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C_Chat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魔法石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37771639.A.935.html 密室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39711449.A.CC0.html 阿茲卡班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1413581.A.12E.html 火盃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3115459.A.233.html 鳳凰會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6239480.A.863.html 混血王子篇 第一章:石內卜漫長的一天(早上)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6441060.A.EFE.html ------------------------------- 前言:這三天沒更都在艾爾登死死死死死了,農到懷疑人生 -------------------------------   第二章:石內卜漫長的一天(午後)   布萊克家最後一代的五個人,曾經有過一張合照。   自非尼呀一世後,短壽和早夭像詛咒般折磨這個古老的家族,然而獵戶座和天鵝座的 孩子居然五個都順利的活到進入霍格華茲,這對兩兄弟來說是難能可貴的喜訊,他們將五 個孩子集合起來,拍了一張合照。   最年長的貝拉坐在中間,兩個妹妹美黛和水仙相伴左右,最小的獅子阿爾發站在最外 圍,像保護他們的騎士般炯炯有神的看著鏡頭,哥哥天狼星站在另外一邊,雙手插在口袋 ,心不在焉地看著鏡頭外面。   然而,照片上的五人也難逃布萊克家的噩運,天狼星十六歲離家出走,遭到除名,並 在三十七歲的時候死亡,美黛與麻瓜結婚,遭到除名,獅子阿爾發畢業沒多久就失蹤,據 信是被黑魔王下令處死,那張照片上的五個人只剩兩個人還留在家族內。   水仙偶爾會把這張照片拿出來回憶當時在古里某街的日子,姊姊貝拉很討厭叛徒,應 該早就把照片燒了吧,美黛或許有留下來,不曉得在英國遙遠的角落,她是否也會看著照 片回憶過去。   照片中的天狼星從那時就很討厭家裡,這張照片還是水仙花了好一番功夫才讓他甘願 入鏡的,這也成為他在布萊克家唯一的紀錄。   水仙不知道自己喜不喜歡這個堂哥,他總是酸言酸語,態度很差,為了跟家裡唱反調 把自己弄得很邋遢。但他也很會關心別人的心情,在水仙心情不好的時候會想辦法逗她笑 。雖然喜歡麻瓜更甚於巫師,但對音樂的品味很好。   每次水仙想到他,耳朵總是傳來音樂的聲音。   天狼星很喜歡麻瓜的音樂,他甚至在弄來一個用魔法驅動的電吉他,當他和家裡的人 吵架的時候,就把音量開到最大,用獵戶座稱為噪音的搖滾樂和對方互相傷害,但水仙很 喜歡他的曲子,死氣沉沉的古里某街,只有在那個時候會有生機。   水仙還記得某天,她路過天狼星的房間時,聽到他的吉他發出柔和的音色,她意外的 進去房間,看到天狼星專注的彈著凱爾特民謠。   天狼星彈完後,露出微笑看著水仙,水仙驚訝的看著天狼星手中的吉他,「原來那個 樂器也能彈出這種音色嗎?」   「可以啊,只是這聲音聽起來太布萊克了,所以我不想彈。」