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C_Chat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魔法石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37771639.A.935.html 密室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39711449.A.CC0.html 阿茲卡班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1413581.A.12E.html 火盃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3115459.A.233.html 鳳凰會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6239480.A.863.html 混血王子篇 第一章:石內卜漫長的一天(早上)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6441060.A.EFE.html 第二章:石內卜漫長的一天(午後)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6687248.A.677.html 第三章:石內卜漫長的一天(深夜)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6990282.A.73B.html 第四章:重出江湖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7170647.A.A35.html 第五章:斜角巷的一天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7394409.A.816.html 第六章:史拉轟俱樂部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7655898.A.029.html 第七章:混血王子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7788618.A.A3F.html 第八章:妙麗的戀心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7882782.A.F4A.html 第九章:綴歌拯救計畫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8129407.A.3BE.html 第十章:綴歌的處境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8394573.A.248.html 第十一章:史拉式聖誕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8663406.A.553.html 第十二章:路平的聖誕禮物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9081638.A.788.html 第十三章:佛地魔的誕生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9182153.A.317.html 第十四章:史拉蜂蜜酒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9358383.A.A8B.html -------------------------------   第十五章:勢不兩立   哈利被鄧不利多叫去看了佛地魔和平斯的記憶,當然,是佛地魔提到的分靈體的部分 ,鄧不利多不希望哈利對佛地魔有過多的同情心,也不希望哈利注意到另外一個潛在的黑 魔王,看完之後,兩人作了總結。   「他想將靈魂切割成七塊,也就是說製造六個分靈體,只要分靈體沒有全部消滅,他 的肉身不管被破壞幾次,主靈魂永遠都能活在這個世界上,他確實達到不朽的境界,至少 比任何人都接近不朽。」   