC0.html 阿茲卡班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1413581.A.12E.html 火盃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3115459.A.233.html 鳳凰會篇 第一章:控制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3196124.A.869.html 第二章:暗藏殺機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3279178.A.1D0.html 第三章:追悼會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3370453.A.296.html 第四章:晚餐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3453284.A.821.html 第五章:古里某街十二號的早晨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3538534.A.192.html 第六章:古里某街十二號的午後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3609658.A.073.html 第七章:古里某街十二號的空餘時間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3662405.A.DD8.html 第八章:聖蒙果靈魂科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3728345.A.3D7.html 第九章:魔法部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3811307.A.C7E.html 第十章:說好的級長呢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3902074.A.176.html 第十一章:馬份家的公主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4000054.A.FB8.html 第十二章:霍格華茲暗流洶湧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4165350.A.604.html 第十三章:給夏菲的預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4247243.A.6C9.html 第十四章:第一課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4411454.A.EC8.html 第十五章:魔法能力促進鼓勵協會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4599295.A.361.html 第十六章:嫌隙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4692836.A.E27.html 第十七章:牽絆之鎖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4847417.A.9E2.html 第十八章:不平安夜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5201043.A.578.html 第十九章:聖誕節的殺機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5292563.A.A4F.html ------------------------------- 前言:突然想到,這邊的雙胞胎在豬頭酒吧成立DA的時候,有給小費。 -------------------------------   第二十章:良知   綴歌和哈利來到校長室後,對還沒睡的校長說明哈利夢到的內容,鄧不利多對哈利會 夢到佛地魔做的事情感到詭異,他凝視著哈利的額頭上的疤痕,眼神中流露出他對某人的 懷疑。   「我是認真的,鄧不利多教授。」哈利以為鄧不利多懷疑的是他,不悅的強調。   「我當然相信你,哈利。」