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C_Chat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魔法石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37771639.A.935.html 密室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39711449.A.CC0.html 阿茲卡班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1413581.A.12E.html 火盃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3115459.A.233.html 鳳凰會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6239480.A.863.html 混血王子篇 第一章:石內卜漫長的一天(早上)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6441060.A.EFE.html 第二章:石內卜漫長的一天(午後)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6687248.A.677.html 第三章:石內卜漫長的一天(深夜)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6990282.A.73B.html 第四章:重出江湖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7170647.A.A35.html 第五章:斜角巷的一天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7394409.A.816.html 第六章:史拉轟俱樂部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7655898.A.029.html 第七章:混血王子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7788618.A.A3F.html 第八章:妙麗的戀心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7882782.A.F4A.html 第九章:綴歌拯救計畫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8129407.A.3BE.html 第十章:綴歌的處境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8394573.A.248.html ------------------------------- 前言:我終於把艾爾登打完了,短期內應該不想碰了 -------------------------------   第十一章:史拉式聖誕節   高爾坐在潘西的床邊,擔心的看著床上的少女,他的手緊握著對方,嬌弱的手掌感覺 就像易碎物一樣,他從小就很不能應付眼前的少女,明明弱小的輕輕一碰就會受傷,卻絲 毫沒有怯弱的衝撞她身邊以她為敵的人。   高爾以前都沒有想過,潘西是很需要被保護的人,直到她被石化後,他才注意到身邊 這麼一個像雛鳥的女人,他曾經對著躺在病床上的她發誓再也不會讓她受傷,但現在他卻 違約了,如果他和平常一樣跟在潘西身邊,潘西肯定不會發生這種事。   「你最近到底在幹嘛?」