「所以你才一直不對他出手嗎?不把分靈體破壞掉,就算毀了肉身也沒有意義,鄧不 利多教授你這個意思吧?」哈利終於理解鄧不利多放生食死人的原因了,這讓他或多或少 對鄧不利多的無動於衷釋懷了些。   「是的,這段時間我不在學校,除了蒐集他的記憶之外,就是在打聽分靈體的下落, 你也看到年輕的湯姆瑞斗的個性了,喜歡蒐集戰利品,他可以用毫不起眼的東西去保存他 的靈魂,但他肯定不會這麼做。」   「那本日記。」哈利回想記憶中湯姆拿著的日記,「難道是那本?」   「是的。」鄧不利多拿出能開啟密室的日記本,「上面的靈魂已經被破壞殆盡了,佛 地魔肯定沒告訴魯休思這本日記對他來說有多重要,要不然魯休思不可能放開日記本,他 對部下的輕視使他的靈魂毫無意義的被毀了,不過他靈魂切得夠多,想必不會在乎這點損 失。」   「還有五個……」   「哈利,是四個。」鄧不利多得意地伸出四根手指,同時秀出他手上那塊黑寶石戒指 ,「薩拉扎史萊哲林的寶石戒指,被他寄存出一部份的靈魂了,已經徹底被我毀了,不過 我也付出代價,要是沒有賽弗勒斯,現在的我大概死定了。」   哈利看著那枚戒指,想起記憶中和佛地魔有如戀人般互動的女孩,「那個女的,跟佛 地魔很親密的那個女人,她原本是保管這枚戒指的吧,她人呢?」   提到愛琳,鄧不利多的臉色沉了下來,哈利感覺到這不是適合討論的話題,但鄧不利 多還是回答了:「她死了,發現佛地魔只是利用她保護分靈體後,丟下分靈體離開佛地魔 ,但最後還是逃不過佛地魔的魔掌死了。」   他當初收容愛琳的時候,提到的劇本正是如此。   「他們明明感覺如此親密,鄧不利多教授也說過,如果他的成長過程有愛的話,他或 許不會走上這條路不是嗎?那為什麼……」為什麼佛地魔卻捨棄她,獨自一人成為魔王了 呢?哈利在心中問著這個問題。   哈利內心的湯姆,也在思考這個問題,他們和佛地魔,為何會有如此大的差異,三個 靈魂都是在沒有愛的環境下成長,卻讓三個靈魂走到不同的道路,湯姆不明白自己為何會 變,但他是知道哈利為什麼沒有走上佛地魔的路的。   在得到力量之前,哈利先感受到別人的溫柔。   雖然他的自尊沒讓他接受那份溫柔,但那個為他指進魔法世界的道路的女孩,卻永遠 記在哈利的心中,跟佛地魔那種只為了互相利用而形成的交往不同,哈利與他的朋友們的 友誼,是靠著在乎對方,保護對方,同時也被對方在乎和保護建立起來的。   即便現在分隔兩營,但湯姆相信他們最後還是會聚在一起,猶如天上的群星,即便相 隔數萬光年之遠,祂們的光還是會落在這塊土地上,指引著巫師。   「我不知道。」鄧不利多遺憾的說,他不知道愛琳為什麼要這麼做,也不知道如果愛 琳不這麼做,從未與人真心交心的湯姆,是否能走在正道上,「這或許成為永遠無法解開 的謎團了。」   「是嗎。」哈利也覺得遺憾,他如果能更理解他的敵人就好了。   然後校長室內陷入沉默,鄧不利多看了一眼哈利,感覺哈利好像少說了點什麼,但身 為一個道德上應該要保護學生的老師,鄧不利多又不可能主動邀請哈利去做這麼危險的事 情,事到如今,鄧不利多只能吃著檸檬雪寶,走一步算一步。   看校長不說話,哈利決定打破沉默,他提出一個很大膽的提議:「當教授你找到另一 個分靈體的時候,我能一起幫忙嗎?」   聽到哈利的要求,鄧不利多欣慰的笑了,陪他聊了一個晚上,就為了等他這句話,「 當然沒有問題,我想這對你來說也是非常重要的經驗。」   「謝謝。」哈利很意外,鄧不利多居然會允許他同行,他以為過去一直把他保護得像 嬰兒般的鄧不利多一定會用太危險之類的理由拒絕他。   「好了,你該上床睡覺了,明天早上的黑魔法防禦術如果又遲到,史萊哲林就沒分數 能扣了。」鄧不利多同情的看著寶石沙漏,史萊哲林的沙漏少到幾乎看不見。   「晚安,教授。」哈利趕緊離開校長室,留下鄧不利多一人。   鄧不利多看著焦黑的右手,思緒飄到不久之前的聖誕節,最後一次的聖誕節。   他去豬頭酒吧喝了一杯,那裡的老酒保脾氣還是一樣的差,看到鄧不利多之後脾氣又 更差了,鄧不利多幾乎把豬頭酒吧裡面所有能點的菜全都點了一遍,偏偏他不是豪氣的說 菜單上的全部都來一份,而是一樣一樣的點,然後點完之後過幾分鐘才叫老酒保去他的包 廂加點。   雖然豬頭酒吧只有牛鬼蛇神會去光顧,但在聖誕節還是頗為忙碌的時候,鄧不利多幾 乎是找碴的行為,讓老酒保差點又一次打斷他的鼻梁。   