鄧不利多趕緊掛上笑容澄清,但又發現現在的場合不適合 嘻皮笑臉而收起笑容,他懷疑的是哈利體內的另一個靈魂,他答應自己要當哈利的守門人 ,現在卻讓門內的人自己跑出去了。   「埃拉。」鄧不利多對一個畫像上的男巫師說,「去找一個紅色頭髮的中年男巫師, 快點,他傷得很重。」   「得麗。」對男巫師下完指令後,他轉頭對另一個女巫的畫像說:「確保他能在最快 速度被送到聖蒙果。」   接到指令後的兩個畫像對鄧不利多點頭,並轉身進入畫中,不見蹤影。   鄧不利多接著舉起魔杖,一隻銀色的鳳凰從魔杖裡出現,哈利知道那是鄧不利多的護 法,銀色鳳凰只看了鄧不利多一眼,隨後就從窗戶飛出去。   「我讓它去聯絡麥教授,順便讓麥教授把衛斯理家的孩子帶過來,現在……你們先坐 一下吧。」鄧不利多變出兩張椅子,讓哈利跟綴歌坐下,他則走到佛客使的鳥架前,佛客 使一看到牠的主人靠近自己,馬上警戒的退後。   「佛客使。」鄧不利多責難的瞪著寵物,結果寵物反過來張開翅膀對他威嚇。   「嗄──嗄──」鳳凰的翅膀每次拍動,都發出讓人難以靠近的火光,綴歌看著眼前 神奇的一幕,以忠實著稱的鳳凰居然在排斥自己的主人。   「好吧。」鄧不利多無奈的走到辦公桌前,從抽屜裡拿出一條風乾的紅蠑螈,看到蠑 螈的當下,鳳凰的眼睛亮了起來,但牠還是不想靠近主人,兩腳在鳥架上不安分的擺動, 猶豫不知道該不該接受他的賄賂。   「別客氣,就當作是我長久以來的虧欠。」鄧不利多把蠑螈放在飼料盆裡,當蠑螈碰 到火後,風乾的身體開始變得光滑,牠重生了,但重生還不到兩秒,就被鳳凰一口吃掉。   鄧不利多心疼的看著價值不斐的沙羅曼達瞬間消失,心痛的差點停止呼吸。   「去吧,該工作了。」   鳳凰無奈的張開翅膀,一陣火光之後,原地消失。   鄧不利多又轉身去他的櫥櫃裡面尋找東西,過了一會後他拿出一個薰黑的茶壺,對茶 壺說「港口現。」茶壺發出一層奇異的藍光,隨後又變回薰黑的外表。   「我現在先整理一下情況,這算是鳳凰會的機密,我希望你們不會跟任何人說。」鄧 不利多看著綴歌和哈利,兩人也乖巧的點頭允諾,「埃拉和得麗是霍格華茲最德高望重的 兩名教授,他們在魔法界許多重要場合都有他們的畫像,能讓我收到最新的情報。」   說到這,埃拉的畫像回來了,「我一直大叫,叫到有人注意到我,我跟他們說底下有 騷亂的聲音,他們半信半疑,但還是去檢查了,我看不到過程,但幾分鐘後他們抬了一個 全身是血的男人上來,他還有一口氣在。」   聽到埃拉的報告,哈利的內心像是被人用冷水倒灌似,全身發冷,他感覺到手中有股 暖意,轉頭一看,綴歌正握著自己的手。   沒多久,得麗也回到畫中,「他被送到聖蒙果,但情況不樂觀,我聽他們治療他的時 候討論那條蛇的毒液很特別,沒辦法用常規的手段解毒。」   哈利緊張的看著鄧不利多,他雙手交疊,思索他能進行的下一步,「得麗,去跟他們 說我有辦法解毒,妳能要一點毒血,並從畫上傳送到我這裡嗎?」   得麗面有難色地看著鄧不利多,「你需要多少?」   「越多越好,至少一打蘭。」    得麗收到命令後,表情顯得很不開心,她再度從畫中消失,沒多久,她的畫布上面就 出現一塊血紅色的污漬,鄧不利多用魔杖將污漬召喚到空中,然後裝入一個銀色的小瓶子 裡。   「校長你知道衛斯理先生在哪?」哈利懷疑的問。   「他正在接受鳳凰會的秘密任務,幫我看守某個東西。」鄧不利多將小瓶子收好,神 色凝重的看著哈利,「顯然我的猜想沒錯,佛地魔很想要那個東西,甚至不惜讓他最重要 的部下出手,一條叫娜吉妮的母蛇。」   「蛇?為什麼蛇會是……」綴歌困惑的問,問到一半她自己想通了,「看來爬說語的 能力很好用,對他來說,大概只有蛇不會背叛自己吧。」   「什麼東西?」哈利還想追問,但鄧不利多卻伸手阻止。   「目前只能說到這裡。」鄧不利多強硬的結束話題。   麥教授也剛好到了校長室,她和雙胞胎、榮恩都只穿著睡袍,雙胞胎的臉色非常震驚 ,榮恩則是嚇白的看著哈利,「吉內芙拉不在寢室,我聽她的室友說她有夜遊的習慣,我 派了貓頭鷹通知她,現在情況如何?」   「至少還在掌控中,如果真的出了什麼事,茉莉會第一時間知道的,他們的家庭鐘。 」鄧不利多平靜的解釋。   哈利想起洞穴屋裡面,能顯示家裡每個人情況的鐘,他的腦中浮現了亞瑟的指針落在 死亡的畫面,他趕緊搖搖頭,趕走討厭的想法。   「把賽弗勒斯叫來,他睡著了就把他吵醒,跟他說亞瑟受傷了,身體中毒,我這邊有 毒血,只有他能調出解藥。」麥教授接到指令後立刻離開。   鄧不利多再次轉頭看著身後的畫像,他對著一個穿著銀綠兩色史萊哲林制服,留著翹 鬍子,看起來一臉精明的巫師說:「非尼呀──非尼呀──快醒醒。」   「我正聽著呢。」