天狼星的笑容帶著一絲 苦澀,但當時的水仙沒有注意到,她走到天狼星面前,用手指撥弄吉他的弦。   「可以教我嗎?」   「坐下來吧。」天狼星在床上準備了位置,水仙坐在他身旁,天狼星的表情變得僵硬 ,「左手按著和弦,右手彈弦,仔細看著我的手。」   水仙看著天狼星示範,然後從天狼星的手中接過吉他,照他的指示彈弦,幾個音調之 後,像樣的旋律就出現了。   「妳滿有天份的。」   被天狼星誇獎的水仙,開心的笑了,天狼星看著水仙的笑顏,臉色有些呆滯,當他回 過神來後,又用不捨的眼神看著水仙。   「天狼星?」水仙注意到天狼星臉色不對,擔心的問,「你怎麼了嗎?」   「沒事。」天狼星鼓起幹勁的拿出樂譜,「我看今天能不能至少教妳一兩首曲子。」   聽到天狼星要教自己,水仙興奮的湊了上去,天狼星輕輕的將水仙推開,然後從樂譜 中尋找水仙會有興趣的曲子,就在這時,一張陰沉的臉出現在門口,貝拉雙手抱胸,怒視 的瞪著自己的妹妹。   「妳在幹嘛?媽媽不是說過不要隨便靠近這傢伙嗎?」   水仙心虛的低著頭,不敢直視姊姊的眼睛,「我在學音樂……」   「要學也不要找那種人學,格調會變低的。」貝拉的話,讓天狼星不滿的瞪著她,但 她卻不甘示弱的鄧回去,眼看兩人要起衝突,水仙趕緊拉著天狼星的袖子,讓他冷靜點, 貝拉已經拿出魔杖指著天狼星了。   貝拉冷眼看著水仙的小動作,「媽媽有事找妳,現在立刻過去。」   「可是……」水仙擔心的看著天狼星,但還是在貝拉強硬的要求下,離開房間。   等水仙走後,貝拉放下魔杖,鄙視的看著天狼星,「別以為我不知道你腦子在想什麼 ,離我妹妹遠一點,噁心的叛徒。」   貝拉放完話,離開房間,留下氣憤但無能為力的天狼星。   貝拉的願望很快就實現了,幾天之後,天狼星收拾行李,離開布萊克家,水仙追了天 狼星半個英國想要勸天狼星回家,還是被對方趕了回來,從那之後,水仙就再也沒見過天 狼星。 -------------------------------   幾乎是荒廢的街道紡紗街,在夕陽的餘暉下,充滿死亡的氣息,出現啵的聲響,水仙 現影到此處後,先是充滿戒心的舉起魔杖張望四周,確定安全無誤之後才放下魔杖。   緊接著在她身後,又是啵的一聲,發現動靜的水仙立刻舉起魔杖,指著跟著她一起現 影過來的人,被魔杖指著的貝拉無可奈何地舉起雙手,對自己的妹妹說:「是我啦。」   水仙點頭,但沒有放下手中的魔杖,她充滿戒心的看著貝拉,「妳跟過來幹嘛?」   「我擔心妳啊,一言不發就離開家裡。」貝拉不滿的回答水仙,自從魯休思失勢之後 ,貝拉就以照顧妹妹為由住進馬份莊園,但水仙不知道她是真心想要照顧他們家人,還是 奉命監視他們的,「妳來這裡幹嘛?妳不會是想找那個男人吧?」   「跟妳沒有關係。」水仙說完後,放下魔杖,無視貝拉,朝石內卜的家走去。   「仙仙,等我一下,仙仙。」貝拉緊張的追上水仙,拉著水仙的手,卻被對方甩開, 「妳不能找他,這件事情是機密,不能讓其他人知道,萬一他洩漏給鳳凰會的人怎麼辦?」   「黑魔王信任他。」水仙冷淡的回應貝拉的質疑,「我和魯休思也信任他,他至少比 妳值得信任多了。」   「仙仙──」貝拉無奈的雙手抱胸,「妳還在因為天狼星的事情跟我生氣嗎?他是叛 徒,而且背叛我們好幾年了。」   「所以呢?」水仙的眼神冰冷的看著貝拉,當她瞪著自己的時候,貝拉心虛的移開視 線,「因為他是叛徒所以殺他是理所當然的,那魯休思被黑魔王當成叛徒的那天,妳也會 殺了魯休思嗎?綴歌呢,妳也會對她下手嗎?我們這些親人對妳來說到底是什麼?」   「聽著,我壓根不想為這件事情對妳道歉,妳自己也十幾年沒見過他了,如果魯休思 真的蠢到背叛黑魔王,我當然會下手,我會在他讓綴歌走到那步之前先把他解決掉。」   