更讓人火大的是,鄧不利多點了幾乎把包廂塞滿的菜,食物多到能開聖誕派對,酒滿 到能到在浴缸洗澡,卻一道也沒吃,一杯也沒喝,要是不知內情的人,八九成會覺得鄧不 利多和老酒保槓上了。   但,出乎所有顧客意料之外的,老酒保沒有對鄧不利多發脾氣,他連看都沒看鄧不利 多一眼,彷彿鄧不利多穿著隱形斗篷似的。   鄧不利多幾乎每年平安夜都會來這喝酒,每年都會這樣找老酒保的碴。   但老酒保也都從來沒有因此對鄧不利多抱怨過一句,或說過一句話。   鄧不利多其實是去道歉的,為了亞蕊安娜,為了過去自私的自己。   今年是最後一次的機會,如果能得到對方的原諒,他願意當場跪下來舔他的鞋子,但 他卻開不了口,一句最簡單的對不起,從他嘴裡說出來,又變成找老酒保碴的點餐,葛來 分多個屁,鄧不利多覺得自己一定是被分配錯學院了。   時間進入深夜,但鄧不利多卻一點都不想睡,反正再過幾個月,他就可以永遠的休息 了,他拿出信紙,寫好一封信後,用魔法封印起來,並交給佛客使,「你知道什麼時候要 交給他吧?我只能拜託你了。」   佛客使不滿的啼叫一聲來抗議,但還是把鄧不利多的信收在鳥籠裡。 -------------------------------   六年級生可以開始學習現影術,在榮恩的邀請下,哈利勉為其難地去上課了,實際上 他不用特地學,二年級被湯姆附身的時候,有從湯姆那裡學到相關的知識,在魔法部的時 候雖然哈利記得不清,但他還記得他有使用過現影術。   但或許能看到綴歌,哈利現在所有的思路,都是以能見到綴歌為前提的了。   綴歌現在課越上越少,幾乎缺課到無法順利升級的程度,和她同寢室的潘西也說幾乎 沒見到綴歌回房間睡覺過,哈利甚至去魁地奇碰過運氣,但在月桂說綴歌正式退隊之後就 馬上跑了,完全無視月桂的哀求。   他甚至跑去問石內卜,結果害他被罰抄寫違規紀錄直到學期結束。   哈利充滿期待的來到被布置成現影術教室的餐廳,但一如過去哈利所有的嘗試一樣, 在這沒有看到綴歌的身影。   哈利的心思飄去遠方,壓根沒心情在這裡練習現影術,目的地、決心、謹慎,全面落 敗。   而那個哈利想要現影到她身邊,卻無法成功的人,確認萬應室外面沒有人後,安心的 走出萬應室,綴歌的頭髮毛燥的亂翹,看起來已經許久沒有打理了,兩眼下濃厚的黑眼圈 ,不知道幾天沒有睡過,身上傳來的異味也證明她好幾天沒有洗澡。   換作是任何人,看到現在她狼狽的模樣,都不會和高貴的馬份家的公主聯想起來。   綴歌顯然也是擔心這點,所以離開的時候特地用了幻滅咒,不讓任何人注意到她。   她走到麥朵的洗手間,這裡雖然修好了,但因為鬧鬼的關係,願意來用的人非常少, 她可以安心的在這裡整理儀容,不用擔心被人看到。   洗好臉後,綴歌看著鏡子內消瘦的臉龐,如果其他人看到這樣的她,說不定會以為是 哪裡的骷髏突然動了起來。   還差一點……只要再花幾天的時間,那個東西就能修好,貝拉答應過她,只要有辦法 讓他們進來,她就能排除所有困難,讓她完成佛地魔交代的任務。   只差幾天……綴歌突然感覺一陣暈眩,她靠著洗臉盆才不至於昏倒下去,她需要休息 ,吃點東西和睡覺,但是她不想停下來,她多睡一天,魯休思所受到的苦就多一天,而且 不曉得什麼時候黑魔王會失去耐性把他殺了。   就在這時,有人進來了。   金妮看到廁所內的綴歌,先是訝異的張大眼睛,顯然現在還能在校園內看到綴歌,是 很神奇的事情,然後他若無其事地走到綴歌身旁,邊梳洗邊說:「妳最近還好嗎?」   「還好。」綴歌緊張的身體一顫,她太久沒有和人說話了,聽到人聲音的一瞬間,她 脫口回答對方的問題,要不是金妮只是閒話家常,說不定她會回答不能說出來的祕密。   金妮注意到綴歌的異狀,她透過鏡子觀察綴歌,綴歌卻害怕的閃躲金妮的視線,鏡中 的金妮眼睛像蛇一樣的瞇起,銳利如刀鋒切開綴歌的防備心,「妳在隱瞞什麼?」   「我聽不懂妳在說什麼。」綴歌用手帕擦手,趕緊快步離開。   綴歌的手碰到廁所的大門門把,才剛轉開,身後就傳來金妮的質問,「妳想殺誰?」   該死……綴歌心想,她立刻注意到自己沒把內心鎖上,但現在為時已晚,當金妮問到 核心問題的時候,綴歌的內心已經回答她了。   「開什麼玩笑啊……」金妮已經拿出魔杖,綴歌想直接離開廁所,但金妮魔杖一揮, 將門把的材質變成八眼蜘蛛的絲,黏住綴歌的手,「看來妳是認真的,那我就不能留妳的 命了,去死吧,綴歌馬份。」   索命咒的綠光朝綴歌射來,綴歌拔出魔杖,直接炸開被黏住的手,閃過金妮的索命咒。   