非尼呀不耐煩的張開眼睛,然後看著四周那些看熱鬧的畫像們,「 難得有事叫我,你說的這些跟我有什麼關係嗎?我可不像那些討人喜歡的前輩們在世界各 地都有畫像,我們是討人厭的史萊哲林,一堆人壓根不想承認我們的存在呢。」   「我希望你去古宅那裡聯絡天狼星,告訴他亞瑟.衛斯理受傷,他的妻子、兒女和哈 利不久之後會到他家,明白嗎?」   「衛斯理家的受傷,衛斯理家的家屬會去他家,明白。」非尼呀的臉上露出不屑的笑 容,「還是這麼喜歡把人當消耗品來使用啊,狄劈你怎麼教出這麼惡劣的學生?」   被點名的狄劈是一個孱弱的老巫師,他不悅的撇開臉,被嘲諷的鄧不利多反而低聲下 氣的雙手合十,「非尼呀,拜託。」   非尼呀冷笑一聲之後,消失在畫框中。   「非尼呀在古里某街有一個畫像,他應該能聯絡上天狼星……」鄧不利多看著焦躁不 安的衛斯理家孩子們,「我知道你們現在很擔心,但我必須等金妮過來之後,一口氣說明 ,然後在被魔法部發現之前把你們送到古里某街。」   過了一會,麥教授帶著石內卜進校長室,她的表情變得非常難看,原因不明,金妮也 跟了過來,她的身上還穿著制服,當金妮看見哈利和綴歌的時候,三個人尷尬的看了彼此 一眼。   「你們的父親在替鳳凰會工作的時候受傷了。」見衛斯理家的人全員到齊,鄧不利多 直入主題的說:「我現在會用港口鑰送你們去天狼星那,從那裡去聖蒙果比從洞穴屋方便 多了。」   衛斯理家的人臉色慘白的點頭,當鄧不利多說到亞瑟受傷的時候,金妮的表情顯得非 常掙扎,她緊張的握著石內卜的長袍,讓石內卜皺起眉頭,不知道該不該把她的手甩開。   非尼呀的聲音出現在鄧不利多身後,聽上去憤世嫉俗的說:「我的玄外孫非常歡迎你 們去他家,那個陰森的房子。」   「那就好,現在必須動作快。」鄧不利多將變成港口鑰的茶壺放在桌上,「你們都用 過港口鑰吧,現在開始倒數。」    哈利和衛斯理家的人都把手指放在茶壺上,哈利注意到綴歌並沒有照做,「綴歌?」   「我不去了,不方便。」綴歌的手不自覺的摸著鎖骨上的烙印,她還記得夏菲對她的 要求,聖誕節回去馬份莊園,跟魯休思道歉,她將雙向鏡交給哈利,「不要再亂丟了,這 是很重要的東西。」   哈利愧疚的接過雙向鏡,他擔心的朝金妮看去,金妮看起來毫無精神的低著頭,這或 許是第一次,哈利發現金妮沒在看著自己。   港口鑰發動,哈利一行人的身影消失。   「米奈娃,請妳送綴歌小姐回史萊哲林的宿舍。」鄧不利多說。   麥教授點頭,但綴歌卻走到石內卜的身邊,在他耳邊小聲的細語,石內卜聽完之後, 大吸一口氣,臉上的表情扭曲的像是想要殺人,他焦躁的問綴歌:「什麼時候?」   「大概十點左右。」   石內卜看了一眼手錶,「麥教授……」   他說話的時候語氣還在顫抖,帶著手錶的那隻手不受控制的握拳,「請把我的教女送 到我辦公室裡,她需要一些特殊的魔藥,配方在架子上,自己找,以妳的程度應該可以熬 出來,熬不出來……妳就考慮休學吧。」   「對不起……」綴歌心虛的別開臉,她原本還想問石內卜為什麼給金妮愛情靈藥,但 想到事後她自己因為衝動做出的事情,以及石內卜現在大受打擊的模樣,她就覺得自己沒 什麼資格質問對方了。   「跟我道歉幹嘛,自己的身體自己負責。」石內卜沒好氣的說,但隨後看到綴歌難受 的表情,心中一陣絞痛,他後悔的抓著頭髮,「妳先回去休息吧,等我把這邊的事情處理 完,再去看看妳的狀況。」   「謝謝。」看石內卜不打算責怪自己,綴歌安心不少,她輕快的親吻石內卜的臉頰, 並對他說,「聖誕快樂。」   石內卜沒有回答,他疲倦的擺手,讓麥教授把綴歌帶走,聖誕快樂,說得輕鬆,打從 哈利入學以來,他沒有一年聖誕節是快樂的。   「年輕人的愛情,總是伴隨著衝動的激情,以及激情之後的後悔。」在綴歌走後,鄧 不利多感慨的說。   「阿不思,如果沒什麼其他的事情,我要回去幫我的教女熬製事後的避孕魔藥了,我 還得殺到古里某街,用黑魔法詛咒波特,讓他在聖蒙果陪亞瑟度過聖誕假期。」萬一失手 可能會把哈利殺了,石內卜對此完全無法保證哈利的安危。   鄧不利多收起輕鬆的偽裝,嚴肅的拿出裝了毒血的銀色瓶子,「娜吉妮。」   石內卜接過毒血,他的表情跟鄧不利多一樣凝重。   「聖蒙果的人研究不出解藥,這個世界上能救亞瑟一命的,就只有你了,這是沒有任 何回報的義舉,你大概除了衛斯理一家的謝意之外,得不到任何好處,他們大概也出不起 什麼像樣的謝禮,你願意救他嗎?賽弗勒斯?」   「少說廢話了,阿不思。」石內卜脫下長袍,專注的看著毒血,沒注意到鄧不利多臉 上流露出掌握住石內卜時的得意,「你的大釜呢?」   他的內心終究是有良知的,他的良知會使他成為鄧不利多忠實的棋子。 ------------------------------- 備註一: 事情告一段落之後,石內卜成為第一個連署支持龐芮開健康教育課的老師。 