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C_Chat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魔法石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37771639.A.935.html 密室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39711449.A.CC0.html 阿茲卡班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1413581.A.12E.html 火盃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3115459.A.233.html 鳳凰會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6239480.A.863.html 混血王子篇 第一章:石內卜漫長的一天(早上)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6441060.A.EFE.html 第二章:石內卜漫長的一天(午後)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6687248.A.677.html -------------------------------    第三章:石內卜漫長的一天(深夜)   水仙和貝拉走後,石內卜坐在沙發上,看著與水仙立下不破誓的右手,現在情況被他 自己弄得很複雜了,如果要保全綴歌的話,鄧不利多必須死,為了讓綴歌的靈魂保持純潔 完整,不能讓綴歌動手,所以他殺死鄧不利多是必然的,那動手之後呢?   鳳凰會無法待下去,他可以去食死人那邊,有殺死鄧不利多的功績,他有足夠的地位 能保護綴歌,但只要綴歌是食死人的一天,她就會有面臨需要殺人的風險,總有一天她會 走上和魯休思一樣無法回頭的路。   該怎麼在沒有鄧不利多的情況下,殺死黑魔王?   石內卜眉頭緊皺,他不是沒有想過,靠單挑的話,他有沒有辦法殺死對方的問題,機 率不是零,只是很渺茫,萬一沒成功,綴歌就危險了,他總是無法設計出長遠的計畫,他 需要有一個軍師,殺死鄧不利多也好,殺死黑魔王也好,他要一個能幫他出主意的人。   魯休思嗎?他自己都自身難保了,還有誰?石內卜苦惱的揉著太陽穴,能在鄧不利多 和黑魔王眼皮下施展計謀,還能不被發現的人,這個世界上到底有誰?   就在這時,就像在應驗石內卜的許願似的,一道火光閃過,佛客使出現在屋內,牠叼 著一張紙條,上面只寫了一個單字:「HELP」。   石內卜困惑的看著佛客使,這還是第一次鄧不利多給他這麼簡單明瞭的指令,他伸手 觸摸佛客使,手剛碰到羽毛的瞬間,佛客使就使用現影術,將石內卜現影到鄧不利多的辦 公室內。   「賽弗……勒斯……」鄧不利多裸著上半身,痛苦的坐在椅子上,左手壓著右手,右 手則像是被火燒過似的焦黑,而且焦黑的部分還在不斷往健康的地方蔓延,在桌上有一枚 被劈開的黑寶石戒指,剛特家的祖傳戒指,他滿頭大汗,手上的傷不斷傳來劇痛,讓他的 臉痛得慘白,鄧不利多的臉扭曲的呼喚石內卜,「救我……」   石內卜猶豫了一下,這真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他可以馬上完成和水仙的誓約,或許 黑魔王會不太高興,但他知道眼前有如此天賜良機,肯定也不會放過,對他來說,懲罰魯 休思本來就是其次,鄧不利多不死,黑魔王就無法安心睡覺。   「啊……」鄧不利多的右手不受控制的捲曲起來,石內卜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鄧不 利多居然也會發出這種慘叫。   石內卜走到鄧不利多面前,揮動魔杖,變出一條光繩綑綁住右手,阻止焦黑處繼續蔓 延,鄧不利多看起來好了一點,他深呼吸幾口之後,有氣無力地對石內卜說:「謝了,賽 弗勒斯……」   「這解決不了問題。」石內卜走到大釜前,熬製出金色的藥液,他將藥倒入高腳杯中 ,然後靠著鄧不利多的嘴唇把他把藥喝下。   