潘西張開眼睛,語氣虛弱地問著身邊的壯漢。   高爾沉默不語,他本來就不擅長說謊,綴歌也為此提醒過他,遇到任何無法回答的問 題,保持沉默就好了,綴歌自己會做情報管理,以防高爾洩漏她的機密。   「我覺得你好像在做什麼很危險的事情。」比起自己,病床上的少女更擔心身邊的壯 漢,她煩惱的摀著臉,「自己小心點,我可不想再和一年級的時候一樣照顧你好幾個月… …」   潘西忍不住埋怨著。   高爾一年級會被山怪打破頭,是因為綴歌要他在走廊上站崗,雖然綴歌是她的朋友, 她無條件的支持綴歌,但這是建立在高爾不會受到傷害的前提上,她開始有些厭惡跟哈利 建立感情後就把他們冷落在一旁,當有需要的時候就當工具拿回去的公主了。   高爾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女朋友,他想保護潘西,但也想完成綴歌給他的任務,保護潘 西是葛果裡的願望,幫助綴歌是高爾的使命,他一個人沒辦法顧及這兩種身分。   口袋裡的銀幣在發燙,高爾壓著銀幣,想要忽略它的變化,但他的舉動卻瞞不了潘西 ,少女無奈的苦笑,「去吧,我沒事的。」   高爾面帶歉意的起身,拿起銀幣,上面只寫著「出來」。   高爾順從指令,走出醫院廂房,綴歌就在門外,牆面的陰影剛好遮住她的臉,看不見 她的表情,這讓她看起來顯得冷酷無情,這就是綴歌想要的效果。   「銀幣還給我吧,你用不到了。」   高爾看著他們聯絡的銀西可,不甘心的問:「我做錯什麼了嗎?」   「沒有。」綴歌的語氣有些顫抖,但她很快就恢復冷漠的聲調,「你的心動搖了,我 不需要會分心的部下,你專心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就好。」   「我想幫妳,綴歌。」高爾不放棄的說,打從接下任務的開始,綴歌身邊就沒有人支 持,她的個性也不會去找其他人幫忙,如果這個時候他退出了,綴歌就會孤立無援,即便 只是站崗和把風,他也想留在綴歌身邊幫她。   她從以前就是很怕寂寞的人,高爾不想看她自己走在孤獨的道路上,彷彿是在懲罰自 己。   「你幫不上忙。」綴歌冷酷的說,這是事實,但不全然是事實,光是陪在她身邊,對 綴歌來說就是最大的幫助,但她不想為了解悶這種原因,把高爾從潘西身邊搶走,還讓高 爾身受險境,不論成功與否,罪責只需要落在她一個人身上,這才是能最少傷害的達成任 務。   高爾將銀幣擲向綴歌,綴歌很有默契地伸手接住。   「不要太勉強自己了,需要幫忙的時候,妳知道妳能找我們商量吧?」高爾的語氣哽 咽的看著綴歌,再一次,他無能為力的中途退出了。   見綴歌沒有反應,高爾回到醫院廂房繼續照顧潘西。   高爾離開後,綴歌才離開陰影,人偶般沒有情緒的臉上有兩條淚痕,她無視臉上的異 狀,甚至根本沒有察覺到自己有哭過,綴歌看著可以互相通訊的銀西可,她需要一個更安 全,出事也不會波及到其他人的棋子。 -------------------------------   潘西的意外震驚了霍格華茲,不少人連想到幾年前的密室事件,但有更多的人想到食 死人的勢力範圍如此接近霍格華茲,是否會有更多的恐怖攻擊,葛來分多和雷文克勞的雙 胞胎姊妹因此被接走,也有不少人選擇休學。   在石內卜的治療下,潘西沒有大礙,身體只有一小部分接觸到詛咒項鍊是不幸中的大 幸,但潘西清醒後,只說自己去了三根掃帚的廁所就失去意識了,到底是誰,又在哪裡, 想要對誰詛咒成為未解之謎。   深夜,石內卜在鄧不利多的辦公室內,他現在幾乎每天晚上都在這裡照顧鄧不利多的 傷勢,即使魔藥學教授的工作轉移給史拉轟,他也沒有多輕鬆。   「是她做的嗎?」鄧不利多好奇的問。   「應該不是。」石內卜不是很肯定,自從他將綴歌交給黑魔王後,綴歌就沒跟他說任 何一句話了,甚至沒跟任何人有任務以外的交集,她似乎想把自己和這個世界的連結切斷 ,免得傷及無辜,但石內卜認為綴歌再怎麼心急,也不會挑潘西下手。   