貝拉的坦承讓水仙看她的眼神更加厭惡,她想安慰妹妹,她摸著水仙的臉頰,「不用 擔心啦,就算真的走到那一步,黑魔王也不會傷害妳們母女倆的,也許他會幫妳安排另一 個家世背景跟魯休思一樣,比他更年輕體貼的丈夫啊。」   啪──   水仙的耳光甩在貝拉臉上,貝拉困惑的摸著被搧紅的臉頰,水仙快要哭出來的眼睛讓 她沒法發火,她眼眶泛著淚光,瞳孔卻散發出怒火的對貝拉大吼:「別把妳丈夫的情況和 魯休思相提並論了,如果要聽從黑魔王的命令嫁給別的男人,我寧可跟魯休思一起去死!」   貝拉知道自己理虧,她帶著羨慕和同情的眼神看著妹妹,並拿出手帕,幫妹妹把淚水 擦掉,「好啦,繼續走吧。」   「妳還要跟上來?」水仙平撫情緒後,繼續朝目的地走去,「不管妳說什麼,我都不 會改變主意的。」   「我要在妳身邊保護妳啊。」貝拉理所當然地說,她偶爾表現出像姊姊的一面,會讓 水仙感動,但今天卻沒有,水仙的心情全都被丈夫和女兒的安危佔據了,貝拉無奈的看著 水仙的背影,她從小就很喜歡水仙那頭淡金色的秀髮,現在她唯一能稱為家人的,也只剩 下水仙一人了,「天曉得他會不會趁妳走投無路的時候趁人之危。」   「妳想太多了,貝拉。」水仙臉上露出不屑的笑容,「我不是妳,他也不是黑魔王, 我們之間的關係再怎麼親密,也不會逾矩到妳們那一步的。」   被指出婚外情的貝拉臉上尷尬的紅暈,但很快就消退掉,她略為恐嚇的拍著水仙的肩 膀,「剛剛那句冒犯黑魔王的話,我就當作沒聽到了,下次說話小心一點,其他人可不像 我這樣,會這麼包容妳的言行。」   水仙不滿的嘟起嘴,看到這和她女兒相似的舉動,貝拉才確定水仙氣消了。   他們來到石內卜的家前,水仙敲門。   門很快被打開了,當門外的兩姊妹看到石內卜時,感覺他下一秒就會罵人,但石內卜 還是靠高超的情緒控制能力,壓抑自己的怒火,死板的對兩位說:「水仙和貝拉,真是稀 客。」   此時的石內卜,把哈利送到洞穴屋,和金妮打聲招呼後,又立刻跟著德思禮一家飛往 美國,讓德思禮一家甘心且安全的住進去佛羅里達的住宅之後,馬不停蹄地透過港口鑰回 來英國,他正想坐下來好好休息一下,卻聽到敲門聲。   原本想說如果是阿不思,就把他的鼻子打斷,但出現的是水仙,他就沒辦法用暴力把 人趕走了,但水仙會出現在這的原因,他心裡其實有底了。   「賽弗勒斯。」水仙抿著嘴唇,緊張的看著石內卜,「我可以跟你談談嗎?」   「當然歡迎。」石內卜打開門,讓姊妹倆進屋。   這裡的擺設和上次綴歌來度過暑假的時候差不多,石內卜拿起一瓶琴酒,為兩人各斟 一杯,然後自己也倒杯酒,他舉起酒杯對兩姊妹說,「敬黑魔王。」   兩姊妹也跟著舉杯,將酒一飲而盡,石內卜立刻幫他們倒滿酒杯。   「賽弗勒斯。」水仙說話的時候,像是小兔子般對周圍充滿戒心,「你這有其他人在 嗎?」   「原本蟲尾在這,不過那個鼠輩被我趕走了,妳知道我的個性,即便同為在黑魔王底 下的同僚,我也不喜歡與人共處,何況是一隻卑劣的老鼠。」石內卜坐在沙發上,並指示 水仙和貝拉的位置,水仙順從的坐在石內卜面前,貝拉則站在妹妹身後,充滿敵意的看著 石內卜。   石內卜看了貝拉一眼,臉上露出淺笑,他很享受被貝拉這種人敵視的感覺。   某種意義上來說,這代表他離好人的距離更近一步。   「很抱歉我突然跑過來找你──這件事情我不能對其他人說,但……」   「那妳就該乖乖閉上嘴!」貝拉嚴厲的對妹妹大吼,她顯然知道自己這樣吼無濟於數 ,吼完後又低聲下氣地對水仙解釋:「這很危險,別說是把機密告訴其他人了,要是有第 四個人知道我們兩個私底下來找他,我們三個人都會完蛋!」   