鄧不利多眨了眨眼,原本面無血色的臉頰出現一絲紅潤,「真是神奇,我好多了。」   「迴光返照罷了。」石內卜拿起戒指,雖然只殘留一點痕跡,但還能感覺出上面的黑 魔法,跟湯姆的日記本相同的魔法,甚至比那還強,「你把這東西戴在手上?你在想什麼 ,你應該比任何人都清楚它有多危險才對,我晚來個幾分鐘,你就死定了,即使現在也沒 辦法治好你的傷口,只能阻止詛咒蔓延。」   「我必須坦承,我受不了誘惑……」回想在剛特老宅看到的幻想,當年他不珍惜而離 開她的家人,鄧不利多臉上露出苦笑,「看來我的腦子沒比十一歲的吉內芙拉好到哪裡, 一百多年的時間都白活了。」   「金妮……」石內卜反射性的糾正鄧不利多,說完後他才發現自己說了不該說的話, 摸著嘴唇,小心翼翼地觀察鄧不利多的反應。   鄧不利多不知道聽沒聽到石內卜的話,他像在欣賞寶物似的看著焦黑的右手,「我還 有多少時間?」   「最多一年。」對石內卜來說,問題變得簡單了,一年內,輔佐鄧不利多解決掉黑魔 王,不破誓的問題和綴歌的問題都能迎刃而解。   「賽弗勒斯啊。」鄧不利多用憐憫的眼神看著石內卜,「該說謝天謝地你沒有在湯姆 那邊嗎?你現在的思緒混亂到連我都能破解你的心房了。」   石內卜驚訝的看著鄧不利多,他收拾好情緒,重新將心門上鎖。   「很遺憾,一年內解決湯姆應該是不可能的,現在他元氣大傷,再補充足夠的人力之 前不會輕舉妄動,要不然暗殺我的工作也不會交給綴歌來做了。」鄧不利多的語氣有些懊 悔,早知如此他可能去年就不會把食死人的主力釣出來了,天狼星不會死,魯休思不會失 勢,綴歌也會乖乖待在學校,問題就好處理多了。   「你認為我該怎麼辦?」石內卜的語氣低下的像是回到霍格華茲當鄧不利多的學生。   石內卜的問題讓鄧不利多發笑了,「賽弗勒斯啊,這是需要猶豫的問題嗎?當然是讓 她來殺我啊?風中殘燭的老人和正值青春的孩子,誰的命比較有價值還需要考慮嗎?」   「問題是讓她殺你!」石內卜忍不住對鄧不利多咆哮了,他不懂為什麼為什麼這些人 會覺得強迫一個孩子殺人是一件無傷大雅的事情。   顯然他的咆哮發揮作用,鄧不利多猶豫的摸著鬍子,「好吧,由你來殺我,但綴歌的 計畫,她應該有一套計畫,你需要協助她完成,讓她在我完全不知情的情況下打敗我,然 後由你完成最後一擊,一切都跟湯姆計畫的一樣,真不錯,我認識他將近六十年的時間, 第一次我們兩個有同樣的願望。」   棋手一旦離開位子,棋盤上發生的一切都不再受他控制,他需要在這一年的時間內, 把所有布局都安排好,讓湯姆不管怎麼走,都會進入他安排好的死局中。   但石內卜跟不上鄧不利多的思路,他張大眼睛,不敢相信自己聽了什麼鬼話,「讓綴 歌順利的執行計畫,然後讓她打敗你,最後由我了結掉你?」   鄧不利多對石內卜伸出左手拇指,石內卜很想把他拇指折了,「很簡單吧?」   「如果你只是想死,何必如此麻煩呢?」石內卜舉起桌上的葛來分多長劍對著鄧不利 多,「我現在就可以解決掉你,需要留點時間讓你想墓誌銘嗎?」   「凡事都需要備案……」鄧不利多才剛說完,滿眼怒火的石內卜就一劍刺在鄧不利多 身上,石內卜沒有瞄準要害,鄧不利多輕易閃開那一劍,「你誤會我的意思了,那是墓誌 銘沒錯,但不需要現在就動手,我還有很多待辦事項沒解決。」   石內卜將寶劍放下,他疲倦的摀著臉,用他這一生最厭惡的眼神看著鄧不利多,不知 道是時間沖淡了仇恨還是鄧不利多真的這麼可惡,他現在居然覺得詹姆.波特還是可以接 受的人。   「鄧不利多,你到底想暗算綴歌什麼?」   「說暗算太過激進了,我只是為她安排了一些恰當的時機罷了,真正做出選擇的,仍 然是那兩個孩子。」如果一切順利,不只是分靈體,鄧不利多甚至能預見佛地魔敗亡的畫 面,畫面太美好,連作夢都不敢夢到的事情,居然有實感的出現在腦海中。   石內卜瞪著鄧不利多,在鄧不利多的安排下,他的眼睛因為睡眠不足而充滿血絲,他 的外表因為操勞和壓力,比同齡人大上許多。   「相信我,賽弗勒斯,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綴歌的幸福,道路雖然曲折,但她會 得到美好的結局,這一路上所有的犧牲,都是為這個目的安排的。」鄧不利多沒說出口的 是,這同時也代表著石內卜的幸福,那個口是心非的魔藥大師大概不會承認,綴歌的幸福 等於他的幸福。   「那我呢?」