如果無法保護身邊的人,那她所做的犧牲就沒有意義了。   「看來是警告。」鄧不利多準確地看出幕後黑手的企圖,他覺得自己現在好像開了心 靈之眼,能夠靠直覺精確地找出真相,這就是快死的人的好處嗎?鄧不利多開始捨不得死 了,「警告那個孩子,動作不快一點,還會有其他人受害。」   「你就沒有辦法在一年內把他解決掉嗎?」石內卜不耐煩的抱怨,這明明是最快能解 決問題的路,但在魔法部大戰後,在食死人的陣營受到重創,無法做任何行動的時候,鄧 不利多卻沒有乘勝追擊,反而躲在霍格華茲,整天不知道在和波特忙什麼。   鄧不利多用憐憫的眼神看著石內卜,教女身陷敵營看來讓他的判斷力都下降了,他忍 著笑意,這時候笑出來石內卜肯定會打斷自己鼻樑,「我的賽弗勒斯啊,你什麼時候變得 這麼天真……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樂觀了?我已經把湯姆.瑞斗的祕密告訴你了,你覺得連 數量和外觀都不知道的分靈體,能在一年內消滅掉嗎?」   鄧不利多的回答,讓石內卜無話可說。   「我是有極限的人,賽弗勒斯,你應該比任何人都清楚,外面那些人將希望放在我身 上,不過是希望減輕自己挺身而戰的責任,但你不一樣,你比任何人都清楚,我是凡人, 是會犯錯,會看錯人,會失算的凡人。」   原本現在應該負責獵殺食死人的那個人,就在自己的失算下犧牲了。   「如果你打算讓這場戰爭變成長期戰,那你要不要考慮我的方案。」石內卜從他黑色 的長袍下拿出一個玻璃小瓶子。   鄧不利多好奇的接過瓶子,透著月光看裡面的液體,無色無味,魔法界裡面,越是不 起眼的東西,威力就越可怕,鄧不利多好奇的看著石內卜,「毒藥?」   「假死藥,實驗過了,喝下去之後肉體會陷入死亡狀態,沒有任何生命跡象,魔法也 檢驗不出來,只要七天之內服用解藥就能在沒後遺症的情況下清醒過來。」   「賽弗勒斯,要是巫師也能得諾貝爾獎該有多好。」鄧不利多讚嘆的晃著瓶子,然後 把魔藥還給石內卜,石內卜一頭霧水的接過魔藥。   「你不打算用?」石內卜責難的看著鄧不利多。   「這對綴歌很抱歉,但還是留給有需要的人吧,這東西給幾個月就會死的老頭太浪費 了,再說……」鄧不利多語重心長的看著石內卜,「我不能讓我最重要的部下冒險對佛地 魔說謊,謊言是有額度的,你太多事情瞞著他,鎖心術也會有撐不下去的一天,這點你比 任何人都清楚吧,鎖心術大師。」   「那你還讓我當臥底?」石內卜埋怨的問。   「我不是只讓你對他撒一個謊嗎?」鄧不利多還是忍不住笑出來了,他的微笑在半月 形的鏡面之下顯得格外陰森,「你真正效忠的對象,你只需要撒這個謊就夠了。」 -------------------------------   時間逼近聖誕節,潘西順利的出院,高大顯眼的高爾再度出現在潘西身邊,不用他本 人轉述,哈利也知道高爾被踢出來了,他很擔心綴歌的狀況,但綴歌卻陷入長時間的缺課 ,課堂上見不到綴歌,用劫盜地圖也很難掌握她的位置,哈利知道綴歌現在應該是在萬應 室裡趕工,不管她想做什麼,她都很著急的想盡快完成。   哈利和當初火車上一起用餐的人參加了史拉俱樂部的聖誕晚會,哈利原本期待會在這 裡看到綴歌,但顯然她的情況沒有悠閒到能參加晚會。   「所以,有沒有可能潘西受傷是她造成的?」晚會上,妙麗用了王子發明的嗡嗡鳴咒 ,確保他們的對話不會被人偷聽,然後在角落和哈利一起討論最近綴歌的消息。   「不可能。」哈利非常肯定,不管綴歌的任務是什麼,她都不會讓潘西或月桂她們遇 到危險,根據鄧不利多的說法,那條項鍊只要接觸的面積大一點就會死了。   「那她為什麼要踢掉高爾?是發現你用吐真劑嗎?」妙麗說話的同時,看著被史拉轟 介紹,被一群女孩子包圍的榮恩,看來預言家日報杯巫師棋冠軍,葛來分多魁地奇副隊長 這些頭銜,讓他受歡迎不少。   妙麗用無聲咒將榮恩的舌頭黏在上顎,原本還在吹噓自己的榮恩突然說不出話,尷尬 的看著他的粉絲,這當然也是王子的魔法,妙麗雖然覺得發明那些惡作劇魔的王子咒顯得 很狡猾,但實在太好用了。   