水仙像是被澆了冷水的低頭不語,石內卜看著水仙,喝了口酒後,對她說:「妳運氣 不錯,我剛好知道妳想要找人幫忙,卻又不能對別人說的那件事。」   「你知道?」水仙像是有人對快要溺死的她丟出一根稻草,眼神泛光的看著石內卜, 「我肢就知道,他會把這個計畫告訴你,黑魔王這麼信任你……」   「但我知道又如何呢,妳想要我怎麼做?」   「看你能不能夠……說服黑魔王撤回命令……」水仙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她自己也 知道這個要求多麼荒唐。   石內卜沒回答水仙,他看向水仙身後的貝拉,「全食死人中最受黑魔王信任,甚至遠 超過第二把交椅的貝拉小姐,妳妹妹來找我之前應該拜託過妳相同的事情,妳是怎麼回答 她的?」   「不可能。」貝拉也無能為力的說,「黑魔王的命令是不會撤回的,他說的每句話對 我們來說都是真理,我們只有貫徹的份,質疑和失敗都不會有好下場,這就是為什麼魯休 思會失去地位的原因,更別提他把這個任務交給綴歌,也是希望綴歌可以彌補魯休思的失 敗。」   「可是她才十六歲啊!」水仙忍不住哭了出來,她哀求的看著石內卜,「你從小看著 她長大,你也知道她的個性,她根本就做不到這種事情……」   石內卜看著水仙的淚水,內心抽痛的了一下,他不願看到水仙哭泣的樣子,別過臉對 水仙說,「綴歌自己也知道她需要面對這些事情,在她拜託我讓她見黑魔王之前,我就把 所有食死人需要經歷的細節告訴她了,她是有所覺悟,但仍然想要幫助魯休思才去的。」   「賽弗勒斯──求求你──」水仙走到石內卜面前,將臉貼在石內卜身上,淚水沾濕 石內卜的衣服,「替她做這件事,別讓她動手,保護好她──你知道她多麼喜歡你,多麼 相信你……」   「我知道。」石內卜語氣冷淡但聽出一絲動搖的說,他推開水仙,用手指擦拭水仙臉 上的淚水,然後將一杯酒放在水仙手中,「喝下去吧,妳現在需要喝點東西。」   水仙喝了一口,但發抖的手指卻讓剩餘的酒水灑在身上。   石內卜眉頭緊皺,十分煩躁的看著水仙,貝拉則看好戲的欣賞石內卜煩惱的模樣。   掙扎許久後,石內卜的內心做出決定,「我可以幫她,讓她在有所計畫,安全的完成 任務,或許……在不被人發現的情況下,能替她做最後一手。」   「你是說真的嗎?」石內卜的話讓水仙心情平復許多,她充滿希望的再度確認。   「是,我是說真的。」   綴歌如果無法完成這個任務,她就會死,綴歌如果完成這個任務,鄧不利多就會死, 把綴歌和鄧不利多放在同一個天平上,那石內卜會毫不猶豫的選擇綴歌,更何況他內心深 處已經不知幾百次想把鄧不利多幹掉了。     「要怎麼證明你不是空口說白話呢?」在一旁的貝拉懷疑的追問,「反正綴歌失敗了 ,對你來說根本沒有損失吧?魯休思和綴歌都會被處死,二把手的位置空出來之後,就輪 到你手上了吧,說不定黑魔王還會把水仙送給你呢,我想不到你冒著生命危險替綴歌做這 件事的理由。」   水仙不滿的瞪著貝拉,但也因為貝拉的話,好不容易排除的不安又浮現在臉上。   「要立不破誓嗎?水仙。」石內卜的提議讓貝拉和水仙都驚訝的張大眼睛,石內卜對 水仙伸出手,然後跟貝拉說:「也許貝拉妳能來當束約人。」   「這樣好嗎?」水仙看著石內卜的手,擔心的問。   「我倒是滿樂意的。」貝拉走到兩人面前伸出魔杖,「仙仙,握住他的手吧,這可是 他自己提出來的喔,妳應該欣然接受他的好意才對。」   水仙握著石內卜的手,從她的手掌上傳來冰冷的觸感,水仙藍色的眼睛看著石內卜, 深吸一口氣後,對石內卜說:「賽弗勒斯,在我女兒綴歌執行黑魔王的任務時,你願意從 旁協助,並在她可能失敗的時候,接手替她完成任務嗎?」   