「火燒到自家之前都沒在關心。」龐芮嘲諷的評價石內卜的行為。 備註二: 本作私設的非尼呀.耐吉:史萊哲林自薩拉扎離開之後最有才華的學生,加上本身是純種 家族的支柱布萊克家的長子,使他本身帶著一股傲氣,和蛾蘇拉.福林成婚之後生下五個 孩子,隨後妻子便離世,之後就像遇到詛咒般的,五個孩子全都英年早逝,要不是布萊克 家當時有早婚的傳統,到他這脈可能就家系斷絕了。 失去所有家人的非尼呀變得非常憤世嫉俗,在長孫成年之後就離開布萊克家去霍格華茲教 書,對程度跟不上自己的學生非尼呀沒有任何耐心,而且很常偏袒史萊哲林(本人的說法 是史萊哲林的學生長期受到其他學院排擠),這也使他成為霍格華茲最不受歡迎的教授, 但他還是靠才能當上校長,並以有史以來最不受歡迎的校長的身分死在校長的職位上。 對要不要為非尼呀做畫像這件事情,霍格華茲內部爆發論戰,因為他實在太討人厭了,但 最後還是依循傳統為他畫了畫像,但除了鄧不利多,沒有一任校長跟他說過話,他彷彿就 是一個不存在的人。 「去他的血統。」這是失去所有家人之後的非尼呀領悟出來的道理,汲汲營營努力經營家 族大半輩子,敵不過命運想要整他。 (該私設與主線沒有任何關係,只是想寫一個聰明但偏激的人。) (因為很多地方都很像的關係,非尼呀非常喜歡石內卜)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61.231.206.134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5387470.A.322.html
xxxu: 頭推 02/21 06:49
感謝推
marktak: 頸 02/21 07:35
xxxu: 肩 02/21 07:54
歐派
Vinygli: 又要做解藥又要做縛郎汁又要修金妮,老石太難了 02/21 12:20
沒有一年好過的
xxxu: 縛郎汁是什麼酒哈的道具嗎XD 02/21 13:31
難到可以把綴歌逼哭的魔藥
Vinygli: 對,酒哈世界的避孕藥,在女廁裡綴歌差點逆推哈利後後 02/21 17:35
Vinygli: 老石在新開的健康課賭上性命都要讓綴歌學會XD 02/21 17:36
Vinygli: 好啦,賭上性命有點誇張,但老石在課堂上確實反常的兇 02/21 17:37
讓綴歌第一次體會到哈利上魔藥學的感受 兩人的感情更好了
alanalg: 老鄧壞事做太多被佛克使討厭了齁 02/21 20:10
連鳳凰都操到過勞
alanalg: 畫布可以傳液體 好方便 02/21 20:11
但會弄髒畫布 所以畫中人很不喜歡
alanalg: 綴歌要弄避孕藥 希望不會很傷身體 02/21 20:14
沒辦法 比搞出人命好
alanalg: 老石真的太慘 完全被老鄧耍著玩 02/21 20:16
孩子太老實了 玩不過陰險的大人
z101924512: 雙胞胎有付小費XDD 苦楝樹大真幽默,還跟上時事了(?) 02/21 20:57
能報公帳的時候雙胞胎是不會客氣的
z101924512: 畫布傳毒液好酷 02/21 20:58
主要是當下沒想到其他傳毒的方法 順便增加一些畫的作用
z101924512: 準備休學XD老石你這麼篤定一晚就有了嗎XDD 02/21 20:59
人家可是把綴歌的時間記得很清楚 什麼時候是危險日都知道
z101924512: 龐芮的嘲諷也好毒蛇XD 02/21 21:00
忍很久了
z101924512: 非尼呀的幕後故事蠻有意思的,支線劇情(?) 02/21 21:00
布萊克家線也滿想寫的呢
xxxu: 該使→開始,變個→得,容恩→榮,樂鬧→熱,已來→以 02/21 21:34
感謝 修正
Rfaternal: 推推 畫像超級能幹的阿w 龐芮的嘲諷真是完美砌合XD 02/21 21:42
好歹也是歷代校長 要是日本漫畫應該能把校長們的力量集合起來之類的 ※ 編輯: winter0923 (61.231.206.134 臺灣), 02/22/2022 00:32:59
JOJOw991052: 佛客使被老鄧壓榨的好慘 02/22 17:05
至少祂還沒淪落到被拔羽毛換錢
JOJOw991052: 石內卜調製避孕藥ww石內卜好慘啊 02/22 17:05
沒辦法 畢竟是女兒 ※ 編輯: winter0923 (61.231.206.134 臺灣), 02/23/2022 01:46:08
iamhenyu: 老石慘字寫不完 08/15 2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