「應該不是,綴歌顯然考慮過有人會對高爾下藥,所以重要的事情都不跟他說。」無 法說話的榮恩很快就沒人對他感興趣了,他無辜的走到哈利和妙麗附近,妙麗立刻神不知 鬼不覺的解開榮恩的咒語。   「說出來你們可能不信,我剛剛舌頭說不出話來。」榮恩喝了一口香檳,懷疑的舔著 舌頭,「該不會酒裡面有加什麼料吧?」   「是黑黴氣吧,我感覺到這邊充滿了那種東西。」戴著奇怪眼鏡的露娜湊了過來,他 是羅夫帶過來的,身上還穿著極其詭異,但很有她個人特色的晚禮服。   從露娜會跑過來來看,嗡嗡鳴咒應該有距離限制或音量限制,妙麗埋怨的瞪著破壞他 們悄悄話空間的榮恩,榮恩一臉無辜的摸著鼻子,他以為妙麗生氣的原因是他剛才的舉動 ,連忙解釋,「我可沒有享受被粉絲包圍的情況喔,我很努力在趕走他們。」   「呵呵,是啊。」妙麗冷笑兩聲之後,丟下榮恩,跑去一旁吃東西。   榮恩連忙跟在妙麗身後,努力的和妙麗道歉,妙麗雖然臉上還在生氣,但看榮恩努力 討好自己的樣子,還是忍不住露出笑容。   哈利羨慕的看著他們互動的模樣,如果綴歌沒有成為食死人,現在應該會和自己一起 在這裡享受聖誕晚會吧,也許他們還會錯過很多事情,也許這輩子就這麼錯過了,哈利不 想這樣,所以他需要阻止綴歌。   用盡一切手段。 -------------------------------   晚會的另外一邊,石內卜無聊的對著天花板發呆,他陷入了人生重要思考,我是誰, 我在哪,我在這裡幹什麼?   聖誕節從不工作,也不社交,這是石內卜的重要原則,但偏偏邀請他的是史拉轟,學 生時代幫自己研究魔藥多次,自己完成假死藥也幫上忙的史拉轟,也許在這裡可以見到綴 歌,和她聊聊,石內卜抱這個份期待來晚會,才發現綴歌根本沒來。   乾脆下次罰她勞動服務好了,他不懂為什麼綴歌連自己都要躲。   「不習慣晚會的氣氛嗎?」石內卜沒好氣地看著與自己搭話的人,金妮似乎喝了不少 酒,滿臉通紅的坐在石內卜身旁,她身上還穿著石內卜前年送她的晚禮服。   「妳很習慣?」石內卜驚訝的問,在他的印象中,金妮可不是善於交際的女王,不知 道是受到誰的影響,她更像會躲在地下室研究自己感興趣的東西的科學家。   「不習慣。」金妮的視線飄向哈利,她原本期待晚會能和哈利發生什麼火花,結果哈 利一看綴歌沒來,整個人的心就不在這裡了,金妮跟他搭話都不理自己,加上她身邊總是 有一堆想和自己搭訕的蒼蠅,越想越氣之下,她一口氣灌了半個香檳塔的酒。   兩人沒在說話,反正心思也不在晚會上了,加上雙方都是比起聒噪的聊天,更喜歡安 靜無聲的環境,坐著,什麼也不做,享受著短暫的寧靜。   「嗯──」過了一會,金妮靠著石內卜,痛苦的壓著太陽穴。   酒精開始發揮作用了,到底是怎麼樣的人會讓一個十五歲的孩子喝酒啊……不過石內 卜自己去年好像做過一樣的事情,所以他不深究了,他從長袍裡拿出解酒藥,套在一杯水 裡,並將水遞給金妮。   喝下藥後的金妮精神恢復不少,石內卜忍不住問了自己想問很久的問題,「妳普等巫 測準備的如何?」   「不要在這種時候這麼掃興的提考試的事情好嗎?」金妮沒有禮貌的回嘴,平常會要 求學生尊重自己教授身分的石內卜,卻沒有指證金妮的態度,金妮繼續押著頭,痛苦的說 :「頭好痛,想到普等巫測的事情我就頭痛起來了。」   「哪一科?」石內卜懷疑的問。   「黑魔法防禦術。」金妮像在找碴似的說,隨後補充道,「我去年上過一個老師的課 ,那個老師黑魔法防禦術真的教得好好喔,真希望我正式的教授能和他一樣,帥氣又溫柔 體貼。」   「金妮.衛斯理,妳是不是很想被扣分?」她要不要乾脆點名哈利波特算了,石內卜 並不介意讓哈利當助教,反正他能趁示範的時候好好教訓對方,但哈利已經先被史拉轟搶 走了,為了不讓學生過度勞累,一個學生只能擔任一個教授的助教……顯然霍格華茲只有 學生有免過勞待遇。   「今天可是聖誕節耶。」金妮抱怨的說,然後她像是想到什麼似的對石內卜伸出手, 「我有聖誕禮物嗎?