騷動驚醒了麥朵,她過來查看,只看到金妮站在廁所中心,手上的魔杖指著綴歌,毫 無破綻的架式,而綴歌則背對廁所的門,眼神惶恐的看著攻擊她的金妮。   金妮接著發動攻擊,昏擊咒的紅光接二連三的朝綴歌發射,綴歌用屏障咒擋下,威力 過強的昏擊咒狀在屏障咒之上,有些沒能抵銷的魔力被屏障咒彈開,其中一發談到鏡子上 ,將鏡面撞破,鏡子碎片撒落一地。   綴歌趁機施展颶風咒,將地上的碎片捲起,傷害在碎片中的金妮。   但金妮卻發動冷凍咒,直接讓那些碎片定在空中。   兩人的視線在無數塊鏡面中交會,兩人都想到同一個咒語,「移動咒」   鏡子的碎片像是子彈般在雙方的控制下射向對方,然後碰撞,變得更加破碎,當最後 一片鏡子碎到無法當武器的時候,金妮看到綴歌露出的破綻。   「撕淌三步殺。」   這是回敬綴歌去年的咒語,無數條利刃割開綴歌毫無防備的身體,綴歌全身是血的倒 在地上,看著走向自己的金妮,「我對妳沒有恨到要殺妳不可,但妳要做的事情,會嚴重 危害到我的性命,很遺憾,安息吧,馬份家的公主。」   綴歌閉上眼睛,認份的讓金妮對自己下殺手。   她沒能力達成任務,並為此付出代價,她的父親能夠因為她的犧牲而得救,沒有人會 收到傷害,這或許是綴歌能想到的,最好的結果了。   但事與願違,門外的一發繳械咒,打在金妮身上,不只讓金妮的魔杖脫手,還將金妮 往後推了好幾公尺,背撞在洗手台上。   石內卜走進廁所,後面跟著緊張的麥朵,在她們戰鬥的時候,麥朵離開她的地盤,尋 找最近的,能夠幫忙阻止她們的人。   石內卜心疼的看著地上的綴歌,唸出撕淌三步殺的解咒治療她的傷口。   「她想殺鄧不利多。」等到金妮指控後,石內卜才像是注意到金妮似的看著對方,他 的表情很難理解,似乎帶著遺憾和苦衷,但卻什麼也不說的抱起綴歌。   「她要殺鄧不利多!」見石內卜沒有反應,金妮忍不住大吼,她難以置信的看著石內 卜,無法破解對方的心防,但看石內卜的舉動,金妮也大概明白他的立場了,她心裡像是 被人背叛似的感覺到巨大的空洞,她難以置信的看著石內卜,「你早就知道這件事了?」   石內卜依然沒有回答,他手中的魔杖動了一下,金妮以為他會殺了自己滅口,恐懼和 憎惡的瞪著對方:「叛徒,兩個叛徒!」   「金妮,妳休息一下吧。」   一發昏擊咒,讓金妮失去意識。 ------------------------------- 備註: 金妮永遠不會成為食死人 被湯姆玩弄的那一年是她最可怕的記憶 她一點都不想重溫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61.231.207.73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9613413.A.9DF.html ※ 編輯: winter0923 (61.231.207.73 臺灣), 04/11/2022 02:01:48
MnWolf: 推 04/11 02:28
感謝推
pingo95412: 金可憐和石內卜的糖越來越好吃了 04/11 02:46
我會努力做甜一點的 哈綴現在根本沒有甜味了
Vinygli: 不會成為食死人?看來金妮魔只好自立門戶了(x 04/11 10:01
老鄧:修但幾類,已經沒有白巫師可以打敗黑魔王了
iamcrazyforu: 豬頭酒吧那一段讀起來真的扎心 04/11 11:04
無法和好的兄弟
z101924512: 老鄧用那種無言的方式,就為了想多看幾眼親弟弟啊... 04/11 20:54
傲嬌的像個史萊哲林
z101924512: 心中的湯姆也在反思了啊,不知道他最後會有何下場呢 04/11 20:55
敬請期待
z101924512: 這金妮真的說殺就殺XD 04/11 20:55
金妮:她不死,我睡不著啊。
Rfaternal: 推推 這裡的金妮殺伐果決!! 果然是個狠角色!! 04/11 21:29
畢竟被色慾日記調教過了
alanalg: 老鄧竟然玩酒保 膽子不小XD 04/12 12:03
老鄧就是想讓老酒保打他 回味一下以前兄弟打架的感覺 但事與願違
alanalg: 變成金妮下手了! 感覺看到隧道另一端的亮光了 大家加油 04/12 12:09
要撐住啊 亮光就在盡頭了 ※ 編輯: winter0923 (61.231.192.167 臺灣), 04/14/2022 00:07:26
iamhenyu: 金可憐真的有夠衰 一直當黑手欸 08/16 07:42