「我願意。」石內卜說。   貝拉的魔杖發出一條火舌,向燒紅的鐵絲纏繞他們的手。   「你願意保護綴歌的安全,不讓她受到傷害嗎?」   「我願意。」石內卜說。   第二條火舌出現,和上一條火舌互相纏繞,形成一條美麗的紅色鎖鏈。   「你願意……盡你所能的守護綴歌的幸福嗎?」   聽著第三個誓言,貝拉皺起眉頭,她看向石內卜,那個男人依然面無表情,看不出任 何情緒,語氣冷淡地說出,「我願意。」   第三條火舌纏繞鎖鏈,變成一條紅色的蛇,沒入兩人的皮膚,消失無蹤。   「賽弗勒斯──」水仙感激地親吻石內卜的手背,「我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你才好,這 是我用盡一生都無法償還的恩情,謝謝──」   石內卜冷漠的看著水仙,還有他烙上誓約的手,現在他也走在一條無法回頭的道路了 ……也許是錯覺,打從他因為預言害死莉莉那天開始,他就沒有什麼路能走。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61.231.196.71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6687248.A.677.html ※ 編輯: winter0923 (61.231.196.71 臺灣), 03/08/2022 05:07:48
xxxu: 頭推 03/08 07:36
感謝推
NotBe21: 推 03/08 09:09
感謝推
alanqq0624: 推 03/08 15:06
感謝推
Vinygli: 好像只有在這裡,才看得到這麼多兄弟姐妹的互動 03/08 15:59
我喜歡兄弟姊妹這種特殊的羈絆 相愛相殺之類的
alanalg: 看標題 至少還有晚上的感覺 幫老石QQ 03/08 19:58
漫長的意思就是沒得睡 所以晚上還有事是肯定的
alanalg: 貝拉動不動就要把水仙送人XD 03/08 20:02
對貝拉來說,丈夫是可拋棄式產物 水仙很在乎丈夫 所以貝拉就安慰她說丈夫隨便都能找到 這算是她的安慰法 雖然一點安慰效果都沒有
Rfaternal: 推推 老石的果敢真的令人驚嘆阿 他知道自己走在一條 03/08 21:34
Rfaternal: 前往死亡的路上 而他欣然地接受毀滅的結局 只希望內心 03/08 21:34
Rfaternal: 的痛楚得到些許的平靜 03/08 21:35
苦行僧型人物 畢竟他犯下自己無法原諒的錯
z101924512: "幸福"又是一道暗藏心機的誓言了XD 03/08 22:11
第三道不破誓其實是水仙對石內卜的仁慈 因為水仙知道綴歌的幸福中包含著石內卜 所以那句話的弦外之音其實是:照顧綴歌之餘,也請照顧好自己
JOJOw991052: 我覺得天狼星當時就該拿著吉他砸貝拉 03/09 22:18
JOJOw991052: 邊砸邊喊草他媽的臭貝拉 03/09 22:18
要不是貝拉手上有魔杖他就這麼做了 吉他攻擊只有梅林門生能做到有效傷害
JOJOw991052: 看著石內卜立完不破誓,哈利表示賺爛了 03/09 22:18
JOJOw991052: 綴歌幸福的未來到手了 03/09 22:18
岳母和老婆的教父聯手保護的幸福 穩到不知道怎麼失去 ※ 編輯: winter0923 (61.231.198.100 臺灣), 03/11/2022 17:16:52
iamhenyu: 老石真的苦命人 08/15 2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