石內卜教授。」   石內卜倒抽一口氣的看著眼前無禮的學生,她到底把自己當成什麼了,她的養父嗎? 那她生父死去哪了嗎?心裡罵歸罵,石內卜還是乖乖拿出準備好的,用白色盒子和絲帶包 裝的禮物盒交給金妮。   金妮原本只是嘴巴上說說,真的收到禮物她反而嚇了一跳,「給我的?」   「不要我收回來了。」   「我要!」在石內卜反悔之前,金妮馬上收下禮物,在用眼神得到許可後,金妮將禮 物盒拆開,裡面是一雙白色的絲質手套。   「妖精做的,耐用、防毒,妳打魁地奇、上魔藥學或藥草學的時候都可以用。」石內 卜說話的同時,眼睛落在金妮手上滿是舊傷的雙手,綴歌很寶貝自己的手,不會做讓手受 傷的事情,金妮卻恰好相反,性格上比較衝動的她,很常弄傷雙手。   金妮看著為她精心挑選的禮物,感激的將禮物抱在懷中,紅著臉,不知道該怎麼面對 石內卜的問:「我需要做什麼回禮嗎?」   「上課的時候給我乖一點!」   金妮是一個會在黑魔法防禦術的練習中,對練習的對象施展惡咒,在石內卜質問她為 什麼這麼做的時候,還能理直氣壯的說「攻擊就是最好的防禦」的學生。 ------------------------------- 備註: 被石內卜帶過來晚會的平斯,在人群中默默觀察著她無法相認的兒子,她還沒放棄對傷害 她愛書的不孝子報仇。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220.129.219.76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8663406.A.553.html
Vinygli: 金妮翅膀硬了XD 03/31 07:38
開了無敵星星 開始囂張的學生
sai007788: 推 03/31 07:41
感謝推
iamcrazyforu: 放假的時候,被拖去社交場合真的比去工作還令人生無 03/31 19:29
iamcrazyforu: 可戀。 03/31 19:29
像我這種與社交無緣的人 完全無法想像這種煩惱
alanalg: 原來老鄧有內建底力 HP越少數值越高 03/31 21:41
就是快死了所以眼睛越來越接近冥界了 跟能看見死兆星差不多意思
alanalg: 妙麗呵呵 榮恩哭哭 03/31 21:45
這已經算是他們的情趣了 四年級被綁在聖誕樹的那天 榮恩心裡某個開關被打開了
alanalg: 老石竟然隨身帶著金妮的聖誕禮物XD 我覺得事情不單純 03/31 21:48
懷裡還有一份綴歌的
alanalg: 老母在你後面 她很生氣 事情很嚴重 03/31 21:49
不能得罪平斯 很恐怖的
Rfaternal: 推推 老石是不是對金妮太好了 真是太不可思議了ww 03/31 21:54
金妮是世界上唯二讓老石覺得自己有存在價值的人
z101924512: 老石是想讓老鄧先假死延緩詛咒吧,但既然老鄧拒絕了 03/31 22:52
z101924512: 那麼那瓶藥,會給誰喝下呢XD 03/31 22:52
假死要可以延緩詛咒 因為肉體是死亡狀態 但喝下解藥之後詛咒還是會倒數 所以是一樣的 至於會給誰喝 那就要看誰有點該死 卻又不這麼該死了
z101924512: 出事也不會波及人的棋子...多比? 03/31 22:53
多比算是綴歌想要保護的人 她不會把多比當成棋子的
NotBe21: 是要假死讓佛地魔以為任務完成了吧? 04/01 13:38
沒錯 不過老鄧覺得騙不過 而且就算騙過了 老鄧還是活不過今年 還不如讓他的死發揮最大效益 -------------------------------- 今天不會更新 ※ 編輯: winter0923 (220.129.219.76 臺灣), 04/01/2022 23:1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