石內卜問了讓鄧不利多很意外的問題,「殺了你,那我會怎麼樣?」   鄧不利多的眼睛因為驚訝而張大,他的內心就像父親看到孩子第一次說話般興奮,他 壓抑住內心的情緒,故作鎮定地分析:「你會被鳳凰會當成叛徒,成為食死人的二把手, 得到僅次於湯姆的權力,這讓你在那裡面更容易保護好綴歌,當然這是短期內,長期來說 ,你會失去最後一絲活在光明的機會,我會是這個世界上唯一一個知道你心懷正義的人, 綴歌會感激你,哈利或許會體諒你,但除此之外的世界上多數人,不管他們是哪邊的,都 會對你恨之入骨吧。」   聽到自己的下場,石內卜臉上露出冷笑,但隨後他收起笑容,眼神中閃過一絲哀傷的 撇開視線,那短暫的情感就像在為他自己默哀。   「你可以拒絕,放棄魯休思,讓他去死,也許水仙會陪葬,但我能確保你和綴歌平安 地離開英國。」鄧不利多拋出一把誘餌。   石內卜堅定地回答:「我不是懦夫,更何況這解決不了問題。」   根本不用水仙的不破誓,石內卜就把綴歌的幸福放在第一位,而綴歌的幸福是她和她 的家人平安的一起生活,捨棄家人流亡從一開始就不再選項內。   此時的石內卜壓根沒注意到,鄧不利多的眼神中閃過一絲竊喜。   完美的人選,不管是他走了之後,在食死人手中保護學生的接班人,還是知道分靈體 的秘密,並分擔哈利消滅分靈體責任,眼前的人都符合鄧不利多的標準。   失去莉莉之後一心求死的石內卜不符合,無法珍惜自己性命的人,不可能真心保護他 人的性命。將綴歌放在自己生命之上的石內卜也不符合,綴歌重於自己當然也重於一切, 當綴歌和其他人的利益衝突時,他會犧牲旁人。   但現在的石內卜,除了綴歌之外也會在乎自己的人生,但即便在乎,因為綴歌的存在 ,使他不得不犧牲自我,三方完美的互相牽制,形成微妙的平衡,讓眼前這個世界觀只有 少數人的孩子,成長為願意接納旁人的完整的人。   由衷感謝,金妮.衛斯理,她的創傷治療達到遠超過鄧不利多想要成果。   「賽弗勒斯,你合格了,我現在要把打敗佛地魔的方法完整的告訴你,這是目前只有 我知道的秘密,只要成功了,湯姆必死無疑。」鄧不利多雙手搭著石內卜,眼神熱切的彷 彿石內卜是他親生兒子,「在我死後,重責大任就要交給你了。」   「蛤?」石內卜看著鄧不利多,不知何時,他的眼神像是要吞掉獵物的蛇般銳利。   坐在櫃子上,居高臨下的看著單純的石內卜被陰險的鄧不利多拐去擔任鄧不利多本人 的『備案』的分類帽,忍不住在心裡嘀咕:「我是不是分院太早了?」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61.231.198.100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6990282.A.73B.html
Rfaternal: 推推 這樣的老鄧真的很有意思 每一分表露的情緒都是他 03/11 22:13
Rfaternal: 的計算跟試探 03/11 22:14
深謀遠慮的老狐狸 要是有這樣的感覺就好了
Rfaternal: 一切的打算都是為了達成目標 為此可以犧牲一切能犧牲的 03/11 22:14
某種意義上來說 他有底線和良知是他沒黑化的原因 不然他太不擇手段了
alanalg: 老鄧又計畫通了 再次幫老石QQ 03/11 22:59
連老鄧死了都無法解脫的模範勞工
alanalg: 然後金妮助攻王 希望能有HE 03/11 22:59
但願如此
Vinygli: 老鄧有夠黑的,這下連物理意義上都黑了吧(x 03/11 23:26
終於露出真面目了(右手
Vinygli: 是,分類帽,你分院太早了,誰給你這樣的勇氣亂分的? 03/11 23:26
Vinygli: 獅祖?還是梁靜茹?(x 03/11 23:27
畢竟是高椎克的帽子 和葛來分多一樣蟒也滿正常的(X
z101924512: 分類帽XDD 整天待在校長室內看透太多事了XD 03/12 12:09
看破紅塵 又一個倒楣鬼 ※ 編輯: winter0923 (61.231.198.100 臺灣), 03/13/2022 19:21:23 ※ 編輯: winter0923 (61.231.199.167 臺灣), 03/28/2022 12:07: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